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雨齊雲霽
市長:淩影殘雪/斷韹月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雨齊雲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作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碎雪【第三章】
 瀏覽512|回應2推薦0

fishesooo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碎雪

第三章

師兄?

眨眼,看看自個兒師父,再瞧瞧半路從天而降的男子,柳柳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怔怔地看著黑衣男子。

巧遇故人,片刻的驚訝之後,向來冷漠的漾平淡的語調也融入了一絲幾不可察的溫情:「師兄,別來無恙,沒想到會在這兒遇見你......」

確實是極巧的。一個是深居山林、鮮少出門,另一個是四處漂泊、行跡不定,相遇於浪池城中,實在是偶然中的偶然。

更別提喜靜的漾居然會出現於熙來攘往的市集之中。

「你瘦了。」隱含不悅的,男子的眼底掠過一抹極其複雜的情緒,雖然僅是短暫的剎那,卻落入一直從旁觀察的霽爾眼中,心下頓時有幾分了然。

與之並肩的柳柳雖然錯過了那一閃而逝的變化,然而依著對所有與師父相關事物的敏銳直覺,也隱隱地嗅出刻下不尋常的氛圍。

不甘冷落地柳柳扯住漾的衣角小聲問道:「師父,這個人是誰啊?」

「我沒跟你提過?」有些訝異,漾細想了下,發覺自己確實沒和柳柳提過自己這個師兄的存在。「這位是為師的師兄,灝,」說著又轉向男子,淡然道:「師兄,他是我的徒兒,柳凝。」

男子掃視了柳柳一眼,微微頜首,目光又落回白衣人兒的身上。不冷不熱的反應讓柳柳有些不痛快。

或許是對於這個半途冒出來的「師伯」分散了師父對自己的注意而感到不滿,柳柳雖然沒有立時發作,然已經熟悉了柳柳所有情緒反應的霽爾一眼瞥見小情人眉尖一擰,頓時有些不妙的感覺浮上心頭,連忙開口道:「這裡不好說話,我們換個地方吧,不如就到......」

「到那邊!」柳柳指向剛開張的一間店,完全是不容置喙的語氣。

順著柳柳指的方向一看,霽爾楞了楞,聲音像被什麼東西給梗住,一時說不出話來。

漾也沉默了,腦海中浮起了那家店招牌上的「倚翠樓」三個大字。

灝不作聲,但從微攏的眉間也知道他明顯的不贊同。

柳柳朝那兒走了幾步就被霽爾一把扯住,不高興地瞪向他正要開口罵人,卻發現除了自己以外的三人都是動也不動。

扇了扇長睫,柳柳再遲鈍也隱約察覺有哪裡不對勁。

「怎麼?不是說要找個地方談話嗎?」話語中難掩的不滿,卻明顯地是射向提議的霽爾。十分維護師父的柳柳就是要發脾氣也很少針對漾,除非漾不珍惜自己做出自殘的行為,不然接炮灰的十之八九都是霽爾這個枕邊人。

滿心無奈,霽爾猜柳柳肯定不知道自己指得是什麼樣的地方,不然不會作出這種提議。「......柳柳,你知道你指得是什麼樣的地方嗎?」

柳柳不耐地看他一眼,「當然,什麼樓的不就是酒樓?逛了這麼久時候也不早了,正好去用晚膳。」換而言之,他餓了。

一反於市集的嘈雜,一陣靜默流轉於三人之間。

該說什麼呢?已經人事的柳柳居然不知世上還有一個名為「妓院」的所在,實在不得不佩服霽爾的保護周延,漾的教導有方。


半晌的無言,覺得繼續這麼站下去也不是辦法,霽爾清了清嗓,咳了兩聲,附在柳柳耳邊低語:「......如果你覺得讓漾不高興也無所謂的話,那就儘管去吧。」

***

在霽爾的勸解之下,柳柳縱使滿心疑惑不解,也還是乖乖走進附近的一家客棧,雖然心裡打著主意等晚上房裡僅有兩人時要好好問問是怎麼個一回事。

一夥四人尋了個偏僻角落各自落座。柳柳的左手邊是師父,右手邊是情人,對面坐著寒氣逼人的「師伯」,柳柳一抬眼就能瞧見那張英俊卻冰冷的面孔,怎麼瞧怎麼不順眼。不過再看看美麗的師父優雅的吃相,就覺得心裡舒坦許多。

完全被晾在一邊的霽爾看小情人只顧師父不顧自己的行為簡直哭笑不得,為了分得柳柳少得可憐的注意力,瞧著桌上有柳柳喜歡的菜色,舉箸夾了一些,輕聲哄道:「喜歡就多吃一點。」

柳柳臉上一紅,不是沒做過更親密的事,只是在師父面前......睇了霽爾一眼,柳柳低下頭,表面上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心底卻有一些高興,只是彆扭的不想表現出來,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了些許弧度。

霽爾被他看了那麼一眼心情又好了起來,微笑著慢悠悠地吃了起來。

漾靜靜地吃著,他吃得清淡,也吃得不多。默默地將兩人的親暱收進眼裡,心裡是羨慕的......然映照到自己,又不免有些悲哀。

幸福,離自己竟是這般遙遠......


不斷飄遠的思緒,卻讓突然橫過來的竹筷拉回。

「師兄?」楞楞地看著碗裡突然冒出來的筍,心裡彷彿有什麼被觸動。

「吃。」冷硬的字句,實在聽不出他是在關心......。

柳柳瞧瞧這邊這個,再看看那個,不甘落於人後的也夾了道菜到師父碗裡,有點討好的意味道:「師父~~你吃吃看這個~~」

片刻地怔忡,面對兩人的關心,漾難得地露出笑容。雖然只是嘴角微彎,笑意極淡,卻還是讓柳柳看呆了眼,灝心頭一蕩,霽爾暗嘆在心。

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努力半天,只換來情人的一瞥;漾不消多言就有人為他夾菜、關注,怎麼就沒人給自己夾菜啊~~

哀怨、哀怨,霽爾垂頭喪氣地埋頭咀嚼,食不知味地將鬱卒全部發洩在食物上面,為「咬牙切齒」做了另一番全新的詮釋。

突然空降到碗裡的一隻蝦定住了霽爾的目光。

粉嫩新鮮的肉質,令人垂涎的色澤,還是撥好去殼的--顫抖地將之夾起,視線投向一邊撇過頭的小情人,熱烈的目光讓柳柳的耳廓和粉頸被盯得一吋吋紅了起來,終於讓後者難以忍耐地轉過頭大聲道:「看什麼看!你不吃我可要吃了!」

說著伸手要夾回來,霽爾忙不迭地拋進嘴裡,只覺得有生以來從未吃過這麼美味的蝦子,果然情人夾的菜就是不一樣啊~~

柳柳窘著臉,自己是哪根筋不對,居然還給他自己最討厭撥殼的蝦子,看他那是什麼表情?簡直丟臉死了~~!

席間,又是一片靜默。


吃飽喝足,霽爾讓小二上了壺茶和酒,茶自然是給年方二八的柳柳和不勝酒力的漾喝的,至於酒,是給自己和燁叫的。

席間柳柳多次想偷喝酒,都在霽爾的瞪視和師父沉默的視線下不情不願地罷手,乖乖地喝著淡而無味的清茶。

看著師父一口一口的輕啜,悠然的神情讓柳柳不禁疑惑地垂眼瞪著杯中的茶水。
許久的沉默之後,漾擱下杯子,緩緩地開口道:「師兄......」

灝持杯的手一頓,仰頭豪飲而盡,同樣地放下杯子,抬眼看向眼前纖瘦的人兒。
明白他要問得是什麼,卻不想先他之前開口。漾的聲音柔和如徐風輕拂過心底,總是讓聽得人心裡十分舒服,可惜卻很少開口,他想多聽一點他的聲音,就是短短一句也好。

「師兄到浪池城,是為了......」

「正好經過。」更正了漾的用詞,灝續道:「我的目的地是京師。」

京師?

想起那個人的所在,漾眼神一黯,頓時無心再問。

霽爾瞧了下漾的神色,接口道:「灝兄也要往京師?」

「你是......?」漾並沒有為兩人介紹,是以灝也沒有問起,此時霽爾發話才正視此人,竟覺眼前這錦衣男子有一股說不出的貴氣逼人,不由凝神注意起來。

霽爾微微一笑,釋出善意:「在下是漾的朋友,柳柳的愛......」

突然腿上一陣鑽心的痛,霽爾俊臉微僵,急忙改口道:「朋友、朋友!」

手在桌下暗暗揉著被狠捏的痛處,霽爾肯定被柳柳這毫不留情的一擰腿上定多了塊淤青,心裡有苦說不出,臉上還要掛著笑容,實在是......唉!

「灝兄稱我霽爾即可。」

灝聞言一凜,垂下眼,暗自思索。

「......你們去京師有什麼事?」生冷的語調,比之先前和漾的對話更添了一分疏離。

霽爾為難地看了漾一眼,而柳柳殺人的視線已經射來。

「沒什麼。」漾淡淡地插了一句,一下就化掉了雙方明顯的隔閡感,並將這個話題就此打住。「今晚就在此歇下吧......師兄要在此投宿嗎?」

「嗯。」雖然不明顯,但是灝在回應漾時語氣似乎比較平和。

鬆了口氣,霽爾心裡有些複雜,居然能對他施以如此的壓迫感,漾的師兄可不簡單哪,就是不知他往京師的目的為何......不知為何心裡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

是夜。


拆了簪子,褪下外衣,柳柳打著哈欠要往床上爬。逛了大半天著時有些倦了,覺得有些愛睏的柳柳壓根兒忘了之前盤算著要在睡前問霽爾白天的那件事。

「柳柳,」霽爾一把將小情人撈回身邊,壓著他坐在床邊。「頭髮不梳一下明天起來會打結。」說著將木梳放進柳柳手裡。

「唔......」知道他說得是事實,柳柳難得沒有反駁。

自己的頭髮太長了,加上睡相不好,每次睡醒頭髮都糾結成一團,梳理起來總是很費時--柳柳蹙了下眉,偏著頭想了會兒,又一把將梳子塞回霽爾手裡。「你來。」

柳柳知道自己不是有耐心的人,索性交給他打理。

霽爾微微嘆了口氣,愛憐地撫了下情人的髮絲,持著髮梳的手微抬,忽又放下。
「嗯?」等了一會兒,身後沒半點動靜,柳柳納悶地回頭,突然眼前一亮。「糖葫蘆!你怎麼會有......」

霽爾微微一笑,將糖葫蘆遞給一副口水快滴下來的柳柳。「趁你浴身的時候讓人去買的,好吃嗎?」

方才柳柳洗浴時將自己趕了出去,待在外頭無事可做的霽爾想起早先柳柳舔糖葫蘆的可愛樣子,便命人去買一串回來;現下看柳柳小臉興奮地白裡透紅的模樣,果然沒有白費心思。

霽爾慢慢地梳著柳柳的長髮,一下又一下的,從髮根梳到髮尾,柔柔軟軟的髮絲在指間流洩......

--所謂結髮夫妻啊......

霽爾笑得彷彿吃飽喝足的狐狸,心花朵朵開中。


柳柳一逕地享用甜到心底的糖葫蘆,笑得眉眼彎彎,嘴角彎彎,粉嫩的小臉上漾滿著小小的幸福。

......良久。

梳齊了情人的長髮,放下梳子......「好了,柳柳,可以睡了。」

聽而不聞,柳柳還在幸福地舔著他的糖葫蘆。

「柳柳......」誘哄的語氣。

粉嫩的舌在紅紅的糖漿舔了又舔。

「該睡了......」輕柔的口吻。

有些融化的糖漿沾到白嫩的手指,小情人像貓咪一樣舔著爪子。

「......」看向柳柳的目光是寵溺的,然而望向那一串奪走了情人注意的糖葫蘆的視線充滿忌妒、忌妒、十二萬分的忌妒。

「......幹嘛?你也想吃嗎?」

狐疑地順著霽爾的視線看著自己手中的糖葫蘆,柳柳敏銳地察覺情人有些異樣。
「不不,你吃、你吃,我買回來就是要給你吃的。」咬牙切齒地柔聲如是道。
只是當柳柳轉過頭,霽爾瞪向糖葫蘆的目光又轉為怨毒。

哼哼,沒想到拿來吸引柳柳注意的工具反而奪走了屬於自己柳柳的關注,失策、太失策了!

向來溫柔的、優雅的笑容微微扭曲,那般「熱烈」地彷彿要將糖葫蘆燒穿的目光,假若糖葫蘆有生命,只怕也要害怕地發抖了。


當兩人睡下時,柳柳半睡半醒間茫茫然地看了枕邊人好幾眼。

說不上來是怎麼一回事,但總覺得霽爾今晚好奇怪啊,想吃就說嘛,自己也不是那麼小氣的,讓他舔個一兩口也是勉強可以接受的,有必要那麼一副不甘不願的表情嗎?


--漫漫長夜,一雙情人,同床異夢,各有所思。

***

翌日。


早飯時仍是一夥四人尋了昨天的位置坐下,大致上情形和昨日相差無幾--沉默的依舊沉默,聒噪的聒噪不改。

席間,霽爾思及昨日的談話,順帶問起灝去京城有何打算。

漾若有所思地抬頭,側耳傾聽;柳柳更是豎起耳朵,被挑起了一滴滴的好奇心。
灝沉默一會兒,看了漾一眼。「......任務。」

漾一聽就明白了灝的意思,於是輕點了下頭,沒有追問。

但另外兩人聽得是一頭霧水,柳柳傾近師父身邊,小聲問:「師父,什麼任務啊?」
漾搖頭不語。

之後霽爾私下問漾才知道:灝身為刺客,任務方面的事是絕對保密,即使是極親近的人也不例外;漾明白再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所以才就此打住。


其後一行四人同往皇城。雖然灝沒說過要和他們一道走之類的話,然在漾的默許之下,不知不覺間演變成四人同行的局面。

柳柳固然滿心不願,卻也只能無奈地接受。
............................................
雲貼了~~換侍硯妳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22998
 回應文章
大心
推薦0


fishesooo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真的嗎^^
聽妳這樣講雲好高興>///<
可惜到後面柳柳就有點小可恨了
嗚嗚...該死的戀師情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23465
(∩_∩)糖葫蘆......
推薦0


moonsou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只能說~~
糖葫蘆這一段真是讓人充滿了想像
說直接一點叫意X(羞)
和糖葫蘆一漾又可愛又甜美的柳柳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23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