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綺語雪紛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綺語雪紛】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召雪 第十九回
 瀏覽1,450|回應0推薦0

jayn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第十九回 告別、相談與禍 之卷

 

後來的某一天,訪客告別。

他的風雅與意有所指在一頓晚膳後宣布離開,「好友,感謝這陣子以來的招待,九錫君不願叨擾太久,且另有要事在身,明日便告辭。」

在那之前,的確已作弄打擾許久。

一邊躬著身,凌思雪歛著睫,垂目暗忖。

 

**

 

召雪居內究竟有幾個訪客?

此疑問發自屋主似乎可笑。莫召奴狀似疲憊地揉揉額邊,與九錫君一談離前準備後,還須詳細斟酌其他許多。

「叩叩!」正想佯作認真地提起書冊,卻是敲門聲起,來自佳人的聲音。「公子,思雪端茶來了。」

「嗯。」莫名訕笑在扇下隱去,心裡暗暗質疑自己可是「召奴」?

「沒必要這般時時服侍我,妳非是我的奴婢。何況妳近來身子不是不太舒適?」

從她手上接過茶盤,微微皺起帥氣的眉峰是關心,「不…思雪已經好多了……」

適時的霸氣那是不容置疑的憐惜,牽起她的手一探脈象,卻未察覺佳人已羞紅了臉。

 

「嗯…看樣子是好多了。明日九錫君便離開,妳逕可好好休息。別再煩這惱那的,該休息便休息,家事我自可動手,不准妳自己獨忙。」

一愣是感動交織服從,雖有些納悶怎麼客人來訪的這幾天他都如此溫柔,卻忍不住想好生享受這霸道下的體貼。「公子……」

低頭是一時遺忘放開的柔荑,他淺笑地鬆手但悵然若失,卻眼尖捕捉到那晶瑩,「咦?那墜子……?」

一鍊在皓腕上尚點綴幾塊碎玉,「是上回那只鐲子,思雪見碎了可惜,便稍稍加工製成了條手鍊。」

那玉碎的原因可能太遙遠去想起,莫召奴偏頭想想,隨即笑開。「那麼過幾天我們上鎮去,我再買些首飾給妳。」

「不…思雪……」執著幾番後放棄,只讓她紅著臉欠身離開。

 

待得伊人關上門離去後方覺疲累如斯沉重,但知書達禮是不變的氣質,儘管非是應考科生。他自嘲著自己的孜孜不倦。

「──三過其門,虛度辛壬癸甲﹔八年於外,平成河漢江淮……」翻開案上論語某章,卻不自覺吟出一副稱讚聖人的對聯。「聖人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整八年忙於治理水患,那你呢?」

 

「嘖嘖,你的家門我只一過-然後就不客氣地進來了-而治理水患我不是專門科也沒那種聖賢的閒情逸致,踏雪倒是踏了不少時候。」不知覺間異樣氣息已漫,自然而不具侵略性的黑影映在牆上。莫召奴兀自背對那人。

「嘖嘖嘖嘖,你家女人泡的茶可真是不錯…我看人也不錯,什麼時候擺筵席請喝喜酒啊?」

忽略調侃的語句,仍不回身正視是放任那人。「多讀些文章對你有益,儘管你是個忍者。可惜我不是你的上司,否則你這般說話我可不讓你悠閒喝茶。」

「不喝茶,罰抄書嗎?嘖,那種惡罪我可不想再受。」

「耶……對你有益啊,神崎兄……」

「停停停,不要兄來弟去,這種稱呼一來通常沒有好事。區區忍者還不堪花座大人如此抬舉。」

「我說神崎兄弟這回千里而來純粹喝茶嗎?」聽得放下茶杯的清脆聲響,他轉過身,正對上那人陰沉的瞳。

僅能得見的也只有那雙眼-其餘部分皆已蒙面-而那雙眼細長深邃,右眼尾有段鮮紅疤痕經過,延伸至面罩遮掩的下半臉。但言語總是輕浮,「嘖,千里而來反正是老套的事情,不外乎扛一包讓你欠主上更大筆的債金,還有主上永遠嘮叨不完的──這封信。」

擺手便是一沉重包袱和一箋書信在案,他微笑著把信收進懷,自認還不到打開的時候。「不看?嗯嗯,那我就厚臉皮再坐一會兒。嘖,說真的,一整天在你家松樹上蹲還挺累的……」

「噢,客房中還有人,不如大廳借你一用?」

「嘖嘖嘖,好歹我也是客人吧?怎麼大老遠跑來沒張舒適的床給我歇歇呢?真是…是說你房裡佈置擺設還真挺不錯,這床簾看來好精緻……」

「是嗎?」沉默蔓延。

「…嘖,我說笑的,惹得花座大人生氣真不好意思,小的這邊給您倒茶賠罪,冷言冷語收起來吧!」

 

「…嗯。我的客人明早就走,這回遠來,消息送到就要回去了嗎?」

「……嘖。」

「噢…忍者也是會想家的啊……難得有機會招待上忍神崎影了。」

不是滋味地挑眉,「嘖,不敢不敢,該說是小的叨擾了才是。」

輕淺地牽著笑,「實在圓滑,你真的是個上忍嗎?」

「我是!」暴躁地一拍案。

「哪有忍者像你這麼多話又情緒化的?」

「這是因為我特別啊!你不覺得能認識我這樣利害的上忍很光榮嗎?」

「…哎,我累了……」像是有風度地退讓,又像確實遭受挫敗,模樣似乎當真乏倦。「嘖嘖,我說花座少爺莫不是和朋友聊天抬槓太晚,或是和情人打情罵俏太久,否則今天怎麼看起來像快『抖』起來了?」

「…誰教你這個說法的?」

「你不知道要學習新語言須從最粗鄙的髒話開始嗎?哎我告訴你我很行的耶……」

「好了好了……」悲涼地轉頭一望窗外,夜雪已開始盤據他的庭園,而他可能便如枝上的梅得忍些辛苦,不得安眠……

 

**

 

客房是即將別離的客房,具有種匆促的氣氛,彷彿暗示著此間主人不好客的習性。

九錫君獨坐在窗邊,一旁是塵封的棋具。顯然當初他引領莫召奴前來後,這間客房並沒有得到太多的關心:客人太稀少,主人太固執。

若友人造訪,往往停留在庭院或廳前,沏茶、閒談,再親密些的朋友可得特權,在一向重視隱私的主人寢室內,下一盤似謎般的棋。

這幾個角色,九錫君皆是。

 

他看著窗外,細雪緩緩漂浮,似夏夜的螢火,或春日的柳絮。

召雪居座落在半山腰上,她冬季之所以長而多雪,除了原本神州東北該有的溫度外,還有高度的原因。

當年他在渡口引他前來,便是猜想著東瀛地處偏北,冷一些的氣候可能比較適宜莫召奴的性子。

而託言屋名原有,那則是當真的欺瞞了。

 

──他早就知道,此居召雪。

 

想起適才與好友的對話,九錫君溫文的臉龐泛起不明所以的微笑,他手倚著窗,似乎打算就著這個姿勢入眠。

因為並不睏啊。儘管曾有一陣你來我往的刺探、暗喻明指,他卻顯得得意洋洋、精神奕奕。

 

隱約似乎能覺察到,此屋與其四周,有異樣的氣息籠罩。他輕笑。

「可惜你們這對才子佳人並不慰留我──我可是福星哪……」

 

**

 

在召雪一居中的自我定位是什麼?

『沒必要這般時時服侍我,妳非是我的奴婢……』

然而,又還能是什麼呢?

 

迷惑著、懷疑著走回廚房,廊間她心神不寧,錯覺:似乎聽見喃喃低音。

冬季久雪,造成一片令人習慣而忽略的銀白。在收拾完準備回房時她繞道庭園,收起了掃帚,一望那湖心之亭,無語離去。

卻不知慘白間,還有黑侵略。

 

黑影訪客縱身,匿於參天林梢,眺望遠方雪霽,烏雲般的陰影快不及瞬地往召雪居而來。面罩下狂肆邪笑,「我是禍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79&aid=1400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