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國際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漫談香港(一):香港的地緣政治
 瀏覽10,949|回應22推薦10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愛台也愛中
小米^^
YesYouGotIt
elai
元君
乱石
Xuser
M10
egjc888
yichun

本系列論述的主軸是經濟,但是經濟沒有不受政治影響的,特別是香港的經濟,它是百分之百國際政治扭曲下的產物。直到今天香港回歸中國已經11年了,國際政治在香港經濟留下的包袱仍然尾大不掉,英國政府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微妙地持續進行,在未來很長的時間這些因素都不會改變。

 

香港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原因都是政治。從英國的殖民統治到回歸中國後的「一國兩制」,香港的政治一直是畸型的,導致香港的經濟發展也是畸型的。所以我們談論香港的經濟必須先談香港的政治。

 

(1)香港的簡短歷史

 

香港地方雖小卻是中國歷史上的大事,我們中國人要從香港記取歷史的教訓。

 

香港在十九世紀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偏僻小漁村。香港本身是一個非常小的島,面積只有78.4平方公里,人口稀少。

 

1840年中英發生鴉片戰爭,中國戰敗,在1842年簽訂【南京條約】將香港割讓給英國。於是英國在中國的國土邊緣有了一塊立足之地,英國將香港建設為對華貿易的轉口港。從這個時候開始,香港作為轉口港的角色一百多年以來從未改變。

 

英國對華的侵略是步步為營的,當然不會以擁有香港為滿足,因為香港島實在太小了。1856年,英國與法國聯合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國再一次戰敗被迫簽訂【北京條約】,把九龍半島割讓給英國。

 

九龍半島的面積也不大,只有46.9平方公里,與南面的香港島隔海相望,最短的距離大約三公里。與九龍半島對望的香港島北岸是香港最繁榮的地方。香港島的北岸與九龍半島之間的廣大水域就是著名的維多利亞港。

 

英國人非常精明,香港島加九龍半島是不可能自給自足的,幅員太小了。於是英國又于1898年逼迫清政府簽訂【拓展香港界址專條】租借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北的大片土地以及附近兩百多個島嶼,通稱為“新界”,為期99年。

 

新界與大陸連接的陸地面積是 747.2平方公里,加上 233個離島,總面積達到 975.2平方公里,佔香港區域面積的88.6%,將近九成。

 

(2)新界對香港的關鍵性

 

要瞭解香港問題必須先對香港的地理環境有基本認識,我們先看一幅地圖:

 

  

上面這幅地圖清楚標明了大陸、新界、九龍、香港之間的關係。

地圖中的主要部分,用深綠色標示的,全部屬於新界;

地圖中有兩塊淺灰色區域,北邊那一塊淺灰色連接新界的區域就是九龍半島,南邊那塊淺灰色的小島就是香港;

地圖中最北邊與新界相連接的深灰色的區域是中國大陸;

地圖中的白色部分是海。

 

只要看一眼這幅地圖我們就立刻明瞭新界對香港的重要性,也說明了新界在中英談判的關鍵性。事實上,香港最大的貨櫃碼頭是在新界的葵青區,位於維多利亞港的西北角。

 

如果沒有新界,香港與九龍是不可能存活的。這就是地緣政治。

 

(3)中英的香港談判

 

香港與九龍屬於永久割讓,但是新界是租借的,為期99年,1997年07月01日到期。

 

由於新界的租期即將滿約,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在1982年9月到北京與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會談要求繼續租借新界。柴契爾夫人選擇這個時候,因為大英帝國剛剛在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戰勝了阿根廷。

阿根廷軍隊是在1982年06月14日向英軍投降,三個月後“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就意氣風發地來到北京,英國人是以戰勝阿根廷的軍威來和中國政府談判的。

 

很明顯,英國佬不過是想訛詐。你想想,1982年的中共是上升中的強權連老美都拿她沒辦法,這時候的美國還沒有從越戰失敗的陰影中緩過氣來,能為英國撐腰嗎?

 

再看一眼上面的地圖,中國只要收回新界就要了香港和九龍的命,英國根本沒有談判的本錢。想想看,回歸前香港島加九龍半島的人口已經超過三百萬,擠在 125平方公里的狹窄地區,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過兩萬四千人,即使有新界都不可能吃飽,如果沒有新界會立刻餓死。英國佬跟中國人談判能有什麼籌碼?

 

中國人的策略是不談新界的租借如何延期,只談香港與九龍如何歸還。

 

1982年09月24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柴契爾夫人。在此之前,中國總理已經與她舉行了會談,清楚表達中國的立場。

柴契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還想跟鄧小平討價還價,她的理由是「香港只有在英國人的管理下才能維持繁榮」。柴契爾夫人的話是帶有嚴重侮辱性的。

鄧小平的回答是:「香港與九龍必須歸還給中國。主權問題是沒有談判餘地的,今天我跟你談論這個問題,是給你面子。如果英國不準備自動歸還,中國將啟動自己的程序提前收回香港與九龍」。

 

這一段對話真是精彩,是中英在香港問題會談的經典對白。柴契爾夫人的話是驕傲的虛張聲勢;鄧小平的話是務實的冷靜攤牌。一個回合,勝負立分。

 

國際談判就是這麼一回事,外面表現的是氣勢(先聲奪人),內心的活動是觀察(互相摸底),底牌就是實力對決。所以明示也好、暗示也罷,只要一方釋放出軍事解決的堅強意志,大原則的爭執就沒有意義了。柴契爾夫人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面臨軍事攤牌。如果會場不見,那就戰場相見。若是想繼續會場見,談的就是如何執行強者要求的細節。大英帝國幾百年來都是使用這一招建立了她龐大的殖民帝國,只不過這次強弱的角色互換英國也沒有話說。

 

英國不是省油的燈,雖然踢到鐵板但是並沒有立刻屈服。英國選擇繼續談判,利益不但要全力維護,而且即使退讓也要一點一點地退讓,不放棄任何細節,儘可能爭取最大的利益。英國是談判桌上的高手。

 

中英談判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的談判決定原則,第二階段的談判決定細節。

 

第一階段的談判從1982年09月到1983年06月,中英進行了四輪談判,結果徒勞無功,談判不得不終止。英國最大的花招是堅持用主權交換治權,這個要求被中國嚴詞拒絕。

 

1983年09月,鄧小平對訪華的英國前首相希思說,主權交換治權不可行,如果英國不改變態度,中國將在1984年09月單方面公布解決香港問題的方針。

 

鄧小平的話非常清楚是最後通牒。一個月後,英國首相回信同意在中國建議的基礎上繼續談判。在隨後的兩論談判中,英國確認不再堅持香港由英國治理,也不謀求任何形式的共管,並且同意在1997年07月歸還香港與九龍的主權與治權。

 

於是香港與九龍如期回歸中國的基本原則英國終於同意了,後來第二階段的艱苦談判不過是如何執行回歸的細節。這些細節是很有學問的,權力的交接從來不是簡單的事,過渡期間的安排尤其重要,一個不小心就會出大亂子。

 

第二階段的談判從1983年12月到1984年09月,總共進行了22輪的會談。談判期間英國的態度反覆,不斷地違背第5輪與第6輪談判所同意的事項,譬如要求中國承諾不駐軍香港、要求英國駐港官員的地位高於其他國家的駐港總領事、要求中國允諾英國在過渡期間對香港政府可能作出的改變、要求中國在1997年後原封不動地接受英國留下的香港政府.....等等。

 

看到沒有?英國的主張實際上就是要把未來的香港變成英國能夠影響的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直接抵觸中國的主權。

 

英國是老牌帝國主義,不但是談判的高手而且心思狡詐、心腸陰毒、一肚子壞水。英國即使身處弱勢仍然不肯放手當年搶奪得來的土地,處處使壞、處處為對方設下陷阱,非常難纏。

 

中國對英國這些要求當然堅決反對,一項也不能接受。但是從這些無理的要求我們很清楚看出西方帝國主義對香港的態度和對中國的意圖。西方國家的民主與人權跟他們在利益爭奪中表現的霸道與殘酷是尖銳的對比,這是西方列強在國際間慣用的兩面手法,是所有的中國人必須清楚認識和牢牢記住的。

 

(4)香港的回歸與英國的干擾

 

香港是回歸中國了,但是回歸的過程並不順利。英國人在談判上非常的陰毒與難纏,在過渡期間埋下地雷,香港回歸的談判過程不但又長又艱苦而且無法擺脫英國的某些糾纏,也無法避免某些地雷。

 

想想馬來西亞華人與巫人的糾紛、印度與巴基斯坦的火拼、麥克馬洪線遺留的問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我們只要觀察英國的殖民歷史就不難發現,英國在離開殖民地的時候一定會埋下地雷,造成以後治理的困難,從無例外

 

英國人是最奸詐的,這個歷時兩年的22輪談判其中的細節我們就不去細述。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從這個歷史談判吸取教訓,看清英國的真面目並且明白指出英國人玩弄的手法。

 

YST 把英國努力運作的手法歸納為三招:

 

1. 爭取離開前狠撈最後一票

 

英國人是非常實際的,對利益的盤算非常精明。在爭取主權與爭取治權都遭到失敗後,英國就改變戰略,爭取在走之前狠撈最後一票。這種例子很多,最明顯的一個就是興建赤臘角國際機場(見下圖)。

 

 

赤臘角國際機場(Chek Lap Kok International Airport,航空業界簡稱 CLK)又稱香港國際機場,耗資兩百億美元,是全世界造價最貴的機場。

 

這個機場位於香港西面、新界的大嶼山西北方的赤臘角島。建造過程是通過巨大的工程把整個赤臘角的山鏟平成為一個人工島,鏟平填海後的赤臘角島面積增加了一倍達到12.5平方公里,機場就建在這座人工島上。這是一個非常巨大和非常昂貴的工程,英國趁1989年天安門事件引發的信心危機單獨展開赤臘角國際機場的計畫工作,香港總督於1989年10月11日在立法局宣佈興建新機場及相關配套設施。

 

由於造價非常昂貴,而且所需要的貸款毫無疑問會跨越1997年07月01日的香港移交,這個新機場計劃立刻引起中國的嚴重關切,中國批評這項建設將引發未來香港特區政府沈重的財政負擔。

於是中英兩國對新機場的財務安排成立正式商談的委員會,並且進行了多次談判。

 

1991年09月03日英國首相梅傑與中國總理李鵬終於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了有關赤臘角國際機場的備忘錄,對港英政府在過渡期間的授權與1997年06月30日以後的舉債都有所規範,並且清楚規定留給未來特區政府的儲備不得少於 250億港元。中方同意中國銀行在貸款上發揮適當的作用,中英兩國成立一個共同領導的「機場委員會」安排赤臘角國際機場的建設事宜。

 

但是英國佬是奸詐的,港英政府早在1990年04月,中英談判仍在進行的時候,就私下成立了“臨時機場管理局”,把工程的合約悄悄地逐步發包。猜猜看,這些工程合約都發給了誰?

呵呵呵,你猜得不錯,幾乎所有的工程都包給英國的公司。這英國真是有夠陰的。英國佬的撈錢太陰、太大、太狠、太不像話,以至引起眼紅的美國提出強烈抗議。

 

赤臘角國際機場的興建工程於1992年開工,據說聚集了全球二分之一的挖土機與起重吊車,歷經6年才完工。這個機場是英國“光榮離開香港”的象徵,所以九七大限之前完工攸關英國的面子。不幸的是,雖然卯足全力、加班加點,工期比原定計畫還是多了一年,末代港督彭定康非常失望,只好改乘遊艇灰溜溜地離開香港。

 

嶄新的赤臘角國際機場終於完工了,1998年07月02日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親臨主持開幕儀式,同年7月6日新機場正式運作。

 

2. 埋下未來經濟的定時炸彈

 

英國人離開香港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自然會有些大動作,既警告中國也昭告世人。大動作的目的是,一方面要製造光榮撤退的景象,一方面要製造香港離開英國就陷入悲慘的景象。於是英國精心為香港的經濟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製造這個定時炸彈其實是很容易的,手法就是英國利用香港人貪婪的心理在回歸前用房地產吹起經濟泡沫。

 

英國人非常清楚香港的土地不值那麼多錢、香港的人力也不值那麼高的薪水。但是香港是個錢的世界,英國利用銀行貸款帶動香港房地產上漲,這就刺激香港人的貪念開始追高,加速了房地產的飛漲,製造了大量“隔夜的”「百萬富翁」、「千萬富翁」與「億萬富翁」。香港人覺得自己非常富有,頭腦發熱、說話氣粗、高興得找不到北,所有的市場都交易熱絡,市面一片繁榮,很快就形成泡沫經濟。

等到中國一接手這個泡沫就破滅了,房價直落,股市狂跌,大量香港人破產。香港人除了懷念英國人、大罵中國和共產黨,還能怎樣?

 

你看,英國佬這一手既造就了英國的“光榮撤退”,也應了柴契爾夫人對鄧小平說的「香港只有在英國人的管理下才能維持繁榮」。

 

3. 製造政治上的反對勢力

 

為未來的香港特區政府製造反對勢力,這對英國來說就太容易了。英國是現任的統治者,兩把策略就搞定,一把民間,一把政府。

 

民間的策略就是開動輿論宣揚民主與人權。英國統治香港一百五十五年從來不談民主,鞭刑抽打港人的時候也從不談人權。自從與中國達成政權移交後就開始大談民主和普選,鞭子一放下來就開始大談人權。香港的民主派就是這樣形成的,香港的人權派就紛紛冒出來,連陳巧文這種乳臭未乾的學生也敢出來叫囂。民主呀,人權呀,香港無病也可以叫得震天價響並且製造出大麻煩,看看台灣就知道了。

 

府內的策略就是在港英政府培養和提拔親英人士。英國在港英政府安排效忠英國的香蕉華人為官,這就方便政權移交後間接控制香港。在第二階段的談判,英國號稱為了香港的穩定強力要求中國在1997年後原封不動地接受英國留下的香港政府,道理就在此。

 

英國首選的代理人就是陳方安生。英國佬所用的手法實在不堪,譬如鼓動輿論寫肉麻的吹捧文章加封陳方安生為「香港的良心」、「香港的鐵娘子」等等暱稱。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陳方安生是英國留在香港的棋子,這些肉麻的稱號一文不值。想想看,外國的代理人會有什麼良心?

 

英國本來要冊封陳方安生為爵士,被陳方安生婉拒,因為陳方安生認為自己篤定會成為香港第一任的特首,英國爵士對此不利。其實中國政府早就看穿陳方安生是英國的代理人,根本不可能任命她作特首。

 

陳方安生是過氣的政客,不可能在香港政壇呼風喚雨,2017年香港特首直選的時候,陳方安生已經77歲了,還能領導香港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是像陳方安生這樣的香蕉華人非常多,構成香港特區政府政治改革與政務推行最大的阻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漫談香港(0):前言

漫談香港(一):香港的地緣政治

漫談香港(二):香港的地緣經濟

漫談香港(三):香港的邊緣化

漫談香港(四):香港 — 中國長期的悲哀

漫談香港(五)香港人

漫談香港(六):結論

 


清晨獨自慢跑的 YST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还君明珠
推薦0


2577716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难忘今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4530
鸣金收兵
推薦0


2577716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体面的撤退,光荣的回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4499
解放军进驻香港
推薦1


dumand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ThanksYST(台灣省)

谢谢市长,这篇文章很有料。听说谈判中还争过英国是否能保留在香港驻军,也被邓矮帝一口回绝了,不过我不太了解这里的细节。推荐给大家一小段视频,解放军进驻香港。我看得最爽的是在1:50-2:02,解放军短短两句话就把中国军人的威严说出来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oH6lGlcbn8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4350
香港传奇
推薦0


2577716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狮子山下,出了个李嘉诚,也出了个霍英东,更出了个九龙皇帝,曾灶财。

钟士元是大英帝国的孤臣孽子,金庸是拾大汉奸,却获特区政府颁发大紫荆勳章。香蕉华人,有负于国家,有功于国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704
劍刺別人,自己不肉痛
推薦0


fusutx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這樣的文章能讓人知道很多啊。大陸觀眾看得爽,台灣看客看得也挺爽,但是香港那邊就不爽了。一般那些攪局的人無理取鬧的時候,自己看著很憤怒,但我忍,跟他們浪費唇舌是自討沒趣。

說來說去說了那麼多,我還是覺得台灣的問題更嚴重,感覺市長是在用劍刺別人,自己不肉痛啊。期待市長對台灣人的分析文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657
香港。
推薦2


saxphonewa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yichun
YST

一,玫瑰园计划,投资一千亿,期限十五年,跨越九七年,这就是YST文中提的什么机场哪些花钱大计。后来中国政府做出让步,规定回归后帐面要有五十亿赢余为界限。

二,九十年代初,英国佬将联合国的人权宣言入法,目的以人权来对抗主权,这招很险恶,英国佬自己都没有这种高的觉悟,却让香港来弄。所以,香港人言必人权,语必言论自由。

鲁平当然处于下风啊,根据一国两制思路,香港有自己的立法权。另一方面,人权,民主这些泛烂的抽象的名词,谁又能说它错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574
卧底渗透
推薦0


nausealiu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在中英交接的过程中确实双方手段都很多,市长说了一些英方的手段。我因为工作的机缘,认识了一些很奇怪的人。而这些人也应该是中方当时手段的一种。不知道大家了解否。

     我在一个城市(此城市人口约700万,省会)遇到过两个这样的人。说明这样的事情不是个案,放在全国范围一定不少。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大老板了,其中一个在闹市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海鲜酒店;另一个已然形成了集团公司,涉足从建筑装饰到房地产开发的所有行业。他们有以下几个共同点:两人都30-40岁(10年前),都是本地人。但两人都持香港“绿卡”也就是说是香港人。都是在20年前去的香港。都是“警察”!而在成为警察之前,都是混混!也就是所谓黑社会的前身。都没在国内干过警察。都是在97之后回了国;回国之后都变成了老板;和政府的关系介入都很深;公司的注册地都在香港。他们去香港都做了什么,无论是他们本人还是他们的手下都讳莫如深。给人的想像空间很大。

      后来杜奇峰有一部电影叫《黑社会》(龙城岁月)。看完之后大家会有一个了解。特别是当年的赖先生就是以这样的单行证去的香港。

      正所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呵呵,有趣得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567
香港的最终归属在70年代就决定了
推薦1


乱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YST

1971年10月,PRC进入联合国,1972年3月8日,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黄华奉命致函联合国非殖民地化特别委员会主席,重申中国政府的立场:“香港、澳门是属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结果。香港和澳门是被英国和葡萄牙当局占领的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解决香港、澳门问题完全是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问题,根本不属于通常的‘殖民地’范畴。因此,不应列入反殖宣言中适用的殖民地地区的名单之内。”中国这一立场获得第三世界各国的同情与支持。同年11月,第27届联合国大会以99票对5票(美、英、法、 葡萄牙和南非)的压倒多数通过了相应的决议,确认了中国对港、澳问题的立场与要求。这就是说,从法律上讲,香港和澳门主权上已经属于中国,只不过由于历史原因暂时被英国和葡萄牙管理而已。这个决议很重要,它意味着香港、澳门只有如何回归中国管制的问题,而没有殖民地公投决定归属的问题,从法律上避免了香港、澳门问题被西方国家和联合国插手的可能。

1974年5月,81岁的毛泽东在长沙会见英国前保守党政府首相希思,在电影《周恩来外交风云》中这个情节,在电影中希思回忆说:“……毛主席又对我说,‘我们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1997年我们要收回香港了’”!希思当即代表英国保证说:“1997年香港会有一个平稳的交接”。毛泽东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到那时,我们(他指了一下周恩来)就不在了!”毛泽东又接着指了一下70岁的邓小平说,“具体事情由他们年青人去办了”。当时的英国两党都对无条件平稳交接不持任何疑义。只是在毛泽东、周恩来去逝以后,撒切尔夫人上台,刮起一股强劲的右风,又欺负中国当时已经改革开放需要西方的帮助,进行蛮横的挑战,这才有后来的邓小平一语定乾坤。

其实到1982年,香港金融市场已经乱了。因为香港土地(还是房地产)有大量的抵押活动,而地产抵押期限是15年,15年后正是1997。中国政府还没有出台对香港问题的法律文件,香港金融市场不知道如何处理1982年的地产抵押,陷入一篇混乱。所以1982年英国主动来跟中国商谈香港问题,也是形势所迫,本来当时中国政府还没有将香港问题提到日程上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538
惶恐滩
    回應給: yichun(meimei3) 推薦0


2577716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惶恐滩在江西,文天祥于此役大败于元军。领残军转战福建,广东,终被俘,被押往崖山劝宋帝昺与张世杰降。过伶仃洋时,诗以明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160
,同志们还需努力
推薦0


anetmouse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没有去过香港,虽然十分想去看看。

小平叔说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十分想知道伟人是具体怎样架构香港的发展和将来的。不知道现在香港的发展轨迹,符不符合小平叔的设想。

难道什锦八宝想拿香港做民主特区?

在香港和国家的关系上,在下觉得在大力发展全国各地特别是中西部经济的同时,应该把地方政府更形象化,具体化,提高各地方政府的地位,使之在地位上能与港政府在同层次,同平台交流接触。国家对港的措施,更多的从地方政府层次交流。

拙见,请拍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096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