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女人故事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婚姻愛情【女人故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爸媽老跟我要錢,資助40歲哥哥!備受冷落的次子:
 瀏覽162|回應0推薦2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馮紀游陸游:語蓮
寧靜姐

爸媽老跟我要錢,資助40歲哥哥!備受冷落的次子:我也想當他們眼中「特別」的孩子

撰文 |片田珠美 日期 |2020年07月16日

一直覺得自己不被父母所愛的「冷落兒」,只要一被父母拜託在經濟上給予幫助,就很容易覺得「自己被需要了」而答應。

這是因為,他們想被父母喜愛,想要被認可,這樣的渴望比旁人要高,因此容易被父母乘虛而入─這是非常需要注意的。

幫助「受寵兒」,卻信賴「冷落兒」的父母

30多歲的上班族男性,向我抱怨他高學歷但失業的哥哥。

「我們家有2個兒子,除了我,還有一個大兩歲的哥哥。哥哥很優秀,進入升學的完全學校,然後進入東京的名門私立大學,接著考上國立大學研究所,念了博士,也拿到博士學位。他拿到博士學位時,媽媽還打電話給許多親戚炫耀這件事。

另一方面,父母總是把我拿來和哥哥比較,總是說我『做不好』。所以我不像哥哥那樣去考國中,而是就讀當地的公立中學和公立高中,大學也只能就讀從家裡通勤可到的公立大學。

因為哥哥花了許多學費,可能家裡沒什麼錢了吧?但我還是覺得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我大學畢業後,進入一間不是很大的公司工作,結婚後搬出去獨立生活,目前也有2個孩子。

最近狀況變了。哥哥取得博士學位後,卻無法在大學找到工作,一直都是講師,都已經快要40歲了。當然,這樣沒辦法養家活口,所以一直接受爸媽的援助。

更何況爸爸已經退休,現在是靠退休金生活,也沒辦法繼續援助哥哥。雪上加霜的是,哥哥突然收到解聘通知,失去講師的工作,陷入經濟困頓。

因此,哥哥向媽媽求救,媽媽就突然來找我了。她看準我妻子不在的時候,來家裡拜託我:『爸爸的退休金已經不夠生活了,拜託你幫點忙。』

我給爸媽的錢,恐怕都拿去幫助哥哥了吧?但我不希望他們這樣用我的錢。畢竟我自己有2個小孩,也要付他們的學費,實在沒有多餘的金錢。

從小時候起哥哥就是特別的孩子,而我總是被嫌棄『做不好』。那麼,來向這樣的我尋求幫助,是不是哪裡搞錯了呢?

所以我回答:『我們家也很辛苦,實在沒辦法,很抱歉。』

結果媽媽瞬間變臉,態度很差地大罵:『都忘了我們對你的養育之恩嗎?父母有困難時竟然派不上用場,你果然什麼事都做不好!』」

這位男性的哥哥,對雙親來說是「希望之星」。雖然快要40歲了還失業中,但是好學校畢業的博士,之後如果在名門大學拿到教職,應該就可以成為教授。

因為這樣的期待,所以雙親才會持續幫助他。但因為現在自己無能為力,所以才要求弟弟的協助。

但說得難聽點,就算擁有幾個博士學位,年過35想在大學裡得到常任教職是很難的─因此,這位男性的哥哥很有可能繼續失業下去。

如果是這樣,最後也只能靠親兄弟來援助了。這樣一來,長期因身為「冷落兒」而鬱鬱寡歡的弟弟,當然更不會有在經濟上盡力援助的想法。

然而,被拜託在經濟上支援,因而感覺到自己是被父母所需要的,也大有人在。但也因為不斷拿出錢來,之後自己陷入困苦的人也不少。曾有位30多歲女性,就向我說出她的煩惱:

我姊姊很漂亮,是被父母寵愛著長大的,讓她讀千金小姐的大學,也和菁英男性結婚了─但因為她很任性,自尊心又高,不到一年就回家來了。當然也不可能去公司上班,就待在家裡,老是和母親2人進行美食之旅,名牌也是想買就買,父親去世後,我們家就越來越沒錢了。

另一方面,媽媽從小就對我說:妳長得實在很醜,快去整形!我高中畢業後進入職場,有著很普通的工作,也和普通的上班族結婚,生了小孩。

平穩地過著日子時,媽媽突然來要求:因為有困難,所以妳得幫忙。雖然我不知道她怎麼有臉說這句話,但因為媽媽來拜託我,我還是很開心,就給了她幾萬日圓。但從這之後,她就常常來要錢,其實讓我很困擾。

像這樣,一直覺得自己不被父母所愛的「冷落兒」,只要一被父母拜託在經濟上給予幫助,就很容易覺得「自己被需要了」而答應。

這是因為,他們想被父母喜愛,想要被認可,這樣的渴望比旁人要高,因此容易被父母乘虛而入─這是非常需要注意的。

請理解「自己的爸媽是可怕的爸媽」

若是一直因具有攻擊性的父母而煩惱,心中會抱持期盼「父母能感受我所承受的痛苦」、「他們能理解自己」的願望。然而,具有攻擊性的父母是完全不可能理解你的痛苦的;所以也更不必期待他們會道歉。

因此,請放棄父母總有一天會洗心革面,理解你的痛苦,甚至對你道歉這樣的妄想吧。

抱持相同期待或幻想的,還有在法庭上的被害者或家屬,他們希望「將自己的人生破壞得亂七八糟」的加害者,可以意識到自己犯下多大的罪行,希望他們能向自己道歉。

但是,能夠深刻感受被害者的痛苦,打從心裡感到後悔的犯罪者,是極為稀少的。要將自己的父母視為「犯罪者」,大多數人們的心裡或多或少還是會有所抵抗。然而,請回想起第二章所說的栗原勇一郎,他是這麼說的:

「我只是在管教孩子,我沒有錯。」

─許多被控訴有虐待孩子情事的父母也是如此。這種父母,會頑固地否認虐待的事實,認為自己「不過是稍稍做過頭」罷了,況且也只是為了管教孩子,「一切都是出自於愛」,他們是這樣將自己的行為正當化的。

更甚者,還會生氣自己的孩子不懂得「知恩圖報」,讓孩子抱持罪惡感。這就是如前所述的,他們只一心一意認為自己是正確的。

這種執拗的想法,會讓他們只要碰到稍微不如意,就會認為是別人的錯,而將責任轉嫁到孩子身上,這樣的父母並不在少數。

更可怕的是,這類型的父母大多很擅長讓人抱持罪惡感,因此,孩子會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例如,為了發洩自己的鬱悶而毆打孩子的父母,會同時責備「都是你的錯」,孩子就會認為「都是因為我不好,所以才會被打」。

這種狀態下,孩子會持續責備自己,充滿罪惡感。然而,真正有錯的,明明是為了發洩鬱悶而毆打孩子的父母─所以,最重要的,是首先要發現「有錯的是父母」這件事。

但是,要接受「自己的父母是很可怕的」,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所以,有許多孩子,不管被父母如何對待,還是不願意面對現實,只是以「父母都是為了自己,才會這樣做的」、「如果我更孝順,爸媽就不會這樣做了」等藉口來催眠自己。

然而,如此扭曲現實,逼自己看見父母好的那一面,只會讓自己更痛苦而已。有時候,甚至會影響身體狀況,造成頭痛、腹痛、心悸或噁心等症狀。

因此,孩子應該盡早發現「父母是很可怕的」這件事實,並且,早日捨棄「父母會理解自己」的這種天真妄想。

作者簡介_片田珠美

生於日本廣島縣,精神科醫生。畢業於大阪大學醫學部,京都大學大學院人類・環境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業,為人類・環境學博士。在巴黎第八大學學習拉岡派精神分析,取得DEA(專門研究課程修業證書)。以精神科醫師身分從事臨床治療,並根據經驗分析犯罪心理、心理疾病的病理組成。

本文摘自大好書屋 《都是為你好,難道我會害你嗎?:揭開父母情緒勒索、遷怒、控制、差別待遇的暗黑心理,停止複製傷害迴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