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雅雲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雅雲軒】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市長原創小說專屬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櫻之悲傷
 瀏覽803|回應0推薦2

annes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恰恰
稀薄

夜深了。
朦朧的月光透過雲層照射在森林的深處,靜如鏡面的湖泊的四周瀰漫著淡淡的霧氣,流暢且優美的旋律自一個正站在湖畔的男子手中的笛逸出,讓這個充滿靈氣的空間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這裡是你不應該來的地方……你還是快點放棄回去吧!』
一個身穿八重櫻和服的女子在離男子不遠的樹林叢中突然出現,微黃的月光沐浴在她的身上,將之姣好的身材完全地襯托出來,更讓她脫俗的外貌增添了一股成熟的氣息。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
『唉,這又是何苦呢?你我之間是不會結果的……』
女子幽怨地嘆著氣,撩起了和服的下襬,踩著小碎步走至湖畔,低身伸手有意無意地撥弄著湖水,陣陣的漣漪模糊了在水中的月亮倒影。
『剛剛那首曲子是我特地為你做的,叫做「櫻」……因為,你總是像一株悽美的櫻花,令人不由得會被你所吸引……』
男子微笑地注視著女子,在他深遂的眼中帶著一絲的溫柔,但是,溫和的語氣中卻又隱藏著不容人抗拒的意味。
『你別再花心神在我的身上了……外面應該還有好多姑娘等著你,所以,你還是忘了我吧!』
男子對於她的冷漠態度未有退卻,反而,正要再開口試圖說服她之際,意外地看見無數在樹林間晃動的火光,吵雜的腳步聲也隨之往這裡接近中。
『村長?!……大家怎麼都會來這裡?』
出現在男子面前的是一群手持農具的村民們,在每個人的眼中跳動著莫名的憤怒火焰,一股不尋常的氣息正在四周流竄,而男子卻似乎沒有察覺到這個異狀。
『紹佐,你既然還知道我是村長,那麼我現在命令你快點離開』
為首的村長雖然是在對男子說話,但是,他的目光卻是落至女子的身上,不知道為何她就是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好像是……不,不會的!時間都已經過了那麼久,不應該還會有人知道的……
『可是,我……還有點事情要說清楚,所以,是否可以通融一下……』
紹佐的話還未說完,只見村長的臉色一沉,右手同時一揚,村民們立刻合撲上前抓住他,並用樹藤將他綑綁在樹幹上動彈不得。
『村長,你這是在做什麼?……快點放開我!』
紹佐努力地扭動著身體要掙脫,但是,很可惜的卻敵不過村民們的力量,只能用言語來表達心中的疑惑與不滿。
村長則未理會紹佐的喊叫,反而是一個箭步上前至女子面前,表情相當嚴肅地說道:
『請你別再來糾纏紹佐,否則,到時後我們只好對你不可客氣了,到時後不論對誰都沒有好處……我想這一點你應該是相當的清楚吧!』
女子無視於村長充滿危險的警告,反而是相當從容地起身,用著不帶一絲感情的冰冷口氣說道:
『好久不見了,血蠍……不,我應該稱呼你在這裡的名字,記得好像是叫做……尚尉,對吧?』
『什麼?!……你怎會知道我的代號?』
不安在尚尉的心中不斷地擴大,難道眼前的她其實是來找自己,不是來拐騙紹佐的?難道說,她是……
『你說呢?』
女子甜甜一笑,她伸手輕解開和服上的緞帶,讓和服滑落肩頭,在她白皙的香肩上有個如血一般鮮紅的橢圓形烙印,而尚尉看到這個烙印,則是整個人如同被雷擊一般呆愣住了,恐懼已經不知在何時佔據了他的臉,他呼吸急促地一步步往後退去,一個腳步不穩便跌坐至地上。
女子欺身貼近尚尉,她輕撫著尚尉臉上一道長及左眼下方的舊傷痕,以相當惋惜的口氣說道:
『真沒有想到當年的傷竟然沒有將你弄瞎……算了,看在你還知道自己是叛徒的身分上,我就饒你一個全屍吧!』
『組織……組織不是說過只要可以躲過追捕,我便可以重獲自由之身……現在的我已經躲過勾魂侍者的追殺了,所以,你不可以殺我,不可以……不可以的……』
尚尉很努力地穩住心神,但是,從女子身上不斷傳來的巨大壓迫感,讓他始終有種窒息感,可是,他還不想死啊!好不容易從組織裡逃脫出來,才剛在這個村莊裡享福,難道他真的沒有辦法像普通人一樣,安安穩穩地活下去嗎?
『沒錯,組織是有這條規定……但是,很可惜的,你遇上了我,而我就是那個勾魂侍者……所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女子邊說邊手滑落至尚尉的頸部,只聽見一聲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尚尉便像個洩氣了氣的球般拋出,準確地落至正一臉納悶的村民們面前。
有幾個膽子比較大的村民上前探視情形,只見尚尉已經雙眼翻白,嘴角不斷地滲出血絲,不禁神色慌張地驚呼道:
『不好了,村長……村長死了!』
『可惡……我們一定要為村長報仇』
『沒錯!我們殺了那妖女,用她來血祭村長的在天之靈』
憤怒的情緒已經矇蔽了村民們的理智,個個揮舞著手中的農具衝了上去,紹佐則是十分擔心村民們誤傷了女子,但是,卻苦於無法掙脫樹藤的束縛,雙手更因掙扎而磨破流血,但卻只能在一旁乾著急。
女子對於眼前的情況,居然面不改色地繼續站在原地,反手自身後抽出了一把武士刀,就在同一時刻,她的眼裡也掠過一絲詭異的光芒,由刀刃所反射的陰森月光讓她彷彿死神降世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鮮紅的液體隨著武士刀的揮舞而噴出,濺染上她的和服,使得穿梭在地上痛苦呻吟村民的她,像極了一隻翩翩起舞的紅蝶。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殺了大家?……』
紹佐悲痛地嘶吼道,要他去面對自己所愛的人卻是殺人凶手的事實,實在是讓他心痛萬分,難道……這一切都是她佈下的局,而自己則只不過是她手中的一粒棋?!
女子聞言僅是皺了一下眉,便用武士刀一刀將樹藤切斷,而紹佐一獲得自由之後,卻是立刻抓住了她的武士刀刀刃,猛然地往胸口插入,這速度之快連女子都無法阻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身體如同慢動作播放一樣倒下。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
一股從未有過的心痛感覺在女子的心中擴散,這股陌生的情緒令她感到迷惑,因為,她是組織中最完美的殺人武器,早就沒有任何的感情糾葛,殺一個手無寸鐵的小孩子也都未曾有過任何的遲疑,為什麼現在卻會這樣?難道說……她已經對他動了情?!
『太好了,我可以到大家的身邊去了……』
『不,我不會讓你死的!』
女子急忙將和服下襬撕下,試著覆蓋傷口止血,但是,還是不斷地從傷口湧出的大量鮮血,面對這樣的緊急狀況終於讓她的理智崩潰,淚水不知何時地爬滿了她的臉,情緒失控地將紹佐的身體緊抱在懷裡。
『銀白,我現在命令你,快點出現在我面前……』
一個臉戴假面、滿頭銀色長髮的神秘男子在女子的呼喊下突然出現,他雙手合拳至胸前,對女子的態度十分地恭敬,雖然,沒有看到他的嘴在動,但是,卻很清楚地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主上,您找我有何吩咐?』
『銀白,我現在命令你,運用你的治癒能力來救這個人』
『主上,這萬萬不可!組織是不能允許我們濫用力量,尤其是對組織以外的人使用……這一點您不是最清楚的嗎?』
『難道我的命令你都不聽了嗎?』
『主上……』
紹佐因為不斷地大量失血,意識逐漸開始模糊不清,可是,他還是吃力地舉起手,溫柔地拭去她臉上的淚,呼吸急促地說:
『你就別為難他了……也別為我傷心流淚了……只是,很遺憾的到死都不知道你的名字……』
『夕霧,風間夕霧……』
女子現在已經無法壓抑自己,她只知道心已經碎成千片、萬片,已經拼湊不出一個完整的自己。
『謝謝……』
紹佐臉上再度浮現了微笑,他表情祥和地嚥下最後一口氣,頭無力地倒靠在她的懷裡,手同時也垂落了下來。
『主上……任務已經完成,我們現在快點離開吧!』
銀白不捨看到主人痛苦,便主動抱起紹佐的屍體輕放至一旁地上,而風間夕霧則是表情木然地任由銀白動作,像個木頭傀儡一樣站了起來,讓銀白抱住了自己,就在那一瞬間,一道刺眼的光芒圈住兩人,如同水蒸氣一般消失於空氣之中……

傳說,每年月圓之夜的時候,森林裡的深處會傳來一陣優美的旋律,聞者皆說音樂雖美卻十分悲傷,有人說那是風間夕霧為了悼念紹佐而唱的歌聲,有人說那是紹佐的魂魄為了懷念當年而吹的笛聲……
---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56&aid=1033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