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BL)遺世獨立(19)
 瀏覽68|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白雲遠,藍天高,
靜野四顧人煙荒,
魚游水,水流岩,
清光遍廣心也悠。
漫煙迷,涼風送,
縱是遠凡又何妨!



「咳!哈哈!」

忘了自己身上怎麼也根治不了的夙疾,墨泠香這會兒在光明面前笑得十分快樂,尤其在提到海秋棠落水時。

「公子,小心!又笑又咳的,一會兒喉嚨就有你痛的。」看著他開心,光明也總對他掛著笑。

「我從沒看過比他還蠢、還寶的武林人,再怎麼遲鈍的人,都一連這麼多回了,他也該知道我分明是在耍著他玩。他還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光明啊!有人明文制定體虛病弱的人就要單純又少見識的嗎?」

「是、是!公子你見識廣、你心眼兒多,勞您公子行行好,讓個路給我過去成不成?」

光明捧著折疊好的衣裳,對渾然不覺自己正倚著衣櫥的墨泠香點點下巴。

「成!當然成!」

墨泠香嘻鬧著,不但讓開了身,更伸手接過光明捧抱在懷的衣裳,打開櫥收著。

「海公子既然比你知道的人老實,你就別老拿人家玩,嚇壞了他!你以後找誰給你說故事解悶?」

「他會嚇著?他怕自己嚇著我呢!光明,妳說,愛是怎麼回事兒?我看他老是望著我發呆,他是真愛慘那個叫楓天雨霜的女人了,可是他又怎麼可以說聲讓就把人讓出去了?如果他是愛她的話,他怎麼忍受看著她被其他的人擁有?」

「這你得自己去問他了,以他這麼呆蠢的總以為自己無所謂,別人一定比他更痛苦的個性,只要拿話哄哄他再裝個可憐什麼的,就會要他自動棄權了吧?」

光明推測著也不忘叮嚀墨泠香:「公子,有趣歸有趣,別人的事我們管不上。我們自家的事就夠煩碎了。尤其你啊!小心點好!別把些不該忙的事往自己身上沾。」

墨泠香還想再纏光明陪他多說些話,一管輕硬的紫竹製長笛塞到他手上,「去!去!去!玩你的笛子去,我有一堆山的工作要做,你去試試笛子有沒有在上回摔著了哪裡,找你嘴裡那個單純的有趣玩伴玩去。」

「光明………」

嗚!光明不要他了。

墨泠香就握著笛子,被自己的貼身婢女給趕出屋子去。

「唉!要是真有哪裡摔壞了,我也沒法修啊!又不是琴,斷了弦可以再續過。」

她能有什麼事好忙?分明是把他趕開後好去弄那些又要叫他吃不消的東西了,不明白她們是不是沒別的事可做了,聚在一起就只想著怎麼補他的身體,要怎麼叫他乖乖聽話。

「嗚嗚--」試吹了吹,應該沒受到什麼損壞。

赤著足踝踢打悠游各色錦鯉的潭水,墨泠香興致一來,竹笛上唇就著眼前水光粼粼,吹起一曲清平樂。

白雲遠,藍天高,靜野四顧人煙荒,魚游水,水流岩,清光遍廣心也悠。漫煙迷,涼風送,縱是遠凡又何妨!

人一名,歌一曲,山林閒生亦樂哉!

「好曲!墨兄好雅興。臨水觀魚,近水倘佯,果然好清平!」

被笛音的清遠吸引而來的海秋棠,不自禁的為吹笛人擊掌。

放下手中的笛,墨泠香有些自艾的說:「我這是苦中作樂啊!」

「從墨兄身上,海某看不出有何苦。」

開朗、樂觀的外表,讓人怎麼也不會覺得墨泠香有什麼苦。

(待續)
棧長小語:
在下雨了,難怪覺得更冷了,我想睡了………
輕輕舞動歲月痕 漫漫寂寥靜夜生
丰姿千采隨雲過 懶將燈火照平生

(再無須迎合你了, 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 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 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710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