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大陸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六四事件」十六週年談「國家穩定」
 瀏覽33,974|回應34推薦12

YS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2)

貓靈子
爱我中华
炎黃子孫
元君
Color
土豆仁529
zgr
Rebec
Xuser
egjc888

more...

今天是6月4日,各種聲音都在討論十六年前發生在北京天安門的軍隊鎮壓,【天下縱橫談】這個論壇自然也不想逃避。感謝Xuser君把一年多前我寫的【「西方式的民主」是中國的毒藥】拿出來重新討論,我們就順著「民主」這個方向談論「六四事件」。我把主題訂在「國家穩定」。

 

「六四事件」是個非常不幸的事件,因為軍隊向示威群眾開槍。這是大事,不但流血,而且死了人。尤其死的還是年輕學生,這就變成天大的事了。歷史上,殺讀書人一定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殺農民的後遺症就很少,因為農民不會寫文章。秦始皇殺幾個讀書人就被口誅筆伐了兩千年。

 

這一切難道老共事前不能預料嗎?開什麼玩笑,老共是搞群眾運動起家的,豈有不知向學生開槍的嚴重後果?老共之所以這麼做最大的原因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取得國家的穩定」。

 

如果你要問:除了開槍,就沒有其他方法取得國家穩定嗎?

我的回答是:當然有,但是開槍殺人成效最快。歷史告訴我們,「殺人立威」最是立竿見影。「六四事件」又一次証明這個真理。

 

如果你要問:有這個必要,用如此激烈的手段解決問題嗎?

我的回答是:中共是大國,就像面對一場戰爭,一切得失是經過仔細計算的。中共領導人顯然認為再拖下去得不償失。

 

「六四事件」之所以扯不清,就是有很大一批頭腦不清的人,老是用「民主」啦、「自由」啦、「人權」啦等等這些很難定義、也不可能有答案的東西來討論一個簡單的「奪權事件」。這些人以為打著「民主」的旗幟、唱著「人權」的高調,就真的高人一等、所向無敵、令對手百口莫辯了,這不是很可笑嗎?在人類的政治鬥爭歷史中,人權從來是不值錢的。要不然美國為什麼會明令恢復「中央情報局」暗殺外國領袖的鬥爭傳統?這個世界哪裏來這麼多的人權?學生如此天真,還情有可原;學生領袖如此天真,就不可原諒;社會人士在事件發生十六年後,還看不清真相,還用「民主」和「人權」對維持國家穩定的當政者口誅筆伐,除了愚蠢無比,也沒有其他的形容詞了。這些人必須瞭解一件事實,那就是,「遊行示威」到達某一種程度就屬於「奪權」了,而「奪權」能憑藉的只有實力。

 

學生是沒有實力的,學生鬧事所能憑藉的是「社會的同情」,這是所有力量中最微弱的。

 

天安門前的學生的確得到很多社會的同情,譬如政府一部分官員(像趙紫陽),一部分將領,還有非常多的普通老百姓,這些是正面的。

天安門前的學生還得到不少國際社會的同情,譬如國際媒體、美國中央情報局、日本政府和右翼人士、香港民運人士、台灣政府與各種獨派的勢力,這些勢力沒有一個對中國安好心,這種「同情」是負面的,而且是非常嚴重的負面。

 

國際媒體就不用說了,CNN的全球轉播是24小時不停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人員在教導遊行的大學生什麼是「民主」。國際社會那個不是幸災樂禍?哪個不是唯恐中國不亂?那個不是希望和鼓動中國分成幾大塊?但是他們表面的口號都是「民主」和「人權」。香港和台灣的錢大量湧入,支持遊行者和坐在地上抗議的人搞長期抗爭。香港九七大限即將到來,不遺餘力地支持這批學生搞「民主化」,不達到「美國標準」絕不罷手,人民幣$3.25一罐的可樂和$4.50一罐的橘子汁大量免費供應,而當時工人一天的工資才4塊錢。有吃有喝,你說那些外地來的苦哈哈的學生們肯離開天安門嗎?坦克已經進入北京市區了,他們還不肯走。這個事件是沒法善了的。

 

最有意思的是學生們做了一個「中國版的自由女神」豎立在天安門廣場,崇美思想表露無遺,美國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想和美好。學生們流著淚對美國人說:「請你們把這裏的情形帶回去告訴全世界」,多令人感動呀!

但是幾年後,當美國的炸彈炸毀了南斯拉夫的中國大使館並且炸死了館內的中國駐外人員的時候,又是這些學生走上街頭反美,砸壞了美國大使館。這時候,民主的、人權至上的美國變成了帝國主義的美國。

其實,美國從來沒有改變過,只是這些大學生自己沒有看清楚美國。

 

學生們從沒有想到軍隊會開槍,這倒是真的。但是天安門前的學生領袖並沒有你們想像的天真,柴玲就說過,這次示威遊行總要流血才能見效。所以他們也寄望用「血」來換取更大的同情和政府的讓步,只不知是流誰的血。這些學生領袖已經見過總理李鵬,該說的話都說了。還不肯離開天安門,等的是甚麼?所以從學生領袖的角度來看,這是貨真價實、血淋淋的「奪權」。他們嘴上承不承認「奪權」並不重要,我們認定的是「他們準備幹到底」。

 

答案終於揭曉了:槍開了,血流了,也有人死了,事情果真鬧大了,但是政府沒有讓步,國際勢力也無可奈何 。

 

很清楚,示威奪權者判斷錯誤。學生領袖逃到國外,學生們有死的,有傷的,也有被秋後算帳的。能怪誰呢?

 

不要以為是共產專制國家才會如此。我已經說過,即使在美國,這個民主的模範生和人權的推廣者,當執政者面對自己的權力被威脅,國家的穩定受到考驗的時候,一樣是出動軍隊鎮壓。

 

 一九三二年美國發生「補償金事件」(Bonus March)。大蕭條的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一萬七千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退伍老兵們帶著家眷從美國各處到達華府,聚集在白宮和國會山莊附近,要求提前發放許諾他們的退伍補償金,他們不願意等到一九四五年。想想看,不過是平均每人一千元的補償金而已,能花國庫多少錢?但是胡佛總統不肯加稅或發行公債解決問題,卻授命麥克阿瑟將軍進行軍隊鎮壓。麥克阿瑟將軍命令艾森豪和巴頓帶領坦克、步兵、和騎兵包圍昔日並肩作戰的戰友和他們的家屬。做這種事,比他媽的天安門鎮壓學生還骯髒。退伍老兵的人權在哪裏?

 

事件結束,4個老兵被槍殺,一千人(大人和小孩)遭受催淚彈的攻擊,其中一個十一個星期的嬰兒生命垂危,兩個嬰兒死亡,一個十一歲的男孩部分失明。軍隊鎮壓沒有不死人的。

 

一九七0年四月底,尼克森總統下令美軍進入柬埔寨作戰,擴大了越戰戰場,全國輿論譁然,華爾街股票狂跌。5月4日美國中西部俄亥俄州的肯特州立大學(Kent State University )幾千學生在校園內發動示威遊行。

 

肯特州立大學是一所名不見經傳的大學,美國數兩百個大學都數不上她。這所學校位於克里夫蘭(Cleveland)東南方四十英哩,一個名為肯特(Kent)的偏僻小鎮。不論是從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交通、國際觀瞻、或是旅遊,任何角度,肯特都是一個無足輕重的邊遠小鎮,這和幾乎百萬人聚集在人文薈萃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但是美國政府居然立刻出動軍隊鎮壓,坦克開進校園,兩個團的正規軍和大批國民兵湧入校園。而且軍隊在第一天就開槍了(比較解放軍是在天安門廣場被學生佔領一個月後才進城的,真是天淵之別)。軍隊一陣槍響,當場打死男女學生四名,打傷十名,並且隨後進行大逮捕 。

 

這些美國大學生殺了就殺了,後來有任何制裁行動嗎?有任何人被起訴判刑嗎?一個都沒有。也就是說,美國政府認為處理得當,沒有人犯錯。三十五年過去了,有任何人為這個事件翻案嗎?有甚麼人每年5月4日為這個事件冤枉死去的四名學生開追悼會嗎?

 

今天在媒體或網上要為「六四事件」翻案,高呼「民主」、「自由」、「人權」痛罵中共獨裁政權的人,這些人為什麼不用同樣的標準看待肯特州立大學的屠殺呢?

因為他們不敢指責美國不民主、不自由、和沒有人權;

因為他們在用雙重標準;

因為他們的攻擊性的評論都是選擇性的;

因為他們是偽善的;

因為他們愚昧,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因為他們不知道示威遊行的本質是什麼;

因為他們不知道「示威遊行」 到達某一個程度就是「 奪權」。

 

不論是真糊塗還是裝瘋賣傻,這些人都錯了。要「挑戰權力」,唯一的憑藉是實力,不是同情。高呼「民主」、「自由」、「人權」博取同情,是不會令任何當政者交出權力或聽從你的抗議。在中國如此,在美國也一樣。如果示威者不會見好就收,在中國和在美國的下場也一樣。鄧小平的槍會打你,尼克森的槍一樣也會打你。尼克森的耐性和容忍度恐怕比鄧小平小得多。而且我跟你打賭,如果去年320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的抗議群眾一個禮拜都不散去,陳水扁的槍也會打你。民進黨本來就是流氓性格,何況湯曜明會是甚麼好鳥?

 

世間的道理都一樣,讓我們把台灣看成天安門廣場,台灣人民看成是廣場上的學生,台灣領導人看成是廣場上的學生領袖。閉上眼睛想一想,我們不是在上演一齣類似六四的大戲嗎?答案尚未揭曉,但是「維持現狀」絕不可能長久。「維持現狀」的成本和「武力統一」的代價不停的在評估。2015年也許就是我們的「6月4日」。誰知道?

 


清晨獨自慢跑的 YST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012
 回應文章 頁/共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GAIL,謝謝妳
    回應給: GAIL(GAIL) 推薦1


☆Princess蕾蕾☆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rincess蕾蕾☆

GAIL:

蕾蕾知道寫這些文章要花掉妳很多的精神與力氣,甚至讓妳心頭難受不已..

但是當我看到妳寫這一系列的文章的時候,妳可知道我被妳的精神感動的掉下眼淚了呢?

抗爭及至民主這條路很漫長、很難走,有的時候妳會覺得很孤獨;

然而在妳感到孤獨無力支撐之時,請回頭看看我們~ ~

我們都在妳的身後給予妳最大的鼓勵跟支持,

妳永遠不會孤單。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550
最後一槍
    回應給: Princess蕾蕾(christinacwyang) 推薦2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慕亞
☆Princess蕾蕾☆

我現在在聽崔健的「最後一槍」。我以前就很喜歡崔健的歌。

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13159

http://www.64memo.com/index.asp

我不大能寫的,常常文筆枯了。看到妳的鼓勵,配上「最後一槍」,我眼眶泛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540
GAIL,支持妳寫關於六四的文章
    回應給: GAIL(GAIL) 推薦1


☆Princess蕾蕾☆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Princess蕾蕾☆

GAIL:

支持妳!把妳知道的真相都寫出來,讓我們這些知道六四的人更了解明白;

也要讓很多不知道狀況的人弄清楚事情的真實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538
柴玲憶述屠殺經歷
推薦4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skytom
likolalo
☆Princess蕾蕾☆
慕亞

我知道貴棧不允許全文轉貼,但我太生氣了!請破例一次讓我全文轉貼。

柴玲憶述屠殺經歷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無線電視)六月十日晚上播放北京學運領袖柴玲六月八日的錄音,講述北京大屠殺前和大屠殺當晚的一些情況,錄音內容經整理如下:
 
  柴玲 
 
  今天是西元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下午四時,我是柴玲,我是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我還活著。
 
  關於六月二日至六月四日這段時間整個廣場情況,我想我是最有資格的評論家,我也有責任把事實的真相告訴大家,告訴每一個同胞、每一個公民。
 
  六月二日晚上十時左右,最初的訊號是一輛警車撞四個無辜的人,其中三個已經死了。此時緊接而來第二訊號是,一些士兵他們整車整車的放棄他們的槍枝軍衣以及一些器材,丟給堵截軍車的老百姓和我的同學,對這種行為,同學很警惕,把這些東西即時收在一齊,交給公安局,我們有收條為證。第三個訊號是當天六月三日下午兩時十分在六部口和新華門同時出動大批軍警毆打我們的同學和市民,當時我們的同學是站在車上用話筒對他們喊:「人民警察愛人民」,「人民警察不打人」,有一位同學他剛剛喊第一句話的時候,有一個軍人衝上來,對他的腹部就是一腳,對著他罵他:誰他媽的愛你!迎頭又是一棍,這孩子當時就倒下。 (64memo祖國萬歲 / 89)
 
  我說一下我們的位置,我是總指揮,當時在廣場上設立一個廣播站,這廣播站是絕食團廣播站,我一直堅守在那裡,通過廣播指揮全場同學的行動,當然指揮部也有其他同學,像李路、封從德等,我們不時都收到各方面告急,同學們市民們不斷有被打的消息,被殘害的消息傳來。
 
  那晚上八、九時一直到十時,情況愈來愈惡化,這樣的消息傳來不下十次,當晚我們指揮部在當晚七時八時左右,即時向記者舉行了一個招待會,把我們所知道的真相全部告訴在場的中外記者,外國記者很少,因為據說一些大飯店----外國人住的大飯店,有軍隊軍管,而且他們的房間已經被搜查,只零星的有一兩個外國記者進入了廣場。
 
  指揮部發表了一個聲明,我們提出的唯一口號就是「打倒李鵬偽政府」。
 
  九時正,全體在天安門廣場的同學,站起來舉起右手宣誓:「我宣誓,為了推進祖國的民主化進程,為了祖國真正的繁榮昌盛,為了偉大的祖國,不為一小撮陰謀家顛覆,為了十一億人民不在白色恐怖中喪生,我宣誓我要用年輕的生命誓死保衛天安門、保衛共和國。頭可斷、血可流,人民廣場不可丟。我們願用年輕生命戰鬥到只有一個人。」
 
  十時正,廣場的民主大學正式開學,副總指揮張博力任民主大學的校長,各界人士對民主大學的成立表示了熱烈祝賀。當時的情形是指揮部這邊,連續收到各方的告急,情況非常緊張,而且廣場另外北部我們民主大學成立的掌聲雷動,民主大學設在自由女神附近,而周圍東西長安街上一直血流成河,劊子手,那些廿七軍士兵們,他們用坦克、衝鋒槍、刺刀(催淚瓦斯已經過時了),對著那怕只喊一句口號的人,那怕只扔著一塊磚頭的人,他們用衝鋒槍追打他們,所有在長安街上的屍體都在胸前血流一片,我們的同學跑到指揮部來,他們手上、胸上、他們腿上流血,是他們的同胞,生命的最後一滴血,他們親自把這些同學抱在懷裡。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我們自四月以學生為主體的愛國民主運動以來,一直延綿到五月以來的全民運動,我們的原則宗旨是,以和平請願,我們的鬥爭的原則是和平,很多同學、很多工人、市民,他們到我們指揮部來說,既然到這樣了,應該拿起武器來,男的同學也很激憤,我們指揮部的同學告訴大家:我們是和平請願,和平最高的原則就是犧牲。
 
  我們就是這樣手挽著手,肩並著肩,大家在《國際歌》聲中緩緩的一個一個從帳篷中走出來,挽著手去紀念碑的北側西側南側,大家靜坐在那裡,用我們平靜的目光,迎接劊子手的屠刀。我們在進行的是一場愛與恨的戰爭,而不是武力與戰力的戰爭,因為我們都知道,如果我們以和平為至高原則的民主愛國運動,最後的結果是,如果同學手裡拿著一些棍子、汽油瓶等等不是武器的武器,跟那些手持衝鋒槍,開著坦克,這些已經發了瘋沒理性的士兵拼搏的話,那麼是我們整場民主運動最大的悲哀。 (六四檔案/2004)
 
  同學們就這樣靜靜坐在那兒,躺著等待犧牲,這時候在指揮部的篷子裏,四面有幾個話筒,外面有幾個喇叭的篷子裏面,放著《龍的傳人》歌曲,同學們和著歌聲唱著,眼裡含著淚水,大家互相擁抱著、握手著,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生命最後一刻到來了,為這個民族犧牲的時候到了。
 
  有一個小同學,他叫王力,他只有十五歲,在那個時候,他寫了絕筆,我已經記不起那個絕筆具體的資料,我只記得他跟我說這樣一句話:那時候很奇怪的,只可惜沒時間。他說,有時候,爬來一個小蟲子,爬著,他動腳想踩死牠,那小蟲立刻就不動了。他才十五歲,就開始考慮甚麼是死亡。共和國,你要記著,你要記住,這些為你奮鬥的孩子們。
 
  大約在淩晨兩三點的時候,指揮部不得不放棄,在紀念碑底下的廣播站,撤到紀念碑下的廣播站,我作為總指揮,在指揮部裏的同學,圍繞紀念碑四周,向同學們作最後動員,同學們就這樣默默的坐著,他們說,我們就默默的坐著,我們第一排是最堅定的。同學們說,我們後面的人也默默的坐著,那怕第一排的同學被殺被打,我們都靜靜坐著,我們不動,我們絕不會殺人。 (64memo祖國萬歲´89)
 
  我跟大家講了幾句話,我跟大家說,有這麼一個古老的故事,有一群螞蟻,大概有十一億,有一天,山上起火了,這些螞蟻一定要到山下去才得救,這時候螞蟻們團成一團滾下去。在外面的螞蟻燒死了,但是有更多螞蟻活下來。
 
  同學們,我們在廣場,我們已經站在這個民族最外層,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心裏都明白,只有我們犧牲才能換來這個共和國的生還。
 
  同學們唱起《國際歌》,一遍又一遍的唱著,他們的手緊緊的挽著,到最後,四位絕食的同胞,侯德健、劉曉波、周舵等,他們實在捺不下去了,他說:孩子們,你們不要再犧牲。
 
  我們每一個同學都非常疲憊,他們去找軍方談判,找一個所謂負責戒嚴任務的指揮部的一個軍方人士談判說:我們撤離廣場,但是希望你們保證同學們的安全,我們和平的撤離,這時候廣場指揮部在徵求廣大的同學意見以後,是撤還是留?決定把所有同學撤離。但是這個時候,這班劊子手沒有信守諾言,在同學們撤離的時候,士兵們戴著鋼盔,手持衝鋒槍,已衝上紀念碑三層,沒有等廣場指揮部把撤離的決定告訴給大家,我們設在紀念碑的喇叭已經給打成蜂窩狀,這是人民的紀念碑呀!是人民英雄的紀念碑呀!他們竟然向紀念碑開槍,其他的同學多數撤下來,都是哭著撤走。 (64memo反貪倡廉´89)
 
  市民們都說,不要哭。同學們說,我們會再來的,因為這是人民的廣場。可是,我們事後才知道,仍然有些同學,他們對這個政府和解放軍還抱有希望,他們以為頂多這支軍隊把大家強行架走。他們太疲勞了,還在帳篷裡酣睡的時候,可坦克把他們輾成肉餅。有人說,同學死了兩百多,也有人說廣場已經死了四千多,具體的數字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但是,那些在廣場最外層的工人自治會的人,他們統統都死了,他們最少有二、三十個人。 (64memo.com´89)
 
  據說,在同學們打算撤離的時候,這些坦克、裝甲車把帳篷、棉衣灑上汽油,還有同學們的屍體,統統都焚燒,往後用清水灑地,廣場不留一條痕跡。我們這次民主運動那個象徵民主女神,也給他們輾成碎塊。
 
  我們手挽著手繞過毛澤東紀念堂,從廣場南側向西撤的時候,我們看到紀念堂南側,坐著大概有上萬個黑壓壓的戴著鋼盔的士兵。同學們喊「狗」「法西斯」。在我們往西撤離的時候,我們看到一排排的軍隊,他們跑步的向天安門廣場集結。市民們、同學們咬牙切齒的喊:「法西斯」「狗」「畜牲」。那些士兵目不斜視,火速向廣長跑去。我們經過六部口撤離的時候,指揮部的所有全體成員站在第一排,經過六部口,也就是六月三日下午,這裡發生過最初的一場血戰的地方,瓦磚遍地,有燒毀的、砸扁的垃圾箱。我們從六部口一直走到長安街上,只見只有燒毀的車,地下是瓦磚,可以看到剛剛經歷過一場惡戰,但是沒有一個屍體。事後我們才知道,這班法西斯,他們在前面用機關槍殺人,後面有士兵把屍體送往公共汽車上,送到三輪車上,有的人還沒有死,沒有斷氣,可是已經被活活的悶死了。這班法西斯把他們的罪惡,在光天化日下遮蔽得無影無蹤。 (64memo.com / 2004)
 
  我們要挺起我們的胸膛。我們要大遊行,再回到廣場上,這時候所有市民勸阻我們。他們說:孩子,你知道嘛,他們架著機槍,你們不要再犧牲了。我們只好從西單往西域去。
 
  一個孩子哭著抓起碎磚要擲向運兵車,被旁邊的學生們勸止 
 
  在路上,我看見有一個母親,嚎啕大哭,她的孩子已經死了。路上見到四具屍體,是市民的。愈往北走,愈接近我們學校,每一個市民眼裡都含著淚。
 
  有的市民說:「我們買國庫券,難道是為了讓他們換子彈來屠殺無辜的人民嗎?屠殺我們無辜的孩子嗎?」我們後來收到各方面的消息,有同學傳回來的消息,有市民告訴我們的消息,這幫劊子手他們是真殺呀!他們對著長安街兩旁的居民區發上火箭炮,有孩子、老人統統喪生槍下。他們有甚麼罪?他們連口號都沒有喊!一位朋友告訴我,他是淩晨兩點鐘在長安街上堵坦克的。他親眼看到一位個子不高的女孩子,她的右手揮舞著站在坦克車前面,車從她的身上壓過去了,她被輾成肉餅。我們這位同學右手挽著的同學,一顆子彈過來倒下了,左手挽著的同學一顆子彈過來又倒下了,他說:「我是死裡逃生啊!」 (64memo.com-89)
 
  我們回來的路上,一位媽媽在找她的孩子,她說,我的孩子叫甚麼甚麼,他昨日也在,他在嗎?妻子在找丈夫,老師在找同學....周圍的機關上還掛著擁護黨中央的正確決策(標語),同學們憤怒得扯下這些標語燒了,電台裏還叫囂著「軍隊開進北京是要制止一幫暴亂分子,是要維護首都秩序」,我想,我是最有資格說:我們這些學生是不是暴亂分子?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把你們的手放在你們的胸口上,你想一想:年青的孩子手挽著手,肩並著肩坐在紀念碑的下面,他們用目光迎接劊子手的屠刀的時候,他們是暴亂分子嗎?如果是暴亂分子,他們還會這樣靜靜地坐在那兒嗎?法西斯到了甚麼樣的程度,他們可以厚著臉皮昧著良心撒謊,扯天下之大謊!如果說那些拿著衝鋒槍殺無辜市民的士兵是野獸、畜牲的話,那麼這些坐在電視螢幕前、攝相機前撒謊的人他們是甚麼人?正當我們手挽手撤離廣場的時候,一輛坦克車追過來向著同學放催淚瓦斯,坦克車就在同學身上壓過去,在同學的腿上、頸上,許多個同學再也找不到完整的屍首了....誰是暴亂分子? (64檔案´89)
 
  就這樣,我們許多同學還是按照原來的步伐就這樣走著,同學們戴起了口罩,催淚瓦斯刺得我們的喉嚨乾死。那些犧牲了生命的同學,還有甚麼能夠收回他們的生命呢?他們永遠地、永遠地留在了長安街上。
 
  一名女學生欄阻進城軍隊時遭士兵粗暴對待 
 
  我們這群從天安門廣場回來的同學隊伍緩緩地走到北大的校園裏,因為有好多外地的同學,北大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床位,接待大家,可是我們非常非常難過,我們是活著的人,可是有更多的人留在了廣場,留在了長安街上,永遠地回不來了,永遠、永遠地回不來了!他們中有的很年青很年青,他們永遠回不來了....自我們這群從天安門廣場撤回來的同學隊伍進入北大以後,從五月十三日開始的首先是絕食以後改為靜坐的和平請願活動被迫結束。事後我們得到了情報說,六月三號晚上十點鐘,李鵬下了三道命令:第一、軍隊可以開槍;第二、軍隊全速前進;必須在六月四日淩晨徹底收復廣場;第三、對參加這次運動的組織者、領導者格殺勿論。 (64memo中華富強´89)
 
  同胞們,這就是現在仍然調進著軍隊、統治著中國上空的喪心病狂的偽政府!北京大屠殺正在進行,甚至全國各地的大屠殺也慢慢地開始,也在進行,但是同胞們,愈是黑暗的時候,黎明就要到來了;愈是法西斯喪心病狂鎮壓的時候,那麼一個真正的人民的民主的共和國就要誕生了!民族存亡最後的關頭已經到來了,同胞們,每一個有良心的公民們,每一個中國人,覺醒起來吧,最終的勝利一定是屬於你的。以楊尚昆、李鵬、王震、薄一波為首的偽中央滅亡的日子不遠了! (64memo.com´89)
 
  打倒法西斯!
  打倒軍人統治!
  人民必勝!
  共和國萬歲!
 
  取錄自:《悲壯的民運》 明報出版社有限公司 一九八九年六月出版 (由 翠筠 植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525
這些戰略是您想的吧,你有什麼事實根據來佐證您所說的這些戰略?還分前後期呢!真有想像力!
    回應給: Xuser(Xuser) 推薦2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Princess蕾蕾☆
慕亞

「六四學運的戰略主軸是『推翻政府』,後期的戰術則是『等待流血鎮壓』-->引發革命-->推翻政府;果然,真的發生流血鎮壓,但是卻沒有引發革命,反而主角倒是溜跑了。」--引述Xuser的話,這些戰略是您想的吧,你有什麼事實根據來佐證您所說的這些戰略?還分前後期呢!真有想像力!

真佩服網上你們這些人可以把自己的猜測與想像論述成鐵一般的「事實」與他人無法推翻的結果,因為在你們心中早已認定這是事實!!

然而事實的真相呢?非真正參與其中者能真正曉得與明白!你我只不過是從不知第幾手的新聞媒體或文獻中得到的訊息,就要把它引述為事實真相,這就太......自我膨脹了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516
Xuser,收收罷!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我直到此刻沒有直接針對你。

你的有關論說是軟弱無力避重就輕漏洞百出的。

我的“論述”太清楚了,字數不多,然而足夠宏大。

現在已經是個大攤子了,不必再多提針對誰針對誰 -- 除非有人想對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474
請對準原著的立論基礎
推薦5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尿布小孩
YST
蓮心
愛台也愛中
Xuser

批駁YST棧長(以及任何人)的言論,當然應受尊重,但是應該對準原著的立論基礎,包括:

一、任何政府的鎮暴立場。

二、美國的鎮暴紀錄。

這也是我在另文的立論要點「之二」,要批駁這些立論基礎,不能單以空洞的「人權」來打高空。要不然,就應該自己另起標題,另外論述。

此外,六四學運的戰略主軸是「推翻政府」,後期的戰術則是「等待流血鎮壓」-->引發革命-->推翻政府;果然,真的發生流血鎮壓,但是卻沒有引發革命,反而主角倒是溜跑了。既然是等待流血鎮壓,則實在沒有理由在流血鎮壓上大作文章、伸張委屈,而應該是檢討為何「沒有引發革命」。

這跟台灣近二十年來對外省族群的「把你逼反、然後坐實你本來會反」的民粹運動一樣。一方面用盡「外省豬滾回去」的極端語言,把少數本來「堅決反共」的族群逼向社會邊緣,讓他們很自然地轉而「心向大陸」,然後,坐實他們就是「中共的同路人」。

不是這樣嗎?


X-user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471
這種貨色在自由世界的網路上太多了。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慕亞

『可是我只看到善良的學生們被當作了棋子。』

可是我只看到firefly77努力地為屠夫辯護,努力地把他對六四慘案的歷史評說“濃縮”到那幾個學生領袖身上。

這種貨色在自由世界的網路上太多了。

到美國的中文網站上去看 -- 一堆!

這些人很喜歡用“反華”這個詞來指責海外民主人士。前兩篇文字不露,第三篇一定露。那是他們的核心意識核心價值的映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443
駁firefly77
    回應給: 糖衣砲彈(firefly77) 推薦3


GAI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Princess蕾蕾☆
慕亞
SCFtw2

「他們是不是要拖到流血事件發生?政府不動手怎麼辦?」--說這甚麼話!!主動權在政府手上不是嘛!!

當1989年5月17日鄧小平違背中央政治局5月10日決議,悍然決定動用軍隊對付學生的時候,趙紫陽以光榮的一票,進入了永生。

參見:清明祭紫陽&趙紫陽的六四形象

趙紫陽直到死前,都還對宗鳳鳴說:「鄧小平必須為流血鎮壓負起最大責任!」當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示威活動越滾越大,趙紫陽認為有很多避免流血鎮壓的機會,但鄧小平等人主張,除了武力沒有其他方法。

趙紫陽:鄧小平須為六四負責  生前訪談曝光 呼籲民主改革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po這資料了!你們看了沒!!

顯然你們沒看,依然執著於把全部過錯推給當年20歲出頭的學生!而把中共該負的罪責抹白地一乾二淨!!

「拒絕了黨內開明派的妥協」--這又是句渾話!!王丹、吾爾開希等人是已經接受了趙紫陽的妥協方案,準備撤了。後來因為一些學生領袖擺不平。

趙紫陽提出三條建議:「1,追悼活動已經結束,應該勸學生復課;2,組織協商對話,解決學生提出的種種要求,力求緩和矛盾,不可擴大矛盾;,3,避免流血,只要不發生打砸搶燒,就不應該採取強制手段。這三條,常委沒有人不同意,鄧小平也表示同意。

王丹和吾爾開希還向閻明復做出承諾:在戈巴契夫到訪之前,盡量勸說絕食學生撤出廣場,他倆回到廣場後也確實履行了承諾。然而,由於學生領袖內部的分歧,更由於知識份子的居高臨下的勸說姿態,致使王丹、吾爾開希等學生領袖和戴晴、蘇曉康、包遵信等知識份子的勸說工作失敗。

柴鈴在6/8錄音中也提到,學生們跟軍隊商量,他們和平地撤走,軍隊不要開槍,但軍隊騙了他們………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273671&tpno=0&no=50098&cate_no=0

誰是騙子!!??誰是屠夫!!??

 「而領袖們卻平平安安到了美國。」--任何國家看到這種慘狀都會忍不住伸出援手的!你不去責備屠夫,卻責備美、法幫助逃走的學生。

事實上,柴鈴一直到6/4都留在廣場!!!!

你讓我感到深深地厭惡!!!!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397
YST沒說錯
推薦1


炮弹归来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易燁煌

很抱歉,即使反覆看過封從德站點上的數據

以及此站點上所沒有的許多當時當事者的介紹,還有我個人的經驗

我還是認為YST說得沒錯,YST那句話有兩個要點

首先,他們是不是要拖到流血事件發生?政府不動手怎麼辦?

柴玲: 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

這就是把人當人嗎?這是沒有經驗嗎?拒絕了黨內開明派的妥協,阻止了和平撤退的計劃,最終他們如願了。任何一個政府都不會容忍挑戰政府的行為持續下去。不只中共,民主化後的台灣政府,民主老大的美國政府都不會。否則就只能是是政府垮臺。

其次,誰流了血?

許許多多善良的學生在領袖的帶領下堅持到了流血,許多市民甚至士兵都流了血,還有許多人坐了牢。可是主張流血的領袖確實沒有流血。他們崇拜譚嗣同,可是譚嗣同是主動放棄了逃走的機會,走上刑場的。而領袖們卻平平安安到了美國。

狂老是對的,無論多崇高的理由,不管是民主還是穩定,首先要把人當人

可是我只看到善良的學生們被當作了棋子。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1274283
頁/共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