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從北冰洋到愛琴海
市長:小魯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生活時尚旅遊【從北冰洋到愛琴海】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是北海小英雄30 朝卑耳根前進1,他相遇故知
 瀏覽1,676|回應0推薦4

小魯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咖哩那那
Vi
B
小魯

待在奧斯陸的兩天,我又好好的參觀了其他的博物館和現代藝術博物館,也到附近小鎮的維京遺址看那些石頭陣,花了好多時間坐火車轉公車再走上一段路,卻在那裡看到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致,原先以為會看到多麼狀況的遺跡,竟只是堆小石頭,沒有像是在英格蘭看到賽爾特石頭陣,或是第一次在丹麥看到維京遺址般的感動,事實上,是我自己沒把導覽書看好,這個地方只是個維京人墓地的遺跡,而且沒什麼規劃與整理,我無趣的提早返回奧斯陸準備搭乘一大早的火車前往佛朗和卑耳根。

佛朗是挪威西南部山區的一個小鎮,位於峽灣的源頭,且被群山環繞,從奧斯路到第二大城卑耳根的火車會經過這裡,可是每到了假日,會有一半的乘客在這裡下車,然後轉乘佛朗登山火車前往佛朗欣賞這裡的山光水色,我起了大早前往佛朗,由於這幾天北歐的天氣已經熱的要命,我只穿了件背心就出門,我買的旅行指南提醒我,在奧斯陸有兩個火車站,前往東部、瑞典與北部的火車在中央車站(東站)和前往西部卑耳根的火車並不在同一個車站,而且兩個車站相距甚遠最好不要搞錯了,可是我在新買的奧斯陸的地圖上,並找不到那個書上說前往卑耳根的西站,也找不到前往這個車站的公車或電車,或許這個車在鄰近的衛星城市吧!我這樣猜想著,只好忍痛搭計程車,在這裡搭計程車,光是起跳的價碼就夠你在青年旅館睡上一晚,上了車之後我嘰哩刮拉的對著司機說明了我的困擾,只見司機點點頭,車站是吧!要去卑耳根?我點頭如擣蒜的說是,司機又從照後鏡中看了我一眼,只見司機一語不發的發動車子,我好奇的看著經過的街景,總覺得熟悉,沒想到不到五分鐘後司機先生說,
「到了,37克朗。」
「蝦米?」我看了看窗外,這不就是我每天經過的中央車站嗎?「還這麼貴!」
「這裡可以搭前往卑耳根的火車嗎?」我對司機提出了我的疑問。
「當然可以啊!奧斯陸只有一個火車站,從這裡可以搭火車前往挪威的每個地方。」
我付了錢抱著懷疑的心態,仍然不死心的問司機,
「那!奧斯陸不是有一另一個車站嗎?」
「那個啊!好多年前就關閉了。」這下我終於明白,剛剛司機看我的奇異眼神,大概是認為我是懶鬼吧!連這個十分鐘的路程都懶得走,那本該死的旅遊指南上大概是十年前的資料吧!真應該寫信給他們的編輯請他們更正一下,不然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走錯路呢!

前往佛朗的最快的班車大概是六點半左右,我於是到車站內的7-11買了大熱狗和咖啡、柳橙汁,奧斯陸是歐洲少數有7-11便利商店的城市,在幾年前它甚至是歐陸內唯一有7-11的城市呢!不過我不知道這有什麼好高興的,大概是一種變相的「他相遇故知」吧!要是我在巴黎遇到賣萬巒豬腳的店,就算吃撐了,我一定也要買一包給他慶祝一下,夠變態了吧!一個人外出久了還是會想家的。

由於一大早的遊客並不多,我很輕易的就找到一個沒人的座位,安置好我的包包然後坐下來休息。大概是長期旅行的疲憊吧!一早就起床的我,囫圇吞棗的把大熱狗麵包和柳橙汁和著兩顆維他命B吞下去,卻仍不感到精神振奮感覺,周圍的風景並沒有引起我的興致,反而讓我昏昏欲睡。

火車搖搖晃晃的往前行著,從傾斜的坡度來看我們正在爬山呢!這對多山的挪威來說並不稀奇,聽說這一段火車還會爬上到一千三百多公尺的高度,這似乎和我們的阿里山小火車有的比,我醒來時火車正經過一片光禿禿的岩壁,由於沒什麼看頭我又昏睡了過去,但沒多久我就醒過來,這一回可是被冷醒的,冷醒的!不會吧!這幾天不都是32、3度的氣溫嗎?怎麼可能這麼冷呢!我看了看窗外一陣冷風突然吹了過來讓我起雞皮疙瘩,這才看到外頭的風景不只是不毛的岩壁,還有許多積雪的地方,對啊!這裡是北歐耶!靠近北極的陸地,當然有積雪的可能,可是?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還遺漏了什麼關鍵。

沒多久火車靠了站,月台上的告示牌標示著站名還有海拔高度,900多公尺耶!我的媽啊我怎麼沒想到呢!海拔每提高一百公尺,氣溫就會下降約三度,如果平地是三十度,那麼九百公尺這裡不就不到攝氏五度?我發什麼神經啊!於是想把背包裡備用的長袖襯衫拿出來穿,可就在這個時候火車裡湧進了一大票的亞洲遊客,大概是日本人吧!很少有亞洲人會來北歐玩耍的,瞧他們又是長袖外套帽子又是太陽眼鏡的,跟台灣早上起床採茶的茶農沒兩樣吧!我想到這兩者的相比不禁暗暗偷笑,可這時候突然聽見他們的導遊操著一口台灣狗蟻(台灣國語)正在那裡數人頭,「幾、能、撒、洗….阿你們奏這裡呴,偶器前面看看。」乖乖不得了,真是親切的鄉音啊!我連忙坐下,那一群採茶姑娘們就在我後方的椅子坐下來,開始唧唧呱呱的聊了起來,聽他們閒話家常的內容才知道,這可是宜蘭縣的教師工會出來旅遊呢!一堆主任啊老師的!更好笑的是他們也把我當日本人呢!在那裡偷偷的用台語說著,「啊!頭前ㄟ累應該系日本因仔呴?毋是蘭機團ㄟ!」大概怕我是聽的懂中文吧!所以談話也全都變成了台語,我竊喜著,一股想要惡作劇的心態油然而生,我裝作要拿東西的站起來笑笑的和他們打招呼,
「hi,你們是台灣人?」我明知故問的問著?
「對啊!你會說中文喔!」他們驚訝的,
「當然會啊!我也是台灣人。」一聽到也是台灣人他們一整群人都興奮了起來,大概跟我一樣是他相遇故知吧!
「啊!你台灣住哪裡?一個人出來玩喔!好厲害喔!」
「我住台北啦!不過我剛剛有聽到你們是從宜蘭來的,對不對,我也是宜蘭人喔!」我高興的說著,
「有影沒!」一聽到是台灣人還是同鄉,大家就更興奮的聊了起來,原來他們是教師工會的成員,趁著暑假的空檔來參加北歐極圈、冰河、峽灣十五日遊,今天是第七還是第八天了,真不愧是老師們,連團名都背的這麼熟,他們則對我已經在歐洲鬼混了這麼久而驚訝。
「啊!你穿晝樣不會能喔!」一個好心的太太問了!我這才想到我還沒穿上我的長袖呢!一陣冷風吹過來,我努力的忍住不打哆嗦。
「不會啦!他習慣了啦!來歐洲這麼久,身體又這麼好。」另一位太太笑著替我回答!我這時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於是笑一笑得坐下來,但是火車越爬越高氣溫是越來越低,我已經開始冷的發抖,這時候想充好漢恐怕是一項相當白癡的舉動,可是剛剛已經裝英雄了,實在不好意思再站起來拿衣服,唉!這真的是,他相遇故知,感冒怎麼辦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44&aid=1036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