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76) 選舉﹐定期檢驗選民﹗
 瀏覽905|回應0推薦4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kkkking
Q000
badminton
mingji

銘記流言板 (176) 選舉﹐定期檢驗選民

去年 12 月 3 日「三合一」選舉前﹐我在《銘記流言板( 126 )一場檢驗選民的選舉》一文中﹐提出一個觀點﹕『 12 月 3 日的「三合一」選舉﹐與其說是「檢驗候選人」的選舉﹐不如說是「檢驗選民」的選舉』。

我非常高興看到去年「三合一」選舉的結果證明多數選民通過了一次檢驗﹐給執政的民進黨政權一次痛擊﹐但是這還遠遠不夠﹗好比 SARS 病毒﹐不徹底根除﹐永難復元﹐如同我們個人的健康狀況﹐必須定期體檢。

再過幾天﹐北﹑高二市的市長選舉又登場了﹐我要再次提出『 12 月 9 日的「北﹑高二市市長」選舉﹐與其說是「檢驗候選人」的選舉﹐不如說是「檢驗選民」的選舉』這個觀點﹐因為整整一年過去了﹐民進黨政權不但未因「三合一」選舉失敗而收斂反省﹐其貪婪蠻橫變本加厲﹐社會全民受害深重﹗ 然而﹐民進黨政權支持者﹐在陳水扁帶頭貪贓舞弊卻毫無廉恥的戀棧權位之下﹐不僅不要陳水扁辭職下臺﹐反而到處嘶喊「抓貪捉賊」﹗其無恥﹑無知之極﹐情形仍舊與一年前我在《一場檢驗選民的選舉》一文中所說的如出一轍﹐全無改變﹗

我在《一場檢驗選民的選舉》中說﹕

在野黨揭執政黨 1000 億元弊案﹐執政黨就揭在野黨 2000 萬元弊案﹔在野黨翻執政黨今年的失政﹐執政黨就重翻在野黨 10 年前已經付出代價的失政。

有台灣的選民﹐見到這黨說那黨有弊案﹐那黨說這黨有弊案﹐就不分清真假﹑比例大小﹑遠近輕重﹐看不出執政黨的「破綻」﹐就糊塗地說票投不下去﹐誰也不選﹐不去投票﹐因為這種選民的「高見」是﹕「兩黨都是爛蘋果﹗」結果呢﹖選舉照樣進行﹐就可能會選出了「兩個爛蘋果」裡的那個更爛的蘋果﹗ 2004 年大選時的施明德﹐就是這種選民的代表﹐所以我稱施為鴕鳥。

有台灣的選民﹐見到這黨說那黨有弊案﹐那黨說這黨有弊案﹐就不分清真假﹑比例大小﹑遠近輕重﹐看不出執政黨的「破綻」﹐看到誰爆對方的料夠狠﹐就認為誰高明﹐因為這種選民的「高見」是﹕「在野黨也不是好東西﹗」結果呢﹖就是執政黨再爛﹐也要再再再「再給執政黨一次機會」﹐ 2005 年的不少媒體人物﹐讚賞邱義仁不擇手段式的操盤抹黑在野黨是一種「遍地烽火﹑各個擊破」的「高超」本領﹐就是這種選民的代表。

月前﹐報導說﹐電視上政論性談話節目的收視率都大跌。我個人覺得﹐由某個角度說﹐這是陳水扁無能政權的一大成功﹐為民進黨政權打「遍地烽火﹑各個擊破」的「賤招」﹐奠定了社會的政治氣氛與道德基礎。

反對無能政權的談話性節目﹐儘管批評﹑儘管罵去﹐無能政權無賴到底﹐完全無動於衷﹐毫不反省改變﹐何況他也自有他的媒體資源和更強大的行政資源﹐反批反罵過來。

我罵你罵﹐整個社會大家一起互相叫罵﹐最後﹐不按比例原則﹐不喜歡分辨相對是非﹐沒能力看出相對善惡的「選民」﹐乾脆各打三十大板﹐丟一句鄉愿式的「五十步笑百步」﹐把節目關掉「懶得」看了﹐完成了自己道德價值取舍的救贖﹐再也不在乎無能政權是繼續無能還是無賴了﹐也就接受了無能政權。無能政權也就同時同化了社會。

這不正是陳水扁政權要達到的目的和正在台灣發生﹑進行的事實嗎﹖

這不是本人自說自話發明的「理論」。我舉一個現成的例子來說明這樣可悲的﹑向下沉淪﹑幾乎已經公式化的「同化現象」。

當「卵葩」一詞被堂堂外交部長陳唐山在媒體面前公開使用時﹐遭到社會無數反對者的痛批。這是公式的第一階段。

但是﹐社會上的支持「卵葩」者﹐發動種種的狡辯詭詞來美化「卵葩」一詞﹐賦予崇高的意義。陳唐山本人及民進黨政權當然從不認錯﹐更無改過之必要。這是公式的第二階段。

日前﹐輔選站台助講時﹐陳水扁一國元首之尊﹐破口大罵在野黨﹐「卵葩」一詞琅琅上口﹐已經聽不到什麼批評了﹐甚至沒有引起任何新聞注意了。反對「卵葩」者當然還在﹐也許一個也不曾少過﹐但不想管了﹐管不了了﹐不管了。這是「同化現象」終於大功告成的公式第三階段。

這些年來﹐這種向下沉淪的「同化現象」﹐日漸深廣﹐就因為台灣選民沒有主觀意識到﹐在自由民主機制裡的投票者是政治消費者﹐就如同在自由經濟機制裡的購買者是貨物消費者。

消費者的第一要務是保障自己的權益﹐不是擁護提供消費品者的權益﹔是避免自己權益的喪失﹐不是同情提供消費品者的權益喪失。

做為貨物消費者﹐如果在使用甲公司製品多年後﹐發覺質差價昂﹐換購乙公司製品﹐一年過後﹐就發現質差價昂﹐五年過後越發不堪﹐這時﹐有誰會接受乙公司的行銷策略說﹕「應該繼續使用乙公司製品﹐因為五年前甲公司製品還更爛」﹖

做為股票持有人﹐如果在由甲擔任該股票發行公司 CEO 多年後﹐股價持續下跌﹐換聘乙擔任 CEO ﹐一年過後﹐就發現股價續跌﹐五年過後越發不堪﹐這時﹐有誰要接受乙的戀棧自辯詞說﹕「應該繼續聘用本人擔任 CEO ﹐因為五年前甲使股價跌了 100 ﹐本人只跌了 99.9 」﹖

在台灣的投票人﹐做為政治消費者﹐為什麼要「一再」對粗製濫造政治產品的民進黨政權提供「一個」機會﹐來「消費」掉大家的「權益」和「另請高明」的機會呢﹖

在民主機制裡﹐沒有一定永遠在野的政黨﹐只有一定永遠在野的選民﹗民主國度裡﹐自主﹑獨立的選民﹐不需要永遠贏的政黨﹐但需要成為永遠贏的選民﹗

不管自己所支持的人當選了或落選了﹐人民一定要認清﹐在選舉一結束時﹐人民自己便「天然成為在野陣營的當然成員」﹐「所有選民」要「一體」嚴格監控執政黨或當選者的一切。即使當初票是投給執政黨的選民﹐也是當然在野黨﹐不是執政黨的附庸﹐這種身分的釐清才能使選民和被選者成長﹐政治體制民主化才克臻成熟。

在還處於民主政治開發中國家進程的台灣﹐做為政治消費者﹐投票人一定要運用僅有的力量 – 「選票」﹐再次讓政治權力輪替發生﹐讓表現欠佳的執政黨再去坐冷板凳反省檢討﹐「希望」輪流上臺的黨警惕﹐能執政得「好一點」﹐產生政治的「虹吸現象」﹐讓台灣執政水平由丁下等級進步到丙下等級也是好的。難道要告訴自己﹕「在野黨也差﹐就讓執政的爛黨繼續做下去﹗丁下變成戊下也行﹗大家一起死」﹖
有智慧的選民﹐對令人失望的政治現狀﹐除非選擇武裝革命「推翻暴政」﹐一定是「講究現實」的﹐不會在「現在」裡找「甲上的完美」﹐在政治上不去做「一個雞蛋的家當」式的大夢﹐一定懂得在「每次」選舉中﹐即使無法兩利相權取其大﹐也一定要做「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抉擇。不要說現在是丁下﹐如果沒有誰能「讓台灣一下子」就進到甲上﹐那麼「我」連丙下﹑丙上﹑乙下﹒﹒﹒也不要﹐甚至誰害台灣變成戊下﹑庚下﹐「我」也不在乎了﹗那樣的話﹐台灣就只有在過去的「反動威權」和現今的「反智民粹」兩極之間﹐永遠輪迴﹗

如果政治現實中﹐真的就只有兩個爛蘋果﹐當然還是要做選擇﹐從兩個爛蘋果中﹐我們為自己﹐就選一個比較不爛的蘋果﹗如果這是我們的命運﹐我們無法做逃避的鴕鳥﹗我們加以選擇﹐就是我們面對現實的智慧﹗就是我們的道德勇氣﹗

大家隨便看一下如今台灣社會的選舉情狀﹐只不過又一次重複我去年在《一場檢驗選民的選舉》所寫的現象。所幸﹐由去年到今年﹐還是看到了非常有意義的改變﹐除了在野黨於「三合一」選舉中勝出以外﹐最大的改變是來自我在《一場檢驗選民的選舉》一文中提到的「大鴕鳥」施明德所代表的綠色選民。

過去這些年﹐施明德即使對民進黨政權失望透頂﹐可是 2004 年總統大選﹐他情願遠赴異國﹐也不願把他的一票投給在野黨候選人﹐遑論替在野黨拉票。日昨﹐據報施明德卻對選民做了這樣的呼籲﹕

昨天傍晚在自囚前的記者會上,施明德更進一步表示,北、高市長選舉,是大家「為子孫投票」的機會,他呼籲將選票投給泛藍的候選人,但也表示他有許多朋友,向來投票取向都是泛綠,對藍軍實在投不下去,對於這些朋友,他也呼籲「至少投廢票」,這是符合良心的最好選擇。

當我三年前寫《銘記流言板( 67 )最大的鴕鳥 — 施明德》時﹐當我一年前寫《銘記流言板( 67B )施明德的剩餘價值﹐抵不抵得上「兩顆子彈」﹖》時﹐誰敢相信﹐有一天施明德竟改變到為泛藍候選人拉票﹖

我相信﹐施明德不曾讀過我在聯網的貼文﹐但我相信﹐施明德在他自我觀察﹑思考﹑反省的循環過程中﹐必然也想到了我在《銘記流言板( 38) 人民要力量(三) — 自由公民選舉網路聯》﹑《銘記流言板( 67 )最大的鴕鳥 — 施明德》二文中所陳述的簡單道理﹕落後國家在其民主進化過程中正如同其在經濟進化過程中一樣﹐必須隨時做「在兩個爛蘋果中選一個比較不爛的蘋果」之選擇﹐才是有智慧的﹑有道德的選民。

在落後國家中﹐如果人人渴望「繁榮經濟」﹐卻在經濟進化中﹐認為國民所得年均不能一夜之間達到 10000 元水準﹐那麼 100 元﹑ 200 元﹑ 500 元﹑ 1000 元 ...的漸增過程都不過是「爛蘋果」﹐如果人人渴望「永續民主」﹐卻在民主進化中﹐認為民主不能一夜之間達到歐美民主先進國家的水準﹐那麼再怎樣貪污腐敗再怎樣爛的「現任」執政黨也不必下臺﹐因為「過去」由於爛才下臺的在野黨也是「爛蘋果」﹐所以﹐不必再有「政權政黨輪替」了﹐這樣的愚昧思考邏輯﹐正好是對所渴望之「繁榮經濟」﹑「永續民主」所下的最烈鴆殺毒藥﹗因為﹐世上哪有落後國家一夜之間達到「繁榮經濟」﹑「永續民主」呢﹖

民進黨政權﹐自陳水扁以下﹐卻正是散佈以上那種愚昧思考邏輯﹑鴆殺「永續民主」的一群無賴﹗他們所希冀的絕非什麼「永續民主」﹐而是希冀民進黨「永續一黨專政」﹗

陳水扁一家貪贓枉法犯法干紀致遭起訴﹐不下臺罪己以謝國人﹐反藉到處查察其他行政首長的「貪腐」﹐期轉移目標。陳水扁以一國元首之尊﹐卻靠掀起「扒糞運動」自保﹐他保了什麼﹐又保的了嗎﹖難怪民進黨籍的屏東縣長曹啟鴻斥說「全國都瘋掉了」﹗

只是﹐曹啟鴻難道不知﹐是誰效法毛澤東因失政將失勢時在大陸發起讓全國都瘋掉了的「文化大革命」以達到轉移目標﹐而在台灣發起讓全國都瘋掉了的「文化大扒糞」以達到轉移目標﹖

想到陳水扁政權的禍國殃民﹐就不禁要凜然「呼籲」網友追隨施明德的「呼籲」﹐呼籲一向支持陳水扁政權的泛綠選民﹐投票給泛藍候選人﹐即使不願投給泛藍候選人﹐也絕不認可民進黨貪腐政權﹑絕不投給謝長廷﹑陳菊﹗

想到施明德所代表的綠色選民之轉變﹐就不禁要欣然浮一大白﹗

自囚》施明德:投不下泛藍 請投廢票

【聯合報/記者李志德/台北報導】 2006.12.06 03:17 am

施明德昨天自囚之前,呼籲台北、高雄市民在十二月九日投票時,「就算投不下泛藍,也請投廢票,不要給貪腐集團任何機會。」這是向來不談具體選舉議題的施明德,首度對北高市長選情表態。

施明德稍早曾經多次表示,十二月九日北高市長選舉,就是對陳水扁的「不信任投票」。

昨天傍晚在自囚前的記者會上,施明德更進一步表示,北、高市長選舉,是大家「為子孫投票」的機會,他呼籲將選票投給泛藍的候選人,但也表示他有許多朋友,向來投票取向都是泛綠,對藍軍實在投不下去,對於這些朋友,他也呼籲「至少投廢票」,這是符合良心的最好選擇。

然而如果投票結果不符合施明德的期待,施明德是否會率紅衫軍有所行動?對此施明德回答:「人民做的決定,人民要自己負責,我會接受人民的決定。」但施隨後又補上一句:「我對人民的選擇有信心。 」

【 2006/12/06 聯合報】

屏東縣長曹啟鴻:全國都瘋了

【聯合報/地方新聞中心/連線報導】 2006.11.24 03:35 am

審計部查出全國有十二位縣市長把特別費匯入個人帳戶,名列其中的屏東縣長曹啟鴻昨天直斥說「全國都瘋掉了」,社會各界對此話題炒過了頭。

高雄縣長楊秋興表示,首長特別費問題被政客過度炒作,陷入「只見秋毫,不見輿薪」的局面,再加上政客也見縫插針,模糊了焦點,甚至造成藍綠「相互毀滅」的困境。他說,全國的首長特別費每年頂多九億元,但拉法葉案的不法佣金卻被汙了一百七十多億,如今國人以放大鏡看首長特別費「沒道理」。

楊秋興說,民選縣市長都有面對選舉樁腳或選民的紅白帖應酬壓力,特別費根本不夠開銷,「要調查應從審計長開始調查起」,因為審計長每月有十五萬元特別費,但現任審計長蘇正平並非選舉出身,沒有選舉包袱,他高度質疑蘇正平如何報銷這十五萬元特別費。

嘉義縣長陳明文、嘉義市長黃敏惠都表示,特別費都是用自己的錢先支付,等到特別費核撥下來,才匯入自己戶頭,一切都依規定辦理。

台南縣長蘇煥智從九十一年九月起,將不需憑據核銷的一半首長特別費匯入薪資帳戶,他的特別費都由幕僚依慣例處理。蘇煥智表示,他不會要這種小錢,財產更是遞減,都是公共性支出。

彰化縣長卓伯源表示,他的特別費都由縣府主計室依法支用。

【 2006/11/24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44&aid=1979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