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和社會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51:42=14:6。國民黨真的大勝?
 瀏覽1,154|回應6推薦1

時季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麥芽糖

讓我們看看這兩組奇怪的數字比,來看看所謂的國民黨大勝,再來公開下次立委選舉民進黨如何大勝的祕訣。
一、51:42=14:6
二、46:24=173:35

第一組是此次縣市長選舉,前面一對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得票率比,後面一對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當選的縣市長席次比。第二組是此次鄉鎮市長選舉,前面一對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得票率比,後面一對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當選的鄉鎮市長席次比。不知各位看出了什麼沒有?如果選票真是票票等值,那麼國民黨到底是大勝還是小勝?在單一選區選舉,投票要投給當選的那個人才算數,不然就形同廢票。因此,國民黨的確是大勝!表面上的、因為選舉制度所造成的大勝,贏得不是多漂亮的大勝!馬英九說高興一個晚上就好,因為國民黨並沒有真正比民進黨贏得多少人心。

這次縣市長選舉,國民黨的選舉結果看起來真的很好看,本島二十席縣市長,由上一屆的九席變成了十四席,反觀民進黨從九席變成了六席,一來一回差了八席。十四比六,贏了一倍有餘。但是你再仔細觀看一下總得票率,你就可以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國民黨縣市長得票率只有51%,而民進黨的得票率是42%,也就是說兩黨的民意支持度只差9%左右。民進黨的執政爛成這個樣子,還是能得到42%選民的支持,如果不是民進黨對人民洗腦的成功,那就是國民黨也實在不怎麼樣。

不管怎麼說,國民黨還是贏,只是這個贏,表面上是大贏,但在真正的民心來說,卻只是小贏。國民黨會大勝,是勝在縣市長選舉是單一選區,在單一選區裏,只要贏一票,就是全贏,對手就全部沒有,而對手的支持者所投的票全部變成浪費。就是在單一選區的選舉,才會有這種51:42=14:6的現象。

馬上立法委員選舉要來到,這次七十一個區域立委將會全部採取單一選區,只留三十三個席次由政黨票選出。我們還不知道選舉區到底要如何劃分,如果民進黨夠聰明,真得比較會選舉,就知道利用執政之便,好好調查各地區民眾的投票和政黨趨向,故意把國民黨的票集中在少部份幾個選區,好稀釋掉大部份選區的國民黨票,讓國民黨在少部份的幾個選區得到高得票率大勝,但卻在大部份其它選區小輸。如此一來,民進黨一樣可以以較低的得票率,反而在立法院的七十一席區域立委佔多數。類似的例子在實施單一選區的英國、美國、和加拿大都發生過。至於政黨票,如果國民黨還是以51:42贏民進黨,仍然無法改變民進黨在立法院佔多數。

這就是單一選區的民意代表選舉,不要說沒有第三黨的空間,連第二黨都可能被打死,但這卻是國親新和民進黨的共同主張。最初只有台聯腦袋還清楚,知道對自己不利而反對,親民黨不知死活,還由宋楚瑜親自領軍投贊成票,直到最後一刻才知道單一選區是自殺選制,但木已成舟,反對已經來不及。

如果立委選舉,民進黨還有42%的支持率,只要民進黨肯用點功,在選區劃分上好好努力,立委選舉大勝有51%支持率的國民黨不是難事。以後的立委選舉,不再有比例代表的意義,只要候選人不要真的差到無法入目,最主要是看選區如何劃分,還有誰是當權者,大家拭目以待吧。

我本來對台灣的民主政治制度比美國的評價要高,一直希望有機會回來參與,現在台灣的立委選舉和美國一樣採行單一選區,愈來愈像美國的假民主,一起向下沉淪,我對台灣的憂心多了一分,戀眷也同時少了一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74108
 回應文章
《淺談美國政治》 -- 1
    回應給: 受氣包(ubhuang)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0.     前言

在我回應美國月亮比較圓?》一文前,我先說明我的論述觀。

每個人的經驗(家庭背景、教育、生活、...)不同,所以看事情的立場角度也不盡相同;她/他通過「社會建構」所接受(或建立)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更是因人而異。我尊重一個人發言的權利,但我未必能同意這個人發言的內容。這個觀點我以「相對主義」名之。每個人的學識歷練不同,所以思考事情的眼界深度、和廣度也就有很大差距。但是在公共領域的論述,對事實或現實的判斷,需要符合「客觀性」的要求。「客觀性」有兩個判準:一是外在世界;二是「人際相通性」(胡卜凱 2005a:第2)

對我來說,除非我們建立一個共同的標準或判準,一個判斷、命題、或論述無所謂「」、「」、「」、「」,只有是否合事實 (現實)和「合『理性』」。我的「理性」有兩個層次的意義,一指根據經驗法則來行動的能力;一指符合「一致性」、「相容性」、和「(某種)邏輯規則」。所謂「邏輯」,指思考或推理的步驟或模式。

因此,對我來說,看法或觀點的內容結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看法或觀點的根據推論過(胡卜凱 2005b2005c2005d)

1.     回應和討論

以下各小節中,引號內的第一段文字,是受氣包網友的原文;藍色字體是我用來加強語氣的。

1.1   「在政治上和社會的運作,卻沒有第三黨的空間,甚至連第三民族都不太有什麼聲音。」

我已有另一篇短文說明我關於對(美國)第三黨的看法和分析(胡卜凱2005e),不再多說。我想指出:民族是一個不清楚的概念;我也不清楚「不太有什麼聲音」的判準。

據我所知,目前美國人數最多的還是歐裔。西裔的人數即將(如果還沒有)超過非裔的人數。因此,以人數論,美國的第三民族不是非裔就是西裔。不論目前那一個是第三民族,我相信說她/他們「不太有什麼聲音」的描述,不合(美國社會)現實。

其次,我們都知道美國是資本主義社會。所以,在美國「大」、「小」或其他實力的判準,往往不是人數或族群(1),而是某群體所擁有的經濟力或「階級」地位。以經濟力來做判準,美國的前三大族群,大概是盎格魯-撒克遜、猶太、和非裔。同樣的,如果說非裔「不太有什麼聲音」不合(美國社會)現實。對美國媒體略有所知的人,都知道New York Times是以替猶太人(還不只是美國的猶裔)說話或發聲為宗旨的報紙。

1.2   「在絕大部份的選舉,投票率不到百分之二十。」

一般人討論美國人的政治行為時,通常分別中央(聯邦)和地方兩個層次;地方又分州、縣、和市(鄉、鎮)三個層次。美國中央(聯邦)和州的選舉,投票率一般在50%左右;縣和市(鄉、鎮)則在20%左右。縣和市(鄉、鎮)投票率偏低,有美國社會特殊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結構所制約的原因。我留給專家去討論。我只指出美國中央(聯邦)和州的投票率,並不比其他先進工業社會低。「在絕大部份的選舉,投票率不到百分之二十。」這個判斷的陳述並不清楚,有使人誤解的可能。

1.3   「發現美國眾議院的全體國會議員,是由不到百分之十二的公民所選出來的。」

我雖然離開美國10多年,我相信你這個陳述所根據數據推算方法錯誤我不知道「公民」一詞在此指什麼而言,如果公民國民」,以全體公民數換算是一個不符合政治學原理或實務的方式。投票率的定義是:

投票率 = 實際投票人數/有法定投票資格的人數(選民數)

你不妨指出數據來源、計算假設、和計算方式,讓大家檢驗

1.4   美國二百年來的總統選舉,每一次的普選票都是用估計的,」;「以紐約州為例,投票是用機器投的

這兩句話是矛盾的,至少不清楚。我不知道美國有多少州用機器或電腦投票。除了紐約州外,佛羅里達州2000年總統大選,就是因為機器選票有瑕疵,一直鬧到聯邦最高法院。加州也是用機器或電腦投票。所以,第一句話並不合事實,至少不清楚。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82437
《淺談美國政治》 -- 2
    回應給: 受氣包(ubhuang)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1.5   「我想你知道美國總統不是由人民直選的,而是用一種很特別的委任直選的選舉人制度」

美國總統的選舉人團制,是一種形式上的間接選舉。但選舉人團的當選人在選舉總統候選人上(至少在計票上)並沒有自主投票權。所以,選舉人團制的當選人和我們以前的國大代表不同。選舉人團制在實質上是一種直選方式。但它和普選制至少也有兩點不同:

a.     美國政治史上的確有在選舉人團中得票多的總統當選人,並不是在普選中得票多的總統候選人這種案例。如果我沒有記錯,美國立國200多年,這種案例不超過三個

b.     當兩個候選人在選舉人團中的票數一樣多時,我不記得是否開放選舉人團當選人自由投票,但解決方法之一,是由眾議院(或參、眾兩院)議員投票選出。這時當然只能視為實質上的間接選舉。

當初美國開國元勳做這樣的設計,自有其見得人或見不得人的理由。

1.6   「各候選人最在意的就是選區劃分的問題,每次選區劃分,都是在位議會劃的,這還不叫做公權力介入選舉嗎?」

我想我們對「公權力」的了解不同。

至少在台灣,「公權力」相當於:「行政權」。在選舉的脈絡中,指責(執政黨)公權力介入」,相當於:指責(執政黨)不依法行使行政權』來取得優勢」。例如:

國民黨時代,開票所的「停電」,和趁停電時塞票入票櫃的方式,是我所說的「公權力介入

民進黨時代,利用國安或行政權力,取得和洩露私人病歷,是我所說的「公權力介入;由得到新聞局補助的製作公司,製作「非常光碟」,是我所說的「公權力介入

如果你認為「選區劃分,都是在位議會劃的」是「公權力介入選舉」,我想是你思路上的混亂。「選區劃分」只有五種方式:

a.     由行政機構劃分。

b.     由立法機構(議會)劃分。

c.     由司法機構劃分。

d.     由人民投票劃分。

e.     由私人機構(學術機構、財團、NGO...)劃分。

第四種方式在理論和技術上不可行,第五種方式在理論或原則上不可行。照你的定義或說法,不論由行政、立法、和司法那一個機構來劃分選區,都是「公權力介入。不由人民選舉的「代表」(行政、立法、或司法人員)來劃分選區,你有其他替代方案嗎?

雖然「選區劃分,都是在位議會劃的」,但美國的政治機制是三權分立制度,如果「議會」劃分選區不能得到行政和司法機構的同意(勉強與否是另一回事),選區劃分辦法沒有實施的可能。如果我沒有記錯,加州的最高法院就曾判定議會通過的選區劃分方案違()憲。此外,美國有公投制和罷免制,如果選區劃分得非常不公平,人民有涉入的機會,或政黨可以利用民意或民氣來改變。

1.7   「美國民間組織的確數量極多,但是實力(會員數及財力)真正雄厚的就是那麼幾家,而且大部份早已選邊站了,不是徧共和黨就是徧民主黨,」

我只舉一些我所熟悉的(也就是說經常上報的)、相當有實力的美國民間組織:

ABA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ACLU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DL (Anti-Defamation League)

AFL-CIO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2)

AFT (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

AMA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Federation of State Conservation Voter Leagues

GLAAD (The Gay &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

IEEE (The Institution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JDL (The Jewish Defense League)

League of Women Voters

NAACP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PO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

PTA (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

National Urban League

National Voter 

NOW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

NRA (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SIA (Service Industry Association)

SCLC (Southern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金恩博士的組織)

我沒有列出環保和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族繁不及備載)。以上組織多數是議題導向或各群體利益導向,都有各自的全國性組織和地方分會,也都有各自的遊說團體和專業遊說人員。在每次選舉中,這些組織靠那一邊,要看兩大政黨的黨綱誰最符合其成員(或領導)的權益,並不是「早就選邊站」。在美國政治術語中,這種行為模式稱為:

"horse trading" 或:"You scratch my back, and I will scratch yours."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82428
《淺談美國政治》-- 3
    回應給: 受氣包(ubhuang)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2.     結論

2.1   什麼是「政治」?

我不知道在你的觀念中,「政治」是什麼性質的活動。我對「政治」的定義是:

政治是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胡卜凱 2005f)

你當然不需要接受這個詮釋,如果你能說明你對「政治」的看法,也許我們比較能了解對方的論述,至少比較能了解彼此看法不同的來源。

2.2   研究社會現象的步驟:

研究(討論)政治或任何社會現象或活動,有七個步驟:

a      採取一個觀察和詮釋的架構。

b.     盡可能取得全面和深入的資料。

c.     研判這些資料來得到一個初步的假說或看法。

d.     分析和檢驗自己的假說是否符合(自己的)詮釋架構和手頭的資料。

e.     比較自己的假說和其他人(最好是學者)的觀點。

f.      如果自己的假說和其他人(學者)的觀點不同,重覆步驟d

g.     如果自己的假說比較「說不通」,由步驟a從頭開始。

2.3   討論的重點   

選舉當然是民主政治的機制和運作中最重要的一項(3)。但是法治和政府機構間的制衡,也是幾乎同等重要的(民主政治)機制。我原來的評論是針對你:

()對台灣的民主政治制度比美國的評價要高」這句話。

你可以有任何看法,我只是指出根據我所接受的:

在公共領域的論述,對事實或現實的判斷,需要符合『客觀性』的要求。」這個原則,

我不認為:「台灣的民主政治制度的機制和運作,比美國的要高」是一個客觀判斷

大作中其他幾點評論,我尊重你有你看法的權利或自由。

附註:

1.     「族群」是一個有許多意義的概念,這裏指一般社會科學所通用的ethnic group,不指race. 美國意裔在紐約、費城都很有實力,愛爾蘭裔在中西部(如芝加哥)也舉足輕重。亞裔近年來也相當有political muscle。我們看李文和事件的發展經過就可了解。

2.     前一、兩個月看到AFL-CIO分裂的消息,美國現在應該有兩個不同名稱的全國性總工會。

3.     我上次留言舉選舉行為做例子,是因為台灣正在選舉。

參考文獻:

l  胡卜凱 2005a,《社會變遷 1 – 淺談認知科學和社會學》,http://www.fokas.com.tw/news/newslist.php?id=1210

l  胡卜凱 2005b,《語言和論述 -- 對論述行為的建議》及相關留言,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440872&tpno=0&no=2976&cate_no=52524

l  胡卜凱 2005c,《介紹Habermas的溝通/論述行動理論》,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437683&tpno=0&no=2976&cate_no=52524

l  胡卜凱 2005d,《介紹 論辯理論》,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408997&tpno=0&no=2976&cate_no=52524

l  胡卜凱 2005e,《第三黨的討論》,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474109&tpno=0&raid=1477753&no=2976&cate_no=0#rep1477753

l  胡卜凱 2005f,《淺談民主政治 -- 楊儒門事件  抗爭》,http://www.fokas.com.tw/news/newslist.php?id=981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82423
對台灣的憂心多了一分
    回應給: 受氣包(ubhuang) 推薦0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贊成這句憂心忡忡的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77982
美國月亮比較圓?
    回應給: 胡卜凱(jamesbkh) 推薦1


時季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Das Reich

 哈,你在1993年回台,我在1993年來美國。

我用一個很簡單標準來判斷美國的民主,誠如你所言,美國是一個比台灣還多元的社會,但它的多元卻只表面在指人口和文化上,在政治上和社會的運作,卻沒有第三黨的空間,甚至連第三民族都不太有什麼聲音。

在絕大部份的選舉,投票率不到百分之二十(以全體公民數換算,包括沒有去登記的公民),換句話說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公民,拒絕參與,學區選舉更慘,投票率不到百分之十。二年前我做一個試算,發現美國眾議院的全體國會議員,是由不到百分之十二的公民所選出來的。換句話說美國國會,代表不到百分之十二的民意,試問這能夠叫做民主嗎?

不知你是否有去實地看看在美國是怎麼辦投票和開票的,和台灣相比,美國簡直是原始人。自從開放公民普遍投票以來,美國二百年來的總統選舉,每一次的普選票都是用估計的,也就是說,沒有一次是完全準確的。(我想你知道美國總統不是由人民直選的,而是用一種很特別的委任直選的選舉人制度)。

像台灣的買票行為,美國基本上是不存在,若有也是鳯毛麟角,這是事實,但並不表示美國政治就比較乾淨。一個地方首長當選,數百人的職位由他直接任命,其它的職位他也有相當大影響力,他不必買票,自然有一堆人為他賣命。台灣當然也有由首長直接任命的職位,但是數量有限,而且台灣從傳統中國和日本留下來的公務人員考試制度,比美國健全許多。你可知美國公平公開的公務人員考試和任用制度是從1960年代左右才開始形成的嗎?到現在的體制都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在這方面美國不知落後台灣和日本有多少。

美國作不作票?沒人知道,因為非常的難知道。以紐約州為例,投票是用機器投的,投票機上,上頭橫排是各個職位,左邊直排是政黨推薦,交差的部份是候選人的名字,沒有號次,也沒有相片。如果有多黨推薦的話,同一個候選人名字會出現在好幾格,選民決定好要投那個人以後,就依據指示拉環,據說一拉,就會有一張紙卡掉下去,這些紙卡,是沒有編號的。等投票一結束,工作人員就把所有東西收走,沒有當場開票這回事。還記得兩千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佛羅里達州重新計票的事嗎?他們計票是由一個人在那邊驗算的,最多算完後,再給另一個人再驗一次,這其間不知有多少動手腳的機會,你真認為不會有問題嗎?

如果說,美國很少有公權力介入選舉的行為,那台灣就更少了。事實上,美國由於實施單一選區,各候選人最在意的就是選區劃分的問題,每次選區劃分,都是在位議會劃的,這還不叫做公權力介入選舉嗎?

你說美國聯邦政府的法官經總統提名,但需經國會(參議院)同意,不完全受行政部門節制。台灣現在不也是一樣的體制。

問題是這是一個很有問題的體制,為什麼大法官要由總統來提名?國會多數黨如果和總統是同黨,除非總統提名的人,實在是爛得太離譜了,否則國會敢不賣面子嗎?你看看今年布希提了什麼樣的人在當大法官?一個死不要臉,滿口謊言,一個爛到自己沒臉接受審查,自動放棄資格。

美國的人口和文化是比台灣多元化,但社會還是控制在少數人手上。你說美國媒體比較不受政府控制,他們監督政治行為的力量、廣泛度、和效能,完全不是台灣媒體所能比較於萬一。萬一?我想你講得太誇張了,美國媒體是沒有官股,但一樣有親政府派和反政府派,美國政府和美國文化的傳統是你講你的,不要直接搞到我這裏來我就不管你,搞得太過頭了,美國政府照樣修理你。還有一個方法是用錢收買,最近不就爆發布希花錢收買記者寫評論來推銷法案的事嗎?天下烏鴉一般黑。

我不知你有沒有仔細比較過台灣和美國的報紙和電視新聞的內容。在美國看報紙的人口比例比台灣低很多,最主要原因是教育失敗,功能性文盲太多,內容再辣,作用受限,而三個無線電視台的新聞絕大部份是不痛不癢,那像台灣的電視新聞,經常讓人看得磨牙難當。好像是九四年還是九五年吧,美國辦了一個百萬黑人男性大遊行,從全美國,超過一百萬人遊行到華盛頓請願,要求美國政府想出對策,改善黑人的犯罪率和貧窮問題,這是件大事吧,就報導了幾秒鐘,輕描淡寫過去了。又有一次美國東部北卡羅萊納和紐澤西州大水災,萬人以上無家可歸,新聞也是一閃即過,就沒了。

不過大事不報,某些人物的事倒報了不少。小甘乃迪飛機失事的事,三家電視台,連續三天,二十四小時不停轉播重覆報導。還有最有名的是辛普森的殺妻案,三家電視媒體每天連續報導了三個多月,報到沒東西報,把加州警察用直昇機和警車尾隨辛普森的車子在高速公路上數個小時的實況,全程轉播。

是啦,美國新聞有時也報一些消防隊員到那戶人家去幫忙把小貓從樹上救下來的事,感覺很溫馨,但是拜託好不好,每天全國性新聞時間就那麼半小時(其它的主要是地方新聞和影藝八卦新聞),美國那麼大,近三億人口,真的都沒重大新聞可以報嗎?

你又說「美國社會中產階級的實力比台灣社會中產階級的實力雄厚,學者和一般受過進階教育的人,靠政府吃飯的比率和台灣相比,大概至少是1:50。專業組織,如工會、公會、學會、或商會的數目眾多,實力(會員數及財力)雄厚。所以,監督和制衡政治行為的社會人士,不論在人數比率上、頻率上、效力上都遠比台灣的社會人士要高。」

這又是一個有問題的觀察,而且1:50,誇張到了極點。第一,美國的公務員人口比例不會比台灣低,說不定還要高。具體數字我看過幾個不同的統計,抱歉記不得了了。美國是沒有所謂的的國營企業,但是靠美國聯邦政府給飯吃的不知道有多少,尤其是美國國防預算二到三千多億美元(台幣十兆,一的後面十三個零,嚇死人了!),這些不完全是花在飛機大炮上,相關產業包山包海,你說那些產業界有誰敢不買聯邦政府的帳?有再多的黑幕,他們難道敢說?

第二,美國學者大部份在靠公家的補助,專案,或研究計劃在吃飯,這些經費如果不是來自聯邦,就是來自地方或是和私人混合。

你說得是,美國民間組織的確數量極多,但是實力(會員數及財力)真正雄厚的就是那麼幾家,而且大部份早已選邊站了,不是徧共和黨就是徧民主黨,有少數中立的,較老牌的譬如League of Women Voters,但是所謂中立,就是兩邊都不得罪!問題是今天美國政府,不是共和黨就是民主黨,你兩邊都不得罪,那還有什麼監督功能?

我有注意到,美國月亮真的是比台灣的大和亮,不過那是一個天文和地理的現象。美國的政治和政府體制,落後原始,單一選區和總統選舉制度,就更不必提了。美國投開票制度,我只能說是離譜。那你要問美國為什麼強大?原因簡單,兩次世界大戰發的戰爭財,歐洲大量資金和人才的移入,改變了社會的人口結構,提升了他的經濟力,一九六零年代黑人的民權運動,除了為黑人和其它少數族爭取到了政治平等以外,也同時解放了美國政府對言論和思想自由的壓制。但是美國人是一代不如一代,它現在靠的是。用著它的經濟力和財產,不斷吸收窮國的精英來為他們所用,來填充中間的階層和彌補專業人才的不足。

是的,美國的軍力是世界第一,這是每年近三千億美元軍費的結果,美國人口約台灣的十倍,你給台灣軍隊每年三百億美元軍費,你看台灣軍隊會變成什麼樣。但是美國在很多方面都已經不是第一流了。互聯網是美國軍隊發明的,今天台灣全島已經無線聯網,公共場所提供免費上網服務,日本全國已經鋪滿光纖五年,聯網速度快全美國最快的系統快五倍,美國到現在才開始在討論要怎麼去趕上。美國教育是世界失敗的典型,美國學生的人均花費,世界最高,學生程度卻是工業化國家中最低的,想要知道如何用最多的錢,辦出最爛的教育,到美國來看就對了。至於國防科技,英德法如果沒有比美國強,也不會比它差。生物科技,美國早已落後。至於美國和世界有得拼的項目呢,大半還要靠移民的第一代或是第二代在力撐!你到那個科學實驗室看看,有那幾個科學家的基礎教育是在美國受的?有一堆人連高等教育也在他們那「設備不足,觀念落後」的母國受的。

美國社會是庸才社會。你可以去看看他們怎麼學跆拳道的。跆拳道現在在美國非常流行,教練不少是從韓國來的或其它國家來的,他們本國的教練的技術水準也不差(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老師不是美國人),但他們的教學品質簡直令人吐血(稍為誇張一下,以示其嚴重性。)我看過了幾個道舘,場地是不錯,設備也不差,但像他們那種鬆散低效的教學法,在台灣早就要關門了。我只有高中時在台灣學過二個月的跆拳,都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教學效果的差勁和不嚴謹。這個現象不是單一個別的。

我現在和一群人在籌辦一個「公有私辦」的中學,我到之前,他們已經計劃了三個多月了,其中每個人都是一堆頭銜,大有來歷,還有什麼教育專家,大學教授等等。我共去開了三次會,三次會都像是聊天會,浪費我的時間,想發言還要用搶的,你不知誰是主席,也看不到議事規則。我一肚子主意構想,連說話都沒機會(這些人真是會搶說話,而且少有舉手發言的習慣。)

十月份他們送出了計劃申請書,寫了一大堆東西,冠冕堂皇,看起來很嚇人,仔細一看,內容空洞,連最基本的課程計劃,財務分析,學生管理辦法,教學安排,成績評量,招生方式,年級安排等等不是一語帶過,就是根本沒有。上個月底結果出來,沒有通過,我開始發炮攻擊,很客氣的把他們痛駡了一頓,要求全部重新來過,採用最高的標準自我要求。還好這個學校沒有通過,否則不知會辦出什麼樣的學校來,結果我們那位教育專家,大學教授竟然說那份計劃是他參與籌辦各個新學校十五年來最有力的計劃,意指之所以沒有通過,是被政治作掉的。

我寫了這麼多美國的壞話,不是要証明美國有多差,美國(或是其它國家)還是有不少值得借鏡的地方,我想指出的事,不要被表面的一些假象所蒙敝了。也不要認為自己待在美國多少年就真的看到了什麼。我們那位美國教授,搞了十五年的學校,還不是連最基本一個學校該有的東西都不知道要設計。我和他談日本學校,他也說他到過日本,還對日本教育評論,他還大言不慚的說日本也是要來學美國的教育才行,而且堅不承認各種國際比較顯示美國學生素質是工業化國家最差的的結論。美國人有愛國主義,台灣人有自卑情結,看別人看自己都看不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76755
台灣和美國的民主機制及運作
    回應給: 受氣包(ubhuang)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在美國住了26年,於1993年回台。我雖然沒有投票權,但我相當注意美國中央(聯邦)及地方的選舉和(美國)社會上一般的政治行為。在你列舉出你的判斷標準前,我無法評論「美國的民主是假民主」這個命題或判斷。

但你認為台灣民主機制或運作的水準,比美國民主機制或運作的水準要高,我不能不說你犯了瘌痢頭的兒子是自己的好毛病」,或你對美國社會的政治行為和制度缺乏了解

例如,我不能說美國沒有買票做票的動作,但我能說和台灣相比,在比率上大概至少是1:100。美國也很少有公權力介入選舉的行為。這兩點不是因為美國人比台灣人成熟,而是因為:

1.  美國的制度制衡功能上比較有效。美國所謂三權分立,表現在地方政府的法官和檢察官也是由民選產生,依據法律行使職權,完全不受行政或立法部門節制。聯邦政府的法官經總統提名,但需經國會(參議院)同意,不完全受行政部門節制。

2.  美國社會比台灣社會多元化,媒體比較不受政府控制。監督政治行為的力量、廣泛度、和效能,完全不是台灣媒體所能比較於萬一。

3.  美國社會中產階級的實力比台灣社會中產階級的實力雄厚,學者和一般受過進階教育的人,靠政府吃飯的比率和台灣相比,大概至少是1:50。專業組織,如工會、公會、學會、或商會的數目眾多,實力(會員數及財力)雄厚。所以,監督和制衡政治行為的社會人士,不論在人數比率上、頻率上、效力上都遠比台灣的社會人士要高。

至於其他社會、歷史、和文化上的因素,就不是我有能力討論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1476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