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民進黨的228論述正在崩坍中
 瀏覽1,981|回應3推薦7

zg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foxylady ~ 悲情倭奴
typhooonn
foxlaker
沁园春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大風
貓靈子
ccoh

228的當事人是共產黨和國民黨,與民進黨毫無關聯,民進黨卻以「愛台灣」為由掌控228的詮釋權并自認為發言人,綠委陳其邁還提案擬修法,凡與民進黨對228詮釋相異者,即為「扭曲或粉飾228歷史真相」,將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綠擬修法228有不同見解要罰》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225001277-260401

大陸有逢5逢10擴大紀念的習慣,今年恰逢228的70週年,大陸擴大紀念,并批判民進黨版的228扭曲史實,摻雜了大量的造假。沒想到,3天後,民進黨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就證實了北京所說的。

國民黨今天召開記者會痛批民進黨「加工仇恨,製造對立」。文傳會副主委毛嘉慶痛批蔡其昌228當天在臉書PO圖,張貼一張民國38年在上海槍決共產黨黨員的照片,「張冠李戴」說是國民黨在基隆槍殺台灣人 ...

民進黨連228的照片都造假,那民進黨版228論述的真實性有多大呢?

其實,蔡其昌不是綠營的第一次造假,上次,三立也造假。

三立的這次造假離譜得很,竟然把被槍殺不知名字的共產黨人,按上一個228受害的台灣人的名字,還註明年齡26歲。

蔡其昌造假被揭穿後,馬上換上一張真正228的照片,這是暴民圍攻台北專賣局,打死2人,毆傷4人後放火的照片。這張照片也讓民進黨所言「228事件外省人沒有傷亡」的說法破功了。

民進黨版的228被越來越多的人質疑其真實性: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228002511-260407
武之璋:綠為奪權 撒千個228謊》
朱駿博士質疑「當街砍殺外省人,搶劫軍火庫、攻擊軍事要地、攻擊官署、要求國軍繳械、搶劫放火的全省暴動……這些人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如果今天在台灣發生這樣的事,小英政府是給予完全的尊重,聽其自由嗎?」

民進黨造假最荒謬的一點,誣指 228=台獨,荒謬之極。

民進黨一直在掩蓋228的真相,任意的(甚至造假)往仇恨方向詮釋,仇恨最能凝聚力量,台獨需要的就是力量,台灣獨立是民進黨建黨的目的,就算代價是撕裂族群也要如此。
民進黨版的228,從不提國軍為何要鎮壓,只提鎮壓的殘酷。
國軍鎮壓造成的死傷,民進黨無上限的誇大,
暴民對外省人的打、砸、搶、殺、姦,則完全不提和極力的掩蓋。
若不是暴徒對無辜外省人的屠殺已經失控,警察已無力阻擋,何須派軍來台?而且,暴徒對外省人的殺戮不殘酷?
有倖存者在基隆碼頭驚魂未定的要搭船返回內地時說,若國軍再晚來幾天,恐所有的外省人被殺不剩一人。

若沒有真正的「真相」,台獨會永遠胡說八道,若缺了共產黨對228的詮釋,288就不完整,就不會有真相,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台灣就永遠如民進黨所願的沉糜在仇恨中,民進黨詮釋的真相是假的,不值得信任。

我們應追求228真正的真相,還給228中死難的台灣人和外省人一個公道。


台灣最需要的
是和平和尊嚴
這卻是台獨無法提供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593953
 回應文章
有這款醫師?
    回應給: hownc(hownc2016) 推薦1


貓靈子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foxylady ~ 悲情倭奴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身為醫生,自己的祖父如何往生都不知道?醫書該去重讀懷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596144
发现一篇15年前的老文章,清晰反映老共对于228的态度
推薦5


亚联外事部队ACIF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轻松一笑
貓靈子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Hunter
reaizuguo*大飛機😻

我用红字批注

“二·二八”起义的后果:陈仪成了替罪羊


 
  “二二八”起义纯属官逼民反(不是外省人迫害台湾人,也非滞台日人作乱),是台湾同胞反贪污、反腐败、反专制的群众性自发斗争(国、民两党心里都是有鬼,把事件性质往族群矛盾上引),是反对国民党腐败专制的爱国民主运动,与当时大陆国统区“反内战”、“反饥饿”的爱国民主运动遥相呼应。

因为这批贪官污吏来自外省籍,所以运动中杂有反“阿山”的口号和行动(族裔矛盾只是贪官污吏的来源地造成的表象),但就整个斗争的主流而言,并没有提出任何“企图使台湾脱离祖国而独立”的口号与行动(当面打脸把“二二八”往台独上靠的企图),个别笼统反对外籍人的行动也得到制止。“二二八事件委员会”《告全国同胞书》强调:“我们的目标是肃清贪官污吏,争取本省的政治改革,不是要排斥外省同胞,我们欢迎外省同胞参加这次改革本省政治的工作。”“我们都是黄帝的子孙,民族国家政治的好坏,每个国民都有责任。大家拿出爱国热忱来,和我们共同推进,我们很诚恳地欢迎各省同胞的帮忙协助。”高雄市学生军的传单也强调:“我们是绝对没有忘记爱祖国”,“我们绝对没有忘记爱祖国精神”,“打倒腐败官僚,建立民主政治!”“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的大纲和各地群众组织的要求归纳起来,都是反对贪污腐败,反对滥用军权,反对歧视政策与差别待遇,要求保障人民生活,实现民主和自治等要求。(这是再明显不过由阶级矛盾导致的斗争)

  “二二八”血案,使无数爱国志士和抗日英雄沉冤九泉,同胞的伤痕难以抚平。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支持台湾同胞的正义斗争。四十年之后,“二二八”血案得到了国民党台湾当局的初步平反昭雪,这是治愈历史创伤的开始。但值得注意的是,少数搞分裂的“台独”者,企图利用“二二八”血案伤痕,颠倒历史,将台湾同胞的爱国民主运动歪曲成“反侵略”的“台独”运动。只把台湾看成受害人,而痛斥国民党、外省人为加害人,把事情单纯化,并大肆谩骂,甚至于时常对外省人流露出厌恶的情绪。这是有意往爱国的民主抗暴烈士脸上抹黑,是别有用心的。

  出了“二二八”那么大的事,国民党为了对人民有个交待,也必须作作姿态,陈仪又被蒋介石选中了。不过,这一次陈仪被选中,不是让他再去挑重担,而是要他充当国民党在台湾初期腐败行径的罪魁祸首。

  其实,蒋介石在“二二八事件”刚结束时,并无意加害于陈仪,陈仪被免去台湾省的职务后,又接替沈鸿烈出任浙江省主席。但是,就在此时,陈仪的弟子汤恩伯出卖了他。

  陈仪调任浙江省主席,已是一九四八年春的事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基本结束,国民党的败局已定。当时,蒋介石手下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都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成为许多人被迫迅速作出的抉择。陈仪默察天下大事,决心脱离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策动他起义。汤恩伯早年读书时,多次受过陈仪的帮助,陈仪不惜资助一百元光洋送汤恩伯到日本士官学校学习,汤恩伯回国后还不断受到陈仪的保荐,后成为89师师长。陈仪对汤有知遇之恩。谁知汤恩将仇报,出卖了陈仪。次年二月,“行政院”改组了浙江省政府,陈仪被免职,后被软禁于衢州,又于四月二十九日被秘密绑架到台湾,囚禁于基隆。蒋介石岂能容忍陈仪的“通共”行为?正好“二二八“少了一个替罪羊,蒋介石便把导致“二二八”的罪责加在陈仪头上,陈仪也剩下死路一条了。

(开门见山的定义——民国政权的劣政暴政是228的祸源,台湾人民进行反抗的斗争是正义的,是与大陆上的民主革命战争呼应的。陈仪本身只是加害者之一,也是最后为整个国民党当局顶缸的替罪羊。

有说法称老共是因为陈仪要“起义”被捕杀,所以要保护他的形象,就会让二二八中台湾受害者蒙受冤屈。典型的以己度人,中共席卷天下从来不靠招降纳叛。收买人心?那是军阀混战和 蒋公 遗风。中共收纳其它势力,凭得是对高尚政治理想不懈追求带来的道德感召力,与踏实苦干造就的绝对实力。要么成了志同道合的革命同志,要么是形格势禁没得选,降了也要去改造。

纳降后当宝贝供起来不敢动,这种事你啥时候听老共干过?傅作义起义后还跟国民政府私相授受,藏了几万条枪和几十部电台在绥远,然后请求回老家修水利,反心昭然若揭。中共直接委任傅为水利部长,还说那些枪“知道了,你留着吧”。言外之意就是——投入为广大人民服务的事业,或者再打一遍,你自己选。国民党对降人强势不起来,老共可不是。

解放军打到长江边才准备起义,说陈仪是投机分子也不为过。这种人1949年时多如过江之鲫,谁的黑历史共产党没有认、没有查?凭什么就觉得中共会给陈仪文过饰非呢,古语云千金马骨,陈仪跟”马骨“可是半点不沾边。除非,在台湾的国民党还以为老共需要依靠他们?需要安他们的心?呵呵。)

  陈仪之死是带有一定悲剧色彩的,他被枪决的情形同样令人难忘:一九五零年六月十八日晨,曾与陈仪在福建共同推行过“新生活运动”的老相识蒋鼎文出现在陈仪面前,他是接受陈仪死刑命令的招待官。他神色黯然地走向陈仪说:“好吧!”便嘱唯一的随身厨子为他备水沐浴、更衣。陈仪从容不迫,对镜整容,打好使用多年的领带。蒋鼎文命行刑军士送来一盘食物,一瓶美酒。陈仪拂袖而起:“用不着,走吧!”两个士兵上前扶持,陈仪一摔两臂而拒绝,昂首阔步走了出去,上了指定的吉普车。抵刑场后,陈仪稳步下车,扭头对行刑的人说:“向我的头部开枪!”便大步向前,口称:“人死,精神不死!”。时年67岁。

2002年5月13日15:21  中国台湾网

—————————————————————————————————————————

其实稍加研究就会发现抗战胜利后,台湾和东北当时的局面非常相似:

长期被殖民统治,让两个地区的人民对于回归有极高的期待。结果劫收大员和遭殃军一到,很快让这些沦陷区同胞感到“狗去猪来”。自己不是被解放,而是被征服,被远比自己文明程度更低的人征服。不仅受压迫的野蛮程度庶无改善,尚存的生产生活秩序还陷入混乱。于是对母国的期待转而成为失望甚至仇视,甚至歧视范围从政权扩大到对于自己出身的民族。

“As in Formosa, another area outside of China proper that was highly developed by the Japanese, the Kuomintang in Manchuria had established a military,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tructure that Bullitt, Republican party leaders and some Democratic congressmen, would have done well to study since it indicated that the regime of China's dictator was quite incapable of adding to the substance of a country, but was only capable of devouring it.”

“就和孤悬域外的台湾一样,满洲也被日本经营多年。如果蒲立特、共和党领导人和一些民主党议员能好好做些功课,就能通过国民党在满洲建立的一套军事、经济和政治体系了解到——中国的这个独裁政权没有能力建设国家,只会将它吞噬。”

东北、汉地十八省、台湾的中华儿女,彼此不是敌对关系,而是同为受害者。

······

“It had lost the good will of many Manchurians who, instead of revolting against Chiang Kai-shek as did the Formosans, had gone over to the Communists.”

“它失去了大量满洲人的好感,不同于台湾人,满洲人没有造蒋介石的反,他们投共去了。”

台湾人和东北人都在反抗混乱与腐败,但东北人的斗争有核心、有方向。

······

“From all I saw in Manchuria I got the feeling that the people would have driven Chiang Kai-shek's forces from the country immediately if they had the chance. There were three symptoms that clearly showed their sentiments. One was the feeling that the Japanese were, after all, not so bad. They gave the people security, kept the industries going, kept prices down and operated the country on an efficient basis.”

在满洲的所见所闻使我感到,一旦有机会,当地人早就会把蒋介石的军队立刻赶出满洲。有三个现象可以清楚地说明他们的情绪。其一是,满洲人觉得日本人说到底还不算太坏,他们给了人民安全保障,让工业运转,物价稳定,行政运营有效率。

日据和反动政府的统治,在自由程度上讲不好说谁好谁坏,然而本国人和侵略者一样把回归同胞当成下等人,决然是不可接受。加之贪婪与无能破坏了旧有的秩序,竟然能令众多人感觉殖民者是个更好的选择,真真是天下奇景。

东北和台湾的同胞们啊,你们是不知道,其实“中国人”的大多数,已经在过去的十多年中见怪不怪啦!1937年的热河、1938年的黄泛区、1942年的河南,在共产党到达之前的华北大地上,有很多次是老百姓盼着、帮着日本鬼子打进来啊。他们不知道日本兵抢劫、杀人有多凶残么?知道。他们知道被抢被杀的很可能是自己么?也知道。但他们还知道哪一边的暴虐与掠夺还大概有个底,哪一边没有。

······

“Finally, another proof of Chiang Kai-shek's failure in the Northeast was the revival of the Manchuria-for-the-Manchurian movement. People who backed such a movement wanted a dominion status (like Canada) under the Chinese Republic. They wanted to elect their own officials and not have them appointed from above. "Our ancestors came from China," they said, "but we don't want the rotten traditional system of China put back on top of us." These men also did not want the Communists.

The army and secret police were well aware of this growing feeling of discontent among the Manchurians. They were afraid of another Formosa revolt. Actually, there was no need for a revolt. All those who wanted to oppose the government could let off steam by running over to the Communists in the countryside.”

“最后,蒋介石在东北丧失民心的另一证据是,“满洲人的满洲”运动重新兴起,支持这一运动的人要求满洲在中华民国范围内取得(像加拿大那样的)自治领地位。他们要求选举自己的官员,而不要由上面指派官员。他们说:“虽然我们祖先是从关内来的,但是我们不想让关内腐败的旧制度来重新压迫我们。”这些人本来也并不想要共产党。

蒋介石的军队和特务十分了解满洲人之间的不满在日益增长。他们害怕发生台湾一样的起义。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必要举行起义。凡是想反对政府的人,只要跑到农村去找共产党就可以出了这口恶气。”

原本抵抗日寇的“满独”“台独”运动,在光复后又复兴起来,本质上前殖民地人民竟然在回归后受到了更糟的待遇,于是希望能从掠夺成性的“中国官”“中国兵”中逃脱。不同的是,东北有教人怎么搞革命的共产党,有越来越广大的解放区和越来越强大的人民武装,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不逃了,他们拿起武器把枷锁砸个粉碎。

这是东北和中华民族的幸运,也是台湾人民的大不幸。

“About Fuhsun, where was located one of the biggest open coalpits in the world, the Japanese had built a miniature Pittsburgh, with subsidiary industries in shale oil, gas, paraffin, mobile oil, coke, asphalt, high carbon steels, cements and various smaller industries. At the height of their production, the Japanese had mined twenty thousand tons of coal a day. The Chinese had got it up to five thousand, but now it had fallen back below two thousand principally because of army interference in the mine. Ten thousand workers had been conscripted along with eighteen thousand civilians to build defense works. None of these workers were fed or paid by the army. The miners could stand that but they hated the fact that frameworks, steel rods, valuable vanadium, rust-resisting steels and timber supposedly taken from the mines for defense works, seldom went into defense works but went by cart to Mukden for sale.”

“国民党收复抚顺后,没有修复战争创伤和苏军掠夺造成的破坏,占领军反而奴役工人、赶走技术人员、拆毁设施、盗售资材,昔日‘小匹兹堡’一般的煤铁油钢水泥联营工业区濒临崩溃——日据时期最高每天产煤两万吨,日人撤离俄国劫掠后中国工人仍能将其恢复到五千吨,然而国军到后,只剩不足两千吨。”

台湾被收复后,已经受苦于日人撤退破坏和美国轰炸的医疗、教育、司法、渔业、农业、工商业······难道就会比抚顺工业基地的下场好到哪里去么?显然,东北的国府和台湾的国府干出来的事是一样的。“中央”在满洲是十足的人渣,不会因为到台湾就成了圣人。

这是经济,以黑市和对必需品强制定价牟取暴利剥削人民:

“The profits piled up by Chiang's officials knew few bounds. When UNRRA sold coal to the National Fuel Commission at Taiwan for $5.26 a ton, it appeared later on the black market for $130. UNRRA brought 120,000 tons of fertilizer to Formosa and handed it over to Chiang's officials at eight yen a pound. This fertilizer, paid for by American taxpayers, instead of going directly to the hard-pressed farmers for whom it was intended, appeared on the market for 160 yen a pound.”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把煤以每吨5.26美元的价格卖给在台湾的国营燃料委员会,随后这批煤出现在黑市,每吨130美元。“联总”又将12万吨化肥送到台湾,由美国纳税人出资购买,作价每磅8台币售予蒋的官员。这些肥料没有被送到困境中的农民手上,而是以每磅160台币的价格出现在黑市。”

过手就是20倍,老百姓汗摔八瓣赚出来几个钱,就这么进了官僚资本的口袋拿去花天酒地。

这是税收,敲骨吸髓、巧立名目:

“The Chinese, however, arbitrarily assigned a tax in kind on each mow of land, with the result that peasants with a poor crop had to pay taxes that left them little rice. Worse still, when the peasants brought their rice to the tax-collecting stations, military posts along the road would forbid them to pass until they got their own squeeze. Thus, peasants arrived at the tax collectors' with insufficient rice.”

“中国人”乱订田赋,导致台湾农民剩不下几粒米也就算了,路上还要被驻军哨卡层层扒皮,即使到了税站也不能完税。(一旦没能交全,想想税吏又会玩出多少花样!)

这是医疗,为了截留资材进行倒卖而草菅人命:

“UNRRA officials protested violently against this order, which could only result in the death of victims who could be saved. One official answered: "These cholera victims are only poor and unimportant people."
“One UNRRA doctor, with tears of rage, turned on the official and declared: "You are rich and important, but I pray to God that you yourself get cholera."”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官员强烈抗议这一乱命(在1946年霍乱疫情期间,国府官员下令减少使用盐水溶液进行输液),因为这无疑将断送明明可以救活的病人的生机。竟有一个官员答称:“这些病人贫穷无足轻重。一位‘联总’的医生气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对着这个官员宣称:‘你阔气,你重要,但我要向上帝祈祷你自己也得霍乱!’”

根据医疗记录,不仅是20多年未见的霍乱流行,曾经绝迹15年的天花,曾被隔离的麻风病人···都随着“光复”而肆虐全岛。当局放任甚至参股走私,摧毁防疫制度,作价30万台币出售医生执照,那台湾健康水平大倒退当然无可避免。

——部分引用自合众社、《生活》、《时代》杂志驻华记者,Jack Belden在解放战争期间走遍大江南北完成的巨著《China Shakes The World》


“满洲”和台湾像不像?像极了!

长期日据,都有比中原发达的工业基础和更高的社会发展水平,对于回归祖国长久的期待,以及“接收”到来后彻底的绝望。直到1947年,就连把腐败透顶的国民党党政军当成“中国人”代表,一度和“中国”沾边的一起排斥,复活了“满独”“台独”运动试图逃脱的心理都一模一样。台湾人民相比东北人民最大的区别,或者说不幸,就是东北有斗争经验丰富的老共产党员与关内解放区的支援,而台湾没有。

东北人民有革命先锋队的帮助,不再逃避与畏惧,并将反抗个体剥削者、具体压迫行为的冲动,提升到改天换地的自觉,然后一百零五万东北汉子集合成为人民的大军在大陆上彻底埋葬了反动政权;而台湾同胞本身缺少斗争的技巧,台共工作能力也不如大陆上的同志,台湾地区的地理环境也给斗争造成了极大困难,导致台湾人民对斗争的残酷性与复杂性缺少认识,对于斗争的坚决性、目的性与最终胜利信念不足。

东北发达的产业基础,大量受过初等教育的人口,在共产党的引导下,成为了解放战争的主力,并在建国后成为中国工业革命的基础,以“共和国长子”享誉天下。虽然时移世易,不复昔日风采照人,但至今仍是世界上规模最大、产业覆盖最广、技术实力最雄厚的工业地带之一。东北人和中原人一样,作为政治地位得到提高,人格平等得到保障的同胞,携手走过了国家百废待兴,产业初创时的筚路蓝缕,可见外部条件与生产力水平差矣导致的“贫富”并不能分裂民族的血亲。至于“满独”,当然是从来不曾生长,更别说癌变。

然而,台湾的命运,因这一道海峡、一个叛徒、一支不可力敌的侵略军,最终走向了歧路。

最终,“二二八”运动成为了一场应人民正当追求发起,因经验和组织水平不足而无力,被死硬汉奸混入而污染,被当局欺骗和觉悟不足导致麻痹大意,最终被内外反动势力联合残酷镇压宣告失败,又被敌视中国或社会主义事业的势力肆意歪曲,至今仍在大吃人血馒头的历史悲剧。

“二二八”七十年来最长久的遗毒,就是把“中国”变成了“可恨与可鄙”的同义词。一个团伙疯狂无度的剥削,竟然能在短短一年半之内就导致自己的祖国、自己的母族在部分同胞心中名誉扫地,甚至视如寇仇。中国与中华民族在短短两代人时间里就从失败的谷底恢复到令世人敬畏的程度,然而导致了“二二八”悲剧的巨大心理冲击,依然妨害着台湾人冷静地认识祖国和民族同胞,让彻底终结历史屈辱的努力困难重重。


“敌约200人,
或更多,
射击精准,
掩护队形完整。
判断为设(此处无法看清,疑为设伏二字)。
我无法突围,
车燃(此处无法看清),
决心抵抗到底,
我方35人,
宁死不降。
我(此处无法看清),
祖国万岁。”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596026
每年都來收割, 說謊不打草稿
    回應給: zgr(zgr) 推薦3


hownc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foxylady ~ 悲情倭奴
南山臥蟲
貓靈子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這就是現在的臺北市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594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