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To Love Taiwan
市長:Learning English  副市長: likolalo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To Love Taiwan】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灣本土知識份子的覺醒之一》記得清廉.勤政.愛鄉土? /陳芳明
 瀏覽1,103|回應2推薦2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likolalo

.

2006.05.30  中國時報

記得清廉.勤政.愛鄉土?

陳芳明

    「清廉.勤政.愛鄉土」的標語,還懸掛在民進黨中央黨部的會議室。那是一九九三年我擔任文宣部主任時,為迎接地方選舉設計出來的口號。挾帶著批判精神與改革氣勢,民進黨在那年選舉中獲得將近百分之四十八選票。從此以後,在累積無數勝選基礎上,民進黨終於在二○○○年取得執政地位。由於民進黨的獲勝,使得我與我的世代所信仰的民主改革、自由主義、本土精神,都創造了積極落實的意義,也使我們曾經為那樣的改革所付出一切代價都認為是值得的。

    一個從草根崛起、具有民意基礎的政黨,一個代表戰後台灣社會崇高理想的政府,在短短執政六年之後,竟然禁不起爆料文化的挑戰。被民進黨形容為「腐敗」的國民黨政府,壟斷權力長達半世紀以上才鞠躬下台。自稱追求「清廉」的民進黨政府,卻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就已處於風雨飄搖的慘境,這種強烈的對比,對持有改革理想的知識分子已經構成極大傷害,也使信仰政黨輪替理念的民主支持者產生信心危機。

    民進黨是依賴選票上台的,但是,領導階層卻以「革命政權」自居,對於國民黨時期制定的政策往往不予承認。從國旗、國歌、國號,到憲法、國統綱領與核四,都拒絕概括承受。就理想面來看,這種否定的態度,自然是社會內部長期孕育出來的願望;而這樣的願望並不必然就照顧到歷史的現實。因為,從現實面來看,在兩次總統大選中,民進黨都是以低空掠過的姿態險勝。這個事實指出,民進黨並不屬於革命政權,它執政之後所面對的,其實是不折不扣的藍綠共治局面。中央政府的官僚機構如此,地方政府的公務員結構更是如此。任何對國民黨執政時期的政績進行貶抑羞辱,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對佔據政治人口二分之一的泛藍人士帶來傷害。

    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杯葛、阻撓、爆料,都一律被視為是一種失去政權之後的「不甘心」。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民進黨毋寧是過於傲慢,全然無視藍綠共治的政治現實。做為反對黨,當然是扮演忠誠的反對角色。民進黨具有執政的優勢,迄今竟還未學習到如何協商、妥協、包容、退讓的藝術。政治角逐,完全是以實力為基礎。沒有實力的民進黨,卻捨棄對話的空間,反而選擇對峙與對抗的策略。不斷衝撞的結果,自然是一場災難。

    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半世紀的大病,當然需要更多時間追求藥方。所謂政治改革,遵循之道,唯有徐徐圖之。在政黨輪替之後,民進黨應該藉執政優勢創造政治和諧,開拓改革的機會。但是,焦慮的領導階層輕易喪失這樣的機會。不僅如此,竟日益與政治現實、社會現實脫節,陳哲男案與趙建銘案的爆發,已經證明執政路線偏離社會期待,更是偏離當初的建黨精神。

    誰還記得「清廉.勤政.愛鄉土」的草莽時期?奢華取代了清廉,卡位取代了勤政,炒地皮取代了愛鄉土。價值翻轉如此迅速,已經成為最大的歷史嘲弄。不要說政治改革已經失去力道,即使是對國民黨時期的任何批判也完全失去立場。這些事件對台灣社會的傷害,便是使許多人的做夢能力遭到剝奪。更嚴重的傷害是,使更多人失去歷史反省的能力。

    我與我的世代,把許多青春理想都寄託在民進黨所領導的民主運動,也把全部的少壯歲月奉獻給政治改革的期待。由於民進黨的執政,我的本土論述變得特別雄辯,我的歷史反省也顯得尤其理直氣壯。然而,進入新世紀之後,卻見證到歷史發生一場大轉彎。民進黨內部的初選制度被毀掉了,清廉勤政也同時受到破壞。所謂本土論述與歷史反省,至此也開始傾斜。

    做為知識分子,只能扮演永遠反對者的角色。我可能對民進黨的信心動搖,但是對它的批判我不能有絲毫懈怠。對民進黨的批判,正是對我自己的自我鞭笞。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


在漂流中~美麗,在書寫中~奔放~~~*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700445
 回應文章
如果朝野政黨都向理想主義告別,除了藍綠天王的權力競逐,二00八總統大選還能剩下什麼?
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2006.05.30  中國時報

理想主義的背叛與墮落

中時電子報主筆室﹨何榮幸

    如果沒有堅定的信念支撐,理想主義很快就會向現實主義低頭妥協甚至背叛墮落。就此而言,林義雄可能是最早看出陳水扁與第一家庭會落到今日這般田地的人,無奈民進黨員並不了解其召喚理想主義的關鍵意義,民進黨的理想主義遂在林義雄退黨後徹底宣告死亡。

     大體而言,民進黨在野時期抱持的理想主義,包括自由民主、台獨認同、清廉勤政、中間偏左等重要內涵;但民進黨執政至今,這些目標不是在現實侷限下嚴重受挫(例如反對核四、台獨路線),就是在金權誘惑下快速腐化(例如人事酬庸、貪瀆弊端、圖利財團),種種理想願景都已愈來愈遠。

     其實,林義雄在去年三合一大選後接連發表公開信、力挺翁金珠參選黨主席,已是美麗島大老重新召喚理想主義的最後一搏,但多數民進黨員卻依舊選擇了現實主義,也選擇了對於陳總統的包容與「鞏固領導中心」。

    在去年十二月十六日公開信中,林義雄強調,民進黨必須深刻反省檢討,「以探照燈式的強光,深入自己內心,檢視自己最不樂意看到的陰暗處」,而且檢討必須由上而下,包括正副總統、歷任行政院長、歷任黨主席都應提出檢討報告。

    而在今年一月四日公開信中,林義雄認為,此次黨主席選舉,是選擇執政之後權位爭奪的現實主義,還是重回當年民主運動無私奉獻的理想主義路線。他並強調,權位爭奪帶來政治領袖的腐化墮落,以及人民的背棄,現實主義的路必然越走越窄;理想主義是謙遜的,傾聽人民的,因此它的道路將會無限寬廣。

    即使翁金珠以懸殊差距落敗,林義雄仍在一月二十一日公開信中提出最後諍言:一、總統不應私下召見部長或以下官員,並給予任何指示;二、總統幕僚或親人對行政措施有意見,應由總統親自向行政院長反映;總統幕僚或親人不應以電話或其他方式,指示各部會首長、國營事業主管;違反者應予免職。

    回顧這三封公開信,更可看出林義雄在關鍵時刻對於總統府、第一家庭問題的直指核心與當頭棒喝,並且對照出陳總統、民進黨領導階層的不知反省與虛應故事。如果陳總統、第一家庭能在林義雄的理想主義號召下及時悔悟,今日又怎會淪落到如此不堪的下場?

    尤有甚者,民進黨四大天王、重要黨公職當初既未回歸理想主義,如今想要跟陳總統、第一家庭切割,又何來正當性可言?而那些當初保持沈默、現在拼命打落水狗的立委諸公,與投機主義者又有何異?

    執政黨背叛理想主義已經夠糟糕了,在野黨的表現卻同樣令人搖頭嘆息

    以相同標準來檢視,國親兩黨從二000年至今只是不斷召喚勝選意識,卻從未透過真誠反省以召喚理想主義。在野黨沒有發揮監督功能、無法提出理想願景也就罷了,對於現實主義的低頭妥協竟也不下於執政黨,這才是在野黨最大失職之處。

    舉最近例子而言,國民黨在台東縣長選戰接連支持遭判刑的吳俊立及「代夫出征」的鄺麗貞,對於因貪瀆案被起訴的基隆市長許財利也只是處以停權(民進黨至少還開除了林進興、邱永仁兩位立委),即可看出馬英九接掌黨主席後依舊向現實主義靠攏、無法彰顯理想主義色彩。

    可悲的是,如果朝野政黨都向理想主義告別,除了藍綠天王的權力競逐,二00八總統大選還能剩下什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701050
台灣本土知識份子的覺醒之二》一個本土知識分子的反省 /蘇益仁
推薦3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badminton
SCFtw2
likolalo

.

一個本土知識分子的反省


蘇益仁/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主任(台北市)

在我此生有知以來,始終困惑及苦思不解的一個問題是,德國希特勒及中國文革時期,知識分子何以無法去阻止這些荒謬罪行。

知識分子獨立思考及批判的能力那裡去了。甚至,知識分子何以會成為權力主宰下甘受利用的一群。

過去二十多年來留學中外,我不斷自台大圖書館、西雅圖華大圖書館、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甚至柏林的書齋裡,想去尋找這一問題的答案而不可得。直到五年前,當我讀到美國蒙他那大學歷史學教授大衛雷勒奇(David Clay Large)所寫柏林現代史(Berlin-A modern history)一書,對於希特勒及何涅克共黨政權下,知識分子如何由相當制式地支持崇拜,到失望、憤怒,以迄反抗及被恐怖迫害,終而絕望只求保身,我才獲得了解答。

近幾年,我有機會讀到大陸文革的書本,也發現到當年北大及女師附中的知識分子,有類似德國知識分子那種制式地反應及心靈變遷。對照台灣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下知識分子的心境也如出一轍。

可是,這些知識都是從書本上讀到的,缺乏切身體驗。直到阿扁執政,我們這些自詡為台灣社會的本土知識分子,看到一幕幕荒腔走板的演出,想到昔日苦心支持起來的政權,我們這些人竟也無能為力,我的心境竟也從支持崇拜,到失望、憤怒。二○○二年起,很多台教會及醫界聯盟的朋友,很訝異我為什麼開始在反對扁政府的施政,我只寫了三篇文章,已被昔日的夥伴歸為「異議分子」了,那種心境在蒼涼中帶著些許落寞。我開始曉得「明哲保身」的真諦。二○○三年台灣受到SARS的重創,我有機會為這個國家社會盡一份心力,心中那種失望與無力感也因而稍獲解脫。

近日來,很多朋友問我會不會失望扁政府的這些弊端,但是此刻,我內心反而坦然,不再憤怒失望,我反而看到台灣民主政治的生機,也為台灣社會將步入另一個更穩固的時代欣喜。當我們這些昔日夥伴的聲音逐漸凋零,台灣另有一批勇敢的知識分子又冒出來,推動著改革。

看來台灣應該不會像菲律賓,也不會像三、四十年代的德國,更不會像六、七○年代的中國。台灣,希望您向更成熟的民主道路前進。

【2006/05/29 聯合報】

----------------------

蘇益仁爆料:竹北生醫 為解決高鐵財務


記者魏忻忻/台北報導

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主任蘇益仁昨天在聯合報投書指阿扁總統執政荒腔走板,讓知識分子無能為力。昨天蘇益仁進一步舉例,竹北生醫園區規畫就是為了解決高鐵財務問題,由於不夠專業,現已形同停擺。

蘇益仁曾在SARS期間被徵召擔任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長,他昨天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指出,早在二○○二年,他就認為扁政府沒有政策,方向不明,「施政看不出重點」,而且「沒有用專業態度來考量事情」,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竹北生醫園區的規畫。

蘇益仁說,據他了解,因為高鐵設站在竹北,扁政府完全是為了幫高鐵董事長殷琪買地設站,才計畫開發竹北園區。他感嘆:「阿扁總統是如此急迫地解決殷琪的財務問題!」但這不是做事該有的態度。

他說,政府先在竹北出錢買地,再想後續如何利用開發,殷琪找過一些人,後來經建議規畫生醫園區。當時計畫蓋一間五百床的癌症治療醫院,設立質子治療中心,並招商邀請五百家生技公司進駐;當時就預估醫院部分每年可能得虧十億元,希望由生技公司營收來彌補。

但蘇益仁認為,台灣其實並沒有必要再蓋癌症治療醫院,有人認為質子治療中心可以吸引國外的有錢人來看病,更是「荒唐」。他也說,台大教授陳耀昌曾多次在媒體撰文,指台灣沒有必要設立質子治療中心。至於生技公司進駐,蘇益仁也質疑:「台灣有幾百家藥廠都活不了,轉型做健康食品,怎麼有錢來進駐?」

蘇益仁說,計畫之初,他曾與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討論過。蘇益仁強調「所有張出手的案子,都是陳總統的案子」。

蘇益仁說,當時他告訴張景森,竹北生醫園區一定虧錢。後來也確實沒有人願意去蓋醫院,因為當地已有馬偕、國泰。

蘇益仁說,竹北生醫園區變成燙手山芋,原本行政院要衛生署去接,後來轉由國科會接手,政府編列預算,高鐵順利購得土地,設站已不成問題,但後續如何開發,問題才開始。

蘇益仁認為,陳總統只是為了高鐵買地,就搞出這麼大的計畫,他透過管道反映「竹北生醫園區將是大黑洞」,但高層不但置之不理,還請他的好友給他壓力,叫他不要再提。

【2006/05/30 聯合報】

-----------------

竹北生醫園區 張景森:經建會只負責協調


記者孫中英/台北報導

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昨晚指出,竹北生醫園區是由台大醫院前副院長許世明提議,台大提出後,當時行政院長張俊雄覺得可行,交辦經建會協調各部會配合,跟總統陳水扁沒有關係,也非經建會主導。  

竹北生醫園區開發案進度嚴重落後,醫界內部爭議頗大,蘇益仁昨天指在竹北設生醫園區是張景森代行總統的意旨。張景森昨晚表示,經建會從頭到尾只是協調單位,生醫園區的選定或決定開發的決議,都跟經建會無關。

張景森說,此案最早是由許世明提出,當時行政院長是張俊雄覺得這個意見不錯,隨後指示全面配合生醫產業發展。

張景森說,開發園區時,必須有各部會配合,此時,張俊雄才指示由經建會出面,負責協調各部會提供竹北生醫園區開發所需的資源。

至於地點為何選在竹北?張景森說,當初是因為台大有校區在竹北,但因為該校區太靠近高速公路,不宜做園區,後來發現不遠處的高鐵新竹六家站附近有一個政府的產業開發區,約三十八公頃,才決定設在那裏。

經建會都住處官員也說,六家高鐵站是交通部高鐵局決定的地點,跟後來的台灣高鐵無關。另外,使用這塊產業開發地,政府還節省了近七億元的利息。

【2006/05/30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700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