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洛白)夢引.撩心引情
 瀏覽1,652|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孤獨峰上,洛子商確定著幾日前由他送來這的白衣己經回轉魔劍道,尋到了正在吹風的風之痕跟難得沉默的靜立一旁的憶秋年兩人。

洛子商明白兩人也是為白衣之事在思索解決之道,他已經想到了方法,還需要借這兩人名望一用。

「白衣之事 ,我已經有辦法讓他脫離魔劍道。」洛子商一開口就成功的引起兩人的注意力。

「洛兄啊,是什麼辦法?」憶秋年對於在把白衣送來孤獨峰後就消失好些天的徒弟一出現就表示的辦法好奇的緊。

「奇藥苒命丹換白衣自由之身,借你們名望一用以保誅天不會反悔。」洛子商臉上有著比方才更為嚴謹的表情,關於白衣未來自由與否之事他認真非常。

「要我們陪你去見証是可以,不過苒命丹你有辦法到手?」上次他生辰洛子商就有送過一奇寶,這次他口中再道出奇藥之名著實讓憶秋年有些訝異他這徒弟來頭似乎不小。

「我會助白衣取得,有勞你們陪我走一趟魔劍道了。」洛子商沒多說明這部份的事,只是表明著欲立即前往。

憶秋年聽出他的不願回答,「好,不問這事,走吧。」

風之痕沒有多餘的表示也隨著他們離開。

**************

時間似乎是又過了幾天 ……

前些日的那場戰爭因副將盡職大軍凱旋而歸,誅天只是提問他消失去哪,在他答了孤獨峰之後並沒追究,魔劍道大軍勝戰的歡愉氣氛讓白衣這幾日能安靜的休息。

本來他是不想再回來……發生那種事之後,他明白回來這只是會讓他更痛苦,但若不回來,想必會替師尊會惹上麻煩,誅天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放他離開,他只能選擇回來……

時間的流動似乎是變的很慢,魔劍道的一切讓他覺得那麼的苦悶,他到底要怎樣才能在不拖累他人的情況下離開 ……

我會讓你離開魔劍道的 ……子商的話在腦海中響起,該去相信嗎?相信他能有離開這的一天?

「白衣。」看到愛徒鬱鬱寡歡的模樣,風之痕微攏的眉間有著顯見的擔心。

「師尊。」風之痕的聲音驚醒了失神許久的白衣。

「洛子商在大殿上,你隨吾來。」不擅表達關心的性格讓風之痕僅是表明來意的示意白衣隨他前去。

訝異風之痕的話意,白衣連忙跟著風之痕前往大殿。

***********

風之痕和憶秋年同時出現在魔劍道是一件稀奇的事,不用多說他們就被引導至大殿,未到大殿風之痕就已離開去見白衣。

大殿上誅天對著憶秋年及洛子商的到來是預料之中,「多言無用,吾知你想帶走白衣,先說出你的條件。」

誅天早已注意到白衣又有少見的失常,情況也都在他的掌握之下,要不是洛子商是憶秋年之徒身份特殊,加上又有風之痕的關切,洛子商早就是他欲除掉的影響。

洛子商並不意外誅天的知曉他們的事,不久前有魔劍道份子出現在周遭他並不是不知情。

而風之痕和白衣到此之時,誅天和洛子商已在憶秋年的牽線下達成協議。

踏進大殿上的白衣只聽見洛子商如此說著, 「那就是從現在起,讓白衣跟我離開,一個月 期間不派人干涉, 奇藥 苒命丹換白衣自由之身。」

「好,就由風之痕和憶秋年見証,一個月後若是你們失約,就不用再提白衣離開之事,你也必需和白衣斷絕關係。」誅天看到了隨著風之痕入內的白衣沒多說明的如此交待,「白衣你隨他們離開。」

洛子商沒多言的帶著白衣離開,風之痕與憶秋年的身影也消失於魔劍道內。

***********

隨洛子商回至孤獨峰,雖然洛子商已經有約略的提到他和誅天的約定,白衣還是有著不解,洛子商竟然主動提起要用此物交換誅天放手, 「苒命丹是何等奇珍,你確定能取得?」

注意到越離魔劍道越遠,白衣的神色就有明顯的輕鬆,洛子商臉上也堆回了習慣的笑意,「事關你的未來,我當然確定。」

「嗯……方法呢?」洛子商臉上的自信讓他安心了許多,但話意卻是讓他不自在的只好轉移話題。

「明日再說吧,你回去那後都沒好好休息吧,今天就先休息別想那些。」不捨得白衣臉上疲憊的神情,洛子商沒再多說的催促白衣去休息。

白衣休息後洛子商向風之痕表明明日再來接白衣後離開了孤獨峰。

***********

領著白衣至離玉籬園半天路程的深山林間,洛子商突然止步的回頭看向身後因他停步而疑惑的白衣。

「白衣,你懂陣法嗎?」洛子商突然的問話在白衣遲疑的搖頭後轉為輕笑,「那我先聲明了,前方有一段陣法所掩的密道,如果走錯方位就會迷失在陣法中,所以由我帶你過去。」

「嗯。」雖然是看不太出眼前的竹林有什麼差別,不過白衣仍是相信洛子商的話。

「那我就不客氣囉。」伸手攬過白衣的纖腰,洛子商在白衣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就擁著他往前迂迴的踩地而行。

「你……」這才反應過來的白衣看到洛子商不似騙他的認真著依著特有間距而踏地躍起,也不敢掙扎的任洛子商帶他前進。

洛子商的身形不因多擁著白衣而改變依然輕鬆,須臾之後,再次踩地而立之時,眼前竟然出現一洞窟。

「到了。」放開白衣之前,洛子商附在白衣耳際說著,「你太輕了。」

「胡說什麼。」微 赧 的推開洛子商,白衣看向眼前那明顯少有人跡的洞窟,「這裡是?」

追求白衣一陣時日的洛子商對白衣很是尊重,在白衣尚未明顯表態之前都還未有超出朋友的舉動,像這般親密的舉動已是讓白衣訝異。

洛子商是因為白衣過去曾有過一段過往,若是太過急近怕讓白衣誤會他的情感,上次白衣已經是間接表明心態的回應在後來太過劇烈的變化下或許白衣已經沒放在心上,但對他而言可是己能再進一步的分界點。

現下是正事要緊……在如此抑住他有些失了平靜的心態後,洛子商將注意力轉回了正事。

「此處能取得苒命草。」洛子商解答著白衣的問題後又接續著道,「不過必須由你去採取,我能陪你進去但是不能出手幫你。」

「怎麼說?」雖然意外洛子商竟然能知道能取得苒命草的地點,卻為他下一句話疑惑,依他的性子……似乎有些不尋常。

「因為我的責任就是保謢這裡,保謢苒命草,放你進去尚可用以你是能力足夠帶過,若出手幫你就等於是背叛了將這裡交予給我的前輩,這部份你能諒解嗎?」洛子商回答著白衣的是連憶秋年都不知道的秘密。

洛子商的回答讓白衣原有的疑惑都解釋開了……原來如此,所以他才保証一定能取得,仍要苦思如何在道義中平衡,想必他也是經過一番掙扎。

「……連累到你了。」本就是己身之事,讓洛子商做到如此已是太多,洛子商的為難他當然明白。

「留下根部只消數年後就可再長成,不去利用也等同於死物,你不用想的太嚴重。」洛子商自有他獨特的解釋法。

雖是釋然了許多但不知該如何說出對洛子商的感激,「我……」

「要說什麼等東西到手後再說,隨我來。」注意到時間的流逝,洛子商帶著白衣繞向洞窟一側角落的石牆旁。

洛子商臉上的笑意有些加深的看向不解的白衣解說著,「那頭是一路機關不斷有去無回的冒險者用道,我走的是守衛用輕鬆道,如果有人迷上我這英俊少年而偷跟進去,我可以剛好不小心沒注意到喔。」

有點無力的看著洛子商那一臉痞笑,白衣突然覺得怎麼接話都不是,「……你走是不走?」

「當然走……我當你默認囉。」沒露掉白衣對他的話意沒有怒意,洛子商心情極佳的開啟密道後先行引路。

看到洛子商己經走離的背影,白衣顯得無奈。

這樣也好……一定是要跟他進去的,辯駁也就顯得無義,洛子商對他的好他並不是感受不到,前些日子他也早就承認過洛子商在他而言不止是朋友了……

洛子商雖然是沒有多說但其實明白,白衣默不作聲的反應更是給予肯定的答覆,心裡的激動雖是難抑,仍是將精神專注在眼前的要事上。

***********

密道內本是久未有人踏足的路上滿是雜草,但一看的出近日才有使用過的特地清出道路,前方的洛子商雖是沒有多言但看也明白是他先行前來過所做。

在最後一個轉角之後,他們進到一處跟剛才不同的石室,和方才密道內是置以燭輝照明不同,此石室似乎是以什麼方式引光源而集中照於中央平臺,平臺上一片焰紅之花草引人注日。

雖然洛子商停下了步伐,白衣仍覺得似有古怪,眼神並無停留於平臺上,而是沿著平臺而下,注意到一側角落也是沐於光源之下但不起眼的一叢淡綠之草,和周圍不在少數的蟲類屍骸。

轉身時看到白衣所看的地方,洛子商一臉讚賞,「真不愧是白衣,那才是 苒命草的本體,不起眼但極為麻煩。」

洛子商繼續說明著要注意的部份,說明完後仍不忘交待,「底部藏有毒刺,雖然你體質特異還是小心為上,不管如何不要分心。」

應了聲後白衣隨即依洛子商的指示的方法取藥,雖是有聽到後方極微細微的異樣聲響,記著洛子商的交待專心的取下需要的的部份。

起身,卻見到洛子商正丟開些許飛箭,看的出來洛子商為了不讓他分心而捨棄會發出較大聲響的劍阻而是以手攔下,洛子商的腳邊有著點點紅跡就是他受傷的証明。

注意到白衣的視線在他的手邊探視,洛子商依舊無關僅要之態,「不礙事,只要有人踫到苒命草本體一定會觸動這機闗,我無法看你受傷所以還是幫了你,這也算是一點道歉。」

「子商……」

取過白衣手中的苒命草,注意到白衣的眼神裡的歉意,洛子商似假似真的又接話,「這煩麻的東西本來就要血引,倒不如這樣換點你的感動不是更不錯。」

洛子商的話讓白衣有著些許的釋懷,還是開口說出對他的感謝,「……真的謝謝你。」很多方面都是……

「謝什麼,走吧。」洛子商揚著一抹輕笑,沒在多說的示意著白衣離開此。

隨著洛子商來到另一間石屋,置有許多藥材的石室泛著淡淡的草藥香氣,洛子商示意白衣在此休息後隨即忙碌的處理煉藥的事項。

約莫半個時辰後洛子商總算是完成了該有的步驟,抬手看著方才白衣趁他小休時幫他包紮好的傷口,視線移至正留意著他舉動的白衣,「二十天後再來取即可。」

到此,已是確定了白衣的未來可以得到自由,終於是打從心理的輕鬆了起來,白衣也難得有了笑意。

同樣也是放下心頭的牽掛,洛子商的笑意比以往來的更深,「回家吧。」

「嗯。」白衣此時的應聲,就是給洛子商最好的回應。

***********

一個月之期到期的前一天,誅天回房之時看見房中桌上多了一盒神秘之物,不用推想也知是何人所置,隔日魔劍道上下傳遍少子被除名之消息。

孤獨峰之上,風之痕及憶秋年並肩而立,憶秋年撫著長鬚一聲低嘆,「你說徒弟們一同出遊去了,被留下的我們這兩個孤單老人要做什麼?」

「你若無聊吾可以陪你聊劍。」眉微挑,風之痕僅是如此回答。

「免嚕,我覺得吹吹冷風就很有趣了。」注意到風之痕心情似乎不錯,憶秋年沒再多言。

輕風吹拂而過,遠處的旅人們想必也會吹拂到同一陣風吧。

【完】


http://album.blog.yam.com/balsam
↑天空本本 有空來坐嘿~^_^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271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