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和社會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評黃光國教授《余英時與自由主義的異化 》
 瀏覽441|回應0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我沒有讀過黃光國教授的任何著作;多年前偶而在報上看過他幾篇政論文章。當時的印象是他的邏輯水準尚待進修。黃教授是心理學教授;他對政治學和經濟學,以及這兩個領域的理論和門道不甚了了,無足為奇。也不必苛責。我只從常識和邏輯兩方面來談談他這篇大作中的六個評論。

1.      「余英時卻忽略了自由主義已完成向『新自由主義』的異化,」

首先,「自由主義」或「新自由主義」都是「理論」或形諸文字的「思想」。它們不會「異化」,就像它們不會長高或長胖一樣。

其次,「自由主義」不只一種「理論」。從領域上分,它有政治學上的「自由主義」和經濟學上的「自由主義」兩種。理論是從概念上幫助人們解決問題的工具。當環境隨時間改變,不同時代的人會碰上不同性質的問題。這時,「理論」自然也得跟著改變。從時間上分,「自由主義」有「古典自由主義」和「新自由主義」兩種。從而,談「自由主義」而不分別這四種「自由主義」,我看還是藏拙一點為佳。不宜大言炎炎的批評一位無法回應的死者。

第三,我曾說過,「制度」沒有意識,它不會壓迫人。壓迫人的是「『設計』制度」和「『落實』制度」的那些「人」。同樣的邏輯,一個「理論」不會「異化」,它只會「『被』異化」。也就是說,某些具有意識或想法的人,試圖「異化」某個理論來招搖撞騙,取得一些不當利益或「資源」。不明白這個簡單的道理,談政治也就不過是在打發時間而已。「異化」一詞用在這個脈絡其實並不適當。但這又要回過頭去討論馬克思主義,尤其是青年馬克思主義。為了省事,此處我就沿用黃教授的用法

最後,有些人的確「異化」了「自由主義」。或我常常說的,把「自由主義」當做「羊頭」。但這並不表示,掛著「羊頭」的余英時教授,賣的不是「『正宗』自由主義」這塊羊肉。例如,我也宣揚「自由主義」,但我也同時嚴厲批判了「新科自由主義」或「(經濟面)新自由主義」。

LG兄指出,黃教授沒有講清楚或搞清楚余教授「自由」一詞的意義,就上來三斧頭。這並非正格或適當的「討論」方式,至少不是我所了解的「學術討論」方式。或許,黃教授也只不過是在找個機會宣示自己「政治正確」?

2.      「致使美國在全球以民主自由為名,推動顏色革命,釀成災禍。」

2004年黃教授登高一呼,出來組織「民主行動聯盟」。老夫、在下、小弟、我也跟著搖旗吶喊了一、兩年。我曾在不知不覺中當了美國的第五縱隊?借這個機會在此自清一下:2006 - 2007年紅衫軍抗爭期間,我平均每週到凱達格蘭大道和(後來的)火車站兩次。施明德先生收攤後,我參加了林正杰先生的「紅衫軍自主公民協會」,以及一位年青女士在新公園主持的小型抗議活動。如果黃教授以上這幾句話屬實,我的確不敢保證施、林兩位沒有拿CIA的錢,但我每次可都是自掏腰包參加靜坐和捐款。

以下是過去35年來的27「顏色革命」事件,請黃教授指出那幾個革命/抗爭活動是「美國推動」,那幾個革命/抗爭活動「釀成災禍」。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政治論述」要說清楚和負責任。「政治立場宣示」就不妨(需要?)含混其辭乃至於胡說八道了。

菲律賓(黃色革命)                                1986                   推翻馬可仕

布干維爾島(椰子革命)                         1988 – 1998       擊敗巴布亞紐幾內亞軍隊

捷克(天鵝絨革命)                                1989                   導致共產黨政府下台

南斯拉夫(推土機革命)                         2000                  推翻米洛賽維奇

喬治亞(玫瑰革命)                                2003                   推翻謝瓦納茲

喬治亞(2次玫瑰革命)                      2004                   導致阿巴希澤下台

烏克蘭(橘色革命)                                2003 – 2004       導致亞努科維奇下台

伊拉克(紫色革命)                                2005                   美國導演

吉爾吉斯共和國(粉紅色/鬱金香革命)    2005

黎巴嫩(雪松革命)                                2005                   抗議反對黨領袖遇刺

科威特(藍色革命)                                2005                   要求婦女的投票權

白俄羅斯(牛仔褲革命)                          2006                   要求盧卡申科下台

緬甸(藏紅花革命)                                2007                   反軍政府示威

馬來西亞 (黃色示威)                           2007 – 2016       要求公平公正的選舉

(色運動)                                    2009 - 2010        抗議選舉不公

吉爾吉斯共和國(甜瓜革命)                   2010                   導致巴基耶夫下台

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                          2010 - 2011        引發「阿拉伯之春」

埃及(蓮花革命)                                    2011                   導致穆巴拉克下台

巴林(珍珠革命)                                    2011 - 2014        要求改革

葉門(咖啡革命)                                    2011                   導致沙雷逃亡

中國(茉莉花革命)                                2011                  

俄國(白雪革命)                                    2011 - 2013        抗議選舉不公

馬其頓(五顏六色革命)                          2016                  

亞美尼亞(天鵝絨革命)                          2018                   抗議總理任期無限制制度

黎巴嫩(十月革命)                                2019 – 至今       抗議苛捐雜稅

玻利維亞(Pitita革命)                           2019                   抗議選舉不公

白俄羅斯(拖鞋革命)                             2020 – 至今       抗議選舉不公

 

3.    希望華人知識分子能夠從一個宏觀的歷史視野,來觀看自己的處境。

我不知道什麼是宏觀的歷史視野,當然也不可能知道黃教授企圖表達什麼理想或志業。如果黃教授連過去35年的「顏色革命」事件都搞不清楚(有意抹黑?)我很好奇,他的宏觀歷史視野是不是政治正確代名詞

孫中山先生說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在我這個工程師出身的人來看眾人的事」指的應該是「開門七件事。因此,我倒是希望討論公共事務的人,不要好高騖遠。從日常生活著手,能近取譬,或許就能夠了解什麼是自由」了

4.      「… 也知道羅爾斯後來改弦易轍,提倡《政治自由主義》。

我手頭剛好有政治自由主義》這本書(1996)。它初版於1993,但該書主要內容都是羅爾斯在1970 – 80年代的演講。為了讓他的《正義論》一書有更充實的理論基礎,羅爾斯的確做了一些修正。但用改弦易轍,提倡政治自由主義」來形容該書,不是想像力豐富,就是沒讀過該書的《介紹》(21)。何況,《正義論》一書的內容,在分類學上也屬於政治自由主義。看來,即使黃教授讀過《正義論》一書,大概並沒有看懂。

5.    在他看來,這就是羅爾斯所說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

首先,我也認為「反送中」和「太陽花學運」跟「紅衫軍運動」一樣,都屬於公民(有權)不服從」這個概念和原則下的行為。

如果黃教授不認為是,或認為「反送中」和「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沒有不服從」權利」,請拿出一個宏觀歷史視野」下的理由來。否則,我會認為這是你的「政治正確」立場所導致的判斷。

其次,黃教授不知道公民不服從」的概念始於16世紀的·拉波埃西並不為過,畢竟他是心理系科班出身。但至少應該有19世紀的索羅也鼓吹過公民(有權)不服從」這個概念的常識。這就是羅爾斯所說的公民不服從」就有點遜了。

6.    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初,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為了應付二戰後東、西二元對立的冷戰情勢,不得不推動所謂「鑲嵌式自由主義」(embedded liberalism),在資本主義體制的運作中,鑲入社會主義的政策,包括反托拉斯法、支持工會運作、保護勞工權益等等,以維護社會分配的公平。

黃教授幫幫忙!你不知道俾斯麥就開始社會福利立法」並不為過,但總該聽過大蕭條」和羅斯福新政」吧?!你怎麼想出宏觀的歷史視野」這個文明詞的?!

7.    周保松教授

2012年我有機會讀到周教授一篇討論當代自由主義的文章。我對它做了不算的批評。因此,雖然我沒有讀過周教授其他的論述,或許黃教授對他的評論有些道理。但這不是本文重點,故從略。

後記

在另一個討論群組上,許多朋友熱烈討論余英時先生的反共」是否可以和反中」畫上等號。我自然參與其中。過兩天再整理出來。有朋友轉貼了黃教授這篇文章。我略做評論。

我的文風一向不以溫柔敦厚見長。本文更在尖刻之列。套句孟夫子的話予不得已也」。現在是個拜金主義當道,唯利是圖,或什麼都要,就是不要臉」的社會。我是個工程師出身的現實主義」者,自然會迂腐到去講什麼氣節」或人格」但自小幼承庭訓,以讀書人」自居。當我看到或嗅到讀書人」有辱斯文的時候就有落實孔老夫子鳴鼓而攻之」囑咐的衝動。是為記。

余英時與自由主義的異化 》 --   黃光國教授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7136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