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修練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菩堤心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修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版務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緬甸和尚死而復活
 瀏覽7,400|回應14推薦2

蔚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菩堤心
蔚思

﹡我的早年時光
你好,我的名字叫阿瑟.皮安.欣邵.保羅(Athet Pyan Shinthaw Paulu),我來自緬甸。

我於1958年出生在緬甸南部的伊洛瓦底江(Irrawaddy)三角洲的伯格勒城(Bogale)。我的父母就像大部份的緬甸人一樣,都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們給我取名叫西地平 (Thitpin,是樹的意思)。

我們的生活很樸實、單純。我十三歲的時候就離開了學校,開始在一艘小漁船上工作。我們在一些河川以及伊洛瓦底江流域的溪流中捕捉魚蝦。到了十六歲,我就成為這艘小漁船的船長。那個時候我居住在上緬馬拉揚島(Upper Mainmahlagyon),就在我出生的伯格勒城的北方,此地距離我國的首都仰光西南邊大約100英哩。

十七歲那年,有一天,我們的魚網捕獲了大量的魚群。因為這許多的魚,一隻很大的鱷魚被吸引了過來,它跟隨著我們的小船試圖要攻擊我們。我們非常害怕,於是盡我們所能的快速向著河岸邊猛划。這條鱷魚繼續跟著我們,並且用它的尾巴打碎了小船。小漁船因為鱷魚的攻擊而沉沒,我們當夜就必須乘坐一艘客船回到自己的村莊。

雖然沒有人死於這個事故,但那次的鱷魚攻擊事件大大的影響了我的生命,使我以後不再想要去捕魚了。之後不久,在我十八歲時,父親的僱主把他送去仰光工作,而我則被送到一所佛教僧院出家當和尚。大多數緬甸的父母嘗試將他們的兒子送進僧院至少一段時間,因為有兒子在佛寺修行,被認為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我們遵循這樣的習俗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了。

﹡忠誠的佛教徒
當我十九歲又三個月大的時候(1977年),才成為一個正式的僧侶。根據我國的習俗,僧院中的前輩為我取了一個法號,叫烏.那塔.潘尼塔.阿欣特利亞 (U Nata Pannita Ashinthuriya),當我們成為和尚之後,就不再使用原來由父母所取的名字。我所居住的這所僧院名叫曼德勒.凱卡山.凱欣 (Mandalay Kyaikasan Kyaing),那位前輩法師的名字叫烏.撒帝拉.凱爾.尼.岡.沙亞道 (U Zadila Kyar Ni Kan Sayadaw),烏.撒帝拉是他的頭銜,他曾經是全緬甸最有名氣的和尚。大家都知道他是誰,他被百姓們廣泛地恭敬尊崇為一位偉大的導師。我之所以說他「曾經是」,是因為他已於1983年突然在一次致命的車禍中喪生,他的死亡震撼了每個人,那時我已經當了六年的和尚。

我竭盡所能的試著努力成為一個最優秀的和尚(高僧),同時遵守所有的佛教戒律。有一個時期,我移居到一處墓地,在那裡持續不停地靜坐冥想。住在墓地裡我並不怕鬼。一些僧侶們也用和我相似的方式來修行,為的是確實想要明白佛陀的道理,有些和尚住在深山野林中過著苦修、克己和貧窮的生活。

我試圖拒絕自我的私心和慾望,脫離疾病和苦難,超越世界的輪迴。我試著去達到如此的內在平安與自我實現的境界,以致於即使有一隻蚊子停留在我的手臂上,我就讓它叮我,而不會將它趕走。
幾年來我努力要成為一名高僧,並且盡可能不傷害任何生物。我鑽研學習佛教教義,正如同所有在我之前的祖先們所做的一樣。我的僧侶生涯就這樣持續著,直到我患了非常嚴重的疾病。那時候我在曼德勒 (Mandalay),不得不被送到醫院接受治療。醫生們在我身上做了一些檢驗,然後告訴我說,我同時患有黃熱病和瘧疾。住院大約一個月後,我的情況卻越來越糟,醫生說我已經沒有痊瘉的希望,就讓我出院回去安排後事。

﹡永遠改變我生命的異象
從醫院出院之後,我回到僧院中,由其他的和尚們照顧著我。我變得越來越虛弱,並且陷入無意識的狀態,後來我才知道,自己竟然死了三天。我的心跳停止了,身體開始腐爛,並散發出死屍的惡臭味。我的屍體準備接受火葬,並完成傳統的佛教潔淨儀式。

雖然我的肉體死了,但我記得我的心靈和精神卻是十分靈敏的,當時我是在一個非常強大的暴風雨中,一陣強風摧毀了整片土地,直到沒有任何樹木或其他東西存留著,只剩下一大片平坦的曠野。我沿著這個曠野非常快速地走了一段時間,在那裡四處都沒有人,只有我獨自一人。後來我橫越過一條河,在河的對岸,看見了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火湖。在佛教裡,我們對這樣的地方絲毫沒有一點概念。

起初我很困惑,不知道這就是地獄,直到我看見了閻王 --地獄之王 (yama,這個閻王的名字遍及在很多亞洲文化中。譯者註:這個閻王其實就是魔鬼撒但的手下--邪靈) 牠的臉和身體看起來像一隻獅子,但牠的腿長得很像大蛇 (Naga,serpent spirit),牠的頭上長了許多隻角,牠的面目非常兇惡,令我極其害怕。我顫抖著問牠是誰,他回答說:「我是地獄閻王--毀滅者!」

﹡恐怖的火湖
在那裡有個非常可怕的火湖,「閻王」要我注意看那個火湖, 我注視著,看見一個把很長頭髮包裹在頭顱左側的人,他同樣也是穿著僧袍,我又問閻王:「這個人是誰?牠回答:「他就是你所敬仰的『佛祖釋迦牟尼』(Gautama ; Buddha)。」看到了佛祖在地獄裡,使我感到非常地錯愕混亂。

我抗議說:「釋迦牟尼有很好的種族出身,以及良好的道德人品,為什麼他也會在火湖裡遭受折磨呢?」閻王回答我:「他有多麼好都無關緊要,他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他沒有信靠永恒的真神。」

然後我又看到另外一個像是穿著軍裝的人,在他的胸前有一個很大的傷口。我問:「他又是誰?」閻王說:「這是緬甸的革命領袖翁山(Angsan,譯者註:緬甸的國父,他的女兒就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我這才了解到,翁山會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他曾逼迫殘害基督徒,更主要的是他沒有信靠耶穌基督。人們有一句俗語說:「軍人永遠不會死,他們將繼續活著。」但我在這裡卻被告知,地獄軍團有一句格言說道:「軍人永遠不會死,但他們會永遠住在地獄裡面。」

我看見另外一個人也在火湖裡,他非常高大,身上穿著古代武士的盔甲,同時手上拿著一把劍和一枚盾牌,在他的額頭上有一個傷口,他是我所見過長得最高的人,身高約有三公尺(譯者註:六肘又一虎口,參考舊約撒母耳記上17章4節)。閻王說:「這個人的名字叫歌利亞(Goliath),他之所來到地獄,是因為曾經冒瀆永生真神和他的僕人大衛。

我感到很困惑,因為我不知道歌利亞和大衛是什麼人。牠又說:「歌利亞的事蹟被記載在基督徒的聖經裡面,你現在不認識他,但當你成為基督徒的時候,就會知道他是誰了。」

然後我又被帶到一個地方,在那裡我看見富有和貧窮的人都準備吃他們的晚餐, 他們正坐下來要吃,馬上有一陣濃煙出現,富人們盡其所能快速地吃著,以緩和良心的不安,他們也因為那陣濃煙而掙扎地呼吸著。因為害怕失去金錢,他們必須趕快吃,金錢就是他們的神。另外一個閻王來到我面前,同時我也看到一個生物(being),牠的工作就是在火湖的下面添加燃料,以保持熱度。牠問我:「你也要進去火湖裡面嗎?」我回答:「不,我只是在這裡觀察而已!」這個生物在火裡添加燃料的景象實在非常可怕,牠的頭上有十隻角,手中拿著一把在尾端有七支利刃的矛。這個生物告訴我:「沒錯,你到這裡只是來觀察的,我找不到你的名字,你必須從原來的路回去。」牠指示我朝向之前曾經沿路走來火湖的那片荒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002646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看來基督徒的生活樂趣之一就是自打嘴巴
    回應給: Urfriend(antonioyeh) 推薦0


何進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基督徒雖說〔其實我們都以人的角度與有限的資料去了解神?〕但又說〔唯一的祂已透過耶穌成為肉體來到祂所創的地方告訴人類: [日子已進了,我要再回來審判你們不信的人] (約翰福音 12:44~50)〕看來基督徒的生活樂趣之一就是自打嘴巴。基督徒既知世人都以人的角度與有限的資料去了解神,那麼什麼聖經或福音的都是從人的角度所建構的有限資料,基督徒的宗教認知就被限縮於這有限資料裡還一天到晚自以為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3944798
缅甸和尚的真相
推薦0


何進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轉貼:

復活和尚的故事

至少自 2000 初以來,網路上電子郵件中一直流傳著一則戲劇性的故事:「死裏復活的和尚:一個在緬甸的和尚重獲新生的奇妙見證!」

由於CCG在亞洲的事工包括緬甸,我們對於這故事及其真實性很感興趣。

顯然它是藉由一個基督教傳教團體,「亞洲少數民族宣教機構」的催化下得到「生機」,目前這團體名叫「亞洲收穫」(Asia Harvest),總部在美國德州。這團體在新加坡有一個網頁。

[請讀亞洲收穫在收到這份報告後的後續聲明。該聲明在本頁末端。]

有好一陣子這故事在該機構的首頁,後來故事本身自他們的網頁移除,但保留在上的引文鼓勵著人們索取一份該故事的電子郵件。機構提出下面的解釋說明做法上的改變:

「簡訊:許多人問我們為什麼在網頁上看不到這則見證。我們被新加坡政府下令移除故事,顯然他們收到許多佛教徒的抗議。由於我們的網頁主機在新加坡,因此目前我們別無選擇。」

AMO/亞洲收穫對於該故事有如下簡介:
「以下的故事翻譯自一個經歷生命完全改觀之人的錄音見證。這不是一個訪談記錄,也不是一份傳記,而是完全根據這個人自己的談話。當人們聽到這個故事時,不同的人也作出不同的反應。有一些人得著啟發、鼓舞,有些人抱持懷疑的態度,少數人會嘲笑、奚落,也有一些人認定這是一個精神錯亂的人在胡言亂語,或者認為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甚至因而心中充滿了盛怒。有些基督徒反對這個故事,僅僅是因為對這個事件極度神奇的敘述,不符合他們薄弱印像中的那位全能上帝。」


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在簡介中的手法。任何對故事有疑問的人立刻被標上懷疑論者、嘲笑者、或奚落者的標籤,一個充滿暴躁和憤怒、或更糟的,一個對上帝觀念薄弱的基督徒,不相信全能上帝會展現奇蹟。

這可以視為一種流氓和威嚇手段,用以駁回一切對該故事的想法及疑問。對於就如此戲劇性的故事的疑問來說,這不是一個正常或聖經教導的面對方式,這也無法鼓勵人們使用頭腦。

有趣的是,當我們請教AMO/亞洲收穫送我們一份拷貝時 (我們之前雖然有,但這份是直接跟他們要的) 我們也請教一些問題:「當初您怎麼得知這故事,您如何檢查其真實性,這故事對於緬甸的基督徒和教會有何效應?對於佛教社會和當地政府又有何效應,而全世界的基督徒和基督教領袖對這故事又有什麼樣的看法?」

我們沒有收到任何直接或針對任何問題的答案。在故事的簡介中提到...(Yenchin註:CCG接著把「死裏復活的和尚」故事擇要地寫了一下)

這個故事極富戲劇性,並且令許多人印象深劇,它甚至被一份有名的新加坡基督教雜誌「衝擊」(IMPACT) 報導 (六/七月份,四十五頁)。它持續藉由電子郵件的方式流傳。

但它是真的嗎?如果是,那麼它必須被流傳─不論結果為何。但如果它不是真的呢?無論如何繼續流傳?我們認為不行!

值得注意的是這故事有許多版本,其中之一,大約在2000三四月之間流傳的,一開始是一個「摘要」:

「緬甸:佛教和尚死裏復活─三百名和尚轉向耶穌。『1998年的時候,一名佛教和尚過逝了。幾天之後,他的火葬正準備舉行時,他的屍體發出的味道顯示他真的死了!』依據亞洲少數民族宣教機構的報導指出,「我們試著驗證這來自數個來源的報告,並被說服它是真的。」他們寫道。數百名和尚和死者家屬參加葬禮,而當屍體要被火化時,已死和尚突然站起來大叫『謊言!我看到我們的祖先在一種火中被焚燒虐待。我也看到佛和許多佛教高僧。他們都在火海中!』『我們必須聽基督徒們說的,』他繼續說道,『他們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該事件震驚當地,超過三百名和尚成為基督徒並開始研究聖經。復活的人繼續警告大家要相信耶穌,因為他是唯一真神。和尚的錄音帶在緬甸被廣為流傳。佛教領袖們和政府隨即注意到,並逮捕該和尚。自此後他沒再被見過,恐怕被殺了以消音。現在聽這些錄音帶將視同犯了重罪,因為政府企圖消滅這令人震撼的事件。」

2000年十一月十九日星期天,CCG的主持人Adrian van Leen在仰光的一間旅館採訪到「復活的」保羅,在場的還有四名緬甸的基督教領袖。

該採訪引出許多關於整個故事真實性的嚴重問題。

我們的主持人為了確認精確性和公平性,同時因為他必須藉由翻譯人員對話 (三名基督教領袖懂並能說英文),各個問題和答案在記錄前都被再次檢查及確認。

其中一名基督教領袖,一名甲良浸信會牧師,隨著保羅前來,以朋友的身份支持他。那位牧師稍後解釋,他認為保羅沒有死,只是失去意識,甚至可能是昏迷了幾天,然後有一些奇怪的經驗或幻視。自保羅出獄後他一直試圖幫助他,因此認識他已經有一陣子了。

保羅給了我們他的名字 (後來並寫下來,Martura Paul,連同他在仰光市郊一個村中的地址)。他告訴我們 (很明白的,並再次確認)他1966年聖誕節,十二月廿五日於仰光出生,而他是在1993年的五或六月,十九歲時,死在曼德勒 Mandalay)!由於矛盾太明顯,這個問題被問了許多次。他在錄音帶中的故事中聲明他是在1958年出生─然而他一再對我們重申他在1966年出生!他聲明許多次他在1993年中他十九歲時過逝。如果他在1958年出生,十九歲時應該是1977年 (當時,依據錄音帶的故事,保羅才剛成為一名和尚);如果他是在1966年出生,那十九年後應該是1985。這也和他聲稱他1998年過逝有所矛盾,顯然這樣一個聲明是一個謊言並且不是他原版錄音帶的內容!他堅持他的年齡正確,並且他死在1993年!

在我們的採訪/討論中,一名翻譯是一位基督教資深牧師及社群領袖。他曾曼德勒擔任一個相當大的浸信教會資深牧師時,他記得保羅拜訪他的教會並想要告訴他這則故事,而事發當時是1992或1993!

保羅告訴我們他第一次錄下故事是1996年。他只做了一捲錄音帶/拷貝,在一個家用錄音機上。這捲帶子後來被送到仰光的一個錄音室進行複製。

就拜訪曼德勒的牧師 (1995之前)和他自己聲稱錄下見證的1996年顯示,他根本不可能在1998年過逝!


在採訪/討論中他的言詞自相矛盾,同時就他年齡和出生死亡年份來說又和錄音帶的聲明矛盾。

他告訴我們他死了或昏迷三天,然後接著又在棺材中過了三天─也就是顯然他一共死了六天。他確認他和使徒彼得談過話,並受命回到地球。

保羅告訴我們他曾在1997一月到1999十月被關在獄中。

當被告知他的錄音帶有許多版本 (包括許多緬甸人回憶不同版本/細節) 時,他先說不可能有其他版本的故事因為他只錄了一捲錄音帶。但他承認在緬甸流傳的錄音帶中有一些不同之處─他也做了解釋。他只錄了一捲錄音帶見證然後送去給人複製。在複製過程中顯然差異和改變發生─他是如此相信!

他聲明 (並重申) 他的見證令七千明佛教和尚改信基督教!這很明顯地比IMPACT雜誌和「摘要」及AMO/亞洲收穫所提的三百人多很多。

當被問及是否有可能和任一名 (三百或七千) 改教的和尚談話時,保羅說他根本不認識任何一位,或和他們有夠任何溝通!他無法讓我們和任何一名因這故事改信的人連絡。

他承認在他的葬禮中,以及他戲劇性的「復活」時他父母也在場。當被問起他們是否願意和我們談這件事並確認時,他說他們應該會,但他不知道他父親的住處,也不確定母親的所在 (但他知道他們並未住在一起)。他們不確定的所在和政府或佛教的迫害無關。保羅只是對於他們的住處印象模糊。因此他們無法幫助我們確認他的任何宣稱。

當問到是否有基督教會領袖能確認他的故事,或幫助我們和其他因保羅的故事改教的佛教和尚時,我們又一次被告知他根本不認識任何一位。

他告訴我們他沒有參加任何一間教會,或在任何一處教會有成員身份 (在緬甸的基督徒這相當重要。) 保羅告訴我們所有緬甸的教會都拒收他的故事─特別是主流的 (非靈恩派、非聖召會) 教會。他告訴我們聖召會的教會有接受他的故事,但當被問及是哪些時,他承認只有三、四間─並說他只記得一間:全備福音會 (Full Gospel Church)。他也承認他只跟那三、四間教會談過一次,並從未被他們請回去。事實上,沒有一個教會─包括任何聖召會,願意跟他有任何關係─依據保羅自己的說法!

在告訴我們他把他的「見證」提供給三、四間教會,和一些私人家庭後,保羅告訴我們他不再說他的故事,並自出獄後也不再說了,因為會帶來麻煩和壓迫 (可能來自政府,不過他並沒清楚說明)。他不想再給自己、或其他人惹麻煩。

當被問及他從事什麼工作時,他承認自己失業。當被問及他如何謀生時,他說他把他的見證提供給一些家庭團契並接受捐款─而顯然靠這方法賺了不少!這,當然和他之前的話有所衝突,因為他說他只在一些地方說他的故事,並後來不再說以避免麻煩!

在 2000年11月19日整個晚餐、採訪和討論的過程中,保羅對我們的主持人和其他基督教領袖們態度開放。他寫下他的名字和地址並允許拍照 (和公佈)。所有在場的人都試著讓他覺得被接受,問題以非威脅性的方式請教。當晚陪同他而來的朋友也試著幫助保羅並常插話提供建議或試著做一些對他有利的評論。

保羅當晚一直說出和他稍早之前、以及錄音帶中故事的說法相衝突的內容。他一再被請求確認和澄清─結果只更加確定矛盾的存在。他的朋友甚至阻止他幾次告訴他他不能如何說,因為和稍早的聲明矛盾─但沒差─他還是繼續和自己的話衝突。

除了保羅在各見證者面前的矛盾外,還有一些對於他所謂天堂和地獄幻景的嚴重問題,以及AMO/亞洲收穫所做的編輯評論。

AMO/ 亞洲收穫做了許多關於保羅生命一百八十度劇烈轉變的聲明,以及他成為基督的無畏見證者,被迫害,被家人、朋友、和同事嘲弄,並因不願妥協而面對死亡。但一些緬甸的基督教領袖們 (和我們) 的疑問是:AMO/亞洲收穫除了保羅自己的說法外,就這件事還有什麼樣的基礎如此報導?他們有什麼樣的證據?

關於保羅被逮捕和監禁數次的聲明,以及對於他被殺害消音的擔憂─都是高度情緒化的。唯一能確定的 (至少就我們能判定,但未被當局者確認) 是似乎保羅真的在獄中渡過幾年。然而原因卻無從確認。其他的評論則完全不是真的。出獄後,他並未躲起來或神秘消失。他搬到仰光市郊一個村莊,並認識附近的鄰居。他並未致力於隱藏他的身份。

那些住在保羅附近的,並認識他超過十二個月的人都未見任何他被迫害、嘲弄、或赦免的證據。

AMO/亞洲收穫聲稱故事首先由幾名緬甸教會領袖告知他們,同時自被告知後他們「試著驗證這來自數個來源的報告,並被說服它是真的。」IMPACT雜誌報導說AMO/亞洲收穫的發言人聲明指出:「我們相信它是真的因為這些事件有許多見證者。」

CCG 的負責人Adrian van Leen在前往緬甸之前,以及到達後,和數位緬甸基督教領袖談過,尤其是進行跨教會/教派事工的教友,以及許多教派領袖,並採訪保羅本人。他和許多從仰光和緬甸其他地方,正參加勃固 (Bago) 的一個會議的領袖門談過。這些領袖之中來自許多教派,並和全國的領袖們有聯繫。

沒有人能夠提供任何就這故事的真實性的證明。數名領袖,包括那些在曼德勒的,根本不知道該故事任何部份的證據。一些緬甸的基督教領袖都想知道AMO/亞洲收穫所說提供故事的「數位緬甸教會領袖」是哪些人。

事實上,一件事很清楚被指出,如果故事是真的,特別是有大量─三百名,或甚至多到七千名─和尚改信基督教,那消息會很快傳開。雖然政府管制的媒體會打壓這則報導,但基督徒和教會 (特別是曼德勒一帶) 絕不會,或願意,打壓它。它一定會迅速地在教會之間傳開。佛教社會也一定會流傳這故事,為了其他原因。

就「這些事件有許多見證者」的聲稱也被緬甸基督教領袖們否認,他們說他們從未遇過任何一名第一手的見證者,或任何一位親自見過該事件第一手見證者的人。而當被問及此事時,保羅本人也無法提供任何目擊者,包括自己的父母。在場的基督教領袖們絕對會很樂意和任何改信的和尚們談話 (或請在國內的朋友這麼做),他們可能會是見證者,但沒有任何見證者的名字被提出。事實上,在緬甸,沒有人找到任何見證者或證據之類的以支持保羅復活的故事。甚至,連保羅是否曾出家為僧也都值得懷疑。

另外有人指出,保羅宣稱他在地獄看到緬甸國父翁山 (反對黨領袖翁山蘇姬的父親),「因為他逼迫殘害基督徒,更主要他沒有信靠主耶穌」毫無根據。翁山在緬甸歷史和思想史上很有名,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迫害,或殘殺基督徒。

AMO/亞洲收穫邀請「基督信徒們根據聖經判斷 (保羅的故事)」

一位資深緬甸牧師指出,保羅故事中對於地獄的描述,和聖經衝突。保羅的故事也和耶穌所說財主和乞丐拉撒路的故事 (路加16:19-31) 有所衝突。仔細閱讀後,又和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5衝突,之中談到保羅知道基督復活的目擊見證者,換句話說,他能夠找到目擊者見證他聲稱的真實性。緬甸的保羅卻無法指名、指出、或提供任何目擊者證明他所謂的復活,或因他故事改信者。

「復活的保羅」故事在緬甸知道的不少,而且他不同版本的錄音帶也在流傳。但在緬甸幾乎沒有人,特別是基督教領袖們,相信或接受這故事。它毫無證據。保羅在緬甸的人來說,不過是個有困擾的人。他曾對緬甸的基督徒們造成困擾和麻煩,並還帶給部份基督教社會一些恐懼。數位在緬甸遇過或認識他的人,都認為他須要看醫生或諮詢師。可悲的是,他在緬甸,肯定不是一位無懼、堅貞的耶穌基督見證者,靠其見證在轉化佛教徒,壯大教會,或帶給上帝榮耀。

這整個傳奇其實更複雜。一些緬甸人 (或有親朋好友在緬甸的) 相信,數名不同的人似乎,或顯然,自稱是復活的和尚,至少一位老人,以及一位年輕人。

不管這悲哀的傳奇真相為何,緬甸的許多信徒、和牧師及教會領袖們,沒有嚴肅看待這故事,並認為它對於該國的基督社會成長毫無價值。

我們相信,若這錄音帶故事在文字化之前被仔細檢驗,它也許不會被發行。

(在亞洲收穫收到一份這則報告後他們移除了所有關於這故事的引用並停止發送相關電子郵件。他們會做出某種對於他們原本宣傳該故事的聲明。我們將很樂意將這聲明附在這份報告後面)


Yenchin 後記:
依我看,亞洲收穫不過是敷衍了一下,之後又故技重施,CCG這則報告後面完全沒有他們的聲明,顯示亞洲收穫什麼聲明都沒做,而且如果上亞洲收穫的網頁...赫然還可以看到「死裏復活的和尚」的連結,只是他們沒有直接連在他們的主機,而是連出去到一份基督教雜誌上,證據如下:

亞洲收穫官網,點上面 "Testimonies",下面一串,就會看到 "The Monk who came back to Life",點下去連不出去,但找到主機就會發現是「南印度教會」(The Church of South India), 對照亞洲收穫連結的網址,就可以找到南印度教會新聞報,卷二第廿四期。

這種做法,跟不認錯地繼續重覆一個謊言,有差嗎?

可悲嗎?很可悲。直接從源頭踢爆的東西,就這麼活生生地繼續在網路上流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3944778
其實我們都以人的角度與有限的資料去了解神
推薦0


antonioyeh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我們都以人的角度與有限的資料去了解神,不只如此往往我們人與人之間也是。
以為我已猜透你的一切。有一個很有趣的貓與狗的差別說法,狗看到人覺得主人(我們)
一定是神因為他能共應我所有所需,我很感激他因為主人無條件的很愛我。那貓則說,
我一定是神因為人奉我,服事我。
其實朋友們,我們週遭的物,宇宙的奧秘還不足以相信神的大能嗎?唯一的祂已透過耶穌成為肉體來到祂所創的地方告訴人類:
[日子已進了,我要再回來審判你們不信的人] (約翰福音 12:44~50)

我會如此說是因為神如此看我們:
哥林多前書1:22~29
1:22 猶太人要求神蹟,希臘人尋求智慧,
1:23 我們卻宣揚被釘十字架的基督。這信息在猶太人看來是侮辱,在外邦人看來是荒唐。
1:24 可是在蒙上帝選召的人眼中,不管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這信息是基督;他是上帝的大能,上帝的智慧。
1:25 因為所謂「上帝的愚拙」總勝過人的智慧,所謂「上帝的軟弱」也勝過人的堅強。
1:26 弟兄姊妹們,要記得上帝呼召你們的時候,你們是處在哪一種景況中。從人的觀點看,你們很少是聰明的,很少是有能力的,
很少是有高貴地位的。
1:27 上帝偏要揀選世人所認為愚拙的,來使聰明人羞愧;上帝揀選世人所認為軟弱的,來使堅強的人羞愧。
1:28 上帝也揀選世人所輕視、厭惡、認為不足輕重的,來推翻一向被認為重要的,
1:29 使人在上帝面前無可誇口。

馬太福音 11:25~30
11:25 那時,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
11:26 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11:27 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
11:28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11:29 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
11:30 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約翰福音 12:44~50
12:44 耶穌高聲呼喊:「信我的,不僅是信我,也是信差我來的那位。
12:45 看見我的,也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
12:46 我作光,來到世上,為要使所有信我的人不住在黑暗裏。
12:47 那聽見我的信息而不遵守的,我不審判他。我來的目的不在審判世人,而是要拯救世人。
12:48 那拒絕我、不接受我信息的人自有審判他的;在末日,我所講的話要審判他!
12:49 因為我沒有憑著自己講甚麼,而是那位差我來的父親命令我說甚麼,講甚麼。
12:50 我知道他的命令會帶來永恆的生命。所以,我講的正是父親要我講的。」

路加福音 22:66~77
22:66 天亮的時候,猶太人的長老、祭司長,和經學教師都聚集在一起,又把耶穌帶到他們的議會裏。
22:67 他們問他:「告訴我們,你是不是基督?」他回答:「即使我告訴你們,你們也不會相信我;
22:68 如果我問你們甚麼問題,你們也不會回答。
22:69 但是從今以後,人子要坐在全能上帝的右邊。」
22:70 他們都說:「這樣,你是上帝的兒子了?」耶穌回答:「你們說我是!」

約翰福音 14:1~14
14:1 耶穌又對他們說:「你們心裏不要愁煩;要信上帝,也要信我。
14:2 在我父親家裏有許多住的地方,我去是為你們預備地方;若不是這樣,我就不說這話。
14:3 我去為你們預備地方以後,要再回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為要使你們跟我同在一個地方。
14:4 我要去的地方,那條路你們是知道的。」
14:5 多馬對他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要到哪裏去,怎麼會知道那條路呢?」
14:6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親那裏去。
14:7 你們既然認識我,也會認識我父親的。從此你們認識他,而且已經看見他了。」
14:8 腓力對耶穌說:「主啊,把父親顯示給我們,我們就滿足了。」
14:9 耶穌回答:「腓力,我和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認識我嗎?誰看見我就是看見父親。為甚麼你還說『把父親顯示給我們』呢?
14:10 我在父親的生命裏,父親在我的生命裏,你不信嗎?我對你們說的話不是出於我自己,而是在我生命裏的父親親自做他的工作。
14:11 你們要信我,我在父親的生命裏,父親在我的生命裏;如果不信這話,也要因我的工作(神蹟,醫病)而信我。
14:12 我鄭重地告訴你們,信我的人也會做我所做的事,甚至要做更大的,因為我到父親那裏去。
14:13 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一定成全,為要使父親的榮耀藉著兒子顯示出來。
14:14 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我求甚麼,我一定成全。」

謝謝!!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3742939
平論>>基督教的矛盾 myata 2004/12/26 23:10
推薦0


cathy2004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基督教的矛盾 myata 2004/12/26 23:10
>>>>>完整的宗教, 應該可以通過科學印證的
=======================================
即使宗教不是是理性疆域之外的
信仰則是

科學並不能找到上帝

康德曾說:
[論盡理性 俾使保留道路給信仰]
作為本聲明的論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110370
基督教的矛盾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菩堤心

謝謝cathy20048的兩篇文章

看起來, 我們可以到新欄討論.

基本上, 完整的宗教, 應該可以通過科學印證的.

所謂的[科學印證], 不是那個大學教授, 或是某宗教大師, 說了就算. 而是任何人, 使用相同的修練方法, 都可以達成.

佛教, 顯然提供比較多的[修練方法]與理論.

舉最簡單的例子: 地獄, 是耶和華, 和佛教, 都有提到的地方. 地藏菩薩本願經, 講得一清二楚. 聖經, 則像個, 諱疾忌醫的父母談[性].

不是說, 佛教沒有迷信.

麥芽糖, 親自請教, 某方丈, 以十幾年基督徒修養, 對於耶和華 的評論, 可以總結:

這位神祇, 的確存在. 但是, 眾神之中, 祂這種個性, 想要獨尊, 遮蔽事實的做法. 是這位方丈, 棄耶就佛的主要原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110358
跋>>cathy20048: 從[復活的緬甸和尚]到[復活的耶穌]
推薦0


cathy2004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跋>>cathy20048: 從[復活的緬甸和尚]到[復活的耶穌] cathy20048 2004/12/26 23:04
本文運用的一個中心觀念是
結構主義的[共時性]的觀念
新舊並陳就是[共時性]的觀念
不是以新代舊

緬甸和尚 與 耶穌
緬甸 與 斯里蘭卡
雲南 與 開封
基督教 與 猶太教
新教 與 舊教(天主教)
中國 與 印度
東方 與 西方
等等 有心人可以看出
不管動機是出於臨摹或是偽造
都造成了這種[共時性]的存在

看來不只是史學家要加入討論
文學家 哲學家 文化論者 政治學家
都要加入討論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110349
從[復活的緬甸和尚]到[復活的耶穌]
推薦0


cathy2004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多年之前中視[大陸尋奇]
介紹了一間雲南古佛寺
此寺依據北宋首都開封城內某寺複製於雲南
開封原寺建於東晉年間
法顯大和尚奉勒督建
業已湮滅數百年

雲南古佛寺原建於北宋年間
後因兵燹火燭不慎等因焚毀數次
歷代一直遵循古制重建
目前留下來的大部分是明洪武年間
朱元璋平西部隊及其後人所重建
少部分是吳三桂所建
其中有一浮雕牆
上有五百羅漢前趨向釋迦牟尼頂禮
絕大多數都是光頭唐人打扮
除了十八羅漢相貌奇特可以辨認之外
其他了無特色
惟獨一色目人
長髮蓄鬚 鼻高髮黃 亦非中土衣冠
第一個感覺就像耶穌 而果不其然

因為五百羅漢是原始佛教[封聖]的小乘僧侶
但是佛已入涅盤數百年
真正來說是不可能向佛頂禮的
而是一種教權正當性(legistimacy)的展現

目前坊間有書考證
耶穌12歲到30歲行蹤成謎
指向是到了印度去
而開封原寺法顯大和尚
依據相當於東漢年間的梵文記載
就指出這點(目前僅有間接證據)
東漢距今1800-2000年
可見其有一定程度的可信度
即耶穌學佛
且必定耶穌在印度是很轟動的一件事
至少是
耶穌其後被羅馬士兵釘於十字架上
為印度同窗輾轉獲悉後
認為是[教難殉身]
史料才有一筆記載
甚至法顯為此塑像

對此我認為是後者 即
被視為[教難殉身]的可能性較大
因為五百羅漢中多的是
婆羅門高級僧侶 王族貴族出身者
窮酸的耶穌固然髮色有異
卻未必形成轟動到
史料有記載
法顯大和尚要為其塑像
所以當我們以[教難殉身]作出發時
那顯然與其後的基督教之間
產生了很大的歷史疑問

聖經史家考察
新約聖經使徒與耶穌的最後晚餐
可能是如同[五百羅漢拜佛]浮雕
都屬於上述所謂
教權正當性的展現之道
並非是真的 理由是
聖經史家考察出
新約聖經中的使徒
無一見過耶穌
甚至有若干使徒
是耶穌往生之後才出生的

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這意味的是
整個基督教竟來自一個謊言 即
>>耶穌根本不信猶太人的上帝!
其有後人偽托耶穌之名
加以利用渲染 移花接木
使猶太教敗部復活!

這個震撼之大
絕對比下述之事更重大 即
流傳法國千餘年的秘密宗教__錫安教會
後者相傳
耶穌為信眾護持
死裡逃生 金蟬脫殼
與當初聖經中
原本要被眾人以石塊打死的娼妓結婚
輾轉逃到普羅旺斯(Provence)而有後代

這還要等待史家繼續地努力於斯
但是目前的理解而言
這與緬甸和尚一事
難脫異曲同工之譏!
也就是緬甸的基督教徒
想要在緬甸複製一個耶穌!
如同緬甸與斯里蘭卡
在小乘佛教界爭龍頭地位!

如果此事成真
整個西方的精神信念都要崩潰!
而不只是像錫安教會所說
耶穌住在普羅旺斯
如此只會使得天主教教權崩潰而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110308
另類回應>Athet Pyan Shinthaw Paulu 緬甸和尚死而復活 grace127
推薦1


cathy2004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麥芽糖

開場白
----------------------
外子友人1964年生
幼年受洗為天主教徒
稍長在基督教團契
之後不喜宗教
右因為閱讀馬克思主義
一度變成激進的共產主義者
隨著年長雖略脫少年銳氣
但迄今還是自認為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後因與其日籍日文老師引介
接觸附佛外道_日蓮正宗
若干不可思議之事產生
引起其好奇心
開始接觸藏密
被某仁波切指為
蓮花生的二大弟子中的大弟子轉世
果然不同凡響大有收穫

其後認為密法違反其對啟蒙主義的信念
皈依國內佛學最高者_聖嚴法師
但只是一項儀式
並不認識聖嚴法師

密法修行實際上是談不上的
因為其並未追隨任何上師
他的說法是:[求天師 不求人師]
所以他的密法修持與一般所理解的大不相同
但卻與佛理暗暗服節
越來越多的體驗
是不可思議的
為了不使旁人生謗心
個人也不太願意談

不過啟蒙思想再度影響他
幾乎全然放棄密法
走向禪宗
理由同個人之前所指出的
[post-Buddhism]雷同
佛教至此對他來說
只是一個信念而已
過著是[見山又是山]的平凡窮苦日子
------------------------

辯難

此君在密法修持期
出現許多事
但是其中有兩件事與上文同工異曲
值得一談

一是與基督教有關
其上背部出現有如天使般的白羽翅膀
但是非常大 翼展五十公尺
此翅膀雖旁人所不能見
但是卻對其造成困擾
初生翅膀時 上背疼痛不堪
翅膀既生 常不能仰臥
他說[壓著(翅膀)不舒服 如同手臂做人枕般]
又說[翅膀自有生命 沒事自己要拍拍]
[常常在走路時 翅膀撞到別人 他人不覺 自己卻如同撞到人]
[入眠後 翅膀就帶其高飛 甚至進入宇宙深處 其他天界]

接著他出現耶穌受難的[聖傷]現象
先是手足心貫穿其手足背疼痛不堪
無法行走站立 無法持筷握筆
又出現手心流血絲(主要是左手)
個人曾經檢視並無任何傷口 甚至無淤青
再來又說頭部環週一圈刺癢難當
方憶及可能是
羅馬士兵給耶穌所戴的荊棘冠
而荊棘冠現象居然也出現在他的身上

常有一持劍的洋人模樣的高大天使
常來與他交談 或是帶他同遊寰宇
[雖然該持劍大天使每次都十分高興 說話滔滔不絕
其實語言不太通(此君曾經自學過拉丁文梵文)
多半靠肢體語言表達 難得聽懂一兩字]
他也因此見到聖經中傳說的耶和華
他說[耶和華甚大 鬚髮皆白
祂將我捧在手心內 端到眼前細看
我只有他的瞳孔直徑的高度]
[說話聲如洪鐘 震耳欲聾]
[給了我似乎許多指令 但是什麼也聽不懂]

另一件事幾乎是同時發生
就是其腹部出現
[左上右下的刀痕
登時內臟滾出體外
胃腸化為龜蛇二物
鑽到雙腳下方]
個人恰好當時用心修持甚深
但是只見腹部上有如壁上海報被撕下的痕跡
一不規則橢圓物 一管狀物
蠕動於地 不知何物
但鑽入腳底後動作上變得活靈活現
不再遲緩蠢動
後來我立刻想到得是
道教中的[北極玄天上帝]
成道之日也是如此

翅膀之痛與腹部傷痛齊發時
學校的課也無法去上
留待同學筆記看
若干科目
或因上課時數不足
或因無法握管書寫考卷
因而當掉

甚至在套房內上廁所
也是以肘膝為足 蹣跚爬行而去
雖是十多年之事
驚駭之餘 如今歷歷在目
-------------------------
此君所得密法
依據其言多半自有體會
少則由觀世音菩薩所傳
見過佛菩薩也見過神仙
見過鬼道地獄天堂蓮池法會
卻未見上述的[北極玄天上帝]

此君生平怪事特多
族繁不及備載
生平死過高達近30次
多半是襁褓時
母親疏於照料造成猝死
以及幼年時
被軍人父親活活打死
曾有進入僵死到有如石塊 通體紫黑
依然救活的紀錄
其肋骨有骨折處至少八十處到百餘處
他說:
[當年並無口對口人工呼吸
是所謂的 舉臂壓背 與 捶心法
因為還是襁褓中
醫生難以衡量施力大小
又因為死掉次數太多
所以肋骨多處斷裂處有鈣化痕跡]
------------------------------

結論

也許這個案例
沒有緬甸和尚死的精采
但是卻是活生生的熟識者所經歷的事
但是
有幾件事值得討論:

一˙他對有關基督教的體驗
並不是早在信天主教或基督教就有的
而是在修持佛法之後才出現
根源性上似乎值得細較

二˙[耶穌聖傷]與[玄天上帝聖傷]
二現象出現具有同時性
有關神界多元的說法
此述之案例算不算是一種証道?

三˙據其所言 只要做錯事
菩薩也得下地獄煎熬
似為佛教中所保留婆羅門的天堂地獄之舊說
(真正佛教無此說)
兩者似有衝突
其實不然
未跳出三界者 以及
跳出三界又忘記[空性]者
又會從[三摩地(SAMADHI)]的境界下來
受苦火宅

換個方式說
真正佛教的宗旨是[(境界上超越的transzental)自由]
換句話說
當[自由][創造神]二者之間出現順位上的爭議時
這使得近代理神論的三大設準(POSTULAT)(康德也談)
[不朽][自由][上帝的存在]
當中的[自由]可以壓過[上帝的存在]而出現
這在尼采的[上帝已死]就已經談到
一直要到海德格才完成近似佛教的論述
而至今當代無人可以超越海德格
這也是日本禪宗在二戰前
拿佛教禪宗經籍給海德格看
海德格說:[這非常類似
我在時間與存有(ZEIT UND SEIN)一書所要表達的]

至於無量壽[不朽][永恆]只是附帶而來 故不談

而以上這就是
我們在佛教中所說的[跳出三界]的根本義
道教的成仙觀念源於此
但是境界不到 仍在三界中

四˙如今所流行的NEW AGE觀念
究其根本義而言
就是我們不選擇作上帝的奴僕
因為他已死(設準(POSTULAT)取消 諸不論取消的理由)
我們要靠自己
而NEW AGE是指彼岸在此
從空間的異質(天堂與人間)轉為時間的異質(現下與未來)
過程論於焉出現
附帶一句
這種淑化精神 不正是儒家所談的嗎?

五˙就以佛教中轉化自殘存的
婆羅門教義中的廿八天六道輪迴說法
如此來看[聖經創世紀]所說:
[耶和華以自己的形象造人]

按婆羅門的解釋
這種有形之神
只是最低的四個天界中才有的大小上帝之一
這些上帝多如恆河沙

有關即此
要引 金剛經 大乘正宗分 第三
佛告須菩提:
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
若ㄖㄨㄢˇ生(我的電腦無此字)
若胎生
若濕生(蚊蠅)
若化生(鬼狐)
若有色(如耶和華這種上帝)
若無色
(婆羅門的大梵天王 第八天界
屆此無色界 無色身 已無形
婆羅門只有七重天界
婆羅門自以為已達無量壽
佛婆二教高下由此可見)
若有想
( 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
若無想
(連思都無的存在
這基本上是西方當代所無法想像的
反而認為是無間地獄 死寂一片)
若非有想非無想
(廿八天的最上層四個天界)
我皆令入無餘涅盤而滅度之...

我想耶和華還早的很
真正的絕對論
絕對不是出現在基督教的
就是因為基督教教義千瘡百孔
才有NEW AGE這種超越的後神學出現

六˙能如緬甸和尚所見
或是說如[清海無上師]所問:
[你見到你的上帝了嗎?]
這在正統佛教中
如金剛經所云偈語 有所警示: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見如來

我們都知道
鬼神威力 幻化萬端 是為摩耶MAYA
佛在2500餘年就指出來了

緬甸和尚的獨斷論上的遭遇
我們得說他的諸多前世可能是
一個篤信基督教的信者或僧侶
以[緣覺]觀念視之
他與耶和華有宿緣
他要跳出三界
就等於離開耶和華
為求阻止叛逃
耶和華好歹也是個神
幻化地獄 幻化受難的釋迦牟尼
祂是有這個本領的

就如同我們在修行上的遭遇
要[心無所求]
只要有所求
魔就找到可趁之機
有過修道經驗的人 無人不知

七˙當然有人會不平指出
神怎麼會騙人?
請准我不直接回答此一問題
試想幾件事:

a 舊約聖經中
耶和華要某人(名已忘)活人獻祭 親殺其子
不就恰恰違反[十誡]中的
[Thou shalt not kill]
(不過歐陸哲學家為此問難
倒是花了不少功夫圓謊
其中也包括悍然不顧的愚從
這是歐陸帝國主義[滅人城國]的原始動機)

b 流著牛奶與蜂蜜的迦南Canaan寶地
折騰了與摩西出走的猶太人
在沙漠中尋尋覓覓
流浪了四十年 換了兩代人的生命
耗費在尋找[應許之地]

c 花了四十年找到的迦南Canaan寶地
(即 當今的巴勒斯坦)
情況實在與沙漠差不了多遠
牛奶與蜂蜜上哪去了?
-------------------------------
結論

回歸回應之原文
我的結論分兩部分
都是很不客氣的

A 這是緬甸和尚
死到臨頭也過不了的魔障

讓我們換一個立場想:
試想他的國家是中世紀的歐陸
他不是和尚而是神父
在幻境中所見的受難者是耶和華
依據基督教的說法
那他死而復活就被視為
[與魔鬼交易]
當然會遭到迫害 這是連說也不必說
信眾一定討伐的
既然如此為何要指稱他復活後的處境堪憐?
求仁得仁 是為聖賢嘛!

反倒是佛家的說法 震聾啟瞶
這是緬甸和尚在修行上遇到大魔境
一如釋迦牟尼在開悟前夕
出三大難題要阻止釋迦牟尼成佛
[千軍萬馬威服]
[美色計誘勸從]
[我執]

顯然高下有別
佛贏了魔道
緬甸和尚道行不夠 輸了
極有可能此生就因此轉入菩薩的他
重回三界

B 這可能是捏造

作者grace127並未親見此事此人
爭議這樣大的事 這麼特殊的遭遇
沒道理不被世界廣為披露
更甭提
基督教世界一定會盡全力挽救此人
因為這是基督教戰勝佛教的重要證人
緬甸政府也沒必要扣留此人
無端為保守而愚蠢的緬甸社會平添麻煩

然後呢?
搞不好與作者接觸的緬甸牧師
也只是風聞其事 加油添醋
未見其人 以訛傳訛

因為在佛教國度推行基督教不易
造就一個新聞引爆度很高的虛構
有力於傳教事業
所以此事此人
足以被人懷疑是假造或是渲染的
更尤其是
此君安在?

就算此君出現 振振有詞
個人上述所說的辯難
也足以壓倒他的說法
須知
小乘早在2000年前就大乘法師被辯倒了
東晉的法顯 唐朝的玄奘
都曾經辯贏小乘
緬甸還是地位與斯里蘭卡不相上下的小乘佛學的世界中心
佛學理論之薄弱
可以說
連佛學院三年級生都可以
駁倒他們的法王 他們的學問僧的

grace127君
還有一個問題
就是閣下未盡[舉證]之罪
在我們佛教信眾的觀點
我們會說閣下給自己造了一個很大的孼
是為[謗佛]
我希望讀了本文的三寶弟子
同為grace127消業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110023
回歸正途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謝Colors棧長, 幫我們把這個話題, 導入修練的方向.

金剛比丘尼: 佩瑪,丘卓裡, 我有研究: 她用"恐懼"來破題.

不幸, 許多宗教, 使用"恐懼"來造成信徒的依賴.

這種方式, 麥芽糖不想使用.

讓我們, 專心尋找真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010462
恐懼
推薦1


colors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Vi

修煉的過程中, 去除恐懼是很重要的一項
最近很多新世紀的書在談恐懼
觀音菩薩有一個名字, 叫施無畏
恐懼對人的身心靈的傷害, 我想不必多說

若一個宗教用不信我你必下地獄來收信徒
利用人的恐懼和愚昧來控制信徒
與真理相距遠矣!

我有沒有看過聖保羅, 聖彼得
誰又知道呢?

聖保羅, 聖彼得, 基督本人站在你面前
你認得他嗎?

當耶穌和釋佛在世時
祂們都有一些信徒, 跟很多反對誹謗者
當時所有的宗教人士都說祂們誹謗上帝
如果你生在當時
你會是跟隨者, 或是向祂們丟石頭的那一個?
如何用智慧判斷真偽?
這個問題很重要喔

我覺得與其聽別人亂說
不如凡事誠心禱告
請求上帝指引你走向真理, 走向至善
祂必聆聽

若上帝, 耶穌, 釋佛, 穆罕默德互相仇視對方的話
那種貨色不值得我們信仰
阿門 !

by the way,
聖經裡有提到一位jelous god
那是一位低等天堂裡的小神
看得懂聖經, 經典不容易

myata,
若覺得我這篇會冒犯別人的話
請逕刪除吧
我不想引起宗教戰爭


我們都是上帝的子女
不論你喜歡稱祂為
神, 上帝, 至高完美的智慧(阿耨多羅三邈三菩提), 佛性
祂都欣然接受
就如我們稱呼父親為
把拔, Daddy, 多桑,
他也不在乎, 不是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97&aid=1010414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