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湾现在和大陆还有多少亲缘?(以及对最近大陆LOL在台湾比赛事件有感)
 瀏覽676|回應1推薦6

月半小夜曲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貓靈子
楊風
大風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穹蒼群星
轻松一笑


凌晨被北京的炸雷惊醒,身体很不舒服。

看见这个问题和上面的一些回答,突然很想说些什么,姑且就讲四个故事吧。

批评台湾的话我讲得够多了(当时的回答 你看见和了解的台湾是怎样的? - 知乎

所以这次,我索性就讲四个小事,或管中窥豹,或坐井观天。

第一个故事,是我在台湾念书时,楼下 面店 的阿姨。

她是一个标准的台湾人,讲台式普通话和闽南语,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到过大陆,拿的是绿皮护照,说话nl不分,而且常年待在南部,高雄。 有一天,我和朋友到楼下吃饭,朋友是重庆人。大概是一张嘴就能听出口音的明显不同,阿姨很小心地问我们,“你们是大陆来的吧?”,我答是;阿姨又问,“那你们有去过四川嘛?”,朋友答,“我应该就算四川人吧”。 然后这个阿姨,拉着我们絮絮叨叨,念了大概半个小时。

原来她的阿嫲(奶奶)就是四川人;她的阿妈会讲四川话可是她却几乎听不大懂;她的阿妈到死也想去四川去看一下,还有亲戚在家里,许多年没见过了;她能说几乎很简单的四川话,但是说出来还没有这个北方人说的正宗;她问我们会不会说四川话,能不能教一教她。

最后,她跟我说,她很想到四川去看一看,但是生意忙,小本生意,离不开人;子女又都在南部,现在生意不好做;絮叨的苦恼,很像我在北京的家门口驴肉火烧店老板常说的东西。她问我们,到了四川,能不能给她拍张照片。

她阿妈给她留了一个地址,后来我曾试着去成都找过一次,无果。 这家店的面很好吃且并不贵,一份太阳面也就60块新台币,但是后来,每次去这间店吃饭,她都会少算我们10块新台币,或干脆再送一份冬瓜茶;而且也不需要等待,随时来随时都能吃面,不用排队;里面偶尔还会多一些料。 每次去,店里的小伙计都会亲切地和我打招呼,然后冲着后厨喊“阿姨,你的四川朋友来了喔”

偶尔,我们也会和店铺里的小伙子聊聊天,年轻人的乐趣与忧愁,大抵相同。

第二个故事,是我在国事系的同学。 和我一起去台湾的那个人大朋友,在台湾念书之余,还交了一个女朋友。

国际事务的课程大多可以混着上,国家法上得,亚太分析上得,就连台湾政经发展之类的台湾“黑五类”课程,我们也上得。我和他还有他女朋友的课差不多,慢慢也就和这一些台湾本地学生们交了朋友。

他们不少人,很傻,傻到什么程度呢,他们会天真地认为,台湾可以很轻松击败大陆,标准的非对称性竞争搞不明白;顶简单的课能当掉,简直不需要动脑。我们在台湾的时候,几乎每节课都要在课堂上发言,老师很喜欢我们,大概认真念书的人都是陆生。

到了后期,我们竟然可以拥有每堂课30分钟的讲座时间。我讲了什么呢?大陆的大学教育,大陆的国际关系视野,大陆的文娱政策,大陆的经济情况,大陆的行政区划,和我眼中的陆台对比,虽然我心里也没有底,但是我乐于有一个平台可以讲出来,和大家探讨。 大家认为我们被台湾学生鄙视了嘛?没有,他们最后和我们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虽然他们不爱学习,但是他们有很认真地听我讲东西,和我讨论,我们甚至一起激辩。 我们走的时候,一群人在机场哭成傻逼;当然那对分飞的劳燕,哭得尤其动人。

第二年夏天,他们中不少人到大陆念暑季国际学期。

他们,和当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根据官方统计,台湾岛内一共有2300万人,其中仅在上海长期居住的,就超过50万人。

第三个故事,是我在台湾的谈判技巧课老师。 他的父亲,在1941年便赴美留学;他自己,建国中学毕业之后念了成功大学,1971年,也到了美国念书。他的叔舅姑伯里,少将中将,高官不少,秘闻很多:他曾不无自豪地给我回忆,他小时候,从台北到高雄,可以搭乘空军的飞机,旁人只能搭车,许还不方便。 这位老师,到了美国之后,先在一家设计所,设计战舰的通风系统,后来到了波音公司,设计客机的通风。再然后,就离职做了生意,用他的话来讲,他到现在为止买过32台宾士轿车(奔驰车),赚的钱这辈子也花不完。做老师,是因为他喜欢和年轻人一起玩,索性就到高校任教。 在他的课堂上,从第一节课开始,我就倍受照顾。其实这也是我应得的,pre做的好,考试准备的好,模拟谈判搞的好,课堂分享是从李狗嗨当中看谈判,难道我还不应该被老师喜欢? 然后,他就频频邀我到家中做客,他说阿扁也住在这个小区,家中有不少藏品,他很兴奋给我展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就像里面的斯拉格霍恩教授,他很喜欢邀请他喜欢的学生到家中聚会,其中大多数是陆生。学期最后,他叫了三个大陆学生,到家中畅谈。宴毕,他送了我一条腰带,腰带上刻着他的名字和我名字;送了我一支钢笔,是他在美国,签署第一份合同时用过的钢笔;还有一把瑞士军刀,是买车时送的。

最后是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的是“常思北来客”。

老师说着说着话,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怎么劝也劝不住。大意是越来就越想回去大陆:可是他每次去,都只是观光客。 临走时,他拿给我一本奔驰的画册,他的原话,我大概还记得:“老师到美国之后,买的第一台车子,就是宾士;开过最多的,也是宾士;最喜欢的,还是宾士。宾士不是最贵的,但是是最适合男人的。你将来一定要比老师有出息,你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老师希望你以后,如果要买第一台车子了,也要是一台宾士轿车。我想你的进步,一定会又大又好”

我回来北京之后,老师又过来北京旅游了两次,到南京了一次。在南京的时候,老师执意要去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和中山陵,我还有事,没有作陪,只是晚上吃饭的时候,老师的眼睛很红。 前几天,老师寄给我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三本他的回忆录,英文的。老师在脸书上给我留言,说可惜啊可悲啊,儿子与孙子从小在美国长大,都只识英语不懂国文。只好,用英文写一写,告诉他们都发生了什么。但是英文,哪里说得了这么复杂的情感呢。

第四个故事呢,是我另外一个老师,或者说,他是一名退伍军人,一名兼职教授。 他退役前,当过“台湾海军”中权舰的舰长,在“国防部”当过少将,管机要事务,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台湾那些糟烂事,我全知道。退伍的原因,是阿扁上台,想要独,他就怼了阿扁。怼完之后,一个当了半辈子兵的军人索性到美国念了政治学的博士,期间和大陆驻美官员交好。回到台湾,阿扁还在,他就退役到大学里当了老师。 他身上,除了身材,行伍气息并不重。课也很有意思,兼容并包。课上最喜欢讲些有的没的,经典语录“大陆想要打台湾,一枚飞弹足矣” 最近,他惹上了一些麻烦事。 他受邀,到凤凰卫视录制节目,《中国战法》与《一虎一席谈》。赶巧我就在这里工作,就和他见面,做了一些非正式的采访。其实我本想问他国民党主席选举的事情,从一个走到哪里都要佩戴国民党党徽,兜里要揣着党费凭证的人口中问问国民党的大事,想想就好玩。可是他婉拒了,坐在演播厅外面只是聊了一下朝鲜射弹。

他的节目表现,虽然被裁剪得不成样子不过但也中肯,只是节目播出之后,他的遭遇就很惨了,惨得有些好玩。 他被大陆网友骂,骂他台巴子没见识,就知道眼红就知道酸,各种脏话惨不忍睹。 他还被台湾网友骂,骂他亲中卖台,到大陆去是买卖机密信息,到大陆就夸大陆贬低台湾,只知道赚出场费。 其实我知道他的主张,他作为一个老海军,观点其实也就是那些东西:

辽宁舰和国产航母,进步喜人,但是想要真正拥有成型的战斗力,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探索,不可能一蹴而就;大陆海军现在的发展速度很快,但是训练还没有跟上装备的速度,有短板需要补;大陆现在,一方面要追求器械的自主化,这是长远之计,绝不可能仰他人鼻息,另一方面,也必须博取所长,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战斗力,这离不开长时间的训练探索和磨合;中国海军要想挑战美国海军,短时间之内来看还不太可能,中国海军的实力,不应该只看舰船装备,但是想要管管台湾海峡,南海纷争,绰绰有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多练习多演练,战斗力想要成型想要指哪儿打哪儿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些大实话到甚至有些废话了的观点,有什么值得被喷的。 我想起来我去陪他录节目时,他和国内某知名军事专家在一起走,名字我就不说了。他特意在午休间歇时拉我这个无名小辈和他一起就餐会谈,席间,他说了这么一段话: “王兄,这位就是我的爱徒,是我最得意的两个学生之一,我这人不太会谦虚。但是呢,他还不是在台湾收获最大的。另外那个学啊生,在台湾交了个女朋友,马上就要到大陆来念书了,他一个gcd员,表扬信还是我这个老国民党给写的呢。我说啊,这个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就让这帮年轻人去搞一搞,咱们这帮老人天天吵个什么劲的,他们多在一起玩一玩,谈谈恋爱,做做买卖,干什么不比打仗好。要我说,现在还是关系淡,等他们这些年轻人都认识了都结婚了,你看看谁还会谈台独。大陆这么多年轻人,给台湾人看看大陆是什么样子。等到时候,台独?那就是扯淡。我年轻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反攻大陆这件事,你现在来看,谁提反攻大陆谁就是脑子坏掉了。这才多少年的时间,你我都知道,观念改变不需要太久。”

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来有一次,他问我最近在读什么书,我其实那段时间一直在玩,读的最多一本书叫做《一本摄影书》。只好随口胡诌说在念关于台独理论的,想要研究一下,知己知彼。

他颇不屑,说,台独能有什么理论,都是生拉硬造的,尝尝鲜可以,但是别误入歧途。你研究台独,不要研究理论,要研究利益。你要是研究理论,你就陷进去了,因为没有理论可以讲。台独这件事,你不要觉得这是一门学问,是个问题。它根本不是学问,它是一门生意。

后来,我离开台湾的时候,他给人大写了一封信,一再要求学校表彰,措辞很好玩,是这样写的:

“xx同学修课期间不但学习认真,同时与同学保持极佳互动,进退有节行止有方,足证贵校教育有功,xx同学家庭教养有成。特致此函,谨表敬意,并祈贵校师长嘉许陈XX同学,再进两岸交流之情谊。”

曾经和他交流过很多话题,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两岸都是中国人,现实就是本质都一样,壳子换一换。”前几天,《人民的名义》大热,我推荐给他看,讲这个片子至少撕开了现实的一角,“老师可以和台湾官场对比哦”。他看了几集之后,给我说,大意就是两岸几乎一模一样,有的问题谁也别说自己没有,把现实用word搜索替换,两岸自动转换读起来通顺流畅。

隔绝带来隔膜,隔膜带来歧视,歧视带来非我族类,非我族类带来隔绝。看,这也是一门生意。既然都是做生意,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敌人搞得多多的,把朋友搞得少少的。”

那么,我在台湾遇见过傻逼么?

当然,有一个英国的修女,逢中必反,无法和她进行正常的探讨,课堂作业给我打了37分,因为我“炫耀武力”;有一个同学,每节课都要夸耀台式民主,对于大陆一万个瞧不上,满嘴的主义满肚子的情绪。 “台湾选举”开票日当天,我一个人背着相机在蔡英文竞选总部的庆祝仪式上,差点被打。 但是,台湾人与大陆之间有联系么? 这话,还得慢慢说来。

不过是否承认中国人这个文化概念,这是我的底线。

是不是一中各表我不管,但是必须得是一个中国,不可一中一台。

最后,再多说一点。

我很早就批评过台湾,那时候互联网上的舆论和现在很不一样,人们谈起台湾大多停留在最美的风景是人,好山好水好风光,台湾样样好的阶段。那时候,我就说台湾得民主是闹剧,台湾的经济停滞社会没活力,很多人批评我,说在乎小民幸福不在乎大国崛起。(当时:你看见和了解的台湾是怎样的? - 知乎

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或许大家都喜欢矫枉过正,对于台湾的评价,又到了另一个反面,甚至出现了“留岛不留人”的声音。我甚至有时候,看见这种声音,会在心里想,那些怀念着小确幸的网友们呢,他们到哪儿去了呢?

我想,他们可能是同一批人吧。

所以我想,这时候我还需要提醒大家几句,台湾并非一无是处,很多人没有去过台湾,没有做过台湾研究,凭着一些不知道几手的资料,就随便发泄情绪。

这实在不太高级。

另,附一些当时的微博和朋友圈,就当是一种佐证和怀念吧。

今天才在知乎看见的一篇文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74028
 回應文章
這句話最有道理
推薦4


大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貓靈子
轻松一笑
穹蒼群星
大風

這句話一語中的:台湾的年轻人,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幼稚的一群人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095367/answer/71141628

哈哈.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675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