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易經
市長:凡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其他【易經】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看圖說故事
 瀏覽866|回應4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以這張章子怡在沙灘和情侶嬉戲的照片,編一則武俠小說;章子怡在此戲中飾演武功最高的金鋒女俠,因為武功天下第一,所以全武林的人都稱她為「武林劍后」;照片中陪伴章子怡的男子,是戲中絕命五煞的第三煞,他是出了名到處淫辱女子的淫魔!這則精彩的武俠小說「武林劍后」,將從下段開始敘述:

 

惡名昭彰的灰狼寨,武功極高的十大灰狼率領全寨百餘嘍囉打劫某一鑣局的一隊鑣車,這隊鑣車僅三十餘鑣師護送,本來就寡不敵眾,再加上十大灰狼又個個武功極高,這三十餘鑣師哪能與之一搏?當這三十餘鑣師一個個被殺倒地之時,一位全身金色的幪面女俠出現了,她臉上幪著金色的幪面巾,身穿金色上衣、金色長褲,披著金色披風,腳穿金色長靴,手持金劍;她抽劍出鞘,金色的劍鋒從金色的劍鞘中抽出;她急向十大灰狼和百餘嘍囉發動凌厲攻勢,祇見她的劍極快的揮動數十下,十大灰狼和灰狼寨百餘嘍囉全軍覆沒!

這名全身是金的幪面女俠自命為「金鋒女俠」,武林中大家除了知道她是金鋒女俠外,無人知道她的真實姓名,也無人知道她的廬山真面目;她經常出來行俠仗義,武林中許多武功極高的無惡不作之徒皆死於她的金劍之下,她還滅了好幾個惡名昭彰的武林門派,她的武功真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因此武林中人遂尊她為「武林劍后」;她聲言要除盡天下所有作惡之人,而天下間許多武功極高的惡人又一個個的為她所殺,她竟令天下惡徒們人人自危,於是全天下武功最高本來彼此互相敵視的十五個惡魔被迫聯合起來,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五個惡魔聯手圍殺一個金鋒女俠,結果這十五個惡魔竟全為金鋒女俠一人所殺!

金鋒女俠竟將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五個惡魔全殺了,如此震撼武林的一戰,嚇壞天下所有惡人,從此武林天下太平!幪面的金鋒女俠回到自己無人知道的秘密住處,她將臉上金色的幪面巾摘下,露出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美麗的仙女容貌帶著武林女俠威武端莊的氣質;她再走進閨房關上門,當她再走出閨房時,金色披風解掉了,金色上衣換成了藍襟白袖上衣,金色長褲換成了白色長褲,金色長靴換成了黑色長靴,身上也不帶劍,完全變成個普通女子,再走出去。

換成普通女子裝扮的金鋒女俠走進市集裡的一家客棧,由於沒人知道幪面的金鋒女俠的廬山真面目,所以她不幪面也沒人認得出她就是金鋒女俠;客棧裡的食客莫一不稱讚金鋒女俠除盡天下惡人給天下太平的事,更說她「武林劍后」的尊號當之無愧!金鋒女俠見四周食客都稱讚她,卻都認不出她就在這裡,四周食客對她的敬慕令她深為感動;這時一位相貌堂堂的公子走進客棧點餐坐下,當他目光瞄到金鋒女俠時,他雖認不出金鋒女俠,但對她的美貌極為欣賞,就走到金鋒女俠面前問道:

「敢問姑娘尊姓大名?」

金鋒女俠抬頭望這公子一眼,她流露出對這公子頗有好感的眼神,微笑的反問道:

「公子可是對我一見鍾情了?」

公子對金鋒女俠這番反問極為欣賞,乃稱讚的答道:

「爽快!窈宨淑女君子好求!我當然希望能與妳為伴,不過妳若已有知心伴侶,我就不會破壞妳的感情,還會祝福妳和心愛伴侶相愛不渝,終至有情人終成眷屬;但妳若尚無知心伴侶,還望妳莫嫌棄我。」

金鋒女俠也極欣賞公子的這一番話,而稱讚公子道:

「公子還能為自己所追求的女子作如此設想,實屬難得,我現在並無知心伴侶,不過現在才剛與你談話,要說什麼知心伴侶也未免太早了;……」

金鋒女俠接著請公子坐下道:

「請坐!現在我們祇是初識朋友,隨便聊聊吧!」

公子隨即與金鋒女俠隔桌對坐,並再問金鋒女俠姓名道:

「姑娘還沒告訴我尊姓大名呢!」

金鋒女俠就告訴公子自己的真實姓名道:

「我姓東方,單名燕。」

金鋒女俠既無人知道她的廬山真面目,也無人知道她的姓名,不幪面也無人認得出她是金鋒女俠,報出自己真姓名當然人家也猜不到這是金鋒女俠的姓名;公子聽了金鋒女俠的姓名後,也隨即報上自己的姓名道:

「妙!妳姓東方我姓南宮,妳叫東方燕,我叫南宮麟。」

金鋒女俠東方燕聞之吃驚,並連忙雙手作揖行禮道:

「嗄!原來是南宮堡少堡主!失敬!失敬!」

東方燕再接著道:

「看你樣子就像個武功高強的武林俠客,沒想到竟是聲威顯赫的武林大堡南宮堡的少堡主。」

南宮麟乃自謙道:

「南宮堡的基業是歷代祖先帶領有方遺留下來的,不是我開創的,我沒那麼大個本事;我這點武功和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相比,還差得遠呢!」

南宮麟提到金鋒女俠,卻不知道自己現在正在跟金鋒女俠談話;金鋒女俠東方燕就假裝不會武功的弱女子,故作羨慕道:

「你武功這麼高了還嫌自己比不上武林劍后金鋒女俠,我還是個根本不會武功的弱女子呢!」

南宮麟一轉話題問道:

「東方姑娘!妳住哪裡?」

東方燕不能曝露自己金鋒女俠的身份,就不能曝露自己的住處,乃婉轉的答道:

「抱歉!南宮少俠!我的處境特殊,不能讓別人靠近我,不能讓別人認識我,請恕我不能奉告我的住處。」

南宮麟感覺奇怪的問道:

「咦?為什麼呢?」

東方燕懇求的答道:

「南宮少俠!既然我不能奉告,請你不要再問了。」

南宮麟仍不明白,但也無奈的道:

「好吧!」

二人用完餐後,東方燕對南宮麟道:

「南宮少俠!我雖不能告訴你我的住處,但你南宮堡誰都知道在哪裡,我會常去南宮堡找你的。」

南宮麟聽了默默的點點頭,接著東方燕取下自己頭頂的一根髮釵送給南宮麟道:

「南宮少俠!雖然現在我們祇是初識朋友,但我還是送你一指我們結伴的信物。」

南宮麟收下東方燕的髮釵並謝過東方燕後,亦從自己衣襟裡取出一指純金令牌,令牌上鑄著「南宮金令」四個金字,南宮麟將此金令遞給東方燕道:

「這是敝堡的南宮金令,有了這金令妳就是敝堡的特級賓客,當今全天下祇有七人有此金令,現在妳是第八個有此金令的人,連華山、少林那麼大的兩個門派都沒一人有此金令,武當山祇有兩位道長,峨嵋山也祇有一位師太有此金令。」

東方燕遂問道:

「那以後我拿著這面金令去貴堡……?」

南宮麟答道:

「有了這面金令,敝堡守門家丁不敢阻攔妳,妳還不必在門外等候通報,守門家丁還得喚人迎接陪伴妳,妳就是要見我這個堡主,迎接陪伴妳的人都要聽妳的將妳恭迎到我面前。」

東方燕受寵若驚的問道:

「我祇是你初識的陌生女子,你就賜給我貴堡這麼高的身份啊?」

南宮麟答道:

「我倆雖祇是初識,但我已認為將來我必會娶妳。」

東方燕聞之亦不客氣的道:

「好!既然你這麼說,那將來你若是娶了其他女子,我就拿你這面金令大鬧你的南宮堡!」

東方燕這番話令南宮麟心中甚喜,遂道:

「這樣妳不也想嫁給我了嗎?」

東方燕亦點點頭微笑道:

「嗯!說實話,我心中長年夢想將來的夫婿,就是像你這樣的男子。好了!那今日我們就此道別……」

東方燕接著又不放心的問道:

「南宮少俠!我回去,你不會偷偷在後面跟蹤我吧?」

南宮麟聽了很不高興的斥道:

「哎呀!我堂堂南宮堡少堡主怎會做這麼低下的事?妳放心!縱使妳以後到我南宮堡來,妳回去後,我連派我手下跟蹤妳,我都不屑那麼做!」

東方燕既是博得「武林劍后」尊號的金鋒女俠,當然不僅辨別得出南宮麟的話是否真心,且第一眼就完全看清南宮麟的為人,所以非常歡喜南宮麟要來與她作伴,且還將自己真姓名告訴南宮麟,並將自己的髮釵送給南宮麟作為信物;但更沒想到南宮麟竟已認定她是自己將來的妻子,還將南宮堡特級賓客身份的南宮金令賜給她,他倆真是彼此都一見鍾情了。

但武林祇太平了五年,又出現了無惡不作的絕命五煞,這五個惡人是少林叛僧圓智法師的徒弟;圓智在少林犯戒,被趕出少林後就背僧叛道,到處胡作非為,少林乃派出寺內高手要除掉這個叛僧,圓智就不知躲藏到哪裡去了,想不到三十年後,竟教出武功這麼高的五個惡徒弟;三十年前遭少林追殺的圓智,武功也沒現在他自己的這五個徒弟高,圓智十年前就已過世,他這五個徒弟絕命五煞又繼續練了十年武功,為的就是要滅掉少林寺!

絕命五煞的頭煞公孫魑,二煞嚴峰,三煞伍花狼,四煞董蠍,五煞谷陰風,這五煞一起攻向少林了!他們五人的武功果然比他們自己師父圓智三十年前的武功高得多,不但數百少林弟子被摧枯拉朽般的殺得死傷遍地,連百餘武功極高的高僧、方丈都完全招架不住這五人的攻勢,而頭煞公孫魑的攻勢更比其他四煞凶狠凌厲得多!少林全寺連其他四煞都沒一人打得贏,將近一半的高僧弟子更都死在頭煞公孫魑手裡!顯然圓智躲藏起來後,不知又練了什麼邪功,否則以三十年前圓智的武功是教不出武功這麼高的絕命五煞的,且這回攻少林的絕命五煞所施展的都不是少林武功,招式都極為狠毒邪惡;圓智不知躲藏在哪個荒山,找到什麼武林中失傳已久早被大家遺忘的邪功秘術,教出五個這麼邪惡歹毒的徒弟!

絕命五煞將整個少林殺得全軍覆沒後,五人凶性大發,妄圖得寸進尺稱霸天下,又去闖華山,華山的長老、弟子和少林的高僧、弟子一樣,全派無一人是五煞的對手,而頭煞公孫魑同樣是五煞中攻勢最凶狠最厲害的,又是將近一半的華山長老、弟子都為頭煞公孫魑所殺,其餘四煞也都很輕易的殺了其他的華山長老、弟子,華山和少林同樣遭絕命五煞殺得全軍覆沒!

連滅少林、華山兩大門派,絕命五煞更加氣燄囂張,一天清晨,五煞一起練武,頭煞公孫魑命他這四個師弟聯手攻他一人,經過一陣激烈的打鬥,他的四個師弟嚴峰、伍花狼、董蠍、谷陰風全都敗陣倒地;絕命五煞在向圓智習武時,就已養成每日清晨互相比武對練的習慣,圓智死後,頭煞公孫魑就帶領他的這四個師弟繼續練武,十年來,每天早上他這四個師弟都聯手攻他這個大師兄,而他這四個師弟從無一日贏過他;當今武林除金鋒女俠東方燕外,其餘已經沒有一人武功能勝過公孫魑四個師弟中任何一人了,而這四個師弟聯手對付公孫魑,又十年來沒有一日贏過公孫魑,真不愧是絕命五煞的頭煞,不愧是五煞的大師兄,他的武功竟還能遠勝自己四個武功已高到極點的師弟,這般武功真是高得可怕!

滅華山後,絕命五煞更加得寸進尺,再去攻武當,武當亦與少林、華山一樣,全武當的道長、弟子亦無一人是絕命五煞的對手,絕命五煞還是如入無人之境,十分輕易的就將整個武當山殺得全軍覆沒!

少林、華山、武當相繼被滅,震驚整個武林,天下間人心惶惶,好幾個武林門派為求自保,竟去投效、依附絕命五煞,奉其頭煞公孫魑為「武林盟主」!絕命五煞也開始招兵買馬,五個師兄弟每人都招募了一群手下,三煞伍花狼淫性極重,這回有了自己的手下,更顯露出凶惡的淫魔嘴臉,他的手下到處強擄美女供其淫辱;這天伍花狼的手下又抓了二十幾個美女到他面前,他竟還十分挑剔,二十餘美女他祇看中五個,其餘的全都賞賜給自己手下,他祇命令手下不可為搶女人而互相打鬥,叫他們抽籤解決;幾天前,他的手下抓了四十幾個美女獻給他,他全都看不中,就將那四十幾個美女全部趕出去,他的手下抓不到他看得中的女子,就得不到他的賞賜了。

伍花狼身旁五個經他挑選的女子,他抓住其中一個,那女子驚恐的掙扎,他更有勁的玩弄那女子;這時他的四個師兄弟進他屋裡來,公孫魑見之笑道:

「三弟!開始享樂起來啦?」

嚴峰亦接著道:

「三弟向來好淫,聽說你現在搶了很多美女,是嗎?」

伍花狼連忙起身行禮打招呼道:

「大哥!二哥!大家請坐!」

待他四個師兄弟都坐下來後,他乃嘻笑再道:

「大哥!二哥!還有你們兩個師弟,你們也可以去搶美女啊!」

公孫魑應對道:

「我們不用去搶,一大群美女自動爭著要來伺候我們。」

嚴峰又接著道:

「三弟!本來你也會有一大群美女自動跑來伺候你的,可是你這麼一搶,天下所有女子聽到你的名字全都嚇跑了。」

董蠍亦隨之應道:

「就是說嘛!三哥你怎麼這麼笨嘛?」

谷陰風又再接著取笑道:

「三哥等不及美女自動來找他,自己急著搶美女去了。」

伍花狼待他四個師兄弟都說過後,就大笑解釋道:

「哈!哈!哈!……那些自己送上來的沒什麼意思,要搶過來的,搶過來後還會反抗掙扎的,才有趣!」

公孫魑聞之道:

「嗯!每個人性情不同,喜好也不同,三弟就是喜歡這個樣子。」

東方燕又以普通女子裝扮到她五年前結識南宮麟的那家客棧,這回客棧內的食客都在談絕命五煞的事,其中一桌坐著四個食客,食客甲道:

「這絕命五煞連滅少林、華山、武當如此的名門大派,全武林都為之驚恐,一些貪生怕死的門派竟還向五煞低頭,尊公孫魑為『武林盟主』,甘心淪為五煞的走狗。」

食客乙接著道:

「公孫魑是五煞之首,被尊為『武林盟主』要統治武林,雖是禍害,但更可怕的禍害還是伍花狼那個淫魔,派手下到處強擄美女給他淫辱,現在天下女子個個人心惶惶。」

食客丙再接著道:

「絕命五煞到處胡作非為橫行天下,那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又到哪裡去了?」

食客丁又再接著道:

「恐怕金鋒女俠這個武林劍后也未必收拾得了絕命五煞,你們看,五煞之首的公孫魑且先不說,其他四煞除金鋒女俠外,武林中其他高手就沒有一個是這四煞其中任何一個的對手了,而這四煞聯手對付他們的大師兄公孫魑,他們每天早上都是這樣練武的,還這樣練武練了十年,這四煞武功都已經這麼高了,四人聯手對付公孫魑對付了十年,都從未贏過公孫魑,這公孫魑的武功究竟有多高?金鋒女俠也許可以贏過其他四煞,但那個頭煞公孫魑,金鋒女俠怕也是贏不了。」

東方燕聽到有人說她打不贏公孫魑,心有不服,感覺自己金鋒女俠在武林中的威名受到絕命五煞的挑戰;食客甲聽過這番話,就再度開口道:

「老弟!別這麼悲觀,絕命五煞武功雖高,金鋒女俠武功一定更高,她是武林劍后嘛!武林劍后怎會贏不了絕命五煞呢?公孫魑能打贏他自己四個師弟的聯手攻擊,金鋒女俠還能打贏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十五個惡魔的聯手攻擊呢!公孫魑武功再高,也高不過武林劍后的。」

食客甲雖說東方燕可以打贏絕命五煞,但東方燕心中仍不能釋懷,絕命五煞既四處橫行,她這個金鋒女俠就不該默不吭聲毫無作為,否則愧對天下人尊她「武林劍后」的稱號,這時食客乙又補上一句道:

「絕命五煞現在稱霸天下,他們五個要分天下而治了,老五谷陰風要去管四川,老四董蠍要去管江東,老三伍花狼要到山東來,還來我們瑯琊這裡;真倒楣!這個淫魔跑來,我們山東瑯琊的美女要遭殃了!老二嚴峰去管西涼,公孫魑這個老大坐鎮被他們攻破的華山,將華山當他們的總壇,他就在華山當他的『武林盟主』,統管全天下。」

正當東方燕對客棧內食客談話若有所思時,南宮麟又進來了,南宮麟見到東方燕就招呼道:

「燕妹!妳來吃飯啦?」

東方燕回頭一見南宮麟,亦忙招呼道:

「啊!麟哥!你也來啦!」

東方燕臉上露出極為歡喜的微笑,她現在一見到南宮麟,就十分開心;南宮麟又隔桌坐在東方燕的對面,坐下來後對東方燕道:

「燕妹!我認識妳五年了,都還不知妳住在哪裡。」

東方燕感覺不好意思的道:

「對不起!麟哥!我實在有不能說的理由。」

南宮麟帶著不能諒解語氣問道:

「燕妹!以我們五年來的感情,應該論及婚嫁了是不是?」

東方燕辯解道:

「嗯!按理說我們早該成親了,可是我有些事實在不能讓別人知道。」

南宮麟更不高興的問道:

「難道妳就為了妳那奇怪的秘密一輩子都不與我成親嗎?」

東方燕感覺為難不知所措的一聲道:

「我……」

南宮麟遂向東方燕攤牌道:

「燕妹!如果妳那奇怪的秘密那麼重要,那妳也就不要跟我成親了,我也不要娶個還有其他事情重於對我的感情的女子!」

東方燕想想自己與南宮麟間的感情,也該將自己的一切告訴南宮麟,並與南宮麟成親,就慨然應道:

「好!麟哥!我對你說出我的秘密,但請你幫我保密,不要說出去。」

南宮麟亦慨然答應道:

「這個當然!一旦成親了,妳的秘密就是我們夫妻共同的秘密,我當然也要保密。」

東方燕就貼近南宮麟耳朵細聲道:

「麟哥!其實我……」

南宮麟不等東方燕說下去,打斷東方燕的話亦細聲道:

「其實妳不是弱女子,妳會武功!」

南宮麟這話令東方燕一臉吃驚,南宮麟繼續細聲道:

「妳是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女俠,全天下祇有妳才能除掉絕命五煞!」

南宮麟竟已完全看出她的一切,知道她就是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她很意外的問道:

「原來你早就知道我的一切了?」

南宮麟答道:

「我也是會武功的,妳在會武功的人面前隱藏自己武功,能夠隱藏五年這麼久嗎?」

東方燕責怪的問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剛才還那樣逼我?」

南宮麟答道:

「我要看看妳對我的感情到什麼程度啊!究竟是妳的秘密重於對我的感情還是對我的感情重於妳的秘密啊?」

東方燕同意南宮麟的說法,乃點點頭道:

「嗯!謝謝你這麼重視我對你的感情,剛才你那樣逼我,我才想到,我怎可為我這點秘密傷害你對我的感情呢?況且成親後就要終生生活在一起,那還有什麼秘密可以終生都不讓你知道的?」

南宮麟聞之欣喜的問道:

「那我倆何時成親?」

東方燕答道:

「看來要等到絕命五煞都除去後,我倆才能成親。」

南宮麟默默微笑的點頭,表示贊同東方燕的答覆。

此時,幾個持刀劍的惡漢進入客棧,一見東方燕貌美就圍過來調戲,其中一人道:

「好漂亮的姑娘!該知道我們三爺是誰吧?想不想去伺候我們三爺啊?」

這惡漢所說的「三爺」當然就是伍花狼,伍花狼是絕命五煞中的第三煞,南宮麟聞之立斥喝道:

「住口!伍花狼的爪牙!給我滾!」

那惡漢回斥道:

「嘿!你找死啊?敢惹我們三爺!」

南宮麟怒罵伍花狼道:

「你們那什麼鬼三爺?就是他最該死!」

南宮麟就跟這幾個惡漢打了起來,堂堂南宮堡少堡主對付這幾個小嘍囉,祇稍兩三招,他們就全都被打倒在地;他們從地上狼狽的站起來,剛才開口說話的那個惡漢還不甘心的道:

「你等著!我們三爺會派人再來找你的!我們知道你是南宮麟,這位姑娘我們雖不認識,但她一定是你的相好,你們都給我等著!」

幾名惡漢狼狽的逃出去後,東方燕對南宮麟道:

「這下麻煩了,伍花狼會派人找到你南宮堡去的。」

南宮麟無所畏懼的對東方燕嘻笑道:

「那我們就去『請』金鋒女俠出來啊!」

東方燕很高興自己被南宮麟取笑,就微笑的對南宮麟道:

「我的事你既然全知道了,那我就請你到我家作客。」

到了東方燕的秘密住處,南宮麟是第一個進入東方燕秘密住處的外人,也就是第一個進入武林劍后金鋒女俠住處的外人,東方燕和南宮麟真是感情深厚的情侶,所以才會請南宮麟進她的秘密住處;東方燕進自己的閨房,在閨房門口對南宮麟道:

「對不起!請你稍等。」

然後關上閨房的門,一會兒後,從東方燕閨房裡出來的,又變成頭幪金色幪面巾,身穿金色上衣金色長褲,披著金色披風,腳穿金色長靴,手持金劍的金鋒女俠!南宮麟見之戲笑道:

「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妳是誰?我不知道妳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妳姓啥名誰。」

又成金鋒女俠裝扮的東方燕亦隨之戲謔道:

「嗯!南宮少堡主!你不知道我金鋒女俠是誰,那我出現的地方,你最好不要在場。」

南宮麟聞後即辭去道:

「那我告辭了!」

那幾個在客棧被南宮麟打跑的惡漢,正要回伍花狼那裡,但幪面的金鋒女俠截住他們的去路質問道:

「站住!你們想回去叫伍花狼那個淫魔率眾打南宮堡是嗎?」

惡漢們全都一愣,在客棧和南宮麟對罵的那名惡漢驚惶問道:

「金鋒女俠!妳怎麼知道?」

金鋒女俠嘲笑的答道:

「喝!你們想回去找伍花狼,但南宮麟先來找到我了,你們已回不去了,伍花狼也不會知道你們是怎麼死的。」

金鋒女俠抽出金劍,祇輕揮數下,這幾名惡漢根本都看不清金鋒女俠的招式,就全死在她的劍下!

數時辰後,伍花狼聽說自己幾個手下在回他的山東分壇途中被殺,就去他手下被殺的地方察看;他這幾個被金鋒女俠殺死的手下,都躺在地上,伍花狼看他們身上的劍痕道:

「看起來像是被金鋒女俠殺死的。」

伍花狼身旁一位手下,伍花狼任他為山東分壇總管,他名叫何宗台,他聞之問道:

「三爺!那金鋒女俠是要找上咱們嘍?」

伍花狼心神不安的答道:

「嗯!金鋒女俠早晚都會找上我們絕命五煞的,何總管!你飛鴿傳書通知我大師兄,請他注意作好準備。」

何宗台聽命答道:

「是!」

何宗台的飛鴿傳書從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飛出,飛到百里外被幪面的金鋒女俠飛鏢射下,原來伍花狼和他山東分壇的一舉一動全都在金鋒女俠的監視下;但金鋒女俠不能祇監視伍花狼,絕命五煞的其他四人她也要對付,於是她就離開山東瑯琊,往四川去了。

四川是絕命五煞第五煞谷陰風的分壇,金鋒女俠幪著面到四川分壇找上谷陰風;先與谷陰風四川分壇數百手下大戰,雖是數百之眾,但再多的蝦兵蟹將也敵不過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摧枯拉朽般的殺光了谷陰風數百手下;谷陰風祇得親自和金鋒女俠過招了,既是絕命五煞其中之一,武功當然也極高,因此起初尚與金鋒女俠勢均力敵,彼此殺得難解難分,但二十餘招過後,谷陰風開始招架乏力,雙方過招數十,最後谷陰風的招式全被打潰;金鋒女俠就掀開幪面巾,露出她東方燕的相貌,谷陰風方看清她的面貌,就立死於她劍下!金鋒女俠從掀開幪面巾,殺死谷陰風,到再幪上面,都祇短暫的一剎那;由於整個四川分壇祇剩谷陰風一人,所以除谷陰風外,沒有別人看到金鋒女俠的相貌。

接著,金鋒女俠又到江東,江東是第四煞董蠍的分壇,金鋒女俠同樣幪面走進江東分壇,找上董蠍;也同樣先將董蠍江東分壇數百手下全部殺光,再與董蠍過招數十,董蠍亦先與金鋒女俠勢均力敵,之後逐漸招架不住,終至完全潰敗;金鋒女俠亦掀開幪面巾,董蠍看清楚她東方燕的面貌時,亦立死於她的劍下!

金鋒女俠連殺絕命五煞的第五煞谷陰風和第四煞董蠍,給天下武林帶來好消息,整個武林皆為之震驚,也為之鼓舞歡慶;五煞中剩下的公孫魑、嚴峰、伍花狼亦為之驚動,並為之喪氣,公孫魑料到金鋒女俠下一個將會找他的三師弟伍花狼,就召他在西涼的二師弟嚴峰與他自己一起趕往山東瑯琊,並令投效絕命五煞向他屈服的幾個門派也到瑯琊去;南宮麟得知公孫魑和嚴峰要來山東瑯琊替伍花狼助陣,耽心東方燕無力對付,他對他的姑丈南宮堡總管陶家慶道:

「姑丈!公孫魑和嚴峰要到瑯琊了,那金鋒女俠就要同時對付三煞了,她雖是武林劍后,但也贏不了有公孫魑帶頭的三煞聯手攻擊,怎麼辦呢?」

南宮麟的姑丈陶家慶當然還不知道金鋒女俠就是東方燕,他也無可奈何的道:

「嗯!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將伍花狼和他這兩個師兄分開。」

此時,幪面的金鋒女俠進了南宮堡,到南宮麟面前,她對南宮麟道:

「南宮少堡主!請你設法將伍花狼騙到海邊。」

南宮麟答應道:

「好!金鋒女俠,沒問題!」

金鋒女俠謝道:

「好!謝謝你。」

金鋒女俠離去後,陶家慶不解的問道:

「少堡主!你要如何將伍花狼騙到海邊?」

南宮麟答道:

「簡單啦!」

陶家慶更感覺奇怪的問道:

「簡單?」

南宮麟講解答道:

「伍花狼是個淫魔,嗜淫成性,祇要騙他海邊有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他就自動衝到海邊去了。」

陶家慶聞後稱讚笑道:

「妙!想得真聰明!」

公孫魑和嚴峰以及屈服於絕命五煞聽公孫魑之命的幾個門派要來瑯琊,而助金鋒女俠的南宮堡這邊,則由於金鋒女俠連殺絕命五煞的五煞谷陰風和四煞董蠍,鼓舞了武林各路俠士,因此南少林、峨嵋、點蒼、終南、青城以及丐幫,還有被絕命五煞滅掉的嵩山少林、華山、武當的殘存弟子,也都一起前來瑯琊幫金鋒女俠和南宮堡助陣;相反的,投效絕命五煞向絕命五煞屈服被迫聽從公孫魑之命的幾個門派,在谷陰風和董蠍相繼被殺後就有些動搖,現在這麼多名門大派都前來助金鋒女俠和南宮堡,這些門派更心生猶豫躊躇不前,但仍懼於公孫魑和嚴峰的威勢,他們的人馬祇到瑯琊城郊停駐觀望,不進瑯琊城,這些門派有麒麟門、陰陽門、天龍堂、飛虎堂、風雲堡等門派;伍花狼的總管何宗台見這些門派心懷投機,對他們極為不滿,就向伍花狼罵這些門派居心不軌會隨時見風轉舵。

武林中諸名門大派既都前來瑯琊為金鋒女俠助陣,金鋒女俠就去找峨嵋派靜心師太,她向靜心師太作揖行禮並請求道:

「晚輩拜見靜心師太!懇請師太選一名弟子助晚輩。」

靜心師太回禮並答應道:

「女俠您太客氣了,我們就是來幫妳的,不管妳需要什麼,我們都會給妳的。」

說著就介紹自己身旁一名女弟子道:

「這是貧道的弟子吳惠英,她是我們峨嵋派所有弟子中武功最高的,就請她幫忙妳吧!」

金鋒女俠遂謝道:

「謝謝師太!」

靜心師太就命自己弟子吳惠英道:

「惠英!妳隨金鋒女俠去,全都聽憑她的吩咐幫忙她。」

吳惠英接受靜心師太之命道:

「弟子謹遵師父之命!」

接著又向金鋒女俠行禮道:

「女俠儘管吩咐我,我一切全聽女俠吩咐行事。」

公孫魑和嚴峰兩個伍花狼的師兄趕著往瑯琊來,要保護他們的三師弟伍花狼,伍花狼卻仍沉溺於淫慾中,光著上身光著兩腿,祇穿條短褲在玩搶來的女人,方玩過後,還沒來得及穿衣,就聽到自己房間外有人對他的總管何宗台道:

「總管!海邊有一個好美好美的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

聽到這話他又興奮起來,光著身子衝出房間,就問何宗台道:

「何總管!怎麼回事啊?」

何宗台答道:

「三爺!這位家丁說他在海邊看見一個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

伍花狼就問那家丁道:

「真的嗎?」

那家丁答道:

「是的,三爺!那女子長得極美,可是她跑步跑得非常快,不是屬下抓不到她,她跑得那麼快,我們整個山東分壇除三爺您外,其餘誰都追不上她,她說誰能跑贏她追上她抱住她,她就跟誰在海邊玩樂,所以……」

伍花狼不等那家丁說完就驚奇的叫道:

「哦?」

接著又懷著不信和挑戰之心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到海邊去找她,去跟她跑,看她究竟跑得有多快?哼!她跑得再快我也一定能追上她,將她抱起來玩!」

金鋒女俠就要來殺伍花狼了,這個時候伍花狼還要跑出山東分壇,何宗台就想勸阻伍花狼,但何宗台忽想到要出乎金鋒女俠意料之外,就沒勸阻伍花狼;然而伍花狼竟然連衣服都不穿,光著身子急急奔出山東分壇之外,何宗台見之連忙叫道:

「三爺!你還沒穿衣服啊!」

伍花狼回頭應聲道:

「到海邊去找沒穿衣服的美女,還用得著穿什麼衣服?」

伍花狼接著又命令何宗台道:

「何總管!我在海邊跟美女戲水,不准有別人在場,你給我看好分壇裡的人,誰都不准到海邊去!」

何宗台從命道:

「是!」

山東瑯琊郊外有一處寧靜無人的海灘,伍花狼奔到這處海灘邊,果真見到一位全身光溜僅穿一條遮蔽私處短褲的女子,這個女子竟然就是東方燕!伍花狼的五師弟谷陰風和四師弟董蠍都死於幪面的金鋒女俠劍下,所以伍花狼也以為自己會遇上幪面的金鋒女俠,沒想到竟飛來這種意外的艷福;他既不知金鋒女俠的廬山真面目,又根本不認識東方燕,且他就祇有一腦子的淫念,見到女子就色迷心竅,見到沒穿衣服的女子,更是神魂顛倒,因此東方燕光著身子在他眼前,他也不知道他眼前這沒穿衣服的女子是誰。

東方燕光溜的身子,一臉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白皙嬌嫩的光溜身體,雙乳挺拔柔軟,腰部纖細,雙手臂皆柔軟白嫩,僅穿的一條短褲也祇像是私處上遮著一塊小紅布,雙腿也是白嫩修長,又赤著一雙白嫩的玉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美麗的白玉;伍花狼雙眼色瞇瞇的盯著東方燕光溜的身體,東方燕亦對伍花狼微笑,並將兩手臂張開請伍花狼過來,伍花狼興奮的奔到東方燕身前,東方燕和伍花狼就緊緊擁抱在一起。

東方燕當然猜得到南宮麟一定是騙伍花狼說海邊有沒穿衣服的女子在戲海水,她知道伍花狼是來看沒穿衣服的女人的,所以她就不穿衣服在海邊等伍花狼;伍花狼抱住東方燕後,就親吻東方燕的臉,再彎下腰,東方燕亦配合著雙腿彎曲,讓伍花狼將她壓在地上;東方燕躺在地上,伍花狼趴在東方燕身上,繼續吻東方燕的臉,然後舔東方燕的脖子,再往下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都一直面帶微笑,像是在享受和伍花狼親熱的樂趣,尤其在她雙乳被舔時笑得更是開心極了;伍花狼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地上,開口問道:

「姑娘妳是誰?妳怎麼一人在海邊沒穿衣服?」

東方燕也上身坐起來,雙腿亦伸直在地上,回伍花狼的話答道:

「我在等你呀!想要跟你親熱啊!」

伍花狼聞之吃驚,感覺奇怪的問道:

「嗄!妳不知道我是誰嗎?不怕被我吃掉嗎?」

東方燕再答道:

「我知道你是絕命五煞中的三煞伍花狼,知道你是惡名昭彰的淫魔,所以我才要將我這一身嫩肉送來餵你。」

伍花狼更感覺新奇的道:

「嗯!妳跟其他女子不一樣,妳的膽子可真大!」

東方燕乃隨之道:

「我可是個不尋常的女子,那些弱女子聽到你這淫魔伍花狼的名字都嚇慌了,可是我,你愈是個到處糟蹋女子的淫魔,我愈要將我光溜的身體送到你面前。」

伍花狼乃點點頭道:

「嗯!確實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想必是武林中哪個威名赫赫武功高強的女俠?我可要好好瞧瞧妳究竟耍什麼把戲?跟妳在一塊要比制伏那些驚恐掙扎抵抗的女子還更有趣得多!」

另一邊,各門派既都到瑯琊來助金鋒女俠,南宮麟率南宮堡上下往伍花狼的山東分壇去,這些門派也就和南宮堡一起接受南宮麟的帶領,在伍花狼山東分壇四周埋伏。

不久,公孫魑和嚴峰都進伍花狼山東分壇來了,見不到伍花狼,公孫魑就問何宗台道:

「你們三爺到哪裡去了?」

何宗台答道:

「回大爺的話!三爺到海邊去了。」

公孫魑奇怪的又問道:

「他去海邊做什麼?」

何宗台再答道:

「三爺聽說海邊有個美女沒穿衣服在戲海水,他連衣服都沒穿,就光著身子往海邊跑去了。」

嚴峰聞之不太高興的責備道:

「哎呀!三弟就是這個樣子!金鋒女俠都要來殺他了,他還有這種閒情,竟還不穿衣服跑出去!」

接著嚴峰又責問何宗台道:

「喂!你們這個時候怎麼還讓三爺跑出去不阻止他?」

何宗台又答道:

「回二爺的話!小的本來正愁如何對付金鋒女俠和保護三爺,但三爺這一出去,小的反而安心釋懷!金鋒女俠絕對想不到三爺這個時候會跑出去不在分壇裡,所以祇要等大爺、二爺你們倆一到,我們就可以誘金鋒女俠入甕;現在大爺、二爺你倆都來了,那我們就等金鋒女俠自投羅網,叫她進得來出不去!」

何宗台這番話,嚴峰聽了還微微一笑並豎起大拇指,想要誇讚何宗台,但公孫魑卻板起臉孔斥問道:

「你是這裡什麼人?你上大當啦!」

公孫魑繼續斥道:

「這正是金鋒女俠用計騙三爺出去,你卻以為金鋒女俠想不到三爺會跑出去!你自己被金鋒女俠騙了,你還以為你在騙金鋒女俠!」

公孫魑果真是絕命五煞的頭煞,果真是個大師兄!不僅武功是五煞中最高的,用智也是如此的精明!大老遠的外地跑來,祇聽何宗台說兩句,就知道伍花狼是怎麼被金鋒女俠騙出去的;遭公孫魑這番訓斥的何宗台,兩眼呆望著公孫魑不知所措,公孫魑即下令道:

「我們趕快到海邊去,你們山東分壇的人也一起趕到海邊去!」

公孫魑、嚴峰和山東分壇的人一出分壇,南宮麟和南宮堡弟子以及前來助陣的各門派,大家一起殺出來,將山東分壇團團圍住,雙方就展開一陣激烈廝殺;公孫魑和嚴峰武功雖高,但南宮堡和各門派共同圍了一個陣,這二人一出招大家就退,然後又很快再圍上來,令此二人久鬥都殺不出陣外;山東分壇其他人也和南宮堡及各門派打鬥,那個說海邊有美女的山東分壇家丁遇上南宮堡弟子就大叫道:

「嘿!別殺我!你們陶總管說好要賞我五百兩銀子的!」

說著他看到南宮麟姑丈陶家慶了,就衝向陶家慶並大叫道:

「陶總管!陶總管!你說了幫你把事辦成就賞我五百兩銀子的!」

正好山東分壇總管何宗台見到這情狀了,就一劍刺死那家丁,並氣憤的道:

「可惡!原來是南宮堡收買你,叫你來騙三爺到海邊去的!」

陶家慶見之,搖搖頭道:

「哎!唯利是圖的小人死不足惜!」

於是陶家慶與何宗台就打鬥起來,但過沒幾招,其他山東分壇的人和南宮堡弟子就把這二人的打鬥衝開了;南宮堡在各門派助陣下,山東分壇的人逐漸被消滅,公孫魑和嚴峰依然被困在陣中殺不出去。

而聽命於絕命五煞停駐在瑯琊城郊觀望的幾個門派,這回都動起身來,繞著瑯琊城郊外道路要往海邊去!啊!原來他們不是停駐觀望想見風轉舵,而是公孫魑的計謀,這麼多名門大派前來瑯琊助金鋒女俠,公孫魑怎會沒想到伍花狼的山東分壇會遭包圍?且他也想到金鋒女俠不會跟南宮堡和各門派一起包圍山東分壇,他知道金鋒女俠會在別處用計將他的三師弟伍花狼誘出去單獨解決,所以他令這些門派在瑯琊城郊假裝觀望,以利他看情勢令這些門派採取相應措施;連山東分壇總管何宗台都不知公孫魑計謀,還以為這些門派心存投機想隨時反叛,而向伍花狼抱怨這些門派,直到公孫魑令他派人傳令這些門派到海邊去,他方明白這原來是公孫魑的精心安排;在南宮堡和各門派的重重包圍下,何宗台派小孩子到瑯琊城郊傳令,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不會為難小孩,反而還怕傷到小孩,祇會對小孩讓路,瑯琊城郊的這些門派因此收到公孫魑的指令。

在海邊,伍花狼一手伸進東方燕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私處,東方燕露出開心的微笑,並問道:

「伍花狼!你怎麼沒穿衣服光著身子跑到海邊來了?」

伍花狼反問道:

「那妳怎麼也不穿衣服光著身子在海邊?」

東方燕答辯道:

「我就是要光著身子在海邊等你呀!再說我是到了海邊才脫衣服的,……」

說著東方燕一手往附近的一處林子一指,繼續道:

「我脫掉的衣服就藏在那林子裡,你應該是從你的分壇裡就光著身子跑出來的吧?」

東方燕所指的那處林子裡,她金鋒女俠的金色幪面巾、金色上衣、金色長褲、金色披風、金色長靴還有一柄金劍都放置在這林中的一棵樹腳下,另外還有一件花紅內衣、紅色胸罩及一雙白襪也堆放其中。

伍花狼聞之乃哈哈笑道:

「哈!哈!我在我房間裡光著身子玩女人,聽說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在戲水,就光著身子跑來了;反正是來找沒穿衣服的美女嘛,又何必穿了衣服再出來呢?」

東方燕和伍花狼就彼此默默的互相微笑,伍花狼的手繼續在東方燕的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的私處,他一邊摸東方燕私處一邊轉頭,目光望到了東方燕的雙腳,就調戲道:

「嗯!妳是個不尋常女子,是不知哪個威名赫赫的人物,這是不尋常女子白嫩嫩的玉腳。」

東方燕微笑回應道:

「嘿!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身體別人是根本看不到更摸不到的,今日你竟看到了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雙乳和雙腳,且還舔到了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雙乳,更還摸到了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私處,真是天上掉下來的艷福啊!」

伍花狼聽了樂極的嘻笑道:

「嗯!說的沒錯!還真是天上掉下來的艷福!」

伍花狼仍盯著東方燕的雙腳,再嘻笑的問道:

「妳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不尋常女子的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

東方燕被調戲得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一邊白佔我這不尋常女子的便宜,一邊調戲我這不尋常女子、逗弄我這不尋常女子;我是不尋常的女子,不是身體畸形的女子,不尋常女子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那不是不尋常的腳,而是畸形腳:如此威武貌美傑出不凡的不尋常女子如果兩腳畸形,那是多嚴重的缺憾?如此的不尋常也就因為兩腳畸形而嚴重失色!所以不尋常女子的腳更應該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我也因為我是不尋常的女子,我的腳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更覺得自己不尋常,更對自己倍感驕傲,更喜歡自己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稱讚東方燕這番話道:

「妙!妳說得真妙!」

繼之,伍花狼對自己眼前這光溜身體的陌生女子感覺好奇的問道:

「那妳這個不尋常女子究竟是誰呀?是什麼不尋常的人物?」

東方燕答道:

「你繼續佔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便宜,繼續玩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身體,等你艷福享夠了再告訴你我是誰,那時你更會感覺你今日佔到了極不尋常的便宜,享受到了極不尋常的艷福!」

伍花狼既也是光著身子跑來海邊,他當然也是赤著腳,東方燕就反取笑問道:

「伍花狼!你是絕命五煞裡的三煞,也不是個普通人,那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亦被逗笑的答道:

「哈!哈!哈!……問得好!跟妳一樣,我不是普通人但不是身體畸形的人,堂堂絕命五煞的三爺身體怎麼可以畸形呢?所以三爺的腳當然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三爺的腳當然沒有畸形。」

在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那邊,伍花狼的手下快被殺光了,公孫魑和嚴峰繼續被困在陣中,但這個陣開始有些鬆動,以公孫魑和嚴峰二人的武功,尤其是公孫魑的武功,這個陣本來就祇能困他們於一時,不可能困他們於永久,二人揮劍的招式似已出現破陣之勢!

從瑯琊城郊往海邊去的幾個聽命於絕命五煞的門派,雖繞城外郊區道路路途比較長遠,但無人阻擋他們,他們還是很快就接近海邊了。

在海灘這邊,東方燕已翻過身,背部朝上趴在地上,她光溜的背部,白嫩嫩的背,白嫩嫩的屁股,紅短褲像是一條細長的紅絲帶繫在她的屁股上,還有白嫩嫩的雙腿和白嫩嫩的兩腳腳底,看起來真像一塊做成人形的白嫩嫩的豆腐;伍花狼的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一隻手背穿過像細長紅絲帶的短褲,撫摸著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趴著,臉貼地俯臥,嘴裡仍歡喜的道:

「別人根本看不到的不尋常女子的屁股又不但被你看到了,還被你的手摸到了。」

接下來,伍花狼將東方燕的短褲的一邊拉一點下來,再用舌頭舔東方燕的屁股,其狀就如同現在最頂上的那張照片,那張照片即為章子怡和另一位男星在拍演伍花狼舔東方燕屁股的鏡頭;東方燕的屁股極為白嫩,伍花狼舔到這麼嫩的屁股,愈舔愈起勁,拼命舔個不停,舔得興奮極了就大呼道:

「哈!我舔到不知哪個威名赫赫的不尋常女子的不尋常屁股啦!」

東方燕被這話逗得抬起頭來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真有趣!我也在享受我的不尋常屁股被舔的樂趣。」

之後伍花狼又繼續舔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也再繼續臉貼地俯臥,繼續享受她自己「不尋常」的屁股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舔東方燕的屁股舔夠了,再接下來就拿起東方燕的雙腳,將東方燕兩腳拿在手裡,看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的腳底,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像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伍花狼看著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腳底看起來都特別白、特別嫩,伍花狼像是看到兩塊好吃的嫩肉似的,垂涎欲滴的伸出舌頭舔東方燕的腳底;將臉貼地俯臥的東方燕這時抬起頭來,她臉向後轉看伍花狼舔她自己腳底的樣子,看到伍花狼好像在吃特別鮮嫩可口的嫩肉般的舔她自己的腳底,看得她開心的微笑起來,她也感覺自己腳底被舔非常快樂;伍花狼舔了東方燕的腳底,又再用手指摳東方燕的腳底,給東方燕搔癢,東方燕癢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取笑道:

「妳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腳不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且這不尋常女子的腳底還怕癢。」

東方燕又被逗笑道:

「嘻!嘻!不尋常女子的腳別人也是根本看不到的,而你卻把不尋常女子兩腳的腳背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連舌頭都舔到不尋常女子的腳底,手指還搔到不尋常女子腳底的癢。」

伍花狼感覺自己很有福氣的道:

「嗯!那我今日真是享受到天大的艷福了!祇是不知道現在玩的是哪個不尋常女子、哪個威名赫赫人物的身體;這不尋常女子的腳祇因為別人看不到,看到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東方燕也隨著補充道:

「不尋常女子的身體也是別人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也跟普通女子脫光的身體完全一樣;不尋常女子身體完全沒有畸形,完全正常,才是真正的不尋常女子!」

伍花狼手指再摳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又癢得哈哈大笑,但東方燕腳底被搔癢,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伍花狼看了感覺奇怪的問道:

「咦?妳怕癢腳底被搔癢了,腳掌怎麼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

東方燕很開心的答道:

「我喜歡被搔癢,癢得很過癮,癢得很開心呀!我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愈癢愈要將腳掌張開,張開腳掌被搔癢才癢得過癮嘛!」

伍花狼聞之又感覺奇特的道:

「真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怕癢竟還這麼喜歡被搔癢。」

說著摳東方燕的腳底就摳得更凶,東方燕就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她心裡更開心,感覺更過癮,兩腳腳掌又張得更開;伍花狼見東方燕這麼喜歡被搔癢,就再用手指點東方燕腳底的湧泉穴,卻不料東方燕不在乎的道:

「伍花狼!憑你的武功怎麼點得住我的穴道呢?你可以把我搔得很癢,但你點不住我的穴道。」

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這邊,伍花狼手下的人已全被殺光,山東分壇總管何宗台也為南宮麟所殺,南宮麟、陶家慶和南宮堡弟子及各門派人馬,全都加入圍困公孫魑和嚴峰的陣中,使原本快要瓦解的陣又再度鞏固起來,但南宮堡和各門派也死傷不少,再鞏固起來的陣也遠不如當初佈好的陣嚴密堅實;公孫魑和嚴峰再被困住的時間也比較短,此二煞經一番搏鬥,圍困二煞的陣勢又開始鬆動了。

而往海邊去的幾個聽命於絕命五煞的門派,已愈來愈接近海邊,幾乎就快要到海邊了。

海灘這邊,聽命於絕命五煞的幾個門派的人馬都快來了,東方燕仍還光溜著身子讓伍花狼摳她的腳底,還在癢得開心的大笑;被伍花狼摳完腳底,東方燕又翻身回來,雙腿伸直坐在地上,伍花狼的手撫摸著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摸,感覺十分開心,更想自己雙乳再被多摸幾下;伍花狼將撫摸東方燕雙乳的手慢慢往下移,撫摸東方燕的肚腹,手再旁移撫摸東方燕的腰,再往後撫摸東方燕腰後的背,並將嘴貼近東方燕的雙乳,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舔,腰和背又被撫摸,臉上露出快樂到極點的表情;伍花狼將嘴離開東方燕的雙乳,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的私處,愈摸愈好奇,遂對東方燕道:

「妳這裡面究竟長什麼樣子?我好想脫掉妳的褲子看一看。」

東方燕微笑的道:

「嗯!你是該脫掉我的褲子好好看清楚我這裡面,我這不尋常的女子,我的全身別人通通都看不到,這裡面別人更是看不到,別人看不到的你都看到了,剩下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脫掉我的褲子把我這不尋常女子的這裡面看個清楚,那多可惜呀!」

伍花狼聞之欣喜問道:

「哦?那妳是讓我脫妳褲子啦?」

東方燕答道:

「我當然讓你脫我褲子嘍!淫魔還這麼婆婆媽媽,你趕快脫呀!」

伍花狼就把東方燕僅穿的一條短褲脫下,東方燕私處露出來,她低頭看著自己的私處,又看得開心的微笑,她很高興自己褲子被脫掉,很高興自己私處露出來;伍花狼看見東方燕的私處,就睜大眼睛緊緊盯著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見自己私處被伍花狼色瞇瞇的盯著看,心裡更開心的笑道:

「真是個淫魔!見到別的女子這裡,你都會盯著看,現在見到了別人最看不到的不尋常女子的這裡,你當然更死死盯著不會放過。」

聽了這話,伍花狼又問道:

「那妳這不尋常女子的不尋常這裡被我這個淫魔盯著看有什麼感覺啊?」

東方燕答道:

「感覺很快樂呀!更要把我不尋常女子的不尋常這裡給你盯著看啊!」

伍花狼盯了一陣東方燕的私處,又放眼看東方燕赤裸的全身道:

「妳這個全身光溜的女子竟然是不知哪個威名赫赫的不尋常女子。」

東方燕亦看著自己赤裸的全身道:

「我這不尋常女子全身光溜,更覺得自己是個不尋常女子,看著自己這不尋常女子全身光溜的樣子,覺得自己很有趣。」

既看到威名赫赫的不尋常女子全裸的身體,雖不知道她是誰,但也感覺很稀奇,於是伍花狼又色瞇瞇的對著東方燕,頭朝東方燕的私處靠近,身子亦隨著頭逐漸彎下,東方燕見自己又將遭伍花狼侵犯,竟又更開心的微笑道:

「呵!我是不尋常的女子,根本不怕淫魔,遭淫魔非禮反而很開心,更要淫魔來非禮我。」

伍花狼乃欣喜的道:

「好!那我就大大的非禮妳這不尋常女子一番!」

說著頭就立即貼到東方燕的私處,伸出舌頭去舔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私處被舔,更感覺快樂到了極點,又極為開心的呼道:

「哇!你這淫魔!我這不尋常女子被你這淫魔侵犯了,我卻很高興自己被淫魔侵犯,更要把我自己給你這淫魔侵犯,我正在享受被淫魔侵犯的樂趣!我這不尋常女子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但看到了,剛才你的手還摸到了,現在你的舌頭又舔到了;真是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可是我愈覺得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我心裡愈高興,愈更要白白便宜你這個淫魔。」

伍花狼繼續舔東方燕的私處,伍花狼愈舔愈起勁,東方燕愈被舔愈高興,東方燕就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去,且她的私處愈被舔愈要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愈更想自己私處被舔。

而山東分壇這邊,圍困公孫魑和嚴峰的陣已瓦解,南宮堡和各門派有百餘人被公孫魑和嚴峰殺得死傷遍地,公孫魑和嚴峰衝出來,大家還想再圍上去,但圍上去的又都被此二煞殺成死傷;南宮麟的姑丈陶家慶為嚴峰所殺,南宮麟胸前也遭公孫魑劃下一道劍痕,大家已困不住二煞,二煞急往海邊衝去,但大家仍緊追二煞,仍想將二煞攔住。

往海灘邊去的幾個門派已近海邊祇有百餘尺了,瞬間即可到達海邊,東方燕還讓伍花狼脫掉她的短褲,正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馬上這些門派的人就要看到東方燕的這般模樣了,一旦東方燕和伍花狼現在的樣子被這些人看到,全天下將立即眾人皆知這全身赤裸的金鋒女俠名叫東方燕!然而就在此通往海邊的路上,竟又出現一個手持金劍幪面的金鋒女俠!金鋒女俠攔住這幾個門派的人的去路,並喝令道:

「站住!」

這幾個門派的人都很吃驚,麒麟門門主嚇得「嗄!」了一聲,陰陽門門主奇怪的問道:

「金鋒女俠!伍三爺呢?」

金鋒女俠厭惡的斥道:

「哼!什麼伍三爺?你們那個臭三爺已經被我殺死了!」

這幾個門派的掌門人吃驚沮喪的互相對望,各門派其他弟子也都顯露洩氣想脫離戰局的表情,金鋒女俠見之再道:

「你們的臭三爺死了,那麼多名門大派圍攻他的山東分壇,他的山東分壇也快完了,你們的臭大爺、臭二爺看到他們自己的三師弟你們的臭三爺死了,也祇有回各自的華山總壇和西涼分壇去;絕命五煞就祇剩你們的臭大爺、臭二爺兩人了,也祇剩華山總壇和西涼分壇兩處地方了,還能統治武林嗎?我祇要和各大門派再追擊他們兩個,他們兩個很快就完了,你們還要當他們的走狗啊?」

於是麒麟門門主問陰陽門門主道:

「既然這樣,我們還要聽絕命五煞公孫魑之命嗎?」

陰陽門門主答道:

「嗯!當初我們祇是受脅迫才向絕命五煞低頭的,現在絕命五煞快完了,我們幹嘛要跟他們一起陪葬?」

於是天龍堂堂主、飛虎堂堂主、風雲堡堡主皆同聲道:

「對!我們不再受絕命五煞控制了!」

但麒麟門門主還是猶豫的問道:

「可是我們現在就馬上跟公孫魑和嚴峰翻臉嗎?」

陰陽門門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問道:

「是呀!現在跟他們翻也不是,不跟他們翻也不是,真不知該怎麼辦?」

天龍堂堂主不耐的道:

「哎呀!他們都快完了,還怕他們什麼?要翻就馬上翻,還囉嗦這麼多!」

飛虎堂堂主則道:

「還是想個辦法騙公孫魑和嚴峰,先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已經翻了。」

風雲堡堡主頗為同意但不知該怎麼做的問道:

「嗯!想得不錯!就是先騙他們兩個,但要怎麼騙不讓他們知道我們變了呢?」

金鋒女俠就訓斥他們並提出解法道:

「你們這群貪生怕死向惡勢力低頭又見風轉舵的傢伙!那你們就假裝跟我打鬥,讓我在你們身上劃幾道劍痕,你們就以這些劍痕去騙公孫魑和嚴峰,就說那個臭三爺死了你們才遇上我,連臭三爺的屍體都沒見著就被我打回去了。」

於是這些門派的人都下馬和金鋒女俠假裝打鬥,讓金鋒女俠在他們身上劃劍痕,雖是假裝打鬥,但金鋒女俠揮劍一樣快勁犀利,瞬間就連揮數百下,每個門派的掌門人和各自的數十弟子共五百餘人身上都留下劍痕,大家就一起上馬轉頭往回走去了。

這時金鋒女俠摘下幪面巾,原來她不是東方燕,是峨嵋靜心師太選給金鋒女俠的弟子吳惠英!堂堂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的東方燕哪裡會那麼笨,自己全身赤裸把自己私處給伍花狼舔還讓大家看到,將自己弄得丟臉名節敗壞又毀了自己金鋒女俠的名聲?公孫魑有計謀,東方燕也事先計畫周詳,她早疑心麒麟門、陰陽門那些門派是不是真的停駐觀望想見風轉舵,早就防到這些門派的舉動有公孫魑的計謀,所以去請峨嵋派靜心師太選個弟子助她,她原來是叫靜心師太選給她的吳惠英假冒金鋒女俠她自己!東方燕這個金鋒女俠還真不是簡單人物,她不祇是武功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她機智靈敏做事計畫周詳,公孫魑有計謀,她能料到公孫魑的計謀,破解公孫魑的計謀,其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

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的東方燕繼續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東方燕被舔得更覺興奮快樂,伍花狼享受著舔東方燕私處的樂趣,東方燕享受著自己私處被舔的樂趣;伍花狼舔東方燕的私處舔夠了,想要和東方燕徹底淫樂一番,他想脫自己褲子掏出淫根;當他的手觸碰到自己褲子,東方燕立即出手攻擊他,東方燕雙手握拳朝伍花狼臉部數記連環拳,伍花狼歪身閃躲並立即站起身來,東方燕亦站起來改以手掌出招繼續追擊伍花狼,伍花狼亦雙手出招回擊,於是東方燕就全身赤裸與伍花狼過招;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依然顯露出武功高強的女俠身手和威勢,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女頻頻使出許多武功極高的招式,伍花狼武功也不弱,也是武功極高的招式與全身赤裸的東方燕對拚;東方燕一邊出招攻擊伍花狼一邊對伍花狼道:

「現在給你瞧瞧我這不尋常女子的厲害!我不怕你這淫魔,大膽的讓你非禮我、侵犯我,就是因為我是不尋常女子,有本事任你非禮侵犯也不會遭你淫辱摧殘;現在看我來收拾你,跟我過招你不是對手!」

伍花狼也一邊出招一邊回斥問道:

「我早就知道妳是來向我挑戰的!妳的武功這麼高,果真是不尋常的女子,妳究竟是誰?」

公孫魑和嚴峰已經奔到海灘附近了,又有南宮堡和各門派的十餘人圍住二煞,但二煞祇各揮幾劍就將圍上來的十餘人解決;自山東分壇過來,公孫魑和嚴峰奔過的一路上,每十餘步就見十餘個死傷的人倒在地上,因為二煞每奔十餘步就有十餘人圍上來攔住他倆,這些人當然祇有被二煞殺成死傷的份。

海灘邊,東方燕和伍花狼繼續對拚,二人已過了數十招;這回東方燕一掌擊退伍花狼,東方燕一手朝她藏衣服的林子一伸,五指張開,她以氣功將她藏在林子裡的金劍吸出來,金劍從林中飛出,落到東方燕手裡;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仍以武林女俠威武之姿手持金劍,並很俐落的將金劍出鞘,劍尖指著伍花狼,東方燕出口道:

「伍花狼!你認識這金劍嗎?我就是金鋒女俠!」

伍花狼聞之一驚,就立被東方燕一劍刺死!

公孫魑和嚴峰繼續朝海邊奔去,南宮堡和各門派亦繼續緊追;由於海灘邊有一高聳的沙崖,海灘邊在沙崖的下面,公孫魑和嚴峰就是因沙崖的阻擋,還看不到海灘邊,也看不到全身赤裸的東方燕和光著身子僅穿短褲已被殺死的伍花狼。

東方燕殺死伍花狼後,一邊將金劍入鞘一邊撿起自己被脫掉的短褲,並對已死的伍花狼嘲弄道:

「這回你可知道你遇到什麼不尋常女子,佔到什麼不尋常的便宜、享到什麼不尋常的艷福了吧?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都被你看到了,且還被你摸到、舔到了;別人是不知道金鋒女俠長什麼樣子,連金鋒女俠的臉都看不到,你是金鋒女俠一絲不掛的全身通通看到了,卻不知道自己看到的裸女就是金鋒女俠;最後還要我告訴你,你自己始終都猜不到,不過因為你若看出我是誰,我就立刻殺掉你,你早猜到就會早死,始終猜不到還讓你多活了這麼一點點時間。」

東方燕接著又極為開心的微笑道:

「好!我這天下無敵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全身赤裸的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白佔這麼多便宜,但現在我仍是未遭淫辱玷污的潔淨清白之身,所以現在我樂得還想再給你白佔便宜,可惜你已經死了,今番被你白佔便宜將會成為我這輩子最有樂趣的回憶。」

東方燕正說著,沙崖上面傳來打鬥聲,東方燕知道是公孫魑和嚴峰要來了,沙崖上面是公孫魑和嚴峰在與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交戰,因被沙崖高聳的崖壁擋住,沙崖下的海灘看不到沙崖上面的景況;東方燕趁現在自己全身赤裸的樣子還沒被人看見,趕緊拿著金劍和被脫掉的短褲一展輕功,飛身鑽入林子裡。

愈近海邊,愈多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上來圍住公孫魑和嚴峰,二煞費了一番工夫,各自連揮數十劍,又數十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死傷倒地,其中峨嵋派的靜心師太和其弟子吳惠英也都為公孫魑的劍所傷,這時的吳惠英身上已換穿峨嵋弟子的道服;公孫魑和嚴峰終於衝到了沙崖邊,往沙崖下面看去,他們的三師弟伍花狼在海灘邊光著身子祇穿短褲躺在地上已死,全身赤裸的東方燕已不見蹤影;自己的三師弟死了,二煞悲憤的以輕功從崖頂飛身而下,落到崖下的海灘邊,並急奔到死去的伍花狼身旁。

沙崖上,南宮麟因伍花狼已死,金鋒女俠又已消逝無蹤,遂令大家離開,暫且別再理公孫魑和嚴峰,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乃各自散去。

公孫魑和嚴峰低頭望著自己躺在地上已死的三師弟伍花狼,嚴峰悲憤的道:

「金鋒女俠和那群傢伙是利用三弟好淫騙他來海邊的!」

公孫魑亦以嘲弄洩憤道:

「哼!『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戲海水』,說不定金鋒女俠就沒穿衣服,全身光溜溜的在這裡等三弟!」

嚴峰亦隨之嘲弄道:

「最好金鋒女俠全身光溜溜還被三弟淫辱了,她殺了三弟,她自己也變成失去貞節的殘花敗柳!」

公孫魑當然不相信自己說的氣話會是真的,但金鋒女俠剛才真的就和公孫魑說的氣話一樣,以全身赤裸的東方燕模樣出現在伍花狼面前;自己說這種氣話,卻不知道金鋒女俠跟自己所說的氣話相同,但金鋒女俠和嚴峰所說的氣話不一樣,金鋒女俠雖露出東方燕的相貌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玩了身體,可是金鋒女俠並沒失去貞節,她仍是清白的女子。

峨嵋派眾師太和弟子們離開沙崖回瑯琊的路上,幪面的金鋒女俠出現了,她來向靜心師太和吳惠英道謝,她向靜心師太行禮道:

「多謝師太!」

再謝吳惠英道:

「吳姑娘!謝謝妳!」

吳惠英答禮道:

「女俠!我還要謝謝妳呢!妳竟請我假扮妳這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甚感無限榮幸!」

吳惠英再接著告知金鋒女俠道:

「對了!女俠!妳給我假扮妳的衣物和那柄假金劍,我都放回我們住的驛館裡了,妳也跟我們一起回我們的驛館吧!」

靜心師太亦接口回禮道:

「女俠!跟我們一起走吧!剛才妳向我們道謝,其實如果要謝,這次來圍攻公孫魑和嚴峰還有他們山東分壇的所有人都該謝,不是祇謝我們師徒倆,大家都是為除掉絕命五煞替天下除害而盡力,最該謝的還是妳金鋒女俠。」

金鋒女俠應對道:

「師太說的是!但晚輩也需要大家幫忙,這次師太和吳姑娘都幫了晚輩最重要的忙,否則那些人跑到伍花狼身旁來,那麻煩可大了,說不定除不掉伍花狼了。」

金鋒女俠當然是要取回給吳惠英假扮她自己的衣物和那柄假金劍,可是她也一定要來道謝;假如金鋒女俠說的那些人真的都到了伍花狼身旁,那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金鋒女俠全身赤裸和伍花狼嬉戲逗鬧,也都知道金鋒女俠就是東方燕,那金鋒女俠一切都完了,恐怕真沒心再去除伍花狼了;為了自己做的事沒有給自己丟臉,沒有砸掉自己金鋒女俠的名聲,靜心師太和吳惠英二人她當然非謝不可,但靜心師太和吳惠英當然也不知道金鋒女俠竟全身赤裸和伍花狼在一起。

伍花狼既死,金鋒女俠接下來就要去找絕命五煞的二煞嚴峰了,公孫魑和嚴峰一起到西涼,嚴峰要回守他自己的西涼分壇,公孫魑則是去保護自己的二師弟;吳惠英假扮金鋒女俠時說對了,絕命五煞由原來五人變成現在祇剩二人了,一個總壇四個分壇,五處統治天下的堡壘毀了三處,公孫魑為首的這股武林惡勢力正面臨被金鋒女俠消滅之局。

公孫魑仍令原來聽命於絕命五煞向他們屈服的幾個門派前來西涼,但這幾個門派都已被假扮金鋒女俠的吳惠英說動了,現在公孫魑和嚴峰統治武林的惡勢力更削弱了,不僅不能再統治武林,連稱霸一方都快不長久了,祇能說是殘據一方,於是這幾個門派就公然跟公孫魑翻臉,全都反叛了!而幫金鋒女俠和南宮堡的門派,現在又多了西涼附近的崆峒、崑崙、天山等派,聲勢乃更為壯大!

公孫魑和嚴峰進了他們的西涼分壇,他們令西涼分壇所有人將西涼分壇四周圍成一個陣,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在分壇內緊緊相隨寸步不離共同坐鎮,以令金鋒女俠無法對嚴峰單獨下手;南宮堡和各門派雖人多勢眾將西涼分壇團團圍住,但西涼分壇的人所圍的陣有如銅牆鐵壁固若金湯,南宮堡和各門派人馬再多也難以攻破,雙方竟僵持不下了三個月!

歷經三個月後,時日一久苟難免有所鬆懈,這天深夜,幪面的金鋒女俠,金劍繫在背上,雙手捧著一桶酒,以輕功潛入西涼分壇內;金鋒女俠武功如此之高,以她的身手祇要不遇上公孫魑和嚴峰,她潛進來誰能察覺?她憑直覺選定了幾個空房間,將酒桶的小孔蓋打開,以氣功將酒從木桶小孔灑出,灑成一長條,還穿過好幾間房,這酒所灑成的長條長達百餘尺,然後一點火,百尺長條的大火瞬間就延燒了大半個分壇!

金鋒女俠一點火就立展輕功飛出西涼分壇外,分壇內火勢蔓延迅速,裡面的人毫無防備亂成一團,許多人逃避不及葬身火海;公孫魑和嚴峰對此突來的意外也不知所措,祇命人去救火和繼續固守分壇,但南宮堡和各門派已攻入西涼分壇,陣腳大亂還要應付火災的西涼分壇,哪還抵擋得了南宮堡和各門派的攻勢?南宮麟、靜心師太及其弟子吳惠英亦各施展出極高超的武功,都殺死不少西涼分壇的嘍囉,其餘各門派還有許多武功更高的高手,除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外,西涼分壇其餘嘍囉已完蛋定了!

西涼分壇全燒毀了,裡面的人也都被消滅了,祇剩公孫魑和嚴峰二人仍彼此緊靠的衝出分壇,被南宮堡和各門派圍成的陣困於其中,此時已是清晨,天空已經大亮;由於現在各門派人馬比在山東瑯琊時更多,因此困住公孫魑和嚴峰的陣也比在瑯琊困他們二人的陣堅固難破,但以公孫魑和嚴峰的武功,這個陣也不能困他們太久,各門派群俠且還須設法將此二煞分離開來,以期金鋒女俠可以單獨解決嚴峰;公孫魑和嚴峰雖被困於陣中,但圍困公孫魑和嚴峰的這群人,不斷的有人死傷在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劍下,幾個時辰後,這個陣漸困不住公孫魑和嚴峰,開始潰陣,死傷在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劍下的人迅速增多。

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始終緊緊靠在一起,困此二煞的陣能到現在都還未全潰就已經很難得了,要想將此二煞拉離開來,根本就不可能,但不將此二煞分開,金鋒女俠又如何將嚴峰單獨除去?就在公孫魑和嚴峰即將破陣之際,南宮麟向此二煞投出煙霧,一股白濃濃的煙霧將此二煞蔽於其中,圍困二煞的眾人重新圍陣,並對煙霧中的二煞展開攻擊;二煞中祇要有一人衝出煙霧,無論是公孫魑還是嚴峰,就對衝出煙霧者再投煙霧,不久後一團煙霧分成了兩團煙霧,且兩團煙霧距離愈來愈遠,南宮麟的領軍成功的將公孫魑和嚴峰拉離開來了!

此時金鋒女俠出現了,她依然是幪著面手持金劍,憑她的眼力,一眼就看出兩團煙霧,哪團煙霧裡面是公孫魑,哪團煙霧裡面是嚴峰,因為圍攻這兩團煙霧的人,圍攻的攻勢舉動不同,可以看出煙霧裡面的人以什麼招式與煙霧外圍攻者對拚,又可看出煙霧裡面的人出招強弱而看出其武功有多高;金鋒女俠往籠罩嚴峰的那團煙霧衝去,並令圍攻嚴峰的眾人都到籠罩公孫魑的煙霧那裡,通通圍攻公孫魑去。

現在就祇有金鋒女俠一人對付嚴峰,其餘眾人全都圍攻公孫魑,人力一集中又可以重新圍陣;公孫魑祇剩一人被困於陣中,少了嚴峰在旁,但他如此極高的武功,這個陣祇困他一人也同樣不能久困;金鋒女俠朝煙霧裡的嚴峰出劍,幾招之間二人都拚出煙霧之外,金鋒女俠繼續將嚴峰逼得離公孫魑更遠;沒多久兩團煙霧都散去,公孫魑也露臉出來了。

現在一邊是公孫魑一人要對付近千之眾的人群圍攻,一邊是嚴峰一人要迎戰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且先說公孫魑這邊,雖近千人圍攻一人,但公孫魑武功極高,近千人也祇能將他困於陣中,不能擊倒他,更不能殺死他,且還不斷有人被公孫魑殺傷,過一陣子後還有人被公孫魑殺死,而公孫魑始終都毫髮無傷,無人能傷他分毫,因此這個陣數時辰後必被公孫魑擊潰!

金鋒女俠和嚴峰這邊,嚴峰的三個師弟谷陰風、董蠍、伍花狼先後和金鋒女俠都祇過數十招,就死於金鋒女俠劍下,嚴峰武功較高,和金鋒女俠過招近百依然相持不下,百招之後方有些招架乏力;與此同時,圍困公孫魑的近千人亦出現潰陣跡象,嚴峰愈來愈招架不住金鋒女俠的攻擊,圍困公孫魑的陣勢也愈來愈困不住公孫魑;最後公孫魑終於破陣,圍困公孫魑的近千人死傷過半,剩下不到五百人,峨嵋靜心師太和其曾假扮金鋒女俠的弟子吳惠英也都死於公孫魑劍下!公孫魑衝出包圍,往金鋒女俠和嚴峰那裡奔去,南宮麟和不到五百的殘眾在其後仍緊追不捨。

當公孫魑破陣之際,金鋒女俠也金劍一揮,嚴峰手中的劍被震得脫手而出,掉落在離嚴峰十餘步遠的地上,嚴峰變成一雙空手,金鋒女俠掀開自己的幪面巾,嚴峰看清金鋒女俠的東方燕面貌後,亦立死於金鋒女俠的劍下!此時金鋒女俠和嚴峰二人四周仍無其他的人,公孫魑雖破陣往這裡衝來,但公孫魑和追擊他的眾人還沒這麼快過來,因此除已死的嚴峰外仍無其他人看到金鋒女俠的面貌;金峰女俠殺死嚴峰後,立輕功一展消逝無蹤

公孫魑奔到自己躺在地上已死的二師弟嚴峰身前,殺死嚴峰的金鋒女俠早已不見蹤影,公孫魑望著自己已死的二師弟,悲憤的怒吼道:

「金鋒女俠!我非殺了妳不可!」

接著他轉頭對追趕他過來的南宮堡和各門派的眾人亦憤怒的吼道:

「你們也通通都該死!」

說話間就出劍朝眾人狂揮猛斬,眾人雖亦出劍反擊,但無人打得贏武功超高的公孫魑,又是近百人死傷倒在地上,連南宮麟都挨劍受了重傷,公孫魑揮完劍憤怒的離去;南宮堡弟子見自己堡主南宮麟受了重傷躺在地上,都一起來扶南宮麟,其他門派的人見了也過來幫忙,在場眾人大家都很關心南宮麟。

崆峒就在西涼附近,其實應該說崆峒在西涼境內,一位崆峒道長名叫辛鐵城,他與西涼名醫敖聖德頗有交情,他見南宮麟和各門派這麼多人受傷,就提議大家到敖聖德的醫館療傷;敖聖德亦頗痛恨絕命五煞,今聞嚴峰已死,西涼分壇也摧毀,欣喜萬分,且由辛鐵城和各門派眾人的述說,他亦覺得南宮麟功勞頗大,非但特別照顧南宮麟,且所有為除滅公孫魑和嚴峰而受傷的人,一概免費義診!

東方燕得知南宮麟受了重傷,即身穿粉紅色上衣、粉紅色長褲、白色襪子和粉紅色綉花鞋,又成一身普通女子裝扮到敖聖德的醫館去;敖聖德正在餵南宮麟喝藥湯,辛鐵城在一旁很關心的問道:

「敖兄!南宮少俠傷勢如何?」

敖聖德答道:

「南宮少俠傷勢恢復得真快,昨天在他傷處貼了膏藥,昨晚喝一碗藥湯,今晨再一碗藥湯,再給他傷處換膏藥時,他的傷竟已好了大半。」

辛鐵城聞之寬心的稱讚道:

「太好了!敖兄真是醫術高明,用的藥都是效果神速的神藥。」

敖聖德遂自謙道:

「不是我的藥是神藥,是南宮少俠武功高,他體內的一股真氣就可以幫他自己療傷。」

東方燕到南宮麟的身旁,她先向辛鐵城和敖聖德謝道:

「謝謝二位照顧麟哥,麟哥傷勢怎麼樣了?」

辛鐵城不認識東方燕問道:

「姑娘您是?……」

東方燕答道:

「小女子東方燕,已是麟哥的未婚妻了。」

辛鐵城吃驚的「嗄!」了一聲,再對南宮麟笑道:

「南宮少俠!跟你相好的來了。」

南宮麟故作吃驚問道:

「燕妹!妳一個『弱女子』怎麼隻身單影千里迢迢跑到西涼來了?」

東方燕心中一聲「啊!」,南宮麟竟比東方燕還細心,東方燕自己都忘了,沒有金鋒女俠裝扮的東方燕是個不會武功的弱女子,應該待在瑯琊不出門,現在竟還要南宮麟這麼一句話提醒她;既然錯了,就要把錯的戲再演下去,東方燕也故作撒嬌道:

「麟哥!人家不放心你嘛!你離開瑯琊,我也偷偷離開瑯琊,一直都偷偷跟著你到西涼來的。」

南宮麟又故作不太高興的樣子道:

「哎呀!真危險!妳不怕沿路遇到壞人,如果西涼分壇還沒滅掉,妳就被西涼分壇裡的壞人抓去怎麼辦?」

辛鐵城和敖聖德見此都離開,讓南宮麟和東方燕單獨相處,南宮麟貼近東方燕耳旁悄悄的道:

「天下無敵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原來這麼糊塗!不會武功的弱女子怎麼單獨一人從瑯琊跑到西涼來?」

東方燕也貼近南宮麟耳旁悄悄的道:

「你就別取笑我了!我是耽心你的傷勢耽心得糊塗了嘛!」

南宮麟撫慰道:

「別耽心!敖大夫真是西涼名醫,他的藥真有效,從昨天到今天才一天,我的傷就好了這麼多,這樣看頂多五天,我的傷就痊癒了。」

接下來幾天,東方燕都一直陪在受傷的南宮麟身旁,而南宮堡和各大門派也陸續有人進出南宮麟房間,因此就不祇是南宮堡弟子,各大門派都知道南宮麟的未婚妻東方燕了,這事還由各大門派傳遍全天下;這天又有幾個門派的人來探望南宮麟,南宮麟傷勢又已好得更多,東方燕故意在有旁人時向南宮麟問道:

「麟哥!這些日子你都在跟金鋒女俠一起對付公孫魑和嚴峰,你和金鋒女俠有沒有『日久生情』啊?」

南宮麟感覺很有趣的嘻皮笑臉道:

「哈!燕妹!『東方燕跟金鋒女俠吃醋』,『東方燕的情敵是金鋒女俠』,有趣!」

東方燕故作撒嬌問道:

「麟哥!你胡說個什麼?到底有沒有嘛?」

南宮假裝辯解答道:

「金鋒女俠一直都幪著面,我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怎會和『她』產生感情?再說『她』一直都沒出現,直到殺嚴峰時才出現,且『她』殺嚴峰我攻公孫魑,也沒跟『她』在一起。」

待其他人都離開,房間裡又祇剩東方燕陪伴南宮麟時,南宮麟逗著東方燕問道:

「喂!我喜歡上金鋒女俠『妳』會如何?」

東方燕也取笑自己道:

「嘻!嘻!我剛才自己『吃』自己的『醋』,我把自己當作自己的『情敵』,真好笑!」

絕命五煞就祇剩公孫魑一人了,他是絕命五煞的頭煞,也是五煞中武功最高的,其武功且有可能在金鋒女俠之上!雖祇剩他最後一人,但他若戰勝金鋒女俠,整個武林大勢猶有可能再翻轉回來,天下再度陷入公孫魑淫威統治的夢魘中,因此大家仍不敢掉以輕心,都深怕金鋒女俠贏不了公孫魑,都希望金鋒女俠除掉公孫魑。

絕命五煞祇剩公孫魑一人,也祇剩華山一處地方,華山山勢高峻,華山派建在華山之巔,現已淪為公孫魑的總壇,公孫魑回華山後,利用華山地形佈陣;登華山頂的道路蜿蜒崎嶇又高陡,南宮麟率南宮堡和各大門派眾俠士一起行走在這狹窄的山路上,才行至半山腰,山壁上面就落下巨石砸死很多人,緊接著又如驟雨般的箭矢再從山壁上射下來,眾俠士被迫往下撤;才半山腰就遭阻擋上不去,再往上必定更是機關、陷阱、埋伏重重,根本就無法攻到華山山頂。

所幸還有倖存的華山弟子熟悉華山山勢地形,他們知道另有一條通往華山的隱密小道,於是南宮麟就請兩個華山弟子帶路,從各門派中挑選出五個武功較高又擅輕功的好手,崆峒道長辛鐵城也是這五人的其中之一;兩個華山弟子帶領這五個輕功好手,一共七人行走在更難行的崎嶇陡峭小路上,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條路,就像走在無路的荒山裡,祇因路徑隱密,除華山弟子外,無人知道這條路;但當這七人走到一段高坡時,他們正欲爬坡而上,高坡上端又是飛石箭矢如雨而下,兩個華山弟子中箭而死,五個輕功好手也死了四個,祇有辛鐵城一人負傷逃離;這條密道公孫魑也知道了,且還在上面也佈下機關埋伏,南宮堡和各大門派真的是無路上山頂了。

南宮麟想在夜晚一片漆黑中,縱使山壁上有埋伏,也看不到山壁下道路的景況,帶領大家摸黑前進;但他們到達半山腰,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隊人手持火把,衝殺上去,這隊人就一邊後退一邊搖動火把,山壁上立刻掉下許多火球,將路面照得通明,接下來滾木、滾石、箭矢又不斷從山壁上射下,大家又是數多死傷而退;黑暗中,這隊拿火把的人往前數百尺又見一隊光點閃動的火把,在夜晚,公孫魑將往華山的山路每數百尺就一隊人持火把鎮守,而持火把鎮守的一隊人上方,又有機關和埋伏在山壁上,令大家無論晝夜都攻不上山。

南宮堡和各大門派無計可施,幪面的金鋒女俠按華山弟子知道的隱密小路,她武功高強輕功絕頂,幾乎是在小路的上空飛行,非但不會中埋伏、觸機關、落陷阱,且還將整條小路上的埋伏、機關、陷阱一一剷除;埋伏在小路上的公孫魑手下當然沒有一個武功是金鋒女俠的對手,金鋒女俠很輕易將小路上各處公孫魑的伏兵一一消滅;各處機關和陷阱,金鋒女俠以氣功觸發機關啟動,機關一動就由隱藏而顯現,乃將機關摧毀;陷阱亦以氣功搜索,陷阱外部必有遮蓋偽裝,遇氣功這些遮蓋偽裝全都戳破,陷阱顯露出來,金鋒女俠將氣功灌注於金劍,金劍就發出劍氣,以劍氣削樹,劍不必觸及到樹都可以將樹削斷,再以削斷的樹堵塞陷阱;此外小路好幾處上頭都有天網佈於樹頂,天網下面的小路若有人經過,天網落下即可將人網住,這些天網也全都被金鋒女俠斬除。

南宮麟遂率南宮堡和各大門派人馬在金鋒女俠搜索過後的小路上前進,南宮麟、辛鐵城和各門派武功較高者都一邊前進一邊在樹上結繩子,他們後面武功較平常的就手抓繩子前進,這樣遇到陡峭坡道抓著繩子向上爬也較不費力;金鋒女俠在前面親自為眾俠士開路,眾俠士在金鋒女俠親為先鋒之下,在崎嶇險峻又狹長的小路上亦通行無阻的到了華山鋒頂!

從小路出來,還是要走進大步道,然後還要登梯向上爬,梯道上端平台上的公孫魑手下就要往梯下擲槍矛了,但金鋒女俠、南宮麟、辛鐵城和各門派輕功好手都越上平台齊揮劍,平台上公孫魑手下不敵各門派高手,尤其不敵金鋒女俠,十餘人各揮十餘劍,平台上公孫魑手下就死傷百餘人;下面登梯的眾俠士蜂湧般的衝上平台,華山裡面的公孫魑手下聞打鬥聲亦衝出,雙方人馬遂展開大戰!

華山大門外發生如此激戰,公孫魑當然要走出大門察看,但公孫魑一出現,南宮麟、辛鐵城和各門派高手百餘人就將公孫魑包圍起來;金鋒女俠並不急著和公孫魑決戰,眾俠士大部份人都去圍攻公孫魑,祇有不足百人各門派少部份人和金鋒女俠一起去除滅公孫魑手下;公孫魑手下每一個武功都比金鋒女俠差得遠,金鋒女俠摧枯拉朽般地將他們一一打倒,再加上還有各門派近百人也跟著除滅公孫魑手下,公孫魑手下更祇有挨殺的份;但圍攻公孫魑的眾俠士也全都不是公孫魑對手,公孫魑也是摧枯拉朽般將眾俠士殺得死傷遍地!

當金鋒女俠和近百各門派弟子將公孫魑手下殺光時,公孫魑也將圍攻他的眾俠士殺得死傷過半,崆峒道長辛鐵城亦死於公孫魑劍下;這時金鋒女俠大喝一聲道:

「住手!」

公孫魑和眾俠士停止打鬥,金鋒女俠到公孫魑面前道:

「公孫魑!現在我跟你單打獨鬥!」

公孫魑見金鋒女俠憤怒罵道:

「金鋒女俠!我要殺了妳為我四個師弟報仇!」

金鋒女俠輕蔑的笑道:

「你祇不過是絕命五煞中最後一個被我殺掉的,過了今天絕命五煞就全部消失了。」

公孫魑朝金鋒女俠揮劍過去,邊揮劍攻擊邊罵道:

「那就看今天是妳死還是我死!」

於是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兩大高手就展開一場激烈的決戰!金鋒女俠在四川殺五煞谷陰風,在江東殺四煞董蠍,在瑯琊殺三煞伍花狼,在西涼殺二煞嚴峰,現在是在華山,正要殺絕命五煞最後一個也是武功最高的一個頭煞公孫魑!

決戰一展開,二人揮劍皆十分凌厲的彼此互擊,雙方攻勢都非常凶猛,形成了彼此互相抵擋,誰都攻不到對方身上;於是二人都將自己真氣灌注於劍上,使劍發出劍氣,但二人都是刀槍不入的高手,劍鋒觸此二人之身都未必能傷此二人,光憑劍氣更是傷不了此二人一絲毫髮!二人纏鬥遂陷入僵持,難分難解的竟過了七百餘招!七百招後,金鋒女俠還未想要掀開幪面巾,公孫魑卻將劍往金鋒女俠臉上一挑,金鋒女俠頭往後縮閃躲,公孫魑就等她這一閃,正好將她的幪面巾挑掉!在場觀戰的眾俠士見金鋒女俠竟是東方燕,都不覺吃驚,在場南宮堡弟子早就見過東方燕、認識東方燕不說,其他各門派也不少人於南宮麟在西涼療傷時,都看見東方燕陪伴南宮麟,照顧南宮麟的傷勢,並都知道東方燕是南宮麟的未婚妻,因此現在這些人都很意外金鋒女俠怎麼會是東方燕?

既然現在大家都知道金鋒女俠就是東方燕,也就不用再以金鋒女俠來隱藏身份了,現在就是東方燕和公孫魑二人決戰!遇上公孫魑,東方燕的金鋒女俠幪面巾不但被掀掉了,且真面貌露出來了都不能立即殺死公孫魑;二人繼續激烈的打鬥,公孫魑出招愈發凶狠,東方燕竟有些招架不住,東方燕開始一步一步的後退,公孫魑的劍愈來愈能攻近東方燕的身體,好幾劍幾乎就要劃到東方燕身上;雖說此二人皆刀槍不入,但也要看對手是誰,現在是此二人彼此互鬥,由於雙方武功都在伯仲之間,東方燕的劍鋒可以傷到公孫魑,公孫魑的劍鋒也可以傷到東方燕;因此東方燕面臨公孫魑愈發凌厲又愈來愈近其身的劍鋒,就不可不閃躲,所幸東方燕身手矯健,左閃右躲,這幾劍離東方燕身體僅毫釐之距都險險避過;又經兩百餘招後,東方燕在自己頭頂髮髻被公孫魑削掉之際,一劍刺進公孫魑的喉頭,驚險的將公孫魑殺死!

絕命五煞已全部消滅,天下大害又已盡除,金鋒女俠的廬山真面目也已揭開,大家都知道她就是南宮麟的未婚妻東方燕;倖存的華山弟子更歡欣雀躍可以重建華山了,一位武功較高倖存的華山老師父趙斌興奮的道:

「諸位!這裡是華山,過去在下曾是華山道長,但今日最令人歡欣的不是可以重建華山,而是危害武林的絕命五煞全被消滅了,武林的禍害除掉了,從此又可以天下太平了,這全都要歸功於天下無敵武林劍后金鋒女俠!但誰都想不到金鋒女俠竟是南宮少堡主的未婚妻東方姑娘;這樣吧!除滅絕命五煞,東方姑娘功勞最大,我們理當設宴為她慶功,同時南宮少堡主也和東方姑娘成親,東方姑娘的慶功宴也同時兼為東方姑娘的成親大禮,豈不美哉?我們華山派也順便沾點光,以此宴會來慶祝華山派重建!」

在場大家都認為趙斌此議甚好,都打算同聲贊成時,一名華山弟子,名叫李道勇,他提醒道:

「趙師父!金鋒女俠東方姊頭頂髮髻被削掉了,現在東方姊頭頂變成禿頭,這麼奇怪的模樣怎麼成親?你叫南宮少堡主娶個頭頂禿頭的新娘啊?」

經李道勇這麼一說,在場大家望著東方燕的頭頂,見她頭頂禿頭的怪模樣,都覺得滑稽好笑,但都不好意思笑,東方燕羞得雙手摀頭頂低著頭感覺很難為情,南宮麟見自己心愛的燕妹變成這付窘相,就向在場的峨嵋派女弟子問道:

「妳們峨嵋派的師姐師妹們!妳們有什麼東西可以借給燕妹遮頭嗎?」

遇到這種事,還是祇有自己知心伴侶最貼心,非但不會覺得好笑,反而感覺心疼,會想辦法為自己伴侶解除窘境;一名峨嵋靜心師太的弟子,也是吳惠英的妹妹,名叫吳惠娟,她遂出來答道:

「我來幫東方女俠整理頭髮!」

說著,她拿一個小綉花球放在東方燕的禿頭頂上,再用一塊可以蓋住整個頭頂的金色絲巾,並再用一條金色絲帶將金色絲巾繫在東方燕的頭頂上;這樣看起來,東方燕頭頂蓋著金色頭巾,蓋在頭巾裡面的仍好像是個髮髻,將東方燕的窘相遮蓋掉了,且揭掉幪面巾後的東方燕,仍然身著金衣、金褲、金披風、金長靴,手持金劍,現在頭頂再加個金色頭巾,更增其金鋒女俠的威武與美感。

東方燕和南宮麟同聲謝吳惠娟,東方燕再向吳惠娟道:

「吳姑娘!妳師父和妳姊姊在我殺伍花狼時,幫我那麼大的忙,後來她們兩個竟都不幸被殺了。」

吳惠娟聞之悲憤的道:

「哼!可惡的公孫魑!現在他死了我都還想用劍在他身上狠狠的劃幾道,將他斬成肉醬!」

吳惠娟接著又收起悲憤之情轉為開心的道:

「好啦!女俠!今日是絕命五煞盡滅的慶功日,也是妳大喜之日,不說那些傷心事了!」

東方燕和南宮麟的成親大禮和別人的不太一樣,因為這也同時是東方燕的慶功宴,新娘不穿紅色嫁衣,而仍是金鋒女俠的裝扮,又以金色幪面巾代替紅色蓋頭,夫妻交拜後不是送新娘入洞房,而是新郎倌南宮麟當眾將新娘東方燕的金色幪面巾掀開,作為掀新娘的蓋頭;宴席間,新娘也不是在洞房裡獨守空閨,而是也在席上跟大家一起吃喝,因為這也是東方燕的慶功宴,她單獨待在洞房裡,大家怎麼為她慶功?

宴席上,南宮堡弟子和各門派的人不停的向東方燕慶功和向這一對新人道賀,陪伴東方燕和南宮麟談笑的,趙斌已成為華山派新任臨時掌門,他道:

「東方……嘔!不!現在應該稱妳少堡主夫人了,南宮少堡主在西涼療傷時,你們兩個還一搭一唱,什麼不會武功的弱女子從瑯琊跑到西涼。」

東方燕自嘲道:

「當時我耽心他的傷勢忘了不會武功的東方燕祇能待在瑯琊不出門。」

吳惠娟也取笑道:

「我還記得當時少堡主夫人還問少堡主是不是喜歡金鋒女俠不喜歡自己了。」

南宮麟也跟著取笑道:

「燕妹娘子!妳自己吃自己的醋,自己是自己的情敵。」

東方燕也感覺自己好笑,「噗嗤!」了一聲道:

「當時我們演了那麼多戲,結果現在大家還是知道金鋒女俠就是我。」

華山弟子李道勇問道:

「少堡主!你原來知不知道貴夫人就是金鋒女俠?」

南宮麟答道:

「當初我也不知道她是誰,祇不過窈窕淑女君子好求罷了。」

吳惠娟聞之很感興趣的問道:

「那少堡主又是怎麼追到尊夫人的呢?」

南宮麟答道:

「沒怎麼追啊!我祇問她尊姓大名,她也直截了當問我是不是對她一見鍾情,就和她聊起來了呀!」

李道勇驚讚的道:

「喲!少堡主還挺厲害的!雖然當時你不知道她是誰,但她就是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問你是不是對她一見鍾情,就喜歡上你,這麼容易就將她追到手啦?」

吳惠娟故意逗弄東方燕問道:

「少夫人!妳如此威風八面的金鋒女俠怎麼這麼容易就被人追到手?」

東方燕答道:

「小丫頭!拿我開心!我喜不喜歡他跟我的武功和在武林中的名氣又扯得上什麼關係呢?身為武林女俠就要性情豪爽,一個人品端正風度翩翩的公子喜歡上自己,那還扭扭捏捏個什麼?他喜歡我,我也就喜歡他了嘛!」

吳惠娟又嘻笑的稱讚南宮麟道:

「這麼說少堡主真是厲害!祇一句話,她就問你是不是對她一見鍾情,這麼簡單就把天下無敵武林劍后的金鋒女俠追到手了。」

李道勇再問道:

「那少堡主是何時知道貴夫人是金鋒女俠的?」

南宮麟答道:

「認識她幾個月後就發現她會武功,但那時還是不知道她是誰,到認識她快一年時,就懷疑她是金鋒女俠,再過不到一年就確定她是金鋒女俠,但我一直都沒說破,直到絕命五煞出現時,其實也不是因為絕命五煞出現,而是因為我想娶她,才對她說:『我早就知道妳是金鋒女俠了。』。」

華山臨時新掌門趙斌望了東方燕的頭頂插話道:

「少夫人這頭巾做得好,……」

趙斌又望了吳惠娟一眼繼續道:

「妳這位峨嵋弟子手藝真好!少夫人頭頂罩了妳的頭巾顯得更美!」

東方燕又向吳惠娟謝道:

「吳姑娘真謝謝妳!沒有妳這個頭巾,我真是丟臉死了!」

吳惠娟辭謝道:

「少夫人!應該的!妳為我們大家除滅絕命五煞,妳是為天下除害而弄得頭頂狼狽,大家祇會感激妳、敬佩妳,雖狼狽難堪也不丟臉。」

李道勇亦道:

「是啊!當時我們看到妳的頭頂,祇感覺好險!祇有髮髻被削頭頂沒傷到,大家都為妳感到慶幸,妳還在這驚險狼狽之下殺死了公孫魑,更是全天下的大幸!」

吳惠娟又扯另一個話題道:

「少夫人!妳在對付伍花狼時,還叫我姊姊假扮妳。」

東方燕對談道:

「說假扮我也可以,金鋒女俠就是我,假扮金鋒女俠就是假扮我;非常謝謝妳姊姊和妳師父當時幫我那麼大的忙。」

吳惠娟又戲弄東方燕道:

「聽說當時伍花狼以為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在玩水而跑到海邊去,妳不會就是那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在海邊光著身子等他吧?」

東方燕斥笑道:

「小丫頭!妳這樣戲弄我!我怎知道伍花狼是怎麼到海邊的?反正……」

東方燕望了南宮麟一眼繼續道:

「我是請麟哥將他騙到海邊,至於麟哥怎麼騙他,我不知道。」

吳惠娟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玩笑話說對了,就像那次在海邊公孫魑自己不相信自己的氣話說對了一樣;東方燕也不會承認自己真的沒穿衣服在海邊等伍花狼,全天下除已死的伍花狼和東方燕自己外,沒有人知道那天東方燕沒穿衣服和伍花狼在一起;李道勇亦隨之問道:

「那次大家都看見伍花狼沒穿衣服死在海邊,他真的是沒穿衣服跑到海邊去的嗎?」

東方燕答道:

「他是沒穿衣服祇穿條短褲跑到海邊去的,但那時我就祇想殺他,看到他沒穿衣服我也不管那麼多。」

東方燕當然不想大家知道她那次在海邊沒穿衣服和伍花狼嬉鬧的事,因此東方燕是金鋒女俠的秘密全天下都知道了,但東方燕曾在海邊沒穿衣服跟伍花狼糾纏,這個祕密將永遠沒人知道,連南宮麟也永遠都不知道;東方燕也不會再做這種荒唐事了,縱使她還未成親,仍是單身女子,也不會再故意在非親非故男子面前不穿衣服,因為她謹守貞節,跟伍花狼在海邊那次,是向伍花狼挑戰,就是要在伍花狼的淫爪下保持清白的殺了伍花狼,才算挑戰勝利;但這樣的挑戰也不能再來第二次,縱然祇是挑戰而非淫樂,若老是如此也一樣是犯淫,以東方燕這般三貞九烈,跟伍花狼荒唐過一次後,必絕不再荒唐第二次,且連跟伍花狼唯一的一次荒唐,事後都仍是清白之身,做荒唐事都荒唐得「很有分寸」,絕不糟蹋自己;更何況她現在已跟南宮麟成親,已是南宮麟的妻子,不消說當然更不會再做那麼荒唐的事了且儘管東方燕全身赤裸挑戰伍花狼之事並非犯淫,又仍將自己保持清白潔淨之身獻給南宮麟,但她還是感覺對南宮麟有愧,因此她極想好好愛南宮麟一輩子,以彌補自己背著南宮麟所做的那樁奇特之事

夜深了,宴席散了,趙斌早已令華山弟子預備一間廂房,作為東方燕和南宮麟的新婚洞房,大家各回趙斌為大家安排的房間,南宮麟也摟著東方燕的腰,二人一起入洞房。



本文於 修改第 6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6&aid=5513830
 回應文章
金鋒女俠大戰伍花狼另劇本-原圖版
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山東瑯琊郊外有一處寧靜無人的海灘,此海灘有一大片林子和一大片沙灘,伍花狼奔到這處海灘邊,在離林子百步遠的沙灘上,果真見到一位全身光溜僅穿一條遮蔽私處短褲的女子,這個女子竟然就是東方燕!伍花狼的五師弟谷陰風和四師弟董蠍都死於幪面的金鋒女俠劍下,所以伍花狼也以為自己會遇上幪面的金鋒女俠,沒想到竟飛來這種意外的艷福;他既不知金鋒女俠的廬山真面目,又根本不認識東方燕,且他就祇有一腦子的淫念,見到女子就色迷心竅,見到沒穿衣服的女子,更是神魂顛倒,因此東方燕光著身子在他眼前,他也不知道他眼前這沒穿衣服的女子是誰。

東方燕光溜的身子,一臉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白皙嬌嫩的光溜身體,雙乳挺拔柔軟,腰部纖細,雙手臂皆柔軟白嫩,僅穿的一條短褲也祇像是私處上遮著一塊小紅布,雙腿也是白嫩修長,又赤著一雙白嫩的玉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美麗的白玉,赤著的這一雙腳踩在一張鋪在沙地的藍色絨毯上面;伍花狼雙眼色瞇瞇的盯著東方燕光溜的身體,東方燕亦對伍花狼微笑,並將兩手臂張開請伍花狼過來,伍花狼興奮的奔到東方燕身前,東方燕和伍花狼就緊緊擁抱在一起。

東方燕當然猜得到南宮麟一定是騙伍花狼說海邊有沒穿衣服的女子在戲海水,她知道伍花狼是來看沒穿衣服的女人的,所以她就不穿衣服在海邊等伍花狼;伍花狼抱住東方燕後,就親吻東方燕的臉,再彎下腰,東方燕亦配合著雙腿彎曲,讓伍花狼將她壓在地上;東方燕躺在她自己腳踩的藍色絨毯上面,伍花狼趴在東方燕身上,繼續吻東方燕的臉,然後舔東方燕的脖子,再往下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都一直面帶微笑,像是在享受和伍花狼親熱的樂趣,尤其在她雙乳被舔時笑得更是開心極了;伍花狼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沙地上,開口問道:

「姑娘妳是誰?妳怎麼一人在海邊沒穿衣服?」

東方燕也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藍色絨毯上,回伍花狼的話答道:

「我在等你呀!想要跟你親熱啊!」

伍花狼聞之吃驚,感覺奇怪的問道:

「嗄!妳不知道我是誰嗎?不怕被我吃掉嗎?」

東方燕再答道:

「我知道你是絕命五煞中的三煞伍花狼,知道你是惡名昭彰的淫魔,所以我才要將我這一身嫩肉送來餵你。」

伍花狼更感覺新奇的道:

「嗯!妳跟其他女子不一樣,妳的膽子可真大!」

東方燕乃隨之道:

「我可是個不尋常的女子,那些弱女子聽到你這淫魔伍花狼的名字都嚇慌了,可是我,你愈是個到處糟蹋女子的淫魔,我愈要將我光溜的身體送到你面前。」

伍花狼乃點點頭道:

「嗯!確實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我可要好好瞧瞧妳究竟耍什麼把戲?跟妳在一塊要比制伏那些驚恐掙扎抵抗的女子還更有趣得多!」

東方燕遂對伍花狼面露挑戰的微笑,原本不認識東方燕又滿腦子淫念的伍花狼,因東方燕的這番表現,又茅塞頓開的猜想問道:

「敢這樣子來找我的女子,普天之下祇有大家公認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難道妳就是金鋒女俠?」

東方燕的微笑更添增了挑戰的意味,並又以挑戰的語氣答道:

「大淫魔你猜對了!」

伍花狼聞之驚喜萬分的大呼道:

「哇!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全身光溜溜的到我面前給我大佔便宜大享艷福啦!」

另一邊,各門派既都到瑯琊來助金鋒女俠,……(此間數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瑯琊城郊的這些門派因此收到公孫魑的指令。

在海邊,伍花狼一手伸進東方燕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私處,東方燕繼續帶著挑戰的微笑,並問道:

「伍花狼!你怎麼沒穿衣服光著身子跑到海邊來了?」

伍花狼反問道:

「那妳怎麼也不穿衣服光著身子在海邊?」

東方燕答辯道:

「我就是要光著身子在海邊等你呀!再說我是到了海邊才脫衣服的,……」

說著東方燕將手往下一指,繼續道:

「我脫掉的衣服就埋在這藍色絨毯下面的沙子裡面,你應該是從你的分壇裡就光著身子跑出來的吧?」

伍花狼聞之乃哈哈笑道:

「哈!哈!我在我房間裡光著身子玩女人,聽說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在戲水,就光著身子跑來了;反正是來找沒穿衣服的美女嘛,又何必穿了衣服再出來呢?」

東方燕和伍花狼就彼此默默的互相微笑,伍花狼的手繼續在東方燕的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的私處,他一邊摸東方燕私處一邊轉頭,目光望到了東方燕的雙腳,就調戲道:

「嗯!妳是個不尋常女子,是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是身份神秘的金鋒女俠,這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白嫩嫩的玉腳。」

東方燕被逗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問道:

「喂!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

東方燕又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艷福真是不淺,金鋒女俠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臉都從來沒人看到過,你竟連金鋒女俠的腳都看到了,還看到金鋒女俠這個神秘人物的腳長著五根腳趾頭;你的舌頭還將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從臉到脖子一直到雙乳都舔到了,現在你的手更摸到了神秘人物金鋒女俠褲子裡面這個地方,你竟有這麼大的艷福!」

伍花狼聽了高興極了的道:

「嗯!說得好!佔到一個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這麼多的便宜,真是天大的艷福!」

伍花狼又繼續再問道:

「妳這個神秘人物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妳對妳自己這麼神秘的人物的腳仍然還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有什麼感覺啊?」

東方燕更被逗得大笑不止的答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一邊白佔我這神秘人物的便宜,一邊調戲我這神秘人物、逗弄我這神秘人物,還問這麼好笑的問題拿我這神秘人物開心;我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不是身體畸形的金鋒女俠,神秘人物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那不是神秘腳,而是畸形腳:金鋒女俠如此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如果兩腳畸形,那是多嚴重的缺憾?那再怎麼神秘也都因為兩腳畸形而令這種神祕嚴重失色!所以神秘人物的腳更應該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我也因為我這樣的神秘人物的腳仍然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更覺得自己神秘非凡,更對自己倍感驕傲,更喜歡自己這雙都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讚賞東方燕這番回答,乃稱讚道:

「妙!妳說得真妙!」

東方燕回答完伍花狼這個滑稽的問題後,再看看光著身子跑來海邊的伍花狼,他當然也是打赤腳的,東方燕就反取笑問道:

「伍花狼!你是絕命五煞裡的三煞,也不是個普通人,那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亦被逗笑的答道:

「哈!哈!哈!……問得好!跟妳一樣,我不是普通人但不是身體畸形的人,堂堂絕命五煞的三爺身體怎麼可以畸形呢?所以三爺的腳當然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三爺的腳當然沒有畸形。」

在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那邊,……(此間二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他們還是很快就接近海邊了。

在海灘這邊,東方燕已翻過身,背部朝上趴在藍色絨毯上,她光溜的背部,白嫩嫩的背,白嫩嫩的屁股,紅短褲像是一條細長的紅絲帶繫在她的屁股上,還有白嫩嫩的雙腿和白嫩嫩的兩腳腳底,看起來真像一塊做成人形的白嫩嫩的豆腐;伍花狼的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一隻手背穿過像細長紅絲帶的短褲,撫摸著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趴著,臉貼地俯臥,嘴裡仍歡喜的道:

「別人根本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屁股又不但被你看到了,還被你的手摸到了。」

接下來,伍花狼將東方燕的短褲的一邊拉一點下來,再用舌頭舔東方燕的屁股,其狀就如同現在最頂上的那張照片,那張照片即為章子怡和另一位男星在拍演伍花狼舔東方燕屁股的鏡頭;東方燕的屁股極為白嫩,伍花狼舔到這麼嫩的屁股,愈舔愈起勁,拼命舔個不停,舔得興奮極了就大呼道:

「哈!我舔到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神祕屁股啦!」

東方燕被這話逗得抬起頭來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真有趣!我也在享受我的神祕屁股被舔的樂趣。」

之後伍花狼又繼續舔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也再繼續臉貼地俯臥,繼續享受她自己的「神秘」屁股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舔東方燕的屁股舔夠了,再接下來就拿起東方燕的雙腳,將東方燕兩腳拿在手裡,看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的腳底,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像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伍花狼看著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腳底看起來都特別白、特別嫩,伍花狼像是看到兩塊好吃的嫩肉似的,垂涎欲滴的伸出舌頭舔東方燕的腳底;將臉貼地俯臥的東方燕這時抬起頭來,她臉向後轉看伍花狼舔她自己腳底的樣子,看到伍花狼好像在吃特別鮮嫩可口的嫩肉般的舔她自己的腳底,看得她開心的微笑起來,她也感覺自己腳底被舔非常快樂;伍花狼舔了東方燕的腳底,又再用手指摳東方燕的腳底,給東方燕搔癢,東方燕癢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取笑道:

「妳這個神秘人物的腳不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且這神秘人物的腳底還怕癢。」

東方燕又被逗笑道:

「嘻!嘻!神秘人物的腳別人也是根本看不到的,而你卻把你眼前這神秘人物兩腳的腳背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連舌頭都舔到這神秘人物的腳底,手指還搔到這神秘人物腳底的癢。」

伍花狼感覺自己很有福氣的道:

「嗯!那我今日真是享受到天大的艷福了!神秘人物的腳祇因為別人看不到,看到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東方燕也隨著補充道:

「神秘人物的身體也是別人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也跟普通人脫光的身體完全一樣;神秘人物的身體完全沒有畸形,完全正常,才是真正的神秘人物!」

伍花狼手指再摳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又癢得哈哈大笑,但東方燕腳底被搔癢,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伍花狼看了感覺奇怪的問道:

「咦?妳怕癢腳底被搔癢了,腳掌怎麼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

東方燕很開心的答道:

「我喜歡被搔癢,癢得很過癮,癢得很開心呀!我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愈癢愈要將腳掌張開,張開腳掌被搔癢才癢得過癮嘛!」

伍花狼聞之又感覺奇特的道:

「神秘人物果然還是不一樣,怕癢竟還這麼喜歡被搔癢。」

說著摳東方燕的腳底就摳得更凶,東方燕就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她心裡更開心,感覺更過癮,兩腳腳掌又張得更開;伍花狼見東方燕這麼喜歡被搔癢,就再用手指點東方燕腳底的湧泉穴,卻不料東方燕不在乎的道:

「伍花狼!憑你的武功怎麼點得住我的穴道呢?你可以把我搔得很癢,但你點不住我的穴道。」

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這邊,……(此間二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幾乎就快要到海邊了。

海灘這邊,聽命於絕命五煞的幾個門派的人馬都快來了,東方燕仍還光溜著身子讓伍花狼摳她的腳底,還在癢得開心的大笑;被伍花狼摳完腳底,東方燕又翻身回來,雙腿伸直坐在藍色絨毯上,伍花狼的手撫摸著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摸,感覺十分開心,更想自己雙乳再被多摸幾下;伍花狼將撫摸東方燕雙乳的手慢慢往下移,撫摸東方燕的肚腹,手再旁移撫摸東方燕的腰,再往後撫摸東方燕腰後的背,並將嘴貼近東方燕的雙乳,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舔,腰和背又被撫摸,臉上露出快樂到極點的表情;伍花狼興奮的將嘴離開東方燕的雙乳大呼,又好奇的問道:

「哈!我舔到了神祕人物金鋒女俠的雙乳嘍!喂!妳這個神秘人物從臉都沒人看得到,變成光溜的身體都被看到了,到現在雙乳都被舔到了,有什麼感覺呀?」

東方燕答道:

「嗯!看到舔到的祇有你這個有特別艷福的淫魔,除你以外,全天下其他的人還是連我的臉都看不到,我還是個神祕人物,你佔完我的便宜就要死在我的手裡,之後我仍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神秘人物;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覺得我這神秘人物的雙乳被舔很有趣呀!因為我的雙乳被舔,我仍是個神秘人物,所以我更要我的雙乳再被多舔幾下,我要多感受自己雙乳被舔仍是神秘人物,自己這個神秘人物的雙乳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感覺很奇妙的應道:

「妳這話說得真有趣!」

然後伍花狼將他的手由東方燕的腰再往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再撫摸東方燕的私處,他對東方燕的私處更加好奇,於是又道:

「妳這神秘人物這裡面究竟長什麼樣子?我好想脫掉妳的褲子看一看。」

東方燕微笑的道:

「嗯!你是該脫掉我的褲子好好看清楚我這裡面,我這神秘人物,我的全身別人通通都看不到,這裡面別人更是看不到,別人看不到的你都看到了,剩下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脫掉我的褲子把我這神秘人物的這裡面看個清楚,那多可惜呀!」

伍花狼聞之欣喜問道:

「哦?那妳是讓我脫妳褲子啦?」

東方燕答道:

「我當然讓你脫我褲子嘍!淫魔還這麼婆婆媽媽,你趕快脫呀!」

伍花狼就把東方燕僅穿的一條短褲脫下,東方燕私處露出來,她低頭看著自己的私處,又看得開心的微笑,她很高興自己褲子被脫掉,很高興自己私處露出來;伍花狼看見東方燕的私處,就睜大眼睛緊緊盯著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見自己私處被伍花狼色瞇瞇的盯著看,心裡更開心的笑道:

「真是個淫魔!見到別的女子這裡,你都會盯著看,現在見到了別人最看不到的神秘人物的這裡,你當然更死死盯著不會放過。」

聽了這話,伍花狼又問道:

「那妳神秘人物的這裡被我這個淫魔盯著看有什麼感覺啊?」

東方燕答道:

「感覺很快樂呀!更要把我神秘人物的這裡給你盯著看啊!神秘人物的這裡被看到了,仍然還是其他人連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這多有趣呀!所以我還要多感受一下神秘人物這裡被看到的樂趣。」

東方燕這番話,伍花狼聽了忽然像是發現了天大的寶藏般的興奮大呼道:

「啊!對呀!妳是神秘人物,且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全天下的人都還連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臉都看不到,我卻連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都看到了;哇!這麼大的眼福,我要好好把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徹底看個清楚!」

東方燕更開心的道:

「就是啊!你很高興看到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我還更高興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看到了,還更要把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給你徹底看個清楚!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徹底看清楚了,我仍然還是全天下其他的人連我的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真是有趣極了!」

伍花狼雙眼張得更大,更緊緊盯著東方燕的私處,他的頭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往東方燕的私處靠近,身子當然也隨著頭逐漸下彎,然後他伸出雙手分別抓住東方燕私處旁的兩腿,東方燕見之遂道:

「我既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是威名赫赫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根本不怕淫魔,遭淫魔非禮反而很開心,更要淫魔來非禮我。」

伍花狼乃欣喜的道:

「好!那我就大大的非禮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一番!」

說著就將頭往前去舔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私處被舔,更感覺快樂到了極點,又極為開心的呼道:

「哇!你這淫魔!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被你這淫魔侵犯了,我卻很高興自己被淫魔侵犯,更要把我自己給你這淫魔侵犯,我正在享受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被淫魔侵犯的樂趣!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但看到了,剛才你的手還摸到了,現在你的舌頭又舔到了,但我仍然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你現在正在佔仍然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的人的便宜,真是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可是我愈覺得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我心裡愈高興,愈更要白白便宜你這個淫魔。」

伍花狼繼續舔東方燕的私處,伍花狼愈舔愈起勁,東方燕愈被舔愈高興,東方燕就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去,且她的私處愈被舔愈要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愈更想自己私處被舔。

而山東分壇這邊,……(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仍想將二煞攔住。

往海灘邊去的幾個門派已近海邊祇有百餘尺了,瞬間即可到達海邊,東方燕還讓伍花狼脫掉她的短褲,正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這一大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其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

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的東方燕繼續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東方燕被舔得更覺興奮快樂,伍花狼享受著舔東方燕私處的樂趣,東方燕享受著自己私處被舔的樂趣;伍花狼舔東方燕的私處舔夠了,想要和東方燕徹底淫樂一番,他想脫自己褲子掏出淫根;當他的手觸碰到自己褲子,東方燕立即出手攻擊他,東方燕雙手握拳朝伍花狼臉部數記連環拳,伍花狼歪身閃躲並立即站起身來,東方燕亦站起來改以手掌出招繼續追擊伍花狼,伍花狼亦雙手出招回擊,於是東方燕就全身赤裸與伍花狼過招;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依然顯露出武功高強的女俠身手和威勢,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女頻頻使出許多武功極高的招式,伍花狼武功也不弱,也是武功極高的招式與全身赤裸的東方燕對拚;東方燕一邊出招攻擊伍花狼一邊對伍花狼道:

「現在給你瞧瞧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的厲害!我不怕你這淫魔,大膽的讓你非禮我、侵犯我,就是因為我是天下無敵的金鋒女俠,有本事任你非禮侵犯也不會遭你淫辱摧殘;現在看我來收拾你,跟我過招你不是對手!」

伍花狼也一邊出招一邊回斥道:

「好啊!妳殺了我的五弟、四弟,現在當然是要來殺我,我也一直等著要跟妳過招為我兩個師弟報仇;不過我還是很謝謝妳,妳在要殺我,我也要為我的兩個師弟報仇之前,還給我佔了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這麼多便宜,讓我從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身上享受到這麼多艷福。」

東方燕亦微笑的道:

「我也因為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身體被玩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而享受到了天下無敵的神祕人物身體被玩的樂趣。」

公孫魑和嚴峰已經奔到海灘附近了,……(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這些人當然祇有被二煞殺成死傷的份。

海灘邊,東方燕和伍花狼繼續對拚,二人已過了數十招;這回東方燕一掌擊退伍花狼,然後掀開鋪在地上的藍色絨毯,一手伸進沙地裡面,將她埋藏在沙地裡的金劍取出來;金劍取出後,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仍以武林女俠威武之姿手持金劍,並很俐落的將金劍出鞘,劍尖指著伍花狼,東方燕出口道:

「伍花狼!這金劍就是我金鋒女俠要你命的一劍!」

言畢,東方燕急快的一劍刺死伍花狼!

公孫魑和嚴峰繼續朝海邊奔去,……(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光著身子僅穿短褲已被殺死的伍花狼。

東方燕殺死伍花狼後,一邊將金劍入鞘一邊撿起自己被脫掉的短褲,並對已死的伍花狼嘲弄道:

「全天下的人皆連臉都看不到的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竟然赤裸的全身都被你看到了,且還被你摸到、舔到了;你們絕命五煞中,就祇有你享受到這麼大的艷福,你的大師兄、二師兄我還是連我的臉都不給他們看,所以你可以含笑而死了!」

東方燕接著又極為開心的微笑道:

「我這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不但都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看到了,且還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白佔這麼多便宜,但我現在仍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真是有趣極了!因為被你佔了便宜,我還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所以現在還想再給你白佔便宜,可惜你已經死了,今番被你白佔便宜將會成為我這輩子最有樂趣的回憶。」

東方燕所裝扮的金鋒女俠不僅仍是全天下沒人知道她是誰的神秘人物,且東方燕本身亦仍是未遭淫辱玷污的清白潔淨之身,所以東方燕覺得自己這次赤裸的全身被淫魔伍花狼非禮侵犯,是在享受樂趣。

公孫魑和嚴峰愈臨近海邊,……(這段情節與原圖版原劇本完全相同)……這時的吳惠英身上已換穿峨嵋弟子的道服

殺死伍花狼之後仍光溜著身子的東方燕聽聞到沙崖上面傳來打鬥聲,東方燕知道是公孫魑和嚴峰要來了,沙崖上面是公孫魑和嚴峰在與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交戰,因被沙崖高聳的崖壁擋住,沙崖下的海灘看不到沙崖上面的景況;東方燕趕緊將撿起的短褲扔到藍色絨毯上,並將剛才鋪蓋藍色絨毯現已被掀掉埋藏她衣物的那塊沙地的沙子撥開,取出埋在沙地裡的衣物和靴子後,亦將這些衣物和靴子扔到藍色絨毯上,這些衣物和靴子有她金鋒女俠的金色幪面巾、金色上衣、金色長褲、金色披風、金色長靴,此外還有一件紅色胸罩、一件花紅內衣及一雙白襪。

公孫魑和嚴峰二人繼續……(這段情節與原圖版原劇本完全相同)……可是他倆還是攻向沙崖邊愈攻愈近,……

東方燕聞沙崖上的打鬥聲愈來愈近沙崖邊,她現在仍全身赤裸的樣子若被沙崖上的人看到了,不僅是丟臉,且還會身敗名裂,什麼金鋒女俠也威名全毀了!她急將扔上其衣物和靴子的那張藍色絨毯包紮起來,將那些衣物和靴子都裹在藍色絨毯裡,……

沙崖上邊,……(這段情節與原圖版原劇本完全相同)……二煞就再向前衝,……

依然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以其金鋒女俠的聽力,聽得出沙崖上面的人離崖邊祇剩不到十步且還繼續往崖邊急奔,於是更急速的包裹藍色絨毯,將藍色絨毯紮成一個包袱,她所有的衣物和靴子都在這藍色絨毯裹成的包袱裡,然後提著這藍色絨毯所裹的包袱並握著金劍,朝沙灘旁的那處林子輕功一展,飛身鑽入林子裡。



本文於 修改第 1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6&aid=5576417
金鋒女俠大戰伍花狼-原圖版
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山東瑯琊郊外有一處寧靜無人的海灘,此海灘有一大片林子和一大片沙灘,伍花狼奔到這處海灘邊,在離林子百步遠的沙灘上,果真見到一位全身光溜僅穿一條遮蔽私處短褲的女子,這個女子竟然就是東方燕!伍花狼的五師弟谷陰風和四師弟董蠍都死於幪面的金鋒女俠劍下,所以伍花狼也以為自己會遇上幪面的金鋒女俠,沒想到竟飛來這種意外的艷福;他既不知金鋒女俠的廬山真面目,又根本不認識東方燕,且他就祇有一腦子的淫念,見到女子就色迷心竅,見到沒穿衣服的女子,更是神魂顛倒,因此東方燕光著身子在他眼前,他也不知道他眼前這沒穿衣服的女子是誰。

東方燕光溜的身子,一臉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白皙嬌嫩的光溜身體,雙乳挺拔柔軟,腰部纖細,雙手臂皆柔軟白嫩,僅穿的一條短褲也祇像是私處上遮著一塊小紅布,雙腿也是白嫩修長,又赤著一雙白嫩的玉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美麗的白玉,赤著的這一雙腳踩在一張鋪在沙地的藍色絨毯上面;伍花狼雙眼色瞇瞇的盯著東方燕光溜的身體,東方燕亦對伍花狼微笑,並將兩手臂張開請伍花狼過來,伍花狼興奮的奔到東方燕身前,東方燕和伍花狼就緊緊擁抱在一起。

東方燕當然猜得到南宮麟一定是騙伍花狼說海邊有沒穿衣服的女子在戲海水,她知道伍花狼是來看沒穿衣服的女人的,所以她就不穿衣服在海邊等伍花狼;伍花狼抱住東方燕後,就親吻東方燕的臉,再彎下腰,東方燕亦配合著雙腿彎曲,讓伍花狼將她壓在地上;東方燕躺在她自己腳踩的藍色絨毯上面,伍花狼趴在東方燕身上,繼續吻東方燕的臉,然後舔東方燕的脖子,再往下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都一直面帶微笑,像是在享受和伍花狼親熱的樂趣,尤其在她雙乳被舔時笑得更是開心極了;伍花狼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沙地上,開口問道:

「姑娘妳是誰?妳怎麼一人在海邊沒穿衣服?」

東方燕也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藍色絨毯上,回伍花狼的話答道:

「我在等你呀!想要跟你親熱啊!」

伍花狼聞之吃驚,感覺奇怪的問道:

「嗄!妳不知道我是誰嗎?不怕被我吃掉嗎?」

東方燕再答道:

「我知道你是絕命五煞中的三煞伍花狼,知道你是惡名昭彰的淫魔,所以我才要將我這一身嫩肉送來餵你。」

伍花狼更感覺新奇的道:

「嗯!妳跟其他女子不一樣,妳的膽子可真大!」

東方燕乃隨之道:

「我可是個不尋常的女子,那些弱女子聽到你這淫魔伍花狼的名字都嚇慌了,可是我,你愈是個到處糟蹋女子的淫魔,我愈要將我光溜的身體送到你面前。」

伍花狼乃點點頭道:

「嗯!確實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想必是武林中哪個威名赫赫武功高強的女俠?我可要好好瞧瞧妳究竟耍什麼把戲?跟妳在一塊要比制伏那些驚恐掙扎抵抗的女子還更有趣得多!」

另一邊,各門派既都到瑯琊來助金鋒女俠,……(此間數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瑯琊城郊的這些門派因此收到公孫魑的指令。

在海邊,伍花狼一手伸進東方燕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私處,東方燕露出開心的微笑,並問道:

「伍花狼!你怎麼沒穿衣服光著身子跑到海邊來了?」

伍花狼反問道:

「那妳怎麼也不穿衣服光著身子在海邊?」

東方燕答辯道:

「我就是要光著身子在海邊等你呀!再說我是到了海邊才脫衣服的,……」

說著東方燕將手往下一指,繼續道:

「我脫掉的衣服就埋在這藍色絨毯下面的沙子裡面,你應該是從你的分壇裡就光著身子跑出來的吧?」

伍花狼聞之乃哈哈笑道:

「哈!哈!我在我房間裡光著身子玩女人,聽說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在戲水,就光著身子跑來了;反正是來找沒穿衣服的美女嘛,又何必穿了衣服再出來呢?」

東方燕和伍花狼就彼此默默的互相微笑,伍花狼的手繼續在東方燕的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的私處,他一邊摸東方燕私處一邊轉頭,目光望到了東方燕的雙腳,就調戲道:

「嗯!妳是個不尋常女子,是不知哪個威名赫赫的人物,這是不尋常女子白嫩嫩的玉腳。」

東方燕微笑回應道:

「嘿!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身體別人是根本看不到更摸不到的,今日你竟看到了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雙乳和雙腳,且還舔到了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雙乳,更還摸到了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私處,真是天上掉下來的艷福啊!」

伍花狼聽了樂極的嘻笑道:

「嗯!說的沒錯!還真是天上掉下來的艷福!」

伍花狼仍盯著東方燕的雙腳,再嘻笑的問道:

「妳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不尋常女子的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

東方燕被調戲得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一邊白佔我這不尋常女子的便宜,一邊調戲我這不尋常女子、逗弄我這不尋常女子;我是不尋常的女子,不是身體畸形的女子,不尋常女子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那不是不尋常的腳,而是畸形腳:如此威武貌美傑出不凡的不尋常女子如果兩腳畸形,那是多嚴重的缺憾?如此的不尋常也就因為兩腳畸形而嚴重失色!所以不尋常女子的腳更應該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我也因為我是不尋常的女子,我的腳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更覺得自己不尋常,更對自己倍感驕傲,更喜歡自己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稱讚東方燕這番話道:

「妙!妳說得真妙!」

繼之,伍花狼對自己眼前這光溜身體的陌生女子感覺好奇的問道:

「那妳這個不尋常女子究竟是誰呀?是什麼不尋常的人物?」

東方燕答道:

「你繼續佔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便宜,繼續玩我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身體,等你艷福享夠了再告訴你我是誰,那時你更會感覺你今日佔到了極不尋常的便宜,享受到了極不尋常的艷福!」

伍花狼既也是光著身子跑來海邊,他當然也是赤著腳,東方燕就反取笑問道:

「伍花狼!你是絕命五煞裡的三煞,也不是個普通人,那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亦被逗笑的答道:

「哈!哈!哈!……問得好!跟妳一樣,我不是普通人但不是身體畸形的人,堂堂絕命五煞的三爺身體怎麼可以畸形呢?所以三爺的腳當然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三爺的腳當然沒有畸形。」

在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那邊,……(此間二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他們還是很快就接近海邊了。

在海灘這邊,東方燕已翻過身,背部朝上趴在藍色絨毯上,她光溜的背部,白嫩嫩的背,白嫩嫩的屁股,紅短褲像是一條細長的紅絲帶繫在她的屁股上,還有白嫩嫩的雙腿和白嫩嫩的兩腳腳底,看起來真像一塊做成人形的白嫩嫩的豆腐;伍花狼的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一隻手背穿過像細長紅絲帶的短褲,撫摸著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趴著,臉貼地俯臥,嘴裡仍歡喜的道:

「別人根本看不到的不尋常女子的屁股又不但被你看到了,還被你的手摸到了。」

接下來,伍花狼將東方燕的短褲的一邊拉一點下來,再用舌頭舔東方燕的屁股,其狀就如同現在最頂上的那張照片,那張照片即為章子怡和另一位男星在拍演伍花狼舔東方燕屁股的鏡頭;東方燕的屁股極為白嫩,伍花狼舔到這麼嫩的屁股,愈舔愈起勁,拼命舔個不停,舔得興奮極了就大呼道:

「哈!我舔到不知哪個威名赫赫的不尋常女子的不尋常屁股啦!」

東方燕被這話逗得抬起頭來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真有趣!我也在享受我的不尋常屁股被舔的樂趣。」

之後伍花狼又繼續舔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也再繼續臉貼地俯臥,繼續享受她自己「不尋常」的屁股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舔東方燕的屁股舔夠了,再接下來就拿起東方燕的雙腳,將東方燕兩腳拿在手裡,看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的腳底,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像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伍花狼看著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腳底看起來都特別白、特別嫩,伍花狼像是看到兩塊好吃的嫩肉似的,垂涎欲滴的伸出舌頭舔東方燕的腳底;將臉貼地俯臥的東方燕這時抬起頭來,她臉向後轉看伍花狼舔她自己腳底的樣子,看到伍花狼好像在吃特別鮮嫩可口的嫩肉般的舔她自己的腳底,看得她開心的微笑起來,她也感覺自己腳底被舔非常快樂;伍花狼舔了東方燕的腳底,又再用手指摳東方燕的腳底,給東方燕搔癢,東方燕癢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取笑道:

「妳這個不尋常女子的腳不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且這不尋常女子的腳底還怕癢。」

東方燕又被逗笑道:

「嘻!嘻!不尋常女子的腳別人也是根本看不到的,而你卻把不尋常女子兩腳的腳背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連舌頭都舔到不尋常女子的腳底,手指還搔到不尋常女子腳底的癢。」

伍花狼感覺自己很有福氣的道:

「嗯!那我今日真是享受到天大的艷福了!祇是不知道現在玩的是哪個不尋常女子、哪個威名赫赫人物的身體;這不尋常女子的腳祇因為別人看不到,看到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東方燕也隨著補充道:

「不尋常女子的身體也是別人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也跟普通女子脫光的身體完全一樣;不尋常女子身體完全沒有畸形,完全正常,才是真正的不尋常女子!」

伍花狼手指再摳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又癢得哈哈大笑,但東方燕腳底被搔癢,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伍花狼看了感覺奇怪的問道:

「咦?妳怕癢腳底被搔癢了,腳掌怎麼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

東方燕很開心的答道:

「我喜歡被搔癢,癢得很過癮,癢得很開心呀!我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愈癢愈要將腳掌張開,張開腳掌被搔癢才癢得過癮嘛!」

伍花狼聞之又感覺奇特的道:

「真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怕癢竟還這麼喜歡被搔癢。」

說著摳東方燕的腳底就摳得更凶,東方燕就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她心裡更開心,感覺更過癮,兩腳腳掌又張得更開;伍花狼見東方燕這麼喜歡被搔癢,就再用手指點東方燕腳底的湧泉穴,卻不料東方燕不在乎的道:

「伍花狼!憑你的武功怎麼點得住我的穴道呢?你可以把我搔得很癢,但你點不住我的穴道。」

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這邊,……(此間二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幾乎就快要到海邊了。

海灘這邊,聽命於絕命五煞的幾個門派的人馬都快來了,東方燕仍還光溜著身子讓伍花狼摳她的腳底,還在癢得開心的大笑;被伍花狼摳完腳底,東方燕又翻身回來,雙腿伸直坐在藍色絨毯上,伍花狼的手撫摸著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摸,感覺十分開心,更想自己雙乳再被多摸幾下;伍花狼將撫摸東方燕雙乳的手慢慢往下移,撫摸東方燕的肚腹,手再旁移撫摸東方燕的腰,再往後撫摸東方燕腰後的背,並將嘴貼近東方燕的雙乳,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舔,腰和背又被撫摸,臉上露出快樂到極點的表情;伍花狼將嘴離開東方燕的雙乳,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的私處,愈摸愈好奇,遂對東方燕道:

「妳這裡面究竟長什麼樣子?我好想脫掉妳的褲子看一看。」

東方燕微笑的道:

「嗯!你是該脫掉我的褲子好好看清楚我這裡面,我這不尋常的女子,我的全身別人通通都看不到,這裡面別人更是看不到,別人看不到的你都看到了,剩下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脫掉我的褲子把我這不尋常女子的這裡面看個清楚,那多可惜呀!」

伍花狼聞之欣喜問道:

「哦?那妳是讓我脫妳褲子啦?」

東方燕答道:

「我當然讓你脫我褲子嘍!淫魔還這麼婆婆媽媽,你趕快脫呀!」

伍花狼就把東方燕僅穿的一條短褲脫下,東方燕私處露出來,她低頭看著自己的私處,又看得開心的微笑,她很高興自己褲子被脫掉,很高興自己私處露出來;伍花狼看見東方燕的私處,就睜大眼睛緊緊盯著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見自己私處被伍花狼色瞇瞇的盯著看,心裡更開心的笑道:

「真是個淫魔!見到別的女子這裡,你都會盯著看,現在見到了別人最看不到的不尋常女子的這裡,你當然更死死盯著不會放過。」

聽了這話,伍花狼又問道:

「那妳這不尋常女子的不尋常這裡被我這個淫魔盯著看有什麼感覺啊?」

東方燕答道:

「感覺很快樂呀!更要把我不尋常女子的不尋常這裡給你盯著看啊!」

伍花狼盯了一陣東方燕的私處,又放眼看東方燕赤裸的全身道:

「妳這個全身光溜的女子竟然是不知哪個威名赫赫的不尋常女子。」

東方燕亦看著自己赤裸的全身道:

「我這不尋常女子全身光溜,更覺得自己是個不尋常女子,看著自己這不尋常女子全身光溜的樣子,覺得自己很有趣。」

既看到威名赫赫的不尋常女子全裸的身體,雖不知道她是誰,但也感覺很稀奇,於是伍花狼又色瞇瞇的對著東方燕,頭朝東方燕的私處靠近,身子亦隨著頭逐漸彎下,東方燕見自己又將遭伍花狼侵犯,竟又更開心的微笑道:

「呵!我是不尋常的女子,根本不怕淫魔,遭淫魔非禮反而很開心,更要淫魔來非禮我。」

伍花狼乃欣喜的道:

「好!那我就大大的非禮妳這不尋常女子一番!」

說著頭就立即貼到東方燕的私處,伸出舌頭去舔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私處被舔,更感覺快樂到了極點,又極為開心的呼道:

「哇!你這淫魔!我這不尋常女子被你這淫魔侵犯了,我卻很高興自己被淫魔侵犯,更要把我自己給你這淫魔侵犯,我正在享受被淫魔侵犯的樂趣!我這不尋常女子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但看到了,剛才你的手還摸到了,現在你的舌頭又舔到了;真是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可是我愈覺得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我心裡愈高興,愈更要白白便宜你這個淫魔。」

伍花狼繼續舔東方燕的私處,伍花狼愈舔愈起勁,東方燕愈被舔愈高興,東方燕就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去,且她的私處愈被舔愈要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愈更想自己私處被舔。

而山東分壇這邊,……(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仍想將二煞攔住。

往海灘邊去的幾個門派已近海邊祇有百餘尺了,瞬間即可到達海邊,東方燕還讓伍花狼脫掉她的短褲,正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這一大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其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

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的東方燕繼續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東方燕被舔得更覺興奮快樂,伍花狼享受著舔東方燕私處的樂趣,東方燕享受著自己私處被舔的樂趣;伍花狼舔東方燕的私處舔夠了,想要和東方燕徹底淫樂一番,他想脫自己褲子掏出淫根;當他的手觸碰到自己褲子,東方燕立即出手攻擊他,東方燕雙手握拳朝伍花狼臉部數記連環拳,伍花狼歪身閃躲並立即站起身來,東方燕亦站起來改以手掌出招繼續追擊伍花狼,伍花狼亦雙手出招回擊,於是東方燕就全身赤裸與伍花狼過招;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依然顯露出武功高強的女俠身手和威勢,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女頻頻使出許多武功極高的招式,伍花狼武功也不弱,也是武功極高的招式與全身赤裸的東方燕對拚;東方燕一邊出招攻擊伍花狼一邊對伍花狼道:

「現在給你瞧瞧我這不尋常女子的厲害!我不怕你這淫魔,大膽的讓你非禮我、侵犯我,就是因為我是不尋常女子,有本事任你非禮侵犯也不會遭你淫辱摧殘;現在看我來收拾你,跟我過招你不是對手!」

伍花狼也一邊出招一邊回斥問道:

「我早就知道妳是來向我挑戰的!妳的武功這麼高,果真是不尋常的女子,妳究竟是誰?」

公孫魑和嚴峰已經奔到海灘附近了,……(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這些人當然祇有被二煞殺成死傷的份。

海灘邊,東方燕和伍花狼繼續對拚,二人已過了數十招;這回東方燕一掌擊退伍花狼,然後掀開鋪在地上的藍色絨毯,一手伸進沙地裡面,將她埋藏在沙地裡的金劍取出來;金劍取出後,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仍以武林女俠威武之姿手持金劍,並很俐落的將金劍出鞘,劍尖指著伍花狼,東方燕出口道:

「伍花狼!你認識這金劍嗎?我就是金鋒女俠!」

伍花狼聞之一驚,就立被東方燕一劍刺死!

公孫魑和嚴峰繼續朝海邊奔去,……(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光著身子僅穿短褲已被殺死的伍花狼。

東方燕殺死伍花狼後,一邊將金劍入鞘一邊撿起自己被脫掉的短褲,並對已死的伍花狼嘲弄道:

「這回你可知道你遇到什麼不尋常女子,佔到什麼不尋常的便宜、享到什麼不尋常的艷福了吧?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都被你看到了,且還被你摸到、舔到了;別人是不知道金鋒女俠長什麼樣子,連金鋒女俠的臉都看不到,你是金鋒女俠一絲不掛的全身通通看到了,卻不知道自己看到的裸女就是金鋒女俠;最後還要我告訴你,你自己始終都猜不到,不過因為你若看出我是誰,我就立刻殺掉你,你早猜到就會早死,始終猜不到還讓你多活了這麼一點點時間。」

東方燕接著又極為開心的微笑道:

「好!我這天下無敵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全身赤裸的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白佔這麼多便宜,但現在我仍是未遭淫辱玷污的潔淨清白之身,所以現在我樂得還想再給你白佔便宜,可惜你已經死了,今番被你白佔便宜將會成為我這輩子最有樂趣的回憶。」

公孫魑和嚴峰愈臨近海邊,愈多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上來圍住他倆,他倆遂向圍困他倆的人群揮劍並繼續往海邊硬衝,雖又數十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死傷倒地,但這群人仍繼續緊緊圍困公孫魑和嚴峰二人,峨嵋派的靜心師太和其弟子吳惠英也都因奮力阻擋此二煞而都為公孫魑的劍所傷,這時的吳惠英身上已換穿峨嵋弟子的道服

殺死伍花狼之後仍光溜著身子的東方燕聽聞到沙崖上面傳來打鬥聲,東方燕知道是公孫魑和嚴峰要來了,沙崖上面是公孫魑和嚴峰在與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交戰,因被沙崖高聳的崖壁擋住,沙崖下的海灘看不到沙崖上面的景況;東方燕趕緊將撿起的短褲扔到藍色絨毯上,並將剛才鋪蓋藍色絨毯現已被掀掉埋藏她衣物的那塊沙地的沙子撥開,取出埋在沙地裡的衣物和靴子後,亦將這些衣物和靴子扔到藍色絨毯上,這些衣物和靴子有她金鋒女俠的金色幪面巾、金色上衣、金色長褲、金色披風、金色長靴,此外還有一件紅色胸罩、一件花紅內衣及一雙白襪。

公孫魑和嚴峰二人繼續揮劍向前硬闖,圍困他倆的人群不斷的被他倆揮劍擊倒,但這群人仍前仆後繼的圍上來緊緊困住他倆,可是他倆還是攻向沙崖邊愈攻愈近,……

東方燕聞沙崖上的打鬥聲愈來愈近沙崖邊,她現在仍全身赤裸的樣子若被沙崖上的人看到了,不僅是丟臉,且還會身敗名裂,什麼金鋒女俠也威名全毀了!她急將扔上其衣物和靴子的那張藍色絨毯包紮起來,將那些衣物和靴子都裹在藍色絨毯裡,……

沙崖上邊,公孫魑和嚴峰離沙崖邊已不到十步,二煞已將其前面阻擋人群殺得祇剩三人,嚴峰又再輕揮一劍,阻擋二煞的三人立即倒地,二煞就再向前衝,……

依然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以其金鋒女俠的聽力,聽得出沙崖上面的人離崖邊祇剩不到十步且還繼續往崖邊急奔,於是更急速的包裹藍色絨毯,將藍色絨毯紮成一個包袱,她所有的衣物和靴子都在這藍色絨毯裹成的包袱裡,然後提著這藍色絨毯所裹的包袱並握著金劍,朝沙灘旁的那處林子輕功一展,飛身鑽入林子裡。



本文於 修改第 10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6&aid=5576391
金鋒女俠大戰伍花狼另劇本
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山東瑯琊郊外有一處寧靜無人的海灘,伍花狼奔到這處海灘邊,果真見到一位全身光溜僅穿一條遮蔽私處短褲的女子,這個女子竟然就是東方燕!伍花狼的五師弟谷陰風和四師弟董蠍都死於幪面的金鋒女俠劍下,所以伍花狼也以為自己會遇上幪面的金鋒女俠,沒想到竟飛來這種意外的艷福;他既不知金鋒女俠的廬山真面目,又根本不認識東方燕,且他就祇有一腦子的淫念,見到女子就色迷心竅,見到沒穿衣服的女子,更是神魂顛倒,因此東方燕光著身子在他眼前,他也不知道他眼前這沒穿衣服的女子是誰。

東方燕光溜的身子,一臉威武貌美的武林女俠長相,白皙嬌嫩的光溜身體,雙乳挺拔柔軟,腰部纖細,雙手臂皆柔軟白嫩,僅穿的一條短褲也祇像是私處上遮著一塊小紅布,雙腿也是白嫩修長,又赤著一雙白嫩的玉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美麗的白玉;伍花狼雙眼色瞇瞇的盯著東方燕光溜的身體,東方燕亦對伍花狼微笑,並將兩手臂張開請伍花狼過來,伍花狼興奮的奔到東方燕身前,東方燕和伍花狼就緊緊擁抱在一起。

東方燕當然猜得到南宮麟一定是騙伍花狼說海邊有沒穿衣服的女子在戲海水,她知道伍花狼是來看沒穿衣服的女人的,所以她就不穿衣服在海邊等伍花狼;伍花狼抱住東方燕後,就親吻東方燕的臉,再彎下腰,東方燕亦配合著雙腿彎曲,讓伍花狼將她壓在地上;東方燕躺在地上,伍花狼趴在東方燕身上,繼續吻東方燕的臉,然後舔東方燕的脖子,再往下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都一直面帶微笑,像是在享受和伍花狼親熱的樂趣,尤其在她雙乳被舔時笑得更是開心極了;伍花狼上身坐起來,雙腿伸直在地上,開口問道:

「姑娘妳是誰?妳怎麼一人在海邊沒穿衣服?」

東方燕也上身坐起來,雙腿亦伸直在地上,回伍花狼的話答道:

「我在等你呀!想要跟你親熱啊!」

伍花狼聞之吃驚,感覺奇怪的問道:

「嗄!妳不知道我是誰嗎?不怕被我吃掉嗎?」

東方燕再答道:

「我知道你是絕命五煞中的三煞伍花狼,知道你是惡名昭彰的淫魔,所以我才要將我這一身嫩肉送來餵你。」

伍花狼更感覺新奇的道:

「嗯!妳跟其他女子不一樣,妳的膽子可真大!」

東方燕乃隨之道:

「我可是個不尋常的女子,那些弱女子聽到你這淫魔伍花狼的名字都嚇慌了,可是我,你愈是個到處糟蹋女子的淫魔,我愈要將我光溜的身體送到你面前。」

伍花狼乃點點頭道:

「嗯!確實是個不尋常的女子,我可要好好瞧瞧妳究竟耍什麼把戲?跟妳在一塊要比制伏那些驚恐掙扎抵抗的女子還更有趣得多!」

東方燕遂對伍花狼面露挑戰的微笑,原本不認識東方燕又滿腦子淫念的伍花狼,因東方燕的這番表現,又茅塞頓開的猜想問道:

「敢這樣子來找我的女子,普天之下祇有大家公認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難道妳就是金鋒女俠?」

東方燕的微笑更添增了挑戰的意味,並又以挑戰的語氣答道:

「大淫魔你猜對了!」

伍花狼聞之驚喜萬分的大呼道:

「哇!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全身光溜溜的到我面前給我大佔便宜大享艷福啦!」

 另一邊,各門派既都到瑯琊來助金鋒女俠,……(此間數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瑯琊城郊的這些門派因此收到公孫魑的指令。

在海邊,伍花狼一手伸進東方燕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私處,東方燕繼續帶著挑戰的微笑,並問道:

「伍花狼!你怎麼沒穿衣服光著身子跑到海邊來了?」

伍花狼反問道:

「那妳怎麼也不穿衣服光著身子在海邊?」

東方燕答辯道:

「我就是要光著身子在海邊等你呀!再說我是到了海邊才脫衣服的,……」

說著東方燕一手往附近的一處林子一指,繼續道:

「我脫掉的衣服就藏在那林子裡,你應該是從你的分壇裡就光著身子跑出來的吧?」

東方燕所指的那處林子裡,她金鋒女俠的金色幪面巾、金色上衣、金色長褲、金色披風、金色長靴還有一柄金劍都放置在這林中的一棵樹腳下,另外還有一件花紅內衣、紅色胸罩及一雙白襪也堆放其中。

伍花狼聞之乃哈哈笑道:

「哈!哈!我在我房間裡光著身子玩女人,聽說海邊有個沒穿衣服的美女在戲水,就光著身子跑來了;反正是來找沒穿衣服的美女嘛,又何必穿了衣服再出來呢?」

東方燕和伍花狼就彼此默默的互相微笑,伍花狼的手繼續在東方燕的短褲裡撫摸東方燕的私處,他一邊摸東方燕私處一邊轉頭,目光望到了東方燕的雙腳,就調戲道:

「嗯!妳是個不尋常女子,是天下無敵的武林劍后,是身份神秘的金鋒女俠,這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白嫩嫩的玉腳。」

東方燕被逗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問道:

「喂!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

東方燕又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艷福真是不淺,金鋒女俠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臉都從來沒人看到過,你竟連金鋒女俠的腳都看到了,還看到金鋒女俠這個神秘人物的腳長著五根腳趾頭;你的舌頭還將神秘人物金鋒女俠從臉到脖子一直到雙乳都舔到了,現在你的手更摸到了神秘人物金鋒女俠褲子裡面這個地方,你竟有這麼大的艷福!」

伍花狼聽了高興極了的道:

「嗯!說得好!佔到一個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這麼多的便宜,真是天大的艷福!」

伍花狼又繼續再問道:

「妳這個神秘人物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妳對妳自己這麼神秘的人物的腳仍然還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有什麼感覺啊?」

東方燕更被逗得大笑不止的答道:

「哈!哈!哈!……你這淫魔一邊白佔我這神秘人物的便宜,一邊調戲我這神秘人物、逗弄我這神秘人物,還問這麼好笑的問題拿我這神秘人物開心;我是神秘人物金鋒女俠,不是身體畸形的金鋒女俠,神秘人物的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那不是神秘腳,而是畸形腳:金鋒女俠如此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如果兩腳畸形,那是多嚴重的缺憾?那再怎麼神秘也都因為兩腳畸形而令這種神祕嚴重失色!所以神秘人物的腳更應該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我也因為我這樣的神秘人物的腳仍然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更覺得自己神秘非凡,更對自己倍感驕傲,更喜歡自己這雙都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讚賞東方燕這番回答,乃稱讚道:

「妙!妳說得真妙!」

東方燕回答完伍花狼這個滑稽的問題後,再看看光著身子跑來海邊的伍花狼,他當然也是打赤腳的,東方燕就反取笑問道:

「伍花狼!你是絕命五煞裡的三煞,也不是個普通人,那你的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伍花狼亦被逗笑的答道:

「哈!哈!哈!……問得好!跟妳一樣,我不是普通人但不是身體畸形的人,堂堂絕命五煞的三爺身體怎麼可以畸形呢?所以三爺的腳當然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三爺的腳當然沒有畸形。」

在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那邊,……(此間二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他們還是很快就接近海邊了。

在海灘這邊,東方燕已翻過身,背部朝上趴在地上,她光溜的背部,白嫩嫩的背,白嫩嫩的屁股,紅短褲像是一條細長的紅絲帶繫在她的屁股上,還有白嫩嫩的雙腿和白嫩嫩的兩腳腳底,看起來真像一塊做成人形的白嫩嫩的豆腐;伍花狼的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一隻手背穿過像細長紅絲帶的短褲,撫摸著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趴著,臉貼地俯臥,嘴裡仍歡喜的道:

「別人根本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屁股又不但被你看到了,還被你的手摸到了。」

接下來,伍花狼將東方燕的短褲的一邊拉一點下來,再用舌頭舔東方燕的屁股,其狀就如同現在最頂上的那張照片,那張照片即為章子怡和另一位男星在拍演伍花狼舔東方燕屁股的鏡頭;東方燕的屁股極為白嫩,伍花狼舔到這麼嫩的屁股,愈舔愈起勁,拼命舔個不停,舔得興奮極了就大呼道:

「哈!我舔到神秘人物金鋒女俠的神祕屁股啦!」

東方燕被這話逗得抬起頭來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真有趣!我也在享受我的神祕屁股被舔的樂趣。」

之後伍花狼又繼續舔東方燕的屁股,東方燕也再繼續臉貼地俯臥,繼續享受她自己的「神秘」屁股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舔東方燕的屁股舔夠了,再接下來就拿起東方燕的雙腳,將東方燕兩腳拿在手裡,看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的腳底,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像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伍花狼看著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兩腳腳底看起來都特別白、特別嫩,伍花狼像是看到兩塊好吃的嫩肉似的,垂涎欲滴的伸出舌頭舔東方燕的腳底;將臉貼地俯臥的東方燕這時抬起頭來,她臉向後轉看伍花狼舔她自己腳底的樣子,看到伍花狼好像在吃特別鮮嫩可口的嫩肉般的舔她自己的腳底,看得她開心的微笑起來,她也感覺自己腳底被舔非常快樂;伍花狼舔了東方燕的腳底,又再用手指摳東方燕的腳底,給東方燕搔癢,東方燕癢得哈哈大笑,伍花狼又取笑道:

「妳這個神秘人物的腳不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而且這神秘人物的腳底還怕癢。」

東方燕又被逗笑道:

「嘻!嘻!神秘人物的腳別人也是根本看不到的,而你卻把你眼前這神秘人物兩腳的腳背和腳底全都看清楚了,連舌頭都舔到這神秘人物的腳底,手指還搔到這神秘人物腳底的癢。」

伍花狼感覺自己很有福氣的道:

「嗯!那我今日真是享受到天大的艷福了!神秘人物的腳祇因為別人看不到,看到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

東方燕也隨著補充道:

「神秘人物的身體也是別人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也跟普通人脫光的身體完全一樣;神秘人物的身體完全沒有畸形,完全正常,才是真正的神秘人物!」

伍花狼手指再摳東方燕的腳底,東方燕又癢得哈哈大笑,但東方燕腳底被搔癢,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伍花狼看了感覺奇怪的問道:

「咦?妳怕癢腳底被搔癢了,腳掌怎麼不彎起來反而更張開?」

東方燕很開心的答道:

「我喜歡被搔癢,癢得很過癮,癢得很開心呀!我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愈癢愈要將腳掌張開,張開腳掌被搔癢才癢得過癮嘛!」

伍花狼聞之又感覺奇特的道:

「神秘人物果然還是不一樣,怕癢竟還這麼喜歡被搔癢。」

說著摳東方燕的腳底就摳得更凶,東方燕就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她心裡更開心,感覺更過癮,兩腳腳掌又張得更開;伍花狼見東方燕這麼喜歡被搔癢,就再用手指點東方燕腳底的湧泉穴,卻不料東方燕不在乎的道:

「伍花狼!憑你的武功怎麼點得住我的穴道呢?你可以把我搔得很癢,但你點不住我的穴道。」

伍花狼的山東分壇這邊,……(此間二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幾乎就快要到海邊了。

海灘這邊,聽命於絕命五煞的幾個門派的人馬都快來了,東方燕仍還光溜著身子讓伍花狼摳她的腳底,還在癢得開心的大笑;被伍花狼摳完腳底,東方燕又翻身回來,雙腿伸直坐在地上,伍花狼的手撫摸著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摸,感覺十分開心,更想自己雙乳再被多摸幾下;伍花狼將撫摸東方燕雙乳的手慢慢往下移,撫摸東方燕的肚腹,手再旁移撫摸東方燕的腰,再往後撫摸東方燕腰後的背,並將嘴貼近東方燕的雙乳,吮東方燕的雙乳;東方燕雙乳被舔,腰和背又被撫摸,臉上露出快樂到極點的表情;伍花狼興奮的將嘴離開東方燕的雙乳大呼,又好奇的問道:

「哈!我舔到了神祕人物金鋒女俠的雙乳嘍!喂!妳這個神秘人物從臉都沒人看得到,變成光溜的身體都被看到了,到現在雙乳都被舔到了,有什麼感覺呀?」

東方燕答道:

「嗯!看到舔到的祇有你這個有特別艷福的淫魔,除你以外,全天下其他的人還是連我的臉都看不到,我還是個神祕人物,你佔完我的便宜就要死在我的手裡,之後我仍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神秘人物;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覺得我這神秘人物的雙乳被舔很有趣呀!因為我的雙乳被舔,我仍是個神秘人物,所以我更要我的雙乳再被多舔幾下,我要多感受自己雙乳被舔仍是神秘人物,自己這個神秘人物的雙乳被舔的樂趣。」

伍花狼感覺很奇妙的應道:

「妳這話說得真有趣!」

然後伍花狼將他的手由東方燕的腰再往下,又伸進東方燕的短褲裡,再撫摸東方燕的私處,他對東方燕的私處更加好奇,於是又道:

「妳這神秘人物這裡面究竟長什麼樣子?我好想脫掉妳的褲子看一看。」

東方燕微笑的道:

「嗯!你是該脫掉我的褲子好好看清楚我這裡面,我這神秘人物,我的全身別人通通都看不到,這裡面別人更是看不到,別人看不到的你都看到了,剩下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脫掉我的褲子把我這神秘人物的這裡面看個清楚,那多可惜呀!」

伍花狼聞之欣喜問道:

「哦?那妳是讓我脫妳褲子啦?」

東方燕答道:

「我當然讓你脫我褲子嘍!淫魔還這麼婆婆媽媽,你趕快脫呀!」

伍花狼就把東方燕僅穿的一條短褲脫下,東方燕私處露出來,她低頭看著自己的私處,又看得開心的微笑,她很高興自己褲子被脫掉,很高興自己私處露出來;伍花狼看見東方燕的私處,就睜大眼睛緊緊盯著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見自己私處被伍花狼色瞇瞇的盯著看,心裡更開心的笑道:

「真是個淫魔!見到別的女子這裡,你都會盯著看,現在見到了別人最看不到的神秘人物的這裡,你當然更死死盯著不會放過。」

聽了這話,伍花狼又問道:

「那妳神秘人物的這裡被我這個淫魔盯著看有什麼感覺啊?」

東方燕答道:

「感覺很快樂呀!更要把我神秘人物的這裡給你盯著看啊!神秘人物的這裡被看到了,仍然還是其他人連臉都看不到的神秘人物,這多有趣呀!所以我還要多感受一下神秘人物這裡被看到的樂趣。」

東方燕這番話,伍花狼聽了忽然像是發現了天大的寶藏般的興奮大呼道:

「啊!對呀!妳是神秘人物,且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全天下的人都還連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臉都看不到,我卻連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都看到了;哇!這麼大的眼福,我要好好把妳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徹底看個清楚!」

東方燕更開心的道:

「就是啊!你很高興看到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我還更高興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看到了,還更要把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給你徹底看個清楚!我這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的這裡被你徹底看清楚了,我仍然還是全天下其他的人連我的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神秘人物,真是有趣極了!

伍花狼雙眼張得更大,更緊緊盯著東方燕的私處,他的頭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往東方燕的私處靠近,身子當然也隨著頭逐漸下彎,然後他伸出雙手分別抓住東方燕私處旁的兩腿,東方燕見之遂道:

「我既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是威名赫赫的武林劍后金鋒女俠,根本不怕淫魔,遭淫魔非禮反而很開心,更要淫魔來非禮我。」

伍花狼乃欣喜的道:

「好!那我就大大的非禮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一番!」

說著就將頭往前去舔東方燕的私處,東方燕私處被舔,更感覺快樂到了極點,又極為開心的呼道:

「哇!你這淫魔!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被你這淫魔侵犯了,我卻很高興自己被淫魔侵犯,更要把我自己給你這淫魔侵犯,我正在享受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被淫魔侵犯的樂趣!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別人最看不到的地方,你不但看到了,剛才你的手還摸到了,現在你的舌頭又舔到了,但我仍然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你現在正在佔仍然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的人的便宜,真是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可是我愈覺得白白便宜了你這個淫魔,我心裡愈高興,愈更要白白便宜你這個淫魔。」

伍花狼繼續舔東方燕的私處,伍花狼愈舔愈起勁,東方燕愈被舔愈高興,東方燕就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去,且她的私處愈被舔愈要將自己私處往伍花狼舌頭上擠,愈更想自己私處被舔。

而山東分壇這邊,……(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仍想將二煞攔住。

往海灘邊去的幾個門派已近海邊祇有百餘尺了,瞬間即可到達海邊,東方燕還讓伍花狼脫掉她的短褲,正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這一大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其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

武功和智慧皆天下一等的東方燕繼續全身赤裸的被伍花狼舔私處,東方燕被舔得更覺興奮快樂,伍花狼享受著舔東方燕私處的樂趣,東方燕享受著自己私處被舔的樂趣;伍花狼舔東方燕的私處舔夠了,想要和東方燕徹底淫樂一番,他想脫自己褲子掏出淫根;當他的手觸碰到自己褲子,東方燕立即出手攻擊他,東方燕雙手握拳朝伍花狼臉部數記連環拳,伍花狼歪身閃躲並立即站起身來,東方燕亦站起來改以手掌出招繼續追擊伍花狼,伍花狼亦雙手出招回擊,於是東方燕就全身赤裸與伍花狼過招;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依然顯露出武功高強的女俠身手和威勢,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女頻頻使出許多武功極高的招式,伍花狼武功也不弱,也是武功極高的招式與全身赤裸的東方燕對拚;東方燕一邊出招攻擊伍花狼一邊對伍花狼道:

「現在給你瞧瞧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的厲害!我不怕你這淫魔,大膽的讓你非禮我、侵犯我,就是因為我是天下無敵的金鋒女俠,有本事任你非禮侵犯也不會遭你淫辱摧殘;現在看我來收拾你,跟我過招你不是對手!」

伍花狼也一邊出招一邊回斥道:

「好啊!妳殺了我的五弟、四弟,現在當然是要來殺我,我也一直等著要跟妳過招為我兩個師弟報仇;不過我還是很謝謝妳,妳在要殺我,我也要為我的兩個師弟報仇之前,還給我佔了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這麼多便宜,讓我從妳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身上享受到這麼多艷福。」

東方燕亦微笑的道:

「我也因為我這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身體被玩還是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而享受到了天下無敵的神祕人物身體被玩的樂趣。」

公孫魑和嚴峰已經奔到海灘附近了,……(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這些人當然祇有被二煞殺成死傷的份。

海灘邊,東方燕和伍花狼繼續對拚,二人已過了數十招;這回東方燕一掌擊退伍花狼,東方燕一手朝她藏衣服的林子一伸,五指張開,她以氣功將她藏在林子裡的金劍吸出來,金劍從林中飛出,落到東方燕手裡;全身赤裸的東方燕仍以武林女俠威武之姿手持金劍,並很俐落的將金劍出鞘,劍尖指著伍花狼,東方燕出口道:

「伍花狼!這金劍就是我金鋒女俠要你命的一劍!」

言畢,東方燕急快的一劍刺死伍花狼!

公孫魑和嚴峰繼續朝海邊奔去,……(這段情節與原劇本完全相同)……光著身子僅穿短褲已被殺死的伍花狼。

東方燕殺死伍花狼後,一邊將金劍入鞘一邊撿起自己被脫掉的短褲,並對已死的伍花狼嘲弄道:

「全天下的人皆連臉都看不到的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竟然赤裸的全身都被你看到了,且還被你摸到、舔到了;你們絕命五煞中,就祇有你享受到這麼大的艷福,你的大師兄、二師兄我還是連我的臉都不給他們看,所以你可以含笑而死了!」

東方燕接著又極為開心的微笑道:

「我這別人連臉都看不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武林劍后金鋒女俠,赤裸的全身不但都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看到了,且還被你這惡名昭彰的淫魔白佔這麼多便宜,但我現在仍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真是有趣極了!因為被你佔了便宜,我還是沒人知道我是誰的天下無敵的神秘人物,所以現在還想再給你白佔便宜,可惜你已經死了,今番被你白佔便宜將會成為我這輩子最有樂趣的回憶。」

東方燕所裝扮的金鋒女俠不僅仍是全天下沒人知道她是誰的神秘人物,且東方燕本身亦仍是未遭淫辱玷污的清白潔淨之身,所以東方燕覺得自己這次赤裸的全身被淫魔伍花狼非禮侵犯,是在享受樂趣;東方燕正開心的說著,沙崖上面傳來打鬥聲,東方燕知道是公孫魑和嚴峰要來了,沙崖上面是公孫魑和嚴峰在與南宮堡和各門派的人交戰,因被沙崖高聳的崖壁擋住,沙崖下的海灘看不到沙崖上面的景況;東方燕趁現在自己全身赤裸的樣子還沒被人看見,趕緊拿著金劍和被脫掉的短褲一展輕功,飛身鑽入林子裡。



本文於 修改第 2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6&aid=5519537
章子怡海灘照真實紀錄
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6&aid=5513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