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保衛釣魚台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釣魚台議題平議(2之1)
 瀏覽1,232|回應3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0.     前言         

 

自從石原慎太郎提出「購島案」以後,「釣魚台列嶼(下稱釣魚台)主權」議題持續加溫。中、日、台、美四方政府頻頻出招,持續加碼。網路評論如野火燎原。我不揣簡陋,也表示一些意見。歡迎指教。

 

我的評論通常都有「論點」支撐;我的「論點」則根據我的立場,我認知的現實,我接受的理論,以及我從它們歸納出的前提,並在傳統邏輯規則下思考形成。如蒙賜教,請針對以上五個成分批判(1)。我站在維護大多數中國人利益的立場發言。

 

1.     發言者的角色

 

1.1  老百姓與政府領導人

 

我借用「角色」的概念和「『言談』等同『行動』論」來說明一般老百姓和政府領導人發言的方式和內容有本質上的差異。

 

「『言談』等同『行動』論」強調「發言」除了敘述、描述、和/或表達意見的功能外,它們也是一種會導致某種結果的「行為」或「動作」,以及它們也是為了達到某種目的所使用的「手段」、「行為」、或「動作」。這是「言談行動」這個概念或術語的基礎(2)

 

一個人因為「角色」及隨之而來「地位」的不同,其「發言」或「言談行動」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和不同大小的影響範圍。個人、公共人物、和政府領導人各有不同的角色和地位,不需贅言。

 

當一般老百姓宣示各自的國家「擁有」釣魚台的「主權」時,我們可以把這個「言談行動」看成是一種「認知」、「認定」、「期望」、「情緒表達」、具有其他內容的「意思表達」,或此人宣告她/他將採取某種行動等等。它的功能包括表達個人意見、改變他人觀點、和引起其他人共鳴等等;其影響通常可能從微不足道到難以評估;其影響範圍則是她/他能直接或間接接觸到的人。

 

如果這個類認知、認定、期望、情緒表達、或行動宣告等等是個錯誤或無法落實時,此人只需摸摸鼻子、聳聳肩牓、打個哈哈、扮個鬼臉,就能打混過去。兩個小時或兩天以後,她/他又能如活龍一條一般、聲嘶力竭、大呼小叫的重複同樣的「言談行動」。

 

當一個政府領導人或發言人宣示中國、日本、或中華民國「擁有」釣魚台的「主權」時,其性質則對內在做一種「承諾」,對外在做一種「政策陳述」。公共人物的「承諾」或「政策陳述」通常蘊涵她/他將設法落實它們;其影響可視為「昭告」或「挑釁」;其影響範圍則是相關國家的領導人及該國國民。可能引起的反應則是抗議、反制、乃至於軍事行動等等。

 

因此,如果我們「推己及人」的期待一個政府領導人使用一般老百姓(也就是你、我、張三、李四、王二麻子、… )的語言或方式來發言,或政府領導人發言的空間與彈性和我們一般老百姓相似,是一個不切實際的觀點。

 

1.2  發言者發言內容的根據

 

個人或老百姓發言內容的根據是她/()的認知、判斷、信念、理想、滿腔熱血、填膺義憤、和/或言論自由的權利等等。如果此人的「認知」、「認定」、「期望」、「意思表達」、或其宣告的行動意圖不能契合現實情況或一般人的了解,大概頂多被稱為「神經病」、「得了大頭症」,或被當作「拒絕往來戶」。如果此人的「認知」、「認定」、「期望」、「意思表達」、或其宣告的行動意圖侵犯或傷害到他人的名譽、權利、或利益,也許她/他會被控誹謗、詐欺、或恐嚇等等。

 

國際社會不是一個講「公理」、「正義」、「理想」、和所謂「普世價值」的場域。加上以上所分析政府領導人宣示的影響範圍和可能引起的後果,一個政府領導人發言內容的根據是相關資訊以及該國的國力。具體和簡單的說,「國力」指這個國家的經濟力和軍力。相對於科學家「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原則,一個政府領導人通常會「有多大的拳頭說幾十分貝的話」。

 

如果一個政府領導人的「承諾」或「政策宣示」不能契合現實情況,或不能對應於其他國家政府領導人對該國國力的評估,則她/他也會被視為「狂人」或「神經病」。一個政府領導人被視為「狂人」或「神經病」時,它所引起的觀感或後果並不是該領導人能夠用摸摸鼻子、聳聳肩牓、打個哈哈、扮個鬼臉之類的方式來化解。

 

因此,如果一個人不能分別政府領導人和一般老百姓「言談行動」的後果,她/他的判斷力顯然不切實際。

 

2.     馬總統對「釣魚台議題」的處理

 

「權利」靠實力爭取和擁有。在國際社會尤其如此。因此,「主權」不是只靠「宣示」或「堅持」這類「言談行動」就能夠擁有或行使。「宣示」或「堅持」這個或那個「主權」的領導人,其國家必須擁有足以讓其他國家不得不「敬而遠之」的軍隊、軍備、和經濟力。

 

中華民國就國力而言,在國際社會是個三流國家。面對二流國家的日本和替日本撐腰的一流國家美國,我不能說做為一個三流國家領導人的馬總統,在「釣魚台議題」上處理得「可圈可點」,但他並沒有「喪權辱國」。

 

2.1  東海和平倡議

 

一個三流國家的領導人在他/她討論到具有爭端性的國際議題時,他/她最適當和最有效的「言談行動」是訴諸和平方式來解決問題。

 

2.2  漁權與主權

 

以台灣的現況,中華民國政府沒有落實或討論「主權」的國力;或者說,日本政府不會,也不可能跟中華民國政府討論釣魚台的「主權」。因為,如果中國或美國政府不同意談判結果,台、日雙方談了也是白談。反之,如果日本政府或其他政府承認釣魚台的「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我們有和日本政府或任何政府討論或協商該海域「漁權」的必要嗎?說白一點,如果中華民國的海軍實力能夠攖第七艦隊或日本海上自衛隊之鋒來落實我們的領土主權,我們需要坐下來和小日本政府「協商」釣魚台海域的「漁權」嗎?

 

做為一個三流國家領導人的馬總統,他沒有足夠的軍隊、軍備、和經濟力來落實或行使釣魚台的「主權」。在這個現實情況下,不試圖解決「漁權」議題則已,要解決,馬總統或任何一位中華民國領導人只能堅守「『擱置』主權『爭議』」的策略(3),他/她才不會同時被國人視為「國賊」。「『擱置』主權『爭議』」不等於「『擱置』主權」自不待言。

 

如果一個國家擁有某地區的「主權」,則其政府就擁有該地區的「統治權」,自然也就擁有該地區的「管轄權」和其他所有相關權力和權利。

 

當年美國拳頭夠大,所以美國總統或國務院官員能片面認定釣魚台「主權未定」。這是美國政府把釣魚台的「管轄權」交付日本的「法理」(= 實力)依據。當時兩岸政府幾乎沒有拳頭(只有巴掌?),也就只能摸摸鼻子、聳聳肩牓、裝成啞巴來默認這個動作,或發表一紙「嚴正聲明」。

 

過去幾十年來,日本政府領導人自認為(相對於台灣)自己國家的拳頭夠大,或後台老板的拳頭夠大,他們才能很篤定的把「管轄權」視為(權充?)「主權」,拒絕接受台灣政府「『擱置』主權『爭議』」的提議。台灣政府也只能摸摸鼻子、聳聳肩牓、或發表一紙「嚴正聲明」。

 

因此,「沒有主權,何來漁權?」這個命題,也可改寫成正面表述的:「沒有行使主權的實力,也就沒有使用漁權的資格。」

 

如果一個人不能充分了解「實力是仲裁國際社會爭端的最終依據。」這個現實,她/他討論政治實務時也就抓不到重點。

 

2.3  宜蘭漁民宣示主權

 

根據報導:

 

國安高層透露,(09/25/2012)在「宜蘭籍漁船一度挺進釣魚台三浬的領海區。」之前,「政府事前曾透過外交管道與日交涉,要求不得『過度刺激我漁船』,(4)

 

我可以合理的進一步推論,宜蘭漁民的行動是政府在幕後一手策劃,透過宜蘭縣議會來執行。它是一個間接或迂迴式落實「主權宣示」的行動。在國際視聽上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例如,在外媒報導中,我們可以看到類似Taiwan also joined the fray. Taiwan put forward a claim for the disputed territory as well. 的用語。我們應該給予馬政府這個決定和規劃高度的肯定。

 

2.4  兩岸聯合保釣

 

許多人早就提議兩岸政府聯合保釣,中華保釣協會曾建議將釣魚台列入兩會議程。我也論述過,何以非兩岸政府合作,保釣無從進入國際法庭仲裁的過程。《中國時報》最近的民調則顯示54%的台灣民眾支持「兩岸聯合保釣」。但馬政府一再拒絕考慮這個提議。

 

在現階段,馬政府除了在美國和日本的壓力下不能公開明確的支持這個提議外,在國內和兩岸的政局下,馬政府也無法公開明確的附和它。因為,在國際議題上,「兩岸聯合」的概念或行動牽涉到「兩岸」的定位。也就是說,「兩岸聯合」是在「一邊一國」的名義下進行,還是在「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名義下進行?北京政府肯定不可能接受前者;我認為台灣多數民眾(> 80 %)不會願意接受後者。「定位」的重要在於它涉及國際地位(的「承認」)和實際權利的取得。

 

因此,「兩岸聯合保釣」在目前是一個可以「做」但不會被(雙方政府)「承認」的行動。事實上,「兩岸」已經實質或非正式的進行「聯合保釣」。

 

舉例來說,如果沒有崛起的中國大陸做後盾,2008年中華保釣協會成員到臨近釣魚台0.5浬左右的「主權宣示」,以及這次宜蘭漁民到臨近釣魚台3浬左右的宣示主權,大概都不會發生。至少參與者不可能全身而退。當馬政府代表要求日方「『不得』過度刺激我漁船」時,他/她多半會暗示或明講,一旦不幸發生傷亡,北京政府絕對會(借機?乘勢?)挺身而出,到時候日本政府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日方官員自然也了解這個事實。否則,日本政府會因為馬政府「不得」的照會而「不為」?

 

其次,不論台灣的政府領導人和民眾承不承認,同不同意,世界各國政府大多數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因此,馬政府間接或迂迴式落實釣魚台的「主權宣示」時,也相當於(替北京政府)間接或迂迴式的宣示了釣魚台的「主權」屬於中國。

 

2.5  民間和政府黑臉與白臉的角色

 

根據以上的分析,我們(在台灣的)老百姓可以強烈的主張釣魚台「主權」屬於中華民國;另一方面,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人有實際上的困難來強硬的「宣示」釣魚台「主權」。

 

多數老百姓的主張形成「民意」。不論那一種政制,國家領導人的發言、政策、和作為都需要參酌「民意」。「民意」也往往是(政府)對外交涉的依據或籌碼。

 

個人有言論自由,「言論自由」除了保障人民表達各自意思的權利外,也具有形成民意和監督政府的功能。後兩者是公共議題的領域,在使用這兩個功能時,我建議大家以理性和知識為基礎,秉持平實、相互尊重、和公共利益為上的原則。

 

(待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878031
 回應文章
敬覆YS兄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在近20年前回台後,常常聽到「媒體是台灣亂源」的說法。2001年退休後比較有時間看報和上網,發現在媒體與網上,大多數政客、學者、及一般民眾都喜歡胡說八道,瞎掰硬柪。因此,「媒體是台灣亂源」的說法並非無的放矢。我剛好也在此時開始接觸到「公共論述」的概念和哈柏瑪斯的「溝通-行動理論」。有所了解之後,我開始鼓吹「理性溝通」。因為,我認為化解這種「怪現象」大概只有「理性溝通」一途。於是,我寫了近10篇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包括兩篇譯述。對我來說,「理性溝通」的原則和方式是「言之成理」「言而有據」「就事論事」和「依理說理」等等。這是我採取目前行文風格的動機與原因。

 

我當然也了解,「理性溝通」的對象或niche market不是「普通讀者」。我文章的對象並不一定需要是大專畢業或好學深思的人,但她/他們至少是願意嚴肅討論議題和肯花時間上網搜尋相關資訊的讀者。

 

「見好就收」並非我的「預期」,它們是從(中共領導人自己)「實力考量」(翻臉能力),以及目前中國政府作為的目的或動機部份來自「鞏固領導中心」這兩個前提所導出的結論。如果這兩個「前提」有一定的plausibility,則我的判斷從邏輯觀點來看,應該有一定的「成立度」。

 

我不認為中國的海軍一定打不贏日本海上自衛隊。我有一篇短文分析。請參考:(如果)中日海戰之鹿死誰手(The Sino-Japanese Naval War of 2012 )一欄中的拙作《夜過墳場吹口哨http://city.udn.com/2976/4860574?tpno=0&cate_no=80786

 

關於宮原教授。我之所以反戰,部份原因是成年之後深刻了解「一將功成萬骨枯。」以及「可憐無定何邊骨,猶是深閨夢裏人。」的意義和心境。我在10 – 20年前看過一篇訪問「神風特攻隊」隊員父母的報導。他/她們的感受,到那時還是有如「可憐無定何邊骨,猶是深閨夢裏人。」

 

基本上,沒有一個文化及社會具有100%的同質性。根據這個原則,雖然我對日本文化和社會一無所知,但我相信,當時日本一定有反戰和主張和平主義的人士,以及他/她們能影響到的民眾。所謂「共同意志」,並不是來自「教育」或「洗腦」,而是當時在威權體制裹脅之下,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的結果。宮原之屬,如果真有其人,到今天還在替日本軍閥擦脂抹粉,其心可誅,其言可惡。以我的標準,這種「知識份子」在鬥倒鬥臭之列。

 

如果只陳述我的意見,那就不過是表達我個人的觀點。沒有什麼力道。我那段話的目的在說明如果有人批駁我這個世界上沒有全體XX人的共同意志這種東西。的命題,(針對他/她的說法)我能夠提出那三個學門中相關理論來支持我的評論。

 

台灣在國際社會上並沒有正式或法理上的「國家」地位,自然不可能有「中、台三邊會談」。台灣要分一杯羹,理論上或法律上必須接受「一中」。馬政府在目前有相當大的困難(= 幾乎不可能)公開接受「一中」。但我認為可以從簽訂「兩岸和平協議」入手。一旦簽訂這類「協議」,我相信北京政府一定願意在釣魚台海域自然資源開發上「讓利」或「市惠」。

 

多謝關於「『懸案』論」的指正。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878732
評論 - YS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似乎太哲學家口味,會不會使普通讀者讀不完前兩三段,就放棄了?

硬要挑毛病的話,也許應該是「懸案」論,而非「懸案論」?

 

我同意兄的主要看法,例如實力原則,再如:中國政府領導人這一陣子的決策和行動已經戳破了「管轄權」這個神話。

至於我相信在「十八大」之後,中國北京政府也將在取得「共治」的觀感和實利後,見好就收。 我不敢那麼肯定,那麼樂觀。我只能說,希望如此。希望兄的預期,能夠實現。

我原來傾向主張再等十年二十年。原因正如兄以及其他很多人所指出,中國正在崛起,相對而言,時間有利於中國。即以經濟戰對決而言,現在中日對決,雖然日本受的傷害會比中國大得多,中國受害也並不小。15年後,中國總體經濟又加了一番,同樣對決,中國所受的害將會比今日小很多很多,一定在可承受範圍之內。戰爭對決,更是如此。陸軍是中國相對日本的強項,但在中日對決中,幾乎沒有戰場,使不上力。今日海軍恐怕還不是日本海上自衛隊對手,誰瘋了才去自討挨打。核彈的優勢無法輕用,沒有一個國家為了一個小島,就往對方頭上扔核彈。

可是現在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大的糾紛,乘日本被逼承認懸案之際,兩邊(也許應該連台灣三邊)坐下來解決之,也是相當可取的,因為可以解決掉中日之間的一顆不定時炸彈,不只是兄所說的,一鳥二鳥或者十鳥的比較而已。

大作中駁某宮原教授那一段,有必要嗎?兄似乎不如直接說:把大多數日本人民和右派政客以及軍國主義者畫上等號,是相當不理性、無視於現實、和近於偏執的思考模式。

 

我願意接受。何必用哲學思辨去駁 戰爭是全體日本人的共同意志。之說?事實上,回顧二戰,日本由於歷史地理原因,加上國民教育普及,官方的灌輸相當能夠貫徹,說當時全體日本人以戰爭為全體意志,我想,大體上是正確的。所以這一段,沒有似乎比有更好?

是否馬英九總統應當考慮,如何抓住機會,以什麼樣方式,促成這樣的三邊會談?日本可能不願意以一對二,大陸更可能不願意與台灣平起平坐。若中日直接談的話,如何給台灣足夠的面子與裡子?政治是一種藝術,信哉!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878730
釣魚台議題平議(2之2)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3.     釣魚台議題爭端(再起)的原因

 

釣魚台議題浮上台面已經42年;釣魚台海域可能蘊藏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也在40多年前被發現;台灣漁民被日本海上保安廳船隻驅趕也有40多年。難道北京政府歷來領導人昏庸到2012年才知道這些事實?當然不是。難道中國政府領導人昏庸到2012年才突然被網民們的民族主義吶喊喚醒?鬼才相信。

 

中國政府領導人「今年」如此強硬的宣示和落實釣魚台主權至少有三個原因:

 

a.     中國的「崛起」不但是事實,也已被多數人接受。雖然中國還沒有跟美國翻臉的實力,但在2008年以後,中、美平起平坐已是國際現實(5)

b.     從而,不但美國目前的國力已經吃不定中國;用個日常生活中的比喻:美國領導人根本沒有看中國領導人底牌的籌碼(6)。東海、南海的爭端在現階段也只會不了了之,或處於一個「墨西哥式僵持」的場景。

c.     中國領導人借用釣魚台議題來轉移人民對內政不滿,鞏固領導中心,以順利完成「十八大」交接程序。如果「雙來奇案」的大戲在媒體或微博上盛大演出到11月,胡、溫下台下得難看,習、李上台上得窩囊。

 

a, b兩點來說,在敲鑼打鼓宣揚「國防重心轉向東亞」以及宣稱(中國)南海的「和平」及「穩定」涉及美國「核心利益」之後,美國領導人在黃岩島事件上除了發表「嚴正聲明」外,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在大選以前,歐巴馬不能不展示一下軍力,對選民有個交代。否則,「賣日」、「賣美」、或「賣亞」的帽子可能讓他落選。在美國大選之後,不論誰當選,美、日兩國領導人都不得不找個冠冕堂皇的台階(如「懸案論」)來擱置釣魚台「主權」的「爭議」(7)

 

中國政府領導人這一陣子的決策和行動已經戳破了「管轄權」這個神話。我相信在「十八大」之後,中國北京政府也將在取得「共治」的觀感和實利後,見好就收。

 

4.     釣魚台議題爭端的解決

 

如上所說,中國(目前)還沒有跟美國翻臉的實力。在我看來,要解決釣魚台議題有兩個方式:

 

a.  等到10年或20年以後,中國不但有實力能夠跟美國翻臉,還吃定了美國時,中國政府領導人自然會「整碗」拿走釣魚台的主權、領土、漁權、鳥糞權、和開採權等等。

b.  在目前或20年內,中、美雙方都沒有跟對方翻臉和吃定對方的實力,中國政府可以和日本以及美國政府討論共同開發與合理分配釣魚台海域的自然資源;並幫助台灣人民分到一些福利。

 

在國際社會上,「理」是以「國力」來評估中國目前已有經過協商來取得「合『理』」分配的實力。因此,「目前」我會支持兩岸政府暫時擱置「主權『爭議』」;與美、日政府進行討論釣魚台海域漁權和其他天然資源的共同開發與合理分配。

 

有人會說,如果a項真的成立,我們何不再等個10年、20年。

 

我是個現實主義者,也是個「『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論者」。中國目前面臨國際金融危機導致各國人民開支緊縮所帶來出口停滯的後果,從而經濟成長遇到瓶頸;分配問題早已引得民怨四起,於今更烈;薄熙來事件揭開中共高層貪腐濫權的瘡疤,流出來的膿水,其臭無比;中國社會上「意識型態爭論」及其所代表(中共內部)的「權力爭奪」從未停歇。整體來看,中共雖然還沒有搞到焦頭爛額的困境,但危機重重,統治「正當性」正在蒸發中,則難以否認(8)。因此,中國20年後能夠吃定美國的機率雖高,大概還說不上有90%一鳥在手勝過二鳥在林。當下頂著G2的光環,經過協商,達成「合『理』分配」是個適宜可行之策。其次,石油與天然氣的開發可以幫助中國政府財政開源和創造就業機會,也就能夠多爭取到一些中共進行政治改造和經濟轉型的時間,奠定長治久安的基礎。

 

5.     不是解決釣魚台議題爭端的有效方式

 

「購島案」和「國有化」之後,網民們群情激憤;「抵制日貨」者有之,「喊打喊殺」者有之,「煽風點火」者有之。

 

「抵制日貨」的效用和後果涉及經濟層面,我沒有專業能力做有意義的討論。

 

我雖然沒有經歷過戰爭,但我對歷史和戰史略有所知,人生體驗也有一把。因此,我在40歲以後,採取了「反戰」立場。所謂「反戰」,指反對「主動的」使用戰爭方式來解決國際或國內爭端。我曾經表達過,釣魚台海域的石油再多,也不值得犧牲一個中國人的生命。在今天的世界,只要雙方實力相當,願意進行理性溝通,多數國際或國內爭端可以使用協商方式來解決。

 

我也反對煽動人民和人民間的仇恨。我相信75%的日本人民跟75%的中國大陸人民以及75%的台灣人民一樣,他/她們不知道釣魚台在那裏,也不在乎誰有誰沒有釣魚台的「主權」。/她們只在乎自己和親人能不能過一個安定、溫飽、和舒適的生活。

 

在網上看到有人引用某宮原教授的話:

 

「你們把日本人與軍閥分開也許是好意。但這並不公平,因為戰爭是全體日本人的共同意志。」

 

一個人今天和明天的「意志」都難以「共同」,「全體XX人」如何形成(長期的)「共同意志」?因此,這個世界上沒有「全體XX人的『共同意志』」這種東西。不論XX代表的是國家、社會、種族、部落、或家庭。

 

我不知道這位宫原「教授」是學什麼的,教什麼的。以我對心理學、社會心理學、和大腦神經學的淺薄了解,不論過去黑格爾和容格的想法如何,當下大概沒有幾位當得上「教授」稱呼的人,會相信或說出「全體XX人的『共同意志』」這種大話、神話、鬼話、或謊話(此處借用並引申李歐塔的術語)

 

把大多數日本人民和右派政客以及軍國主義者畫上等號,是相當不理性、無視於現實、和近於偏執的思考模式。

 

如果我們肯定歷來中共領導人有能力處理中國的經濟發展與和平崛起,我們何不接受目前和即將上台中共領導人處理外交及領土事務的能力?至少等11月的十年換屆順利完成,再聽聽新班底之言,觀觀新體制之行。目前實不宜煽風點火,落個「急死太監」的笑話。

 

我曾經說過,如果我們接受中國「崛起」這個事實,我們就不要再繼續陷入從過去一、兩百年中國歷史沉澱下來的「被迫害狂」意識。如果我們一邊為中國的「崛起」歡欣鼓舞,一邊擔憂破落的日本或正在破落中的美國將對中國如何如何到不行,豈不是有「人格分裂」的傾向?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討論政治而不能面對現實,實事求是,那就不如另外找個打發時間的方式。

 

最後,我認為系國兄擔心的「保釣萬一打輸日本怎麼辦?」並非杞人憂天或「長他人志氣」(9)。即使勝負難分,如果中、日之間不幸因為第一線人員擦槍走火而發生短兵相接,又因為一方或雙方中級官員的誤判而不能在三到五天內結束局部衝突,一旦戰爭升級到中型規模(本土受到飛彈攻擊或雙方船艦的纏鬥持續到一個月以上),兩個國家的經濟設施和成長都會受到負面影響。在當前全球經濟仍然蕭條的局勢下,可能造成的損害難以評估。

 

不僅如此,如果上述我對中共情況的分析接近現實,則因為中共有統治「正當性」的議題或隱憂,當戰爭持續到一個月以上時,中國大陸社會和政治的穩定度將比日本先發生動搖或受到重大負面衝擊,「換人做做看」的呼聲將會在微博、網路、甚至於街頭擴散。這應該是我們都不願意看到的情境。

 

6.    結論

 

6.1  實力是仲裁國際社會爭端的最終依據。從而: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不但無勇,也沒有大腦。

6.2  實力是仲裁國際社會爭端的最終依據。從而:經過協商,達到共同開發和「合『理』分配」,是目前解決釣魚台爭議一個有效和可行的政策。

 

附註:

 

1.     如果有人不針對我的「論點」批判,只質疑和/或直接質疑我的「動機」,表示此人不願意或沒有能力進行「理性溝通」;因此,我恕不回應。下文中,我將以紅色字體表示「我認知的現實」;大家可以檢驗或批判它們接近「現實」的程度。如果我引用的理論和我討論的議題無關,或我誤解了這個理論,歡迎賜教。為了行文簡潔,我不會使用過多的「我認為」或「我相信」,我將以紫色字體表示「我根據的前提」;大家可以檢驗或批判它們「說得通」的程度,或它們被多數人接受的程度。如果我推論過程中有「結論無法從前提導出。」的謬誤,我絕對接受指正。「批判」和「指正」需要「言之成理」和「言之有據」則不在話下。「多數人」在此未必指(社會中)超過50%的人。例如,如果某一個議題有四個不同而又不相容的觀點,則25.3%的人所採取的觀點,在數學上就有可能成為(相對)「多數人」的觀點。

2.     「『言談』等同『行動』論」是奧斯汀(以及稍後的席爾、哈柏瑪斯等學者)提出和/或加以發揮的理論;請自行上網以speech act或「『言談』等同『行動』論」搜尋相關說明。

3.     請參考:《馬總統:台日漁權談判 月初可能展開》一文,作者:聯合報記者王光慈: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7404995.shtml#ixzz28B0DYASh

4.     請參考【安啦,不會有釣魚台之戰】一欄中之《按劇本演出》一文,作者:中國時報記者李明賢

http://city.udn.com/2976/4873893?tpno=0&cate_no=77044

5.     請參考【中國脈動錄】論述區下相關文章:http://city.udn.com/2976/forum?cate_no=80786

以及【中美關係討論】與【中國發展觀察】兩欄中諸文:

http://city.udn.com/2976/4859076?tpno=0&cate_no=80786

http://city.udn.com/2976/4804442?tpno=0&cate_no=80786

6.     請參考【美國的 Pivot = 轉進】一欄中的拙作《何以我把Asia pivotpivot詮釋為「轉進」》

7.     請參考【安啦,不會有釣魚台之戰】一欄中之《安啦,不會有釣魚台之戰》(Japan, China conflict unlikely despite row)一文,作者:L. Sieg

http://city.udn.com/2976/4873893?tpno=0&cate_no=77044

8.     請參考【中國脈動錄】論述區下相關文章:http://city.udn.com/2976/forum?cate_no=80786

以及【中國發展觀察】一欄中諸文:http://city.udn.com/2976/4804442?tpno=0&cate_no=80786

9.     請參考【安啦,不會有釣魚台之戰】一欄中之《保釣萬一打輸日本怎麼辦?》一文,作者:張系國

http://city.udn.com/2976/4873893?tpno=0&cate_no=77044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878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