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从中共建党一百年谈中国和世界 (三)
 瀏覽1,458|回應1推薦3

eastandwes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無知者,無畏
hownc
大風

从中共建党一百年谈中国和世界 (二)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美国日裔学者福山广义(Francis Fukuyama)曾经下过结论,说历史终结了。他指的是人类社会的意识形态不再会有变化。他在提出这个概念时,认为在阿富汗焦头烂额的苏联显出败像后,全人类都完全膺服西方的自由民主与资本主义普世价值,再不会有其他的意识形态有力与之竞争。过不久,他自己也感到这个话说的有点大,尤其是有意无意地忽略近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人并没有实践西方价值却也还过得不错。不过,本文要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更宏观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假定有外星智慧生命咋到地球,它是否会关心哪些部分的人类拥有哪些意识形态?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从宇宙角度,人类拥有什么意识形态完全不重要,就像细菌们假定真有什么意思形态,或有没有思想能力对人类完全不重要一样,那是只有个别冷门学科的科学家才会感兴趣牛角尖问题。对于人类,细菌是否能跳进自己身体造成伤害(或助益)才是重要的。宇宙相对于人类的宏大,是达到了绝大部分人从未曾意识到的那种远远超越人类相对于细菌比例的境界。对宇宙而言,人类是否能离开地球,是否能在浩瀚星空漫游生存,成为一个宇宙物种,才有实质意义。而人类必须掌握足够的科技知识才能做到离开地球在星际间生存繁殖。所以从宇宙角度,首要的问题是人类目前是否拥有在宇宙旅行生存的科技?如果答案是还没,那么随之的问题是人类目前拥有哪个水平的科技?然后最后其中问题之一必定是,哪部分人类拥有最先进的科技?

 

为何中国

其实上面最后一个问题,不仅对宇宙,对外星人,也对当今地球人本身才是具有宏观意义的实质问题。除了西欧文明,地球上未来是否还会出现其他文明可以做到平行甚至超越西欧文明,具备掌握人类前沿科技的能力?

人类至今只有高加索人种(白种人)当中,由盎格鲁沙逊民族为核心的西欧文明圈(或说放大版的盎格鲁萨逊文明),一个占约3~5%人类的相对狭隘的群族,自始至今未曾间断地占据人类科技发展的前缘。并且在这样的优势支持下,在人类社会拥有全面霸权。其他白人文明,譬如斯拉夫民族的苏联人、日耳曼民族的德国人(盎格鲁萨逊人发源地老家的近亲,后来被迫加入盎格鲁萨逊圈子,但领土仍有美军驻扎)、其他非白人人种譬如东亚日本人等,曾尝试挑战过西欧文明的霸权,并有局部斩获,但终究都没有改变过历史走向。而正是因为这个盎格鲁萨逊霸权的存在,延伸出它的价值观得以主导整个人类社会的话语,被称为普世价值。但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似乎不断有各种迹象证据显示,掌握科技并用于创造财富,同特定文明、特定民族和特定价值观并没有必然的关系。不过,由于西欧文明占据了先发市场竞争优势与科技优势,并以此支撑强大军事能力作为强制手段,压制了后进文明的发展机会,导致至今没有后进文明和民族能够展示自己也同样具有能力达到与西欧文明同等的科技水平和财富创造能力。尤其关键的是,西方价值观在客观上不利于后发文明在发展劣势条件下的追赶努力。

今天日本和韩国是全球公认的两个仅有的非白人发达国家。宽松一点说,四小龙里面另外三个,台湾、香港、星加坡,也可以被看作是非白人发达经济体。但无论它们是否将来在人均产值或实质人民生活水平会全面超越欧美,世界上没人认为它们代表了非西欧文明的崛起,顶多也只是西欧文明体系当中一点异国情调点缀。首先除了日本,其余都是国际舞台上没有什么分量的中小微角色。不说西方美国不会放手让它们尽情随便玩,即使任它们玩得再好,实力规模也注定难以主宰世界历史走向。况且日本也不是以前没试过挑战英美。其次,这些中小微角色还难以自力保障生存。其中规模最大的日本韩国还有美国军队以近殖民地占领军模式永久性驻扎。它们甚至没有自己军队的独立指挥权。更加绝望的是,这些新兴发达经济体在科技发展方面受到美国的严厉控制限制,阉割了任何可对美国造成战略超越的潜力,在可见未来无法摆脱美国给它们的枷锁。当然,在它们内部不少人衷心膺服西方价值观的环境下,这几个清一色东亚新兴发达经济体也缺乏挣脱美国加锁的社会意愿。今天的中国发展,展现出了除日本之外一个非白种人的民族、非西欧文明的国家在不受西方集团控制下,以自主意志全面追赶超越西欧文明的潜力。而且这是在可见的未来唯一能证明非西欧文明的民族也能走向引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尝试案例。其他文明,诸如东正教---斯拉夫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教文明、和一些次文明像突厥文明、拉丁文明、伊朗文明、上面提到的日本文明等等,都存在各种问题。要不像伊斯兰千年前就挑战欧洲失败,要不像日本、俄罗斯在近代当代挑战盎格鲁萨逊人失败。而其余文明甚至连挑战的能力与意愿也存在问题。(至于东南亚文明、非洲各部落文明等,不说也罢)。因此,如果中国成功,将不仅对中国人,也对全人类证明不只有西欧白人和追随实践他们的价值观方能做到民富国强。任何民族只要选对了适合自己的正确道发展道路,坚持努力向上,就有机会达到同西方白人平等的生活水平和国家强盛。如果中国成功,西欧文明的一切将被证明并不是那么特别。西欧人美国人还是需要认识自己并没有一个比别人优越的神,比别人优越的人种血统,比别人优越的价值观,有统治教训全人类的天赋神赐资格。目前的地位其实只因百年前的科技先发优势所支持的帝国主义全球掠夺的积累结果,并没有那么不可替代,那么神秘。中国的成功将对人类社会发展有深远的里程碑意义。

那么,中国怎么样才算成功?

国家怎样才算成功?这个问题会有无数的答案。每个答案都会根据各自判断成功失败的标准。不同的国家规模,意识形态,文明文化,甚至地理位置等等,都会对影响形成不同的标准。极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国同天主教意大利对国家成功定义就有很大差异。有十四亿人口的中国,当然也同只有一万人口的图瓦鲁对国家成功的定义天差地别。不过,既然今天人类社会已将地球上所有有人居住的地方都分割成不同的国家,那么国家之间就必然存在竞争。二战前,强国以武力侵略吞并弱国是常见的国家竞争模式。二战后,虽然强国依然经常以武力侵略打击弱国,但目的已经从吞并弱国,转向通过武力强制弱国服从自己的意志。无论在名义上这些意志是否有一些冠冕堂皇的普世价值名堂,但实质目的都是要减弱而非增强弱国的国际竞争能力。因此,一个国家无论是否有与众不同的国家成功定义,但首先第一点就是必须活得像一个国家,有维持国家内部事务独立自主的能力。再直白点说,就是要有按照自己意愿不受外国干扰的生存发展能力。从这个视角,短命的伊斯兰国显然没有被地球人称为成功国家甚至仅仅是国家的资格,即使它自视为最吻合阿拉真主通过可兰经描述的国度。第二点,没明显的外国干涉干扰也不代表一个国家就能愉快生存。生存能力最关键是决定于自己。作为一个国家,有能力提供基本的国家结构和服务,让国民安居乐业。那些被称为失败国家,从索马里到利比里亚,从南苏丹到阿富汗都没达到这个最基本要求,远够不上可以谈论成功国家的资格。第三点,在能达至上面最基本的两点要求后,公认国家竞争成功或不成功,也是本文和前文《本质》重复阐述的标准,是其国民掌握利用科技知识转化成财富的能力。用这个标准看,瑞士比洪都拉斯成功,因为瑞士在掌握科技知识和转变成财富能力都远在洪都拉斯之上;西班牙比乌克兰成功,因为乌克兰虽然(曾)掌握的(军事航太等)科技似乎比西班牙更高大上,但运用这些科技转变成财富能力比西班牙弱;以色列比沙地阿拉伯成功,因为沙地虽然更富有,但都得于大自然赏赐的资源,用科技转换成财富的能力极其有限。第四点,也是同中国密切有关的一个标准,就是有资格能影响人类发展走向的大国,是否能给人类做出同自己国家规模相适应贡献和影响力的能力。第五点,是只对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国的特别标准,即中国需要恢复成为过往数千年来都曾是的全球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或至少之一。因为只有中国达到成为全球最富有最强大国家的目标,人类社会包括中国人自己才会被彻底说服除了西欧文明,其他文明、其他人种走不同的发展道路,用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手段,也一样有可能做到相等的发展成就。

中共在1997年的十五大上提出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第一个是在建党一百年,即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个是在建国一百年,2049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强国。其实两个目标的定义都相当模糊,因为都没有非常明确的标准,可以随着时间而变化。但大致上小康社会在世界上可以说是达到人民生活不愁温饱的中档发展中国家。中共说今年达到了这个目标也无可质疑。而所谓强国,反而有稍微清晰标准,即有某个对比强弱的目标做为衡量。比某个目标国强,或与公认的强国比较一样或更加强,即可被接纳为强国。当然,即使当下,中国已经普遍被视为全球三大强国之一,自称提前建成社会主义强国也可以。但实质上,今天的中国只有一个有意义的对比目标国,美国。或者扩大一点可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十年前开始,全球主流研究预测认为到2050年前,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会大致等于或略为超过以美国为首的七国集团产值总和。人均产值大致处于发达国家的底部。也就是说,只要中国能够保持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势态,中共的目标就可以算是达到(产值并非唯一标准)。当然,这些预测都基于一个重要的前提,即未来三十年中国的国际和国内的发展环境同改革开放以来的环境大致一样,保持基本友善有利。换句话说,如果中国的发展环境遭到破坏,中国的发展前景就不明朗,或者说中国的发展目标就有可能脱靶甚至失败。

想破坏中国发展环境最迫切的是美国,因为二战后美国所建立的全球霸权地位将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受损者。美国不可能对中国的崛起无动于衷。对于美国不利的是今天中国的国力和体量,已经远远超过可以让美国不付代价或者付很少代价就能破坏中国发展环境的规模。首先,在有史以来最长持续和高速经济增长的政绩前,中国民众对国家的信心空前高涨,政府执政基础空前强大。其次,经过几十年数届美国政府和西方主流舆论轮番表演,西方的虚伪道德本性已经被中国民众所洞察熟悉。利用西方主导的普世价值观引发中国民众共鸣和崇拜,扰动中国社会不满而动摇中国境内发展的稳定社会基础的法力已经失灵。第三,自己赤膊上阵从外部打击破坏围堵中国发展自己要付的代价风险已高得难以想象,最后即使成功,围堵结果谁才被围在笼子里还真不好说。特朗普失败的中美贸易战已经清楚揭示这种围堵和被围堵的微妙关系。至于美国采用间接方法,破坏中国的国际发展环境来影响中国发展似有一定可行性。但有十四亿人口的中国今天已经是国际环境的一个最重量级的组成部分,美国如果赌上自己发展的前景,或可做到两败俱伤,在拖慢中国的发展的同时,也拖慢自己的发展。最终是否仍然还阻挡不了中国超越自己的步伐?目前还要看中美互相博弈的走势。

对双方博弈变数最大冲突点是战争。中国如果卷入一场有规模的战争,必将对中国崛起步伐造成影响。能将中国卷入战争最有可能的热点有台湾海峡、中印边界、南海和钓鱼岛四个。另外朝鲜半岛是第五个热点,但中国并不必然被卷入其中。除了中印边界之外,其余三个冲突热点都必然高度关系到美国。因此,如果中国能够被卷入同印度打大规模的领土战争的话,对美国最有利。尤其是战争能从边境争议局部的陆地冲突点扩展到海空甚至战略互击的层面,对美国更是一个天掉下来的礼物。无论是美国保持中立或者站在印度一边,都将获渔翁之利,而且无需付出太多代价,更没有重大风险。最好是中印能互相将对方家当都打个稀巴烂。不过这个热点也是美国最难控制的。中印都没特别的兴趣让美国在两国矛盾中间获得话事权,而且中印也都清楚目前的僵局各自都拿不出任何简单办法能改变。印度的算盘是期待美国能替自己遏制住中国,而非自己下场为那些不毛之地与中国厮杀,拼个你死我活。而美国则刚好相反。

台湾海峡如果爆发战争几乎肯定同中国统一有关。也是美国比较有把握可以将中国拖入战争的最佳热点。如果明天美国命令蔡英文必须宣布废除中华民国体制建立台湾国,否则撤销一切支持,蔡即使知道要大难临头也恐怕难以抗命。而且抗命也没用,美国要换一个听话的傀儡执行命令,完全驾轻就熟。美国要掂量的重点是后果。首先美国无法控制中国。如果美国策动台湾独立中国不按美国的节拍开打,美国怎么办?其实很难办。其次美国政府每四年就要面对选举。总统最多做八年。发动对中国的战争,即使通过促成台湾独立挑衅,营造一个被动反应的模样美国也必须要先全面备战,除非美国计谋的核心就是要出卖台独(这是极可能甚至最可能发生的剧本)作诱饵拖中国进入一场大战。否则在和平时期,美国要进行第三次世界大战级别的全国战争动员基本没可能。美国国会(包括普通民众)一贯喜欢在世界上喊打喊杀,但也一贯在拨款上要一块给五毛,包括国防预算。事实上,美国国防预算早就是整个预算中除了政客们不能碰的福利开支外远超任何其他项目的最大开销。美国总统如果不明言要计划同中国开战,他就肯定要不到足够全面战争动员的钱。但如他明说要钱计划打中国,首先接下来的所有计划都可能见光死,甚至连军方也会反对,其次他极可能仍然要不到钱。美国的制衡政治结构让总统做这种大规模跨任期的计划,被制度缠得束手束脚。美国民众还没恨中国到要拼命的地步,民意一直非常清楚地表达不愿意为台湾独立流美国人的血。况且,美国刚刚才在阿富汗以最不体面的失败姿态结束长达二十年的军事占领,更加不利民众再萌生花钱玩命打大仗的心情。最可怕的是同中国大战极有可能升级到全面核战争。在没额外拨款的条件下,美国军力或足够以现有军备库存,在战术层面上同时压制萨达姆伊拉克,加上塔利班阿富汗一两个这样规模、而且在国际上完全被孤立的对手。即便这样,继续打下去仍需要国会额外拨款。当年有911本土数千人被杀、骄傲地标被毁那样立国以来从未有的侮辱,才刺激国会民众一致支持出钱,让美军出命去伊拉克阿富汗找人报仇。结果最后还是在没达成作战目标的情况下,灰头土脸撤军走人。让全球目瞪口呆美国人连失败都可以玩得如此粗糙难看。同中国开战,美国军备库存规模绝对不足够说打就打,民众和国会支持度似乎远远不足够拿到钱,还不说钱从哪儿来(向中国借?)。因此,一个美国总统如果计划要以战争打断中国崛起趋势,合理操作过程应该至少要用两个连续任期操作。第一任期想方设法倾力做准备,攒够弹药粮油,第二任期发动战争。其实更合理的计划应该用两个总统四个任期,首八到十二年准备,后面再有四年点火开打和准备停战。但美国制度没这种方便,只能将就。最近这些年连特朗普和拜登两个总统和国会两党都高度持有敌视中国的氛围条件下,反华中坚议员们力竭声嘶呼吁扩军,国防拨款仍不见有特别起色,美国似乎也真的陷入国力疲态。除了用台湾问题点燃战火之外,在南海问题上和钓鱼岛问题上点燃战火的准备过程也会相似。不过中国在这两个问题上被美国拖入全面战争的几率比台湾问题要低。而且,从地缘战略看,如果真的在南海或钓鱼岛被美国拖入大战,中国乘机把台湾同时也打下来会是一个合理的战略延申,反过来则未必。

最关键的问题,美国发动对华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是保卫台湾不被大陆统一?还是利用台海战争作为凝聚西方集团采取一致对华围堵制裁行动的催化剂,通过恶化中国的外部发展环境阻挡中国崛起?第一个战争目的,在今天中美军事力量的对比之下,最乐观也仅是成败未卜。客观一点的评估应该是美国会失败,包括美国军方自己的沙盘推演。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中美军事实力的对比,包括常规和核武力在内,似乎向有利中国的方向变化。包括美国一些著名智库研究也支持这个观点。更重要的一点是,双方在军事上争夺台湾的意志不在同一个级别,中国当局与民众愿意为夺取台湾所付出的代价远高于美国政界与民众。第二个战争目的,在协助台湾抵抗大陆统一作战方面虚晃一枪,然后渲染和利用战争的暴力血腥视觉震撼,凝聚西方共识尤其是说服欧洲,采取更为严厉统一的对华围堵制裁行动,达到从外部严重破坏中国发展的环境的战略效果。多少有点类似俄罗斯夺取克里米亚后的情况。客观说,这个战略策略有可操作性。但美国需要面对争夺台湾失败对自己国际信誉的打击。这个打击必将远大于阿富汗失败,必将成为美国丧失全球霸权的一个历史里程碑。而且,失去台湾也意味失去控制第一岛链的战略地缘优势,同时也让日本韩国陷入被中俄围堵在太平洋西北角的地缘劣势,无争议地提升中国在南海东海的战略地缘优势。长远看,这种地缘板块震动非常可能激发日韩以及东盟十国全面倒向中国势力范围的深远亚太战略势态的大转折。用延迟中国崛起成功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的收获而付出让中国完全控制西太平洋的永久性战略地缘损失的代价是否划算?美国自然需要掂量。况且,在中美相对国力比较的意义上,是否能靠台湾海峡战争相对拖慢中国崛起还并非定论。最后,无论是准备打全面战争还是有限战争,中美两个核大国一但开战,核战争的危险便必然高升至双方都难以控制的局面,并很可能因为全球各核武器大国的核捆绑逻辑,而演变成全球核大战,造成本文前面所提及的地球与人类毁灭级的末日。这些都是对美国发动战争计划的制约。

那么对中共,一了百了尽快解决台湾问题是否是好选择?中国网上的观点似乎压倒性倾向应该尽快解决台湾问题,否则让美国和台独在台湾问题上牵着鼻子走,中国将越来越被动,网民也越来越不耐烦。而官方的态度也的确表现得越来越强硬,强调如过红线,随时会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具体表现在大陆军机军舰突破了1949年以来不跨越台湾海峡中线的行为默契,甚至开始绕台湾飞行航行。而且外界也能清楚看到,北京确实在扩军备战。不仅是在做与台湾打的准备,而且是在做同美日澳等一起打的准备。在台海战争中必然倚重的海空军与火箭军装备在过去十年以惊人的速度扩充。外界能看得到的服役和在建的航空母舰和被称作小航母的两栖攻击舰已经达六艘。此外,规模几十年没变化过的中国核武器装备数量,也开始明显增长。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最新估计中国的核弹头比之前大幅增加了40%,达到350枚,而且还在持续增长,成为五个合法拥有核武器同时也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当中唯一扩充、并且是急速扩大核武库的国家。这个变化,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国家建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导向后的重大行为转变。不过,西方舆论试图将这个转变描述成中共特别是习近平上台后采取穷兵黩武的政策并不公平。西方智库估计的中国军费开支,无论是绝对数字还是国内生产总值占比都仍然远低于美国。而且美国也持续不断的以军力对中国进行逼近侦察挑衅,实质威胁中国安全。中国随自己的能力增长而扩充军备并没超出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相应水平。长期以来中国军费即使按照西方智库的报告也长期处于大国当中最低群组,而最近在安全和发展环境向不利方向转变的情况下,也仅稍微增加。

图三 全球2021年十五大军费开支国

解放军跨海进攻和占领台湾的能力,自1950年一直都存在。相对于在二战后接受大量外援特别是美国军援,有大致完整陆海空三军装备和海空军力技术人才的国军,当年共军是一支单一陆军军种甚至主要是轻步兵兵种的地面部队。但军事装备优势并没让国军赢得东北、华北、华东三大战役,也没能阻挡共军跨过长江天堑,甚至没能阻挡共军跨越琼州海峡。史家普遍认为如果没美军介入台湾海峡,共军不惜代价志在必得,即使在相对装备水平比国军最弱时侯,也有能力跨越台海将台湾纳入统治范围,成为康熙以来第三次统一台海两岸。美军介入台湾海峡,阻挡共军渡海,说明当武器装备的差距超过某一个水平时,在特定的战场环境下,比方跨海登陆战中,就变成了决定性因素。毛泽东在拿下大陆全境到他离世的二十七年时间里,虽然年年都重申“一定要解放台湾”,但在朝鲜战争后没再启动进攻台湾的作战行动。个中自然有许多原因,共军海空装备与介入台海的美军差距是其中最关键因素之一。美国因素不但影响了毛泽东,也同样影响蒋介石。美国既阻止毛泽东跨海解放台湾,也阻止蒋介石跨海反攻大陆。而且不仅仅阻止蒋介石反共大陆,也控制国军在装备上同对岸共军保持大致相当水平,让蒋没有武器优势弥补国军规模劣势。这样一来,蒋会非常清楚如果美军不再保护他,他自力挡住共军攻占台湾难以乐观,因此不能不以美国马首是瞻。直至今天,美国仍然高度控制台湾能到手的尖端武器装备水平。台湾能买到的美国武器装备技术水平一直都在日本、韩国甚至新加坡之下,在全球能出得起钱的武器买家里面最没地位的,尤其买不到进攻性强的武器。令台湾无法变成脱缰之马自作主张,惹出一些美国人不愿意看到的麻烦。当年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为摆脱美国的掣肘,决定自力研发核武器,但很快被美国发现并制止。随后蒋经国将开发计划作转为绝密行动,但在研发接近成功之时,内部主持的军方科学家张宪义叛逃美国,将计划全盘托出。结果美国强行干涉,派人摧毁研发设施并强行没收核材料,整个过程极为屈辱。台湾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甚至意志,只得黯然承受。美国对台湾的态度,说明台湾在美国战略棋盘上仅是一只可保可弃的兵卒。事实上,当美国需要中国一道合力制衡苏联,尤其是需要借力解放军对抗苏军的时候,美国已经准备放弃台湾,任由中国方面处置。中美建交时美国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已经是美国能给出的对台湾最大的道义交代,内容丝毫不提美国是否会保护台湾。美国还不无得意的称之为模糊战略,其实就是有用时保,无用时弃。

 

发展或统一?

但中国并没有借美国弃保台湾换取联中抗苏时机挥军渡海完成统一,而是利用了这个机会,融入国际体系发展经济。无论是邓小平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还是江泽民的两个一百年,中共在改革开放后的优先诉求清单当中,台湾问题都不包括在内。在对台动作的实际操作上,北京也从追求统一转变成反台独。这些抉择,非常明确向外界表明中共高层特别是几代核心领袖认为发展经济在优先次序上比统一台湾更重要。在中国,许多人尤其是在网上各个平台上关注台湾问题的网民并不赞同这种选择。认为必须夺回在甲午战败后被日本抢走的台湾,一雪百年国耻,中国才算真正崛起。这种对丧失或分裂国土怀有的强烈情结,对于有一百八十年被列强欺凌屈辱历史,以义勇军进行曲做国歌的新中国是一个不难理解的民意。

然而,国家的强盛并非由本国民意观点作为定义,甚至与国民对国土领域的期待也没有联系。在二战丧失不少国土的德国和日本并未因此阻碍它们在短时间内迅速恢复成为经济和科技强国。如果未来摆脱美国的控制,它们肯定会重新跻身于最强大国家之一(包括军事科技能力),排在英法之前。相反,除中国之外的另一个人口大国印度在独立时,从大英帝国手中获得前所未有的战略地缘利益。不但拥有一个历史里从未出现过的统一南亚次大陆,而且包括印度以自身能力与历史索求手段绝无可能获得---让美国也大流口水---扼守印度洋、太平洋两大洋通道关卡的安得曼与尼科巴群岛领土权。然而,国土和战略地缘上令人羡慕的进账,对印度强国梦似乎半点帮助也没显示出来。同印度相反的例子,被世界各机构接受为最新的发达国家---韩国,是一个全球都认为的分裂国度,而且,即或有争议,还是得到国土较小较差的那一半,还被中俄日三大国几乎完全包围。但地缘劣势并未妨碍韩国国力大幅进步。最后有苏联,现代人类国土面积最为庞大的国度,而且也曾经是唯二军事实力最强大的超级大国,却玩到自我崩溃。人类社会有很多证据,证明国家是否能走向强大与其走向强大起点的一刻拥有领土大小和国民心中盼望的地缘优势似乎没有特别明显的关联。而反过来则可以成立。一个国家富强,会更容易满足自己在领土和其他资源上的欲望和期待。最典型案例就是美国。美国获得路易斯安那领地(密西西比河流域)、西南从加利福尼亚到德萨斯领土、阿拉斯加、太平洋上从关岛到夏威夷的领土权,都是美国的财力军力强盛的结果而非原因。

人类社会在农牧时代所形成的评判国家强盛三个指标,武力、(以武力所获得与控制的)国土、和人口,今天仍被许多人奉为圭臬。在《本质》和本文里,我们反复指出自工业革命后,国家实力已经从上述三个古典定义转变为两个新要素,国家对科技和财富的掌握。英格兰,一个面积人口只相当于安徽江西这样中国中等偏小省份的欧洲“蕞尔小国”,靠贸易和工业增强的国力实践帝国主义,造就了人类历史空前绝后面积幅员最为庞大的全球性帝国。不过直至今天,在不太远久之前有劫富济贫社会革命的中国,不少人特别不理解财富与国家强大的关系,认为带有世俗铜臭甚至腐朽气息的财富并不应该在国家强盛上占有重要位置。特别不应该求财失土。《本质》已经就这个问题详细讨论过,在此不再重复。但值得提出的是,这个观点在人类社会不但普遍,也曾有国家以这个观点作为理论实际投入实践。苏联便以国家计划的手段推动科技发展与应用,排除财富在发展科技过程的主导作用。但苏联同美国的竞赛以失败告终。苏联人对生活物质和服务的质量数量提升改善速度明显劣于西方并且还无望改善的局面失望。结果社会不满积累到导致国家崩溃。此外,苏联用国家计划手段对科技开发的推动在创新广度方面也明显逊于美国。特别完全错过了最新微电子技术突破,导致在电脑、通讯、互联网、软件、自动控制、人工智能等一大票相关高新科技的全面落后。不仅错过了这些新技术对于国防军事太空等苏联特别在意的关键科技领域的提升,也错过了这些新技术创造巨大财富,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机会。详细了解微电子和衍生科技的研发成长,便明白它的萌芽成长过程是一种无法在国家计划环境下产生的现象。

人类历史从农牧时代走进工业时代,到今天走进所谓的信息时代,整个过程清晰显示到今天为止所有的关键突破,从瓦特的蒸汽机到英特尔的微处理器,背后的推力都是人类对财富的追求,而非国家计划的结果。至于未来是否会出现可以完全由国家计划和推动的科技突破,比方核聚变或太空开发,目前还不得知晓。不过,财富这个因素,对提升国民生活水平,并以此维持长期社会稳定的作用是不会消失的。再者,维持古典国家强大的最令人注目表象---以及现代强国也不可或缺的---军事能力,也似乎看不到可以脱离财富支撑。这些都不是仅靠国家计划就可以变成现实。人类社会的规律表明,富国不一定强,但强国一定富。

 

统一与分裂

国家成型已有数千年历史。未来还会存在多久无人能预见。只要国家还存在,国家的领土和人口必将会不断变化。在《本质》里我们指出在二战后国家演变的模式同二战前有个重大分野。在强国推动下,联合国建立了国际新次序。国家用武力兼并他国这种有史以来便盛行的国家行为不再被国际社会接受。因此国际格局在二战后基本定型。国家疆域变化的方式只允许和平合并、和平分裂、暴力分裂和有条件的武力统一等几种形式。

分裂国家的武力统一,基本上以二战为界限。二战前后尤其是之前被广泛认可的原统一国家,大致可以被接受分裂后的其中一方或双方用武力作为恢复统一的手段,譬如南北越统一。朝鲜半岛有点复杂,但也能作为这个规矩的例证;联合国军曾帮韩军进攻北部统一整个半岛。比二战再往前的曾属同一国家的新生独立国家,武力吞并则不被接受,譬如曾在奥斯曼帝国下同属一个大行政区域的伊拉克对科威特的占领,便被联合国界定为非法侵略。另外摩洛哥对西撒哈拉的占领也不被国际社会承认。

二战之后没发生过国家之间的和平合并。最接近的案例是欧盟。但自二战后很快出现的欧洲统一运动至今距离成为一个单一主权国家的目标还有巨大而且看不到可以弥补的鸿沟。

国家和平统一有德国,也门,以及中国回收(不太愿意被提及殖民地一词的)香港和澳门。

其余都是分裂的案例,暴力分裂有巴基斯坦、苏丹、厄立特里、东蒂文、南斯拉夫等。

和平分裂的有苏联、捷克斯洛伐克等。

还有相当数量正在分裂过程中或已经事实分裂了正等国际社会的认可的案例,像科索沃、索马里兰、北塞浦路斯等。

还有有三个小例外,两个同印度有关。一是印度用武力吞并果阿,二是印度强行吞并锡金,另外一个是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

总结情况,就是二战之后,国家因分裂而失去领土的概率远高于合并而获得领土。当然,所谓的国际社会其实也是由西方主导的,有强烈的西方政治立场色彩,通常支持西方集团内部的统一,比方德国。反对西方内部的分裂比方加泰隆尼亚独立运动。对于西方集团外部的统一独立,立场刚好相反。

世界上大部分有点尺寸的国家,包括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自然中国也在内,都有国家分裂或高或低的风险。分裂的因素是以人种、文化(文明)、民族、语言、宗教、历史、政治、地域等分割成不同群族所造成的矛盾。但矛盾不必然会刺激分裂。因此更加深层的因素,是不同的群族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国家的政治屋顶下的对自身利弊的感受。要求分离的群族感觉在一个大的国家屋顶下生活对自身不利。原则上,越大的国家越有能力整合更多更广泛的资源,由此也越有能力提供给所有群族的国民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和利益。而且,越大的国家国内市场也越大,越有利于产生更大规模的财富。大国相对于加起来达到同等规模的小国群,在国家能力上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最好的例子有美国和欧盟的对比。另一个例子,国家庞大的印度虽然置身于最贫穷国家之列,但却能拿出比发达富有的韩国更多资源给太空探索、军工制造、建立更加庞大的军队等,等助于提升全球竞争地位的关键方面。在分裂危机比较严重的国家里,有分离倾向的群族对厕身于大国里的益处认知,弱于本群族处于吃亏地位、甚至处于受国家机器或主流或其他优势群族排挤压迫地位的心理感受。许多引起分裂倾向的因素,比方种族民族宗教等,在中短期甚至在一个可预见的长期内无法改变。但国家冀求强化统一局面还是有许多事情可做,追求富强便是其中之关键。国家富强,在地球上已被证明是维护统一的最佳粘合剂。美国黑人被歧视压迫是世人皆知的可悲事实,黑人对此痛恨欲绝,不久前还引发全球抗议浪潮。但美国不存在黑人独立运动。因为美国非洲裔有前车可鉴。两百年前就出现了一个由美国获得自由的黑人奴隶所建立的非洲大陆最早、完全按照美国模样的现代主权独立国家,利比里亚(意为自由国)。但这个不存在被白人歧视压迫的黑人国家一直到今天,都是地球上最贫穷最失败的国家之一,令人不禁好奇为何经过盎格鲁萨逊文明洗礼,接受现代自由民主理念的第一个黑人国家怎么会混得如此彻底之失败,比绝大部分后出现的非洲国家都差。这个现实,政治不正确地提醒美国黑人,即使在美国做一个受压迫歧视甚至有被军警非法虐杀风险的二等公民,即使受困于罪恶横生贫困疮痍的黑人贫民区,生活也远远美好过活在一个独立的没白人歧视压迫的黑人自主国度。相反的案例,作为多民族多语言的小国,超级富裕的社会让瑞士成为一个在维护国家团结方面表现优异的优等生,德裔法裔意大利裔的瑞士人虽坚持使用本族语言但和谐相处,拥护统一。此外,今天越富强的国家,对移民的吸引力越大,其实也是一个对不同背景民众愿意在一个国家屋顶下生活向心力指标的反映。

中国是一个受分裂倾向威胁比较严重的国家,不但有民族和宗教这些难以改变因素的新疆西藏分裂活动,也有富庶但政治观念相异,但同为汉族人口的台湾香港分裂情绪。中国政府可以选择的最佳办法,也同其他成功国家一样,推动国家走向富强,让国民特别是存在有分离因素的群族感受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大屋顶之下对自己有利,由心底自愿做这个国家的国民并引以自豪。用各种力量强行压制阻止分离势力蔓延壮大,或治标有效,尤其在某些时空某环境之下可能是仅有的选择。但如果无法扭转有分离倾向群族不愿意在同一个大屋顶下过日子的情绪,则无法治本。一个国家的向心力可以是多方面的,让整体国民拥有美好富足生活,以我们看到的世界现实清楚表明,是一国向心力永恒关键,尤其是在国民有机会同其他国家作横向比较的的条件下。国家各个群族越是认为生活在本国比别的国家幸福愉快,产生分离情绪的机会越低。国际上富国里存在的分离运动,像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国的苏格兰等,分离群族的情绪并不偏激,即便允许以合法手段达到分离目的,至今这些有分离倾向的群族仍选择留在大国之内。英国特别值得一提,苏格兰分离运动在大英帝国国力巅峰时期几乎完全销声匿迹,可以为富强与统一向心力同步做个注脚。中文网站时不时提到的美国加州德州、日本冲绳,以及中文媒体鲜有提及的欧洲各地形形色色的分离诉求,大多数其实只是少数活动分子的呼声,只能算表演性质的活动,达到真正可行还有很远。至于那些搞得有声有色的分离运动,像西班牙的巴斯克和加泰隆尼亚,一个是西班牙最穷地区;怨西班牙是自己贫穷的原因,而另外一个是最富地区;嫌西班牙沾了他们富庶的光。两个都同样强烈要求脱离西班牙这个在西欧国家当中第二穷的“大国”。如果不是在对待非西方分离运动持一贯乐见其成立场的西方集团反常的一致阻止,西班牙早已分裂。在世界其余地方,分离运动的强度同国家的贫弱程度也都大致呈比例,越穷的国家越有人要分家过日子,屋漏兼逢夜雨。

因此,中国选择发展经济作为优先施政方向,是一个符合人类社会进入工业化至今所呈现国家发展规律的举措。人口规模大于整个西方世界总和的中国,如果未来不犯一些颠覆性错误或遭遇无法预见、无法抗拒的灾难,已经进入一个外力难以阻挡的良性经济发展循环境界。不但在国家整体经济能力上,中国有超越所有其他国家的潜力,而且在人均产值也完全有栖身于世界最发达最富有国家行列的机会。在此之上,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有这样的幸运,拥有如此庞大的国土和人口支撑一个世界上潜力无双的巨大市场,同时拥有一个不接受任何反科学的鬼神迷信和妖言蛊惑的政权,一个能够乐意真诚接受现代科学和教育的人民,并且还有一个赞美致富意愿、赞美为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付出辛劳与努力的文明体系。最后,整个人口非常聪明,有不亚于其他民族的创造力。有这样的资源支撑,中国的科技水平没什么理由不能置身于世界最发达之列。中华民族没什么理由不能赶上甚至超越世界其他先进民族,位居世界最富强的民族之列。

人类在进化到现代人之前的野外生活时代,遗传下来一种简化对环境研究思考过程的天性,帮助人类达到快速对环境事物做出判断,选择有利生存决策,就像麋鹿一听到风吹草动便拔足狂奔。这种快速判断往往不一定准确,但有助于生存。因此人类社会中无论什么文明,普罗大众都习惯简单地认为成功即正确。爱恩斯坦被认为有治国能力,比尔盖兹被认为比别人更能参透人生哲理。美国的一切,从政治制度到全国篮球赛到黑人说唱都被不少世界其他国家的人追捧。都是成功即正确的判断结果。因为西方文明是地球上至今最成功的文明,而美国是西方文明当中最成功,最富强的国家。以百年计算的文明领先优势对世界人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深刻影响,往往到了不自觉不经意地崇拜西方尤其美国,即使不断遭受它们的欺辱伤害,即使看到它们时不时在称霸世界过程撞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其中甚至包括了极端反西方反美势力,有所谓爱之切恨之深。中华民族祖上曾阔过,有过这种被仰慕的经历,周边人民使用中文,就像今天许多国家使用英文一样,作为自己正式书写表达符号。但近几百年来,中华民族失去了祖宗创造的那份荣耀。今天世界人民习惯了西方在世界舞台上做主角。无他,持富可以横着走。世人都知道一个国家要发财,脚底下的土地如果没金没银没油没气之类的大自然赏赐,真不是一件谁都能办得到的事情,祖上阔过也没用。人家富是人家做了正确的事情,即便也霸道,即便也欺负人,即便也偷鸡摸狗、杀人掠货。当年的成吉思汗大军弓箭弯刀让被征服部落感到恐惧害怕,今天的西方资本主义富庶和科技则能让被征服民族着迷崇拜,即使心存怨恨。征服一个人民不容易,但更不容易是征服一个人民的心。

网上无数中国网民对近代中国丧权失地、藩属分崩离析的历史痛心疾首,特别等不及要马上挥军渡海收服台湾,认定中国再也不能忍受这种侮辱(虽然事实上已经忍受了两个甲子)。但过去几百年中国失去的,或者说还未收回的何只台湾?这些网民大都知道台湾之北的琉球王国便是另一个近代失去的中华故邦。中国还失去外蒙古、日本海沿岸、中亚、东北亚、中南半岛等一大片故土故邦。但如果有朝一日网民们的梦幻成真,周边中华故土故邦民众大概会希望迎来的不是只会弯弓射大雕的蒙古铁骑,而是一个超级成功的天朝上国,重演中华盛世,拥有全球羡慕的最富庶丰足的生活、最领先的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国土建设和最迷人多姿的高雅文化,并能带领人类去征服星辰大海,走向无穷尽的的边疆和无穷尽的未来。如果真的到那种境界,中国曾做过的和正在做的一切也会被认为是正确的,也会再度被膜拜仰慕。四海归心的民众自然也必然包括台湾,并且也必然会感染有数千年中华文明感染的周边,包括南海沿岸各国。那么今天的眼光或无需仅停留在台湾而无法抬头超越,不妨投视更远大的未来。中国已经走了崛起长征万里中的七千里。未来剩下还有三成路,中国要面对美国的尽全力阻拦。


图四 1916版中华国耻地图

从中共建党一百年谈中国和世界 (四)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7144363
 回應文章
图三
推薦4


eastandwes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貓靈子
無知者,無畏
大風

图三

不知道怎么在文内位置贴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7144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