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維納斯的世界
市長:何心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維納斯的世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愛的模樣(3)
 瀏覽1,453|回應0推薦1

何心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何心

3.
小曖的母親是一位小學老師,小曖的父親是一位公務員,兩人的認識也是在大學唸書時,經歷了長期的愛情慢跑,在眾人的期望下結婚了,結婚一年後,母親懷有小曖,懷孕使兩人之間的情感起了變化,父親就是在這時候開始有外遇的,母親並不是沒有給過父親改過自新的機會,為了小曖,母親也只能包容父親過去犯的錯,小曖誕生後,夫妻間又恢復往常的甜蜜,但當母親再次懷孕時,父親又犯了同樣的錯;當時,母親接到一通女人打來的電話後,就帶著小曖忿怒地去找父親,就在途中,小曖和母親發生車禍,小曖被車子撞彈到遠處,索性只有幾處擦傷,但母親卻倒在血泊中,血液緩緩地從腹部順沿著母親的腿流下,母親掙扎地張開眼睛,痛苦地呼喊著:「小曖!小曖!你在哪裡?」

小曖當時只有五歲,看著母親流了那麼多血,她真的獃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內心充滿恐懼感;記得那段期間,母親常兩眼無神坐著發呆,不一會兒就流下淚來,小曖看了就擦著母親的淚說:「媽媽,你怎麼在哭,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去打他的屁屁,叫他不可以惹媽媽傷心。」

母親聽了緊緊抱著小曖,一言不語,哭得越是厲害。自此之後,父親就沒跟他們母女兩人住在一起,等小曖慢慢懂事後,才知道母親和父親那時已經離婚,而促使他們婚姻決裂的原因,就是父親外遇女人打來的電話,引發了一場車禍導致母親的流產,而那一幕母親躺在血泊中,血液緩緩地順沿著母親的腿流下,痛苦地呼喊著:「小曖!小曖!你在哪裡?」似乎停留在小曖的記憶裡,永遠揮之不去。

自從小曖懂事之後,總是特意和父親保持一定的距離,對於父親總感到生疏,直到小曖接觸到她生命中的第一段戀情時,小曖突然想瞭解父親和母親認識、戀愛到結婚的過程,但每次和母親談起這個話題,她一定默默不語,進而兩人的心情變得很沉重,小曖也只有從父親那著手。

小曖到過父親那幾次,父親住在一棟老舊的公寓,走進公寓即可嗅到混濁的雜味,令人很不是舒服,每次父親知到小曖要來,一定將房子收拾的整齊,原本到處散落的衣服、報紙,廚房裡洗碗槽中,錯置的碗盤、凝固著難以洗去的油膩,都成堆成堆的歸位,稀疏微落的陽光從窗外射進來,晦暗的光線中,正可清楚看到空氣中粒粒躍動的塵埃,這個老父親似乎被埋沒在歲月的塵埃裡,已經許久沒人記得他了,直到小曖想起他來。

當小曖問起父親:「他和媽是怎麼認識的?」父親打開一只塵封的舊皮箱,裡面放著許多他和母親年輕時的照片,父親拿著一張一張的照片,開啟他塵封已久的記憶,從第一張照片,母親和父親決定交往開始,兩人第一次約會、牽手、接吻….等小曖出生之後的照片,照片背面並詳細記載著日期、時間和地點,並簡單地寫下當時的心情。

在父親還沒來得及開口,小曖已被父親長年收藏的這些照片所感動,他以為父親的生命中,應有其他的女人陪伴著他,這些照片應早就不存在了,看著這些父親、母親年輕時戀愛的泛黃照片,心中湧現無限的悵惘,不襟想問父親是否還愛著母親?為什麼還收藏的這些照片?為什麼當年要出軌?現在他的心情又是如何?

父親悵然的說:「我和你母親的認識是在民國51年的時候,那時我們都是大一同班的新生,對於任何學校裡的事都感到好奇、新鮮,而且是對於愛情,在那民風純樸的年代,大家的作風都比較保守,即時是愛和喜歡也不會說出口,僅有以含蓄的行動來表達,你母親當時可是班上受歡迎的女孩,因此,追她的人可是不計其數,不過卻在我熱情的一句『我愛你』的當面告白中,擄獲她的心,她也曾說,這麼多人追她,不是送花、寫卡片和情書,就是圍繞在她身邊獻殷勤,卻沒人說過這句話,這句話引發她的好奇心,她想知道剛認識不久的我,究竟愛她到什麼程度?為何能說出這樣的話?

唉~,或許愛情就是一場賭局吧!當你在選擇要愛哪個人的時候,就以拿上你所有生命的籌碼,在換取幸福,但你當時卻不一定能確定對方能給你真正的幸福, 就如我雖然真的很愛你的母親,卻還是做出傷害她的事情。」

小曖輕輕拍拍父親的肩,安撫父親激動的情緒,過了一會兒說:「你這麼愛媽!?又怎麼會做出對不起她的事呢?」

父親看著小曖,對她說:「小曖!你還年輕,可能還不懂這些,當男人慾望飢渴的時候,道德、婚約、愛和所有理智可以全部被吞噬掉,讓人完全變成一隻慾望的獸 ,這促成我和你母親之間難以彌補的傷痛。」

小曖終於迫不及待的脫口問父親:「爸!你還愛媽嗎?」
父親無奈的說:「唉~,愛!當然愛,但我又有什麼資格在愛她?」此時他的眼
框隱忍著淚水,停頓一會兒說:「我愛她卻忍不住一時的慾望,她永遠想不到愛她最深的人,卻也是傷害她最深的人 ,你說我有什麼資格再愛她?請求她的原諒?或許我愛她最好的方式就是離開她,讓她不要再受傷害。」

小曖看著父親黑白摻雜的白髮,記憶歲月痕跡的滄桑皺紋,眼框中含忍著無限懺悔的淚水,小曖的心緒飄忽不定,她不知道自己剛說什麼?自己能說什麼?愛情對她而言,就好像上下起伏的浪潮般飄忽不定,難以捉摸,她甚至不瞭解既然的愛對方又為何要折磨對方,愛情不是你愛對方,對方也愛你,如此而已嗎?既然愛著彼此,就更不可能傷害彼此了,不是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716&aid=1000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