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他山之石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blackjack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他山之石】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美之戰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美軍眷屬談對臺斷交
 瀏覽822|回應2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唉!

傷心的往事, 弱國無外交恥辱.

這位女士的敘述, 的確是事實. 老丐的同學, 被教官叫去丟雞蛋, 蕃茄. 老丐覺得: 當暴民, 義和團, 沒有意義. 不去!

歷史街道 中美斷交-派翠西亞:第一次以美國為恥

  • 2011-12-19 01:30
  •  
  • 中國時報
  •  
  • 【林家群/台北報導】
 ▲中美斷交引發民眾抗議,一位計程車司機帶了一袋花生,撒在外交部前,讓眾人用腳踩,對美國總統卡特出賣花生也出賣朋友,表達強烈不滿。(本報資料照片)

 ▲中美斷交引發民眾抗議,一位計程車司機帶了一袋花生,撒在外交部前,讓眾人用腳踩,對美國總統卡特出賣花生也出賣朋友,表達強烈不滿。(本報資料照片)

     前美軍協防台灣司令林德少將的夫人派翠西亞(Patricia Linder)在台灣時間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晚間參加美國商會派對時,獲知中美即將斷交,她想到忠於美國的中華民國被美國一腳踢開,在二○○四年出版的回憶錄《The Lady And The Tiger》中,她說,「當時我這輩子第一次以我的國家為恥。」

     她也提到宣布斷交後,美國在台眷屬擔心台灣人會對他們不利的擔心與害怕,她更懷疑學生示威是中華民國政府在幕後操控。以下是書的部分摘譯內容。

     「美國商會的派對行禮如儀,我注意到我老公吉姆(美軍協防台灣司令林德James Linder的暱稱)一如以往一臉肅然。

     音樂響起,大家開始跳舞,安克志大使邀我與他共舞,我們談天說地。我注意到有位著陸戰隊制服的人在通道東張西望,好像在找人。

     陸戰隊員的目光定在大使,他左閃右閃,走到大使身邊,附耳向他報告。

     安克志聽完,馬上轉頭找吉姆,向吉姆示意請他過來。安克志與吉姆談完後,跟著陸戰隊員走出去。

     吉姆向我及大使夫人走過來說:『出事了!大使要我跟著他,不過我得先確定你們都安全回家。』

     二十四小時後,吉姆回家了。卡特總統剛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我首先想到台灣人民,面對中共的侵略將毫無防衛能力,而駐華機構的美國人也將面對長期效忠美國政府,卻被一腳踢開的中華民國人民。」

     「隔天我要到司令部營區的服飾店,我要去嗎?吉姆跟我說,要去,跟平常一樣就好,因為美國政府的訊息尚未傳抵台北。

     周六上午,吉姆到辦公室,我由修士官(Sergeant Hsiu的譯音)載到服飾店。店內的收音機正播放平克勞斯貝演唱的《白色的聖誕》歌曲,突然歌曲被中斷了,有人先以中文、再用英文說《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即將失效,中美外交關係即將中斷。

     店內突然默然無聲,大家都轉頭看我。我說:『恐怕這是真的,吉姆與安克志大使在周四夜裡已知此事,我們已被告知了,但除非官方發布,否則我不能說。』」

     一位隨先生剛派到台灣的年輕主婦問,「我們會不會有危險呢?」我說,「這我無法回答,但TDC會讓大家獲知最新消息。」

     「我們被隔離了,每個家庭被告知別外出,小孩也別上學,那真的是一段孤單又恐怖的日子。

     某日,三位新衛兵準備到崗亭,我正好看到他們,他們走過我家後回頭,以冷酷的表情看我,我知其眼神充滿憤怒。我也知道他們都帶槍,我好害怕,覺得我家周邊都是不再對美國人友善的武裝衛兵。」

     「中華民國政府人士認為這是給美國人教訓的好時機,故意讓大學生不上課,到街頭抗議。大使館被包圍了,示威群眾將通訊線路切斷,守衛使館的美軍官兵雖有槍,但無子彈,美國國防部剛訓令駐華使館的美軍槍中不裝子彈,我後來才知,當時美軍只能威嚇,卻不能格殺闖入使館區的暴民。

     陽明山美軍宿舍區的衛兵讓學生進入,他們高喊口號猛敲我家的門,我帶著兩名女兒躲在客廳,後來坐Skip先生的車到他家避難。

     隔周周一,所有大學恢復正常,學生都回校上課,我的感覺就像有人按鈕要『暴動』學生就照辦,然後再按鈕暴動嘎然而止,在美軍宿舍A區工作的人都回來了,在詭異中漸次恢復正常。」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4762496
 回應文章
時報為什麼要報導這個系列?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時報為什麼要報導這個系列?

是美國又要他們做啥事? 掩護美國的啥動作?

前美軍協防台灣司令夫人:「媽媽桑,我很對不起」

  • 2011-12-26 01:33
  •  
  • 中國時報
  •  
  • 【林家群/台北報導】

     前美軍協防台灣司令夫人派翠西亞.林德(Patricia Linder)隨夫婿詹姆士到中華民國任職。司機與官邸裡的傭人都是台灣人,派翠西亞生性活潑,平時與這些台籍人士互動良好,但中美即將斷交,她與這些台籍人員如何互動,在她的回憶錄《The Lady And The Tiger》有生動的描述。

     「台灣時間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美國政府決定與中華民國斷交的訊息尚未傳抵台北。那天是周六,上午,我由台籍的修士官開公務車載到司令部營區。我實在很討厭心中有祕密卻不能講,又要假惺惺、裝愉快在下陽明山途中與修士官聊天。修士官由公務車的派車量日增也感覺發生事情了,但他沒提,我也不講,但覺得自己像個叛徒。」

     「從營區返回宿舍官邸時,我慢慢走向座車,鑽進車前,我告訴修士官說我有話要講,當我告訴他中美斷交的事時,他面無表情。我的淚則快奪眶而出,他幫我開車門,確定我坐好後才開往陽明山,那是一段安靜的旅程。

     車抵宿舍時,修士官幫我開車門,他伸手握住我的手,他知道這不是我們的責任,我向他說『修士官,謝謝你!你是我們最好的朋友。』

     一個小時後,我整理好心情面對我家的工作人員,告訴大家中美即將斷交,只有媽媽桑在廚房,她坐在狹窄的空間,有部電視在旁,她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走到她身邊跪下來,她抱著我的頭放在她的大腿,我哭著說「媽媽桑,對不起,我覺得很對不起!」她輕拍我說『沒有關係』」

我與中美斷交的故事-聽見狗吠 雷根:是卡特在罵我

  • 2011-12-26 01:33
  •  
  • 中國時報
  •  
  • 【(盛建南,外交部中部辦事處處長)】

     民國六十七年,我被行政院新聞局派駐在美西新聞處服務,負責業務主要是和美國的媒體及我政府簽約委託的美國韓納福公關公司(The Deaver & Hannaford Co.)打交道,平時經常聯繫互動,建立不錯的友誼。

     猶記該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電視突然快報播出卡特總統將於六十八年一月與中華民國斷交的消息,全處同仁至感震驚。次日,時任中央社駐東京特派員李嘉到本處,盼能代為安排採訪已卸任的加州州長雷根。當時新聞處主任鄭南渭即交代我與韓納福公關公司聯繫,該公司負責人韓納福一口答應,並排妥十二月二十日由我陪同李嘉到雷根夫婦位於洛杉磯Pacific Palisaide 的住所進行訪問。

     當天上午,我上路後,突然想到機會難得,於是折返家中拿了相機再到旅館接李嘉。我們抵達時,他親自開門迎接,第一句話就說:「很抱歉,我太太南西不在家,否則她也會親自出來迎接你們。」態度親切無比,接著我們被引導到他的書房,開始進行採訪。

     當天訪談約四十分鐘,雷根在被問到卡特宣布將與我國斷交一事時,至表憤慨,他認為卡特此舉嚴重傷害美國長年親密的盟邦中華民國,是極大的錯誤,令人不齒。

     就在雷根對卡特大加撻伐的同時,他書房外養了一條狼犬突然狂吠,雷根即幽默地說:「大概是卡特聽到我在痛罵他吧?!」令人莞爾。訪問結束後,我對雷根先生說:聖誕將屆,可否合影留念,如蒙同意,將是我今年最好的聖誕禮物。他欣然接受。

     後來,雷根當選美國總統,有一天韓納福先生來我辦公室,看見我和雷根合影的照片,他主動說,在雷根赴華府就職前會有機會和他午餐,他保證可請雷根在照片上簽名留念,我至表欣喜。一個月後,他送還照片時,果然加上雷根的親筆簽名。

     雷根就任總統之後,李嘉告訴我,他後來每次從日本到美國旅行時,都會將他與雷根的合照放在皮箱內的最上層,機場人員開箱檢驗行李時,一見這張照片,都極為客氣,快速放行。

     時隔卅餘年,雷根總統已辭世多年,台美間雖無正式外交承認,但過去三年多來,在政府穩健務實的外交政策下,兩國關係至為融洽,有此成果得來不易,國人實應共同珍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4765765
中國時報黃啟璋: 戰車炮管朝高雄, 準備鎮暴.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炮管朝高雄 為鎮暴做準備

  • 2011-12-19 01:30
  •  
  • 中國時報
  •  
  • 【(黃啟璋,媒體工作者)】
 ▲中美斷交時,駐守高雄的海軍陸戰隊戰車營的M41型戰車開到小貝湖待命,但炮口卻對準高雄市。圖為兵整中心近年改良的M41D型戰車。(本報資料照片)

 ▲中美斷交時,駐守高雄的海軍陸戰隊戰車營的M41型戰車開到小貝湖待命,但炮口卻對準高雄市。圖為兵整中心近年改良的M41D型戰車。(本報資料照片)

     中美斷交我那一年我在海軍陸戰隊戰車營服役,熱血青年蛋洗美國特使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座車的畫面,卅多年來一直烙印在我的記憶深處。

     那一晚本營M41戰車駛離營區,前往高雄市近郊的小貝湖紮營(現高雄長庚醫院),長官要我們將戰車的炮口朝高雄市。夜深人靜,小貝湖一片死寂,除蚊蟲、狗吠聲,沒有絲毫動靜,時間分秒過去,就這樣待了五天,戰車再開回營區。

     我納悶為什麼戰車要從大寮營區前進小貝湖?戰車炮管為什麼要朝高雄方向?事後我問了作戰官,作戰官告訴我,平時我們的任務是戍守大高雄,只要高雄街頭有任何暴動發生,警方及憲兵無法弭平,我們的戰車才會前往第一線鎮暴。

     戰備解除後,部隊作息恢復正常,中美斷交後第一次放假,我跟同僚到高雄逛街看電影,街頭上人來人往,位於鹽埕區高雄僅有的大新百貨公司購物人潮依舊,唯一不尋常的是愛河畔的高雄地方法院四周架設鐵絲網拒馬。

     我從書報攤買了一份《中國時報》,一人一元運動幾乎占了報紙的大部分版面,從企業到升斗小民的捐輸都成了媒體報導的題材,校園也發起愛國運動,電影院除了播放國歌,也增播愛國運動的宣導影片,事隔卅多年這些點點滴滴依舊盤旋在我的腦海裡,這也是我兩年軍旅生涯最值得回憶的片斷之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4762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