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他山之石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blackjack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他山之石】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戰爭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戰爭的真諦
 瀏覽6,673|回應29推薦3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亓官先生
山居的隱士
麥芽糖

戰爭只是人們的貪, 使用暴力, 表現出來: 最強烈的衝突!


File:Florence Rape of the Sabine Women 1.jpg


Rape of Sabine Woman. Florance, Rome, Italy


When this man under was over powered by the young man over him, his wife fell victim and goes to the stranger man. Like it or not!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巴勒斯坦: 亡國奴的悲憤, 兒童都當兵.



圖片來自新聞, 下架以後會更改.







本文於 修改第 17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1317780
引用者清單(1)
2015/07/14 01:15 【不平則鳴】 日本和美國戰爭的遺骸: 在太平洋海底!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戰爭的殘酷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戰爭的本質

李瑞坤

現在的那些年輕人都過太爽了,根本不懂得戰爭的殘酷、無情,把戰爭想得太簡單了。
而我們這一輩,常從父執輩的口中,聽他們述說從前的種種苦難,大多能感同深受,但對現在很多的年輕人來說,聽到可能覺得像天方夜譚。

我不放什麼美軍斷手斷腳的照片。
這張照片充滿愛與無限悲傷,自己感受!

國軍、美軍、解放軍都有家庭,和平的世界多美好。願家人在一起如天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7088806
戰爭一再使人心碎 這次在敍利亞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戰爭一再使人心碎

這次在敍利亞

CHINATIMES.COM
敘利亞內戰自2011年起,至今尚未停歇,上百萬老百姓死傷無數,時時刻刻生活在恐懼當中。日前敘利亞新聞台公開一張讓人心碎的照片,只見遭到轟炸傾倒的房屋中,破碎的瓦礫堆裡有一名5歲女童,伸手拚死抓住7個月大的妹妹...
Comments

Girl Saving Baby Sister in Syria after Airstrike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994684
敘利亞男童被從瓦礫救上救護車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敘利亞男童被從瓦礫救上救護車

The Russian military said Thursday it was ready to back a U.N. call for weekly cease-fires for Syria's contested city of Aleppo, as haunting footage of a young…
ABCNEWS.GO.COM|BY ABC NEWS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519559
蘇聯殺12萬波軍埋12層 50年真相大曝光!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主謀者竟是他!亂栽贓德國50年!
==========================================
‪#‎精彩圖輯回顧‬】:認同嗎?台灣常見「觀光陷阱」遊客怕上當!
請看→http://goo.gl/FDWm7z

1939年9月17日蘇聯入侵波蘭,大約25萬名波蘭士兵被俘,在這些被俘的波蘭士兵中,有一部分是居住在波蘭的烏克蘭人和白俄羅斯,他們很快被釋放。另有4萬多人出生在波蘭的德控區,他們被移交給德國人,其餘的12萬士兵被蘇聯人投入監獄。…
PHOTO.CHINATIMES.COM|BY CHINA TIMES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438521
一張女兵將被槍斃的照片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了好沉重...
想知道更多有趣新聞嗎?
趕快來 中時電子報「宅新聞」頻道按讚喔~
================================
你關心的,才是重點!...

See More
「戰爭是殘酷的」這其實是句正確的廢話,不殘酷,就不叫戰爭,當然對於某些噬血者而言,戰爭就是遊戲,因為只需在後方打打電話動動手指,不需要他們流血。古代戰爭之殘酷,從古人的詩文裡能讀出來「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CHINATIMES.COM|BY CHINA TIMES

「戰爭是殘酷的」這其實是句正確的廢話,不殘酷,就不叫戰爭,當然對於某些噬血者而言,戰爭就是遊戲,因為只需在後方打打電話動動手指,不需要他們流血。

古人的詩文可以讓我們知道戰爭的恐怖(圖/凡人摸史)
古人的詩文可以讓我們知道戰爭的恐怖(圖/凡人摸史)

古代戰爭之殘酷,從古人的詩文裡能讀出來「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黃城足今古,白骨亂蓬蒿」,白骨累累,成為戰爭最重要的意象。

而到了近現代,有了影像,人們更直觀地記錄著戰爭,也讓未嘗親歷戰爭者,更痛恨戰爭,一張德軍槍殺兩個蘇聯女兵的照片,讓人體驗著戰爭的極度殘酷,我們又能從這張照片裡看出什麼呢?

這張照片顯示了戰爭的可怕(圖/凡人摸史)
這張照片顯示了戰爭的可怕(圖/凡人摸史)

首先,女人直接上了戰場,我們說戰爭讓女人走開,但女人永遠走不開,只是一般而言,除了護士,女人們總在初佔領後受到侵害,而女人出現在戰場之中並拿槍打炮,無疑說明,那個國家的男人,已消耗得差不多了,需要女人去補充。

誰都不想捲入戰爭(圖/凡人摸史)
誰都不想捲入戰爭(圖/凡人摸史)

再來,人都是怕死的,我們曉得,無數的烈士為了理想、為了後人的幸福生活拋頭顱灑熱血,將生死置之度外,但如果可以不死而又能達成,誰又願意死呢?像這張照片裡一樣,被抓了俘虜,那就是死路一條,最後,女人的痛哭真正顯示了戰爭的殘酷,照片裡兩個被俘的女兵都在痛哭著,她們不想死,但她們知道不能不死,而德國士兵,未必沒有同情之心,但能放過她們嗎,一轉身,她們就會拿起槍來對付他,沒有選擇,雙方都被逼到了死角,只有最簡單的方式,殺死她們。

看完這張照片心情突然變的好沉重,戰爭真的是無比殘酷,打仗絕對是全世界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希望你看完也有自己的感受。

文章來源:凡人摸史

出版編輯:劉家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387659
戰爭未曾終止:沖繩戰後,亡靈如何告慰?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戰爭未曾終止(一):沖繩戰後,亡靈如何告慰?

2015-06-26 18:53:08

圖/美聯社

分享

別於前兩日的綿綿陰雨,6月23日,沖繩天氣大晴,七點太陽就探出頭觀看各地慰靈碑前人們的低頭默禱,晨光灑在他們肩上,像是為他們打氣一樣。活著,就好。

活著,才能對70年前喪命的亡者證明生命的價值。住在系滿市這個南方漁港的的玉城千代,今年89歲,每當她往海邊看去,都有美軍艦隊在海上埋伏的錯覺。1945年,1300艘美軍船艦在沖繩近海聚集,於4月1日當天自中部登陸,宣告了太平洋戰爭中唯一一場美國對日本登陸戰的開始。美軍從北至南,橫掃日本軍隊外,也射殺無辜平民。

美國歷史學家約翰托蘭在《帝國落日》中,是這麼描寫的:「當美軍用手榴彈、炸藥包和火焰發射器去追捕那些躲在洞穴的獵物時,這場戰鬥已經變成一場凶殘的屠殺。」

沖繩,這個離台灣最近的日本國土,本屬中國藩屬,有著自己的王國。牡丹社事件後,日本僭越代討,最後迫琉球藩廢止,於此設縣,1879年,日本正式統治琉球,近二十年後,台灣亦割讓給日本。兩個黑潮帶上的小島,便成為日本發動大東亞戰爭的跳板與太平洋基地。無數沖繩人與台灣人,被鼓動著上戰場,他們到了滿州、南洋,為所謂的祖國,為天皇萬歲而打。沒有人告訴他們什麼是戰爭,也沒有人告訴在地居民戰爭的殘酷。但沖繩人,最終以自己的身骸證明了這一切。

圖/美聯社

分享

見證者的凋零

不敵美軍17萬大軍炮擊,沖繩戰的最高指揮官牛島滿與其部屬終在6月23日於磨文仁村附近集體自決。這場歷時三個月的「鐵風暴」終於結束,美軍取得沖繩的控制權,代價是一座滿是屍體的島嶼──約九十萬人口的沖繩,有超過二十萬人死亡,換句話說,每四個人當中,就有一人死於戰火之下。滅門者甚多,倖存者成為遺屬,而且代代都是沖繩戰的遺屬。

玉城千代算是幸運者。本是漁民的丈夫,當時被徵兵到台灣,三個哥哥亦被徵招入伍。沖繩戰爆發時,她正懷有身孕,為了躲避攻擊,與家人逃難到戰火緩和的沖繩北部山裡;擔心美軍發現,即便生產痛苦難耐,仍不敢發出一絲聲音,當羊水與血水裹著的胎兒落地,她緊緊抱著:「這是珍寶。」兩個月後,戰爭結束,丈夫雖平安歸來,但三位兄長卻再也沒有回來,不知戰死何方。每一年,6月23日這天,子孫滿堂的她都會到碑前默禱,向兄長們報告近況:「我奢侈的生命想分送給你們。」

今年是終戰七十年,表示戰爭體驗者跨過了這漫長歲月,垂垂老矣,日漸凋零,能夠在這天出席慰靈式的,也就少了。但即使身手再不靈活,他們都要一步一步地走到碑前,上個香,對逝去的親人說些話。現年95歲的宮城芳子每年六月,都會對著海邊說:「孩子的爸,你好嘛?我的年紀到了,差不多該讓我到你那邊去了。」當年,擔任海軍的丈夫說完「明天我會回家」並踏出門後,從此毫無音訊,而後某天,一陣爆炸襲來,就坐在她身邊的妹妹當場死亡,她為躲避戰火而出,再回家,已找不到妹妹屍骨。父母與弟弟也在戰爭中死亡。談到自己的經驗,宮城芳子眼眶泛淚:「我不想回憶,也不想再談了。」即使如此,面對記者訪問終戰心得,她仍簡短地答:「戰爭並沒有終止。」

當媒體與各界,紛紛以「終戰」紀念來定位這一年時,大部分的沖繩人都會不斷強調:「戰爭未曾終止。」這回答有很多種指涉,心理層面有,現實層面也有。前任沖繩縣知事大田昌秀便說,「戰後,很多人都會想,為什麼只有自己活了下來?他們至今仍不明白。既然他們讓我留下來的,那麼餘生我就要為這些亡者而活,不能白白死去。也不能忘了他們……。很多心理後遺症存在,畢生都要抱持著這些創傷活著。所以,對經歷過戰爭的人來說,沖繩戰從未結束。」

圖/美聯社

分享

活著是為了傳遞戰爭的殘酷

的確,姬百合平和祇念資料館的創建者們,亦是這麼想的。1945年,兩百多位女學生被徵招為救護隊,她們並不知什麼是戰爭,也不懂自己會經歷過什麼,就只是聽從命令出發,到南部陸軍醫院(其實是戰壕)照顧受傷日軍,在悶熱不通風的壕洞裡,忍著飢餓與惡臭生活著。受傷軍人的哀號不絕,傷口長了蛆,卻只配得掌心一半大的飯糰,再也沒有了。女學生們什麼都做不了。隨著戰火日趨激烈,這些傷兵也被拋棄了,女學生被帶著逃亡,最後收到解散命令。她們茫然失措: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有人繼續逃,有人躲,有人不願被美軍俘虜拿手榴彈自殺。有人失蹤。活下來的只有區區數人。為了紀念自己的同伴,為了將戰爭的殘酷傳遞下去,她們打造了這個紀念館。每每談起這些故事,每每來到慰靈這日,她們會痛哭流涕:「對不起,對不起,我活了下來,為什麼是我活下來,對不起。」

活著的代價是什麼?是日復一日地回想戰爭的恐懼,失去親友的痛楚,擔心戰爭再次發生。反覆折磨、拷問自己,離不開戰爭的陰影。於是,活著,就是要告訴子孫,不要參加戰爭,不要再讓骯髒的軍靴踩在這塊土地上。

但無奈的是,從美軍踏上沖繩那天起,他們再也沒有離開過。不只沒有離開,只佔日本國土面積0.6%的沖繩,集中了74%日美安保體制下的美軍專用設施,甚至繼續打造新的軍事基地。戰爭從未結束,二次大戰之後,還有韓戰、越戰與中東戰爭,每當戰爭發生,美國軍機就會在沖繩頻繁起降,人口密集的普天間、宜野灣、沖繩市一帶,總被軍機隆隆作響聲音圍繞,70年前,沖繩人被迫捲入戰爭,今日,沖繩又間接參與了世界上各種戰爭。

「沖繩從沒有離開過戰爭。」70年前牛島滿司令官自殺處,民眾橫屍遍野處,今日已建起了一座和平紀念公園,約有三百多座慰靈碑在望著海的小丘上樹立。每到6月23日慰靈日這天,全日本戰爭遺屬都會來此追悼亡者,每任日本總理也都必須到場。今年,決議擴大集團自衛權的現任首相安倍晉三自然也要出席,不同過往,忍無可忍的沖繩人以激烈標語迎接他。各種反戰、反基地標語樹立在和平紀念公園門口:「安倍首相沒有資格參加慰靈祭。」他們要求他廢止戰爭法案,並嘶吼:「不要打造戰爭出擊的基地!」

「沖繩還在戰爭當中。」遠從東京來的一群年輕人,身穿同樣的灰色T恤,衣衫背後印上日本憲法第二條的字句:「戰爭放棄。」他們不曾參與戰爭。

圖為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席沖繩追悼儀式照片。 圖/美聯社

分享

安倍滾回去

而曾經經歷戰爭的長者,在烈日下,群眾間,堅持拿著旗幟,與身穿藍色制服的警察對峙。這些年輕人站成一排,防止民眾越界,並聲聲地說:「請不要在這裡聚集、不要在這裡抗議。」長者們聽不下去了,對著這些小毛頭說:「想想七十年前的戰爭,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應該站在誰那邊!」年輕的警察們有的低下頭,有的別過眼,再不說話,但仍執意阻止民眾抗議,屢屢發生不小肢體衝突。當一輛輛警備車開入,沿著大門兩旁排列,為首相開道,民眾的布條與聲音,便不會出現在安倍晉三面前。

日本政府當然也知道,此時的沖繩人乃至於日本,都反對戰爭法案。安倍晉三或許知道,沖繩縣知事翁長雄志會當著眾人的面反對他,但他或許沒有猜到,從議長、遺屬代表,到縣知事一波又一波強硬發言:「每年此時的祭奠儀式,共同追悼亡者的同時,也要發出我們對和平的祈禱與反對戰爭的訴求。」每個六月沖繩各地飄散著線香的味道,到處都回想著對陣亡者的哀悼,與反戰意識,呼喚「唯生命是寶」的和平之聲。

「我們沖繩縣民的眼睛、耳朵和肌膚還鮮明地記憶著這場戰爭的悲慘,我們由衷希望這些在戰爭中犧牲的生命能夠安詳長眠,也十分渴望世界能夠永遠和平。」他們強烈要求遷移美軍基地,並反對新設基地。「憲法前言裡記載著諸國民之公正這樣一句話,按道理這句話首先要求的是國內政治的公正,可是在這場超過想像的沖繩戰結束70年的現在,沖繩仍負擔著大量美軍基地設施。」

「國民的自由、平等、人權和民主主義如果不能被平等的保障,那麼和平的基石也無法被構建。」

「我們所處的世界,還有很多人因為地獄間的紛爭、恐怖主義、差別和貧困失去生命,作為人的尊嚴被踐踏、蹂躪等悲劇依然不斷發生。面對這樣的事實,為了解決對世界和平造成威脅的各種問題,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懷抱著積極追求和平的強烈意志。」

「沖繩的事情,沖繩縣民自己決定!」

這些話屢屢引起台下熱烈鼓掌。而安倍上台發言時,遭到台下冷淡對待,許多人甚至當場對他嗆聲:「滾回去!你沒有資格來。」「說那麼多廢話!」

一個要將自己的年輕人送上戰場的首相,怎麼有資格站在慰靈日的會場上說話?又該如何面對這些無辜送死的亡靈?他如何「慰靈」?

安倍晉三被斥責一事,成為台灣隔日的重點新聞。但彷彿這就是這日的故事,這日的新聞只有這一點。彷彿這場戰爭再無可說。

二戰結束70年,戰爭仍然繼續,反思戰爭也仍在進行。有沒有更深刻的方法,去表明態度,去思考這段歷史的本質,而後更積極地行動?

圖/美聯社

分享

結構的暴力

這一天,當千名遺屬頂著烈日,從系滿市役所步行兩個多小時到平和公園時,當許多人聚集在門口準備對安倍晉三抗議時,當更多人魚貫走到慰靈碑前致意時……,一排長長人龍掛在那霸市中心的櫻坂劇院外,等著看《沖縄うリずんの雨》(英文名:After burn)。這是美國籍導演John Junkerman所拍攝的沖繩戰歷史,透過各方面細論戰爭的影響,並談論社會結構下的各種暴力,而這暴力彰顯處,無不在沖繩體現,例如戰爭,例如美軍佔領,例如性侵,例如軍隊內的性別暴力,例如基地建設……強者以權力欺壓弱者,而參與其間的人往往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麼。

從中國戰場轉移到沖繩戰場的日軍近藤一,當時才25歲之齡,對戰爭沒有想法,在當時的情境下,打到敵人只有歡呼,卻不會意識到自己殺的是人。當他知道踏上沖繩土地時,十分高興,認為自己回國了,卻發現沖繩人的飲食文化在在與他們這些大和民族不同,語言也不同,其實不能真算是日本人,卻因日本之故而捲入這戰爭,「戰後想了又想,真的覺得我們犯了很大的過錯。」(《帝國落日》中也載明,牛島滿自決前,曾嘆了一句:「沖繩人會恨我吧。」)

而美軍那方對自己的勝利喜悅嗎?「我們那時只想打倒日本。」從幾位打過這場仗的美軍口中可知,他們也有創傷,一名美國軍官就說:「回國後,我完全不和任何人談這段經驗,說了對方也不會相信。例如,美軍殺了老人跟抱著嬰兒的女人。他們夜間逃亡時,我方對他們丟炸彈。為什麼我知道呢?因為我的任務是埋葬屍體,所以,我看到了這些僵硬的屍體。我忘不了,絕對無法忘記這些畫面。」

圖/美聯社

分享

當然,也有不殺人的時刻,只是,當美軍勸降,人民寧可自殺。「有傳言,美軍會把我的耳朵鼻子切掉。」一位老太太說,很多人寧可繼續躲著,也不敢走出洞穴,甚至還有個女孩對她母親說:殺了我吧,我寧可死在你手上。

於是,也有許多人死在自己投擲的手榴彈下,而非敵軍手中。一位美國軍人說,當時他們呼喚躲著的人走出來,一名男子走出來後,用手比著頭,拼命表示斃了他吧,「他們很像接受了徹底的思想教育,叫他們必須要死。」

戰爭是什麼呢?沒有人知道,卻被教育著該為天皇送命,要忠於祖國。但這是什麼意思呢?未曾了解這到底是什麼的年輕學子,就在戰場上迅速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而逃出來的、投降的,則踩過遍地屍體,身體心理幾乎崩潰。

這是戰場。戰後,美軍統治沖繩,以權威的、勝利者的姿態,目中無人,亦無法治。不知從那兒得來的消息,他們被告知,沖繩的賣春女與美軍人數一樣多,於是想要就可得手,讓許多女子無由遭到性侵。他們亦認為,自己是來保護沖繩的,於是女子友善一笑,就可以伸手。或許是誤會,但沖繩女子一直忍耐,直到1995年,一名12歲女子遭三名美軍性侵而死,引發全沖繩怒火,反基地運動由此而起。過往,所有性侵都無法被起訴,這次終於讓這些罪犯被判七年徒刑。導演訪問了其中一名犯人,這名犯人十分後悔,說在當時那樣的狀態不知自己做了什麼,每每想起都是一場惡夢。但性侵害只在美軍與當地人身上嗎?不,軍隊中也發生。「強暴事件的本質只是士兵的罪惡嗎?不能這麼單純地認為,這是社會結構的問題。」

強對弱,不只個人對個人,一方對一方,還有國家對國家。對沖繩人來說,基地蓋在他們土地上,亦是玷污。他們想主張他們的權利,他們要主張他們的權利。他們想要忘記戰爭,他們渴望戰爭真正在這塊土地上終止。他們祈求世界不再有戰爭,不再有任何強欺弱的惡事。

這或許才是真正的慰靈,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鳴人堂facebook專頁: 

阿潑

認得幾個字,上了幾年學,打了幾份工,寫了幾本書,出了多次國。認得了這些國字,就寫了那些國字。著有《憂鬱的邊界:一個菜鳥人類學家的行與思》、《看不見的北京:不同世界 不同夢想》 。FB:島嶼無風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343219
願世界和平,平等分享。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四歲,知道有死亡,有死亡的恐懼,學會舉手投降才有機會生存。

今天是四月四日兒童節。

願世界和平,平等分享。

日前網上流傳一名敘利亞的4歲女童,誤為相機是槍械,對著鏡頭做出「投降」姿態,今日《每日郵報》報導,紅十字會義工Rene...
NEWS.MEMEHK.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309572
報復飛官遇害 約旦將處決女炸彈客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報復飛官遇害 約旦將處決女炸彈客

2015-02-04 04:52:53 中央社 安曼3日綜合外電報導

約旦日前一場遊行上,飛官卡薩薩巴(Maaz al-Kassasbeh)妻子情緒激動。 美聯社資料照片

分享
法新社報導,一名約旦官員今天表示,約旦將於4日處決伊拉克女炸彈客、死囚蕾莎薇(Sajida al-Rishawi),以報復伊斯蘭國(IS)謀殺所俘虜的約旦飛行員卡薩斯貝。

約旦飛官卡薩薩巴(Maaz al-Kassasbeh)與伊拉克女子蕾莎薇(右)。 美聯社資料照片

分享
這名要求匿名的安全官員表示:「伊拉克人蕾莎薇的死刑將於黎明執行。」

他也表示,約旦將對一群攻擊約旦利益的聖戰士執行死刑,從蕾莎薇開始。

伊斯蘭國曾表示願意以卡薩斯貝(Maazal-Kassasbeh)交換蕾莎薇。

蕾莎薇生於1965年。2005年11月,她和丈夫及其他同夥在約旦首都安曼,經常有外國人光顧的飯店,發動多起自殺式炸彈攻擊,導致60多人喪生。

爆炸案中,大多數受害者都是約旦人。多名巴勒斯坦官員也在事件中喪生。遇難者中有3名中國大陸軍官,另有1名大陸人受傷。

約旦軍方今天證實薩斯貝已遭殺害,並表示伊斯蘭國好戰分子殺害卡薩斯貝,約旦軍方將會採取報復行動。

軍方發言人艾馬利(Mamdouh al Ameri)上校在電視轉播的聲明中說:「報復的規模,將會和襲擊約旦的這項災難一樣大。」

約旦政府發言人則表示:「約旦的回應將會撼天震地。」

約旦國王阿布杜拉(Abdullah)為此特別縮短訪美行程。

電視聲明說:「國王陛下,武裝部隊最高指揮官,在英勇飛行員壯烈成仁的消息傳出後,已縮短訪美行程。

卡薩斯貝的親屬告訴路透社,約旦武裝部隊首長已告知卡薩斯貝的家人:卡薩斯貝已被殺害。

約旦國營電視台報導,約旦政府今天證實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好戰分子已於元月3日殺害卡薩斯貝。

國營電視台播放「烈士飛行員卡薩斯貝」的照片,螢幕上橫著黑帶,同時播放愛國音樂。

法新社稍早報導,伊斯蘭國今天公布一段影片,據稱影片中是其去年12月所俘虜約旦飛行員遭活活燒死的情形。

這段在網路上公布的22分鐘長影片,顯示一名據稱是約旦飛行員卡薩斯貝的男子,在鐵籠中被火燄吞沒。

影片一開始顯示卡薩斯貝坐在桌前,討論盟軍對伊斯蘭國的行動,背景投射西方和阿拉伯盟軍的國旗。

然後卡薩斯貝穿著橘色連身衣褲,被穿著迷彩服的武裝和蒙面伊斯蘭國戰士包圍。接著鏡頭切換到他站在籠子裡,似乎被澆上汽油。

路透社稍早報導,伊斯蘭國支持者在社群媒體流傳照片,照片據稱顯示約旦飛行員卡薩斯貝被活活燒死的情形。

路透社無法立即證實所流傳5張照片的真實性,這些照片顯示一名男子站在黑色籠中被烈焰焚燒。

卡薩斯貝所駕駛飛機去年12月在敘利亞墜毀後,一直遭到伊斯蘭國俘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270757
路仁教授: 戰火中的愛人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路仁教授

戰火中的愛人

2014/12/23 00:30:25瀏覽155|回應0|推薦2

【文/路仁教授】留言請至 路仁教授網站

〈這是最近1則,被美國紐奧爾良的博物館,所收藏的真實故事。〉

「請任何發現這本日記的人,轉交給我的初戀情人,她的名字叫Laura Mae Davis Burlingame。」

2014 年4月24日,90歲的印第安納州老婦波琳,在紐奧爾良的博物館,參觀二次大戰遺物時,從玻璃窗看見她年輕時的相片,黏在一本泛黃日記本,又看見舊情人遺言的字跡時,淚如大雨般落下,瘦弱的手緊貼著玻璃不放。

70年前,瓊思是高中籃球隊風雲人物,波琳是美麗的拉拉隊員,兩人成為令人稱羨的情侶。戰火的號角聲,呼喚瓊思到東亞,在分離時收到波琳送的日記,希望他能記下相思之情,戰勝後帶回美國。

在苦悶又緊張的戰場,瓊思每天都依約寫下心情,與對女友的思念,直到在一次太平洋戰區的前線作戰中,被日本狙擊手擊中,於傷重嚥下最後一口氣前,留下日記本上的遺言字跡。

瓊思的遺體與遺物被送回美國家鄉,過於傷心的家人,未發現日記所夾的遺言字條,將他埋葬後,將日記與其它遺物都鎖進箱櫃,後來則捐給博物館收藏、展出,以紀念戰爭的淒涼。

波琳後來嫁給了瓊思的好友,他如瓊思一樣地關愛她,並陪她走到了子孫滿堂。只是,隔窗看見初戀情人的字跡,波琳的思念仍無止盡地沸騰,她哭請求博物館管理員打開窗,讓她翻閱日記本,管理人員拿出白手套讓她戴著,小心翼翼地將日記交給她。

「難以置信!我這是在博物館任職幾十年來,第一次看到展覽文物上寫著名字的本人,並且要求看文物,」管理員說。老婦一遍遍地翻,直到博物館要打烊,仍捨不得離開。

直到博物館人員允諾,會將整本日記掃描,製作一本精美的複本給她,她才破涕為笑。90歲阿嬤的淚水與微笑,穿越70年的漫漫歷史,夾雜著太多感傷又感動的痕跡。

愛人

 若Flash無法播放,點此聆聽朗誦

詩詞創作/路仁教授  音樂創作/路仁工作室鋼琴曲100號

在槍林彈雨中
我躲在斷垣殘壁後
想著妳,愛人
能不能再相見

當妳流淚的時候
我只能徘徊在沙塵中
遙想著,寄出的信紙
有沒有解妳的憂愁

我在異鄉的牆角取暖
讓寒風吹動孤寂的號角
搜索著妳記憶的影子
尋找舊日的溫暖

愛人啊,我只能如此祈禱
和平的鴿群提早飛翔
載我回到妳身旁
拭妳的淚,化成歡笑



�X�B:戰火中的愛人 - 路仁教授談教育 -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mybook678/19778882#ixzz3Mf6AMMdI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256516
伊斯蘭國擄數千女 迫嫁聖戰士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伊斯蘭國擄逾千女 迫嫁聖戰士

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激進分子在伊拉克擄走超過1500名亞茲迪(Yazidis)婦女,並脅迫她們與俘虜自己的戰士「成婚」。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辛賈爾鎮(Sinjar)目擊者表示,受到蓋達組織(Al-Qaeda)啟發的伊斯蘭國戰士,將年輕女性與其他人口分開,以巴士或卡車將多數人載離當地。

此舉據信是為了要將她們獻給伊斯蘭國戰士為妻

伊斯蘭國聖戰士在短短兩週內,已在伊拉克北部綁架多達3000名婦女與女孩,數以百計男性則因拒絕改信伊斯蘭教而遭槍決。

這些綁架事件,似乎是發生在居民武裝對抗伊斯蘭國的村莊內,這些女性被帶往伊斯蘭國控制的辛賈爾山以東塔阿法市(Tal Afar)。

大約有20萬人逃往伊拉克庫德族地區避難,其他人仍留在山區。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高級顧問羅維拉(Donatella Rovera)告訴法新社:「受害者遍布各個年齡層,從嬰兒到老翁與老嫗都有。」

羅維拉說:「他們似乎將整個家族成員和所有未能逃離的人都擄走。我們擔心,男性可能已遭處決。」

木賈馬札奇拉村(Mujamma Jazira)的索羅(Dakhil Atto Solo)說,他有兩名女性親戚被綁架;他還說,居民試圖抵抗伊斯蘭國攻擊後,便發生了綁架事件,「我們當然奮力保衛我們的村子,但他們的火力比我們強大得多」。

他說:「我們只有卡拉希尼柯夫突擊步槍。他們處決了300名男性,並將女性押往監獄。如今只有神救得了她們。」

【2014/08/18 中央社】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221&aid=5171346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