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雨齊雲霽
市長:淩影殘雪/斷韹月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雨齊雲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作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未來事〈紅玥vs隱者〉....BG
 瀏覽390|回應0推薦0

ant63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皓月當空,星光熠熠,該是寧靜的夜。一尾赭色與銀色交錯的飛蛇,在「憶之林」裡快速穿梭,揚起千葉旋舞,樹幹上亦留下雪白的爪痕。倏地,它纏上一棵直徑半尺的檜木,林中響起悠悠的女聲:「願在衣為領,成華首餘芳,願在裳為帶,束窈窕腰身……」樹上的紅蛇閃著銀光,傳來吐信的嘶嘶聲。只見檜木迅速縮小,枝葉有如被火焰燃燒般在哀嚎聲中枯萎;被勒緊的樹身,在紅蛇飛離的瞬間--依然挺立。風起,樹因風而倒。

「樂極哀來!」紅衣女子以最後一句「半閒情」收回紅蛇,紅蛇也乖乖地躺在她頸上當項鍊。

「什麼時候『縛情絲』改吃素啦?」正當她要離去,一直隱身在樹上的黑衣人終於出聲了。他從容地跳下樹來,隨風擺動的樹影,讓人看不清他的臉龐。

「隱者!」不是疑惑也不是驚訝的語氣,而是羞怒與憤恨。身為「凌月」最高領導人的「紅玥」,她竟然不知有人在旁觀看自己練「蛇」?而且還是個敵人。

「這麼高興見到我?也是應該的,畢竟晚了點!」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她未當上「紅玥」前,他就常在憶之林看著她練著和自己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半閒情」。

曾幾何時,她還只是個小小孩,小小手上拿著一條不怎麼短的繩子,好幾次總在「樂極哀來」的時候,被綁成粽子,幸好有他出手相救,才有今日的「紅玥」。

咬著朱唇,她別過身,想從另一個方向離開。為什麼?應該是熟悉了啊!為什麼無法感覺到他的氣息?要是傳出去了,紅玥的面子…不…是凌月的面子該往哪裡放?

「說啊?何時縛情絲改吃樹的精氣啊?」高大的黑影擋住她的去路,硬是要她解釋「紅蛇」為什麼會吸收樹氣。

「走開!」一雙盛滿怒氣的鳳眼對上那深邃的黑瞳。

當憎恨對上了愛戀,又會擦出什麼樣的地火與天雷?

凌月已成文規定,縛情絲與鐵情索的持有人不可自相殘害。要不是如此,她肯定已經讓縛情絲把他勒成千段。

「妳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說呢?我記得縛情絲沒有吃樹的癖好啊!不是一向都是『血祭』嗎?難不成,最近凌月生意不好?無血可祭嗎?」這張疑惑的臉和那已明白的答案讓縛情絲溜到她的掌上,蓄勢待發。

「是的。它正餓著,眼前的可口獵物已令它垂涎三尺了。」安撫了情緒,恢復了理智,她又變回「溫柔」的紅玥。

「放心!我會叫鐵情索安份點,不然凌月要是真的沒生意了,『刈月』也不知該何存活!」無視於她的威脅,隱者允諾刈月不會對凌月趕盡殺絕。鐵情索應該是捨不得縛情絲老是啃樹皮吧!

「哼!」這聲不屑聽在隱者耳裡是感謝。

望著眼前的冰肌玉膚,隱者忍不住伸手試試那觸感。只是手才伸到一半,縛情絲便將他綑在樹上。

「妳不會是忘了凌月的文令吧?」他並不害怕縛情絲的攻擊,也不怕紅玥犯了教規,只是他捨不得傷她啊!「鐵情索」的功夫並不在縛情絲之下。

「你在求饒嗎?」眼裡滿是笑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小小的教訓應該不會死人吧?尤其是對隱者。

都說女人真是善變,一下子是恨不得你死,一下子又用溫柔的笑臉看你。紅玥的千金一笑讓他完全忘記縛情絲在他身上的熾熱,一笑還一笑,他毫不吝惜地露出一口白牙。而他腰上的鐵情索也非常懂得「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德報德,以怨報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道理,在轉眼間,把紅玥綑在樹上,和他同一棵樹上。

鐵情索應該是沒長眼睛吧?不然怎會把紅玥綑在隱者的胸前,身上、懷裡。

「你……啊!」來不及破口大罵的言語已消失在隱者的薄唇裡了。

拾起落在腳旁的縛情絲,滿臉紅霞的紅玥飛快奔向不遠前的大樹,消失在樹洞裡。

舔拭了齒間的香味和唇角的血,他揚起了笑。如同偷足腥的小貓……大狐狸。

「出來!」隱者頭也不回的便知道閃過自己身後的是一抹白影。

「第一次看你這麼沒用!」說話的正是那抹白影--刈月下任接班人--皇者。

「好事多磨!好東西總是要細細品嚐的!」隱者放任鐵情索自行去覓食,他閉上雙眼,回想剛剛的甜蜜滋味。

「愛情!哼!」束髮之年的皇者雖已有領導人的風範,但常年與繩索為伍,還未真正識得愛情的魔力。

「不久,你就知道啦!」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紅玥的繼承人--「赤雁」已經找到了!看著那幽暗的樹洞,他無奈的笑。

何時?到底要到什麼時候?刈月和凌月才能再度復合?鐵情索和縛情絲才能長相廝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16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