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保衛釣魚台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變調的「保釣50」 -- 保釣策略及路線論戰
 瀏覽458|回應0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遠望雜誌》刊登《變調的「保釣50 ── 臺灣釣運的綠化與異化(下稱《變調) 後,在保釣論壇群組引發了一場小小的「論戰」。我昨天剛剛行年七十有七,早就缺乏持續的注意力和思考力寫長篇大論;前幾天對爭論重點和我認為「此風不可長」的言談行為,表達了我的判斷立場和論述前提,以正視聽。由於我沒有徵求其他發言者的同意,不便轉貼她/他們的觀點。只「註」方式做一些說明,幫助讀者了解我提出自己淺見的脈絡。在此處依序將三篇拙作合輯再一起留個紀錄略有修改以求文意清楚。

 

關於變調的「保釣50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先表明一下我的立場和看事情的觀點(或者說「論述前提)以及相關細節

統一」而言,我是「拖統派。簡單,我不願意看到中國人無謂的死亡,所以我贊成統一但考量生活方式,我主張「能拖一天就拖一天我是理學院和工程界出身,所以務實已經成了我的第二天性

我不是「釣教會」的會員,也不曾參加過該會舉辦的講習營。紀念保釣50的「鼓浪前進」應該是我唯一參加過的「釣教會」活動。該會理事中,錢永祥教授是台灣老保釣。如果他不是「根正苗紅」的統派,也是台灣左翼中的佼佼人物,前一陣子,也經常應邀到國內講學。黃德北教授則是台灣左派的大將;許多左派活動中都有他的聲音和身影。我跟MS不熟。也不清楚她的政治立場,但如果說她「綠」或「綠化,大概有點paranoid (1)。我對某些人非我急統派,其心必異。」的思考模式甚不以為然

2003 – 2012幾年間跟黃錫麟到日本交流協會前抗議至少每年一次。雖然說不上是個行動派,至少在「保釣言論,也曾付諸行動。我對這些抗議活動的經驗是:「記者比抗議者多,警察比記者多。」

在台灣保釣是一個比「統一 更沒有市場以及更與現實利益尖銳衝突的議題。諸君學養豐富,見多識廣,應該了解箇中原由錫麟、孝信、MSZHSS等都參加過推動「釣魚台公園「釣魚台展示館」的活動,這些建議也上了台北市和新北市議會的議程。前者石沉大海,後者在朱立倫市長宣示推動後,也無疾而終

對這兩個過程我都有親身體驗。雖然因為年齡因素,我沒有參與「釣教會」活動,但非常支持她/他們的方向和策略。台灣三個保釣團體中「釣教會是活動最多,接觸面最廣,基層群眾(談不上實力)最雄厚的團體。拋開「意識,就運動談運動,「釣教會」值得肯定。沒有運動」這個下層建築「意識形態」將焉附?

關於統一

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我曾說過,談政治而不務實,也就只不過是在搓搓口頭麻將統一」不只是兩岸關係,它是全球地緣政治的議題。台灣政府或人民基於言論自由」的原則可以表達意見。但其實質效力,不論贊成或反對,大概連口水都不如。只要中國領導人沒有掀起核子戰爭的實力或決心統一」會一直是個理想。大概十年前我曾建議過中國領導人拿北韓和美國交換台灣。這是一個思考方向。至於中國東北的國防和東南的海防間。孰輕孰重自然不是我有充分的資訊和見識能夠判斷。

關於漁權

台灣政府沒有實力或尖船利砲跟任何一個政府談主權」。北京政府有。但北京政府目前也只有尖船利砲巡弋釣魚台水域。北京政府有尖船利砲占據釣魚台列嶼嗎?有沒有我不知道,但北京政府到目前還沒有登陸釣魚台列嶼是個事實。或許國家領導人有全球戰略和經濟佈局的考量。但在這個同時,台灣漁民要活下去。理論上或國際法上,主權當然先於漁權;對退休的人或吃教書飯的人來說,它還是個真理」。在現實生活上,或對捕魚和賣魚的人來說,它只是口號」、理想」、意識型態」、牆上的大餅、乃至於狗屁。小學生都知道:保國衛民或維護領土主權是政府」的工作。

漁民們不是有條船就能出海。還要有政府核發的執照」、還要有政府核准的油料配額」。我以前看過L教授幾篇文章(2),對他的學識和某些見解很尊重。但他對漁權」的評論和下面這段話:但是滿腹辛酸的漁民除具有豐富被壓迫經驗之外,他們可能成為保釣的決定性要角嗎?五十多艘漁船圍堵日船固然英勇,但是扁政府一聲令下,漁民只能撤回,只圍日船於一時且未討回公道能算成功保釣?」,不客氣的說,跟何不食肉糜?」的邏輯相去無多

 

再談「變調」

目前資訊非常發達。1993年以後,我因為公、私事務訪問過大陸近十次。在中、下級幹部和親戚之外,有機會接觸到許多計程車司機和普通老百姓(包括兩、三位三十歲上下的年輕人)。或許因為我長相忠厚老實,他們之中頗有幾位願意跟我深談。我不敢自翔「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但完全不需要到大陸或任何地區住個一年半載,才了解當地情況(3)

我從大學時代開始,就時時以「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自惕。譚嗣同說:今之自矜好古者奚不自殺以從古人而漫鼓其輔頰舌以爭乎今也。」;他大概跟孔老夫子用的是同一類思考邏輯。在這種「恥躬之不逮」以及「今之自矜好古者奚不自殺以從古人」的個人行事原則下,在「考量生活方式」和「享受含飴弄孫之樂」以外,我想不出年近古稀的「統一寓公」們還有什麼其他振振有詞的理由,經常把「統一!」、「愛國!」掛在嘴邊。當然,每個人的行事原則,以及對「生活方式」的定義或憧憬並不相同。但這不是自以為holier-than-thou的理由或基礎。如果叫兩聲就可以宣布大功告成,有兩句俗話應該改成:「嘴喊事成」或「天下無難事,只愁是啞巴。」

實際推動一個運動的人,如區區在下、老夫、我;和當運動的金主、啦啦隊、或象牙塔裏的名嘴不同(4)。我們要講業績每次集會都只看到小貓兩三隻,長年累月下來,是會得憂鬱症的。所以我們也就不得不考慮方向和策略。例如,2010年中華保釣協會舉辦過【保釣論壇漁業篇】。如果有人不能了解或體諒「釣教會」的做法,不妨在台灣推動釣運個一年半載。

我認為LY兄的立場相當有正當性。我雖然沒有參加過「釣教會」活動,但從2003年起,曾經多次跟隨錫麟拜訪過蘇澳和南方澳一帶的漁村和漁民們。LY兄感同身受的情緒,完全能引起我的共鳴。克林伊斯威特(在某部電影中)有一句經典名言:「一個人要知道自己的斤兩」。我們深知老百姓沒有維護釣魚台「主權」的能力,也沒有這個責任。因此,我們退而求其次,做些自己「斤兩」能夠勝任的事唱高調來追逐夢想的人,居然自以為在道德上高於默默幫助弱勢族群的人是我們活在一個價值錯亂的世界?還只不過是有人運用「補償作用」以求心之所安?

參加保釣是自發的愛國行為。每個人有各自的政治理想和理念。這個運動從一開始就有持不同價值觀和政治立場的人士參加、盡力、和付出。有人要自封「釣運正統」,我沒有意見。但否認別人保釣的資格,那就有點「太超過」

有人談到「收編」。我無意露白,只是藉這個機會自清。2002年再度投入釣運和開始加入統運後,近20年間,「落地招待」之外,我沒有拿過兩邊政府一毛錢。國安會秘書長蘇起送的中秋節禮盒被我退回。我捐助這兩個運動的錢,大約各在新台幣30萬元左右。源俊兄參與更早,投入更深,他捐助的金額應該比我要高很多。就我所知,憲中兄50年來經常為了釣運在美國和兩岸三地(相信也包括歐洲)之間奔波,機票錢就是我這個數目的好幾倍。為了配合(後來功敗垂成的)登上釣魚島計畫(此文第一節第5.3小節),他自掏腰包鑄造了一座媽祖像。

現在來談談這次爭議的重點。

首先,「鼓浪前進」研討會的議程中,「論壇一」的標題是:「漁民保釣:為生存,護漁權」「論壇二」的標題是:「從中美關係看釣魚台問題的根本」「論壇三」的標題是:「鼓浪前進:保釣運動的台灣進行式」。

「論壇一」各篇論文標題從略「論壇二」中,中國社科院張海鵬教授論文的標題是《保釣是中華民族子孫的事業》,張麟徵教授論文的標題是《中美關係現況下的釣魚台》「論壇三」中,錢永祥教授論文的標題是《愛國主義:保釣運動五十年的省思》「參考資料」中,收錄了錢致榕教授的論文,標題是《還原歷史,挑戰今朝:保釣主權之爭》。

文字會說話L教授以及其他人對這個研討會(內容或主旨)的評論和報導是否公允如實,請大家隨機選擇兩、三篇論文閱讀後,自行判斷。

我要指出:錢永祥教授論文中雖然提到了「民族主義」和「自由主義」,但他只是順帶提到(in passing)這兩個概念一、兩次,或許兩、三次。它們和該文主旨並無甚關聯。我讀了兩遍錢教授的大作,沒有看到「普世價值」「社會主義」兩個詞彙。在我這個年齡,當然很可能漏讀。不論如何,即使有,想來也和全文主旨無甚關聯(我才會漏讀,畢竟我還沒有老到癡呆)。我沒有拜讀所有論文,在現場聽講中對這四個詞兒毫無印象;從各篇論文標題來看,任何一篇文章同時用到這四個詞彙的機率大概幾等於零。就算用到,這篇文章應該在牛頭不對馬嘴之列,自然談不上什麼「定性」(5)

彼此意見和立場不同是常有的事。用川普式栽贓抹黑的手法來突現自己「政治正確」「根正苗紅」,讓我有世風日下之嘆!

其次,如果有人認為兩位蔣總統、李總統陳總統、馬總統、和蔡總統中,任何一位有能力決定兩岸是否「和統」,不免天真。我建議她或他好好的研究一下「美帝侵略世界史」,或找本《CIA之主導各國政變密錄》這類的書或報導讀一讀。如果有人不同意我「天真」之說,請反駁我:「『統一不只是兩岸關係,它是全球地緣政治的議題。」以及台灣政府沒有實力或尖船利砲跟任何一個政府談主權。」這兩個看法

我再說露骨或難聽一點從「行為能力」的角度看,兩岸到現在不能「統一」,或「釣魚臺主權」未定,第一個罪魁禍首當然是美國政府。第二個從犯是中國政府。怪到台灣政府已經有點天真或無釐頭;怪到台灣人民,則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或有找個替罪羔羊為人開脫之嫌。各位應該比我更清楚中國國力有多強大,難道會不明白這個淺顯的道理?如果有人不同意這個看法,請提出一個論述,試圖回答:(到了2021)「中國政府為什麼還不統一台灣?」和「中國政府為什麼還不占領釣魚台?」這兩個問題。

最後,每個人的成長經驗不同,自然形成不同的立場和看法(錢教授大作中提到的「(社會)建構論」)。我從思考邏輯、生存優先、和國際政治現實三個角度,批評了L教授關於「漁權」的評論。對我評論不以為然的人,請拿出一個言之成理和言而有據的「論述」逐項反駁它(6)。根據溝通學和論辯學的理論,如果拿不出一個「論點」來「反駁」對方一個理性的人應該深刻檢查或省思自己的「意見」是否成立。另一個選項則是停止繼續喃喃自語重回書桌或drawing board直到自己想出一個能夠成立的「論點」

 

「變調」談林孝信(7)

本來話不投機半句多。如果大家沒有一個基本的共識,交談或溝通只是浪費時間,甚至於傷感情。

CB兄在台多年(我不知道他現居何處),對台灣情況相當了解。他的看法很深刻的說明了我提到的「方向和策略」。

我曾說:「在台灣保釣是一個比『統一更沒有市場以及更與現實利益尖銳衝突的議題。

如果各位覺得現實利益尖銳衝突」八個字太抽象,看不懂我在說什麼,我就明講。除了台灣政府(不論那一黨)要靠美國和日本在國際上支撐外;各位可以自行上網了解台灣有多少企業和小店靠日本財團的資本、技術、和貨源才能存活;至於有多少政府官員、大學教授、媒體人(記者與主管)、和網軍/網紅等等拿日本政府白手套的「津貼」,說多於牛毛有點誇張,千分之一二以上須是有的

意識型態,不過是噴噴口水談現實利益或「津貼」,那可是要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如果孝信過去和釣教會在主張和行動上過於尖銳」,絕對會在台灣被圍剿和封殺。孝信的策略和行事,有他深刻的考量2002年針對李登輝發言所發起的聯合聲明2012年組織人人保釣大聯盟」,舉行923保釣大遊行等等顯示他雖不像許多人把「主權」成天到晚掛在嘴邊,但在關鍵時刻,他維護「主權」的立場是堅定的行動是有力的。也就達到一定程度的效果。就是因為他在台灣社會運動中建立了相當聲望(diversify),也不是日本在台灣狗腿子們的頭號公敵,他才能發揮一定的影響力。不了解台灣的政治生態,談台灣政治現實只是在霧裏看花。借用黑格爾的比喻,戴上一副綠色眼鏡也難怪看到所有的牛都是綠的。(原文在晚上看所有的牛都是黑的。)

我們(台灣政府或人民)「主權」,不是放屁,也是笑話或瘋言瘋語。簽個漁權協定,至少讓靠海過日子的漁民們,有個捕魚維生的水域。我說過,凡論述必有前提 凡判斷必有立場L教授論述「前提」難道是台灣政府或人民有實力捍衛釣魚臺主權」各位不妨檢查自己的「立場」,看它和解決現實問題有多少關聯性,再說三道四不遲

我跟孝信在建中同學三年在物理系同班三年。但跟他並無深交2002年後,和他為保釣一起努力斷斷續續十多年。說老實話,他不是一位容易共事的人他對政治沒有什麼興趣(如果我對政治的興趣是8,他大概在12之間)只努力的在他能力範圍內為台灣老百姓做點事。如果這是「台灣意識」,我高度肯定和推崇。我認為,孝這種堅毅、務實、和為老百姓做事的「意識」,在中國士大夫傳統,尤其我們這一代人中,缺乏到了病態的程度2019年底,聯經出版社出了從科學月刊、保釣到左翼運動孝信的實踐之路》這本書。其中,第 5章的標題是保釣、兩岸與理想主義 6章的標題是《意識型態與第三世界再啟蒙孝信病中談話。對孝信不清楚的人,可以參考看看

不禁想到50年前,譽孚兄在台大校門口為了保釣,割腕寫下血書。有用沒用是一回事兒,至少是個行動。認為「主權至上」如L教授者,何不到天安門廣場,寫幅血書向全中國唯一有能力維護「釣魚臺主權」的習總書記陳情

最後,昨天看到以色列一位政客的話“We will focus on what can be done, instead of fighting all day on what’s impossible.”(8)或許,我們可以拿“We will focus on what can be done, instead of talking all day on what’s impossible.”共勉

 

註釋

1.    此段回應變調》一文的標題及同意該文觀點的朋友

2.    變調》一文的署名為主筆室

3.    此段回應一位朋友針對我但考量生活方式,我主張『能拖一天就拖一天」的觀點,所提出:或許你去大陸過個一年半載,有實地經驗再說」的建議

4.    此段回應一位朋友(讀了變調》一文後)對曾捐助孝信的工作及「釣教會表達「深感失望! 

5.    此段回應一位朋友:「保釣50”上,全心關注在用普世價值與民族主義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對立,來定性保釣運動的意義來說,」的意見

6.    此段回應一位朋友支持《變調》一文內容並對我的評論表達甚不以為然

7.    本文回應一位朋友對孝信「立場」的意見

8.    這位政客就是可能出任以色列新總理的班奈。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7122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