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想騎士
市長:慕亞  副市長: 雲天Fufum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夢想騎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散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生日禮物
 瀏覽1,672|回應1推薦6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狂老
喬若飛
雲天
linfeng
慕亞
vivijr

生日禮物


我有一對布偶娃娃,是初戀情人送給我的二十歲生日禮物。再過幾週,這對乾淨與完好如初的娃娃即將陪伴我走滿八千七百六十個的日子,他們靜柔地伴我入眠,貼心地傾聽我的心事,看盡我今生的悲歡離合與生離死別,正在與我分享並共同邁進未知的生命旅程!

那湍決的河流我也與之搏鬥過
我是生命的勇士!
那嬌豔的生命之花正逐漸凋謝
瑰麗的霞光正訴說
屬於我的傳奇……


二十歲生日禮物

母親過世後半年,當我二十歲時,家人還是決定依照母親生前的習慣幫我舉辦生日派對。母親特別重視孩子們的二十歲這個生日,她認為這是人生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值得慶賀與鼓勵。母親已經為我兩個兄長舉辦過成年生日派對,不幸的是,她卻在我未成年前因病辭世。因此,家人為我的生日該不該辦舞會作了一番討論,結果,他們還是決定為我這個獨生女舉行成年禮——由有「舞王」封號的小哥主持和規劃生日舞會細節(包括舞曲的選輯與播放),並由父親與我開舞。

那舞會是家人送給我的二十歲生日禮物,但我計畫送給自己三份禮物,一份是要探訪我誕生的天主教樂仁醫院(註),另外兩份則是一本台灣英文雜誌社代理美國紐約哈利‧艾伯倫出版社(Harry N. Abram Publishers)發行的《舞者之舞》(Dancers Dancing)和兩張心儀的芭蕾舞海報。

由於思母心切,尤其將要成年,所以無來由地特別想念外公,並對自己的出生地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想一探究竟。於是,央求父親讓我在生日前回高雄一趟,探望外公,順道探訪樂仁醫院,想體驗二十年前出生時的感受。沒想到,父親一口就欣然答應下來,而且還安排當時未過門的大嫂與他陪同我一起南下。

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的生日舞會是他們送給我「明」的禮物,暗地裡,他們卻秘密安排一位記憶中素未謀面的世兄(兩家有世交之情)與我會面,打算把我倆送作堆。

那天中午父親跟我說,下午會有一個姓鄧的男孩來帶我四處走走,而他自己要去他家打麻將,晚上才會回來。由於這事出乎意料,我堅決表示不願單獨與他出遊,並再次強調我來高雄的目的。父親對我好言相勸,又怕我脾氣一拗起來,他們的計畫就泡湯了。於是,父親答應我要大嫂全程作陪的要求。不過,後來大嫂食言了,她只陪我下午這個時段,晚上她就堅持以寫報告為由,要我倆單獨相處……

午后,他開著喜美小轎車來接我,帶著我和大嫂先去找我要的書,後來終於在一家當時高雄滿大、有賣外文的書店裡找到了《舞者之舞》。他臨時聽說這是我要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於是趕緊掏腰包表示要送我。後來,實在拗不過他,所以我得到了第一份「非計畫中由他人付費的」生日禮物。其實,在當時這樣全彩攝影作品附有文字解說的大開本書籍可真是價格不斐(US$9.95—20年前的價錢)呢!

他那晚說了一些話並做了幾件令我當時覺得不自在,事後卻回味無窮的事,讓我至今仍記憶猶新!晚餐時,他問我還記不記得兩三歲的事?我搖搖頭,他說他記得我,他記得他三四歲時到我家與我一起坐在門口玩撲克牌的事,有時我也會去他家跟他玩。我感到詫異極了,因為他只比我大幾個月,怎會記得住三歲多時的事情?!我實在不信這世上誰有這個本事會記得三歲左右發生的事?!

可是這個人卻對我的事如數家珍一般的倒背如流,而且永誌難忘……連我十歲感染帶狀胞診病毒休學住院治療,差點因病逝世的事他都知道。然後,他說他在高中打籃球時曾經嚴重摔傷,造成他身上比正常人少一根肋骨。為了證明,要我伸手去摸他的肋骨……他說上帝從亞當身上取下一根肋骨造了夏娃,他說我就是他身上少的那根肋骨——我聽著眼前這個初識的熱情年輕人所說的故事,渾身很不自在——他居然說我是他的女人!

或許他對我很熟悉,但他對我來說是全然的一個陌生人。

鄧把大嫂與我先送回住處後,不多久,他騎著摩托車又來接我去探訪樂仁醫院。他細心地告訴我樂仁醫院已經換新址了,問我要去新院還是舊院?對我來說,去新院毫無意義,我是誕生在舊院的,所以我堅持要去舊址。但是,我實在無法想像已荒廢的醫院在深夜裡會是這麼的陰森與淒涼!

遇到危急之事時,我會維持表面的堅強與鎮定,但實際上膽寒得很。慘澹的月光灑在那雜草叢生的荒頓大樓,令人不禁地毛骨悚然起來,我頂著發麻的頭皮正後悔來錯地方……這時他試著舒緩我的不安,故作輕鬆狀地說:「我也是在這醫院生的,比妳早四個月。」然後,我看著他說:「好了,我已經感受到我要感受的了,我們走吧!」接著我就快步地離開了這個地方。

坐上他的摩托車時,他似乎感覺到我的傷感,在風中,他對我說:「不要在我背後掉眼淚喔!」當時,我心想這個男孩怎麼這麼瞭解我呢?讓我不由得對他產生了一絲好感!

後來,我表示要去他家等我父親打完牌。於是他順道帶我夜遊左營幾個觀光景點,印象中,我只記得在夜色裡遠遠地欣賞了春秋閣古典的風味,以及與我們成長背景有關的海軍子弟小學。其實這一路上,我感覺與他特別親近,或許是感染到他的真誠,還有我們有共同可以分享的成長環境——因為我們都是海軍子弟。

不過,當他從房間拿出一副未開封的紅色撲克牌,並對我說這是他老爸在十多年前送給他的,他一直捨不得打開,要留著等到他心儀的女孩子出現,他認為現在就是最佳的時機;我的心噗通地跳舞著,但赧紅的雙頰並未讓我失去理智,我在客廳裡傳出「六人行」影集的對話聲與打牌聲中,立即釐清一條思路,我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低聲地說:「你這樣說,我不敢接受!請你先把它收起來,等以後再說吧!」

他本來不肯,硬要把它給拆了,我就對他說:「如果你拆了,我就不再跟你玩撲克牌了。」這才讓他歇手,改拿另一副沒有特殊意義的撲克牌來玩。其實,玩些什麼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但這個過程卻讓我回味無窮!

在精神上,這種單純的情誼可說是我記憶中最值得擁有與開心的生日禮物了,因為它只紀錄著美好、和諧、瞭解、體諒與尊重!而初戀情人(也是我的前夫)送給我的布偶娃娃,在生日舞會上被拆封時,剎時間吸引著我全部的目光,把鄧的情誼忘得一乾二淨。一個月後,父親在出國工作前對我一再交代:「不要接近喬楊,要給鄧多一點機會。」

我年少時很任性,常跟父母唱反調。母親很瞭解我,總是有辦法制服我。但父親由於長年在外,很不清楚要如何處理我的個性,當母親走後,或許他還不適應要如何管教孩子,所以就以權威式的命令來強迫孩子們的服從。這往往會產生很大的反效果,只是他並不知道!而我卻一步步走入這因果關係的陷阱,選擇了一條糾纏且孤獨又苦澀的道路,影響了我大半的人生!

兩個禮拜前,我將這對布偶娃娃再次清洗乾淨後,終於把他們散亂多年的頭髮一針一針地把它們給縫進了帽緣,它們的那頭亂髮在十年前結束了七年令人傷心的婚姻後,就一直被我故意地忽視!但是,沒想到的是,當我把娃娃們整理乾淨時,我望著它們熟悉的臉與無邪的雙眼,我整個人突然崩潰,放聲大哭起來。夾雜著這二十多年來的喪母之痛、因父親再娶所造成的親子疏離感,以及婚姻、感情上的創傷與未解之謎所造成的痛楚,孤獨像黑潮般向我侵襲而來,使我淚水決堤了好幾日。

而手中的娃娃靜靜地看著我,彷彿懂得我的心事與感覺,我緊緊地將它們摟在胸懷,竟有一種撫慰的作用!自那天起,我就像小女孩般的一定要抱著娃娃才能入眠!

註:高雄愛河畔的天主教樂仁醫院由方懷仁所創。方懷仁一九一一年生於德國,從小立志當修女,並到亞洲傳教;一九三八年自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畢業後,隨即到中國大陸行醫、傳教,一九四三年在天津創辦樂仁醫院;民國三十七年在共匪迫害下遷移到台灣,民國三十八年,樂仁醫院在高雄復院,方懷仁擔任創辦人及第一所天主教醫院。方懷仁在台灣服務二十多年後,於民國六十六年退休,因身體狀況不佳,返回家鄉德國靜養。

至今我還保有泛黃的出生證明,上有方懷仁院長親筆簽名蓋章呢!


三十歲生日禮物

我是一個愛樂者、戲迷、電影愛好者與舞癡。婚前,國家劇院與音樂廳是我獨自常去的地方,與初戀情人有著截然不同的興趣、人生理想和目標。但他在追求我的過程中,曾經作了一件連我父親都極為感動與稱讚的事,於是父親就再也沒有阻攔我倆的交往,甚至比我們更積極地勸我們早點結婚!

某年,全球知名的美國國家芭蕾舞蹈團來台首演,票價其貴無比,記得一張票以六百元(20年前的價錢)起跳,而這樣的票價卻只能坐在國父紀念館的三或四樓,拿著望遠鏡看渺小的影子。於是,我決定要省吃儉用存錢買十到二十排的好位置,這樣的位子一張票價要一千多元。由於他們演出兩套不同的舞碼,以我當時的經濟能力,只能選看其中一組;喬知道我的遺憾,默默地買了另一組的票沒讓我知道。次日,他約我外出時才告訴我,我可以進國父紀念館看第二場表演了,而他甘願在門外等我——那天的演出加上安可總共快三個小時,我記得那天很冷,風很大……

誰知喬是一個偉大的演員,他可以在婚前與婚後扮演截然不同個性的角色!這讓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也無法適應!小哥曾對我說,每對夫妻在結婚初期,都會經歷長短不一的婚姻適應期,他以親身例子告訴我,他與二嫂就度過難熬的兩年!可是,我的這個適應期卻比一般人更長,在這七年內幾乎天天是適應期,沒有一天安寧過!

他是標準的雙魚座個性,他會因為沒有信心,經常為自己製造逃避的藉口,很多時候他明知故犯而自欺欺人,又加上他遺傳公公的暴躁脾氣。因此,他時常承受不了壓力,而轉化成自己無法控制的脾氣,向最親近的人(我)歇斯底里地無理取鬧,更甚,則會出現暴力傾向。這種自以為是的性格加上對現狀的不滿,他生起氣來對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要離婚」。

而我則是標準的水瓶座,我重視個人主義、隱私與崇尚自由與平等,並擁有獨立、倔強與反叛的矛盾個性。不過,我也很有毅力與忍耐力,可以為愛和婚姻隱忍這不愉快的生活,而內心且強烈飽受天主教教規不准離婚的煎熬與掙扎!

在這些年裡,我們經歷了好幾場婚姻的危機,我所有的至親好友在每次風暴中都輪流力勸我離婚,但我就是固執地想藉宗教力量來繼續單方面地經營婚姻,直到維繫不下去為止!

由於我喜歡聽音樂,喬也知道要聽世界三大男高音現場演唱會的CD,一定要透過高品質的音響與喇叭才能顯現其音質、音色、強弱對比與層次感。他決定買一套高級音響組合作為我三十歲的生日禮物,也期盼它能化解我們再次的婚姻危機。但不幸的,事與願違!終究我們命中註定是要分離的!

數年後,那套價值不斐的音響被他帶走了,他的理由是他買的,所以不屬於我,雖然那是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四十歲後的非生日禮物

有一個男人在我生命旅程中意外地出現了,他就像是從另一個星系穿過時空隧道來到我的面前,跟我的頻率極為相近,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相識,並進而相知與相惜。

他總能很快地抓住我的心思,並給我安全感,他的幽默與智慧時常安慰和指引著我。我在他內感到安定,可以自然的作自己,並且學會不再隱藏自己!

數月前,我們初次見面時,他送給我一份見面禮,那是一串紅豆項鍊,他說那是他母親親手串的。正因為這樣更顯得它的無價!這串紅豆在我手中越久越散發出它獨特的芳香,也越益紅潤起來。它可說是我此生最值得珍藏的禮物了!

慕亞
2005/1/10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22671
 回應文章
也是生日禮物
推薦3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喬若飛
狂老
Vi

今天上帝送給我一個很不一樣的生日禮物,祂讓我在夢中見到突然有一天失蹤至今毫無訊息的舅舅和舅媽。這是一個令人傷心的夢,我不僅夢囈,醒時眼睛濕潤無比,臉上掛著淚水。

自從母親過世後,老實憨厚的是母親同父異母的弟弟,為外公未過門的小老婆所生。我這個舅舅很愛他的姊姊,也很疼愛我們,尤其母親過世後,他特別疼愛我與我弟。他與舅媽常藉著來台北探望台大唸書的一雙優秀的兒女,我與弟會一定會抽空與他們見面。要不,我弟也常會去高雄看他們。

舅舅每星期幾乎都會打電話給我們,我與弟也會這麼做。不過,數年過年前,我們要與舅舅電話拜年卻發現他們電話已經暫停使用,但半個月前我們還通過電話啊!我和弟與新竹的大哥聯繫,才知道舅舅和舅媽已經失蹤了,可能與債務有關——這讓我感到相當的詫異。

在這個夢中,我又返回高雄看爺爺,那個男同性戀舞者好友與我相約去文化中心看舞蹈表演,我背著包包出門看著他的腳踏車,他說這是今天的交通工具,於是我把包包放在車前的籃子裡,他惡作劇的不等我就把車騎走了,還回頭跟我說:「快來追啊!」我怎麼追都跟不上他的速度,於是我生起氣來不理他了,逕自地往回走,可是,這麼一來我發現身上連一毛錢也沒有,怎麼回爺爺家?

正當我往回走,經過一個小城鎮,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舅媽,我於是大喊:「舅媽,舅媽……」那女人回過頭看了我一眼,就快跑走了。我知道她的確是舅媽,於是我跟著她,看到她走進開放市場邊的一長排攤子,然後我看到舅舅了!我很高興我找到他們了。但,舅媽無情的反應使我敏感直覺他們不想被人找到,而舅舅的臉上已不見那熟悉的憨憨的笑容,而變得非常鬱鬱寡歡。我在一旁只能默默地心疼的掉淚……

或許這個夢告訴我,我其實不用擔心他們,他們還活著,只是過著不一樣的生活罷了!

慕亞隨筆感傷中……

過了四十歲,每次生日都越覺離青春越遠,正一步步邁入更年期中,臉上的細紋一條條的浮現,但人生不就是這樣?!年輕時有她的美好,現在更有她不一樣的風味,如好酒越存越香般,不是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3&aid=1137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