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從北冰洋到愛琴海
市長:小魯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生活時尚旅遊【從北冰洋到愛琴海】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是北海小英雄 22 與酒鬼同行
 瀏覽1,611|回應0推薦1

小魯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咖哩那那

22與酒鬼同行

北歐的八月的太陽一直要到10點多才會下山,天黑之後我在坦派勒車站登上了前往羅凡蜜雅米的夜車,我驚訝的看著那三人一間的豪華臥舖,還包括了小小的洗手台和盒裝的礦泉水,說真的從踏上赫爾辛基開始我就已經愛上了芬蘭鐵路公司的火車,不但乾淨舒適,服務態度親切到家,至今仍為了他們故意讓我車誤點好方便我趕上我趕上前往坦派勒的車而感動不已,今天看到他們的那豪華的二等艙臥舖,我不敢想像頭等艙臥舖是什麼樣的奢華,而芬蘭鐵路的票價大約是瑞典和挪威火車的三分之二,和我同車廂的是一個在芬蘭住了十五年的英國人派崔克,好笑的事他上車先用芬蘭文和我說晚安,才用英文問我是不是芬蘭人,「黃皮膚的芬蘭人?那還真少見呢!」我笑著回答,不久又有另一個伙伴上車了,高高壯壯的芬蘭中年人雅克,因為有有薩米人的血統所以看來甚至有些東方面孔,我們聊了一會,才知道派崔克是要去喀米亞弗山區,和已經在那邊露營一週的朋友會合,而雅克呢?竟然是芬蘭火車公司的工程師,這般列車後面拖著一個新的火車頭要去芬蘭北部山區的軌道測試,酷呆了!

火車開動沒多久,雅克就拉著我們兩個到餐車去喝酒,一進餐車就看見一群芬蘭人正大聲喧嘩開懷暢飲著,為了讓我也加入談話,雅克和派崔克放棄用芬蘭文交談的機會(在歐洲這是一個該注意的基本禮節),半夜十二點窗外已經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這才談起北歐出了名的永晝和冬季的永夜,派崔克談到剛到芬蘭時被五月的蚊子丁的滿頭包,
「啥?芬蘭有蚊子?」
「我還以為蚊子只會在熱帶搞怪呢!」
「呵呵!可別小看芬蘭北極圈的蚊子喔!他們的Size可是超大的。」派崔克比了個手掌大小,
「WOW!」我嚇壞了,朝著雅克用驚訝的眼神求證,已經喝了三杯啤酒的雅克很嚴肅的點點頭,
「媽呀!我真該把我的防蚊液帶來!」
「別擔心啦!八月左右夜裡氣溫下降蚊子就變少了。」
「對了!進入北極圈後夜裡的溫度大概幾度啊?」
「5到10度左右吧!」
「那冬天呢?」
「那要看囉!有一年大風雪溫度直下降到零下五十度。」
「My God!我真想看看!」我露出了欣羨的神色,
「你會後悔的!」派崔克笑說著,
「可是我好想看極光喔!」
「那你真的得冬天來冒險!十二月到二月左右才會有極光出現,而且得碰運氣。」雅克說。
我們話還沒說完,就被鄰桌的吵雜聲音給吸引,鄰桌的芬蘭人用著不太靈光的英文,向一個年輕人邀酒,那個年輕人婉拒,於是四周的芬蘭人紛紛響起不太高興的抱怨,那個人笑了笑不敢再拒絕,就和他們喝了起來,
「我們該走了,你不想這樣子吧!」
「什麼樣子?」
「芬蘭人邀請你喝酒時,你不喝算是不禮貌,你若喝了,他們非得等到你醉倒在地才會放你走。」
「特別是薩米人,我們的酒量可是很好的!」雅克抬頭挺胸驕傲的這麼說,
「喔喔!」我匆匆的喝下最後一口啤酒,而雅克早已經幹掉了五杯啤酒,偷偷的跟在雅克和派崔克的後面溜回包廂,才一動身就聽見芬蘭人對著剛剛被抓去喝酒的那個人大吼著,「好樣的!再來一杯!」
「我看他今晚可能要睡在餐車了。」派崔克笑著說。

上午八點火車在羅凡蜜雅米停靠,我和派崔克整理好行李揮別了雅克,就朝出口走去,雅克要往更北邊的克米雅米去,派崔克告訴我從車站直走向右轉向上坡路,然後再向前幾公尺就會到達羅凡蜜雅米的市中心,他則是在火車站前搭乘前往山區的公車到喀米亞弗山區,為了確認派崔克跟我說的路線,我站在車站的地圖前仔細的端詳,可是地圖上東畫西畫的像是張施工的藍圖,無法確認我的路線到底對不對,半信半疑的情況下,我背起了背包決定賭一睹運氣,卻不小心的踩到了後面也在看地圖的傢伙,他唉呀的叫了一聲,
「抱歉!」我定神一看是昨天被芬蘭人灌酒的那傢伙。
「沒關係,我也不是很清醒。」他笑著回答
「我也是。」我笑著說原本想要轉身就走沒想到他繼續問著,
「你去哪?」
「羅凡蜜雅米?你呢?」
「一樣!一起走吧!」

於是就這樣,我就這麼跟一個被芬蘭人灌了一整晚酒的人結伴了兩天,這個有趣的傢伙叫愛力克伍德,從澳洲停下工作到歐洲旅行一年,趁著回澳洲的前夕,決定把歐洲剩下沒逛過的地方好好的完個過癮,
「你還剩哪些地方沒玩過?」我好奇的問著
「北角和希臘!」這可是歐洲對南端和最北端啊!
「你呢?」愛力克問我
「我直接告訴你我去過的地方比較快。」
「法國的幾個角落、德國的科隆萊茵河流域和柏林,再來是荷比盧瑞士,就這樣子。」
「也不錯了!」
「所以你打算怎麼到北角去呢?」
「從這裡去啊!」
「嚇!從這裡去?那要搭很久的公車耶!」
「我也不知道,我在赫爾辛基下飛機,就只想到要到北極圈看看,北角又是歐洲的大陸的最北端,還想來這裡看看馴鹿和聖誕老人,赫爾辛基旅行社的人跟我說,夏天從羅凡蜜雅米會有公車到北角,所以我就這麼來了。」
「然後!直接從北角飛奔到希臘?」
「你當我是肖ㄟ嗎?」愛力克看著我「我下週會從赫爾辛基回倫敦,然後隔週再從倫敦去希臘。」唉!我只能羨慕澳洲人有錢有閒又愛旅行,竟然能夠停下一年的工作在歐洲玩樂。

我們登上了上坡路的頂端,發現有兩條岔路,而我已經忘記派崔克告訴我該走那邊了,愛力克笑著說
「你昨天也喝了酒吧!」
「沒有你多!」我笑著回他!
「啊!你看到了。」
「是啊!芬蘭人很會喝吧!」
「還好啦!我陪他們喝到了四點才倒下來。」
「挖!」這傢伙真猛,喝到四點現在還能清醒的走路,難不成澳洲人都是鱷魚先生?
「我看看哪裡可以搭公車吧!」

我們決定到前方一座類似像工廠的地方去問看看,沒想到那個工廠也似的地方就是公車總站,不過要倒是中心只要走右邊岔路就到了,好心的售票小姐還給我們一人一份羅凡蜜雅米的地圖,標示出前往市中心的路線和旅遊中心,「玩得愉快」離開前她說著,這一路上,我已經感受到太多善良芬蘭人的溫暖,讓我不由自主的喜歡上這個原本以為相當無聊的國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44&aid=31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