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雨齊雲霽
市長:淩影殘雪/斷韹月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雨齊雲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作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血案疑雲外一章]認命吧!可憐的藺小璽,這就是人生‧失身篇
 瀏覽559|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故事發生在正文結束之後......


[血案疑雲外一章]
認命吧!可憐的藺小璽,這就是人生‧失身篇


一個溫暖的冬日午后,一座華麗的莊院牆邊,一抹人影鬼鬼祟祟地向內探頭探腦。

清風吹拂,吹揚起人影未紮起的過肩半長髮,月白長衫下襬微微翻飛,人影略略拉緊了白羽外掛。

見裡邊無人員走動,人影於是小心翼翼地跳伏於牆上,不敢輕心地暫止不動。

細膩髮絲幾綹垂落頰邊,即便面紗遮去了泰半面容,亦掩不住美麗眼眸中透出的靈動神情,活脫脫是個美人胚子!

卻見這位美人於光天化日之下,行動猶如暗夜偷兒一般,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在牆上待了一會兒,見似乎當真四下無人,這才如貓兒般未發出半點聲響地輕靈躍上牆邊大樹,隱身於濃密葉叢間。

雖成功地入了莊院,美人情緒依舊緊繃,整整觀察了一刻鐘之久,見無人察覺,方才鬆了一口氣。

正想美人跳下樹時,一道不冷不熱的語音不偏不移正巧自頭頂傳來:「你在躲什麼啊?」

身形忽地凝滯,很想、很想當作突然耳背沒聽到,但他比誰都清楚如此做的淒慘下場,只好乖乖停下動作。

「教主大人,您怎麼會在這兒?」完了,被抓包了……

「呵呵……」二聲陰冷的笑聲過後,原本在上頭的男人移身至他身側,雙手抱臂,好整以暇地道:「你玩得很開心嘛?」

沒有起伏的語調顯示出來人怒氣之盛,藺文璽衡量了下情勢,決定自首:「屬下知罪。」

「喔?何罪之有呢?」將藺文璽鎖在自己與樹幹之間,抬起他的下顎讓他清楚看見自己眼中怒焰之熾,男子狀似隨意地舉列他的罪條:「你不過是沒有經過我允許擅自離教,亦不知為了麼身著女裝,更不過試圖掩飾所作所為不讓我察覺到。有這麼懂得替我分勞解憂更凡事不用我掛心的二教主,有這個教主怎好意思怪罪於你?」

望著男子愈來愈靠近的臉,藺文璽只感到陣陣惡寒。

出教之事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但最大的問題再於──他身上的衣服是女、裝!

「教主大人,您知道屬下記性不好,就饒了屬下這次吧。」藺文璽乾笑著討饒,雖然他一點也不期待男子會就此放過他。

不改動手動腳的習慣,男子硬是摟抱住藺文璽的腰,箝錮住他的行動,更伸手揭下阻隔二人的面紗,一張令人驚歎的精緻容顏赫然展現!

男子禁不住撫上了藺文璽的頰。

原本藺文璽雖除了「美」之外再難下其他斷語,但並不會被人誤認為女子,然現下的他薄施胭脂,點得絳紅的雙唇嬌豔欲滴,描繪精細的柳眉底下羽睫半垂,乍看之下竟是女兒家的嬌柔模樣!

「教、教主大人……」

藺文璽豈會不知眼前之人在想些什麼?打從他被迫入教,這個男人無時無刻不想著將他生吞活剝,而他竟該死地犯了大忌!這下可好,打也打不贏,莫非他今日當真在劫難逃?!

「我說過好幾次了,叫我的名。」男子貼近藺文璽耳邊魅惑地道,可惜藺文璽全然不為所動。

「屬下不……」

「藺文璽!」

不耐煩藺文璽千篇一律的「屬下不敢踰矩」,男子沉著聲叫喚他的名。

「屬下在。」嗚嗚嗚~~為什麼他會被這變態看上啊?!蒼天不仁、蒼天不仁吶~~~~

「我命令你叫我的名字!」

「是。胤……」

「藺、文、璽!」

藺文璽才吐出男子的姓,即刻接收到男子狠狠的瞪視及警告,幾經掙扎後,依然只能選擇臣服,如男子所願地喚道:「皇。」

瞇起眼打量因心虛而異常乖順的藺文璽,胤祀皇驀然勾出笑痕。「我們回房再談。」

不待藺文璽有所回應,胤祀皇拉起他的手勾在自己頸項,隨即風一陣地奔回房間。

而膽戰心驚的藺文璽滿腦的恐懼,比起回房,他寧可繼續待在樹上「談判」,至少在隨時有人可能經過的地方,他的「安全」比較有保障……

想著想著,藺文璽臉色頓時刷白。

不,誰知道這個變態會幹出什麼事來,說不定回房他還能保有「尊嚴」,反正們一關起來啥都不知了……那,他的求救不就也沒人聽得到了?假設有人聽到,又有誰敢來「救」他?

正當藺文璽自怨自艾之際,二人已來到胤祀皇房中﹔而待他發覺身處何處時,又是和胤祀皇獨處時的標準姿勢──身前是這變態男人,背後是牆,唯一的不同是現在的他腳沒踏實地,卻是危險地坐在床、上!

「教主大人……」

「耶,錯了喔,我不是要你喊我的名嗎?」

胤祀皇左拉右扯,無視藺文璽的抗拒,一件件衣服隨著話語的結束,含淚與藺文璽分道揚鑣。

腰帶「唰」地一聲被扯下拋得老遠,藺文璽依舊未放棄護衛自己的貞操,雙手死命地拉緊身上僅存的單衣,說什麼也不肯讓胤祀皇脫掉它。

「呃……皇,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艱難地閃避著魔爪,根本無計可施無路可逃無可奈何的藺文璽無可避免地被無法無天的胤祀皇強硬索吻。

慘了,這種情景在他記憶中似乎彷彿好像也許或許大概應該發生過,而他似乎彷彿好像也許或許大概應該沒被吃掉,因為有他忠心護主的鴿子‧小合,但牠在隔天便屍骨無存地被吞到某個氣得半死的人腹中。

現在,叫他上那兒找另一隻鴿子?

「這種時候,言語是不必要的。」

聽這話說得多麼款款深情!只不過用在「這種時候」,藺文璽只想哭。

──話少說,「做」就是!

「如果我求你停下來不要做,你會不會答應?」

藺文璽很克制不要眼眶泛淚,更不要說得軟弱無力,這時顯現柔弱只會成為催化劑,猶如火上加油、抱薪救火。

可惜他辦不到。

然而胤祀皇竟止住了動作,藺文璽登時雙眼發亮。

他真的願意放過他?!

藺文璽還來不及對胤祀皇歌功頌德一番,接下來的一席話立刻將他打回十八層地獄。

「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自己脫掉衣服,我保證讓你欲仙欲死﹔第二,讓我親自動手脫你的衣服,由、你、服、侍、我!」

「轟隆!」一記響雷打在藺文璽頭頂。

「嘩啦!」一陣急雨淋在藺文璽身上。

藺文璽猶作困獸之鬥地垂死掙扎。「沒有別的選擇了嗎?」

完全枉顧藺文璽的不願,胤祀皇心情極好地大大揚起得逞的邪惡之笑。

「沒、得、商、量。」

*      *      *

可惡可惡可惡────!!!

嗚嗚嗚嗚嗚~~他真的被吃掉了啦~~~~

守了三年多,他終究是逃不過被佔有的命運。

他本來是不討厭胤祀皇啦,但「不討厭」並不等同於「喜歡」,更甭提愛侶之間的情感。

而他現在,真的非常、非常憎恨胤祀皇──瞧瞧如今是什麼天色?!明月中天耶!明月中天!!那個死人剛剛才神清氣爽地離開,他卻昏昏欲睡。

也不想想他是第一次,做到夕陽西下已經夠過火了,居然做到半夜!!

嗚嗚……好餓,他晚飯沒吃(還被某人當成晚餐)……

啊啊……好睏,他全身上下都沒力了……

那個死人一定是把三年忍耐的鬱悶全數化為「行動」回報到他身上,還不停說虛不堪入耳的淫辭淫語來污染他的耳朵,果真是超、級、大、變、態!

又不是他逼他喜歡上他的……

在心裡罵啊罵,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在藺文璽罵到快睡著之際,門被不甚溫柔地打開,驚醒了藺文璽。

「放著就好。」

胤祀皇隨口說著,讓下人將遲來許久的晚膳放置在桌上。

下人快速地佈好菜,很識時務地立即退下。

說也奇怪,若被人從溫暖的被窩裡挖起來做菜做飯,理應是猛打哈欠,雖是不情不願,又欲怒不敢地慢慢做事,哪像這幾人手腳俐落,甚而精神奕奕?

「璽,起來吃飯。」饜足的胤祀皇笑吟吟打擾藺文璽的好眠。

呵呵呵,等他看到菜色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累癱的藺文璽儘管肚子餓扁了,但身體上的酸痛讓他寧可餓到掛也要睡!

「我要睡覺……」

好可愛啊~~從沒見過藺文璽這麼沒戒心的愛睏模樣,胤祀皇色心大動,真想就這樣壓上去──

認真考慮片刻,胤祀皇難得良心發現,很痛苦地善心大發饒過了賴在床上的「美食」。

「璽,起來吃飯。」

不厭其煩地重覆言道,見藺文璽遲遲不肯動作,胤祀皇乾脆自行扶藺文璽起身,卻換得一連串痛呼。

「啊啊──不要碰我──尬的!痛死人了,你不會先通知一下啊!嗚……」

突然的大動作牽動負荷過度的肌肉,藺文璽痛得不顧形象大聲叫痛,眼淚差一點就不敵地球引力向下墜去。

噗,真的很可愛。

一點同情心也無的胤祀皇全然不想害藺文璽拼命喊疼的罪魁禍首就是他自己,帶著滿滿的笑意裝無辜道:「我有先通知你啊。」

和胤祀皇吵架絕對是白費力氣,這男人若是懂得講道理,他也不會被吃豆腐吃了三年多,而在今天正式被吃!

「我不要吃!」藺文璽賭氣地將頭埋進棉被裡。

當然,如果胤祀皇會聽他的話,他現在就不會是如此淒慘的光景。

好說歹說也勸不動藺文璽,胤祀皇不再好言相勸,彎身將藺文璽連人帶被一把抱起,在藺文璽的驚呼聲與痛喊聲中,安安穩穩地將他放置在桌前椅上。

「我都說我不要吃……」

「兩個選擇給你:一是乖乖做好吃飯,二是坐到我腿上來,我餵你。」胤祀皇相信藺文璽沒膽兩個都不選。

果不其然,停頓一秒後,藺文璽心不甘情不願的哀容自被間抬起,在將視線移至桌上飯菜之時,頓時便得呆愣。

四物雞、麻油腰花、菠菜豬肝外加豬血湯……甚至連紅豆飯都出現了!這是幹嘛?!幫他補血還是當他坐月子?!

藺文璽白著一張臉怒瞪胤祀皇,後者雙手一攤,聳聳肩道:「不干我的事,我只有吩咐他們做些飯菜來,菜單也是他們自己你的,旁的我一個字都沒說。」

他真的沒說,不過在他們問他心情如何時回答很好,更不過那些人一副「我們都知道」的表情,他亦無反駁罷了。

嚴格來說,他的行為只能叫「默認」,他真的啥都沒說喔~~

「天啊……」藺文璽低低呻吟著,真是丟人吶……

「來,我們吃飯。」

胤祀皇笑容可掬,看得藺文璽想一劍砍下他的頭!

尚未動箸,驀然敲門聲響起。

「教主大人,小的替您送了桶熱水來了。」

「進來。」

真是一群體貼的奴僕啊……胤祀皇很滿意下人們的善解人意,更對藺文璽聽到話後將自己整個人包在棉被裡的舉動感到啼笑皆非。

他還真不知道,原來他的璽有著鴕鳥心態?(教主大人,小璽是被你逼的……)

四名壯碩的男僕合力抬著一桶裝滿熱水的超大型浴桶進入,看那大小,要塞兩個人是綽綽有餘,也、就、是、說──

胤祀皇真是以有此般體察人心的下僕為傲啊!

將蒸騰著熱氣的浴桶擺放好,四人不約而同偷偷瞄了一眼胤祀皇身旁那一團物體,眼神流露出同情。

在送晚膳來被打發回去後,大夥兒便興致高昂地開起賭盤──二教主會不會被教主吃掉呢?
下注的結果是所有人都賭:會!所以賭盤也開不成了。

等等等,等到中夜,教主大人春風滿面地吩咐他們準備膳食,任誰都猜得出發生了什麼事──還不是教主大人將二教主大人吃乾抹淨了唄!

四人互看一眼,很有默契地同聲齊道:「屬下告退。」

二教主大人,原諒我們的欺善怕惡,誰叫你栽在教主大人手上呢~~

「璽……」

胤祀皇十足輕柔地喚著藺文璽的名,那團棉被很明顯地抖動了一下。

好,他承認他就是孬啦~~胤祀皇的叫喚害他全身顫抖,鬼也曉得他想幹嘛!嗚嗚~~他不要再做了啦~~

「既然有人細心地連熱水都幫我們準備好送來了,我們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就算不看向胤祀皇,藺文璽也知道他臉上的表情絕對叫「淫笑」!

然而,抗議無效的藺文璽又再N次被徹徹底底地愛過……


於是乎,待二人真真正正坐下來吃飯時,熱騰騰的飯菜早已變得溫涼。

在胤祀皇不容反對的強勢下,藺文璽提心吊膽地被抱在懷裡,如家貓般乖巧地一口口吃下胤祀皇送到他嘴邊的食物,就怕又被他逮到理由狠狠疼愛一番。

不可思議地順利吃完飯,藺文璽鼓起勇氣要求:「我可不可以回我房間睡?」

「好啊。」胤祀皇一口答應,卻又加了句:「我和你一起睡。」

聞言,藺文璽猛搖頭,他才不要和一隻不知何時會發情的野獸一起睡,再來幾次他真的會動不了的。

「好吧。我保證不會再做。」胤祀皇大方地下保證。

藺文璽還是一逕搖頭,這隻色獸的保證能信才怪!

沉吟一會兒,吃得也夠本了的胤祀皇終於讓步,將藺文璽抱回他的房間安放於床。

「好好休息。」

胤祀皇在藺文璽額上一吻,隨即回自己房間。

總算獲准睡眠的藺文璽神速地在胤祀皇離去十秒後睡得不醒人事。

*      *      *

清晨,天才濛濛亮,只睡了二個時辰的藺文璽很勉強地睜眼醒來。

看看天色,幸好沒有誤了時間。

勉力撐起身,稍作休息後,身體的不適似乎更加明顯。

然太有責任心的藺文璽儘管骨頭都快散了,依然惦念著與人的約定,雖然這個約定正是累他至斯的本因。

沒有心情梳妝打扮,藺文璽揀了能將他全身上下包得密密實實的女裝穿上(這些衣服哪來的?),隨手在頰邊別朵蘭花,躡手躡足地出了房門,向昨兒個被逮著的地方奔去。

他應該沒吵醒胤祀皇吧?應該吧,他沒聽到追來的腳步聲,所以應該沒事吧>”<

奔到牆邊,一路無人攔阻的藺文璽這才鬆了一口氣,準備翻牆出去。

他應該不會猜到他敢從同一個地方再出去吧?應該吧,他沒聽到宛如喪鐘的語音,所以應該沒事吧>”<

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藺文璽正欲自牆上跳下之際,他最不想聽到的聲音很不客氣地竄入耳中:「你還真夠膽啊!」

「噹!噹!噹!」喪鐘響徹雲霄。

胤祀皇飛身將石化在牆上的藺文璽抱了下來,陰寒的冷笑冰凍在他的唇邊。

滿心驚懼的藺文璽只能低下頭,不用說今兒個是出不了教,會受什麼的懲罰才令人膽寒……

胤祀皇也不廢言,一開口便宣判了刑罰:「還是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星期,或是二個星期?」

不用把話說白,藺文璽完全明白胤祀皇的意思。

只見藺文璽慘白著臉,巍巍顫顫地伸出一根手指。

胤祀皇方一挑眉,某個笨蛋居然細若蚊蚋地追加一句:「一天……」

霎時,週遭氣溫驟降至冰點之下。

額際爆出青筋,胤祀皇決意為藺文璽的白目加重處罰。

「我、決、定、了,你一個月都別想給我下床!!」

「啊啊────!不要啦~~~~」

一個月?!一個月不下床就變廢人了啦~~~~

「閉嘴!!」

一聲哀嚎及怒吼過後,接著是重重的摔門聲,然後……

呃,教主的家務事,不是我們一介平民能插手的^^b

------------------------------------------------------------

雨齊開棧賀文奉上!

我終於打完了.....

5千多字.....

本來沒打算讓小璽被吃的,

但是.....寫寫寫,

發現我找不到理由讓小璽不被教主吃掉.....

所以就變失身篇啦^^b

博君一笑~~~~~

希望大家心情愉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16232
 回應文章
喂!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才沒有好不好>"<
教主是莫名之下的產物.....
尤其是在看了裁風的圖後.....
哈哈哈.....
教主就是禽‧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24686
哈哈
推薦0


fishesooo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吃得好...
是說
雲當初沒想到教主在雪妳眼中是這副德性
只能說...
什麼樣的角色什麼樣的作者啊
完全反映了...(嗯.妳我心知肚明即可)

對了
妳"失身篇"重複發了一篇
雲幫妳刪掉了
應該沒問題吧^^b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316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