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綺語雪紛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綺語雪紛】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炙火...十之最終
 瀏覽1,313|回應0推薦0

jayn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炙火.終

風中含帶著哪些哲理呢?
他,不知道。
只有無情的劍鋒劃開傷口的瞬間,那陣痛楚與刺激總是清楚的。
但是,哪曉得將來會是個如何的局面呢?
殺人、或被殺。

**

好一陣子之後他才又回神過來,只是那在旁不停囂鬧的角色換了,一個不那麼可厭卻更為可憎的。「天忌!遲遲不殺妖后,為何?不為策謀略報仇,為何?不把握時間,一個月的寬限已近,現在是最好時機。」
他連瞥一眼也不給,仍自遠望彼方做遙遐的他想。「公開亭所見,妖后武功受限,這是最容易報仇的時刻,天忌,把握時機殺了她!」
只隱輕蔑於眼底,冷漠地作以界之分。「你與策謀略只是相同之類,天忌不屑為之。」
「嗯——?不受命令之天忌,劫禍臨身!」陰狠的咒詛一罷,該人濛濛白霧中的背影幽幽而去。只留他於此故處高崖長思。
為什麼又是報仇呢?他的人生——

腦海中浮現而出的殘忍畫面叫他只得捂首低吼,如斯遠矣!那一夕之間壞敗的家園總徘徊於他心田縈繞不去:從夜裡的花香到母親的輕笑﹔從天際的炎光到滿原的炙火……那灼目、那焚心的痛,至今仍在午夜夢迴間交纏著他,驅之不散——
恨!恨火焚燒!

原本已成淡漠的心,早不再在乎任何事物。任務嗎?可笑!陋惡的欺壓不是完全的勝利,風中的冷靜快意才是他要擊敗的目標。
但,那又如何呢?「合夥人」凱的死前死後,於他皆無影響。
而彼個集天下之醜惡—不論外在、內在—最鄙劣的惡魔之心.策謀略幽幽魂業已誅亡。卻竟然要他以仇許報,要殺滅妖刀嗎?
亦許是棋子之命,可他不願服膺於此輕薄芥事……
他終會在時屆之際出劍,但計較的卻不是報仇得否的絕對與不絕對。

可……
畢生,在那絕對要得的仇殺,卻又為何呢?
那日在川涼,和十許年前一樣的情景——

**

夜之星,繁多。
可否將之想像成眾星的垂拱—月娘早已被廢冷宮—守著如璧的神星?

一顆、兩顆、三顆……

淹留太久而致忘記了時空,恐怕是有人會暗數這寂寞的日子吧?——那顰起眉頭、表面不服暗中自責的冷玉表情更是趣味啊!

四顆、五顆、六顆……

這也許是個不錯的日子,倘若得可掙脫——首要之事該是去探望那惡牢中的臭瘤吧?噢噢,還有還有,那個長困於此之前所毀燒的最後一個村落,那可口的青澀蘋果……成長了嗎?是否以著愚蠢的復仇意志活下來了呢?美妙的期盼哪——!

七星。

誰又知道天上的星星有多亮呢?
把玩著跟隨多年的愛刀,並無賞星賞月的逸趣,他只是停頓於此困迫猶如千年的時間中,漫長!欲尋沾血的一刻!
「咯咯咯咯——!」

**

猶在眼前——

林間的迅速是風!只見一抹孤傲的白色穿梭於野原,快得眨眼不知所蹤。唯有斗篷下他是平靜,雙眼卻如鷹僅勾扣那片身影,白與黑,是光速的過境!
「──風之痕期待與你正面交鋒之日!」
然而最後的正式持劍以對,卻是什麼時候呢?

「你的劍,鈍了。」
「但風,仍然不止。」
不是那時。

「成事不足!若是我沒來你是不是就要放過風之痕?」
「最後一劍,你自己進行吧。」
不是這時。

即使要算那未成的爭鬥,也許都需許久。
那不是他今生的執著!
彼夜川涼,同樣的悽絕慘叫、同樣的熊熊火燄、同樣的遍野橫屍,聯想——
他的仇人啊!

連劍也因著他胸膛裡無限熾熱的憤恨而哀鳴。那睫下的獸眼,同樣也燃滿了強烈難斷的恨意。斗篷之下,流洩的金髮、突兀的尖耳、與長期練武而健壯精碩的肩梢,亦然跟隨這陣不平的怒憤而顫抖。
這些年來,他曾經有多少時光因著害怕、寂寞、憎恨等等原因顫抖,那令他如此落拓的源頭,不就是他!那面戴白玉面具,卻尺寸間殺伐了他一族之人,那不能再忘的讎寇!
天忌亦憎恨自己,他恨自己為何幼時如此無用,不得保護母親﹔他恨自己曾經留連於琴聲的慰藉而淡忘家仇。竟夜折磨著他的,正是這為能得滅的炙火!

然而這是一夜嗎?
他抬眼,卻看不清月光、星光,只能看見一道道灼如烈日的火燄,焚燒了幾多他掛意的人、事……
再不能忍,這刻亦無人得勸—不論是瘋顛的老頭,或操琴的高士—他只能因著難以克制的衝動,將炙之火作藉,拔劍而去。

**

誰又知道天上的星星有多亮呢?
然而這亦不是多溫柔的一夜。

而他.這世間戰火的主神.炎熇兵燹,竟也有其興致閒步於此。
「有人來替這些人收屍,嗯……」
成灰之野,殘破之園,這已故的川涼的確悽涼。他只冷眼觀視著輕飛的幾張冥紙,還有未燃透的餘韻。

但又為何?從不執拗的他竟又臨於此,這處已讓他炎熇焚盡的小村,為何他又重臨?
就如那年彼顆未成熟的果實,因那可人的怒恨而要他收手,不忍攀摘。
也許也許,也許這夜能得,得見那曾經交織淚血於面的復仇者。哦哦,未知他是否長成他期待不已的地獄復仇者呢?咯咯咯——

突地,突地是一陣風,風吹助長了火焰的狂妄,只是不知這火是來自於恨或者天生的成就呢?
兵燹顧自抬眼望月,而胸中鼓譟有無興奮卻不得探知。他知道,彼人從地獄復仇而來。
那火也許不如他的囂張,卻一樣是不能停卻的炙火。
他,轉過身。

「摘下面具!」天忌毫不能飾眼中壓抑不得的強恨,以及仇人得見的淺淺輕顫,究竟這顫抖來自恐懼或者奮然?
面具下的兵燹不知有否勾起迷人的艷笑?
他只是輕輕地「哦」了一聲,目光鎖定眼前得成的美妙果實。
對立之間,還有難掩的熱意狂竄。
該來的,是什麼?

那一夜野原上,炙火仍燒……




**
嗯?就這樣嗎?不要問我為什麼,是的,炙火已經完結了。也許會讓人感覺突然—不論舊雨新知—炙火的收尾,想必大家都不滿意吧?^^”
關於炙火的初始,其實原本只是夜半大雨、段考前夕的飄綺一時捻來罷了。後來演變成長篇,倒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然顯而易見,炙火的確一看便知是強勉而作:結構鬆散正是一大敗筆!
真正劇情有小小連貫而起,應該是從第五回吧?前四回簡直不知所云,若要某綺自己端看,必也評曰詞藻平泛、內容空洞!所以一直行文至第九回,某綺終於難以再接續,第九與十寫作之間的間隔,相差近乎整整十個月!(第十回說是十月懷胎之作嗎?自己也覺得好笑!)
而最終回的編寫也是寫寫停停,將近兩個禮拜才能得成。(包括草稿、繕打上電腦、再接續了三四個段落、最終修飾。)
我自己也不滿意!
個人認為這真的是稚嫩之作,難登大雅。
但一直以來總算還有好友在等待,不時加油打氣,讓某綺好不感激。或許就這樣了吧!這部稚嫩的小說(也許稱小說都不入格?笑。)業已行來至此,應該是道別之時了。
就某綺現在繁忙的課業而言,也許連修改也沒有時間了。而或許眼尖的人能發現,在某綺新築的新聞台有篇詭異的東西:炙火.盡雪。
那是某綺想不開寫的!^^”
只是未知能否有機會再寫續,可能得等到考上大學那時吧!(還很久~)目前的想法是寫唯美向的炙火.盡雪,抑或炙火的第二部。
來日漫長,我想也沒有人願意等我吧!^^”
對於炙火就此說暫時再見囉!還希望能有看倌(或許沒有?!)能夠來個不吝指教批評,某綺絕對會虛心接受的。^^
謝謝大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79&aid=104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