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煢樓讀書瑣記
市長:徐江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煢樓讀書瑣記】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十二樓書記】重逢的喜悅
 瀏覽657|回應0推薦1

徐江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房純輝

  是個偶然的重逢,在就在離開書店之際。午夜前的書店裏依舊是人來人往,幾個打扮入時的少女穿著灰色及膝像約好似的聚在放滿耶誕卡片的網架前面,似乎商量著待會要到那裏遊樂。更多的是藍色緊身牛仔褲一付帥氣打扮的情侶倚在開放式的書島前翻讀作家們的寂寞心靈自白,時而情話綿綿的打情罵調,率性的模樣經常令人誤以為書店不過是調情的佈景,物我兩忘的自顧自沈醉在愛情的浪漫裏。在幾乎只能摩肩擦踵閃身而過的書店中庭裏依舊恣意散放著低迴的歌聲,似乎大家都各自擁有來到書店的理由或藉口。兩側的樓梯左右兩邊各坐著翻讀會心書籍的人們,早已將書店裏一顆顆晃盪的心當成是街邊擦身而過的路人甲乙丙丁,此刻只有悄悄隱身在正閱讀著的故事情節裏。

  和妻是沒能趕上適當的電影場次,決定到書店裏閒盪,以消磨難得的獨處時光。沒把孩子的事放在心上,妻依舊流連在她屬意的生活餘暇區,專注於她最近熱中的主題。大抵該是瑜珈或瘦身之類的訊息,間雜著健康養生之類知識的攝取。我則四處遊移:先是到社會科學書區去,一排關於科希達及羅蘭.巴特新版及舊版譯作擺在最顯眼的位置,一旁則是最新出版的愛德華.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全譯本前三卷獨自堆成的立架。文學書區分別陳列著陳映真的小說及水牛新版的王尚義作品集,一個是重新被發現與重視的老派小說作者,致性而孤傲的挺立在越來越向資本主義路線靠攏的主流意識中,寧願當個過氣但依舊有所堅持的思想家;一個是早逝的老靈魂,早早遁入悲觀的人生晦暗面從留給那個時代曾經因此而惋惜的心靈深切的失落。就像是走過對人文主義熱情的古今實踐例子的並列,歷史的腳步倒是未曾減緩,留下深刻的文字留給後來無限的感懷。

  就在要離開書店之際,在一堆陳列著諸如希臘羅馬神話故事集之類像是書展的平台上,不經意瞥見追尋了許久就像莫名其妙消失在自己曾有的閱讀記憶裏的一本小書,就像是靈光一現的閃動在眼前。是陌生的封面,黃色中黑體打上黑色陰影的幾個不算大的字清清楚楚的印著「原名:沒有人寫信給上校」。是那個馬奎斯剛拿到諾貝爾文學獎至高無上榮耀的年代,曾經瘋狂的買下志文出版所有有關馬奎斯的作品集,包括《百年孤寂》、《獨裁者的秋天》及當時以《沒有人寫信給上校》為書名的短篇小說集。早不記得那篇後來被拍成個艷絕故事的《預知死亡紀事》到底是在那本書裏讀到,對於馬奎斯的記憶,只是乍看之下還真像個南美洲軍閥的馬奎斯閃耀在小說情節裏神采飛揚想像力奔馳的華美神情。要命的是,那時只知道崇拜,卻不以為非得要把他的作品讀完,於是隨手一放的結果,根本就未曾將包括《百年孤寂》在內的任何有關馬奎斯的作品讀完,整整四年的大學生涯就過完了。

  更要命的是,這些書在一次次搬家的過程中悄悄的自記憶中退了出去,等到那天真想到要讀,才發覺竟消失的如此乾脆,根本就不給人追索的機會。

  有朋友建議到舊書店去碰碰運氣,殊不知買樂透從來沒中過獎的人運氣向來是很背的,馬奎斯的小說集從來也未曾再在舊書店中看過。在一次閱讀中國時報開卷週報的報導中更驚覺馬奎斯只除了時報出版的幾本作品外,並未正式授權任何出版或代理商在台灣出版繁體字版的他的小說,包括《百年孤寂》及任何志文曾經出版的作品在內。言下之意不就表示只要絕版就不可能再在台灣看到馬奎斯的作品,只因為馬奎斯對中文世界漠視版權的作法深惡痛絕,不肯授予中文翻譯的任何機會。

  這次志文重新排成較大字體重新出版,書名改成了《馬奎斯小說傑作集》,譯者楊耐冬新寫了篇介紹文章,版權頁上並沒有任何特別的說明,只新增了「重排版 2004年10月」的字樣。迫不及待買了下來,選讀了其中一篇標題為<這些日子中的一天>的短短的小說。牙醫與獨裁高傲的市長之間所展開醫病關係的交動,只覺得格外有味。綠色系的封面馬奎斯的頭像仍是主題,就像是與老朋友意外重逢,手緊緊捧著,就怕一不小心又讓它溜走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664&aid=115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