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香港人
 瀏覽129,136|回應378推薦34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4)

...
twinkleus
纽约空中飞人
Retiredbum
reaizuguo*弦樂柔板😻
王老三
ThanksYST(台灣省)
八龄叟
zZ
elai

more...

【天下縱橫談】在開張的時候就說得很清楚,這是一個中國城,所有的評論都是以中國和中華民族的觀點出發。香港回歸十週年這個重大事件引出了本城的主旨,那就是反抗帝國主義的壓迫、中華民族的復興與中國的崛起。這三件事情是牢不可分的,而且是以中國的崛起為最主要的重點。

 

如果人類在二十一世紀只能提出一件重要的大事,那就是中國的崛起。

 

不論你是居住在那裏的華人,你的榮辱和中國的興衰緊密的連在一起。中國人上了太空,世界列強都對中國刮目相看,全球華人與有榮焉。中國的崛起帶動中華民族的復興,也壓制了帝國主義者的猖狂。所以中國的崛起牽動每一個華人的心,也使每一個帝國主義者心驚膽戰,這是中國的崛起與以往任何一個列強的崛起在根本性質上不同的地方。

 

你一定會問:為什麼?

讓我告訴你,今天中國的崛起是人類近代歷史上第一次不靠掠奪的崛起,所以是一個正義的崛起,意義特別重大。

 

想想看,歷史上所有大國的崛起從葡萄牙、西班牙、英國、德國、法國、俄國、日本、到美國,哪個不是靠掠奪起家?人類過去四百年的歷史就是一個帝國主義的掠奪史,這個掠奪的浩劫在十九世紀末達到了頂峰。

 

【天下】談論政治的範圍很廣,但是重點和中心思想始終沒有離開中華民族和帝國主義者的鬥爭。

前一段日子 YST談論新加坡,雖然有四篇文章,但是「漫談新加坡」這個系列還沒有完成,真正的重點還沒有出來,那就是「傳統華人」與「西化華人」(也就是香蕉華人)的鬥爭。這個討論我會回來的。

「漫談新加坡」被我暫時擱置,因為香港回歸十週年這個更重要的事情到來了,對中國人來說香港當然比新加坡更重要。但是,香港與新加坡有很多相似之處。

首先,他們都是以華人為主的城市;

其次,他們都曾經長期是英國的殖民地;

第三,他們在回歸與獨立的過程中都經歷了「傳統華人」與「西化華人」的鬥爭。

這第三點是很有趣的,也是我們今天談論的主題。

 

香港回歸十週年在「網路城邦」有很多文章,其中 YST最關心【香港館】說什麼,因為它代表本土香港人對回歸的看法。

 

老實說,當我看完了市長「細劉」(別名“台灣女婿”)的大作「十年一覺香港回歸夢」,感覺很不好。但是 YST仍然按下推薦,因為無論如何它代表香港人真實的聲音。

 

首先,「細劉」用的標題就非常負面、消極與曖昧,和香港回歸這種正面、積極和奮發的精神非常不配。接著我進去一看,文章的內容果然如此,消極的埋怨遠多於積極的奮發。中國人都知道「細劉」這個標題來自唐朝詩人杜牧一首有名的七言絕句: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這是一首蹉跎光陰又自嘆風流、更帶著一點落寞氣息的感嘆詩。

 

杜牧這首詩是非常消極和頹廢的,難道這就是香港人對回歸中國十年後的情感嗎?

絕不是。用這首詩來描述回歸是對香港人和對中國人最大的侮辱。

 

YST 的香港好友是非常有中國情節的,他對我說大部分的香港人是愛中國的。

所以「細劉」應該不是香港人的主流,但是這種描述肯定代表很多香港人的心情。YST 一股莫名的憤怒由心底發出,非常、非常瞧不起香港人,但是隱忍不發。

 

在隨後的兩天另外一個香港人,網名 whowhoamamii,大駕光臨【天下】和 YST 的網誌,回應我的「熱烈慶祝香港回歸中國十週年」,發出對回歸中國不滿與對英國統治懷念的一大堆聲音。這其中有些聲音是與「細劉」市長的意見相符合的。YST 不能再沈默,我既然得罪了新加坡人,也不在乎得罪香港人。今天 YST 就來評論一下香港人。

 

(一)香港人要認清自己

 

我最看不起香港人的地方就是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來本市大放厥詞的 whowhoamamii 是最標準的混帳香港人。他的網名取得極好,他結結巴巴問了自己兩遍但還是不知道自己是甚麼東西,他是一個找不到 identity 的人。他做不成英國人,因為英國不要他;他也做不成中國人,因為他沒有中國文化無法認同中國。 whowhoamamii 是一個西化而又沒有被西方認同的華人。

香港這種人很多,YST 統稱他們為香港的香蕉華人。「細劉」有可能也屬於這種人,他的問題很可能還包括有一個台獨老婆,所以也許更嚴重。

 

物以類聚,YST 有不少香港朋友,但是最要好的朋友都是「培正」畢業的。「培正」是香港最好的中文中學,這些畢業生才是未來香港的骨幹。香港回歸中國後,將來西化華人都要靠邊站,這批香蕉華人當然緊張,當然怨聲載道,當然對回歸盡量污蔑與破壞,但是他們註定是會被淘汰的。未來香港的領導人一定是從「培正中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科技大學」這些畢業生中挑選,英文中學和香港大學如果不改變課程在社會上將不具有任何優勢。香港與新加坡未來不同的地方就在此。

 

我們現在就來看看香港香蕉華人的特徵。

 

(二)香港香蕉華人的特徵之1:心中沒有中國

 

香港香蕉華人一切傾向殖民政府,心中沒有中國。他們的無恥首先表現在對回歸的扭曲宣傳和無理要求上。

 

扭曲的宣傳導致香港人大量向外國移民,這些都是比較有錢的上層社會的人。那幾年加拿大溫哥華三分之一的房地產賣給了這批香港人,而且是溫哥華的精華區,逃跑現象可見一斑。

但是沒過幾年這些人中的一部分又回到香港,因為一是香港並沒有變壞,二是加拿大的稅不輕(香港人尤其對加拿大政府抽他們在香港的財產稅感到憤憤不平),三是他們無法融入當地的社會。

這最後一點其實是最有趣的。香蕉華人大多數並沒有真本事,表面英語哇哇哇,但是在國外無法跟他們仰慕的西方人競爭,只能再度回到原來居住的地方做買辦。所以西化華人也就是具有一點點外語能力能夠幫西方人做買辦的這點本事,但是就此騎在傳統華人的頭上。這就是香港上流社會的特色。

 

香蕉華人在回歸上的無理要求最典型的表現是在回歸前製造「中國不在香港駐軍」的謠言。

大約是1983年的5月北京開人大會的時候,香港派了一批女孩子做記者進行追蹤採訪。一般來說,女孩子做記者特別難纏,似乎特別有權隨便發問和窮追不捨,最要命的是裏面還有奉命來探底的。我記得有位記者就纏上了當時的外交部長(不太確定,或許是外交次長)姬鵬飛。

記者問:香港老百姓怕駐軍,你們中央是不是一定要在香港駐軍?

姬鵬飛不知道厲害,也許是被纏不過,急於脫身,就漫不經心的胡亂應付說:也可以不駐軍吧!

第二天,香港各大報紙以頭版頭條報導:外交部長姬鵬飛說香港不必駐軍,這是中國政府的意見。

這下不得了了,如此重大的外交失誤嚴重損害了中國的主權,鄧小平勃然大怒。在記者會上,鄧小平特別對香港記者說,你們回去發一條消息,姬鵬飛講香港不駐軍是胡說八道。香港怎麼能不駐軍呢?駐軍是主權的體現。

 

這件事最有興趣的地方是香港人的心理。英國在香港駐軍,香港人都認為理所當然。奇怪的是,香港回歸中國以後,香港人居然認為中國在香港駐軍令他們不安,希望中國不要駐軍香港。這是什麼殖民心態?

 

讓我們回顧歷史,香港在作殖民地的時候,每年向倫敦政府繳納大批軍費,但是英軍有盡到保護香港的責任嗎?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軍隊進攻香港,英軍的抵抗只有一天。是的,一天。當時中國一聽到日軍進攻香港就立刻派軍隊趕來作戰,還走在路上,就聽說英軍已經投降了,只好折回。想想看,當年中國軍隊武器再差,也沒有聽說一天就投降的。香港人不覺得所繳的軍費有點冤枉麼?

 

YST 首先就不相信英軍在香港沒有肇事。以西方人的德行和英軍過去的紀錄,酗酒打架鬧事是一定的,強姦女人也非常可能。但是英國有領事裁判權,香港人在英國人面前根本不是人,即使英國軍隊犯罪,香港人也只有忍氣吞聲。

香港人對英軍逆來順受,憑什麼害怕中國的軍隊?

 

面對回歸,香港人歡迎英軍,但是不歡迎中國軍隊進駐,香港人是什麼心理?

香港人真不要臉!根本不是東西。

 

結果解放軍駐紮香港十年,盡忠職守,紀律嚴明,對市民的生活秋毫不犯。

香港人沒有付1分錢的軍費給中國,香港人面對祖國難道不慚愧嗎?

「細劉」和 whowhoamamii 有什麼資格對中國說三道四?

 

(三)香港香蕉華人的特徵之2:利用「六四事件」爭「人權」

 

香蕉華人對中國最大的非議就是「人權」,尤其表現在「六四事件」上。這一點在「細劉」和 whowhoamamii 的文章裏面都共同提到。

 

首先,YST 要問:香港人在英國統治下有什麼「人權」?

 

香港人做為殖民本來就是下等人,或者根本不是人,英國人從來沒有把香港人當人。香港的警察是很黑暗的,最高級的警官都是英國人,握有最大的裁判權。香港人要打就打,要關就關。香港人屁都不敢放。

香港的鞭刑跟新加坡一樣,是公開的,打得你皮開肉綻,哇哇鬼叫。香港人的人權在哪裏?

香港監獄非常黑暗,獄中一定有黑老大,犯人一入獄,不吃藥都不行,打到你吃。香港犯人入獄後變成吸毒者是100%。香港人的人權在哪裏?

 

英國統治下,香港人有什麼人權?我呸!香港人自抬身價。

 

香港人一聽說要回歸中國,「人權」的意識馬上高漲。原因很簡單,香港人自認在英國人面前不是人,但是在中國人面前是高等人。就這麼回事。

 

一九八九年發生了「六四事件」,香港人可逮到機會了。香港大量的資金湧入北京,支持反對中國政府的「六四運動」。

 

「六四事件」是一個政治奪權事件,學生領袖柴玲已經叫出「打倒李鵬偽政權!」的口號,中國版的「自由女神」塑像也已經在天安門廣場豎立起來,傻瓜也知道這個事件絕對不可能善了。

 

「六四事件」背後有三個主要勢力:美國、香港、與台灣。

 

這三者之中美國和香港的力量遠比台灣大。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人員在教導北京的學生什麼是「民主」,香港和台灣的錢大量湧入,供給學生吃喝,搞長期抗爭。尤其九七大限快到,香港人出錢遠比台灣多。

 

香港人不遺餘力鼓動這批學生搞「民主化」,不達到「美國標準」絕不罷手,人民幣$3.25一罐的可樂和$4.50一罐的橘子汁大量免費供應,而當時工人一天的工資才4塊錢。你說那些苦哈哈的學生肯離開天安門嗎?

 

香港人自己沒種,用錢買大陸大學生的賤命為他們爭取「人權」,這是我最看不起香港人的地方。

 

美國人在「六四事件」的目標是中國分裂,底線是中共政權垮台;香港人的目標是中國放棄收回香港。你想想,「六四事件」能善了嗎?

 

政治最後的攤牌是武力決勝,中共政權有百萬雄兵,怎麼可能在學生面前退卻?鄧小平不會,尼克森也不會,他們都對學生開了槍,都是以學生失敗作結束。

香港人敢罵美國總統嗎?當然不敢,連香港人的主子英國人都不敢。

 

香港人在「六四事件」的表現最是無恥,自己懦弱,花錢買別人替他們賣命。香港人口中叫著「人權」,心中想著「九七大限」,眼中流著鱷魚的眼淚。香港人讓我看到人性最醜惡的一面。

 

「細劉」和 whowhoamamii 還好意思提每年在香港舉辦的六四紀念。YST 每次看到香港人點一根蠟燭在廣場作“哀淒”狀就有說不出的噁心。香港人的自私自利、懦弱和虛假全寫在臉上。

 

不要臉!香港人有種就自己搞革命!

 

(四)香港香蕉華人的特徵之3:反對「二十三條立法」

 

香港人爭取「自由」最無恥的地方就是發動五十萬人大遊行反對「二十三條立法」。YST 敢向你保証這些遊行人中看過「二十三條法案」內容的不到10%,看過又瞭解的不到1%。這些遊行者絕大多數是被香蕉華人和外國勢力煽動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細劉」和 whowhoamamii 都猛烈攻擊「二十三條立法」。好,作為一個外地人, YST現在就挑戰他們「第二十三條」的知識。

 

YST 是看了整個二十三條的草案的。現在簡單敘述如下: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建立聯繫。

 

YST 看了半天,想不出第二十三條有任何地方比任何一個民主國家更限制人民的自由和人權。如果這個條文出現在美國的法律下,沒有一個人會叫囂什麼剝奪人民的自由和人權等等鬼話。難道台灣就允許人民顛覆政府嗎?

 

民進黨不妨跟美國的黑豹黨聯絡一下搞一點「合作計畫」,你看美國聯邦調查局會不會找上你?

 

美國自從「911事件」以後就公布了新的本土安全法,凡是可疑的恐怖分子,不但可以隨時監聽,而且可以任意拘留,比香港的第二十三條厲害太多了。

香港人為什麼不去抗議美國政府?

美國國會還好意思指責香港的立法,也不去自己照照鏡子。

 

大陸的中央政府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制定的第二十三條基本法是有其歷史背景的。由於香港一百多年來是英國的殖民地,又如此接近中國大陸,所以歷史上,香港一直是各國間諜聚集的地方,更是國共間諜角力的主要戰場,這是公開的祕密。

 

你想想,在香港還是英國殖民地的時候,中國沒有其他的辦法,只有陪列強玩這種間諜對間諜的遊戲。等到香港回歸,成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中國當然不願意在自己的國土上再繼續這種遊戲。

我很奇怪,這麼重要的事情中國為什麼要等6年?

如果我是國家領導人,在香港回歸以前這條法律就訂好了,而且清清楚楚寫在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裏面,叫這些外國和台灣的間諜及早準備滾蛋,否則回歸的第一天中國就開始收拾你。我認為這是中共和英國談判時重大的疏忽。

 

如果台灣和美國對香港第二十三條感到不滿,那麼美國要不要把紐約劃為「自由間諜區」?台灣要不要把高雄劃為「自由間諜區」?只要在「自由間諜區」從事顛覆、煽動、暗殺、和竊取情報的工作,當地政府都不得加以追究。美國和台灣肯嗎?

 

2003年香港第二十三條要立法自訂「國家安全條例」,即使尚未通過,台灣馬上就恐慌了,要求行政院裁撤「中華旅行社」及「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等駐香港單位。原因很簡單,這兩個單位是眾所周知的國府在香港的間諜機構,前者隸屬國民黨,後者隸屬中華民國。所以台灣政府也好,英美列強也罷,高叫違反人權是假,從事已久的間諜活動遭受嚴重打擊是真。

 

香港人在2003年7月1日的五十萬人「反第二十三條」大遊行是受到外國和台灣政府的利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些贊成外國間諜在香港從事活動的香港人完全不是個東西,他們對不起國家,也對不起中華民族。

 

「細劉」和 whowhoamamii 反「第二十三條」的言論居心叵測,不配做中國人。

 

(五)香港香蕉華人的特徵之4:推動直選特首。

 

香蕉華人最喜歡掛在嘴上的口頭禪就是「民主」,香港的香蕉華人當然不會例外。可笑的是,香港人作了一百五十五年的殖民,對英國殖民者不但百依百順,而且是逆來順受,什麼時候要求過「民主」了?

 

新加坡人在林德的不斷爭取下於1954年底獲得英政府的有限自治(Limited Self-Government )。香港人做了什麼?

 

1957年3月,林有福率領各政黨領袖前赴倫敦,成功說服英國政府給予新加坡完全自治(Full Self-Government),連總督都是由非英國人擔任。香港人做了什麼?

 

答案是:香港人什麼都沒做,香港人乖乖地做了英國一百五十五年的順民。

 

真奇怪了,等到香港一回歸中國,香港人便要求民主,推動直選。香港人有這個能力嗎?怎麼一百五十五年都沒有想到直選呢?

 

真奇怪了,一百五十五年來都是倫敦政府派遣總督來香港管理,為什麼現在回歸就等不及要直選特首?

 

倫敦政府可以派總督,憑什麼北京政府就不能派特首?香港人不是殖民心態犯賤嗎?

 

做了一百五十五年順民的香港人有能力當家作主嗎?

當然沒有。香蕉華人這麼多,香港人需要北京政府的監督,否則很可能做出出賣國家利益的事。

 

在所有香蕉華人中,我最懷疑的人就是陳方安生。陳方安生是香港最大的一個香蕉華人,她是香港的李光耀,連說英語都跟李光耀一樣帶著明顯的英國腔。陳方安生能很快升到香港首位華人布政司,顯然英國對她很中意,很可能是英國和西方國家留下來的棋子。陳方安生對中國的忠誠是非常值得懷疑的,香港市民和西方傳媒稱她為「香港良心」和「香港鐵娘子」更令我對她懷疑,這就像西方國家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緬甸的昂山素姬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吹捧出一個西方喜歡的代理人。

 

布政司應該是所有司中最大的,陳方安生婉拒了英國的封爵,認為她一定會當首任特首。但是中國沒有這麼笨,當然不信任她,連我都不會信。中國選了董建華,陳方安生就不肯跟董建華合作,最後中國只有請她走路。陳方安生自以為擁有香港民意,帶頭出來遊行推動直選,我對她更加不信任了。陳方安生是一隻標準的英國狗,她根本不知道香港需要什麼,因為她不知道中國需要什麼。陳方安生在心底並不認為香港的利益必須以中國的利益為前提,所以她也不會計畫香港的發展如何配合中國的發展。

 

崛起的中國最要防備的就是這種西方帝國主義者養大的又鍾愛的狗,YST 客氣地稱他們為「香蕉華人」,其實他們都是西方人的狗。

 

(六)香港香蕉華人的特徵之5:忘恩負義不知感恩圖報的小人。

 

香蕉華人買辦做久了,很自然的有了「二鬼子」心態,自認為是高等華人,視洋人為主子,自己在洋人面前低一等,但是比不會說英語的傳統華人要高一等,非常令人討厭。

 

香港人要搞清楚,沒有中國,就沒有香港。中國是香港生存的前提,百年來從未改變。

 

由於西方國家抵制中國,香港成為中國的櫥窗和進出口的門戶。一個只有兩、三百萬人口的香港是一個六、七億人口唯一的對外貿易的港口,香港能不富得流油嗎?我記得每一個在香港做進出口的公司要抽取4%進出口值作為利潤。4%的利潤是不得了的,很多高科技公司連它一半的利潤都沒有。香港人做的是坐地分贓的無本生意,除了說幾句英語與準備幾份英文的文件什麼本事都不需要。這就是為什麼香港人富了這麼久,但是香港沒有一個好大學,沒有一個有研究能力的大學,因為香港人發財不需要高深學問,不需要努力做研究。香港人是膚淺的生意人。

 

香港人的財富是國際政治和帝國主義者的壓迫形成的,香港人本身並沒有本事,香港人根本沒有自大和自滿的任何理由。香港人過去靠大陸發財,現在靠大陸發財,將來還是靠大陸發財。但是香港人看不起大陸人,因為香港人有錢又會說英語,自以為高人一等。其實,香港人是忘恩負義的小人。

 

當香港面臨回歸的時候,突然發覺自己沒有能力培養當地人才,香港大學不過是國外大學的先修班,自己本身根本沒有競爭能力,香港的研發能力是0,比大陸差遠了。香港人慌了手腳,這才成立香港第一個有研究能力的大學,香港科技大學。

 

香港的個人收入大約是三萬美元,與新加坡相當,是台灣的兩倍,是大陸的十五倍。但是香港人的生產力真的有大陸人的十五倍嗎?當然沒有,開什麼玩笑?

 

「細劉」一直強調香港人工作很努力,這又怎樣?

台灣人、韓國人、大陸人,那個不努力,為什麼就你香港人賺錢特別多?

在大陸從事高科技研究的人比香港人聰明,又比香港人努力,為什麼收入只有香港人的10分之一?

 

香港人由於政治因素吸大陸人的血汗而致富。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的地位一天天地下落,因為獨家進出口的生意做不成了。中國越是開放,香港越是完蛋,香港人根本沒有辦法保持收入的優勢。

 

香港最大的競爭者,一是廣州,二是上海。上海就不必說了。廣州在北面建了一個新的白雲機場,非常漂亮,又在南邊建了一個深水港。所以國際運輸不論空運或是海運都可以直達廣州,根本不需要香港做為轉口。廣州、珠海、和深圳這個三角地帶有科研、有工業、有金融業,有優秀的高技術人才,有龐大又勤勞的勞動力,樣樣齊全,而且交通發達,互相支援,條件遠比香港好。香港人還在做夢,自以為了不起,會說英語。

 

香港人是命好,香港人的收入應該降低,但是目前的政治環境不能讓它降低。

為什麼?因為國家實行「一國兩制」,中國拼了命也要維持香港的繁榮,不能落人口實,要讓西方帝國主義者閉嘴,要讓台灣人有希望。所以中國政府不斷地給香港優惠(CEPA)同時限制廣州與上海的發展。如果中國的中央政府任由廣州和上海自由發展的話,香港早就被打垮了。

 

香港是中國收入最高的地區,但是為了維持香港的繁榮,中國政府一直用其他地方的稅收來補貼香港。這是標準的劫貧濟富,只有中共這種中央集權的政府才能辦到。

 

中國今天如果是香港人期望的民主政府,YST 向你保証所有中國地方政府的首長都會跳起來反對用他們的稅收接濟香港。

香港人得了便宜還賣乖,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有幾斤幾兩。香港人狂妄無知,說不出的令人討厭。

 

「細劉」和 whowhoamamii 滿嘴胡言亂語,是標準不知感恩圖報的香港人。

 

(七)結論

 

大多數的香港人,尤其是香蕉華人,沒有國家觀念,滿腦子「二鬼子」心態,自私自利,純粹的經濟動物,談來談去都是錢,沒有文化,沒有深度,俗不可耐。

 

講一個真實笑話給各位聽。

一九九九年,YST 去香港旅遊。

我問導遊小姐貴姓,她說姓蕭。

我說:「哦,蕭何的蕭。」

她連忙說:「不是,是經濟蕭條的蕭。」

看到沒有?這就是香港人的人文水平。

 

YST 去大陸旅行,湖南的導遊是長沙大學剛畢業的年輕小姐,介紹岳麓書院把歷史人物的事蹟和陳列的古蹟講解得深入又動人;廣州的導遊小姐是中山大學英國文學系的畢業生,中英文都非常流利,介紹黃花崗的烈士墓令我感動;杭州的導遊先生是浙江大學的教授,出口成章,學養就不必說了。

同樣是導遊的工作,香港人比大陸人差遠了。若是擺在同一個地方競爭,香港人根本沒飯吃。

 

是的,香港人非常自私自利,想要好處的時候就號稱「一國」,需要盡義務的時候就號稱「兩制」;香港有困難祖國就來救,祖國有了困難香港人無動於衷甚至說風涼話。英國人在香港作威作福,香港人向英國納稅心甘情願。回歸十年,香港人拿了多少祖國的好處,但是沒有付祖國一分錢的稅,香港人反而天天怨聲載道。

我不知道香港人的驕傲在哪裏?香港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不論是「細劉」還是 whowhoamamii 的文章,我看了都很反感。

「細劉」連香港總督彭定康三個漂亮女兒都成為羨慕、稱讚和崇拜的對象,做奴才真是到了家了。彭定康三個漂亮女兒能給香港人什麼好處嗎?香港人見了她們就可以不吃飯嗎?什麼心態?

尤其 whowhoamamii 的文章完全屬於賣國言論,懷念英國殖民統治,詆毀一百多年來養育香港的中國父母,其心可誅。

他們太不懂事了,像小孩似的要這個、要那個,但是不懂得自己能做什麼,能回報什麼,也看不到別人在做什麼。

 

既然是香蕉華人,YST 只好引西方人的話來教訓香港人。這是已故美國總統甘迺迪的名言:

 

Ask not what the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

問自己你能為國家做什麼。

 

中國不欠香港人任何東西,而是香港人欠中國太多。至少九成的香港人都應該好好想想老甘說的話。

 

香港人要想好如何回報中國,才有資格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清晨獨自慢跑的 YST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頁/共38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是傳統的,不是中國的
推薦8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小米^^
riquelme
Rebec
亞理莎
egjc888
YST
校長
齋貓

由於「香港人」已經是一個族群符號,而且有其獨特文明景觀,因此,在香港所展現的許多「舊的人文風物」,與其說是「中國的」,不如說是「傳統的」。

沒錯!在中西文明交匯的香港,我們所看到的(也是我非常喜歡的),就是一些傳統風情文物。跟英國人一樣,香港人偏向維護傳統,而這是一種相沿承襲、也幾近是遺傳的氣質。

香港至今猶有幾間具有歷史背景的女子中學,她的制服還是淺藍色的旗袍。根據其中某位校長的說法,這是在教育與培養一個傳統淑女的氣質

依我個人的長期觀察,日本青年是同時保有前衛(西化)與傳統氣質的族群,兩者都非常顯著--東方人染頭髮的,以日本青年最多,而回到家裡,也以日本青年最能遵守傳統禮教。而香港青年(以及新加坡青年),是在「中國」之外,最能承襲傳統遺風的華人族群。

香港人,經過百年殖民統治,不可能沒有某些人格上的缺點;但是,香港人所保持的傳統風格與禮教,仍然令我羨慕。

堅守傳統,是非常困難的。在生活上是如此,在藝術上也是如此。面臨時代潮流衝擊的許多傳統藝術都在「求生、求變」,明華園事實上已經成為「金光戲」、而其他許多野台戲班則已淪落到不忍一看的地步,京戲的困境也是一樣。

如今,我們應該多花一點心思在傳統民風與禮教,同時要確信:傳統與現代是可以並存的,而且,傳統乃是現代的基礎。這與「中國」無關,而與生根立命的基礎有關。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也談香港人
推薦9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小米^^
亞理莎
腦蟲
土豆仁529
egjc888
人在北美
校長
齋貓
YST

我個人非常喜歡香港,但是我所喜歡的香港是1970年代的香港,那個年代所展現的「中西交熔併陳」的獨特華人文明,讓許多華人相當傾心--香港所保留的華人傳統,非常深刻;香港所展現的西方文明,非常先進。至今,有許多網頁都在熱烈討論以七十年代為中心的香港,一點一滴,都相當令人懷念。

YST市長在本欄主文所描繪的「香港人」的一些缺點,不但非常深刻,也是事實。但是,一個社會經歷一百多年的殖民統治,不可能沒有這些缺點。另一方面,這些缺點、以及其他的優點整合起來,卻是一個非常成功進步的華人經濟社會;香港,無疑已經發展出一番「香港主義」(或香港精神、香港文化),其內涵,好壞都有,而其固有的地位(地理位置與經濟樞紐),至今連大陸的上海都還不能取代。

我喜歡香港,但是,對於香港的兩件事一直感到困惑不解:力挺六四,力爭民主。

香港「紀念」六四,與台灣「紀念」二二八,非常類似,幾乎所有集會紀念的人都不是當事人、也不曾經歷現場。他們都共同揭櫫一個訴願「平反暴力迫害」。

比台灣更弔詭的是,台灣至少在替「台灣人」平反,而香港,自己並不完全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已經是一個意識獨立的族群),但是他卻努力在替「中國人」平反。

有關香港紀念六四,我不想深談,因為我也談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只不過是覺得不太對勁而已。

至於香港的爭民主,「港英時代」,香港人毫無機會爭取民主,只好採取冷漠、嘲諷的方式來面對所有的政治話題。回歸前後,香港開始出現「民主浪潮」,爭取「香港人當家作主」;原則上,這是對的。

然而,香港爭取民主,卻非常巧合地走向「台灣經驗」,這,就完全脫軌了。

我喜歡香港,因此自然有點關心香港,我對香港朋友一再不厭其煩地解說,香港民主千萬不可重蹈台灣覆轍。

這樣的解說、勸說,不但是基於絕對的善意,也是相當的容易理解。香港人,怎麼可以在嘲諷台灣政治亂象的同時,走向台灣經驗的民主方式?

特首直選,類似於台灣的總統大選。台灣已經被總統大選打入人間煉獄、無法超脫,香港,是否有更成熟的條件來舉行特首直選而不重蹈台灣的覆轍?

事實上,香港社會已經步入台灣的後塵,產生「親中派、反中派」的族群切割。單是這個問題,就能讓香港陷入混亂、萬劫不復。

長話短說,我的粗淺結論:香港與大陸,是母子經濟共同體,則在政治上,至少亦須維持母子政治共同體,至少廿年以上(如今只過十年),以後,視實際情況再說。

今天的香港,看起來似乎不錯,但這個「不錯」,是建立在「陸港母子共同體」的臍帶關係上,一旦率而割離,將是兩害的災難!

事實上,倘若不是大陸支援,香港無法從2003的經濟危機、索羅茲的炒匯危機、與SARS危機中翻身。這一點--香港與大陸互相需要、互為母子--乃是香港人必須特別注意的要點。我身為外人,說的不一定正確,但是,旁觀者清,事實大概離此不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voice from one side only
    回應給: Newyorker(Newyorker) 推薦0


wjgld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影片记录了很多人的看法,不过基本上是参与一方的声音,1)缺少政府方面的声音,2)也没有在当时没有参与的普通人民的声音,事件发生前和后;3)更没有国内外浑水摸鱼的机构的回顾。如果能把后3方面也包括进去,那真是一部没有偏见的影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301019
一點疑問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0


黑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市長的文章寫的很棒,忍不住令人一看再看.再次拜讀後有兩點小疑問,市長可不可以解疑?總覺的這麼好的文章,有些地方看不懂,很可惜.

一.我猜,大陸應該不會為了香港而抑制上海及廣州的發展?如果說大陸為了香港的發展,而給香港更多的優惠,使此地擁有比上海及廣州更好的競爭力,似乎比較合理?

二.不知道中國以地方稅收補貼香港的部份是怎麼一個情況?我知道香港的財政收入皆用以自理,不用上繳中央.現在還在用地方稅補貼香港嗎?能不能夠多所著墨一番?讓大家了解箇中真相?


http://weibo.com/1946156414/profile我的微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300933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回應給: YST(YST2000) 推薦0


Newyork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As for June 4th 1989 incident

I recommend the documentary film,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made by film maker Carma Hinton and her husband Richard Gordon

Carma Hinton was born in China to American parents and was raised and educated there until 1971. Her father as an economist was there to study post communist rule china economy. Chinese is her first language and culture, she lived through the culture revolution in Beijing during her adolescent. Her love of the country had clearly shown in the film. But as an American allow her to a neutral perspective.

The film is an unbiased attempt to depict the events that led to the tragedy on 6/4/89.  I recommend the film to anyone who is interested to know more, and then make up their own mind.

http://www.tsquare.tv/chinese/

You can read the complete transcript in English from this link

http://www.tsquare.tv/film/transcript01.html

I’d like to say a few words about Hong Kong as well, but I leaving for a trip and back in 2 days, so until then.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300456
论 陈日君
    回應給: ericyau(ericyau) 推薦1


gaoxiuyua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校長

老是纠缠六四的问题,只是香港所谓的民主派用来遮掩他们无牌可打的窘境。

在这里我还要谈一个人,陈日君,香港枢机主教。一个宗教领袖妄图干扰政治的企图一目了然。如果,他出于个人行为,我觉得罗马教廷必须约束他。如果,这个是罗马教廷的默许,那中梵关系将更加曲折。

我个人赞成中梵建交,赞成在主教任命上与教廷加强合作。亦支持中国爱国天主教会和地下教会合一。这个是要看梵蒂冈的态度。但是我认为梵蒂冈重用陈日君不是个好主意。我大胆的猜想,陈日君非常期待着中国枢机主教这个职务。而不是小小的香港枢机主教。

如果他真能够为中梵关系努力的话,其实中国枢机主教让他做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他误导了教廷,使得教廷误以为中国爱国天主教会是个宗教组织,其实它只是个管理机构,根本不是什么宗教组织。这个组织的存在就是弥补中梵没有外交关系的期间主教任命的问题。

而陈日君的种种行为让大陆感到紧张,如果那一天陈日君登高一呼要信徒推翻政府,请问信徒是应该追随陈呢,还是最受法律呢?梵蒂冈最近的牧函有着积极意义,其中就讲到教廷无意也不可能取代政府,而且天主教没有改变政府架构的企图。这个话与其说给共产党听的,还不如说是说给陈日君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300130
全面地瞭解歷史事件的真相
    回應給: franzwong(franzwong) 推薦14


yuyan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4)

亞理莎
人在北美
腦蟲
喬飛
Xuser
元君
CHARLIE
YST
土豆仁529
黑雨

more...

很高興看到您的回應。

平心而論,我對現在的解放軍的印象,和七六年後剛改革初期的解放軍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但我認為把學生和平民傷亡的責任,推到解放軍身上,卻是極不公平的。

其實,廣場上學生的傷亡,我相信是沒有,但廣場外圍的傷亡是很多。廣場外圍的傷亡是否大部份是學生,我有極大的疑問。所以我不認為當時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撒謊,他只是在狡辯。

我覺得,評論解放軍的行為之前,我們先得嘗試搞清楚以下幾點:

1)當時,有一個詭秘的組織,叫首都工自聯,號稱在廣場外圍保衛學生。搶戒嚴部隊軍械車,活燒裝甲車里的解放軍,都是他們的傑作。清場時,長安街兩頭,木樨地等地方傷亡者,除了自願的激進學生外,就主要這個組織的人了。據稱,清場後,這個組織的首腦們,很專業地安全撤離海外,而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資料。

2)六四前,東歐變天前,美國老布殊政府突然要求更換駐中國大使,以在任的美國CIA北京站站長出任。北京在爭議聲中,由時任總書記的趙紫陽拍板同意接受。由明知身份的諜報組織負責人出任擁有巨大外交特權的大使,這是極為罕見的。

3)六四期間,吾爾開希等在北京飯店和美方人員公開接觸。其後,封、柴獲得來自臺灣官方、半官方機構的支援和指點。

4)六四後,援救學運領袖的黃雀行動,其幕後主持者與臺灣軍情局的關係等等。

這些都是這些年來,當事人的指認,還有流傳甚廣的傳言。或許永遠都不可能獲知真相。

在這麼多疑惑下,我們簡單地把六四責任推給共產黨,推給解放軍,是否合理、公平?

所以,香港的所謂民主教父-司徒華,整天宣之於口的”追究共產黨六四屠城責任”,我覺得實在很輕佻、荒謬。而這些口號居然得到相當多香港市民的認同,換取不少選票,我身為香港人,確實感懷萬千。

我雖痛苦,但我卻無法退回YST對我們香港人的評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300089
特殊的中國人
推薦1


黑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egjc888

市長的文章寫的太好了.我對香港沒有太多印象,只有看港劇得來一點點認識.

早在很久以前看港劇,看到其中的台詞對話,只覺的香港人現實的很徹底,而且彼此間的對白,你一言我一語的,統統都是現實利益.當時我很驚訝,何以這些人現實如此,言談間卻好似稀鬆平常的在家常對話?

在台灣受傳統教育長大的我,一開始實在聽不慣港劇中的對話.香港人對我而言,是很特殊的中國人.


http://weibo.com/1946156414/profile我的微博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300018
為解放軍辯護幾句
    回應給: franzwong(franzwong) 推薦1


校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egjc888

很高興您可以理性的辯論。我也希望在理性的前提下和你討論一下。

首先,單純在軍人的角度。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解放軍(軍隊)是國家機器,有服從國家命令的天職。如果解放軍是可以以自己的感情好惡來決定是否對付學生的話,將來必要時,解放軍是否也可以以自己的感情好惡來決定保衛不保衛香港呢?所以,在軍人的角度,解放軍沒錯。在執行命令。

解放軍是為人民服務 , 而不是殺害人民的 。但你說的『人民』是誰呢?是否是死在六四事件中的人就都是『人民』呢?被你所謂的『人民』打死的解放軍算不算『人民』,我記得有一個劉姓解放軍被燒死了。他是個農民的兒子,是『人民』的農民的兒子。

警察和軍隊一樣,都是國家機器。除了裝備職能不一樣外,都有武器,性質上是相同的。美國的警察,英國的警察,殺害的無辜的人民還少嗎?可很少聽到有愛民主的人對此耿耿于懷。英國軍隊大量屠殺殖民地人民的時候,這些殖民地實際上都已經被大英帝國納入版圖,應該也屬于英國的『人民』。英國軍隊不也在大量對『內』殺害『人民』嗎???死在歐美列強槍口下的人,并不全是在戰場上,也不全是他們的『外敵』。這一點,您為何故意模糊呢?

天安門廣場上的流血,是中國這個國家的悲劇。不能單純的說是共產黨解放軍的錯。

英國人對自己人確實寬厚。可香蕉華人呢??你們對自己人寬厚理解了嗎???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299980
總回應
推薦1


franzwo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土豆仁529

我也同意六四事件發生得太早 , 社會當時還不是時候推動民主 , 六四換來了人民轉向經濟發展 , 社會才得以和諧 , 我不會像香港的民主派那樣 , 說甚麼"假如"中國沒有六四 , 同樣會有今天的經濟規模 , "假如"這些句子誰也懂得說 , 可是如何可以證明是對的

我不是支持六四 , 只是對解放軍的行為有點反感

我要重新定義詞語 , "恐懼" , "擔憂" 不代表 "拒絕" , 香港人完全同意解放軍有權在香港駐軍

解放軍是為人民服務 , 而不是殺害人民的 , 應付六四並不只有殺害學生 , 把他們全都抓住放進監牢 , 或者逐出中國便行 , 他們是手無寸鐵的 , 對軍隊的安全全無威脅 , 有人認為殺幾個人 , 而令大部份人可以得益 , 這便應該殺 , 不過當香港把死刑都廢除時 , 大家的價值觀已經有很大的不同

部份學生的確是從外國那裏得到不少利益 , 就像王丹等人 , 可是並不是全部人也是那樣的 , 他們也是愛中國的 , 是為了中國的未來而示威 , 即使沒有外國策劃 , 他們也會自己走出來 , 就像孫中山先生 , 他在當時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讀書 , 又得到日本不少幫助 , 可是卻沒有人懷疑他是外國的"玩具"吧 ? 蔣介石聯合美國對付中共 , 可是他沒有做美國的走狗

當威脅自身安全時 , 軍隊殺外敵是天公地道 , 可是殺害自己國家的人民卻是違反建立軍隊是用來保護人民的原意 , 有些軍隊殺害不少外國人 , 可是他們國家的人民仍然是支持的 , 當然其他國家的人一定會反感

至於市長的文章 , 我只認為現在香港是時候和內地有更緊密的融合 , 最佳的方法是先和深圳合併 , 當大家的交流愈來愈多時 , 香港人才會真正融入中國 , 不過九七後 , 香港人對內地的文化日漸了解 , 日常用語上也和內地接軌

香港人是中國人 , 這一點沒有香港人否定的 , 反而回歸前 , 香港很少人會以為自己是英國人

民主方面 , 仍然是那一句 , 現在是港人治港 , 香港人不是外國人 , 不影響國家安全 , 香港人有權選擇自己的特首 , 同時香港人是理智的 , 不會像台灣一樣選擇一個與中央對著幹的人 , 現在香港主流民意是與內地融合 , 可是沒有普選 , 這個意見不能充份被反映出來 , 別人很容易走出來質疑 , 沒有民意基礎的特首 , 在中港融合時會遇到很大阻力 , 中港融合慢 , 除了影響香港經濟 , 亦影響香港對祖國的歸屬感

台灣很早便脫離了日本的統治 , 這一代人與日本殖民時期沒有太大關係 , 香港脫離英國只有十年 , 不過 , 香港與內地融合只是時間問題 , 台灣則還沒有開始 , 在我的眼中 , 台灣才是想脫離中央控制的一群 , 一國兩制是很大的讓步 , 不過很多人仍然想爭取統一後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對等地位 , 甚麼一中屋頂 , 九二共識只是維持現狀的另一個同義詞 , 並不是真正的回歸 , 無論是宋楚瑜 , 連戰 , 馬英九等人都不敢公開支持與內地統合

中華民國已經不能擁有甚麼對等地位 , 一國兩制已經被香港人接受 , 香港人口頭上和行動上已經支持了

建議市長寫一篇"台灣人"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2299906
頁/共38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