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想騎士
市長:慕亞  副市長: 雲天Fufum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夢想騎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散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夢與愛情
 瀏覽1,535|回應1推薦9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faith信心
恰恰
寧靜姐
雲天
喬若飛
狂老
慕亞
涼涼
Vi

夢與愛情

  人的一生作了無數的夢,夢難道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夢有影像、情境、色彩、聲音、動作和言語;有的夢境彷如單元劇,當次即是完結篇,有的連貫得如同連續劇,一齣接著一齣。
  事實上,多數的夢都與自己曾經經歷、正在經歷或未來將要面臨的事有關。這與自己潛意識的活動有關,而這潛意識如同電腦記憶體,它記載了與自己在宇宙中各度空間經驗。從靈魂的角度來看,過去、現在與未來是同時存在的。
  對我來說,近十多年來有幾個與愛情有關的夢都有預言作用,尤其是當我遇到會在生命旅程裡添加重要色彩的人,並會直覺知道這個特定對象與我將會有某種重要的互動,我的生命將會因這人而改變。我有三次這樣的經驗,但每次方式皆不同。第一次,我在晚上睡覺時,夢見當天所遇之人與我的前世關係;第二次是在認識他的兩週內,又作了另一個與他有關的夢。另一次,我所夢到的人居然在十多年後才出現在真實生活中。
  要如何分辨自己的夢境是前世所發生之事?還是正在經歷或是未來將要經歷的事呢?其實,在事件發生中自己就會非常的清楚。自此,我彷彿是一個擁有水晶球的吉普賽女郎,不要問我與我個人無關的事,我只看到自己與那個特定人士在那個夢幻世界裡的密碼。

為我犧牲性命的夢中情人
  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在法國史特拉斯堡的火車站站前停車場與一名德國人不期相遇。那時我在詢問復活節的火車票後,去腳踏車停車場牽車,他突然出現我的面前,問我會不會說中文,他要找一位中文家教,正要談得更詳細時,有人在不遠處的停車場喊叫,誰擋住了他的車?這名德國人回頭一瞧,那人說的正是他的車,於是他在臨走前留下一張名片給我,要我跟他聯絡。
  穜腄A我就作了一個與這個陌生人有關的夢。我與他二人是歐洲中世紀的流亡貴族,由於家族的關係,在逃亡過程中,叛軍一路在背後要追殺我。在緊急中,我們進入了一個小村莊,他要我躲進一戶人家的壁櫥裡,並要我的隨從看守我,無論發生什麼狀況,都不可放我出來。透過壁櫥的洞隙,看到了他為我挺身而出從容就義的整個過程,我在壁櫥裡痛哭失聲,感到那錐心之痛!
  夢醒時,我立刻明白與他的關係,並且知道我與他即將發生什麼事,而且我知道我將償還他那一世為我犧牲的命!這一切如已撰寫好的劇本正要上演,我這個稱職的演員一點也無法拒絕上帝那個偉大的導演的安排——在某個前世,他曾為我犧牲生命;現在,他先認出我了,而造成了今生的重逢,我勢必要償還他那個與生命有關的情債。
  認識他不久,我倆馬上展開熱戀。由於他一直無法拋開前女友離他而去的陰影,而無法專心與我交往,風流之習性卻又使他眼看另一個韓國女孩……於是,我斷然拒絕這種他未明說,但我卻心知肚明的複雜三人世界,外加一人的影子的關係,選擇靜靜地離去。
  在這個過程中,我終日以淚洗臉長達三個多月,眼都哭疼了,一度還以為或許我將因流淚過多而失明!結果,幸運地上帝治癒了我的眼痛,但祂卻無法癒合我那顆破碎的心!
  後來,我變得很落寞與憂鬱,精神恍惚與身體虛弱,好幾次我下電車後,心不在焉地過馬路,都被好心的路人拉住,否則我早已成為電車輪下的亡魂了!這個現象持續好幾個月,從此我無法騎車進城上課,改搭電車或公車。有一天,公車如往常般的經過某個郊外的社區,那裡有個不算太小的公園,我從車窗瞄到公園深處有個幽靜的湖,湖畔垂著迷人的柳絲,從此,我就愛上了那個不知名的公園。並且在心裡面認定,假若我不想活了,那將會是我理想的葬身之地!
  至此,我終於明白,那夢境的揭示是要我以命還命!但上帝是如此的憐愛我,祂安排在史特拉斯堡唸書的所有台灣留學生輪流來看我與陪我,最後,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由他們安排並派我的好友護送我返回了台灣。自此離開傷心地,就再也沒有回去!
  這個人在我生命刻度裡居然留下了這麼深刻的痕跡,八年以來,深深影響了我的身心理狀況!不過,慶幸的是,當時我的恍神與輕微憂鬱症早已不藥而癒;然而,身體卻因情緒與壓力造成了嚴重的內分泌失調,這可是花了我好幾年的時間才慢慢調整回來——我深知這段關卡是我生命中一段必經的歷程,雖然苦,但必須勇敢經歷、面對和克服,唯有走出後,才能擁有另一番更美好的天地!
  原本我以為這個夢就到此為止,直到多年後的某夜,與一群修不同法門的靈修者聚會,會中有人要主動替與會者看前世,我在眾人的簇擁下成為當晚其中一名被他探望前世的人。令人訝異的是,居然他還能幫我接續那個中世紀的夢!他告訴我,其實當時的我並未把那個夢作完,還有下半段……他說,那人死後我跑去他就刑的山上,在山邊徘徊,流著淚往崖谷縱身一跳。
  我認為自己絕不會那麼做,因為我懼高,而且我愛惜生命。沒想到我那群好友七嘴八舌地替我繼續編故事,他們說我是跳下去了,但那山崖其實不高,我落到一個小土坑,只是把腳給扭傷了。我反而喜歡這個搞笑版,覺得它比較貼近今生的某些狀況,因為我的腳的確時常不小心扭到。

光球
  在與那個德國人相識後的兩週內,某個夜晚,我在他家作了一個夢。夢中的我們是二十世紀的人,我倆來到一個歐洲小鄉鎮,那天的夜空出奇的湛藍。突然,從天空中飄降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透明光球,被那個光球碰到的人就會憑空消失。引起在那個小城鎮夜晚散步的人一陣驚慌。
  看到那個景象,我心裡頓時明白起來,那是宇宙高等智慧生命體正在實現他們對地球人的諾言,在地球最危急時刻,他們會來拯救一些靈性已開發的人類。我知道我的名字在他們的名單中,那個美麗的光球會來碰我,我就一直快跑與閃躲,不想被帶走,因為我想與他在一起。結果,我還是被那光球罩住了……
  我在尖叫聲中驚醒,他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搖頭不語。但我自此整夜輾轉未眠,因為我心裡清楚知道,我與他是屬於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這是我倆的命運。像天使一般,我將陪他走一段小小的路程,然後我的任務完成了,就是我離開的時候。
  這一切彷彿是已經設定好的生命電腦程式,只是幸運的是,它會透過夢境提示我,使我早作心理準備。但我是人,有自由意志,有七情六欲,有選擇的自由,也很有創造力。然而,那感情如同漩渦般攪得你難以自拔,陷入了新創造的情境內,於是產生了不同的結果。

海邊的一家三口
  十年前,我在認識一個男孩後,作了一個長久以來以為與他有關的夢,但事實上,夢中的人卻在十年後出現在真實的生活中!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上帝到底在玩什麼把戲?這樣開我的玩笑?!我大聲地質問祂,祂還是一如往常不回答我。有時真懷疑我的上帝是不是個啞吧!還是祂要這樣來訓練我的誠心、耐心與闖蕩生命的勇氣?
  有時我好生上帝的氣,好幾個天不跟祂說話。但我始終知道上帝愛我如昔,於是我又跟祂和好如初。
  這個夢是這樣的,我與他在一個有著長堤的海邊,天空是灰色的,海水是淺淺的灰藍色,海風溫柔的吹拂著,那波波的浪潮如貝殼裡響起的小號角聲。
  我快樂地踏著小舞步走在他的前頭,風吹亂了我的長髮,不時地,我含笑回眸顧盼。他的肩上坐著一個約三歲的小男孩,他的雙手緊握著孩子雙腿。他那頭半長的黑色捲髮也在風中飛舞著,他那有點圓潤的臉頰上掛著靜謐的笑容,我倆的眼神快樂交換著。那可愛的孩子在他肩上興奮地手舞足蹈,孩子的笑聲伴著風聲與海潮聲,像極了一首美妙又諧和的幸福協奏曲。
  當時,根據經驗這樣的夢通常會被人解釋成正在經歷的事,也就是與那個會跳舞的男孩有關。但是,我對此有些質疑,雖然他的頭髮與夢中人的髮型類似,但捲髮的程度與樣式不太一樣,臉型也不同,身高更不對。但也有人說,前世的那個人未必會跟今生碰到的人長得一模一樣,會有一些信號與特徵讓你憶起。
  數年後,當我去巴黎唸書時,有天晚上我與友人在蒙馬特的某家咖啡館享受咖啡香與夜景,有個帶著黑色法國呢帽的年輕人拿著畫板出現在我眼前,他說:「美麗的小姐,讓我為妳畫張畫。」
  我瞧著他那頭半長的黑色捲髮,使我憶起我的夢中人,嗯,高度對了,但五官與膚色不對。於是,我禮貌性的回絕了這位英俊瀟灑的街頭畫家。
  數天前,也就是在我作了這個夢的十年後,我與一位認識數月的男人一起出遊,與他在一起永遠是那麼的令人快樂,與一種前所未有的自在感。他從後車廂拿出一本相簿,裡面有著他年輕時的成長照片,我一張張仔細的欣賞,不錯過任何細節。一張他三十多歲時留著半長的黑捲髮的模樣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他那笑容、臉龐和身形簡直與我的夢中人一模一樣。但我不明白的是,為何我十年前夢到的是年輕時的他?
  這夢到底在揭示些什麼?讓我開始困惑起來。我可以不去想他嗎?這次,我不打算按照以前的習慣自我解夢,我要讓他在我生命中留下一個不一樣的腳步!

慕亞
2005/1/25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35236
 回應文章
文章中居然出現亂碼,特更正之。
推薦0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為我犧牲性命的夢中情人」的第二段開頭不知為何的出現了亂碼,造成讀者的不便,很抱歉。

應該出現的文字是:當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35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