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命記憶的開始
市長:等待寂寞降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生命記憶的開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日記裡的回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生命(三十四)不變的戀人
 瀏覽664|回應0推薦2

等待寂寞降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安逸
vivijr

仲夏星燿,海天之際泛著一絲淡藍光。和平島、海、風,多麼熟悉的味道,多麼舊的記憶,多少年來唯一不變的...

一波波的衝擊,一片片的碎浪濕了髮梢,煙味夾雜著鹽味,心中也百味交雜,也正因如此我才又來這依戀的地方。踏足岩間,閃過的遊客,交錯的心靈,拎著鞋子走在淺灘,小孩戲水的嘻笑,偶漂過腳邊的水藻,不禁嘆了口氣...

拾起附在腳邊的水藻,往遠處扔去,看著它又隨浪漂了回來,起起伏伏,想起了自己漂泊的心,不自覺又黯傷起來。

走過已成游泳池的廢九孔池,看了四週才發現人群已散。夜更深了,半輪月光時而隱在雲堆,時而浮現海面,一時興起脫了衣服,濺起的水花,大叫了數聲冷,浮在池裡悠游仰望星月,魚在腳上輕啄時不禁嚇了一跳,隨後便笑了起來,任由它們的輕吻,這感覺真是奇妙,不由地心情也開心起來。游了一陣子感到水溫漸冰,一個人的泳池也有點冷清,拾起衣物走回車上,擦著頭髮時看了手機才發覺有未接電話。

『是她!』

心裡猶豫是否要回電,好不容易有的好心情又隨即消逝,最終還是決定不回電,不想再聽到舊情人哭泣訴苦的心聲...

點了煙咬在口中,坐在車裡腦裡還是浮現她的身影,為什麼?難道我居然會被舊戀情所禁鋯?我不相信,但又被這翻起的記憶攪得無奈萬分。

車進了龍洞停車場,坐在棧道上聽著海浪襲岸的吼聲,忽然想起一個人,不知她睡了沒,電話響了兩聲有人接起。

『睡了嗎?』

『還沒!』電話那端的聲音聽起來感覺她精神還不錯。

『阿旻?』她不確定地問著。

『是啊,有吵到妳嗎?』

『還好,你在外面?海邊?我可聽到海浪的聲音。』

『妳猜對了!我正在游泳。』答著她時不禁一陣奸笑。

『瘋了?』她也笑著嘻落我。

『差不多了,怎麼妳也要來瘋一下嗎?』我回敬了她一句。

『不了,那是你的專利,我不敢僭越。』說完她大笑了起來。

一時接不上,看來耍嘴皮子我是贏不了她。

『有心事?』她收起了笑聲正經地問著我。

『有也沒有,只是想到好久沒有點播歌曲了,明天妳上工時幫我播首歌吧!』其實心裡也不曉得為什麼想播電話給她,隨便找了個理裡由搪塞過去。

『是嗎?好吧!想聽什麼歌?』她帶著懷疑的口氣問著我。

『不變的戀人,若有這首歌的話』

『給誰?』

『海!』

『我知道了!我們是同樣的人...』她落寞的口氣似自言自語說地說著。

感覺她心情變了...

『美?』

『我很好!我儘量找,若找不到也會找一首適合的歌,幫你點播給「海」。』

她雖然笑著說,但我卻感受到這笑不過是個偽裝...

『也給妳!』

她聽了後又大笑起來,聽著她關懷地叫我早點回家,結束了對話,又回到只有海和我的寂黯。

飄著薄霧的海平面,不見晨曦曙光,唯有隨風忽大忽小的漁船引擎聲,這裡是北海一角,也是我和她定情的地方。嘴角不禁一陣苦笑,不論是她後悔選擇還是選擇後悔,都已經過去了。天底下可有不變的戀人?天底下可有無悔的情愛?日漸昇,心漸沉,不明白,沒答案實令人困擾,吸了口煙遠眺著讓心逐波...

回到台北,稀鬆的車輛,除了偶見掃街工外難見行人。清晨的芬芳在忙碌的工作中我几乎忘了這味道,熄了煙享受著不受污染的氣息,心也清淨了許多。

躺在柔軟的床不知不覺睡著,被電話驚醒已是近午了。

『阿旻?』

『我是,阿美嗎?』揉著惺忪的眼睛坐了起身。

『几點睡啊?吵到你了嗎?』

『沒有,妳上節目了啊?』

『是啊,等一下你要打開收音機,我第一首就要要幫你點播。』阿美笑著說。

『妳有找到我說的歌名的歌?』我興奮地問著阿美。

『等一下你聽就知道了!』阿美詭異地笑著說。

不甚解地正要再問,只聽到她說要忙了,掛電話時不忘提醒我快打開收音機。

『你身邊的女人總是美麗,你追逐的愛情總是遊戲,在你的眼裏我是你可以對飲言歡的朋友...想做你不變的戀人,想做你一世的牽掛,想做的不只是朋友...』

聽到收音機裡播的歌,是黃小琥的「不只是朋友」,心裡湧起了一陣痛...

阿美身邊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而她也沒有好好停下腳步看看是否有可以不只是朋友的好男人,把自己和不存在的戀人扣在一起,而想到她播這首歌的用意,不禁搖搖頭嘆氣,是給我也是給她...我們身邊都有可能成為「不變的戀人」的人存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445&aid=1057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