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雨齊雲霽
市長:淩影殘雪/斷韹月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雨齊雲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作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歸去來辭]來
 瀏覽339|回應0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看什麼?」

低低的嗓音伴著細微腳步聲而來,並不若天氣般冷寒。

「雪。」

菊答得簡單。

梅陪著菊一同賞雪。

「在南方,從未見過滿天紛飛的白雪。」

梅愛此刻的寧靜。

「你喜歡雪?」

「嗯。」

「何因?」

菊伸手捉雪。

「雪,最是淨潔。」

孩子似地笑了,為雪的冰涼。

「菊,像雪。」

「謝謝。」

菊笑言:「詩人、詞人們可說梅才是雪。」

梅堅持。

「我說,菊,是雪。」

「好吧,菊是雪。」

菊的神情看來遠渺。

「可,朱雀是火﹔火處,是容不下雪的。」


「明日,與我觀賞梅林泣血。」

「梅林泣血?」

菊似乎十分感興趣。

梅寵溺笑道:「說了便失了樂趣。」

「拿我取笑的樂趣?」

「哈,東陵兄,汝的客人真是幽默。」

一身紅衣,蘭踏著自信的步伐來到。

「在下悅蘭芳。」

「莫召奴。」

「菊君之莫召奴?」

蘭帶著濃濃笑意注視著菊。

「這麼一來,四君子中的梅、蘭、菊都在了。」

「竹呢?」

「非凡公子是嗎?」

「然也。」

自始至終,蘭的目光從不曾離開過菊。

「嘗聞莫召奴溫儒俊秀,今日一見果真不假,清雅脫俗,這『菊』知名當之無愧。」

「蘭公子謬讚了。」

菊被蘭的視線盯得很不自在。

「耶,直呼吾名即可,太過多禮令人拘束。」

梅在一旁看得很不愉快。

「悅蘭芳,你來懷擁天地七步階有何貴事?」

蘭奇道:「每年梅林泣血時分,吾不是一向在懷擁天地七步階度過嗎?」

「你不膩?」

「怎會呢?」

蘭的話是對著菊說的。

「如此佳景,就是看上一輩子也是好的。」


「汝會來嗎?」

難以回答,菊無措地望著蘭。

蘭嘆了一口氣。

「吾是不該和東陵兄搶人,可是汝讓吾放不開手。」

「我……」

菊猶豫著。

「吾在風簷春秋等汝。」

蘭才跨出一步,便感到有股拉力阻止他前進。

「召奴?」

菊連忙鬆手,咬著下唇默不作聲。

蘭執起菊的手。

「汝的態度會讓本肯放手的人不捨放手,更遑論是沒想過放手的吾了。」

帶菊入懷,蘭輕拂著菊長而黑的髮絲。

黑與白是對比,黑與紅亦是顯眼過分﹔那末,白與紅可搭調?

菊窩在蘭懷中道:「你有太多顆心,令我不敢信任。」

「唯有汝,所有的心是一致的。」

「真的?」

蘭捧著菊惹人憐愛的美顏。

「這是,吾給汝的誓言。」


「汝來了。」

蘭驚喜地瞧著剛進門的菊。

「我……來了。」

菊的聲音細若未聞。

「我好想你……」

「召奴!」

蘭狠狠抱住菊。

「幸好汝來了……吾想汝想得快瘋了!」

「你有很多心……」

「只為汝停駐。」

蘭笑看菊的羞態。

「汝愛聽的話,吾天天說給汝聽。」

菊遲疑地搖頭。

「太甜,不真實。」

「那吾用行動證明好了。」

「……不正經!」

「林,願與火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2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