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心若無痕__十九章
 瀏覽1,615|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高以翔的再次出現是在兩天後的下午,天氣變的比較濕冷,天空中還下著綿綿細雨。

聽到門鈴聲開門的雪村輝示意他進屋,關上的門擋住了屋外的濕冷空氣,高以翔帶點歉意的開口,「抱歉,突然下雨有些小孩沒帶雨具我送他們回去,拖到這麼晚了還來打擾。」

「不會。」雪村輝示意他入坐,看向時間後先走向落地窗口打了通電話聯絡凌無痕。

適中的音量仍是讓高以翔不用特意也聽的到的對話,只是交待著電話那頭的人帶晚餐回來的普通交談。

注意到雪村輝己經收拾整齊,確定他沒打擾到雪村輝的工作,待雪村輝回座後拿出準備好的筆計問著已經列好的問題。

時間流逝,屋外突然出現的車聲讓雪村輝看向了落地窗外,微微的笑意揚起的站起身走至門口開門,沒注意到因他的微笑而停頓的那人。

門一打開,一名英挺的男子走了入內,深刻的輪廓搭著剛毅的眉頭,雖是有著淡淡笑意仍是不掩其冷峻的氣質,和迎接上去的雪村輝站在一起,一剛一柔搭配出美好的畫面。

交換著平常的話語,男子注意到他的存在多了一人,僅是輕點頭示意後往樓上走去。

「怎麼了?」雪村輝回座後的詢問聲讓高以翔回神。

「沒什麼。」高以翔似乎注意到他們之間有些微不平常的互動而疑惑不過並沒有問出口。

洗去一身疲累後走出房間時凌無痕看到高以翔雖是在向輝問話,一直看著輝的眼神讓他覺得刺眼,無痕意識也傳來的陣陣不滿的催促他下樓,不過性格上的影響下他並沒有表示。

輝跟他之間是經過外人無法理解的苦才能在一起,他明白實在不必要為了這種事而在意……雖是以意識跟凌無痕交換著意見,但並不可能完全不在意。

注意到已經太晚,高以翔把重點問完後就收拾好的告辭,正走下樓的凌無痕在雪村輝關上門後走至他身旁。

「他還會來?」凌無痕的詢問聲有著只有雪村輝才能察覺的不悅。

「應該會,怎麼了?」雪村輝注意到凌無痕語氣中隱含的不悅而疑惑著,前天告訴他時他沒說什麼,今天為了什麼不高興?

沒再多言的擁過他低頭吻上誘人的唇,雪村輝雖是有著些微訝異仍是回應著凌無痕此時有些霸道的索吻。

注意力都放在彼此身上的兩人沒注意到屋外那去又折返且短暫呆愣在落地窗外而後離去的身影。

高以翔間隔了許久才再次出現,那天離開前本來是想詢問雪村輝何時能再打擾,結果沒料想看到的情況著實讓他驚訝。

雖是震撼,但冷靜過後思考了許久,覺得他本身也有動搖過,不過既然雪村輝已有對象,就該把還未成型的情感壓制下去,可以的話當朋友或許是最好的。

而後,他也委婉的向輝表明過他知道輝和凌無痕的關係,輝雖然是訝異也沒多說,只對他能平常以對表示感謝。

******************

日子,流逝。

凌無痕跟雪村輝的生活依然是幸福而平穩,除了偶有的小插曲外,日子就這麼平靜的流逝。

比較少出現的高以翔在凌無痕在時會適趣的離去,不過對於雪村輝這難得的好語文老師可是有問不完的問題似的,凌無痕雖然明白情況但也是少不了的有些小介意……

春近了。

膽量非常人比擬的 柳尚軒及 趙尹旋兩人在小躲之後就又光明正大的出現,尤其是趙尹旋常常拉著雪村輝去講悄悄話。

凌無痕懷疑的視線下趙尹旋只神神秘秘的表示是要雪村輝當她一件衣服的試穿者,又拉著雪村輝消失一下午。

凌無痕探問之時雪村輝似乎是被交待過不能透露的要凌無痕別在意,還帶開話題說著柳尚軒若要求他幫忙要答應。

而凌無痕則是在隔天就被 柳尚軒詢問出席當伴郎的意願,說著到時會找人搭配而且雪村輝已經同意,雪村輝的確提過此事,他也就答應了下來。

春天來到之時, 柳尚軒及 趙尹旋的婚禮在趙尹旋的農場盛大的舉行,已經發過通知改成柳文鑫一同結婚所以有兩對新人,聽說也改成了有兩對伴郎伴娘,不過只有一對出現在現場 ……

新人們 掩嘴偷笑的看向某個方向沒多表示,婚禮依然熱鬧完美的完成。

這場婚禮過後凌無痕的房間裡多收了一本禁止外人去觀看的相本似乎透露出什麼端倪。

****************

季節再度轉換,雪村輝在台灣的日子已經八個月多,平穩的日子在一通電話後有了些微的變化。

「好,我們明天去接你們。」掛上電話的雪村輝看向時間,盤算著要在凌無痕下班前把屋內整理過,就開始忙碌。

凌無痕回家後看到明顯整理過的屋子,打電話回來時雪村輝有說明過,明天凌月華要來,會先回去凌家見父母,要停留五天應該是會來住這裡,所以他並不訝異。

「我很快就下來。」已經交待過要出去吃晚餐,凌無痕先上樓去簡單的沖澡。

***************

輕音樂在車內空間流動著,雪村輝看著窗外的表情似乎有些微的黯然。

「擔心嗎?」注意到雪村輝的心情明顯的低落,凌無痕明白他心情是為了明天胞姊要來之事而受到影響。

「嗯……」雪村輝沒有隱瞞心中的擔憂。

雖然一直以來都跟家那方面有連繫,母親要來的事情也不是突然定下的,但時間真的到了,總是有著壓不下的煩心。

他們之間的事是必然要告知母親,但母親身體情況並不好……他是很珍惜這份難能的再世母子情緣,實在擔心母親會不會承受不住……

凌無痕極為了解雪村輝,知道他擔心的是什麼,伸手輕握住他的手。

沒多餘話語的淡淡表示,雪村輝也能明白凌無痕是要他寛心。

眼神調回的同時果然是見到凌無痕關心的視線,心頭一暖的浮現一抹微笑,「順其自然吧。」

看著雪村輝浮現的微笑,凌無痕這才放心的將本來因擔心雪村輝而停靠在路旁的車再開回路上,往回家的路而開去。

*****************

假日的機場擠滿了人潮,看到凌月華清瘦的身影出現,雪村輝馬上迎了上去,「母親。」

「輝,看到你很好我就放心了。」看到久未見面的么兒氣色極佳的模樣,凌月華臉上有著欣慰的笑意。

「輝。」聽到熟悉的聲音從母親後方傳出,雪村輝這才注意到還有一人走近。

「楓哥。」雖然大致有料想到母親不會單獨前來,雪村輝卻沒想到會是家中長男雪村 楓 陪同。

「嗯,父親要我陪著母親過來。」對著久見的么弟解釋後,雪村楓走近雪村輝觀視著,「看樣子你過的不錯。」

「嗯。」雪村輝回應著長兄的問話,對著身前的母親表示,「痕……舅開車在外面等著,走吧。」習慣的稱謂突然要改還是有些不習慣。

雪村楓一部份是因為父親的交代,一部份也是為了雪村輝這他從小就放在心上的么弟而來,當初發生那事是他動用關係調停而後協議達成,雖然結果是要將輝送出國,但只需忍耐一年就可……

雖然輝在那之後性格大變,現在的輝看起來跟以前他們細心守謢而成長的樣子不同,雖是帶點淡漠但是隱透出的堅強,現在的輝比起以前只會讓他更覺得使人憐惜。

原本是站在車旁的凌無痕看到雪村輝之時走了過來,「姊,他是?」他並沒有見過輝身旁的這男子,大概猜想的出身份,不過另他在意的是那人緊盯著輝的眼光,他注意到了那眼光中的異樣……

「這是大兒子楓,你姊夫覺得我第一次回娘家還是帶大兒子回來讓爸媽看看比較好。」知道凌無痕是第一次見到長子,凌月華解釋著。

注意到胞弟似乎疑惑雪村楓有些不尋常的舉動,凌月華有點無奈的表示,「楓一直都這樣從小就特別疼輝,一直到現在都還是這樣。」

雪村楓不懂中文所以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也一臉無所謂的只是依然注意著雪村輝的舉動,他注意到雪村輝看向凌無痕之時那明顯轉變的表情。

雪村楓突然的交待著正欲走向凌無痕的雪村輝,「輝,等等你跟我坐,母親有些累了讓她坐前座休息。」輝的表情讓他在意起這位舅舅,輝跟他相處了八個月多了,他該好好關心一下……

「嗯。」沒有注意到長兄的微異,雪村輝只是走向凌無痕說明。

車子緩緩的駛向凌家,有些疲累的凌月華在上車後就閉目小寐,凌無痕雖是專心開車但仍是不時由後視鏡注意後座的情況,雪村楓對輝是過於平常兄弟的關注讓他在意。

雪村輝從一上車就開始一直跟雪村輝交談著,雖然當初在高以翔的刺激下凌無痕也開始跟雪村輝學了些日語,但比起平日就使用而快速交談的兩人,他頂多只能隱約聽的懂一些詞彙,再加上要注意路況,更是幾乎沒法得知後方的對話內容。

本來話題還停留在大致的詢問輝這些日子的生活情況,注意到前方那關切的視線一直傳來,雪村楓的問話突然的轉變了。

「他對你很好?」輝雖然對他方才所問的生活情況有簡單的說明,不過他似乎有點避開這位舅舅的事,再加上他注意到他們間氣氛的不同,他決定要探問。

「嗯。」雪村輝知道兄長很關心自己的事,回答也是為了讓他放心。

「多好?」雪村楓對於輝的回答似乎有著警戒的追問,輝回答時看向凌無痕的視線他沒有看漏。

「……無法形容。」思考了一下如何回答,雪村輝回想著凌無痕的好,不由得視線又看向那正開著車的對方。

幾乎已經確定兩人間的不尋常,雪村楓的眼底有著明顯的怒意。

此時車子已經到達凌家,壓下心頭的不悅,雪村楓決定另找時間和對自己最愛的弟弟出手的舅舅……談談。

*****************

兌現著諾言,凌宇風夫妻對於離家多年的女兒回來沒有多餘的談起舊事,只是感慨時間的無情流逝。

他們夫妻對著凌月華帶著雪村楓的到來似乎非常開心,假日的路況有些塞車所以已經過了午餐時間,於是沒多寒暄的就招呼著進屋用餐。

一頓飯下來似乎就已經將失了多年的親情補回了許多, 阮欣怡親親熱熱的拉著凌月華聊天,凌宇風則和雪村楓在一旁用英語交談著。

凌無痕跟雪村輝走至屋外,終於是兩人獨處,凌無痕問著車上的事,「你們在車上時在講什麼?」

「他問我這幾月的生活 ,還有你對我如何。」只是他不懂為何談到到最後他能明顯的感受到兄長對痕的敵意 ……

「……他很關心你。」不確定輝明不明白那人超出兄弟的情感,凌無痕探問著。

「嗯,楓哥一直對我很好,怎麼了?」雪村輝覺得凌無痕語氣有些微異。

凌無痕還未回答,就聽到 阮欣怡 的詢問聲,「無痕、輝,你們晚上要回去還是明天?」

「姊累了讓她在家一天,我們明天再來接他。」一樣依著無痕意識交待的口氣開口,凌無痕不想讓父母注意到自己性格上太大的變化。

意外的是當他們要離開之時雪村楓突然表明要跟他們一起,凌月華沒有多表示的就去休息,凌無痕想弄清他的心態也沒反對,回程的車上雪村楓獨自坐於後座閉目休息。

****************

沒有什麼交談聲的車上氣氛有些沉悶,後座的雪村楓也不知是否真在休息,他們在平隱不快的車程下回到了家。

聽到開門聲的同聲雪村楓就睜眼,一下車後打量似的看著雪村輝這陣子生活的場所,沒多言的隨著雪村輝的步代進入屋內。

雪村楓在凌無痕停車還沒進屋之時問著,「輝,你的房間在哪?」

有點訝異兄長的問話,雪村輝遲疑了一下不知該如何回答,此時進屋的凌無痕注意到雪村輝的表情微異,「怎麼了?」

「他問我房間在哪……」有點無奈的看著一向堅持兩人要同房睡的凌無痕,還沒準備好要說出兩人關係的他說不出口。

輝的答不出口代表自己猜的沒錯,詢問輝的房間在哪就是要証明讓他覺得不尋常的兩人進展到哪,今天一路的關察下來他就覺得他們似乎已經……果然不出他所料。

雪村楓要讓凌無痕也明白的突然轉以英文開口,「輝,你跟他在一起了是嗎?一直以來都是怕你不能接受我才沒有說明,你感受不到我對你不止是兄弟嗎?為什麼他就可以?」

雪村輝被他的話意嚇到的表示他的不知情,「楓哥,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不過,我只會接受痕。」

「我跟輝在一起的時間是不久,但我們都不會放手。」面對雪村楓眼中的執著,凌無痕也少見的強硬表態。

雪村楓看著雪村輝不語。

「楓哥……我們是認真的,你一直是我很尊敬的兄長,我真的不想跟你不愉快。」雪村輝真的不想鬧的太僵。

雪村輝眼中希冀讓雪村楓動搖了些……他也是不想和輝不愉快,但他從小就謢在身邊的輝,叫他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手?

「我跟你單獨談談。」示意凌無痕跟他出去談,雪村楓走了出去。

看到輝擔心的神情,凌無痕輕拍了輝的肩頭示意他寛心。

夏夜的風不寒,寒的是他的心。

「我不希望輝難過,給我滿意的理由讓我覺得應該要放手,我就盡力去放開只當哥哥。」雖然對輝有著多年的執著,但輝的希望他還是無法漠視。

「我只要他,無關其他,是因為他是他,你能不能理解我不要求,我不能沒有他,他也不能沒有我。」凌無痕不擅表達,這樣已是他的極限。

雪村楓沒有回話的只是看著夜空又問,「如果沒人支持你們在一起,你要讓輝跟你一起受苦?」這也是他一直不敢對輝公開情感的原因。

「我寧願只有輝,其他人對我而言比不上輝的重要,輝說過不管如何都願跟我一起面對。」凌無痕的意識傳來的支持讓他更堅定的如此回答。

「……你用什麼擔保你不會讓輝傷心?」雪村楓依然只是看著夜空問著。

「靈魂。」沒有遲疑,凌無痕說出的是他最重的承諾。

「痕……」本是擔心的關注他們的對話,這句保証對凌無痕而言是多重的承諾,雪村輝最能了解,激動的情緒讓他克制不住的眼眶氾紅。

聽到雪村輝的聲音,兩人回過頭注意到他就站在不遠處,想必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凌無痕已經上前去擁住他撫去他眼角滑下的淚滴。

輕嘆氣,雪村楓雖是沒再多言的進屋,留在屋外的兩人明白他己經決定努力去放手。

「他真的很重視你。」凌無痕清楚雪村楓會放手最大的原因是不忍輝受到傷害。

「嗯……不過我這已經都是你……」一手搭上心口處說著,雪村輝心裡有著呼應凌無痕方才承諾的諾言……我心若無痕,將不在完整……

不再言語的兩人以吻交談,似乎是在星空見証下許下兩人靈魂的諾言。

*****~~~~~分~~隔~~****

*****~~~~~分~~隔~~****

下一章應該就完結嚕


http://album.blog.yam.com/balsam
↑天空本本 有空來坐嘿~^_^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2695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