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訪客簿/
字體:
訪客簿 我要留言 共有 4,124 則留言
頁/共413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實證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目前電子媒體遇到的瓶頸:

1,電影比網媒舊(戲劇不一定,因為有些台劇、華劇首播在CABLE)

2,台製綜藝節目空洞和低俗化,外購的尚可(相對網媒可選取更多各國綜藝節目)

3,新聞太慢,而且一直重播。

政論節目不管是直播或帶狀,早已被網媒吵完和討論爛的話題的。

名嘴大多新聞、法政背景,很多專業性政策難以專業討論。

網媒可能會有更多各領域專家參與,資訊層面更廣。

(各有線新聞台紛紛採網路直播,但內容、型態不變,還是一樣。)

至於十幾年前被有線電視打爛的平面報章雜誌,在切入網路版後,雖和純網路報模式、型態有段差距,但至少維持住局面。

不管是無線或有線電視,由於投資在硬體建置成本過高,全然轉向網媒的困難度也高,而且模式不同。

反觀傳統的平面媒體,本業投資不大,沒有轉型包袱和資金壓力。

以大型集團來看,如加入新世代新血,投入部分網媒的討論、評論方式,再保留一些傳統平面媒體的元素,是有機會成為另類網媒。

舊時代的人事物,如適時當入新元素,是有機會新生,發展獨特模式。



實證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近來政壇傳的可頌配,不管可行性或實質政治意涵。以兩陣營解構來看,白目陣營知名的是對老人不友善,把常態性的老人津貼砍了,轉換成輔選性質的老人旅遊。

柑仔黨則是讓以前參與過的大量青年感到被漠視、羞辱和不舒服。

假如兩者折衷,白目陣營向柑仔黨學習尊重老人,柑仔黨向白目陣營學尊重年輕人和如何相處。

兩個陣營都會進步。

白目陣營的網路能力是頂尖的,柑仔黨較弱,這方面無法合作(白目陣營網軍會精神崩潰,認為被拖累。)

白目陣營雖人才流失不少,但又有大量新思維年輕人加入。

柑仔黨近年大量流失的是年輕人,2015後加入的是中老年人。

(兩者的思維和網路能力由此可見。)

白目陣營“敢用“著稱,新人、素人只要想法夠強,都可重用,任其發揮和出名,獲得榮耀。

柑仔黨黨工、助理往往看到年輕人創意,則是想收割,掛自己名字。(沒有智財權和尊重創作者的概念,不尊重和遵守法律。)

收割不成就排擠,等人才流失後再模仿,結果抄得四不像,又被社會上新世代笑。

2015後加入柑仔黨志工的人,雖願出錢出力,但程度實在有限。

很多是擠不進兩大黨的中老年人,想在小黨搞點名堂,所以面對兩大黨或新興小黨,完全沒戰力。(談政治的程度和搞網路都不行,少數還鬧事。)

黨工、助理和社會脫鉤,志工程度有限,還是只能靠少數議員撐住基層,黨魁剩餘魅力撐住政黨票。

白目陣營在2018選後觀察各黨消長,再選擇和各黨合作的排名和比重,同樣白目陣營2018得票也影響未來進軍大位氣勢、與各黨談合作的籌碼。

鹹濕黨和白目力量很像,年輕人多和網軍強,鹹濕黨又有5%可推薦總統參選人。

但推薦白目陣營等同自我毀滅。

柑仔黨在新世代選戰模式不具優勢,但需要新血方面和白目陣營契合,又有5%可推薦大位參選人。

兩者的最大的問題是支持者年齡層、屬性和想法差異太大。

反正還早,先等2018選完,再談2020。



實證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今年北部百里侯之爭,首都、第六都和風城市的情勢穩定。

風城縣本是藍營穩贏的局勢,被白海豚玩到爛,現在資進黨機率提升。

比較膠著的是最多人直轄市,一般電子媒體和政論八卦名嘴只談兩陣營候選人的變化和消長,多數沒能力作逐區討論。

該直轄市多數以本土人士為主,除了既有的地方士紳、大家族和地方人士。

數十年來台灣北部經濟發展,新北和桃園是大量南部人士打拼、安身立命和成家立業的地方。

從小生意人、勞動階層、道上兄弟或各種形形色色行業都有。

本土味和草莽性非常重,兩大黨地方黨部也是和各階層結合。

(同樣鹹濕黨在全台發展地方黨部時,也是和各種勢力結合起來,所以高屏和第六都才出狀況,被環保黨議員有機可趁,痛打一番。)

其中外省人比較多的是雙和和新店,中和的草根性略勝過永和。

近年外省第三代、太陽花世代紛紛參選,對藍營在這三地造成一些威脅,必須要有應對措施。

新店本是深藍選區,鹹濕黨和以植物為名的黨近年由當地青年深入扎根。

藍營議員中,如平時不夠勤快、基層不夠深或服務不夠好的議員,要注意了。

北二高交流道至天主教醫院之間,鹹濕黨的攻勢強勁附近三四個現任里長,有一兩位已告急,間接影響市議員選情、局勢。

新北本來十年來由兩大黨拉鋸的情勢,近年鹹濕黨加入,是否影響市長或總統大選選票板塊,很值得觀察。

永和近年版圖變動不大,中和本土性高一點,獨派挑戰機率高一些。由鹹濕黨2016推人後又因故退選,2018又推議員參選人可看出。

柑仔黨在2008向藍黨繳械後,全台幾乎沒有組織。

創黨初期很強的最多人直轄市,2014重新檢驗基層實力後,慘不忍睹。

但2016稍好一點。

新北是柑仔黨、鹹濕黨兩位主席住所。

前陣子鹹濕黨中和參選人的一場在地方上與選民的座談會,有幾個穿橙色衣物的民眾參與。

當天該黨主席在場,一開始幾位橙色衣物的中老年人(45-70)帶有踢館味道。

該黨主席一開始錯愕和不悅,很快回過神,立刻說明自己黨的理念,後來漸漸說服橙色衣服的幾位中老年人,認同他的理念。

後來雙方快樂的合照。

(該場部分內容有直播。

該選區似乎也是柑仔黨有些幕僚居住地)

這種情況在近年非單一事件,2006-2008柑仔黨大裁撤,回歸藍黨,各縣市支持者沒人維繫。

2008後,南部大量幹部或支持者回歸藍綠。

台中的中年人靠向藍營,2012-2018台中年輕人持續投向鹹濕黨,成為支持者、網友。

(所以地方黨務據點並不只是被中央黨工、助理污名化的喝茶聊天,而是維繫支持者,不被別黨挖走。

類似軍事上的“實質佔領“,軍隊打下土地,要駐軍鎮守。幫會開堂口、分公司,目的是搶地盤和宣誓主權。)

本來北部好一點,但2011復出以來,黨工、助理的態度和積極度令人不敢恭維。

2012-2013雙北年輕人多數往鹹濕黨移動,當支持者。

第六都年輕大多不玩政治,環保黨吸不到。

鹹濕黨在第六都還沒站穩,也吸不到。

2012-2014風城的青年分別往藍營和鹹濕黨移動,極少數到環保黨。

至於北部中老年人支持者:

首度的往藍營移動或不碰政治了

新北的早期的回藍營;近年部分不想到藍營,找了第三勢力的鹹濕黨當寄託和慰藉。

第六都早期志工團隊很強,近年對層峰失望,已淡。

風城市的中老年人多數回歸藍營;風城縣部分,法師黨積極想接收柑仔黨選票和參選人,也在社交網站挺宋仔,和柑仔黨對抗。

柑仔黨因為沒組織、陸軍,想搞空軍,但起步太慢,觀念和技術嚴重落後。

導致當下組織不如鹹濕黨,空軍更是天壤之別。

柑仔黨近年比較有效的方式為已故雨港大老在2012大選後環島的座談會。

或是現任組織負責人2017在多縣市的座談。

志工型的中央幹部,不會計較貼錢或犧牲假日發展黨務。而有給職的大多不願在假日做黨的事或沒有出差費用下跑各縣市維繫支持者或和地方幹部交關。

長年貼錢出力的不受重視和受尊重度不夠,使得能發現關鍵問題和解決的志工逐年流失。

近兩三留下志工的雖熱情,但多數對整個社會或政治圈概念薄弱,常喊一些同溫層自爽的話,但無法吸引圈外的社會大眾,甚至被笑。

(與極度封閉、隔絕於社會的中央黨工、助理類似,但志工積極性較高。)

前幾年較具思想、有政治概念或社會敏銳度強的大多遠離。

(所以近來號召一些網路的活動,黨工、助理或志工,想參與的人沒能力和各黨對抗,有能力的沒興趣。)

而北部看似選情穩定的首都,現任市長連任機率不低。

其實問題在兩大黨被白目力量高超的選舉手法和兇狠的網軍搞昏了。

完全無法靜下來看市政明顯的問題。(例如很多政務官非文官體系出身,或非工程背景。

在和廠商接觸時,為了顯示自己清高,反而成了刁難承包廠商或申請開公司、建案的企業,形成擾民。

以新加坡為例,公務員在合法的前提下,盡量服務廠商和便民,才有如此強大的貿易業和全球頂尖的金融業。)

首都選戰兩大黨完全被白目力量的選舉花招和、技和強大網軍巧迷惑,完全無法看到市政問題。

完全沒制衡能力和戰力!

(雖連任機率高,但得票率會影響未來進軍大位的氣勢和基礎。)

至於風城市現任者的高民調,主因是風城地區竹科為主的產業生態,外地人和小家庭居多,執政者猛辦文康或親子活動,讓異鄉人心靈有所寄託。

但忽略基礎建設,變相成為“康樂股長“。

前幾天現任議會龍頭的市長參選人,活動中提出現任百里侯把不少中央撥的道路和高架橋預算刪除,改成辦親子、文康活動。

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風城因為土地小,又有竹科上下班車潮,交通急需改善。

道路預算改成玩樂,問題非常嚴重。

可惜議會龍頭班底是草根、草莽型班底為主,宣傳能力太弱,建設性議題也無法擴散。

其實風城大有可為的鹹濕黨可以打這個議題,但完全沒動作。

這次選戰鹹濕黨沒推市長人選,就已便宜現任者。策略上只打資進黨議員參選人,以利自己選情,但對市長選舉完全放水,真的很難看。

無法制衡現任百里侯,投鹹濕黨的意義何在?

不監督市政也會影響鹹濕黨選情。

另一角度看,風城市百里侯和議會龍頭系統翻臉,雖無傷市長選情。但議會龍頭系統不少本來2016是小英支持者,如此一來,2020風城市百里侯將害小英喪失這一塊選票,變相幫藍黨或騜助選。

※由首都和風城市的情勢可看出,並不是當選機率高的首長就不用監督,放棄公民權利。

雨港選情部分,藍營提名爭議,但綠營欠缺話題。

第六都選情看似現任者穩定過關,所以不參與競選過程,由情同父子的小黨議員攻擊對手。

看似下駟對上駟,實則為2020立委前哨戰,到時立委選舉應是這兩位一老一少(藍黨立委與環保黨議員之戰。)

風城縣部分,假如四組參選人形成,法師黨選上機率頗高。法師黨勢必大量挖藍黨樁腳,藍黨在當地難以翻身。(類似1994黃黨創立、2000年柑仔黨創黨時情形。)

所以藍黨國會黨團反應很快,安撫現任立委,形成三組人馬態勢。

三組人的情況,資進黨機率較高。但風城縣藍大綠小,未來整合成功還是有機會上。

如讓法師黨竄起,未來藍黨地方上版圖將不斷被侵蝕和挖牆角與縮小。

三組人馬下,藍黨候選人民調不高。法師黨候選人父執輩早年是資進黨候選人父親的其中一個手下和幕僚,地方政治實力上根本不是對手。

(法師黨候選人的票源最多在竹科人多的竹北,頂多一部分的新豐,其他鄉鎮市非常有限。

立委時期的高票除本身高學歷,多數為藍黨組織票,退黨就失去了這些票。

其政治實力完全被搞不清狀況和炒新聞的台北媒體過度誇大渲染,顯得不真實。)

就算這屆資進黨拿下,下次藍黨有機會拿回來。

一旦藍營出身的小黨拿到,藍綠生態解構,對藍營極為不利。

從多年前的國會減半,到2016“不要投給小黨“都可看出兩大黨和週邊小黨是“側翼“、“盟友“、或“敵人“間的微妙關係。



實證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開放黨禁以來,數百個政黨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很多已經營二、三十年,創辦人或團隊大多年事已高,仍以年邁的身體奔波,推廣自己的理念。

雖選舉幾乎沒上,社會上沒什麼人理睬,但數十年如一日。

第一個闖出名號的是中華社民黨,精英式政黨在草根式選戰並不順遂,沒幾年就與黃黨合併。

1990年代的黃黨是第一個有“第三大黨“、“第三勢力“架勢的政黨。

其實黃黨、環保黨和學運教母黨創黨的模式很像,都是歐洲式政黨。

類似全國委員會的組織是最高決策機構,採合議制,各委員採選舉產生召集人。

(但台灣環保黨的各職務名稱多為中X委,比較像兩大黨,也就是列寧式政黨。)

黃黨走下坡是在90年代末期的內訌,數位創黨大老都想將自己定於一尊,有些學者第二代人馬鬥掉創黨政治明星。

在政治明星遠離後,人氣下滑,路線之爭不斷。

直到現任黨魁將路線定在紅統,把合議制的召集人改成列寧式的黨主席,才穩定下來。

雖遠不如早年聲勢,但至少比90年代末至千禧年初期的紛亂來得好。

至今訓練出的三劍客也是政壇最強的青年組合,也成司法手段追殺對象。

第二個比較像樣的第三大黨是2000-2005的柑仔黨。

創黨適逢黃黨內訌後,吸收大量黃黨人士。

(類似後創立的鹹濕黨想滅掉先創立的環保黨一樣。)

2004二次大位失利,2005和貪腐元首見面,2006首都的低票,都是加速黨縮小的原因。

其實柑仔黨在政壇各小黨間,無論是成立數十年的各黨,或近年成立的新興小黨,有一個評價。

柑仔黨高層和支持者自己完全不知道,(兩大黨有些人知道)

就是2008向藍黨繳械,談了不少不分區立委、公營事業董座、公法人負責人。

讓很多人覺得當初出來創黨,原來只是想打出名號,有了籌碼,再向大黨輸誠和繳械,原來只是為了換這些位置。

近年很多獨派或太陽花小黨、團體成立,不少都被拿來和柑仔黨相比,說成是為了打知名度而創黨,有了籌碼就回大黨或資進黨換位置。

導致很多小黨對柑仔黨不諒解,認為被其拖累,對柑仔黨也某些程度的輕視、鄙視。

柑仔黨的問題是做半套,假如當初全部回歸藍黨(包含黨魁,也就沒事。)但為了黨內不想入藍黨的人,黨魁沒回去。(如綠營出身的副黨魁或認為回去沒空間的黨工、助理。)

或是任由2005-2007的自行回歸潮,但沒有2008的官方大回歸。各界還認為柑仔黨是堅守立場、信念和價值的政黨。

社會上任何領域都一樣,做半套或兩面討好,往往兩邊都得罪。

近三年因太陽花出現不少新興小黨,(或靠太陽花復活的環保黨)他們之間和資進黨的競合關係,讓人想起2000-2004泛藍大聯盟到後來翻臉。

類似對岸古裝劇“美人心計“最後一幕,太后看著新進宮的姑娘們爭鬥,想起自己年輕時的事。

歷史是不斷重演的,從別人的故事學到教訓,避免重蹈覆轍,算是一條安穩的路。



龍女CHANG, HSIU-FE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592653141


龍女CHANG, HSIU-FE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592653141


阿拉私家零治靈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美式垃圾資本主義=Land of Opportunists 騙吃拐幹非人賤民階級機會主義狗男女*的樂園

啥會是這個機會主義狗男女之燈塔國(Bacon Beacon)的Final Destiny?!

忽喇喇(911 New York Twin-Tower).....昏慘慘(紐約世貿大廈傾倒,煙塵迷漫不見天日周邊過萬人致癌)....

You can bet on it!

*啥是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 問美洲原住民(印地安人)最清楚:"咱們看這群來自老歐洲的非人賤民階級狗男女快活不下去了,教他們在咱們的肥沃土地上種植玉米並獵食火雞維生,這群歐洲非人賤民階級,卻反過來鳩佔鵲巢,搶佔走咱們居住了萬年的肥土沃地,還Brazen厚顏無恥的聲稱發現美洲新大陸,賤人多矯情,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堪稱:頂級賤民,賤中之賤,天生罪犯born criminal ,be-a-con man= con a conman(波士頓茶黨搞抗茶葉稅,白人賤民竟然還化裝假冒咱原主民(印地安人),萬一失敗還想嫁禍給咱們原主民..........."

Yet, they called themself a Be-a-con (叫自己bacon 還差不多),天生厚黑Born Brazen-Mafia,中國厚黑學落後美國(從北美十三州算起)起碼三百年......



阿拉私家零治靈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美式垃圾資本主義=Land of Opportunists 騙吃拐幹非人賤民階級機會主義狗男女*的樂園

啥會是這個機會主義狗男女之燈塔國(Bacon Beacon)的Final Destiny?!

忽喇喇(911 New York Twin-Tower).....昏慘慘(紐約世貿大廈傾倒,煙塵迷漫不見天日周邊過萬人致癌)....

You can bet on it!

*啥是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 問美洲原住民印地安人最清楚:"咱們看這群來自老歐洲的非人賤民階級狗男女快活不下去了,教他們在咱們的肥沃土地上種植玉米並獵食火雞維生,這群歐洲非人賤民階級,卻反過來鳩佔鵲巢,搶佔走咱們居住了萬年的肥土沃地,還Brazen厚顏無恥的聲稱發現美洲新大陸,賤人多矯情,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堪稱:頂級賤民,賤中之賤,天生罪犯born criminal ,be-a-con man= con a conman, ......."

Yet, they called themself a Be-a-con (叫自己bacon 還差不多),天生厚黑Born Brazen-Mafia,中國厚黑術落後美國(從北美十三州算起)起碼三百年......



阿拉私家零治靈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美式垃圾資本主義=Land of Opportunists 騙吃拐幹非人賤民階級機會主義狗男女*的樂園

啥會是這個機會主義狗男女之燈塔國(Bacon Beacon)的Final Destiny?!

忽喇喇(911 New York Twin-Tower).....昏慘慘(紐約世貿大廈傾倒,煙塵迷漫不見天日周邊過萬人致癌)....

You can bet on it!

*啥是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 問美洲原住民印地安人最清楚:"咱們看這群來自老歐洲的非人賤民階級狗男女快活不下去了,教他們在咱們的肥沃土地上種植玉米並獵食火雞維生,這群歐洲非人賤民階級,卻反過來鳩佔鵲巢,搶佔走咱們居住了萬年的肥土沃地,還Brazen厚顏無恥的聲稱發現美洲新大陸,賤人多矯情,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堪稱:頂級賤民,賤中之賤,天生罪犯born criminal , con a conman, ......."

Yet, they called themself a Beacon (叫自己bacon 還差不多)



阿拉私家零治靈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美式垃圾資本主義=Land of Opportunists 騙吃拐幹非人賤民階級機會主義狗男女*的樂園

啥會是這個機會主義狗男女之燈塔國(Bacon Beacon)的Final Destiny?!

忽喇喇(911 New York Twin-Tower).....昏慘慘(紐約世貿大廈傾倒,煙塵迷漫不見天日周邊過萬人致癌)....

You can bet on it!

*啥是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 問美洲原住民印地安人最清楚:咱們看這群來自老歐洲的非人賤民階級狗男女快活不下去了,教他們在咱們的肥沃土地上種植玉米並獵食火雞維生,這群歐洲非人賤民階級,卻反過來鳩佔鵲巢,搶佔走咱們居住了萬年的肥土沃地,還Brazen厚顏無恥的聲稱發現美洲新大陸,賤人多矯情,美國機會主義狗男女堪稱:頂級賤民,賤中之賤,天生罪犯 ........


我要留言 頁/共413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