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雅雲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雅雲軒】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作戰部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空間    1 3
 瀏覽466|回應0推薦0

warbler143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13,代表了13艘船的名字、13個房子的名字,以及13個數字的世界




  那是棟古老的宅樓,看起來就像是被人遺棄已久的木屋。四周雜草叢生,一點也不像有人整理過。

  「不用擔心,我一下就回來。」

  戴著帽子的年輕男人擺出經驗老道的神情關上車門,一點也不像是新來的人。而在車上不顧雨刷轉動的同伴則以凝重的視線緊盯外頭的景象,雙手從頭到尾環握方向盤,明顯的表示他的恐懼感。

  已經是很久沒有將水費繳清的住戶。雖然並不是過多的金額,也不是頭一家這樣子拖延。但水電局那邊仍然派了人前來收帳。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來了。由於很多地方都面臨同樣的狀況,以至於操水電表員人手不夠,因此這位新進的抄水表員可說是頭一遭到這邊做請款的工作。

  踩著破舊到會發出「嘎嘰嘎嘰」聲的樓梯時,他一點也不顧滴到灰色大衣的水珠,甚至早就不需要準備好如面試般慌亂的心情,伸出的手精確地點向了門旁邊的某處。

  ——
  ——

  清脆而響亮的門鈴聲可說是透轍了玄關、走廊、廚房,甚至傳達到了樓上的臥室內。

  「對不起,有人在家嗎?」

  穿著一副記者外表的女性發出聲音,一旁的木柱前豎立著她用來遮陽的傘。

  ——
  ——

  即使推開門也聽不到任何的回應。黑暗籠罩著他,也吃掉了所有的光亮。

  而在這個旋轉三百六十度的小小世界裡,只有他一位模樣筆挺的紳士道訪。可說是老煙腔的男人在沉默的空間裡閃起了小小的瓦斯火光,那是他的四方形打火機,外表是銀色的塗料製成的。

  模糊的照亮的面孔的同時,他充滿疑惑的兩眼尖銳的隨著扭動的頭部盯往一邊的眼角瞪去。




   來自不同地方、來自不同時間,甚至來自不同世界,他們卻‥‥‥




  「我們只有三個人,最好不要隨便亂走。」

  「好主意。」

  紳士優雅的拾起了女士手中的金色蠟燭台,從旁扶起她的另一位年輕男人附和道。

  ——
  ——

  「妳說這間房子叫別墅?但我認為它不該叫別墅,像是稱它民宅。」

  走到窗戶前的紳士看了看外頭的環境,灰冷的草坪整齊的沐浴在姣白的月光,證明了他的說法。

  ——
  ——

  「你聽到了嗎?好像有什麼聲音。」

  「聽錯了吧?這邊連風聲都無法傳進來。」

  無視女人的疑慮,他跟在紳士的前面。當他一起通過脆弱到光踩踏門檻周邊就能發出幾呼瓦解的聲響時,一種細小的聲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那是非常微弱的聲音,但那卻是不可能發生的。

  在身後走廊的盡頭,窗口向外大開,沒有能夠發出白色簾幕抖動的音質,也確定沒有窗簾。

  那是一個看起來就好似高大男人批著白色桌布的樣子,原本是這樣。可當視線漸漸往下看去時,竟然發現對方沒有腳。也就是說說布是飄在空中的!

  「我的天哪!這裡可是三樓欸!」

  當女人大叫的時候,那件看起來像是萬聖節惡作劇的可笑桌布有形的滑落到地上。

  「跑、快跑!」

  往反方向的三人奔跑的途中,走廊上經過的書本依依潑灑到地上,牆面上的掛面也跟著被甩到臨面的牆角。眼前的一扇門看來就好似引誘他們進洞的半開著,發出他們根本聽不見的嘎嘎笑聲。

  僅在伸手可觸及的距離下,應聲倒下的事件讓紳士被拉回了殘酷的現實。他一面拉著年輕男性並扭轉進門框的黑暗中,另一頭看也不看的便拋出手中三叉戟式的蠋座,趁著火焰迅速在乾燥的木板上蔓延時將跌倒、驚慌的女人反手勾住肩膀,強硬的拖進了門內。而門更在千鈞一髮之刻堵上。

  ——
  ——

  「嘿、不要走!」

  看到一個長髮女孩身影的年輕男人立刻追了上去。提著手電筒的紳士和後頭的女孩了跟了上去。

  不管是上樓梯,還是東跑西跑,最後她還是躲到了一間看起來極微普通的臥室裡。

  「抓到妳了。」

  一面抱住女孩背後的他說著,但卻慘叫著放開她。甩了甩有些滲血和一排清楚可見的齒印。

  「該死,妳竟然咬我。」

  「你、的手太香了,我、會忍不住。」

  「碰!」的巨響跟著應起,是在紳士和女人一起跑進來時發生的。

  「我們安全了嗎?」

  女人喘著氣發問,但跟著她一起喘氣的紳士卻沒有回答的問題。

  「這是‥‥‥哪裡?」

  本該是襬設著床舖的房間,卻連結著不知道會通向何處的羊腸走道。身後是置著折斷、生繡,破破爛爛的雨傘骨架的玄關,擋住了去路的時間看來相當的久遠,右邊地上幾雙布滿灰塵的皮鞋就是個見證。




               一場名為“13”的遊戲




  「妳是誰?」

  「我的、名字?」

  女孩不但用面無血色的表情回應女人,更可怕的是她直勾勾的眼睛充滿野性的氣息。

  「是啊,妳的名字,妳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

  ——
  ——

  「我、有13副牌可以玩,有、13個窩,還、可以玩13個拼圖。」

  女孩的深邃色的套裙就跟她一樣看來佈滿神秘,每當她慢慢的講出一個字時,衣服就跟著微動。

  ——
  ——

  「這是什麼東西?」

  年輕男性取下了牆上的字條時,老舊的圖釘帶著碎屑掉了下來。但手上的紙條卻像是剛釘上去的。

  「留、給我的紙條,我、也會留紙條,就、像那樣。」

  「我們不要妳的手、腳,只要妳的靈魂?我們‥‥‥是?」

  「啊、那是我們開的玩笑。我、可以和我們用紙聊天,每、隔七天回到這裡。」

  「妳會玩牌嗎?」

  女人拾起桌上的牌,向她搖搖手。

  「會。通、過它,我學會數字。我、也學會讀字,但是,我、不能看書,任何的。」

  連續說話的途中,女孩像個頸子要散掉的骷髏抖著頭,內容也跟著斷斷續續。

  「為何?」

  「我們、不讓我看。」

  這時候,小女孩踩上椅子,並攀著桌面抽進了某樣畫框之類的東西到自己懷裡。

  「我們、讓我玩拼圖,任何、的窩都有一副。我們、看。」

  指著畫框,那像極了圖畫板。一副由一堆平邊的正三角形的圖版嵌進的版畫,不管怎麼數都是十二張,但可以確定的是,圖版並不是原來的狀態,而且還少了一張三角版拼圖。這張版畫甚至有一以數字起頭的名字,上面寫著13DAY‥‥‥

  「我們、會把拼圖藏起來,找到、拼圖才可以打開門。而、我們不希望我離開。」

  「打開門?哪一扇門?」

  「這、扇。」

  手指伸向版畫上原本老舊的色彩。有一道看來緊閉的大門搖遠不可及,中間插入著順序完全混亂的拼圖空間,更讓人覺得有遠在天邊的感受。

  ——
  ——

  「我從沒看過那麼混亂的房子。不過看來似乎是都連結在一起的樣子。」

  紳士說著,透過木門上的鑲窗鐵桿間的縫隙掃視外頭。外頭很明顯的有一條這棟房子的大門,門前的草叢小路彎爬向對面的房子,隔壁房子的木屋同樣也在黑暗中渡過。

  更讓人覺得詭異的是,兩片同樣廣大的草坪,隔壁是綠意盎然,銜接的這端竟是枝枝枯槁。




                 空間    13



                    非│請│勿│入




  南瓜的譜型既褪暗卻又令人顯眼,有著一張看來齜牙列嘴面容,但卻怎也的合不攏,活脫脫的就是張怪物的臉孔。它的裡頭擁有著既黑暗也摸不透的謎底,往下延伸的是在夜晚才會穿著在身上的黑色斗蓬。

  沒有風,也沒有光,但它朝著走廊另一頭看去的方向,因為女孩清楚的瞪視著它。黑色斗蓬與一襲白的色洋裝形成了強烈對比。女孩手上抱著的深色泰迪熊甚至超過她的半身高,也正視著南瓜怪物。

  被擋住去路的女孩眼睛眨也不眨的調頭走人,完全不理會南瓜怪物是否有追趕在後,臉上根本不顯露出一絲驚顯的綻放。隨著彷彿斷手斷腳在半空中甩盪的一隻手拖著泰迪熊的屍體,速度可說是極快無比。

  慘白的皮膚和毫無血色的她,像是看來對玩具熊表示極愛的扔進其中一間與她最近的房間,前後矛盾之至。迅速關上的門連停都沒停,應聲夾斷了還曝露外頭的手肘。

  然而,原來該響亮的慘叫並未拓展,反而在逐漸逼近的黑影下,斷掉的手臂瞬間抽進門縫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56&aid=2186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