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煢樓讀書瑣記
市長:徐江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煢樓讀書瑣記】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十二樓書記】愛書的姿態
 瀏覽1,352|回應0推薦1

徐江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809666

  在林行止的文章裏讀到一段話,與書有關的,雖然還不到藏書的程度,林行止還是點出了某種與書之間的微妙情緒:「愛書人都說好書有如情人,你對她的感情濃得化不開,你和她擁抱、一起上床,帶她去旅行;即使把她們放在書架上,亦不時取下摩挲翻閱……。可是,如果她人見人愛,價錢高得叫人無法抗拒,情人便可能『價高者得』。」

  前不久才和朋友聊到對待書的態度,如果是以前,是不可能借書給別人的,因為實在沒有把握別人會怎麼對待書。每回要讀書前得先洗手,擦乾後拿起書本,先讓書騎在右手虎口,用大姆指及其他四指分別撐開書頁,以避免書背因為過度重壓而出現折痕。翻書時用左手大姆指翻動書頁最底下或上方的部分,以姆指及食指翻動,避免與書頁有太多接觸。後來讀了Anne Fadiman的《愛書人的喜悅》中寫到對待書的態度,她寫道:「法第曼家族信奉的卻是肉體愛。在我們看來,一本書的字是神聖的,但至於承載字的紙張、封皮、厚紙板、膠水、穿線以及墨水,充其量不過是容器罷了,你不妨隨興所至並隨遇而安地安置你的書,算不得是什麼褻瀆神聖干犯天條。磨損得厲害非但不表示大不敬,還是有肌膚之親的證據」。

  這才恍然大悟,書真該要讓人享受的應該是裏頭的知識、情緒、思維、感動,書以書的形式存在,只不過是一時的存在,要經過閱讀後消化吸收,成了人理性或智性思維體系的一部份後,書的存在才得以彰顯。以往把書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翻讀的態度,就像是Anne Fadiman所說的「宮廷愛」,非但沒有讓書具體實踐他存在的意義,反而只是注重他的外表,和對人美醜的評量,如出一轍了。

  所以要善待書,就該仔細思量自己在意的到底是什麼?是書一如從書店買回來時一塵不染光鮮的外表?還是書透過閱讀後所產出的抽象知識?對於書的痴狂到底是只在意對書的「佔有慾」?還是焦慮於自己到底能有多少時間讀多少書?依照傅月庵的說法,「擁書」與「讀書」是不同的。於是,買書與愛書其實還是有差別的,買書可能只是衝動,愛書也會是衝動,但還是會有程度上的差異。常笑說讀書的速度永遠趕不及買書,是對坐擁書城的渴望,但是否有時間把書讀完,那又是另一種因書而生的焦慮了。

  年初《Net and Books》做了兩本專刊,標題分別是《閱讀的狩獵》與《書的迷戀》,是把讀書與藏書分開來談,前者談閱讀行為,後者談對「書」的痴狂,就是兩種對待書的態度。這也就回到一開始所提及讀到林行止的那段話裏所隱含的意義,對書的愛其實也很容易移情別戀的,當書不再只具有閱讀的價值,而存在因交換而產生的實質利益時,讀不讀書已經不重要了,在乎的也是書的外貌,品相,身價。閱讀也就消失在對價值的在意上了。

  自己還不到藏書的程度,所擁有的書泰半也只具有閱讀的價值,絲毫沒有增值轉手的可能,於是那無味的「宮廷之愛」也就沒有必要。只是多年前對書的迷戀態度一時之間很難改過來,要像李敖那樣把書拆了來讀,說什麼是辦不到的。隱約心中還是信奉著堅守的信條,對書的尊重,植基於對知識的尊重。所以,要真去以折角拆書當成是解構書消化書的方式,還是會去選擇必要的替代方案:小心一點翻動,但不到影響閱讀心情;寧願讀慢一點,也不願為讀完書而讀書。對我而言這已經算是大進步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664&aid=1168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