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國脈動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
 瀏覽1,660|回應16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據媒體報導,中國13個城市民眾可能在今天發動茉莉花革命據法新社的說法,這個運動由海外民運人發動,網路上一些相關的訊息和評論也來自海外民運人士。

我一向主張中國大陸應該立即建立獨立的法治制度,以及漸進式的走向民主政治的體制。同時,我也曾多次強調:權利是個人爭取得到,不是被施捨而來。看到有人發動中國大陸的茉莉花革命,不論來自國內或海外,我都認為它是一個具有正當性,同時也需要產生的運動。

當然,如果只是來自海外鼓吹,而在事前沒有經過與國內民運和維權人士相當程度的協調,則這個革命可能沒有實際發生的機會。畢竟,中國大陸是個小康局面,即使說不上人人豐衣足食,但完全沒有到會讓人民挺而走險的地步。但是,把這個抗議不公義和爭取權利的念頭散佈下去,有其必要。因為中國大陸的政治需要改變,一旦念頭散佈下去,它遲早會在適當的環境和時機發生作用。

如果抗議發生,我也呼籲中共各級領導人理性的和參與民眾溝通。有效的處理應該和必須處理的社會公義及人民政治權利等議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23319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政治傾向和心理活動過程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根據某些相關領域科學家的研究「政治傾向」是「天生的」,或者它會影響到我們的「生理(大腦)結構」。一旦一個人的大腦受到影響,後者也就會制約此人(大腦結構改變後)的思考模式或政治傾向。這個改變當然不是剛性的。不過,它會造成一種統計上的趨勢。

或許我們每個人可以做個自我評估,看看自己的「政治傾向」是否的確受到這些科學家所指出的「心理活動過程」的左右。

請參考:

*   Brain structure differs in liberals, conservatives: study (政治傾向和大腦結構) - 法新社 

https://city.udn.com/2976/4243758?tpno=0&raid=4592453&cate_no=0#rep4592453 

*  'Liberal gene' discovered by scientists (政治傾向和基因) - Telegraph.uk, https://city.udn.com/2976/4249925?tpno=1&cate_no=52524

*   中國政府怕什麼?為什麼怕?》,https://city.udn.com/2976/4523153?tpno=0&raid=4559143&cate_no=80786#rep4559143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92513
中國茉莉花行動的幕後策動群 -- G. Wong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AP Exclusive: Voices behind China's protest calls

Gillian Wong, Associated Press

SEOUL, South Korea – Behind some of the anonymous online appeals for pro-democracy protests in China that have roiled the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 is a group of 20 mostly highly educated, Internet savvy Chinese scattered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ountry, the Associated Press has found.

The online calls for urging Chinese to stage peaceful protests to get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to move toward democracy have spooked the government into launching one of its broadest campaigns of repression in years to keep the protests from catching on, as they have in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Amid tight security, there have been few actual protests.

The AP tracked down one group putting out the calls over the last seven weeks, giving a first glimpse into a movement that has preferred to operate behind the anonymity of the Internet.

Their group, they said, is a network of 20 mostly young Chinese, with eight members inside China and 12 in more than half a dozen other countries.

Calling itself "The Initiators and Organizers of the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after a phrase used in the Tunisian uprising, the group is not the sole source of the protest calls; at least four others have sprung up. "The Initiators" group appears well-organized, with members tasked to recruit, manage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and gather feedback.

Interviews with four members show similar evolutions: They grew to resent the government's autocratic rule and China's widespread inequality and injustice. The uprisings in Tunisia and Egypt made change look possible.

"People born in the late '80s and the '90s have basically decided that in their generation one-party rule cannot possibly outlive them, cannot possibly even continue in their lifetimes. This is for certain," one member, a lean, soft-spoken 22-year-old computer science student who goes by the Internet alias "Forest Intelligence" told The AP in an interview Sunday at a cafe in Seoul's trendy Samcheong-dong district.

While the calls for weekly demonstrations every Sunday in dozens of cities have attracted many onlookers and few outright protesters, their impact is clear. The government has responded with more police on the streets, more intrusive Internet monitoring and the detention, disappearance or arrest of more than 200 people. Artist and government critic Ai Weiwei seems to be the latest, taken into custody over the weekend. The group said none of those detained have been involved with their protest calls.

Members of the group requested anonymity out of concern that they or their families might be targeted for retribution by the government, which maintains an extensive network of informants among student groups overseas. Most members know each other only by Internet nicknames.

They also are concerned that, with more than half their members outside China, their movement might be seen as a foreign-backed, anti-China plot rather than a response to real domestic problems.

"The revolution was started purely because of the failure of domestic affairs, not because of overseas forces," said "Hua Ge," a Columbia University graduate in classics who lives in New York and at 27 years old is one of the group's older members. He recruited the others.

The first online calls for a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 a Twitter post on Feb. 17 and a longer appeal on the U.S.-based Chinese news site Boxun.com on Feb. 19 — remain anonymous. Soon after they appeared, Hua Ge said that he, together with a man in China that he refused to identify, started the website 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Molihuaxingdong" is Chinese for "Jasmine Movement" and it has evolved to include a Facebook page, a Twitter feed, and Google groups for every Chinese province or territory. Many of the sites are blocked in China, but remain effective because so many Chinese know how to elude government blocks, said Hua Ge.

"People need to have some change in their thinking," said Hua Ge, a native of the central Chinese city of Wuhan. "They don't really understand what rights they have, or what kind of political future they can choose."

Their main Google group has more than online 1,200 users, though how many are inside China is unclear. An online survey posted in February received 300 responses, mostly from people in China, members said, and the group gets 50 to 100 emails daily from participants in the country.

Outside China, members are in France, Australia, Canada, Korea and Japan, among other countries. "Forest Intelligence" oversees the recruitment of volunteers and maintains the website. "Xiaomo," a 24-year-old college student in Paris, collates comments from surveys. Boston-based student "Pamela Wang," 18, translates news articles into Chinese and is one of eight administrators of the group's Facebook page.

The eight members in China include an expert in online search engines, a former government employee who writes articles and someone who works on the website's layout, said Hua Ge. He refused to provide their contact information or reveal details about them out of concerns for their safety.

Hua Ge said the group also has consulted Wang Juntao, a prominent dissident sentenced to 13 years in prison for advising students during the 1989 pro-democracy protests centered on Tiananmen Square. Freed on medical parole in 1993, Wang now lives in New York and confirmed his assistance.

Collectively, the group's postings are often clever with a touch of sarcasm. People are urged to "stroll" and "smile" rather than protest. "We are making a new history of revolution by a unique way: We use the sound of laughter, singing and salutations instead of the sound of guns, cannons and warplanes!" a notice dated March 1 said.

Online security is a major concern, and group members are constantly in touch. On Sunday, Forest Intelligence showed an AP reporter his laptop, on which was installed a virtual machine — an operating system within the computer's normal operating system that provides an extra layer of protection against hackers.

As soon as he logged on, Skype and Gmail's chat services blinked with new messages. "Are you back yet?" wrote Xiaomo, who then relayed news that activist-artist Ai Weiwei was prevented from getting on a flight to Hong Kong. Less than an hour later, the news was posted on the group's website.

On Tuesday, the group released an Internet safety manual to help Chinese users circumvent censors and issued another statement deploring the current crackdown. It warned that if activists were not released by April 10, they would retaliate by using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techniques so that when Chinese do online searches for names of officials the results will link to reports about corruption.

The group has no illusions that change, if any, will come soon, but is willing to wait years to gather momentum.

"Some people say this movement is going to die and this movement is not going to be successful like that in Tunisia or Egypt, but in those countries, it took three or four years for the people to make preparations and finally, there was a peaceful transition," Hua Ge said. "It may take a period of time for the people to wake up, so the longer we continue our efforts the more people will know about the situation and join us."

http://news.yahoo.com/s/ap/20110406/ap_on_re_as/as_china_jasmine_reveale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90756
相關的現實議題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我在《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的開欄文中說得很清楚︰

「如果只是來自海外鼓吹,而在事前沒有經過與國內民運和維權人士相當程度的協調,則這個革命可能沒有實際發生的機會。畢竟,中國大陸是個小康局面,即使說不上人人豐衣足食,但完全沒有到會讓人民挺而走險的地步。」

我在另一篇相關留言(《念頭如種子》)中說︰

「因為幅員、人口數目、和生活水平等等『國情』不同,中國大陸民眾被埃及和突尼西亞等地要求改變運動『感染』的機會,大概幾等於零。」(02/03/11, https://city.udn.com/2976/4484208?tpno=0&cate_no=80786)

這種政治學和社會變遷的ABC,我30年前就充分了解。

相關的現實議題是︰

a.      中國大陸社會是一個相當「和諧」的社會嗎?

任何一個對「預算」ABC有基本了解的人,從國內治安預算高於國防預算這個現實,就不可能給這個問題一個正面的答覆。其次,胡總書記和溫總理至少在言詞上也不得不承認有「改革」的必要。我無意在他們是否「真正」要改革上做文章。但這些「言談行動」很顯然在做「安撫」和/或「敷衍」的動作。也可旁證中國社會的「內部矛盾」相當尖銳。

具體的說:鄧小平同志宣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我完全支持這個理論和政策。但改革開放已經30年,不是三、五年,不是10年、20年。

A.   當下的「一部分人」是否還是10年或20年前的那「一部分人」?

B.   其他的人還要等多久才輪得到「『後』富起來」?

我想中共中央沒有回答這兩個問題的壟斷權。它們必須讓全國人民來回答。如果不正視全國性的財富分配議題;有意或無意忽略被地方官員/惡霸/黑道聯合起來,剝削、打壓、欺凌的廣大老百姓;則談什麼「和平崛起」或「中國世紀」,頂多只不過是「自了漢論述」;等而下之則是「宰制論述」、「五毛論述」、或「三客流論述」。

b.      「需求層級論」vs「經濟決定論」

許多人都知道,中共初期的領導人除了項忠發先生等少數外,其他大多數人都不是普羅階層或勞工大眾。因此,中共本身的發展史早就否定了「經濟決定論」是通則或「鐵律」的觀點。馬斯洛的「需求層級論」更能解釋驅動人們有所做為的力量。所以這是它被美國管理學界廣為採用的原因。「需求層級論」在政治生活中也適用。當一群人吃飽飯,行有餘力以後,他/她就會想到追求一些次一層級的需求,例如地位、肯定、權力、理想、社會公義、或「發揮自己潛能」的機會。展開和推動革命或改革,需要一群吃不飽的人打頭陣或在街頭衝撞。但是,號召和組織這些吃不飽的人的職業革命家,多半是吃飽了飯的次資產階層份子。如馬克思、孫中山、和毛澤東三位先生。

結論(我的意見)

a.    我認為到目前為止或可預見的未來,中共有統治的正當性。

b.    我看到中國社會有普遍的不公不義的現象;財富分配急遽的兩極化。

c.    鄉村和偏遠鄉村的生活環境急需改進。

d.    bc兩點顯示:

d-1  中國社會需要政治改革;

d-2  革命預備軍正在逐漸形成中;以及

d-3  改革才能讓中國社會長治久安

e.    中國的民運和維權人士(職業革命家)相當有活力。

f.     我建議中共領導人積極規劃政治改革的方案。

g.    但是,沒有一個政權會自動走向政治改革的道路。因此,人民需要強烈表達改革的要求。

h.    綜合以上對現實的認知和相關理論我聲援大陸民眾表達改革的要求。

本文原載:《變了色的茉莉花 -- 留言:99 (回應留言:86)

開欄者:chm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9955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6409
以廣大老百姓的福祉為基準線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的建設和富強有不可末磨滅的功勞。政治是公眾事務,討論政治以理性和面對現實為宜,也比較有效。自由和民主只有在人民身家性命和財產有相當程度的保障後才有意義。不以廣大老百姓的福祉為基準線來談政治,只不過是在廣播個人信念、信仰、理想、乃至於恩怨。斯亦不足觀也矣。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以及多數老百姓的努力、奉獻、和犧牲下,中國終於步入或接近小康社會。現在正是考量進入或趨近下一階段的時候。政治固然為了爭奪資源分配權,有其醜陋和不堪的面向。但政治也是管理眾人之事的活動,此「天下為公」這個概念之可貴。讓我們理性的群策群力,為中國社會未來更康樂和康莊的境界努力。中國共產黨也將繼續扮演其領導者的角色。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416;回應留言: #412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88
思想自由是一個社會進步的動力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政治的一個長處或優勢是:

容忍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

而思想自由是一個社會進步(或有改變可能)的動力。這是我堅持民主制度的一個重要考量。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408;回應留言: #403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86
要討論中國應該使用當前的研究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 批評共產黨不需要醜詆中國人,你顯然也是一個中國人。
2.
一個人的個性,或一個社會中其大多數成員的社會性,主要是由環境和/或社會結構制約而形成。環境和/或社會結構隨時間而改變。100年前甚至50年前的評論通常不適用。使用這類評論不是懶惰就是缺乏對社會變遷過程的了解。
3.
黑格爾就算讀了當時所有關於中國的資訊,也是100多年近200年的資訊。何況當時關於中國的資訊並不多,而且至少一半是道聽途說。黑格爾不是社會學家,他對中國的觀點值不得五毛錢。用來討論現在的中國,大概有如痴人說夢。關於現在中國的研究很多,不但資料充分,方法也遠比100年前精緻。
4.
中國崛起是事實。不接受這個事實,大概沒有資格和能力對中國的現狀做理性討論。資格指大腦的思路不夠清楚,能力指認識現實的能力。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388;回應留言: #386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84
革命和改革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    關於「革命」

突尼西亞的人民以和平集會的方式要求「政治改革」阿里政權試圖以「國家暴力」壓制。但在人民拒絕被壓制,以及軍方拒絕使用過當武力鎮壓的雙重情況下,導致班阿里不得不下台。茉莉花是突尼西亞的國花;所以這次事件被稱為「茉莉花革命」。「茉莉花革命」這個「指號」所指的,就是此一「以和平集會的方式要求『政治改革』,同時成功了。」的歷史事件。埃及人民複製這個方式,雖然付出比較高的代價,但也成功了。利比亞人民複製這個方式,付出了產慘痛的代價,但看來是失敗了。

「革命」一詞未必蘊含流血或翻天覆地的動亂。硬要把「革命」和「流血」和/翻天覆地的動亂畫上等號,只是「宰制論述」、「五毛論述」、和「三客流論述」等等的欺矇、詐騙、或抹黑技倆。請參考本欄留言161等的相關討論。

2.    「革命」行動中人的要素

1)    論述和科技對「革命」的作用

在過去,一個社會需不需要改革或流血式的「革命」,往往不是由一般老百姓來決定。一般老百姓只有在被逼上梁山以後,或民不聊生的時候,才會揭竿起義而走險。如陳勝、吳廣和黃巾起事。造成這個情況最主要的因素包括︰

a.    人民覺得自己(一個人)沒有能力對抗官府;

b.    人民不知道和自己處境以及想法相近的人有多少;

c.    人民被「宰制論述」所欺矇,形成「虛偽意識」。前者如「朕即國家」和「君權神授」;後者如「逆來順受」和「好死不如賴活」。

在以上三者之外,還有其他主觀和客觀因素,暫時略過。

中國古書中已經有「反宰制論述」。「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是其中大者。只是後世腐儒和三客流儒太多,他/她們沒有弘揚孔、孟這一部份的思想。

17世紀以後霍布士雖然是個威權政府論者,但他的社會契約論開了「『國家主權』來自人民同意。」這個觀念的先河。洛克、盧梭、休姆、康德等等繼之而起,確立了「主權在民」的理論基礎;美國獨立戰爭和法國大革命則在實踐層面奠定了我們今天所知的「民主政治」。馬克思的:「無產階級除了腳鐐手銬外,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失去,但他/她們將贏得的卻是整個世界。」則吹響了20世紀全球各地的反抗號角。這一系列發展解消了上述第三個因素。

網際網路和3C通訊產品則消除了上述第二個因素。當前中國大陸各地的小型抗爭活動以及中東變動都顯示了資訊通路在挑戰政治權威上所起的巨大作用。我們可以回顧關於「月餅」起源的傳說。如果屬實,則「月餅」可以說是歷史上第一個「簡訊」或「微博」。

有了「正當性」和凝聚「同仇敵愾」的管道,民眾對自己實力的評估自然大不相同。於是第一個因素的限制力或遲滯作用正在急速下降中。因此,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直接革命」或「自發革命」。

一般而言或許由於以上三個因素的制約,歷史上主導、號召、和組織「革命」的職業革命家,多半是次資產階層份子。如馬克思、孫中山、和毛澤東三位先生。請參考本欄留言357 -- 《和中國茉莉花革命相關的現實議題》

2)     尊駕留言討論

由於「資源」通常不夠分配,所以人們要「爭奪資源的「分配權。政治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在一個社會的精英和/或統治集團中總是有掌握到「資源分配權」的「主流派」,以及還沒有掌握到「資源分配權」的「非主流派」。後者往往成為「主導、號召、和組織『革命』的職業革命家」。

在過去任何政治革命要成形,它必須有兩個人的要素:群眾和職業革命家。後者的影響逐漸淡化已如上述

你說的:”…the so-called nouveau riche, intellectuals and government offcials (off the record) are pessimistic about the current direction of the country.”

或許可以看成:中國目前的確有一批憂國憂民的人士或以上所分析的「非主流派」。兩者都可能是「職業革命家」的候選人或「預備軍」(借用自馬克思的「產業預備軍」)

另一方面,我接受你說的:”…the people from the bottom rung of society see nothing but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 and truly believe that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這可從四個層次來分析:

a.    比例上有多少人受到「宰制論述」的欺騙而形成「虛偽意識」?

b.    比例上有多少人以此來麻醉自己,或以「前景美好」做為支撐自己努力活下去的理由?(此處可回想一下「富士康事件」所顯示社會意義的各種面向。)

c.    關於中國社會的未來走勢,是people from the bottom rung of society看得比較準,還是nouveau riche, intellectual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看得比較準?或許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 happens to be the headlight of an oncoming train.

d.    馬克思說:「社會存在決定意識。」這個原則表示:「虛偽意識」或麻醉作用總有一天必須面臨「社會存在」的「現實檢驗」。因此,我們需要正視的不是張三或李四的個人觀感,而是中國當前的社會結構財富分配、權力/權利矛盾等「現實」。我們也要考慮,一旦廣大人民認知到自己的「社會存在」,他/她們會在「意識」上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我沒有看衰或唱衰中國的意思。我一再強調:和平崛起的現實不容否認我高度肯定中共的政績和成就但我也一直使用「長治久安」、「未雨綢繆」、和「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等思考模式來觀察中國的未來。這就回到我的主題。

3.    政治改革

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同意:中國目前和可預見的未來,並不需要流血式的「革命」。就我所知,也沒有人「主導、號召、和組織」流血式的「革命」。

中國目前需不需要「政治改革」?

這個議題我已表達過很多意見。沒有再三重複的必要。簡單的說,我相信沒有一位真正關切和/或深入了解中國社會狀況的人,會否認這個需要。「改革」的內容和方向也許不盡相同;但從胡總書記和溫總理以降,大概沒有一位檯面上的(中國)官員或社會精英會(公開)否認這個需要或必要。

這個改革的呼聲,也不自今日始。1974年的「李一哲大字報」就鏗鏘有力提出「關於社會主義的民主和法制」的意見(請上網搜尋相關資料)。我不認為當前中國的「民主和法制」和1974年的情況比起來有什麼根本上的改進

這個改革的呼聲,也不限於年輕的一代。請參考《炎黃春秋》雜誌 (http://www.yhcqw.com/)。這是一群退休高幹辦的刊物。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361;回應留言: #360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79
「維穩」和「反恐」之間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另一個論壇上看到「維穩」和「反恐」,以及使用「暴力」正當性的討論。引起我一些想法。在此和大家分享。

*******************************************************

我最得意的一句名言:

「政治是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

凡是看過或想像過兩隻搶骨頭的狗的人,應該沒有「暴力乎/非暴力乎?」的迷惑。如果我的份量不夠,這裏是洛克的名言:

「一群人有抵抗不公不義政府的權力。」

「抵抗」也者,當然就不一定止於請客吃飯乃至於拉拉白布條。當然,不公不義是公論或個人判斷,要看持此意見者的人數而定。

這就引出我一再強調的第二句名言:

「凡判斷必有立場。」

「暴力乎/非暴力乎?」是一個價值判斷或選擇。

先說清楚自己站在什麼人的「立場」,再提出贊成或不贊成暴力的論述,以及支持不支持「維穩」。 這個論述的「說得通性」或「說得通度」才有被評估的可能。替掌權者擦、舔、吹的三客流或五毛子,當然會譴責「暴力」和支持「維穩」。 

對付非武裝群眾,或俗話說的「手無寸鐵」的人,講「反恐」,有點太超過到不行。或者它是俗話說的,誇張到近於說謊。談「維穩」, 則沒有這種語病或邏輯謬誤。還可以把「維穩」預算編到超過國防預算。這就是:

「王城不為外敵破,唯除內自壞。」這個睿智觀察的逆勢操作。

在我看來,「維穩」是紹興師爺筆法的典範或極致。拿破崙說:「筆比劍更具威力。」良有以也。不過,想出「維穩」這詞兒的人,其無後乎?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353;回應留言: #350, 351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78
人民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和權力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 我認為:如果人民有不滿的情緒或實際訴求,然後使用和平方式來表達意見或要求,政府沒有在「國家」這個名義下使用暴力的特權或壟斷權。因此,我不了解為什麼談到「茉莉花革命」讓某些人連想到「動亂」或推翻政府之類。在突尼西亞和埃及,示威抗議的民眾並沒有武器,也沒有暴動。如果有人認為戴上「政府」或「國家」的帽子,就可以「鎮壓」人民;而人民在受到攻擊後,採取自衛的手段,就被稱為「暴民」,我相信我們沒有繼續溝通的基礎。因為,我接受洛克的政治哲學:「一群人民有抵抗不公不義政府的權利。」在我看來,以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是一個「不公不義」的行為。洛克的觀點或我的看法未必被大多數人接受。但是,認為或擁護「政府或國家擁有使用暴力的特權或壟斷權。」這個觀點的人可能更少。就我所知,馬克思就嚴厲批判這種思想或立場。至於「革命」的本意和「革命」是否一定會流血,此處已經有很多討論。

2. 我們在邏輯上不應該混淆一件事、一個論述、和/或一個運動的「適宜性」或「正當性」,和做這件事,說這句話,以及從事這個運動的某一個人或某些人。兩者之間並沒有邏輯或任何關係。我只談第三項。既稱「運動」,就不是一個人或兩個人或三、五個人的活動。王丹曾經是和仍舊是民運的代表人物或樣板人物之一,但如果認為中國的「民運」隨他的人格或操守或靈魂而有無意義,或該不該做,或有沒有「正當性」,那就太看得起王丹,太看不起中國人;對於中國的實際情況也太不了解。目前有許多人在從事「維權」活動;也有許多人在從事「民運」活動。還有很多人因為參與這些活動曾坐過牢或仍然在坐牢。如果有人認為王丹代表所有這些人,或王丹的行為顯示所有這些人的行為,抱歉,我相信我們沒有繼續溝通的基礎。的確,王丹宣稱第一次「茉莉花革命」行動是他發起的;或許他受到CIA或這個或那個基金會的指使或指揮。如我在開欄文所說:「如果只是來自海外鼓吹,而在事前沒有經過與國內民運和維權人士相當程度的協調,則這個革命可能沒有實際發生的機會。」如果也如我所說:「權利是個人爭取得到,不是被施捨而來。看到有人發動中國大陸的茉莉花革命,不論來自國內或海外,我都認為它是一個具有正當性,同時也需要產生的運動。」我說它有「正當性」的原因,或我整篇論述的基礎,請見留言56(以下3)。歡迎針對我的論點討論。讓我再說白一點:中國有13億人,如果沒有千分之一的人民有爭取權利或公義的欲望和衝動,中國政府根本不需要擔憂。既然王丹惡名昭彰,10個王丹也起不了作用。反之,如果有一、兩千萬人有這個欲望和衝動,則很可能有一、二十萬人會實際走上街頭。這時,有沒有王丹已經不是一個問題。何況,如果有一、兩千萬人有爭取權利或公義的欲望和衝動,我相信中國大陸已經有10 – 20個還沒有想到出賣自己靈魂,或還沒有資格出賣自己靈魂的青年王丹們。

3. 革命不一定要以流血方式進行,革命也不一定要以當政者下台來結束。要討論政治,我們必須面對政治的現實。要討論中國政治,我們必須面對中國政治的現實。後者可以從兩個問題開始討論:

a. 中國改革開放的果實有沒有公平分配?附帶問題 -- 50%老百姓是否安於現狀?

如果主問題和附帶問題的答案是「是!」,自然不用擔憂「外來影響」。

但請回答:

為什麼政府要高唱「維穩」?

為什麼中宣部規定那麼多「敏感詞」?

留言3所引述胡總書記的談話是什麼意思?
如果主問題和附帶問題的答案有一個是「不是!」,請拿出一套中國大陸當下不需要改革的論述。

即使答案是「是!」,還需要回答下面這個問題:

b. 中國大陸目前的制度能不能保持中國社會50年的穩定?

如果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能!」,自然不用擔憂。

但請回答:

為什麼溫爺爺要強調推動「政治改革」?

如果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不能!」,請拿出一套中國當下不需要改革的論述。

或請回答:「什麼時候才是進行安全改革的時候?」

1.    中國是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如果有人認為在上海過著jet-set生活的人,代表著中國的情況或民意,我建議妳/你們先到任何一個鄉村看看農民的生活;再到偏遠鄉村看看農民的生活。然後,看看重慶「打黑」的相關報導;再看看各地被起訴「貪官污吏」的相關報導。如果妳/你在30歲以下,或許妳/你也會參加下一次的「茉莉花走街」活動。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254;回應留言: #251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75
我強調法治和民主的原因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以我這種務實和強調工具理性的思考模式,你以為我的論述出於對民主理想的憧憬?

13歲進建中以後,就開始讀「匪情資料」和「匪情分析」,一直讀到出國前(進大學後讀得比較少)。我高中畢業以前,可以背出中共十大軍區司令員的名字。雖然我對鄭學稼教授《中共興亡史》的書名很有意見,還是讀了四冊。據說第5冊沒有印行。奧維爾的《動物農莊》我大概在初中讀的。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但我讀的馬克思著作應該比一般五毛甚至普通中共黨員都多。吉拉斯的《新階級》和(我老爸翻譯的)赫魯雪夫(鞭尸史達林)《祕密演說》,我大概至少在高中就讀過,或許更早。所以,我對共產黨及其制度和運作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是我強調法治和民主的原因之一。

我在美國住了26年。大概讀了24年美國報紙以及左、右兩派的政治評論。有一陣子我知道所有美國大法官的名字和政治傾向;我至少知道每州一位參議員的名字。所以,我對美國制度的利弊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是我強調法治和民主的原因之二。

盧梭、洛克、彌爾、霍布士、馬夏維理的政治哲學名著我也都讀過。這是我強調法治和民主的原因之三。

最後,我也熟讀四書。加上幼承庭訓,高中以後,我時時以中國傳統知識份子的氣概為典範。這是我強調法治和民主的原因之四。

本文原載:

【新聞對談】>>《聲援中國茉莉花革命》留言: #133;回應留言: #130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1494986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585567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