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雨齊雲霽
市長:淩影殘雪/斷韹月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雨齊雲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創作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BL文/自創】網遊菜鳥的樂趣(十四)
 瀏覽644|回應0推薦0

fishesooo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十四)阿房宮公會

 

蘇海寶一臉莫名地盯著螢幕,苦苦思索半天。也許他是有急事?或者心情不好?……說不定是更年期來了。他忍不住有點壞心眼的想。

把對方編排一番後,蘇海寶心情舒爽多了,也覺得介意那點小事太小家子氣了點,說不定人家真的現實裡有事呢?

蘇海寶一下想通了,乾脆折回去打水晶。還好走沒多遠,不然辛辛苦苦跑了大老遠,被丟下,再滿腹怨氣往回跑,恐怕真要壞了遊戲的心情。

他今天運氣不錯。原本蘇海寶只打算打個小半小時就下線,但路過的牧師常常往他身上扔狀態,打起水晶輕鬆得很,結果打得都忘了時間;後來更是幸運到極點──估計把一個禮拜份的幸運都用完了──連打出兩張藍妖卡!

第一張掉出來,蘇海寶眼睛都直了,沒想馬上又掉了一張,把他給駭得,差點以為系統異常,連忙打開道具欄看了又看,結果還真是讓他蹲了一個禮拜的藍妖卡!而且兩張!

掉寶率翻倍果然不是假的,連掉率極低的寵物卡都能連掉兩張!

蘇海寶樂翻天了,對著電腦螢幕笑咧了嘴,還不自覺呵呵笑了兩聲,笑得他旁邊的謝某人直發毛。

「你傻了?笑成這樣。」謝季秋怪異地瞥他一眼。

「你過來看看。」將擺正的螢幕挪了挪角度,蘇海寶對死黨招招手,笑得賊燦爛。

謝季秋兩顆眼珠往他的螢幕上瞟,原本不屑一顧的眼神定住,接著眼睛越睜越大,最後一張娃娃臉扭曲地逼近蘇海寶,惡狠狠地瞪了他半天,才咬牙切齒地說:「靠,你這傢伙的寶運也太好了~分一點給哥吧~」

說著一雙手還往蘇海寶脖子上掐,猛力搖晃,搖得某人差點沒暈。

「喂,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蘇海寶費了點勁才將脖子上兩隻手拔了開,臉色也垮了下來。「我寶運哪好了?這兩張足足讓我打了一個多禮拜,天天蹲在水晶堆裡,你以為有這麼容易?」重新回想一遍過去一個多禮拜,蘇海寶打了個寒顫。若不是掉寶率翻倍,還不曉得他啥時才能打到!

謝季秋一聽,憐憫地拍拍他的肩,接著又用痛心疾首的語氣道:「可惜啊~現在掉寶率翻倍,遊戲市場物價也下跌,藍妖空卡以前一張起價七百萬,現在估計得折半!你要再早幾天打到多好~兩張將近一千五百萬啊~」

聽他一說,蘇海寶心裡也暗暗可惜,不過轉念一想,之前才賺了一筆,現在也不缺錢花,何況能打到卡憑的是運氣,憑空掉下來的餡餅還嫌小?那未免太不知足。

蘇海寶沒理死黨的嚷嚷,心裡盤算了一陣,隨口道:「我還沒想好要不要賣呢,聽說刺客帶一隻會回血的水精靈不錯,我還得想想。」

謝季秋皺了皺眉。「這遊戲卡難掉,馴服寵物的機率也不高,還不如賣掉湊錢去買實卡。」

這遊戲寵物卡還分空卡、實卡,比如蘇海寶從怪身上打到的卡就叫空卡,藍妖空卡可以馴服水精靈系列的怪,如果馴服成功怪被封印到卡裡,那麼那張卡就叫實卡,可以招喚出所馴服的怪或者裝備在身上加一定的能力值;但若是馴服失敗就會爆卡,卡爆了自然什麼都沒了,因此實卡向來要比空卡貴得多。

蘇海寶也是因此而猶豫,雖說機率低,但這就像人買彩卷抱著僥倖的心理,總想試試自己運氣;何況他手頭有兩張空卡,要是爆了一張總還有一張,還不至於落到兩頭空的地步。

雖然有這念頭,但蘇海寶為人保守,考慮了半天難以決定,最後乾脆把兩張藍妖空卡往倉庫一扔。等缺錢再考慮要賣要捉吧。

打到夢寐以求的藍妖卡後,蘇海寶立刻讓小蘭草挪到別的區域去。短時間內,他的小蘭草恐怕不會再去東部打水晶了,一成不變的風景和打怪過程,看得蘇海寶都怕了。

但不可否認,對遊戲並不太熱衷的蘇海寶也從中找到了樂趣。打寶過程很煩很膩,但也因為有這麼一個忍耐的過程,真的打到寶時開心的程度也是成倍翻。

──有苦才有樂。

遊戲是這樣,人生也是。

 

沒了目標,蘇海寶在地圖上隨便移動滑鼠,小蘭草帶著烏龜四處亂跑,偶爾路上遇到一起在打怪的幾個人,頭上除了暱稱還頂著公會名稱,讓蘇海寶有一點點羨慕。

有一回蘇海寶跟謝季秋抱怨了幾句,說雖然在遊戲裡認識了幾個人,這些人卻都不玩在一塊兒,他想去加個公會,成團結夥跟人去打Boss

就在他說了這幾句話後的兩天。

 

──阿房宮公會會長北極牧場邀請你加入公會。接受\拒絕?

……阿房宮?北極牧場?

「……阿秋,你取的這是啥名字?阿房宮?你怎麼不乾脆取叫故宮啊?」蘇海寶扭頭,一副無奈的嘴臉,卻毫不猶豫選了接受。

歷史上火燒阿房宮可是出了名的,公會名取叫阿房宮……還真不吉利。

蘇海寶永遠理解不了死黨的腦袋裡裝了些甚麼,不過他也不想瞭解。

「叫阿房宮有甚麼不好?」謝季秋可是為了這公會名苦惱了兩天,最後剛好瞄到電視劇有一幕演到火燒阿房宮,一把火燒掉歷史名宮,氣勢叫那個壯烈,所以乾脆就這麼取了──他沒取成後宮已經夠意思了!

「你不是說那個終極刺殺開了個公會?我還以為你會加他的公會。」沒想到會自己開。

「我為什麼要加他的公會?」謝季秋撇撇嘴。「當老大比當小弟好多了。現在去把你認識的人通通給我拉進來,有多少拉多少!」

蘇海寶好奇地打開公會人員名單,發現只有兩個人──一個公會長北極牧場,一個就是他的小蘭草……

蘇海寶突然明白了謝季秋為何會開公會。

他認識的人估計都是終極刺殺的朋友,自然不會來加他的阿房宮,他也不好跟終極刺殺搶人;而且他大可不必開這個公會,相信終極刺殺等著他過去當公會長夫人。

……那麼原因就很明顯了。

蘇海寶原本要調侃死黨的話頓時打住,笑著改口:「我去拉人,能拉多少我可不肯定。」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但他曉得感謝的話阿秋不愛聽,真要感謝還不如多拉幾個人進公會。

他把好友名單拉出來,一個一個問過去。高手風範聽說他朋友開公會,問公會裡有美女沒有,蘭草回你拉美女進來公會裡就會有;高手風範默了一陣,說先加著看看,說不定以後就有了;密血殘月加不加公會,血殘月問蘭草加沒,蘭草回加了,於是血殘月就一個字:加。

還有幾個不熟的,他意思意思問了下,又加了兩個。

最後沒問的剩下一個貓爪子……頭像是暗的,連續幾天都沒遇到了。不知道現實裡在忙什麼,等他上線再問問吧。

剛把名單關了,血殘月忽然密他。

 

血殘月:蘭草,有空嗎?

蘭草:有,很閒。

血殘月:一起去打天使?

蘇海寶求之不得。

蘭草:好,我要是又掛了你幫我拉屍體。多帶些復活卷軸。

血殘月:嗯。我回城等你。

蘇海寶解散了跟貓爪子的組隊狀態,回城加那個沉默寡言的男刺客。

組隊後蘇海寶想起蘭草身上的裝備幾乎都是跟血殘月借來的。可是之後他又把那些裝備升級了,費了不少錢,還吧,有那麼可惜,不還,又太沒道義;蘇海寶藉口說要整理下倉庫,其實在考慮是不是把那些裝備換算成錢還給血殘月,但又覺得給錢沒人情味。

翻來覆去想了半晌,蘇海寶還是把裝備卸下,拿出最近打到的新裝備換上,雖然說沒升過級,用自己的東西還是比較實在。

他按下交易,將當時借的裝備,還有一張藍妖空卡拖曳到交易欄位,但對方遲遲沒有接受。

血殘月:什麼意思?

蘭草:謝謝你借我裝備,我現在自己也有一套,所以還你。

血殘月:我不記得給過你藍妖卡。

蘇海寶想了半天,琢磨著說詞。

蘭草:那個是謝禮。

蘇海寶不習慣欠人人情,尤其血殘月跟雪緋月都送給他過很多東西,他很感激,但雪緋月先不提,跟血殘月彼此並沒熟悉到那個份上,這份人情遲早要還。

血殘月:裝備我收回,卡你拿回去,我不缺這個錢。

血殘月取消了交易。蘇海寶覺得有些難堪,卻不知道該怎麼說,默默把裝備還了,把藍妖卡扔回倉庫。

血殘月:好了?

蘭草:嗯。

血殘月:那走吧。

兩人一路無言。

到了天使分布的區域,兩人悶頭打怪,沒一句交談。

下線前,蘇海寶思量半天,在對話框上打了幾個字又刪去,再打,再刪,反覆幾次才發送訊息。

 

蘭草:我只是感激你當時的幫忙,沒別的意思。還有幫我謝謝雪緋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32&aid=292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