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雨齊雲霽
市長:淩影殘雪/斷韹月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雨齊雲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作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BL文/自創】網遊菜鳥的樂趣(十五)
 瀏覽687|回應0推薦0

fishesooo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十五)人不就活在現實裡?

 

把夜劍還給血殘月後,蘇海寶慶幸倉庫裡那兩把暗黑刀刃還沒扔給死黨去賣,給蘭草裝備上雙手短劍,突然想起當初裝備雙手劍鬧過的笑話──

 

「阿秋,刺客修練雙手武器技能後可以裝備兩把劍吧?」

謝季秋敷衍地應了聲。

蘇海寶繼續不恥下問:「怎麼裝備雙手劍?」

「先點的那把劍會裝備在右手,然後左手。以右手為主,左手算輔助。」謝季秋想也不想地回答。

蘇海寶依言嘗試N遍。

「……怎麼裝不上去啊?」他納悶了。

謝季秋也奇怪,不就點擊兩下嗎?探頭過來,雙眼一瞄,頓時臉皮抽筋。「笨蛋!你沒把盾牌卸掉會有兩隻手可以拿劍嗎!?」

蘇海寶恍然大悟。

啊對,他家小美女左手還拿著盾牌,這樣當然只能裝備一把劍──原來如此啊~

蘇海寶乾乾地笑,連他都覺得自己弱智,一旁的謝季秋則是連白眼都懶得翻了。

 

當然,現在蘇海寶不會再犯這種低級的錯誤了(他只會犯比這更低級的錯誤),只是回想起來還是好笑。

把兩把暗黑刀刃去鐵匠那裏升到十級,去掉了一百多萬。五百萬看似不少,但遊戲裡花錢如流水可不是假的,還是得省著點花。

蘇海寶打開公會介面,瀏覽了一遍。

現在小蘭草也有所屬公會了,名字上方頂著三個小字──阿房宮,字前還有一枚小小的盟徽,小小方格子裡畫著一團火。

很藝術。很抽象。很不知所謂。但感覺也還不賴。

蘇海寶數一數公會人員,只有七個人──這還包括了公會長和自己。

這七個人裡都是蘭草認識的人,包括貓爪子。但蘇海寶不記得自己邀過他了,不知道給誰拉進來的;後來一問,居然是高手風範,這答案著實讓他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兩個個性天差地遠的人居然彼此認識,而且似乎交情不錯。

公會裡的人都可以看到彼此的等級、職業,基本上等級分布均勻,都在三十到四十初,遠攻近戰輔助都不缺;等到平均等級升到四十,剛好可以組成一隊去地宮打BOSS

蘇海寶切換到公會頻道,很湊巧的,此時此刻七個人都在。雖然僅僅個位數人口,但你一言我一語,也還算得上熱鬧。

陌上桑:公會裡只有我們幾個嗎?

一生漂泊:好小的公會……

北極牧場:成員貴精不貴多。

高手風範:美女你上線啦~陪我去楓葉森林作任務吧~

血殘月:早。

……

蘇海寶看著公會頻道一團亂,哭笑不得。先跟眾人打過招呼,無視高手風範,看看在線卻沉默的貓爪子,發了密語過去。

蘭草:安。在做甚麼?

貓爪子:打怪。過來平靜之湖。

蘇海寶看看亂哄哄的公會頻,沒他的事。打開大地圖查看平靜之湖在哪。

蘭草:馬上到。

貓爪子:過來的時候別走橋,涉水。

蘇海寶還沒到平靜之湖附近時還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到了才曉得到平靜之湖前有一段很長的橋;走在橋上周圍的怪可以主動過來打你,但你不能從橋上跳進水裡打怪,還不如涉水過去,反正遊戲裡淹不死。

平靜之湖位在拉克西東部,打水晶的地點再過去一段路就到了。風景是出奇的好,也是著名的情侶約會聖地。

第一次來到平靜之湖,蘇海寶轉動視角看了好半天,完全被這景色給震撼了。

依山傍水的景色讓人看著十分舒服,湖泊是淺淺的藍,沙岸邊長著一叢叢搖曳的芒草,還有清麗的少女在淺灘上走動,美得像風景明信片似的。

但美麗的風景也藏著致命的危機,那些遊蕩在四周的少女其實就是怪──四十級野地少女。蘇海寶只顧美色沒注意到怪的等級,結果被打得哇哇叫,最後亡命狂奔。

貓爪子:你在蘑菇啥?怎麼還沒看到人?

蘇海寶顧著逃命沒手指回他。這遊戲設定怪追人的距離很長,小蘭草一直跑到水晶的地盤才甩掉不小心被勾引來的三隻野地少女。以他家小美女的等級還頂不住三隻四十級的怪,硬扛非得躺屍。

蘭草:快到了,再等會。

這次蘇海寶眼觀四面,注意保持著怪的距離,總算有驚無險通過,遙遙看見在橋的另一端等得不耐煩的清秀牧師。

貓爪子:這麼點距離還慢吞吞的,你烏龜投胎的嗎?

蘭草:……

貓爪子抱怨歸抱怨,還是往蘭草身上扔狀態。

組好隊,刺客頂怪,牧師在後面加加血,放放攻擊魔法,雖然經驗對半分,兩人越級打怪還是比單練快得多。

蘭草:原來還是有長得好看的怪。

蘇海寶很是感嘆。當初他以為最美的怪應該是天使,結果近距離看清天使的模樣被嚴重打擊了一把。天使長什麼模樣?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會動的石膏像」,遠觀還行,近看就噁心了。

天使形像幻滅後,他以為這遊戲沒有長得好看的怪,沒想到還是有的,比如這個野地少女就很不錯,頭髮長長,皮膚嫩嫩,粉白色的短裙像花瓣一樣一片一片圍在腰間,雖然身材發育不全,起碼有點人氣。

貓爪子:這種發育不全的有啥好看?你還不如脫光看自己的。

蘭草:……你真猥瑣。我單純是從審美角度來看,按你說的還不如去看真人。

貓爪子:就是沒真人可看才看假的。不如你脫光給我看。

蘭草:想看自己去建一個女號。

貓爪子:你不會是因為這樣去做人妖吧?

蘭草:你當我是你啊。

電腦前的蘇海寶直翻白眼。就算脫光也還有貼身的內衣褲,系統哪會讓你裸奔,那不成限制級遊戲──蘇海寶堅決否認對此深感遺憾。

蘇海寶還等著貓爪子接話,沒想到他冷不防換了話題。

貓爪子:上次

蘭草:嗯?

貓爪子:現實裡有事。

這算是解釋?其實蘇海寶根本不放在心上。遊戲跟現實本來就是兩碼子事,何必解釋那麼多?只是沒想到他會自己提起。

蘭草:沒事,現實裡的事比較重要。

大概諒解來得太快,貓爪子慢了半拍才有反應。

貓爪子:……沒生氣就好。交過女友沒有?

蘭草:有。問這個幹什麼?

蘇海寶暗想:他不會是失戀了吧。

貓爪子:交往中?

蘭草:分了。

貓爪子:為啥分了?

蘭草:她說我太冷淡,不夠關心她。

事實上是怎樣現在也說不清了,反正已經過去那麼久,他也不放在心上了。

貓爪子:……她也這麼說。

蘭草:女朋友?

貓爪子:嗯……我真搞不懂女人心裡在想些啥?難道非得整天黏一塊兒才算對她熱情?打個遊戲她也要囉嗦。

八成是玩遊戲冷落小女友了吧?蘇海寶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在心裡做了總結:果然不能太沉迷在遊戲裡。

蘭草:你很喜歡她?

貓爪子:……算是喜歡吧。她不無理取鬧的話。

蘭草:喜歡就好好道歉,送點禮物討討女友歡心;不喜歡的話趁早散了,省得耽誤彼此。

貓爪子:……你真他媽的現實。

電腦前的蘇海寶笑得無奈。能不現實嗎?都要畢業、踏入社會了,當然得為自己打算。不過他並不討厭貓爪子的衝動和性格裡的天真,這樣的人,相處起來其實很輕鬆。

想了下,他半開玩笑地回了一句。

蘭草:人不就活在現實裡嗎?

 

所以,怎麼能不現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2922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