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女人故事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婚姻愛情【女人故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李慈媛/每100位男性就有1個會員?南韓「N號房事件」的虛與實
 瀏覽175|回應0推薦1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寧靜姐

韓國爆發大型組織性犯罪案「N號房事件」,加害人利用科技的發展,在具隱密性的通訊軟體Telegram散播甚至製作性剝削影片。令全球震驚的是,根據目前警方調查,共74名女性被害者中有16名未成年,她們在聊天室裡被稱作「奴隸」,且遭到非常殘忍的性剝削虐待。而加入眾多聊天室觀看影片的人次高達27萬,其中包含重複的會員,社會輿論指向公開這27萬人次的個人訊息,認為「他們都是共犯」。

此大型犯罪案在這幾天內發酵,引發韓國媒體乃至於台灣媒體大篇幅報導,快要蓋過新冠肺炎的疫情新聞。不過我發現許多媒體因為搶快導致資訊錯誤或誇大,甚至利用過於誇張的標題吸引點閱。我認為此案件涉及韓國社會的公共利益,因此有傳遞正確資訊的必要性。

以下是針對這幾日報導引發爭議的事實查核(Fact check)以及我的個人看法。希望讀者能理解:「傳遞分享資訊讓更多人知道是好事,可是錯誤的資訊會導致警檢辦案困難,同時也會對這大型性犯罪底下的被害者(尤其有未成年者)造成二度甚至是三度傷害。」

韓國男性每100人有1位是會員?

錯誤,27萬觀看人次不等於會員數。

  關於27萬觀看人次這樣的數字,我一開始是在韓國廣播電視台(KBS)企劃的網路新聞影片看見,這段影片對事件做了很精要的整理,她提及參與觀看影片的人數達27萬人次,「包含重複」,意即不同聊天室內有同樣的成員。

根據Telegram性剝削共同對策委員會資料,27萬觀看影片的人次是單純從參與「博士房」與其他60多間聊天室人員數合計的。27萬人當中除了有重複加入的會員,也有並沒有付費加入而是在其他類似聊天室觀看的非會員。

目前警方掌握到的「博士房」最大同時參與會員共1萬到2萬名,礙於Telegram及嫌犯使用的通訊軟體有隱私性,所以還有尚未被找到的會員。

韓國警察廳長閔鉀龍在24日對外公開的影片當中提到,不只會視號稱「博士」的主嫌之一趙主彬(音譯)作為營運者,其他參與者(共犯)——「博士房」主要幫助者、性剝削影片製作者、流傳影片者、單純持有者——將全部統一搜查。目前警方已經掌握到6萬名共犯名單,正在探討是否公開這6萬名的個人資料。

因此,若讀者曾經在任何媒體看到「韓國男性中每100人就有1位是N號房會員」,這樣的誇大說法是錯誤的。我們都不是參與調查的人員,名單不在我們手上,我們拿什麼比例來推測出這樣的結果?

不過以我個人的角度出發,27萬觀看人次就如同YouTube影片瀏覽次數,讀者是否曾經有過看同一部影片一次以上的經驗呢?此犯罪案最大的癥結點絕對不在於「人次」。於我而言,27萬人次與2萬名會員是一樣的,同樣都是犯罪行為。如果觀看人次表示有重複觀看,那更意味會員認知或不認知自己正在犯罪,並且再犯,每看一次影片,就是再一次犯罪。

對被害女性而言,如果她們看到「其實會員也就只有2萬,哪有27萬這麼多」這樣的言論,是更大的傷害,難道比較少人就不是犯罪嗎?

有女偶像成為N號房性奴隸?

錯誤,檢調結果未出勿擅自定論。

日前有台灣媒體報導在N號房裡面有「女偶像成為奴隸」,引發網友湧入討論。我找到該媒體引用《首爾新聞》的報導原文。不過此篇報導的重點並不是在強調真的有女偶像成為奴隸,而是在說博士利用「聊天室有女偶像影片」的假訊息當作誘餌,來吸引更多成員加入,獲得更大的利益。

博士將聊天室以價格分成三等級,而最高金額150萬韓圜的聊天室裡「號稱」有知名人士的不法影片流傳,包含女偶像。

當有聊天室成員問「150萬韓圜的聊天室真的有女偶像成員的影片嗎?」,博士會提供演藝人員的住址及身分證字號等個人資料來獲取會員信任。《首爾新聞》取得免費聊天室會員與博士的對話,趙主彬主張他有未成年偶像歌手的淫亂影片,如果進到更高金額的聊天室就會公開。

從去年12月到今年1月,趙主彬在聊天室提到的女藝人就有十餘名。趙主彬曾向一位聊天室成員以個人對話聊天方式傳送7秒的「Sample」影片,也主張拿這段影片威脅過該藝人的父母。此外,他也表示手上握有某女團成員B氏出道前的淫亂影片。

「不過這些都是他本人自己的主張」,根據《首爾新聞》爆料者的說法,他並沒有聽過有人說在高價聊天室裡看過藝人的影片,趙主彬是否實際拍攝或持有藝人的性剝削影像,要透過調查結果才能知道。

聊天室會員中有教授、演藝人員、運動明星?

部分正確,檢調結果未出勿擅自定論。

不論台灣或韓國媒體,也都以大篇幅報導N號房聊天室會員當中有「演藝人員、教授或是運動明星選手」,甚至有大企業代表。我同樣找到發出獨家的韓國媒體《PitchOne》,綜觀整篇報導,重點是放在加入博士聊天室的會員,是以「比特幣」等虛擬貨幣進行付費。

根據《PitchOne》採訪結果,用虛擬貨幣在交易過程中會留下個人資料與實名認證。因此警方在掌握的名單中,用虛擬貨幣交易的會員共有1萬名,調查過程沒有預想中困難。

而報導中提到,首爾地方警察廳網路安全科在上週掌握了國內三大虛擬貨幣交易所,這些機構都願意配合調查。也就是說這篇報導在反駁「博士房」營運者趙主彬的主張,他告知聊天室會員用虛擬貨幣代替現金交易可以隱藏身分,反而使會員留下了足跡。

不過關於聊天室會員到底有沒有藝人、教授、CEO,報導呈現得非常小心,《PitchOne》提到「雖然警方還沒有正式公開確認,但是(我們)了解到警方面對公開聊天室成員個人資料的輿論壓力很大的原因,在於名單內有知名人士像是人氣藝人、知名企業CEO,如果公開身分,影響層面會非常廣」。

另有專家學者認為,青瓦台上要求公開26萬名聊天室成員個資的請願要達成是不可能的。因為根據Telegram方面公開指出,先前存在的聊天室會員大部分都已經退出。因此目前社會輿論指向「公開搜查機關已經獲取的1萬名透過虛擬貨幣進行交易的名單」。

最早舉發、報導的團隊是兩位女大學生?

正確,叫做「追蹤團火花」。

「N號房事件」浮出水面、登上新聞最早是在去年11月,可是卻沒有引發韓國媒體大幅報導,根據前述的KBS新聞影片,當時只有4家大型媒體報導。直到《國民日報》團隊臥底Telegram長達半年,在本月9日連續發布4篇調查報導後才受到大眾的關注。

《國民日報》推出的第一篇臥底報導,當中的調查團隊是正在準備法官考試兩名女大學生,從去年夏天開始潛伏於Telegram。兩位大學生近日也開設YouTube頻道「追蹤團火花」(추적단불꽃)對網路傳言與錯誤新聞進行闢謠與事實查核,如果讀者聽得懂韓文不妨參考。

兩位女大生昨日接受《中央日報》採訪,她們表示目前在Telegram裡面,一天退出的會員超過1000名,像是在瓦解一般。但在聊天室當中也有人固執己見嘲弄地說:「他們幹嘛退出啊?沒膽嗎?」報導推出之後,聊天室也開始推測成員當中誰是記者,氣氛非常可怕。

她們表示在臥底過程中,對於該不該讓公眾知道真相而感到非常煩惱,擔心對被害者帶來二度、三度的傷害。她們也提及,在臥底當中最衝擊的,不是看到殘忍噁心的性剝削影片,而是加害者的態度。「有天看到一位女性在床上用刀刺自己,血滴下來的影片,聊天室會員說『臉很漂亮是我的型』、『好興奮』」,漫不經心的戲弄言語以及兒童性剝削影像,更讓她們無法好好睡覺,因為實在太殘忍可怕。

小結

N號房性犯罪案件手段殘忍,甚至有未成年者成為被害人,引發全世界的關注。因此相關新聞在韓國與台灣如潮水般層層堆疊,更有媒體抄標題卻忽略了報導內的真實內容,點閱率雖衝高,但資訊在經過翻譯、轉發後逐漸扭曲,甚至已偏離事實。這都將影響閱聽眾對事件的認知,進而也造成事件關係人的傷害。

同樣的,也有新聞媒體或自媒體轉傳N號房被害者照片或影片來賺取點閱,這也是對被害者的傷害,而點閱的人們更會成為助長案件的間接加害人。在危言聳聽的數字與新聞裡,請勿忘記事實查核的重要性,進一步查證媒體報導的消息來源,網路部落客的參考資料等等,都是在資訊氾濫的時代裡我們能做的事。

文:李慈媛,政大新聞系四年級學生,觀察韓國十年。自學韓文考到韓檢六級後,正努力地將眼中的韓國社會透過文字傳遞給更多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