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綺語雪紛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綺語雪紛】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七夕系列賀文 七
 瀏覽1,273|回應0推薦0

jayn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七夕系列賀文 七 【欺翕】by飄綺&碧楓臨秋

那琴音,露洩了他多少的心事?點點撥撥,都是酸楚的憂悒。
歷境,是情思鬱鬱所幻化的繞霧﹔在那株象徵思念哀傷的江樹冰掛下,正是那於懷思中的琴者。
「尋尋覓覓,已然數年……小妹啊,何處是妳芳蹤……」
睫下的點朱如淚,微顰的眉梢是擔心。他三聲兩點地撥弄琴弦,支楞的鏗聲流轉,抬眼,猶望不到至親歸來的身影。

垂首之沮,任著幽思飛騁,然而能以掛心的,總是女子。
「不知小妹此刻身在何處……」
「不知夫人此時是否安好……」
「不知,她……」

那年琴心相挑,天外之女神.姑射……是他傾此生愛慕之女子。近來的日子,是牛郎織女之會,未知他那魂牽夢縈的女神,是否能稍作憐憫——入他夢中?
「善撫雲和瑟,常聞帝子靈……」
不知為何,這刻突來一股懷念。
心思稍轉,人已來到畫眉台。

想那人:翩若驚鴻、婉若遊龍,還記得她帶笑的眉角、烏亮的秀髮、如水的明眸、粉嫩的朱唇……她輕盈的體態、她喃吐的芬芳……那令他心心念念的女神啊!多麼希望能再見…即使在夢中……
畫眉台的守衛為何不在?
他只細猱弦絲,來回顫出他悲哀的傷音。

畫眉台,江水畔,那女神的塑像如真,似乎正輕睇著他迴韻的衷悃。
想女神,直是造作他久長悒鬱之凶。只是他甘心為伊人所欺——欺他一片痴心。
若能,可否將他愛戀的琴音,插上將翕未翕的羽翅,飛翔去女神所居的天外,傾訴他的情意?
「女神啊……」

翕忽一曲終了,唯留他的惆悵賦予流水。
手指忍不住移向那弦之第二—天君之絲—於他的意義是他天邊琴挑的文君.那女神所贈的情絲。
一旦撥動此弦,將造成山河之崩。
「但若這樣能見妳……」

嘆,不過是自己的私心,竟想作弄天地之變。
只得續彈心中無盡的感傷,直到畫眉台的天暗。

*************

一片昏暗,四周不見光明,渺渺的白霧詭異的飄散。

「這裡,是哪?」這裡是夢境嗎?他疑惑的看向四方,卻尋不到白光。

突然,一道溫柔的女聲傳來,「雅瑟風流,你還記得我嗎?」

他望向聲音來源,卻因為女子身後的光芒刺眼,無法看清楚女子的容貌。

但是,他知道,是她。「我記得。」是那令他朝思暮想的伊人!

「那麼就請你隨我來。」女子微笑的伸出手牽住他往前走。

須臾過後,一片宛若世外桃源的好山好水便在他倆面前呈現。

「這……?」

對於他的疑惑,姑射女神只是笑笑的坐在草原上,接著拉住他的手笑道:「來,坐下來說話吧!」

「嗯。」

「你看,這裡美不美?」

「很美呀!」那草原綠油油的,看起來十分舒服。

「嗯……對了,我們去別的地方吧!這裡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物哦!」牽住他的手,她喜悅的往前走去。

「好。」趁她往前走時,他一直注視著她娟秀的臉蛋,那目光就像是看見珍寶的歡喜。

上蒼是聽見了他的心聲嗎?所以才會讓她這不屬凡塵的天仙下凡來一解他的相思嗎?望著她神采奕奕的面容,他不禁這樣偷偷的問著上天。

「雅瑟風流、雅瑟風流?」

「抱歉,我失神了。」他歉然一笑。

「沒關係。」她柔柔一笑,接著指著眼前的景物道:「你看這楓紅的好豔、你看這櫻開的好美,還有那山腰上的花兒們,都好漂亮哪!」

「是呀!妳看那些蝶兒夾雜在花叢中,看起來是不是很絢麗呢?」

「嗯嗯!」她點了點頭,「那我們繼續去別的地方看吧!」

「嗯。」

就在那樣的歡樂的氛圍下,他們共同遊玩欣賞了好多美麗的事物,最後來到一棵柳樹下。

坐在柳樹下,她笑著看他,「雅瑟風流,我可以聽你演奏一曲嗎?」

「當然可以!」他隨即拿起幽藍琴輕輕撥動,一首悠揚且悅耳的樂曲隨之而出。

靜靜聆聽著他彈奏的旋律,她微笑的道:「這首是蝶戀花對吧?」

「是呀。」妳是一朵美麗嬌豔的花,教我這隻蝶不由得的眷戀哪!他在心中說出這句,但不敢說給她聽。

她又是一個輕笑,接著繼續靜靜的聽琴。

終於,曲子彈奏完畢。

「你的琴音依然沒變,還保持著當初那種淡淡憂愁,很美。」

他收起幽藍琴,輕笑回應:「呵呵,是女神讚謬了。」

「對了……你……」該說嗎?該說出他明年即將遭受的噩耗嗎?

「嗯?」

「我知道琴是你最為鍾愛之物,而天君絲亦是。你……對於某些事情千萬不能太好奇知道嗎?」唉,要她如何能夠說出當初她贈於他的天君絲日後竟成了使他致命的凶器呢?

他似懂非懂的點頭道:「嗯,雅瑟風流知曉了。」

「那麼……再見了,雅瑟風流。」姑射女神往他身上一推,將他從夢境推回了現實中。
由夢境醒來,他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對於某些事情千萬不能太好奇……」他還是不懂她的話中意呀!

後來,他終於在臨終前明白了她的話意,只是太遲了……

閉著雙眼坐在雲端上手抱幽藍琴,在天地飄緲間幽幽的彈奏一曲蝶戀花。

就在當他彈奏完畢時,睜開眼所見的竟是─

一張溫文輕柔的笑容,道:「這曲蝶戀花是為我而奏的嗎?」

「當然!因為妳是花兒,我是蝶!」他牽住她的一隻手。「花和蝶是永遠相依的,永遠。」

「是呀。」

是呀,花和蝶是永遠相依的啊,就像他和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79&aid=1034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