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科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欽差與防疫(之二):麻雀雖小
 瀏覽2,468|回應2推薦10

yichu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人性關懷
樂了
YST
egjc888
sas
小吉姐姐
凝望
CXZ18
ThanksYST(台灣省)
樂和

鏈結文章欽差與防疫 (之一):反面教材

    欽差與防疫 (之二):麻雀雖小

    欽差與防疫 (之三):真刀真槍

    欽差與防疫 (之四):絲襪玉腿

    欽差與防疫 (之五):舞臺動作

    欽差與防疫 (之六):毒氣東來

    欽差與防疫 (之七 / 總結):反智探源




(二):麻雀雖小

流感只在冬季發作。卻不能排除一個疑問: 醫學史上難道沒有夏季發作的例子?如果流感曾經《不按牌理出牌》,難說莫拉可土石流的災區不會援例?

流感確實有過夏季爆發的紀錄,但都非社區感染,而是另有隱情,如:監獄(*1),老人安養所(*2)>,郵輪(*3, *4),是閉鎖群體的乒乓感染(相濡以沫?)。

這些夏季大流行 (summer outburst)因為特殊,所以除了留下詳細文獻,血清檢體也冰存 (液氮) ,以備日后解凍比對*5.

*1.監獄 (澳大利亞), Young LC, et al, Prison Influenza Outbreak Investigation Team. Summer outbreak of respiratory disease in an Australian prison due to an influenza A/Fujia/411/2002(H3N2)-like virus. Epidemiol Infect; 133(1):107-112. 2005.

*2.老人安養所(日本), Gaillat J, et al. Summer influenza outbreak in a home for the elderly: application of preventive measures. J Hosp Infect.;70(3):272-277. 2008.

*3.郵輪 (阿拉斯加), Miller JM, et al. Cruise ships: high risk passengers and the global spread of new influenza viruses. Clin Infect Dis. 31(2):433-438. 2000.

*4.郵輪 (阿拉斯加), Uyeki TM,et al Territory Respiratory Outbreak Investigation Team. Large summertime influenza A outbreak among tourists in Alaska Yukon Territory. Clin Infect Dis. 36(9):1095-1102, 2003.

這個“郵輪”案,是 1998 年夏季有名的“郵輪流感”事件,這是一艘從西雅圖溫哥華開往阿拉斯加的夏季游船,事發時船已經接近北極圈,所以就溫度言等同冬季,再加上船上滿載游客,朝夕相處,是一個相對閉鎖空間。這個案例特別值得注意是,本案除了季節上確是夏季外,其他條件一概比照冬季,再加上密集的人際接觸與相對閉鎖環境,實際上是一次典型的冬季感染,這個案例不但不能推翻而且更強化了冬季感染的鐵律!

也許有人受不了這樣小題大做,冬季如何夏季如何,啰里巴索,老子不感染就好!

這個追查研究的背后有更嚴肅的動機,

如果夏季存在抑制流感病毒的天然條件,那搞清楚這個機轉,就是控制流感的契機!如果前述濕度是病毒的剋星,調整濕度是很簡單的技術,在冬季來臨時把濕度調高成夏季濕度,不就結了?也不用吃克流感了,也不用打什么疫苗了,病毒就完了,那多好!

這個想法雖佳,但進展有限。也許濕度的解釋未盡完美,在動物實驗,重建夏季濕度并未產生令人滿意的免疫。也許僅僅只是重建濕度并未100%重建真正的夏季;也許《冬季發作》本來就是“多因素”決定、而非“單一因素”決定;也許把濕度當作病毒感染力的決定因素本身就是個誤認。記得吧:人類在搞清瘧蚊和瘧原蟲之前,也曾經誤認“瘴厲之氣”是瘧疾的疑兇,至今還留下令人臉紅的遺跡:意大利人命名此病為“壞空氣症”,mal(惡) + aria(空氣)= malaria,目前對于流感之疲于奔命招架乏力,也好比還沒找到瘧原蟲罩門的黑暗時代,還在苦苦掙扎懷疑“瘴厲之氣”的17世紀。

莫拉可風災后,是否會爆發罕見的“夏季感染”?

這個問題應該分兩段回答,(1)常態狀況 (2)非常狀況:

流感的常態狀況下,已如前述,夏季感染仍屬罕見。公衛條件遠比臺灣差的赤道區(非洲、東南亞,中美)從無夏季流感報告,前述夏季流感所報安老院及監獄,若考量其冷氣空調,實未可與赤道地區并論。

流感的非常狀況,應是指災民收容所的高密度,風災土石流災變后,先開放學校禮堂應變,供災民暫住,隨即轉置營房,以此平議,災民密度實無較秋季開學后學生返校問題嚴重,流感防疫自應回歸其原定步調,忠實恪守原始戰術想定,仍以冬季爆發為防堵重點,實無自亂陣腳必要。

防疫秉持的是專業,既非浸潤之譖,也非膚受之訴

防疫要搶救的是人命,不是收視率,也非支持度,

防疫要遵行的是柯霍氏(Koch)準則,不是馬凱維利氏(Machiavelli)帝王論,

細菌病毒連馬恩列史都不認識,遑論毛太歲和踢館欽差。

防疫要遵行的是 WHO 建議的傳染病防治和疫苗施打作業準則,不是欽差的圣旨。






*5 . 關于冰凍檢體的保存,說來令人感慨:(下接文章欽差與防疫(之三)真刀真槍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623007
 回應文章
死道理
    回應給: sas(sasguru) 推薦0


yichu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條死道理,實事求是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624107
专业的论述
推薦0


sas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资料收集得很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623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