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修練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菩堤心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修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人間法 人情事故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峻不回來吃飯】 ~~ 黃春明~~洪蘭
 瀏覽39,374|回應4推薦2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泥土‧‧‧郭譽孚
林秋玲

黃春明的兒子黃國峻也是位作家,在去年三十歲的時候自殺,

他的朋友,作家袁哲生也是自殺,今年。
短短的一首詩, 讓人看得心酸。
為人子女的都好好看一看,應采靈的女兒如果有看過,

她就知道結束自己的生命,懲罰的未必是負心漢而是父母。

 

【國峻不回來吃飯 】 ~~黃春明~~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就沒有等你,


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回家吃飯」一向是歸屬感的指標,八○年代在美國看過一個片子《歸心似箭》,

 
一個傷兵脫了隊,千山萬水就為回家,家的吸引力比地球磁場還強……

我平日習慣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因為吃飯時,口在忙,手在忙,
 
但是眼睛是閒著,邊吃邊看的話,全身器官都不浪費。
 

所以我一向是充分利用時間,嘴在努力增加我身體的營養,眼睛在努力增加我大腦的營養。

那天,正在啃饅頭時,眼睛在聯副上突然掃瞄到「黃春明」三個字。

 

黃春明 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人,因為他擇善固執,為理想,有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
 

所以我立刻集中注意去讀他的東西。
 
讀完,難過得不得了,連嘴裡的一口饅頭都忘了咀嚼。
 

天下想要自殺的孩子都應該先來看一看這篇〈國峻不回來吃飯〉的小詩。
 

看看一個作爸爸的人如何用日常生活的語言輕描淡寫地說出心中無可言喻的痛。
 
我小時候看〈販馬記〉李奇哭監時,
 
有一句「人生三苦:幼年喪父,中年喪妻,老年喪子」。 

黃春明不老,但喪子之痛不論任何年齡層的感受都一樣。
 

這篇文章是生命教育最好的材料,真該收入國文課本,讓所有孩子都讀到。
 


詩一開始說,「國峻,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我就先吃了,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不知道的人讀起來沒什麼感覺完全是爸爸在跟兒子說話,但是知道的人, 悚然一驚,因為國峻用他的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是永遠不會再回來吃飯了。
 
爸爸比較能接受事實:知道你不回來,所以我就不等你,先吃了。
媽媽卻是無法承受這個打擊,滴水不沾,家裡的米不但沒少,放久了,還變多了,多了些象鼻蟲。看到這裡就讀不下去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哪!

再下去,「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孩子不在了,作母親的也就沒有燒飯的慾望了。
 

大部分的中國母親都是為子女而活,挽著菜籃上市場時,想的都是孩子愛吃什麼,先生愛吃什麼,所以爸爸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是為兒子燒飯的,兒子不回來, 媽媽就什麼事也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
 
我想起我要考大學聯考時,我媽媽很擔心我會在考試時生病,影響考試成績,那時台灣還沒有冷氣,夏天天氣熱,晚上都是開電風扇睡覺,母親擔心我吹電扇不蓋被會著涼,所以一直交代要蓋被,因為她先睡,我後睡,所以母親常常晚上睡一睡爬起來看一下,有沒有踢被睡,專心做功課時,會被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一跳,忍不住抱怨,叫她不要管我,母親總是說「媽媽生下來就是要管你們的」。
 

看到黃春明的詩才了解,的確,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了孩子忙的,沒有孩子,也就沒有了人生目標,什麼都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

第二段說「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口氣有點哀怨
 

如果一個兒子一年都不回家吃飯,父母是要埋怨的,
 
可是誰想到國峻去的是一個有去無回,不可逆轉的旅程呢?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黃家的炒米粉是有名的,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這麼輕描淡寫的幾個字「不回家吃飯」,讀起來卻是這麼的傷痛。


不回家吃飯了,不是不想回家吃飯,而是再也回不來吃飯了。
 
自殺的朋友,在投環的那一剎那,有沒有想過再也不能回家吃飯了呢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就沒有等你,也故意不談你,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一個永遠是空的位子,父母是觸景傷情,怎麼吃得下飯呢?
 

朋友笑他愛吃醋,飯菜都加了醋,
 
黃春明說「天大的冤枉,望著那個空位,叫誰不心酸?」
 

兒子永遠地不能回來吃飯了,山珍海味,對父母來說,吃到嘴裡都是滿嘴的辛酸。
 

看到這裡,國峻,我想拿大杖揍你,你怎麼可以對你的父母做出這種事呢?
 

你難道不知道死者已矣,生者長戚戚嗎? 
 
 

你何忍讓你的父母身受這種思念的煎熬呢?
 

要知道那個心中的空位是沒有人可以替代的。

所有動過自殺念頭的朋友,請把這首小詩剪下來,放在你的皮夾裡,


當你想做傻事時,拿出來看一下,你以為你瀟灑地走了,你沒有。


相信我,你沒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688618
 回應文章
留住那不可抹滅的溫暖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這位好嗎?"我問貞

曾經有一位六十多歲的媽媽 ,每天都打電話給女兒。 她聽到的總是語音信箱的留言:“對不起,我現在很忙,有事請留言哦!”那活潑俏皮的聲音,讓媽媽禁不住笑容滿面。 明知女兒不在電話那頭,她仍會慈愛的回答:“好,你去忙,媽媽明天再給你打!

 

 

而事實上,這聲音的主人已在一年前因車禍去世。 這句熟悉而親切的留言,是母親找到女兒的唯一方式。 它像一把神奇的鑰匙,可以隨時開啟一扇通向秘密花園的門。 那裡,盛開著有關女兒所有溫柔的記憶。

 

女兒走後,這個手機再也無人使用,可母親仍然按時繳納月租費。每天聽著這句留言,她覺得女兒並未遠走,還在從前的那家公司上班。

 

母親彷彿就坐在女兒身邊, 微笑的看著她,看女兒靈巧的手指敲擊著鍵盤,看女兒在會議室與同事侃侃而談,看女兒將一份文件放進複印機……在這甜蜜的遐想裡,母親捱過了漫漫的長夜,捱過了一寸一寸的疼痛。

 

可是,有一天,當她又習慣性的撥打這個電話時,那個留言竟消失了!她聽見的是對方已關機的提示音。驚慌失措的母親,就好像失去了整個世界。

 

她東找西找,找到了女兒手機的客服電話。電話接通的一瞬間,她淚已滿面,語不成句。 對方聽明白她的問題後, 耐心的向她做了解釋。

 

原來,電信公司已通過簡訊告知客戶,語音系統即將升級,請大家將舊的語音留言與歡迎詞,轉換到新的系統保存,否則會消失。 而這位母親從未看過手機簡訊,所以在新系統上線一周後,她失去了這個珍貴的留言。

 

母親徹底崩潰了:“這是我過世女兒的留言,以後,我該怎麼辦……”這位六十多歲的老母親哽咽著,像個無助的孩子 。

 

客服人員立即將此事通報給上司,上司又迅速匯報給公司資訊部門。工作人員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從數百萬用戶的上百萬個舊的語音信箱中,找到了她女兒的錄音。

 

他們立即開始研究,如何讓原音重現。工作人員用原始的方式,將這句話轉錄出來,匯入新的語音系統。

 

日夜盼望的母親,終於又聽到那活潑俏皮的聲音。那一瞬間,她開心得笑起來:“聽到了!聽到了!”彷彿那個乖巧的女兒 ,又親暱的依偎在她的身旁,一伸手,就可以抱到她。

 

為了永遠不再遺失這條寶貴的留言,公司人員將這段錄音拷貝到光碟裡,贈送給這位母親。

 

也許我們都是普通人,無法阻止地震、車禍、海嘯的發生,可我們能夠用持久的耐心和綿密的關懷,去縫合一位母親破碎的心,留住她的溫暖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4612356
女兒留學 父親8年寫3028封信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林秋玲

女兒留學 父親8年寫3028封信

  • 2011-01-13
  •  
  • 旺報
  •  
  • 【記者陳秀玲/綜合報導】

     在教育家憂慮於中國的孩子「父教缺失」的今天,在網路上出現一個擁有數千名成員的小組「父母皆禍害」的現代,上海一位名叫朱良俊的父親,寫給遠在德國的女兒,8年家書、每天1封,至今共3028封信、540多萬字,最長的1封寫了近8000字,歷時8小時。

     《解放日報》報導,這是一位不可思議的父親。2002年9月27日,朱良俊的女兒朱橙佳登上赴德留學的飛機。那年,女兒不滿17歲。朱良俊開始給女兒寫信,每天1封,決定寫滿10年。朱良俊表示,女兒一走他以前感到的充實和快樂在哪?困惑中他想到了寫信。所以給女兒寫信,並非是女兒需要。

     他女兒第一次暑假回家重回德國時,他把積累的信存到行動硬碟讓她帶上,對她說:「你願意看就看,以後當你做了母親後再看也不晚。即使你永遠不看,也不影響享受並擁有這樣的過程。女兒如此每年一『讀』,到2005年暑假後,女兒不再讀他的信。」

     朱良俊的女兒去德國2年多後,給她父親發回最長一封郵件共1000多字,朱良俊回信寫了近8000字,歷時8小時,是他最長的一封;不僅如此,他還把女兒赴德之後所有的短信(簡訊)都打字保存。在朱家書房,所有的父女通信、短信,均如檔案成冊,每2月裝訂一本,封面上的保管期限寫著「永久」。

     朱良俊的女兒朱橙佳表示,沒想到信的數目已增加到3000封。她也像局外人一樣很佩服父親,還有更多的感動,但過多的愛對她而言確是一種壓力。對於拒帶家書行動硬碟原因是發現他從教育學者或者父親的角度來描述和評價事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4411411
老山雞看天下: 父親的心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林秋玲

這篇父親的心, 將為人父母的心情, 寫得入木三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4409298
報平安 ─ 黃國峻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林秋玲

報平安

◎黃國峻 (2003.04.26)

    啟稟母親大人:

   媽,我沒事,請不要再來這裡探望我了,否則人家會以為我們是「老少配」,那會讓我很難堪。還有,不要再送煎餅來了,被護士恥笑只會讓我的病情更嚴重。

   醫生建議我用寫信來抒發情緒,所以我是被強迫寫這封信的。決定寫給妳,是因為我和朋友之間沒有寫信的習慣,他們認為信太正式了,往往會為了可讀性而言不由衷,我們這一代比較喜歡用講電話的方式溝通,一句來一句去,有一點像戲劇,我們沒有意識到「表達」是什麼,沒有特定的方式或時間,因為隨時都在表達。例如我的酣睡表達出了我的疲倦,我買的低腰牛仔褲訴說了我的自卑,我吃的零食顯示著我對孤獨的藐視。總之,其實我並不想寫信給妳,媽。

   我本來是寫給六姨媽,但是她在國稅局上班,我在信上會忍不住一直批評財政部長的政策和髮型。我很感謝阿姨,她以前常鼓勵我去玩搖滾樂,也許她有嬉皮的靈魂,想要藉我來達成夢想。可是沒辦法,我才要去上第二堂電吉他課,沒想到吉他老師就在家中開槍自殺了,享年二十九。後來學費雖然有退還,但是錢還是全花在參加葬禮的西裝上。我告訴阿姨,也許音樂只是個夢想,而且多半結局只是夢遺,很感傷,這妳不會了解的。

   目前醫生正在教我:如何看見事件的光明面。他讚美我的憂鬱症非常有詩意,具有一種奧地利式的虛無美學,還說我的自卑感充滿了存在主義色彩的傾向。妳見過這樣安慰人的嗎?他甚至讚美住我隔壁的鐘樓怪人,說他的歪嘴邪眼很有個性,說他的駝背背負著人類的罪孽。我覺得根本是胡扯,他們只是想藉著我們這些精神疾病來不斷擴充醫學的領域,他們甚至認為「解放神學」顯然是大腦先天缺乏某種傳導物質所引起的幻覺,老天,反對這個說法的哲學家們為了辯駁,到現在還在想辦法弄懂一堆醫學專有名詞。

   瘋狂是自身的一部分

   媽,我現在不想自殺了,因為我很怕被別人亂解釋我的死因,我認為葬禮完全被活人利用了,是對死者很沒禮貌的打擾,硬是要搞得迎合某種核心價值。我寧願自己的屍體被獅子吃掉。所以,媽,別再打毛線背心感動我了,我沒事,否則再擔心下去,反而換妳得憂鬱症了,妳應該試試去學交際舞的。我前天認識一個躁動症患者,他是一個拉丁舞老師,他整天都很興奮,抓著護士就不放,一下跳森巴,一下跳恰恰,搞得護士們差點重演歌舞片「萬花戲春」當中幾個經典場景。醫生為了抑制他的興奮,一直播放二次大戰紀錄片,和柏格曼的電影給他看。

   另外,護士把不少抗憂鬱的藥,偷偷加在巧克力奶昔中給我喝,結果現在我雖然心情愉快多了,不過同時我的體重也胖了二十幾磅。這一胖,讓我更憂鬱了,而且我開始有疑心病,一直懷疑人家怎麼做就是在治療我,認為人家是瞞著我,並且,我一想到自己是個要靠藥物(與治療)才能快樂起來的人,我就快樂不起來,既暴飲暴食又不吃不喝,搞得我的胰島素像台幣匯率一樣波動。媽,我想也許我的瘋狂並未消失,但是我已經能接受瘋狂是自身的一部份這個事實了。

   有時我很好奇你們以前所過的苦日子,到了我們這代真的結束了嗎?艱苦教妳知足,光是賞月看星星就能歡度約會的時間,但我的女朋友才不信那套,她唯一欣賞過的免費景象是火災現場,她覺得消防隊噴射的水柱很煽情、很浪漫。媽,妳要同情她,因為她的大腦被染髮劑中的化學成分腐蝕了,而且我不能勸她別染了,因為她認為:如果她沒染髮,而我還會喜歡她,那她就會認為我沒眼光,很遜。反正妳不會想了解這種事的。

   所以妳現在知道我為什麼不想和她結婚的原因了吧。我認為婚姻和當兵沒有什麼兩樣,都一樣要按時歸營,一樣要服從長官,一樣要……跑五百障礙(指去大賣場購物),唯一不同的是,當兵是白天出操,結婚是晚上「操出」。抱歉,我不是故意這麼放肆,妳知道,婚姻失敗比單身更難受。現在的離婚率大概有百分之……天曉得,也許跟金融大廈的樓層數一樣高,值得欣慰的是,其中有不少人是多次離婚的。這不是重點,我有一次和女朋友玩一種新式的接龍遊戲,規則就是:我說出一個好萊塢女明星,對方就要接上,哪個男明星在銀幕上和她接吻過。

   我要說一個卡夫卡式的故事

   「薇諾娜瑞德,上帝保佑。」我說。

   「伊森霍克,那部叫什麼bite,有沒有。」她回答。

   「葛尼斯派特羅,那部叫great什麼的。不,等一下,她和太多人接吻過了,我要換一個,烏瑪瑟曼,不只銀幕上他們私下也接吻。」

   「還不是一樣,反而更好接。勞勃迪尼洛,那部mad dog and誰有沒有。」

   「簡直送分,好吧,回敬妳。莎朗史東,casino對吧。」這個遊戲玩到最後,我們發現,整個影劇圈的人全都互相接吻過,有的甚至和海豚接吻過。這正反應出整個現實中兩性關係的狀態,沒有長久容忍這回事,任何人都會為了玩伴女郎或健身教練這類人,暫時把戒指拔下來的。

   沒錯,家庭的價值是無法取代的,但自由也是。妳不就是為了我的成長被關在家裡一輩子嗎,也許妳覺得這樣很安分;沒有冒犯的意思,但是我認為「家庭」的形式在改變,只要覺得哪裡像家,哪裡就可以是家,這樣說也許是我的頭腦有點一氧化碳中毒,但仔細想想,誰又不是呢?

   我要說一個卡夫卡式的故事:一個外科整形醫生,他把一個醜人變得很漂亮,結果從麻醉中醒來時,她突然認不出這是自己,而且她的朋友與家人都拒絕相信她是從前那個人,於是大家報警把她抓起來。在受不了重重逼問下,她竟然承認自己殺死了那個人。這就是我要說的,人生是荒謬的,而且觀眾本身又是劇中的另一個演員,一切都是錯亂而卻又恰如其分。

   媽,妳是個好人,有時候我真希望我們不是一家人,這樣我會更容易與妳溝通。說這些,只是想讓妳知道,我一切平安,真的不要擔憂,我會再寫信的。補充一點,前天有一個護士幫我注射藥物時,居然批評我的屁股太扁,針很難打,老天,她可能現在正在休息室和同事嘲笑我的屁股,我可能永遠沒辦法約會了,接龍遊戲玩到我這裡就斷了,所有人都在看著我,真糟,我得趕緊找個人接吻才行,當然這只是個比喻。就寫到這裡,可以嗎?祝福,兒子敬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890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