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默言流光
市長:電小旺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默言流光】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最傷父母心
 瀏覽1,375|回應0推薦0

violetsanfor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台中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四死一傷命案,唯一倖存的姚姓女孩如今仍在醫院觀察治療,新聞報導轉述,當醫生說她可以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時,過度恐懼的她握緊母親的手搖頭不願意離開。

  殺人的和被殺的都不過是與我年紀相當的年輕人,殺人的洪姓少年最後也以墜樓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消息剛傳出來,眾人莫不惋惜著四個正值青春的靈魂,當我看著接連兩日來,當命案發生時、當法醫解剖時…在鏡頭裡殺人少年的父母向其他孩子的父母一再下跪的背影,和無辜室友的父母憤恨著唾罵的表情,我卻為這些父母們感到深深的憐憫。

  都是失去了摯愛的孩子,心裡的悲痛相當,卻是有人流著眼淚下跪求諒解,有人流著眼淚痛罵說不是。

  我曾經寫過兩篇關於孩子與父母的文章,「莫過於此的悲劇」及「一個母親的眼神」。孩子無心的過錯勢必要做父母的來承擔掩蓋,墜樓身亡的洪姓少年死者已矣,他的父母卻要為他背負著罪過一輩子,而他的父母並不因為他犯下殺人罪過就不愛或是憎恨他,在一個母親的眼神裡,永遠是牽掛地看著孩子遠去的身影。中國有一句成語說「父債子還」,我發現實際上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大家都說洪姓少年的父母該為他的教育負責,家庭與父母是最貼近的場所及人事,如果父母能夠發現,就能夠阻止這一場悲劇。罪魁禍手變成了生育他的父母,所以必須下跪遭人指責。

  的確,他的父母必須為他的犯行負上責任,但是當孩子離開了母親的身體,他就擁有了自己的靈魂,父母再怎麼維護陪伴,也不能夠完完全全地主宰孩子的思想,孩子如箭父母如弓,註定留在原地將他射向無可企及的遠方。

  也許是了解到這樣不平衡的關係,也許是自私如我不願意背負這重大且一輩子無可推卸的責任,我曾經告訴朋友說我不願意生孩子,記得當時朋友不置可否。我帶著一個孩子多年之久,嘗過這個孩子成長之後一次又一次帶給我的傷心,從前的我是非分明,就連我母親的過錯也可以冷戰不輕易原諒,後來卻能夠一再原諒這個孩子,還曾經被同學狠毒譏笑著:妳怎麼這麼沒種,還活在這世上做什麼。

  父母總是能夠一再地原諒孩子,而孩子卻不能。我同學認為錯就是錯,不能因為是家人就可以原諒,她是個在家裡被寵壞的千金,她常常不原諒父母,她總是驕傲的訴說父母如何畏懼她生氣的情形。而身邊朋友更是沒有誰和我一樣,有著一個相差十多歲的弟弟,無法體會我從他出生開始餵他喝奶換尿布、在每個深夜抱著哭鬧不休的他輕輕搖晃哼歌的時分…這樣拉拔長大的,幾近母親一般複雜心情。

  那種當他跌了還沒哭出聲時,心就先碎了一半的疼痛。

  第一次聽到弟弟受傷在他的老師面前紅著眼睛好捨不得的時候;第一次為了弟弟的不聽話而忍不住氣憤落淚的時候;當新聞畫面一再播放洪姓少年的父母哀求下跪的背影──我彷彿明白世上最傷心的事情不是愛情的失去不是事業的沈淪……而是當一個父母為了孩子的傷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322&aid=268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