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女人故事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婚姻愛情【女人故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婚姻家庭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日式房間的夢魘 \ 艾湄
 瀏覽184|回應0推薦2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protonwalker韓國孩子
寧靜姐

日式房間的夢魘

《艾湄》~~~~聯合報 88.7.10

大概五歲吧,也許要更小;我愈想急著遺忘它,記憶卻愈鮮明的浮現,而這一段記憶伴隨我成長,時間不經意啃囓我的心。

也許我根本毫無記憶吧,我卻知道他們從沒忘記過,我一被子的傷痛啊!

我憎惡日式房間,那裡藏有我不潔淨的夢魘;擁擠的通舖,親膩的觸碰,父親留在我身上的餘溫,濕熱,哥哥的汗水夾雜著喘息聲......,我年幼的遊戲,我以為的愛啊!......是我成長的屈辱,壓在心底最深處的痛,我孤獨地舔噬自己的傷口;半夜被纏繞的夢境驚醒,清晰的臉孔,同樣的動作,我從五歲稚嫩的臉龐慢慢慢慢變換變換到十歲、二十歲、三十歲......,我的夢對我的身体予取予求。

結婚,是我逃離的唯一機會,我渴望心靈的庇護,卻不知不覺跌入另一個深淵。有如一隻驚弓之鳥,驚懼於四周閃爍的獵眼。先生突如其來的碰觸,都會讓我歇斯底里的尖叫、退縮。在一次崩潰的邊緣,我瘋狂的敘述童年的無助遭遇,一邊述說,情緒也隨之漸漸平靜,這是我第一次將積壓在心底多年的委屈、羞辱向外宣洩,才發覺我竟然記得如此巨細靡遺,到後來,我好似在說一個別人的故事,沉靜哀傷。

我的先生幫助我走出多年來我忘不了又不願處及的傷痛,雖然偶爾還會深陷在童年的迷思,但現在我學會原諒,也漸漸學會遺忘。

我知道我的父兄不會忘記我的幼年,但我願意讓他們相信我從來沒有記憶過,我不在閃躲父親年邁的關懷,也接受了哥哥的寵愛,畢竟我不必為年幼無知的傷害負責,在原諒的同時我也釋放了自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