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認為中國該民主化是最大的誤區
 瀏覽4,294|回應8推薦5

new-yorker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貓靈子
Mindarla
穹蒼群星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轻松一笑


李光耀早就說過了:“中國也不會成為自由民主國家,若成了那樣的國家,中國會崩潰。如果你相信中國將發生某種民主革命,你就錯了。為實現現代化的目標,中共領導人將嘗試各種方法,除了多黨制一人一票的民主體系。“


不會有人質疑李光耀的遠見吧。




-------------------------------------------------- -------


我經常聽一些民進黨綠營智庫的演講,覺得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綠營裡面有三派人,分別代表人物是:


郭正亮, 張國城,和賴怡忠


1.郭正亮千叮鈴萬囑咐得,說中國搞民主化有巨大風險,要謹慎要謹慎啊。民族主義分裂黨,農民民粹黨,無盡黨爭取得不了共識之類。




2.張國城說,中國不民主化台灣不該統一,中國真的民主化了,台灣同樣不該統一。中國民主化,中共垮台了,根據歷史經驗中國未必不會成為第二個前共產國家,輕則經濟長期鎮痛衰退,重則如蘇聯和南斯拉夫(國家解體,內戰,國民經濟大幅萎縮,人均壽民大幅縮減)。如果走向民主的中國是個鐵達尼,台灣是否需要在船上呢?再說,英法是民主國家,不代表殖民地不可以獨立。


傳達的意思很清晰,中國大陸不民主化我們台灣絕對不該統一。假如中國大陸民主化了,未必不是把台灣拖下水的鐵達尼,同樣不該統一。




3.賴怡忠就更坦誠了,讓中國民主化不是目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中國分裂,產生為台獨做內應,才能圖利台獨。要不中國強大統一,一切都是做夢。




我覺得都說得很好啊,至少有一點綠營是有極大共識的:就是中國民主化絕對是十分凶險的。說句不好聽的,無關人的道德,只要是個有遠見的人,都會認為中國大陸民主化是個極其凶險的事情。


然而,藍營的整天自我催眠說:中國不民主化,中國肯定要玩完。然後,綠營的學者和對岸的中國人就都笑了。如果藍營哪天一提中國要民主化,綠營就如喪考妣呼天搶地說“不!台灣國建國要完了!”,再談什麼反攻大陸才有那麼一些些希望。我對藍營是很同情,但是價值判斷是價值判斷,事實判斷是事實判斷。


親藏獨的王力雄引述的這段話,難道不該引起大家的深思麼?




一位新疆的烏孜別克族教授對我說,中國將來肯定要出事,中國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時,他一想起那種前景就害怕,因此他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國,不能讓他們留在新疆。


中國一旦民主化,幾乎肯定會出現藏獨和疆獨問題。我從來不是什麼大中華民族主義者,我不搞什麼屁股決定腦袋。西藏鬧獨立,我個人未必會反對,第一西藏即使公投選獨立的可能性也很小,第二即使獨立了危害也不會很大。但是新疆不一樣,處理不好會招致中國亡國滅種。


幾乎可以肯定,只要中國搞什麼民主化,一定會出現一個新疆民族主義政黨甚至是新疆伊斯蘭主義政黨,而且絕對是強分裂性質的。


當地的漢人會怎麼反應?當地的漢人和生產建設兵團有強大的力量,同時有重大的利益在新疆,他們會選擇離開麼?從歷史上來說,中國的漢朝,唐朝,明朝和清朝都曾疆域囊括新疆,可以說也是漢人的領土。基於重大利益和歷史權益,新疆的漢人會妥協會主動滾出新疆麼?新疆維吾爾人的比例和生育力擺在那裡,漢人是少數,按照住民自覺,人家肯定會過半,絕對要勝者全拿理所當然要吃下整個新疆。那裡的漢人即便沒法控制整個新疆,至少也要保證自己主導的區域獨立分離出新疆。


這種情況下,怎麼辦?你要維吾爾人會罷手???想想歷史,想想印度巴基斯坦分治吧,原來在英國統治下穆斯林和印度教徒還算和平相處,一分治互相廝殺死了超過50萬人。再想想,反共同情藏獨的老將王力雄的良話“一位新疆的烏孜別克族教授對我說,中國將來肯定要出事,中國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時,他一想起那種前景就害怕,因此他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國,不能讓他們留在新疆。“在想想新疆七五事件。當年,英國是不希望印巴起衝突的,沒有域外勢力介入。不過,如果這種情況發生,我可以預見西方勢力和伊斯蘭遜尼派勢力一定會滲入和利用,你就可想而知新疆到時候會不會是個血流成海的局面了。民主化後的政府是出手還是不出手幫助新疆的漢人?


假設民主化後的政府不幫助新疆漢人,任其自生自滅幾個情況:


1. 突厥人民主化又怎麼樣?從建國一直鎮壓和屠殺庫爾德人,不承認少數民族地位,對庫爾德文化語言進行滅絕。東突厥像中東民主大國土耳其一樣,把漢人漢獨當庫爾德人一樣去鎮壓屠殺。


2. 東突厥像東南亞民主大國印尼一樣,排華大屠殺。


3.東突厥轉化成最溫和的穆斯林民主共和體制像馬來西亞,穆斯林政黨永遠執政,政府政策上打壓消滅華語華教,處處歧視漢/華人,系統性優待馬來人,並在就業上學公權力歧視排擠馬華。並用自然出生率高,讓漢人自然亡文滅種。一個專制國家,能在生育上給予少數民族優待,政府公共性財政教授維語到高中,上學給予加分和優先錄取,在少數民族犯罪時兩少一款。我估計馬華到亡文滅種那天都享受不到這樣的待遇。你就準備讓新疆漢人世世代代享受這種優越的民主吧。


現在穆斯林國家都在走回頭路。土耳其在拋棄凱莫爾主義往蘇丹制走回頭路,並準備立法讓強姦幼女並願意娶她的男人免罪。印尼的亞齊省已經恢復施行伊斯蘭沙利亞法。馬來西亞執政黨也正在引入伊斯蘭法。恭喜,感謝中國民主化,感謝中國允許新疆獨立,感謝以後新疆的漢人將世世代代世世代代幸福的生活在伊斯蘭沙利亞法下。這就是所謂的正義和民主的優越性!


同時,民主化的大陸內部陷入9億農民要求戶口福利的農民民粹黨上台執政摧毀經濟,議會裡面像美國和台灣一樣陷入黨爭互相撕逼互相否決,憤怒的知識分子和學生衝上天安門絕食抗議執政當局出賣民族利益讓新疆獨立,更血淚控訴執政黨當局讓漢族同胞身陷種族滅絕的境地。經濟崩潰,政治癱瘓,民族尊嚴盡失,國家凝聚力土崩瓦解。一個置同胞被種族滅絕都不顧的國家談何復興?美國和日本見識到此前中國的威脅。





肯定會趁你病要你命,讓你七塊論成真。這樣美國霸主做安穩了,日本在亞洲也就翻起來了。到時候,國家實力崩壞,無力維護統一。像台灣的張國城一樣的無數綠營在台上,會說我就知道中國就是他媽的垃圾,我早就警告過中國制度轉型會經歷前蘇聯和東歐的劇變,你們雞巴還愛不愛台灣?還要台灣統一,讓台灣在中國的大船上一起沉沒。英美是民主國家,殖民地照樣紛紛獨立。


假設民主化後的政府出兵幫助新疆漢人,對東突政府開戰,就更有意了。我敢保證西方特別是美日肯定會公開介入支持維吾爾族,還輸送武器彈藥,打代理人戰爭。中國就會被宣傳成阿富汗的再版蘇聯,見識過中國可怕的西方會利用這個機會絞殺中國。另外,東突利用遜尼派穆斯林的背景尋求穆斯林世界的支持,同樣把中國作為侵略阿富汗的前蘇聯各種遜尼派聖戰分子,基地組織,ISIS,塔利班會如潮水般湧入新疆,誓言。要把入侵穆斯林土地,褻瀆穆斯林神靈,屠殺穆斯林人民的異教徒斬盡殺絕。


到時候,也不會有什麼巴鐵了,穆斯林世界的巴基斯坦還會把核武器對準中國,印尼和大馬也會對中國全面敵對,中國周邊環境全面惡化,甚至內部的回族都會暴動。一神教文明圈的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勢力夥同印度和日本聯合滅亡中國。西方人不要太高興,本來西方文明(尤其歐洲)面臨伊斯蘭文明的衝擊,就要毀於極度血腥的文明衝突的時候,冒出一個叫中國的替死鬼,轉移矛盾,禍水東引,讓中國和穆斯林世界陷入大廝殺的絞肉機裡面,同時美國鑑於教訓全力武力毀滅中國,讓中國亡國滅種再無危險其地位的可能。中國真有意思,這個替死鬼做的,本來穆斯林和基督徒才是血仇,中國人沒沾過什麼穆斯林的血,中國人一直是被西方欺壓的第三世界,最後不僅給人家擋了刀,還騰出了生存空間。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一個好的殷地安人,是一個死了的殷地安人”。


-------------------------------------------------------------------


中共是個王八羔子,很多人都和中共有血海深仇,中共造成了極大的不公。但是中共現在在台上至少保證中國還在發展,有基本的安定穩定,不會走向亡國滅種。難道你們沒有聽過“外舉不避仇”這個成語麼?中共再和你有仇,中共再王八蛋,現階段在台上其對中國還有用,利大於弊。這是事實。


再爛的三百年王朝更替,也比文明和種族被別人滅亡強上萬倍。歐洲正漸漸走向鬼門關,那些一心高喊中國一定要民主化的鬥士們,不能先看看歐洲下場如何麼?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4748
 回應文章
"轻松一笑"趕快學好如何當合格五毛
推薦0


4a3c6572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貓靈子:「這篇文章非常適合亂碼不君去好好閱讀! 」
以下這則留言我已先轉貼到我在本論壇文章《對現階段台海情勢的判斷》的留言 "2017/07/28 打著道德(歐美道德)反道德(中國道德)?笑話! "   的後面,如此做是為了防止"貓靈子"再將我的這則留言刪除。
~~~~~~~
"貓靈子"既然已經針對我的留言做了回應,按照一般人常識來講就不應該將我再回應的留言刪除掉,除非"貓靈子"對於我的回應無法反駁自知理屈,所以乾脆不回應並刪除我的留言,順便製造出我無法反駁"貓靈子"留言的假象。
~~~~~~~

由於"貓靈子"會毫無理由刪除我的留言所以我的留言必須簡短不能長篇大論,我現在簡短回應cccpwx這篇歪論,cccpwx這篇歪論完全建立在民主化後新疆必然獨立的前提上,cccpwx如何證明中國民主化後新疆獨立必然成功?只要剷除漢族沙文主義平等對待維吾爾族藏族就能以和平方式化解疆獨藏獨問題,化解疆獨藏獨絕不能靠武力鎮壓,今天疆獨藏獨能獲得不少維吾爾族藏族認同就是漢族沙文主義武力鎮壓的惡果。
還有一點,"轻松一笑"轉貼了一篇還算像樣的文章,"轻松一笑"這個帶著「我是你爸爸真偉大 」「我是流氓我怕誰 」態度的不合格五毛似乎終於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合格的五毛,加油吧!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7421
健康成長的組織必須對過往的決策做出回顧(Review)
    回應給: 貓靈子(db71ede2) 推薦4


無知者,無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貓靈子
穹蒼群星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轻松一笑

對過往的決策和重要事件的處理方法進行總結和回顧(英文常用字是 Review),是一個健康成長和良好發展的組織的必要措施。

正如道長所說,中共有很多重要決策人都有教育背景,也正是這些人在幫助中共這個機構不斷地總結過去的失敗和成功的經驗教訓,讓他們很少在重大事件和關鍵決策點上出現錯誤。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從勝利走向勝利”。你認真看看中共的發展史,你會發現其實有很多人在這個過程中出過暈招,包括來自共產國際的李德指揮紅軍反圍剿,王明/博古這幫人仰仗洋大人威風所出的各種暈招,都被毛周朱等人最終堅定地化解。你再看看毛根據朱的游擊戰理論總結的所謂“十六字方針”,那是高度而簡要地用非常通俗的語句進行戰術描述,讓教育層度很低的共軍官兵都能夠領會要領,你再對比一下蔣校長的所謂《剿匪讀本》那是多麼的深奧難懂,你立刻就知道,誰的辦法更加有效。

共軍的劉伯承初見毛的時候,對毛的軍事才能並不以為然,以為毛就一秀才,不會有什麼過人之處,結果幾招過下來,立馬服了,他在後來的跟張國燾的鬥爭中明確的說,毛的主意高,大家應該聽他的。

其實一個組織/機構能夠在事業上取得成功,不外乎在於決策正確,執行力保證,糾錯能力強幾個因素。

回到格主的主題,你看看今天的香港,一本《基本法》出現已經20多年了,很多情況都出現了變化,有些條文明顯不適合香港社會的進一步發展,特別是最近的高鐵“一地兩檢”的需求浮上水面,居然有很多人抱著20年前的條文來阻止修正案的出現,表面上看似維護法制和自由,實則是完全不具備基本的系統性總結和回顧的能力,也就是說,完全沒有學習和改進能力,我真不知道他們準備怎麼面對未來因為技術革新所帶來的社會變革。社會的發展和進步,顯然不是所謂“民主”可以解決的問題。

再看看台灣,民主化以後,所有有關未來的重要決策,都被民粹台獨無限上綱上線和無知屁民果斷否決,導致知識和財富菁英大量外流,台灣“菲律賓化”的速度遠比我想像的要快,你有什麼理由讓大陸同胞向你們學習“民主”化?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5920
善於總結經驗是中共執政的特點
    回應給: 轻松一笑(zi22zi) 推薦5


貓靈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無知者,無畏
穹蒼群星
轻松一笑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南山臥蟲

  在中共的主要領導人,尤其是建政初期的軍事領導人,有不少都是出身教育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毛主席(湖南第一師範),徐向前元帥(投筆從戎前是國文教師),粟裕大將(湖南第二師範),而出身教育界的良師,都有一個共通的特點:善於總結經驗(包含自身的教學與引導學生的學習)。這個善於總結經驗的優良傳統,也一再體現在中共的建軍與執政上。換言之,中共是一個學習力強,紀律嚴整且善於應變的組織。

  不但對自己的錯誤能深刻反省,對他人的經験也能設身處地,充分吸收利用。例如在1990-91年的海灣戰争中,裝備和戰略與共軍相似的伊拉克被美軍輕易撃潰後,中共陸軍隨即發憤圖强。1995-1996年的台海危機曝露了中共海空軍的不足,19年下來局面就已完全改觀。1999年,CIA拿中共大使館當靶場,15年後中共已經有了真正的核反撃能力,這就是學習力強所帶來的優勢。若只是向鸚鵡學舌一樣,仿製洋人的器械或是制度,不能根據自身的國情特點來改良舶來品,就始終不能登大雅之堂!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5599
謝謝
    回應給: 轻松一笑(zi22zi) 推薦1


穹蒼群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轻松一笑

收到了, 感謝您提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5412
中共民族政策形式学苏联,但内容各民族自创!
    回應給: 穹蒼群星(flashsuperman) 推薦3


轻松一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貓靈子
穹蒼群星

      下面我们来研究一个个例,看看当年中共是如何推进民族区域自治的。

      摘录景颇族领袖司拉山回忆录《司拉山之路》:

 

二,迎接解放军进山寨

 

194910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949129,云南和平解放。

195057,解放军陆军四十一师121团二营从遮放的嘎中渡口、经弄坎、翻越广董、广瓦大山、一天内急强行军六十多公里,奔袭陇川城子。陇川土司多永安出城迎接解放军,陇川县解放了。

以上这些标志着民族压迫旧时代的结束,即将给景颇族人民带来前所未有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历史大事件,在19506月中旬之前,还没有把司拉山和景颇族联合会首领们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

因为,在解放军进驻德宏之前,大多数的景颇族山官们认为:历来中国朝政的变更与远居边垂山林中的景颇族没有什么关系,那只是汉官与傣官们之间打打交道、派派款粮的事情!过不了多久,等到朝庭的军队一撤回到怒江对岸后,这一地区又是由傣官们说了算了。

由于历来在德宏地区没有中国政府的驻军,在边垂之地跨境而居的景颇族并没有十分清楚的国界概念。所以,许多景颇族都还不知道: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进驻,中国德宏地区长期有边无防的历史已经结束了!

6月中旬的一天,两个身穿缅甸联邦军制服,带着武器的景颇青年,大摇大摆地从陇川章凤边境地带入境。他俩是准备回瑞丽户育寨子去探亲的勒排早旺和泡杨勒该,在塔育寨子附近与解放军相遇后,解放军官兵就把他们带往陇川县城去了。

这时候,这一带的景颇族边民们才知道:“新来的红汉人的军队,已经开始守卫中国漫长的边境线了”。

户育的头人带着那两个被扣青年的亲属,焦急万分的赶到景颇联合会广山总部,要求司拉山和联合会的首领们尽快出面与汉官交涉救人。他们表示:“只要能把人赎回来,花多少钱都行,就是不能坐汉人的牢房。听说进了汉人的牢房后,没有几个人能活着出来的!”

司拉山和其他几位首领们商议后认为:“这正是一个可以试探着和新汉官打交道的机会!在与汉官接触与交涉的过程中,可以从看他们讲不讲理?放不放人?会勒索多少钱财?的这些问题里,就可以判断这个政府和他们的官员是不是可以信赖与相交往的朋友。如果是好的政府,就可以让汉官们知道我们有这个景颇族的联合会组织,从而争取直接和新政府交往。如果不是善待景颇族的政府,我们回来后就得做其它应变的准备了!”

当天,司拉山和首领们先安抚了那些从瑞丽户育来的人们;作了第二天前往陇川城子,出面与汉官交涉放人的一些准备工作。

第二天一早,司拉山宁博哇(领袖)带着柯伦执事,泡税甘,泰央警卫和另外几个警察兵,加上几个户育来的被扣青年的家人,一同启程前往陇川城子。

当天下午的四五点钟,司拉山他们一队人马快到陇川城子的时候,他们在路上与从陇川城子方走来的一队解放军相遇了。

当他们双方相互走近后,司拉山看到:他们要找的那两个户育青年就走在那一队解放军的队伍里——他俩那身缅甸联邦军制服,在解放军的行列中显得特别突出!

那两个景颇族青年没有带着武器,也没有被捆绑着。从他俩在行进的解放军的队伍中还在和别人谈笑的轻松神态里,司拉山断定这两个青年绝对没有受过任何虐待与折磨!这时候,司拉山在来路上的种种疑虑与担忧基本打消了。

司拉山后来才知道:这支解放军队伍里领兵的军官,正是当时陇川县的最高军政官员——李洪通团长(党政工作团团长);为他们作翻译的是龙陵籍的汉族干部——段泽龙。

司拉山通过翻译向李团长说明了他们此行的目的:“要把这两个从克钦邦回来探亲的景颇青年赎回去。”

李洪通团长问明清楚情况后,当即就把两青年交给了司拉山他们,同时让战士们把他两的武器也一并交还给他们。

“以后你们再回来探亲的时候,就不能再穿着外国的军装带着武器进来了。现在的中国,已经不再像国民党统治时期那样,可以随便让外国的军队进出我们国境了!这次也就不追究了,你们把人带回去好了!”李团长对司拉山说。

正当李洪通和司拉山在交谈时,只听见那俩个景颇青年正忙着唏哩哗啦地拉枪栓,检验他们刚从解放军战士手中接回来的那两支美制卡柄枪。

“杜格巴,我的枪机被汉军换掉了!”其中一个青年转过身来向李团长和司拉山行了个军礼后,大声报告。(注①:杜格巴——景颇语‘长官、大官’,‘杜、都’都是景颇语‘官’的发音。)

“你该是吃过豹子胆了吧!小猴子崽子你没有被捆、被吊、被打就已经是够幸运的了!人家连枪都还给你们了,还管什么枪机不枪机的,你真是想找死啊?”何伦在一旁情不自禁地大声叱责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小子,急得就差没有扑过去用双手去捂住他的嘴巴了!

李团长笑了笑,让战士们把枪机给那个景颇青年找回去。那个拿回枪机的青年,高兴得再次向李洪通敬礼致谢:“都格巴!遮珠格巴赛(谢谢)!”。何伦那时才放下了他那颗一直悬着的心!

司拉山笑了,他伸出手去与李团长握手,那是感谢的握手礼!从刚才短短的十多分钟里,那些平日里看似很平常的小事中,他已经得出结论:“李团长那双手,是代表着红色汉官政府的手,是可以交朋友、可以信赖的手!”

从李团长放人和处理调换枪栓的事件中,司拉山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李团长没有向司拉山等人提出任何索要钱财的条件就放人还枪,这本来就已经大大出乎司拉山等人的意外;李团长既没有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而让他的士兵否认调换了枪机的事,也没有给调换过枪机的士兵几个耳光!看得出这是一支待人平等,官兵一致的——司拉山从未见过的一支新型军队!

司拉山曾经见过:穿着华丽、绅士派头十足的英国军官;遇到过野兽般蛮横的日本军曹;也和世界上最富豪奢侈的美国老爷兵们相处过。

在对日军反攻的最后几个月的时间里,司拉山曾随勒纵当基准将属下101突击队的一支部队行动。该部队是武装到牙齿的全美式装备:就连配给官兵们的那些牛奶罐头、咖啡、白糖、白兰地、香烟,蔬菜罐头,每天都由美国空军空投补给。在夜里宿营地里的那些值班机枪,会彻夜响个不停。那可是比汉族过年放的鞭炮还多的钢弹啊!而他们浪费那么多的子弹,往往只是因为听到了林边几头散牛踩断朽木枯枝的声响;中、美、英盟军的坦克、炮车所到之处,一条条蟒蛇般粗的输油钢管就跟着铺架到了路边,从钢管里面湧出的汽油就像景颇山寨竹简槽上的山泉水那样源源不断…

司拉山看着他眼前的这支解放军队伍,他从心底里感到纳闷:“这些汉族官兵穿着的黄色军棉衣,与陇川炎热的六月天是如此的不协调!说明万里征战的他们,还来不及换下他们从遥远的北方穿来的征衣!从调换枪机事件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武器装备并不精良!就凭眼前的这一切,很难使人想象得出:怎么就会是这么看似一支贫弱的军队,却打败了有美国大老板支持的——‘比蚂蚁还多的白汉人的国民党军队’!然而,他们现在却又能够像扎篱笆墙似的,开始守护着中国辽阔疆域上的每一寸土地!”

“你们既然已经来了,不如让我们一起先回县城,到我们军管会里去休息休息。明天,我要到你们那里去看看。”李团长邀司拉山等人同回陇川城子。

司拉山让两名警察把户育的那两个两青年及亲属们送回去,他带着柯伦执事等余下的人,一起随李团长的队伍前往陇川县军管会。

在陇川城子的军管会里,司拉山和他的随行人员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到了军管会他才知道:李洪通团是解放军121团二营的教导员,现在任陇川县的军代表兼党政工作团团长。他们这支部队是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部队。进军云南的是陈庚将军的二野四兵团,进入德宏地区的是查玉长升师长的四十一师部队。

当夜,司拉山向李团长提了几个他急于想了解的问题:汉族新政府会不会听听景颇族人的想法?还会不会把景颇族像过去几百年来那样继续放在傣官之下?可不可以直接由汉官统治?将来会怎样对待山官头人和教会里的牧师长老们?共产党不信鬼神,是不是也不准其他人信佛、信基督?…

李团长向司拉山大体讲解了全国解放的形势,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宗教信仰自由及统一战线政策。一一解答了司拉山提出的那些问题:“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各民族在政治上都是平等的。景颇族人民不仅不会再受傣族土司的欺压,而且和汉族也是一样平等的兄弟民族。对各民族中的上层人士,只要他们爱国,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都是朋友,都要团结!还要请他们一起来协商和参与管理本地区的事务。共产党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与宗教信仰。我们也有一些不了解,不清楚你们习俗的地方,所以要让你们和我们一起,共同搞好你们本民族地区的许多工作…..

司拉山在城子军管会又多停留了一天,他听着李团长讲的那些共产党的政策是那么顺耳入心。他认定领导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他的那些中央大员们,肯定都是些很有学问而很有能耐的能人!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84f308de0101ejho.html

 

七、成立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

 

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亲自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实施纲要》,包括司拉山在内的景颇族人民的民族区域自治愿望有了实现的可能。自治区的组建问题,很快进入党和政府的议事日程,进入了前期的筹备阶段。

195210月,司拉山、线诺坎、纳排都和一部份景颇族上层人士到保山参加保山地区联合政府的筹备会议。在会议进入协商产生联合政府主席、副主席和常委的议程时,潞西县东山的弄丘山官排正清向司拉山反映:“在候选人名单中、景颇族只有常委的名额。而副主席的候选名单中、有傣族——芒市土司三代办方克光。”

 司拉山认为这一安排,没有体现出共产党民族平等的原则,是依旧把傣官放在景颇族之上的做法。他向会议领导提出对这一安排不同意的意见:“为什么副主席的席位只给了傣族,没有我们景颇族的名额?是按人口的多和少来定的吧?如果只是凭着人口的多少来论定我们两个民族大小的话,可不可以请汉族老大保持中立,让我们两个民族回去打一仗看看,谁赢就由谁来坐这个副主席的席位好了!”

当年司拉山和所有景颇族上层们并不清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体制里,一个职位的高低并不拥有对另一个民族行成压迫的权力。他们误认为:“只要傣官官大一级,就可以利用他的职权压制景颇族!”

景颇族历来对于与比他们多几倍民族动武并不当一回事,却担心官大一级后的傣官用政治优势来打压他们。因此,司拉山他们力争不惜动用武力,也要捍卫与傣官们平起平坐的原则。

会议初期,给司拉山担任汉语翻译的是勒托早甘,他来自潞西县芒海境外的勐古。他人特胆小,为司拉山翻译的时候,只要是司拉山的语言中涉及傣族土司利益,或是他自己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政治要求时,他总会反过头来说:“宁博哇,这样说可能不妥当,是不是可以换个说法?”。为此常常被急性子的纳排都大骂:“让你叫的方向你不叫,回过头来吠什么吠!”

景颇族代表们对勒托早甘的表现很不满意,就一致推荐弄丘山官排正清给司拉山作翻译。排正清在腾冲读过几年汉文,人长得高大英武,他讲话时声音宏亮,双眼烔烔有神而令他们满意。

筹委会的领导们听取了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的意见后,向他们耐心的强调了民族大团结的重要性。进一步说明:在新中国不会再有民族压迫,更不需要用武力来相争了。在共产党领导下,有什么天大的问题,都可以协商解决。

筹委会增设了一个景颇族副主席的席位,向景颇族代表们征求副主席的人选。司拉山提议排正清为副主席人选。

排正清是景颇族中为数不多的懂汉语汉文的山官,他与遮放土司有杀父兄之仇,也是一个坚决主张不在受傣官欺负的山官之一。

筹委会领导们则提议:“由纳排都作为景颇族副主席的候选人。”

 司拉山和代表们认为:“只要有景颇族的副主席席位就行,同意由筹委会作出的安排。”

这也许是中共领导们认为:纳排都不仅是司拉山的同学好友,也是景颇族联合会的秘书长,由他担任副主席更具有代表性。

保山地区联合政府筹备会议顺利结束,傣族方克光和景颇族纳排都同时担任了保山联合政府的副主席。

司拉山经过那次会议,他亲身经历和体验了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协商制度。同时,他对中国共产党在解决民族问题时的平衡与协调能力深为叹服。

司拉山在事后,常常对同胞们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有问题就要毫无保留的及时向党和政府提出来。我们作为民族的代表,我们不把本民族的意愿提出来,执政党要治理这么大的国家,也不可能样样都安排周全。虽然,党和政府在方方面面上都会尽量考虑。但是,对于结果来说,在‘坐等’和‘参与’之间还是有着很大差距的。”

由于中国共产党在制定民族平等政策及具体实施时的宽阔胸襟,让包括类似司拉山那样民族感较强的民族上层们都不得不折服。因此,司拉山在他的一生中,对党和政府的忠诚也是始终如一的。同时,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他也会毫不保留的提出来。

司拉山坚持的一个原则是:自己的不同意见,只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会议找适当的领导提出来。他从不与无关的人员,去作解决不了问题的无用争执。

 

19534月,保山地区边沿的潞西、瑞丽、陇川、莲山、梁河、盈江六县协商组成了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

景颇族的代表司拉山、纳排都、雷春国、排启仁、排正清等人参加了筹委会。

筹委会首先得解决区域内的傣族与景颇族,是分开还是共建自治区的问题。这两个民族虽然聚居在同一个区域内,可具体分布的地域又有所区别:傣族大部分生活在坝区,而景颇族大部分生活在山区。这两个民族要想实现区域自治时,他们发现自己很难与对方在区域上分开的现实。他们只能共同抛弃许多历史遗留下的观念与偏见,形成一个全新的共识与统一才行。

傣族上层们认为:“这一地区在我们的统治下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当然应该是傣族的辖区。”他们中的许多人,虽然从来不敢开口要求自治,而眼看区域自治就要实现时,却从心理上,很难接受与景颇族平分秋色的结果。因而,自然产生了要与景颇族分开自治的主张。

司拉山则认为:“一个原先没有文字记录的民族,没有必要去用翻历史、找依据的方式去争论是谁的辖区问题。我们的人民生活在这里就是依据,历史也证明了没有自治是没有希望的事实。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给了我们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我们只要听从政府的安排,只要有自治区域就行了!

“说实话,对景颇族人民来说,我们和傣族分开还是共建自治区都不吃亏。我们居住在山区,山山相连地域广阔、资源丰富。分开自治的话,傣族坝子会被山脉相连的景颇山分割成一个个孤立的地方,我们只收收过路费就够为难他们了。因此,不利之处多在傣族一方,我们不用担心。当然,两个民族共建一个自治区,好处更多、区域更广,也有利于两个民族的共同发展。”

历来傣族在自己的坝子里热闹;景颇族在自己的山上凉快着。傣族不上山照样有竹柴;景颇族不下坝一样有旱谷。因此,景颇族代表们在自治区的分与合的问题上没有更多的意见,一切任凭傣族兄弟选择。           

在党的领导下,经多次协商后,两个民族的代表们最终统一了认识,共同表示还是要团结、要统一。他们一致通过了两个民族团结共建一个自治区的协议。

根据景颇族的传说:景颇族起源于中国的蒙古和青藏高原某地,他们传说中的第一个聚集地“目拽神拉崩”就在那里。景颇族的先民们后来沿着青藏高原东部边缘,由喜马拉雅山南麓到达现在的中、印、缅三国交界区域后,再沿着伊洛瓦底江和怒江流域分别西出、南下、东归。大约在公元1500年左右东归的部份开始定居到了现在的德宏地区。他们与傣族的先民们相比,至少要晚于傣族500年的时间才来到这里聚居。

景颇族进入伊洛瓦底江与怒江之间的地区后,开始与傣、德昂、钦族等各族相接触,受他们的生产与文化影响、开始学会了一些农耕技术,景颇语的农耕术语中受傣族的影响最大。

景颇族的先民们属高寒山地的游牧民族,他们妇女的裙子、腿套等都是用羊毛织成的。因此,他们大都不奈坝区的酷热、瘴气、虐疾等。他们大都喜欢依山傍林而居,慢慢休养生息,遂次下坝。

为了争夺生存空间,他们也同当地民族发生过一些争战,主要是为了争夺山林。他们的迁徙迫使钦族西移、德昂南迁。只有善居坝子的傣族与喜爱山林的景颇各得其所,基本相安。傣族和景颇族这两个民族,最终共建一个自治区的协定,为使各民族和睦相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注①:作者在缅甸掸邦和克钦邦地区看到:不善农耕的景颇族常常把属于自己的整个坝子的农田几乎全部的让傣族耕种,而景颇族官家或地主们依旧喜欢住在山上的别墅或山庄里。景颇族男子大多数不是在军队里就是到玉石场经商,很少有愿意安心务农的。)

在筹建自治区会议期间的一个宴会上,怒江坝土司线光懿在酒桌上说:“今天能够让我们两个民族的人同桌吃饭,我们得感谢共产党。我过去是从来不和景颇族人同桌吃饭的!过去我一直认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连手都洗不干净!”

一部分傣族土司们认为是共产党把他们傣官们的饭桌,分了一半给景颇族。他们不得不无奈地接受与景颇族共建自治区的现实,却又不敢公开抱怨。线光懿土司的言辞,正是当时傣族土司们矛盾心境的真实表露。

“对啊,我们是得感谢共产党、毛主席!我本人过去也从不和只吃死牛烂猪的那部份傣族同桌吃饭!”司拉山立即起身回敬。

(有一部份傣族吃斋、不杀生、只吃非屠宰的肉。而景颇族则不吃不屠宰的肉,甚至连虎豹,猛禽咬死的动物和家禽都不吃,更何况是病死或不流血的畜禽。历史上与德昂族发生的争端,除了傣族土司有意制造矛盾的土地纠纷之外,往往也是源于不杀生的德昂族忍受不了景颇族——杀牛祭祀常常玷污了他们寨头的水源地而引发的。)

线光懿与司拉山之间在酒席上的舌战,替代了千百年来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相互蔑视与仇杀。这不过是在这场历史巨变中,两个民族的上层人士之间的一次必然的碰撞。他们心里彼此都明白: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才会有今天这两个民族共建自治区的圆满结果。

 

在确定了两个民族共建自治区的问题后,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最关注的问题就是:在自治区各级政府机构中,景颇族要有与傣族基本相等的合法席位!

司拉山在这一问题上始终坚持:“没有基本相等的席位就不是共建了。没有平等的原则,将来就仍然避免不了会再次重演把景颇族压在傣官之下的历史。

“我们景颇族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期里,还不可能完全胜任担负各级政府领导的能力。所以,我们的责任就是:为将来一代又一代成长起来的景颇族后辈们,在各级政府部门中留下应有的合法席位。这不仅仅对景颇族有利,也是自治区要长期稳定发展的必要基础。”

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一致同意在两个民族共建的自治区政府中,由傣族先担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第二任由景颇族接任的方案。

在具体由干崖土司刀京板首先担任自治区主席职务的问题上,司拉山的认识是:“并不是因为傣族人口比景颇族多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的父亲刀安仁曾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他本人也曾参与武装抗日。尊重历史,他有资格担任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首任主席。如果只按人数多少来定,共建自治区就没有意义了。自治区主席应该是两个民族轮流担任,才能真正体现两个民族共建的意义!”

 

景颇族代表们在完成了确定与傣族共建自治区及席位分配等到问题后,他们开始进入协商确定自己民族族称的议程。

德宏的景颇族主要有景颇、栽瓦、勒迟、浪俄等支系。解放前本地汉族分别称他们为:大山、小山、茶山、浪速。总称为“山头族”。英语称为:“克钦”;傣语称为:“康”或“吭”,印度语称为“辛颇”。

以上所有这些对景颇族称谓,在景颇族各支系的语言中均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有些对景颇族的称谓中似乎还略有蔑视的含意。因此,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决心要认真选择一个既是自己的民族语言,又能准确表达自己民族特性的族称。

景颇族各支系都有大体相同的起源传说,共同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和共同的民族心理。同时,各个支系在语言上又有许多的差异。所以,代表们在确定族名的时候,还颇费了一番功夫。

司拉山主张采用追根溯源的方法,首先找出公认的主干。所有景颇族的支系公认:董萨(祭师)们追溯自己先祖们的源头,都是从穆拽神拉崩山(Majoi Shingra Bum)迁徙下来的。

除此之外,司拉山认为景颇族各支系的语言和服饰,大体上是按以下的顺序相通相连的:景颇Jinghpaw的语言和服饰→栽瓦Zaiwa的语言和服饰→勒迟Lachit的语言和服饰→浪俄Langwo的语言和服饰……。虽然在德宏地区讲载瓦语的人口较多,但和整个民族相比还是少数,也只是整个景颇族中的一个支系。

最后,代表们共同认定景颇是整个民族的木本水源,其他各支系都是整个民族不可分割的肢体。在共同确认了这点之后,他们又讨论选用更适合的称谓。

在族称问题上代表们充分发表各自的意见:有提议“文崩Wunpawng”、“崩雍Pawng-yawng”、“景颇Jinghpaw”、“栽瓦Zaiwa”等等。由于“文崩Wunpawng”一词的含义更确切的是“联合”;而“崩雍Pawng yawng”一词又只包含景颇族的五大官种(传说崩雍哇的五个儿子形成了景颇族的五大贵族——官种,在那之后过了一个叫哇阙Wahkyet的隘口之后,景颇族开始分出了各个支系,各支系的山官仍然由景颇族五大官种统领。),不够函盖整个民族。

“景颇”一词在景颇语里,除了是民族的自称之外,也是“人”的意思。在景颇语里有“所有的人不一定都是景颇族,但所有的景颇族都是人。Jinghpaw gaw jinghpaw re,raitim jinghpaw mahkra gaw Jinghpaw nre!”的说法。因此,把“景颇Jinghpaw”选作整个民族的族称,还具有——“人的民族”之意。

最终,代表们一致通过了由司拉山力主的景颇一词,把它定为涵盖整个民族各支系的共同族称。

云南民族学院的常鸿恩教授,从汉字中精心挑选了有形容景颇山“景致颇好”中的‘景、颇’两个字,组成了“景颇族”。从此,在新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家庭里,景颇族开始使用这个按本民族的意愿选取的族名了。

 

1953724,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正式成立了。傣族盈江干崖土司刀京版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司拉山代表景颇族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第一副主席。

景颇族副主席中,除了司拉山,还有雷春国,排启仁。纳排都担任了自治区政协副席,排正清任自治区政协副秘书长。有许多景颇族在自治区的各级政府部们中担任了不同的职务,他们开始走上了民族区域自治的中华民族融和之路。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州)的成立,圆了司拉山和景颇族同胞们的“自治邦”之梦。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司拉山宁博哇(Ningbaw Wa——领袖)和景颇族众首领们分别融入到了自治区各级政府的岗位上去了。

至此,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的“景颇族联合会”,自然地被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平等与民族区域自治的英明政策,完全、彻底的融合了。

德宏自治区(州)成立后,景颇族联合会及各办事处全部自动撤消。

19539月,时任自治区政协常委、陇川县章凤区副区长的线诺坎,把警察部队的全部枪支、移交给了章凤区委书记,完成了解散景颇族联合会的最后一项事务。从此,司拉山的宁博哇头衔就成为了历史。

司拉山有了共和国总理签字和盖着政务院大印的委任状,他有了国家中央政府任命的新头衔——司拉山副主席。当年他31岁。

 

后来,司拉山常常对子女们说:“我们当年成立景颇族联合会时的愿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都实现了。在解放初期那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所做的只是把景颇族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走。同时,我们把人民的意愿真实的反应给了党和政府。所以,我们中国景颇族没有走什么弯路。”

“自治区(州)成立以后,除了要进一步落实和保护已有的民族平等与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之外,我们景颇族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了。因为,我们已经得到了最合适的政治权利了!

“以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除了是共产党人之外,他们都是优秀的中国人。他们继承了数千年积累而成的、以汉族为主的中华民族的东方文明而使他们充满了自信。因此,他们在处理民族问题时,不象西方列强们常用的分而治之的手段、来维持他们的殖民统治,而是采用民族大团结的政策,来实现国家的统一。这就是中国共产党能够成为——当今世界上民族问题处理得最为成功的大国执政党的重要因素。”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84f308de0101ellw.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5144
統一
    回應給: cccpwx(cccpwx) 推薦1


穹蒼群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Mindarla

  中國大陸現在的民族政策, 很多都是從前蘇聯學來的, 不過前蘇聯垮台了, 並且爆發多次內戰, 現在中國大陸該逐漸去除前蘇聯的民族政策了, 先從統一文字開始, 不過語言可以鬆些, 得牢記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後大力推動[書同文, 車同軌]的教訓才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5090
西式民主化在大陆没市场!
推薦4


轻松一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reaizuguo*冷眼評勸😻
穹蒼群星
貓靈子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楼主不用担心,西式民主化大陆从民间底层到高层,都形成了不能推行的共识!君不见海外民运份子的影响力越来越弱。

      共和国的领袖们在建国之初,总结了民国草创以来的民主化的失败经验,改推民主集中制,大国治理本身就是不容易的。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4767
很好
    回應給: cccpwx(cccpwx) 推薦0


貓靈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篇文章非常適合亂碼不君去好好閱讀!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84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