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女人故事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婚姻愛情【女人故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婚姻家庭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結婚30年先生出現抑鬱鬧離婚:房子、公司、錢都給你,我只要安靜、離世也沒關係
 瀏覽193|回應0推薦3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Ain
馮紀游陸游:語蓮
寧靜姐

撰文 |呂秋遠 日期 |2021年09月03日 分類 |家庭關係

我的伴侶生病了

她不懂先生這句話的意思,他竟然把悲傷當成嗜好?這不就是自討苦吃嗎?

有誰會喜歡陷入悲傷的情緒當中,竟然會是嗜好?

她與先生結婚三十年,就像一般的夫妻,會吵架、和好,有兩個孩子。在外人看來,他們是極為互補的一對,先生的思維比較天馬行空,而她的思維卻比較務實。兩個人從年輕時就一起創業,同甘共苦以後才在業界裡打出名號。

她一直以為,她非常瞭解先生,她愛他的一切,包括才華,也相信他們可以白頭偕老。然而,最近的情況讓她覺得不太對勁,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首先,她發現先生的胃口大減。原本夫妻都會一起到餐廳吃飯,但是先生總是吃了兩口就放棄。在公司開會的時候,他的思維會突然超乎現實,以前的他,縱然浪漫,但不糊塗,可是現在的情況卻讓她覺得有些緊張。他提出的新計畫,在財務上或是業務上,幾乎不切實際。

當她對他反映這些事情的時候,過去都是理性溝通,但是現在演變成他會突然暴怒,對她咆哮,再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接著,他越來越不願意出門,連到公司上班做決策都不願意。以往的朋友,他也不願意見,就是把自己封閉起來,怎麼勸他也沒用。

她直覺不對,或許先生已經生病了,也嘗試跟先生溝通,但是先生對她的態度非常冷漠,勸他去看醫生,他也不願意。孩子長大以後,已經搬出去住,房子裡,冷冷清清,就是他們兩個人而已。她越來越不想回家,因為這間房子,簡直就是被詛咒一樣,讓她覺得回家就像回到冷宮裡。

橫豎她就在公司裡加班,一方面處理他遺留下來的工作,另一方面也用大量的工作麻痺自己,可以不要去面對這種情形。她覺得,繼續這樣下去,婚姻大概也沒辦法繼續。所以,她找了律師,請律師幫他們寫了離婚協議書。

那天晚上,難得看到他在客廳裡,若有所思地在沙發上。她把準備許久的離婚協議書放在茶几,對著他說:「如果你跟我在一起這麼不快樂,那我們離婚吧!」先生聽到這句話,身形震了一下,然而迅速回復鎮定,拿起筆來就立刻要簽名。

她有點震驚,難道我們三十年的婚姻就這樣?竟然完全不留戀。而且,「你也看看內容再說」,怎麼完全都不在意協議書的內容?她一把將筆搶下來,然後大聲地質問他:「你到底要這麼要死不活到什麼時候?你可以正常一點嗎?」

「你知道嗎?我很痛苦。」他慢條斯理地說,一點也不受到她咆哮的影響,彷彿他在自言自語。

「我們辛苦這麼久,已經不愁吃穿,你也不想想以前我們還沒創業時候的樣子,你到底有什麼好痛苦的?」她有些生氣,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怎麼了。

他沒有說話,只是冷笑了一聲。

「你一天到晚都悶在家裡,你有考慮我跟孩子的感受嗎?要你去看醫生,你也不要。我願意陪你出去走走,你也不要,到底你想要怎樣?我已經很累了。」她開始哭泣。「我真的受不了你這樣的狀況。」

「你沒有錯,我確實讓人很受不了,連我都受不了我自己。」他站起身來,準備要往房間走去。

「你給我站住!」她從來沒有用過這麼嚴厲地口氣對他說話。「我求求你,可不可以想開一點,沒事的。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沒有什麼好重新來的。我有一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掉進一個黑洞裡,無論我怎樣嘗試爬出來都沒有辦法成功。每次我想要出來,我心理上的疲累、覺得什麼事都無價值的念頭,就會讓我再次又沉下去,好像我永遠都不能再次看到光一般。你可以理解嗎?」他總算說了比較多的話,雖然她對於這種感覺,似懂非懂。

「你希望我怎麼做?我們一起去看醫生好不好?」她哭著跟他說。「我已經不想要過這樣的生活了。」

我知道,所以你離開我就好,我不想拖累任何人。房子給你、公司給你、錢都給你,我只要安靜就好,死了其實也沒關係。你知道嗎?對我來說,悲傷已經成為一種嗜好。」

她不懂先生這句話的意思,他竟然把悲傷當成嗜好?這不就是自討苦吃嗎?有誰會喜歡陷入悲傷的情緒當中,竟然會是嗜好?

「我明天會找兩個朋友來,當我們的離婚證人,很快你就可以解脫了。」他飛快地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然後轉身進入房間裡。

她持續地、無助地哭泣,不知道為什麼婚姻會變成這樣。

【呂律師聊天室】照顧自己也是一種優先的選擇

伴侶或配偶出現抑鬱的情況,其實很常見。基本上,這種情形就像身體受傷或是有缺陷一樣,心理也會受傷,輕微的,可能是心理上的感冒;嚴重的,可能是心理上的肺炎。

但是,結論都一樣,不可能跟對方說「想開一點,沒事的,你就是想太多」,對方就會豁然開朗。這時候,如果不得其法,可能會懷疑對方有外遇、精神病、無病呻吟等等,特別是當嘗試過種種方法,他還是無法「振作」,就會開始憤怒或是挫折,而對於另一半更不耐煩,甚至想要放棄婚姻。

當然,放棄這段婚姻是一種方法,因為長期陪伴生病的人,是一件非常傷神的事情,這與照顧孩子不一樣,孩子會越來越成熟,但是大人卻不見得會越來越好。這種事,跟感情一樣,投資從來就不見得會有回報。

因此,選擇放棄是一條路,如果能夠真正做到斷、捨、離,放棄也是需要勇氣的。當決定要放棄以後,可能必須把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與兩個人在婚姻關係存續間累積的資產妥善分配。不過,通常有身心狀況的人,對於這些「身外之物」都不會在意,都已經覺得在地獄裡了,這些財物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要結束這段婚姻並不難,難的是,真正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人,畢竟時間有了、感情有了,對方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他自己願意的,跟抗壓性不高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許多人就是因為抗壓性太高,才會發生這些問題。

那麼,如果我們決定不離開,而是嘗試要與伴侶的抑鬱相處,可以怎麼做?畢竟與伴侶的情緒共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伴侶不同的症狀、伴侶本身的個性、家裡目前的氣氛、現實層面的壓力、平日的夫妻關係等等,都會影響到伴侶的努力結果。不過,有幾個大原則可以遵循:

首先,不要給任何建議。很多讓自己更好的方法,他並不是不知道,只是做不到。給建議,反而像是告訴對方,「別人都可以,為什麼你不行」。這種讓對方聽起來帶有批判性的言語,不會是建議,而是負面的攻擊。事實上,多數伴侶在這時候,寧願對方只要陪伴在身邊就好,至少這代表他不是被拋棄的那個人。

此外,不要想要幫他解決問題,甚至想要為他承擔痛苦,或者把配偶發生這個問題的責任歸咎在自己身上,因此太過用力地想要照顧對方。畢竟對方也不會想要把自己的心情完全透露,困在這種虛幻的情境中,一心只想要將心比心,那是很無謂的,只會讓自己也跟著下地獄而已。

只要記得傳達「不論多痛苦,都會在伴侶身邊陪伴」的心意,當伴侶能感受到信任,就可以了。這種做法,其實就是不斷傳達:「你的人生並非毫無意義,這一點我可以向你證明。即使是現在這種情況,你對我來說,還是不能取代的存在。」

因此,不要試著用憐憫的眼光去看他、同情他,而是嘗試以同理的方式去詢問他,想不想被我們陪伴、需要什麼樣的陪伴,而不是自作主張地覺得自己有資格、有能力陪伴。

其次,要衡量自己有多少時間可以陪伴,以什麼樣的方式陪伴,而不是隨意給承諾,例如「我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這種話,而其他不適當的話,更不應該說。要病人想開一點,就像是要斷腿的人跑步一樣,他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到,這些話只會加深他自責、內縮的狀況。

所謂的陪伴,並不是說話,多數時候,沉默是正常的,不要急著想講些什麼。況且,這樣的陪伴,其實很辛苦,也不見得會有成效,挫折是一定的。如果真的累了,自己也得要找出口,如果有朋友能陪伴自己,那是更好。

抑鬱或憂鬱,確實是婚姻殺手,因為很容易讓對方認為是情緒勒索,但是病人其實根本沒有勒索的意思,反而想要逃離這樣的環境,還比較輕鬆。婚姻夠難了,能陪伴、能鼓勵伴侶治療,那是好事,婚姻也能繼續維持下去。不然,逃避其實不可恥,也很有用,照顧自己也是一種優先的選擇。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預見熟年的自己:老後自在的生活法律》,三采文化出版,呂秋遠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