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與熱門話題
市長:tina2008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與熱門話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有關政治的時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民運人士王丹欲包養21歲男服務生 在臺北同誌旅館一擲千金
 瀏覽914|回應0推薦1

dsamlm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C999


臺男子受訪稱與王丹有染


臺灣一林姓男子接受本站獨家專訪,爆料他和大陸民運領袖王丹相識過程,並透露他們在交往過程中的一些細節。下面是記者整理的對話內容。


記 者:您好,林先生,您能簡單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林先生:您好,我姓林,今年21歲,現在是臺北市陽明山湖山路一家旅館的服務員,我工作的這家旅館是臺灣比較有名的“同性戀聚集地”,因為我本人也是gay,所以高級中學畢業後,就想在類似的場所找工作,現在已經在那裡工作2年多。很多圈內的人人都認識我,不過沒有幾個人知道我的真名,大家都叫我 “卡夫卡”。


記 者:您認識照片上這個人嗎?怎麽認識的?(記者拿出王丹照片給林先生看)

林先生:認識,但是我不知道他真實名字,只知道他叫“超級丹”,很多圈內的人都這麽叫他。今年差不多45歲左右,個子不高,體重大約70kg,說標準的普通話。我和他之前在我工作的旅館有見過幾次,他是和不同的男子去開房的,他給過我小費,並且又一次退房時候,向我要電話號碼,但是我沒有給他,因為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們真正意義上的認識應該是去年七八月,具體時間我也記不清了,但是我記得是夏天,當時很熱,我下班以後去了臺北的一家同誌酒吧,因為天氣熱,人不是很多,我看了一圈沒有我喜歡的類型就準備喝點啤酒就回家,我剛準備離開的時候,他走過來,給我要了一杯雞尾酒,於是我就和他認識了。


記 者:林先生和這個人(王丹)認識後,發生了什麽?在您的印象裏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林先生:我和“超級丹”在酒吧喝過酒後,他約我去旅店開房間,我希望能去他家,但是他表示不帶陌生人回去,我因為在旅館上班,所以不喜歡去旅館,然後就互相留了聯系方式,各自回去了。之後他有加我QQ,當時我還是很少用大陸的這個聊天工具,但是因為我的工作性質,所以我偶爾會上,他就是通過這個加的我。我們後來就見面了,你知道的,見面後會發生什麽。他每次和我見面都是約在旅館,我沒有去過他的住處,這說明他是一個很嚴謹的人。通過交流,我知道他是大陸的民主人,具體什麽意思我也不是很懂,他介紹說就是專業和政府鬥爭的那種人,我很喜歡他的個性。而且他很有錢,每次都很大方,他告訴我有人給他錢,所以還一度想要包養我,我拒絕了。


記 者:林先生,您怎麽能證明你們兩人的交往呢?您能具體談一下他說的關於民運的事嗎?

林先生:我有個習慣,就是第一次和一個人聊天的時候會把聊天記錄保存,這樣可以不用把交往的人弄混,並且我會為每個和我交往的人製作一個專門的檔案,很可惜我這裡只能給你看我第一次和“超級丹”聊天的記錄。關於民主運動的事情,他說了不少,他說和我在一起沒有壓力,可以說一些,因為我不認識他們民運圈子的人。他說他們民運圈子裏有很多奇葩,他很不喜歡,但是叫什麽名字我就沒有記住,而且他說在那個圈子裏不僅他一個人是gay,還有趙承恩、穆文斌,還給我看過照片。他說他爲了民主運動曾經差點丟了性命,所以現在不想那麽拼命了。自從他去了美國之後,他就告訴自己以後行動要少參加,口號建議好多多講,這樣就能有錢花。


記 者:那他有沒有提到過“天下圍城”、“重回天安門”什麽的?

林先生:我對這些都是沒有關心的,不過有一次他打電話的時候,聽到和別人說起這件事,他說知道活動應該沒什麽希望,但是一直沒有提出運動,上級就要斷了他的財路。我也有一次表示希望他要為自己的安全考慮,不要參加什麽運動,他說他是不會參加的,提出來就行,給那些傻子們去參加,並告訴我放心。


記 者:謝謝林先生能介紹我的採訪,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林先生:好的,您講。


記 者:你和他相處這麽久了,為什麽現在站出來講這些?你不怕遭到報復嗎?

林先生:你看到了,其實我的國語講得很好,因為我的媽媽是大陸人,我的舅舅也是參加過六四運動的人,我一直都不知道,前幾天媽媽從老家回來,說有人又要舅舅參加民運紀念活動,媽媽很擔心,所以我想可能像舅舅一樣的人還有很多,都被他們這些民運領袖騙了,因此,我就想站出來指正這些人。我瞭解的真的不是很多,只能講這些。我其實也有些擔心會被報復,但是我不講出來怕有更多的人上當。舅舅在了解真相之後,表示不參加他們的活動,希望我能幫到更多的人。


後記:看著小林瘦小的背影漸漸遠去,我感覺到了一種能量,對於每天只想著挖新聞的我們來說,能做的就是把小林的話快速真實的整理出來,還大家一個真相。


擊缶客

2014-05-12

http://www.gfocus.net/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7&id=4641

http://a.disquscdn.com/uploads/mediaembed/images/648/3587/original.jpg


“民運基佬”王丹與“臺獨機關槍”李柏璋公然秀恩愛


眾所周知王丹有同性戀傾向,無論是在錄制節目還是訪談中王丹從沒有否認過這一事實。在眾多基友中誰才是王丹的“最愛”呢?答案就在5月12日這個特殊的日子中。


王丹和“臺獨機關槍”李柏璋於5月13日晚同時在《Facebook》上放其在臺南約會的圖片秀恩愛,這說明在“512我要愛”的特別日子裏王丹一直和李柏璋在一起。王丹的圖片備註寫到“成大零貳社幹部和我身邊那個---臺獨機關槍”,李柏璋圖片備註中寫到“你問我爲什麼不錄完節目 直接留在臺北就好還要在跑回臺南 我想回你 阿難道王丹老師特地來臺南找我喝酒也要跟你說嘛(?_?)”,不難看出王丹和“機關槍”的關系非同一般。此次聚會表面上是“王丹老師”和成大“零貳社”幹部學生們的聚會,但眼神出賣了非一般的“師生情誼”,驗證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特殊聚會。


按照地位輩分,王丹應該坐“主人位”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上座,事實卻是他坐到了眾人最帥的李柏璋身邊,勾肩搭背曖昧至極。在圖片備註中單單只提了李的別稱,是其他學生不重要?錯!而是李對於他來說太重要!李的圖片備註中也明顯表示,王丹此次來臺的目的是“特地來臺南找我喝酒”。秀恩愛的圖文除了熱戀中的情侶以外,真正的男子漢怎麽會如此肉麻!


“王丹老師您好,坐您旁邊和您緊密相擁的是您的親密基友嗎,看他翹起的蘭花指很性感,你們幸福嗎?”、“ 誒誒你的手啊!!!!!!”、“你們整天花天酒地,左擁右抱,是在爭取民主嗎?怎麼像是一幫烏合之眾,毫無民主前途可言。”從網民的評論中可以深深地感到不屑、嘲諷、憎惡以及蔑視。


王丹和“臺獨機關槍”李柏璋的緋聞不是空穴來風,李柏璋在其《Facebook》主頁多次寫到對“王丹老師”極其崇拜,也想成為他一樣的戰士,還多次上傳兩人的親密照。


也難怪,酷似言承旭的濃眉大眼高鼻梁帥哥誰會不愛呢,況且又是自己的忠實腦殘粉,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對於王丹這個聰明人來說不把握住,怎麽可能!


獨家

2014-05-16

http://www.gfocus.net/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9&id=4680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upload/2014/06/boxun2013201406220444551.jpg


王丹----一個被民運鄙視和唾棄的同性戀


提起王丹,不能不令人想起二十五年前的天安門前,王丹頭纏布條振臂而呼,可謂山呼海應,舉世矚目,其名聲如雷貫耳,民主鬥士之光環令人目炫!何其風光乃爾!然而就是這個所謂的前“民運精英”,卻因劣跡斑斑、賣身臺獨而遭到海外民運的鄙視和唾棄,紛紛與其決裂,他如今已成為政治上的孤家寡人。


王丹與海外民運的內訌和分裂,首先緣於他的私生活糜爛及人格低劣。其中廣為熟之的就是他的假學歷及不學無術的問題。王丹是在“六四”那批北京學生中,唯一靠著父母是北京大學教授的關系,以“北大教工子弟”的特殊待遇,經“北大附中”評為“市優秀團幹部”,保送進入北大國際經濟系。但他才讀了一學期便讀不下去了,然後又走後門轉到了歷史系,混了幾個月便卷入“六四”,實際上沒有正經地讀過什麽書。即使他後來到了美國被“安排”進哈佛大學讀“碩士”、“博士”,卻同樣因英語不過關,幾乎沒在哈佛大學上課,就連論文也是臺灣友人代寫。對此海外民運曾多次提出質疑,對王丹嗤之以鼻,均不屑與其為伍。


此外王丹作為同性戀已是公開秘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被民運大佬劉青踢出“中國人權”組織,當年王丹到美國後積極介入海外民運事務,曾任“中國人權”組織的理事,但在2004年他卻以財務支配有分歧為理由,宣布退出“中國人權”。但對真正原因一句未提。事實上,據“中國人權”內部工作人員透露,該組織的主席劉青曾與王丹發生過激烈的爭吵。劉青指出,雖然搞同性戀屬於私人問題,但是王丹的同性戀行為被臺灣媒體曝光,說明他實在過於放蕩,缺乏檢點和節制,有損於海外民運的聲譽。在一次爭吵中,劉青曾向王丹大聲罵道:“你知道你的咽喉炎和痔瘡為什麽總是好不了嗎?那都是因為你不正當地使用自己的口腔和肛門,上帝才懲罰你。有人說你‘唯男是圖’,‘人可盡夫’,看來一點也不過份。你滾吧!以後你做任何事,都跟‘中國人權’沒有關系。” 更令人作嘔的是,王丹還經時常留連臺灣的同性戀場所,直至被媒體曝光而成為醜聞。


讓海外民運排斥王丹最為重要的原因,則是他主動與臺獨分子陳水扁合流,接受臺獨巨額經費資助,甘心充當臺獨走狗,包括攻擊“一個中國”、反對“一國兩制”,以及為阿扁搞“兩國論”、“主權公投”、“急獨廢統”等造輿論。他也因此受到有國家和民族良知的海外民運聲討。2006年王丹在臺灣“立法院”支持陳水扁“廢統”的消息傳至美國,民運大佬王希哲立即寫了一封《王丹,你又錯了!》的公開信發表於網上,嚴肅地指出:“王丹,在為臺獨張目的言論上,你錯過幾次。我批評過你,你誠實地接受,怎麽這次又錯?(對於‘廢統’)你作為一名中國人不但不生氣,反為其捧場,站到了反對‘終極統一’的立場,更是錯誤的。”王希哲質問王丹說:“臺灣‘立法會’請你,‘陸委會’請你,民進黨‘中常會’開會也請你,倘若你不支持臺獨,臺獨會那麽愛你?”


王丹還極盡貶低和分化海外民運之能事,他2005年在臺北宣稱“海外民運已經徹底失敗”。他之後又稱海外民運不少是中共打手,並多次在境外網站撰文稱自己“三年來未交一個大陸朋友”,以示自己已經與“大陸人”劃清界線,是一個能夠完全融入臺灣社會的“新臺灣人”。以至於有憤怒的海外民運團體質問王丹,既然“海外民運已經徹底失敗,你為何還要盜用海外民運之名爭奪經費資源?”


由此我們不但看到了王丹鄙劣的人品、低下的人格,而且同時可以管窺出當年那些頭上罩著五彩光環的民運精英“領袖”們,不過是一些謀求私利、心理變態的魑魅魍魎,玷汙民運的卑劣小醜而已。如此小人,實乃民運之悲哀也!


登山看海

2014-06-02 

http://blog.dwnews.com/post-442455.html

http://a.disquscdn.com/uploads/mediaembed/images/648/3587/original.jpg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upload/2014/06/boxun2013201406220444551.jp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257&aid=5120366