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想騎士
市長:慕亞  副市長: 雲天Fufum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夢想騎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雜記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獨居者的生活趣聞
 瀏覽2,179|回應2推薦5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龍公主( 美琪)
喬若飛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寧靜姐
雲天

獨居者的生活趣聞



之一 獨居者小年夜發生的事

  一個七年級生在小年夜當天拜訪了一個五年級生,這是一個「感人」的午餐約會——就發生在我家。我與這位正在念藝大的可愛七年級妹妹認識不久,話題總圍繞我那個男同性戀舞者好友身上,因為她愛上他了……


  這位小妹妹來看我,美其名是說來拜早年,並「寒冬送暖」救濟我這個「獨居」中年人,她帶來了一些民生用品,其實也是大家平時用得著的,於是我欣然接受。她居然還說年後要送我炒菜鍋。


  午餐約會還是圍繞著我的那個好友,約會結束後,她所帶來的新鮮蔬菜豆腐全部留下給我——省了我買菜錢囉!所以,我與她笑稱今日的約會是一個「寒冬送暖」的「慈善」活動。


  有些人以為我不喜歡過年,其實不然,我很喜歡過年的氣氛,尤其是來自母系家庭的過年傳統。但隨著母親過世,家人分居各地,父親與他的女人也移民到美國了,已經與母親在世時的調性截然不同,也越發地索然無味!


  隨父親搬到關渡後不久,他即與他的女人趕赴美國作移民監。於是,自然而然地我就變成了一名名符其實的獨居者了……其實,在我尚未離婚前,在七年的婚姻生活中,我即已經逐年地在過獨居生活;接著,在法國四年求學期間亦然。如果認真算起來,保守估計,我大概已經過了將近十年的獨居生活了。


  父親不在台灣,我與在台的兄弟會如何過年呢?當然去大哥的家裡過囉,媽過世後,大哥大嫂立即展現長兄長嫂如父如母的風範,相當的照顧弟妹,尤其是我這個他唯一的妹妹。說老實話,我的大哥大嫂還真是不錯呢!


  想到明天就要與我弟去新竹大哥家就滿高興的,因為我可是最受歡迎的姑姑,那些姪子姪女們又要搶著聽姑姑說故事囉!


之二 獨居者掛急診記

  我這人是大病沒有小病不斷,尤其天氣變化之際,或濕氣太重,空氣中漂浮著某種讓我嗆鼻窒息的看不見的小東西,此時,我的氣喘就快要犯了。而我又很能忍,因為我實在不喜歡上醫院或是吸那個含有微量類固醇的氣喘藥,所以,常常熬到快不行了,才放棄堅持自行前往掛急診。


  有一次的急診經驗挺好笑的,其實那次氣喘得相當嚴重,就在前年過年期間。某夜特感不舒服,呼吸急喘,彷彿快要吸不上下口氣,而且每呼吸一次,胸口居然還會刺痛,我就這樣忍忍忍,想說等到天亮再去看醫生就好了。結果,我實在忍不住,在清晨五點左右,我就步行前往住家走路五分鐘的關渡醫院掛急診(註)


  到了急診室我上氣不接下氣,臉色蒼白,呼吸明顯困難,我還來不及說話,護士看看我背後,我也跟著她看看後面,她開口問:「沒有家人陪你來喔?」我搖搖頭。護士接著問了我一些基本資料:「你有家人可以聯絡嗎?」我點點頭,她接著問:「聯絡電話多少?」


  於是,我開口說著斷斷續續的喘話了:「他們在美國耶!」

  「有沒有住得近一點的?」

  「有,在新竹。這樣你還要他們的電話嗎?」這回換護士搖搖頭了。


  護士趕快拿氧氣罩給我罩上,醫生連忙安排胸部X光攝影,醫生看過片子後,說我的肺氣囊一半都塌掉了,一定要住院治療,他堅持不放我回家。他還善心地提醒我:「妳曉得鄧麗君是怎麼死的嗎?」我點點頭。於是,我就這樣誰也沒通知的住進了醫院。


  後來,我告訴兄弟和好友們,其實我還滿喜歡住在醫院的,關渡醫院挺新的,醫護人員人好好喔,我從地下室一下子往上昇到七樓,七樓的空氣的確與地下室的不一樣。而且,我還數著住院的好處:吃飯吃藥都有人定時服務,醫院調配營養豐富的三餐(素食喔),空調舒適,聞不到一絲會引起過敏的異味,那病床軟硬大小適中有助於睡眠,我住的那三天相當的愉快,身體也好得很快!——說老實話,我還想住下去呢!——於是,我明白為何有些人賴在醫院不走,把醫院當成低廉又服務不錯的旅館……


註:關渡醫院剛開院的頭幾年沒有急診服務,這家醫院屬於社區小型醫院,我隨父親搬到關渡後就開始獨居生活,這五年下來,我跑急診大概有兩次經驗,關渡醫院在三年多前被我半夜前往拜訪而嚇一跳,他們可能沒想到這個社區需要急診服務,於是在急診室還沒成立下,我又自行散步回家,等待醫院正式上班看診。結果,次年,關渡醫院的急診室就成立了,我覺得我的「功勞」還滿大的!





之三 獨居者VS.小型爬蟲類動物

  我最怕的動物就是蛇、蜈蚣和四腳蛇。可偏偏從小到大都沒碰過,卻隨父親住到關渡後才碰到那令人頭皮發麻、雙腳發軟的蜈蚣,我想是建築物關係吧,因為我家在一樓,屬於「樓中樓」式的公寓房子,因此屋子有一半在正常的地底下——很不幸的,就是我的活動與勢力範圍(我的房間)在地下室,陰暗、潮濕與不通風是最大的特色,最糟的還在廚房隔壁——有些懂風水的好友拜訪過我後或聽我說起後,紛紛搖頭表示我真是「背」極了,難怪這幾年運勢始終無法突破與開展!


  記得小時候,我怕蛇怕到連學校教科書都不敢碰,因為裡內有好幾張彩色的蛇的照片。有一次,老師來上課,班長叫起立敬禮時,我一邊做動作一邊準備把要用的書從書包內拿出,結果在書包內翻找課本時,不小心翻到那本書,於是我嚇得連忙驚叫,並且慌張地把書給打落到地上了。回家後,我跟母親說起此事,她決定幫我把那幾頁有蛇的照片全部給黏起來。從此,我就可以很安心地讀這本書了。


  自從搬到關渡後,每年夏天我都會遇上一種令人害怕的東西,那就是蜈蚣,牠會從地下室的任何排水孔爬出來,我就遇上了兩三次。有時父親在家,他會把牠處理掉;要是父親人在美國,我只好用平時準備對付蚊子的樟腦油來對付牠,把牠燻昏了,再扔進馬桶內沖走,只要不把牠弄死就好了。原先賣這個產品的人告訴我,這玩意兒不會毒死無骨的爬蟲類,但後來,我發現其實不然,於是我就不再用樟腦油來對付蜈蚣了,畢竟牠只是長得令我害怕,雖然聽說有毒性,但還沒真的對我怎樣過,我幹嘛要取牠性命呢!


  為了不再碰到蜈蚣,於是我把地下室所有排水孔用膠帶封起來,甚至連洗手台和澡缸的排水孔,我都在使用過後用塞子蓋住,這樣的作法已持續了四年了,還算成功。


  某年夏天,一位住在坎城的好友來訪,在家裡住了數日。在這樣嚴密的防範下,一隻蜈蚣居然從廚房的排水孔(那是我唯一疏忽之處)跑了出來,還好牠沒有跑進我房間,牠想爬樓梯上樓,我高聲尖叫著:「安,有蜈蚣!」安聽到後,立刻從樓上主臥室(家裡總共只有三個房間,被爸安排成兩個臥房,一個他的書房。遠道而來的好友來訪,我就把上房安排給她囉——還好老爸不在家)跑下來,她立刻說:「給我掃把和畚箕。」


  我把工具交給她,就看著她身手矯捷地迅速把蜈蚣逮到畚箕內,然後火速地把牠押解出境(扔到門外的水溝裡)。安前後不到兩分鐘就輕鬆地解決了我的恐懼!可是,過了十分鐘,我聽到主臥室傳出安的尖叫聲:「啊!有蟑螂!」我立刻跑上樓去,說道:「在哪裡?我來處理。」找了半天,蟑螂像會輕功似的,一會兒的功夫就不見蹤影了……


  我好奇的問安:「妳不怕蜈蚣,居然怕蟑螂啊?」

  「蟑螂會飛,來無影去無蹤的,繁殖的又快……」她面露對蟑螂極其厭惡之色。


  真奇怪,每個人真的有各自不一樣的害怕東西。我倒是覺得蟑螂很好處理啊!怎麼會讓人怕成那樣呢?不過,安也覺得很奇怪,我怎麼會對蜈蚣怕成那樣?這只能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罩門吧!


  話說四年前某個夏夜,在地下室的廚房內發生了一樁驚人事件——我與一隻小型的四腳動物(我以為是四腳蛇)不期而遇,我被牠嚇得尖叫,那小東西被我這麼一叫,停下腳步、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兩個不同種類的動物不期而遇,都被彼此嚇一跳!牠忘了走動,我則嚇得趕緊跑回房間把門關起來……


  次日,出門上班前,我用樟腦油嚴密把風地下室每個角落,尤其是我房門口,儼然如臨大敵一般。晚上回家時,看到牠蹲坐在餐廳的櫃子前,一動也不動的,我想牠或許在睡覺,於是就沒理牠。隔天上班前,還是看見牠在原地不動,我也不敢去動牠,然後就出門了。整日在辦公室為這件事心神不寧,與幾個好同事談起,他們中有人建議我找消防隊來處理,那個同事好心的表示:「消防隊不都是會幫人抓蛇、拆蜂窩的嗎?」我回說:「可是我的case是一個好像四腳蛇又像壁虎的小東西耶!」他說:「有什麼關係,找他們幫忙是給他們機會替人民服務耶!況且你可以誇張一點,把牠說得大一點嘛!這樣,他們去解決後,妳不是比較好睡覺嗎?」聽著聽著,居然也覺得這位同事說得很有道理,於是,下班後我還真的跑去消防隊報案呢!


  鼓起勇氣走進消防隊,一位打火弟兄出來迎接。我看著他說:「我想請你們到家裡來抓……」邊說邊想到那四腳小動物就又害怕起來,說話的聲音還顫抖著「抓一個動物。」

  「蛇嗎?」

  「是,是一隻蜥蜴……」我搖著頭說。

  「多大?」

  我的兩隻手顫抖著從五公分不自覺地加大長度,那個打火弟兄安慰我說:「小姐,不要害怕,我們會幫妳去處理。」於是,他開始廣播:「各位弟兄,現在有任務,要去抓大蜥蜴。」這位好心的打火兄弟把讓我恐懼的東西誇大到我想像之外,於是不久後,幾位全副武裝的兄弟從二樓的杆子上滑下來,我心想真要這要幹嗎?那位打火兄弟對我說:「請上車,由妳來帶路。」於是,我心虛又硬著頭皮的上了消防隊的救護車,這車還一路鳴笛直開到我家門口。左鄰右舍好奇的鄰居紛紛出來打探消息。


  這些打火弟兄頭戴頭盔與面罩,身穿厚厚的大衣,從外觀上來看,像極了太空人,也像要到我家地下室抓ET的美國情治人員(有些類似史蒂芬史匹柏所拍的『ET』某些情節)。其中一位弟兄跟我說:「我先跟妳下去看,不要害怕,我會幫妳。」


  我與他到了地下室,他開始動手翻動餐廳角落旁的幾個箱子,然後問我那東西在哪裡?我說牠會跑動,我也不太清楚牠在哪裡,不過,我跟他說最後我看到牠的地方,他向前一看,說:「小姐,牠已經死了,是隻壁虎。」於是,他走到樓上,留下消防隊的電話號碼,又說:「假使那東西又出現的話,請妳再打這個電話給我們,我們會來幫妳處理。」


  我目送這群好心助人的打火弟兄離去,然後跟鄰居們道晚安。心裡很感動又感激這群打火弟兄的義行!他們真的人好好,真的為民保母,為民服務!不過,心裡也很過意不去,為了解決我的恐懼,接案的打火弟兄還對他的同袍扯了善意的謊言,那位跟我到地下室的弟兄為了安撫我,一點也不生氣且慈悲地對待我。


  每當與友人談起此事,這件讓我害怕的事,意外的卻成為最荒謬也是最好笑的笑話。現在第一次用文字來記錄它,過去都是我親口描述,加上豐富的肢體動作與戲劇性的表情,朋友們都愛聽得不得了——我想,或許這就是我最棒的獨幕劇吧!


慕亞

2005/2/9

Ps. 原文以隨寫的心情分為三天貼於友棧「寫下心情」,內文稍加修改與修正後再貼回自己的棧,以為紀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47468
 回應文章
謝謝若飛
推薦2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狂老
慕亞

謝謝若飛的關懷!

經過了幾次因氣喘引起的急診
使我不敢再大意和任性了
生命雖脆弱
但也很強韌
實在不該去試自己生命的忍受力與韌性的極限
這一點也不好玩!

有時人會處於消極的狀態
想說來給他這樣的「慢性自殺」好了
(比如意志消沈、逃避生活啦)
但太陽和芬芳的花朵仍在那兒啊!
轉個念頭,又是不一樣的人生
人,真的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尤其對一個有夢的人而言
生命的延展是無限的可能與可貴!

謝謝若飛的關心!
很令慕亞感動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48938
請好好照顧自己
推薦2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慕亞
Vi

慕亞
妳要是我的家人
我會先把妳臭罵一頓
因為有氣喘的人,生命隨時會受到威脅
絕對不能任性
(我家小姐也有輕微的氣喘,當媽的,幾乎每天如履薄冰)

生命是很脆弱的
在妳還沒做完想做的事之前
請好好珍惜自己
就算一個人獨居
妳還有很多朋友關心著
請妳,好好照顧自己,好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48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